我的上司我的雪

成人文學
2013/ 10/ 16
上司殷雪

夏天的悶熱容易使人慵懶,我百無聊賴地坐在辦公室的工作檯面前,擺弄著鼠標在單位內部局域網上瀏覽著各種信息。雖然在單位是不多的業務骨幹,可是久未陞遷的我對工作已經厭倦之極,每天期盼著早點下班回到我那獨居的住所,打開我心愛的電腦迅速踏入ETADULT開始我每天的情色之旅……正當我長長地倒靠在椅子上在腦海裡神遊昨天在ETADULT裡瀏覽的帖子並微打瞌睡的時候,傳來了洪科長熟悉的監工似的吆喝聲音:「大家都停一下手裡的工作,今天新來的副科長馬上到了,大家都到會議室開會!」我兩手放在臉上抹了一把,隨著科室裡同事們懶散的腳步往三樓的會議室走去。我嘴裡低聲嘟噥著:「媽的一個小小的環監科,就七、八個人還要兩個副科長……人浮於事!」「小哲你又再發牢騷了,小心我到科長那兒反映你去哦!」這是科裡女同事葉玲麗的聲音。

「由著你,願意反映自個兒反應去,怕啥!」我側過頭往發話的葉玲麗瞄去,今天這個小騷貨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文化衫,高聳的胸部隱隱可以看到裡面黑色的胸罩輪廓,一條藍色的緊身牛仔褲緊繃繃地勾勒出她那還算不錯的身材。科裡一共就三個女同事,身材最好的大概也就算葉玲麗了,葉28歲,但她的缺點是膚色黑,眼睛是那種不太明顯的有點斜角的,所以她的臉是不經看的,不過因為還沒結婚,還算有點青春氣息;另外一個岳荷已經30歲,生過小孩,臉蛋美,但身體因為生過小孩發胖加之個子矮,身材就最差了;還有一個鄭詩蓓,23歲,大家都叫她鄭蓓,這小娘們是科長朋友的女朋友,靠這關係招聘進來的招聘人員,人長得還算漂亮,但是人偏瘦,胸部貌似還沒發育完全那種,只不過80後大多懂得收拾打扮,加上有股超出其年齡的江湖氣息,在科裡還是蠻討人喜歡的。三個女人其實都在我腦海裡意淫過了:葉玲麗是後背位的野戰中出;岳荷是在辦公室的口交顏射;鄭蓓是汽車後座上的體外射精……我腦瓜裡一面回憶著幻想的種種淫靡場面,一面緩步向三樓會議室走去,眼睛瞄著前方葉玲麗牛仔褲緊繃著扭動的美臀,心裡默念:「哪天一定要狠狠地從後面幹你……」我們這個單位是環保局下屬的工業開發區環監科,負責監測開發區的環境、水質、空氣質量等多項指標的監測。辦公地點是工業開發區一處新建的三層的辦公樓,底層是車庫、接待室和一間男宿舍,二樓是一間大辦公室和兩間科長辦公室,三樓是大會議室和女宿舍。科裡待的資歷最長的是岳荷和我,科長洪哲和副科長洪波都是兩年前人事調整其他部門調來的,兩個人雖然都姓洪但沒有親屬關係。因為我叫潘哲,所以大家習慣叫洪哲為大哲而叫我小哲。在科裡我是業務骨幹,重要工作和技術問題都是由我來擔綱,洪哲比較器重我,所以我在科裡的底氣是非常足的,加上我這個人長期目空一切,因此與另一副科長洪波也經常有點摩擦。當我懶散地走進會議室在長橢圓會議桌的橢圓邊上坐下的時候,科長和新的副科長還沒到,洪波看見我空手來開會就發話了:「潘哲你開會怎麼不帶筆記本?」「不就是開會介紹一下新的副科長嘛!用的著記筆記嗎?還不是哪個領導的親或者戚!」我斜眼望了他一眼,懶洋洋地應道。

「不管是不是領導的親或者戚,既然局裡任命的副科長你就應該尊重人家。

「洪波說話的語氣有點激動,顯然他要提醒我注意他也是副科長的身份。

「尊重要靠自身能力贏得,在位子上坐著卻不會幹事是得不到尊重的!」我望著天花板回擊他,洪波一時找不到話來回駁,臉都一下白了,岳荷、葉玲麗和鄭蓓三個女的和科裡的男同事鍾傑、吳鵬他們都低著頭都抿著嘴偷笑,大家都聽出我在影射洪波沒什麼能力。

「大家都在偷笑什麼,小哲你又鬧情緒啊?」這是洪哲的聲音。他邊說邊走向平時開會他坐的科長位置--和我正對面的橢圓首席。他的身後一個穿黃色連衣裙的年輕女孩款步跟著走過去。我心裡嘟噥著:原來是個黃毛丫頭,這也能當領導?!

「小殷你坐這兒。」洪哲指了他旁邊的座位招呼那女孩坐下。然後清了清嗓子發言了。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局裡派來的副科長殷雪,今年剛大學畢業,是名牌大學的優秀大學生選調來的,按市人事局的要求必須按副科級別安排工作和職務,局裡決定她到我們科任副科長。以後在工作中大家要多支持葉副科長的工作。」說到這裡洪哲頓了頓,又環顧四周,最後把目光投向我繼續說:「不過呢,葉副科長剛從大學畢業,而且學的也不是環保專業,所以呢,在業務上葉副科長還要向科裡的老同志們多學習,大家也要不吝賜教哦!」這句話顯然是說給我聽安撫我的。這時那個女孩站起身用甜甜的柔美嗓音作自我介紹:「我叫殷雪,以後還有很多東西要向各位老前輩學習,請大家多多關照,多給我幫助和指導!謝謝!

「她站起身的時候我打量了一下這個年輕的副科長,大學剛畢業肯定是80後了,身高目測有一米六三左右,一頭燙染成黃色波西米亞風格長卷髮下是一張俊俏的圓臉,我不知道怎麼形容,但是髮型和臉蛋合起來頗像日本著名的AV女優吉澤明步。胸型看來還飽滿堅挺,不過以我多年瀏覽成人網站的眼力功底還是判斷至少她的美胸有百分之三十是靠高檔胸罩襯托出來的,隔著桌子看不到下半身,不過可以從腰部隱約猜到個大概,初步可以給個75分,剩下要看臀型才能給出準確的分值……殷雪講完就坐下了,洪哲開始逐一介紹每個同事給她認識。介紹到我的時候,他說:「這是潘哲,你叫他小哲哥就行了,業務上是我們科的骨幹。」殷雪衝我禮貌地微笑著點了點頭,我也禮貌地點下頭算作回禮。這時我和她四目相對,她的眼睛大大的,兼有時尚美女和鄰家女孩的味道,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的眼睛我還是在心裡掠過一絲淫邪的想法:這小妮子會不會很騷呢……還容不得我多想,洪哲就介紹完同事並簡單說了下工作就宣佈散會了。我正要離開會議桌,他突然叫住我:「小哲,你等一下!」我嘟噥著:「什麼事啊?

「我剛站起的身體又回到座位上,掏出一支煙低頭點上,抬頭的瞬間,洪哲已經和殷雪走到我面前了。

「你是科裡的業務骨幹,殷副科長是大學剛畢業,初來乍到不熟悉業務,由她分管你那個組,你這個組長在工作上要多服從她的領導,但是業務上多教下她,做好她的老師。她可是局裡培養的對象啊!」「局裡什麼時候才培養下我呢?」我冒了一句。

洪哲笑笑在我背上拍了一下說:「你這人窮牢騷真多,你放心,不會忘記你的!叫你好好教人家就是很信任你麼!」這時殷雪那甜甜的嗓音說到:「潘哲哥,以後要請你多多指教哦!」我循聲從下往上打量了一下這位美女科長,精巧的白色涼鞋上面是白皙的小腿,圓潤的膝蓋上是黃色連衣裙的裙裾,上面雖然看不見了,不過也留下了無限遐想的空間……「工作上沒問題,你有啥不清楚就問吧!指教不敢當,你是領導啊!」洪哲插話了:「好了,你小子最後一句典型的牢騷!」說完他轉頭對殷雪說:「你別理他,就這樣,習慣就好,我帶你去安排一下宿舍和辦公桌。」說完就把美女科長帶走了。我目視著殷雪款款而去的背影,從走路的步態姿勢看她不屬於那種妖嬈的騷女類型,有點雀躍的姿態,還是那種典型的涉世未深的清純女孩的感覺。

突然又有一個念頭閃過腦海:這裙子要是再透點就好了……拍美女上司的裙底殷雪副科長從此成了我的頂頭上司,不過她卻是有名無實的。業務上我是科裡第一小組的組長,她因為學歷上嚴重專業不對口,依然是我的組員。當然我也不敢給她安排什麼具體業務工作,一來人家是領導,二來也不放心交給她做,所以她也就只有跑前跑後的在我周圍轉來轉去看我是如何工作的。我心裡暗笑:這種奇怪的組織結構也只有中國才有吧!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小丫頭倒是滿謙虛的,對人也很禮貌客氣,對我也很尊重。一來二往大家慢慢就混熟了,關係也處的很不錯。慢慢地在和她閒聊中得知她23歲,小我10歲,是某名牌大學的優秀畢業生,因為家裡還有些背景,所以直接到我們科裡任副科長,當然這個職務水分比較大的,但是她也絲毫沒有為此而目空一切自以為是,這在80後裡應該還是算難能可貴的了。因為科裡沒有多餘的辦公室,所以她被安排在我們的大辦公室裡,大辦公室是七八個人一起辦公的,只是各人的辦公桌被半人高的隔板隔了一下而已。

她的辦公桌和我的辦公桌被安排在相鄰的位置,她經常會到我辦公桌面前向我討教問題,我也不厭其煩地給她講解指點,漸漸的她和我的關係就發展得很不錯了,大概也就是比普通同事更親密那種異性朋友的地步吧。我是已婚人士,老婆在本市一個縣裡面工作,雖然分居兩地,但我倒也沒有出去尋花問柳,只是經常瀏覽成人網站看看A片什麼的或者自己對周圍的女性意淫一下而後自己解決就滿足了,還沒有想過尋找新的性伴侶。然而不久後的一件偶然的事情卻使我從此對我的新上司產生了無窮的幻想……那是殷雪到科裡後大概兩個月左右的一天下午,我正在辦公桌的電腦前瀏覽局裡的公文,其中有一份是科裡局域網轉過來的一份舉報工業開發區一家大企業的環境污染問題,洪哲讓我處理。我將文檔打印出來放在桌上,端起茶杯正呷了一口,突然聽到身後傳來殷雪熟悉的聲音「小哲哥,這個舉報交給我們組辦啊?

「我側過頭看見殷雪胸前抱著幾份文件站在我身邊,我把電腦椅往後挪了挪應道:」是啊!「」這個事情有點難吧!我在洪科長辦公室看到一點!「殷雪一邊說著一邊上前一小步彎下腰去看打印機印出的文檔。

我的目光一下就被她所吸引住了,今天她穿的是和報到那天一樣的黃色及膝連衣裙,因為太近的關係,所以我一側頭自然就首先看到她的腰身。不自覺的我又往下看,白皙的小腿是如此誘人,因為她彎腰的緣故,所以兩腳沒有併攏,自然的分開,裙子的後擺也略微上提了一些,露出了後膝窩。我的心跳一下加速起來,一個大膽而又不由自主的念頭迅速竄上腦門。幾乎是緊張的環顧了一下四周,周圍僅有的一兩個同事都在自顧自地忙著,我放下茶杯,裝作若無其事地掏出褲兜裡的直板手機,以最快的速度把相機打開並設置到最大分辨率。手機的攝像頭在背面,我用左手握著手機,中指放在手機側面的快門鍵上,然後滑動電腦椅佯裝去看電腦屏幕上的東西,實則挪到靠近桌子的位置來到殷雪的身邊。我顫抖著將左手的手機從後方伸進了殷雪的裙底摁下了快門鍵和存儲鍵,然後迅速地抽回手用眼睛瞟了一下。大概因為抽手的動作快了,我依稀看見相片是模糊的,我意識到快門有延遲而且手在抖影響了成像,角度也有點問題,不過現在再調整相機設置似乎沒時間了。我定了定神,這是我第一次試圖偷拍女孩的裙底,緊張是肯定的,要是被同事發現了怎麼辦?被殷雪察覺了怎麼辦,那可是名譽掃地的事啊……這些念頭快速地閃過我的腦海……,經過幾秒鐘的思想鬥爭,淫邪終究戰勝了理智,為了探索我身邊這位美女科長的隱私部位,我橫下心再次將手機伸進了她的裙下……這一次我憑感覺調整好角度按下了快門鍵並穩定保持姿勢有一兩秒鐘才抽回手,抽手的同時按下了存儲鍵,手機又回到相機待命狀態。這個時候殷雪還在聚精會神地看那份文檔,我不自覺地又再次把手機伸進她的裙下,這一次我膽子大起來,手抬得更高一些,幾乎要挨著裙邊的位置才保持穩定按下快門……「小哲哥,這個事情你準備怎麼處理啊?」殷雪的聲音像重錘一下打在我心臟上一樣讓我驚了一下。這時候我剛剛按下存儲鍵幾秒正準備再按快門鍵,殷雪已經直起身了,我立刻快速抽回手將手機順手揣進褲兜,然後裝作正在思考的樣子回應她。

「你說呢?」我盡量說出很少的字但還是能聽出自己聲音的顫抖。

「你是業務能手當然聽你的羅。」殷雪似乎沒有察覺我的一絲異樣。

「再說吧,先想想。」我已經恢復了常態鎮定自如地說。

「哦。」殷雪應了一聲就轉身回她的辦公桌去了。我斜眼瞥了一眼,她優雅地用手捋了裙子的後擺坐下,因為姿勢的原因膝蓋後面露出了很少一點大腿……我下意識地將用手在褲袋外面摸了一下自己的手機,一絲得意的心情飄過心裡:美麗的殷科長,你的裙底究竟是怎樣的一番風景呢?這時我又望了一眼辦公室另一頭的鍾傑,這個傢伙曾經對我表露過他想追求殷雪,希望我平時幫他美言幾句,因為共事的時間比較長,當時答應了他,我心裡不懷好意地默念道:「對不起啦,兄弟,偷拍了你的女人!呵呵!」這個下午我是帶著一種焦躁的心情度過的,我像對待珍寶一樣把手放進褲袋裡捂著自己的手機。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急切地匆匆走出單位,叫了一輛出租車正要上車。

「小哲哥,什麼事這麼急哦?坐出租,我也搭一程。」是葉玲麗這個騷貨的聲音,她的家在我住處附近。

「有點事,你要走就快點!」我不耐煩地嘟噥著。這小騷貨真會蹭。雖然平時對這小娘們的身材經常意淫,不過今天真的沒心思去視姦她,我有更重要的目標……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我終於回到了自己獨居的窩。關上門我急切地打開空調和電腦,然後翻開抽屜取出手機的數據線焦躁地等待winXP緩慢的啟動,熟悉的音樂奏完後我把已經連接好手機的數據線插進了USB接口「--是否連接到計算機--確定--找到新硬件--可移動磁盤--」我熟練地用鼠標點開ACDSee,打開手機存儲卡裡的PHOTOS文件夾,迅速找到了我想要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