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孽緣,兩位風騷的列車員

成人文學
2013/ 10/ 16
我到火車站的時候,才晚上6點多,時間還很早,我知道我要坐的那趟車是21點發車的,時間還很充裕。

我慢悠悠的走到售票廳買好了票,然後,上了2樓的候車室,到洗手間去,釋放了廢水,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好了,該做的都已經做完了,現在是考慮如何打發這將近3個小時的等車時間了。

火車站出口處地下一層有個肯德基,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來到肯德基,隨便要了個餐,找個地方把東西放下,去洗手台洗了洗手,然後回來坐下準備吃東西。不過我看見另外一個角落坐了幾個制服女孩圍在一起吃東西,嘻嘻哈哈的挺熱鬧,那粉紅色的制服,裡面是白襯衫,挺好看的,

我感覺她們是列車上的乘務員,說不出什麼理由,或許是她們的制服吧,反正覺得她們是。從她們座位下面放著的簡單行李來看,我判斷她們是即將出發的乘務員。我甚至希望,她們是我要坐的這趟車上面的乘務員。我對其中一個長得很清秀的女孩子很有好感,她不向其他幾個女孩子那樣嘻嘻哈哈的笑的很誇張,我覺得她有股內在的美。她的皮膚很潔白,弧形的臉蛋很是誘人,她和其他幾個女孩子一樣都是盤著頭髮的,我想這應該是她們工作上的要求吧,另我覺得奇怪的是,即使都是盤著頭髮,但是我都還是感覺她的頭髮特別的美。

到候車室去等著進站我到處瞄瞄,身邊這個美女長得不錯,穿了條藍色牛仔褲,奶白色的中褸,這個人看起來很精神,要命的是她的上嘴唇微微的翹起,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看得出來她經過很細緻的化妝,不過哦,又不是濃妝,她化的是淡淡的妝,看起來沒有很多人工修飾的痕跡,讓人感覺很舒服,很舒服。我想:她這個胸圍,應該是34了吧哈哈?不知道是不是很圓滾呢?應該手感不錯吧。我幾乎目不轉睛的盯著她胸部看,突然,她彎腰提了東西就走。

我連忙朝她走的方向看去,原來他那個男朋友捧了2個盒飯走了進來,他們有說有笑的走到後面那排座位去了,我真想不通她幹嗎要這樣,在這裡等著男朋友過來不行嗎?

到了20:40分的時候,檢票口就開始檢票放人進去了,我坐的是買的臥鋪票,所以更加不用擔心放行李的問題了,我坐在座位上,一個警察模樣的人拿著個喇叭在喊:「....的趕緊檢票,要開車了。」我看看時間,才8點50呢,我暗笑,唬誰呢,離開車還早著呢,盡懂得嚇唬人。不過有些人聽到他在喊,還是趕緊加快腳步往檢票口走,我看看檢票口已經沒有什麼人在排隊了,於是就提起行李往檢票口走去。

進了檢票口,往3站台走去,下了台階走過地道,上了站台,我定眼一看,我的老天爺,真他媽的厚道哦,車廂門口站著的列車乘務員清一色的都是粉紅色的上衣制服,裡面是見白襯衫,配著美麗的領結,這幅打扮和在肯德基裡面講到的那個可愛又含羞的何英,以及她那個同事的裝束果然是一模一樣。我幾乎要歡喜得發狂了。

列車准點開出了,舖位間的電視在放一些乘車的嘗試,那上面廣播員的模樣我已經在前幾次坐這趟車的時候看過了,因此沒有什麼新鮮感,不想看了,我走到車廂連接處的吸煙區去抽煙,然後,下定了決心,我要開始尋找那個可愛的乘務員何英。

我走到4號車的列車員席,那裡正關著門,從窗口上看去,一個乘務員MM正坐在裡面看什麼東西,我伸手敲敲門,那乘務員站了起來,她看起來長得蠻高的,她打開門皺著眉頭,似乎一副被打擾了很不爽的樣子,但是仍然帶著職業的笑容打量著我,問我:「什麼事」,

老天,我真服了這個人,看起來十萬個不情願的樣子竟然也能用笑臉迎接我,

我撓撓頭,故作鎮靜地問:「請問,何英在哪節車廂上班啊?」

聽到我在打聽她的同事,這個高個子乘務員似乎友好了一點,我看到她的戒備心好像也沒有那麼強了,她用比較友善的口吻對我說:「何英?你認識她嗎?」

我一看有戲了,她這麼問我肯定何英就是在這趟車上,我耍了個小聰明,我說:「何英啊,怎麼不認識?我和她很熟的。」

高個子乘務員態度更好了,她笑瞇瞇的望著我說:「那你怎麼會不知道她在哪節車廂呢?」

我真服了她了,不知道怎麼辦好,呆了一會,就央求道:「拜託,不要問那麼多了,何英到底在哪個車廂啊?」

「2號」,她終於開口了。

「謝謝哦「,我連連向她點頭致謝,轉身就往2號車廂走去。

「喂」我聽到她在後面叫我,連忙回過頭來看這她。高個子乘務員笑嘻嘻的看著我,「你真過去呀?」

「我當然真的過去了」我狐疑地看著她,問道:「有什麼不妥嗎?」

高個子乘務員說:「人家何英可是晚上2點才上班哦,你現在過去找她,不怕她被班長罵呀?」

哦,原來還有這等事情,說實在的,我對列車上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不過我知道她們確實是要倒班的,「那怎麼辦呢?」我問道。

「你真想知道怎麼辦呀?『她似乎喜歡折磨我。

「想」

「涼拌,行了吧?」

我恨恨的想,這個小娘們還真搔包,老子和她素不相識,她也竟然可以和我像熟人那樣調笑起來,我知道這樣的女孩子該怎麼去對付她,於是我也笑嘻嘻的看著她說:「對了,我麻煩了你那麼多,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呢。」

「你這個人想法不賴嘛,又想讓我幫你找何英,又想打聽我的名字?」她似乎的理不饒人吶。

我正想施展下一個策略,沒有想到她很大方的接著又說,「算了,看在何英的份上,你可以叫我小捷。」

「嗯,小捷,」我故作沉思且慢慢品味狀,「你這名字真好聽。」

「真的呀?」她高興的說「不過我很多朋友都說我名字好聽呢」

「那還用說,小捷這個名字那是一等一的好聽,好聽得不得了,」我強忍著笑,緩緩地說。

「嘿嘿,給你一個任務。」小捷抬手看了看手錶,對我說什麼事?上刀山下油鍋,我都為你做。」我貧嘴道。

「去你的,少來,」小捷被我逗得笑得腰都彎下去了,我有點沾沾自喜,這等小計量我基本上都不使用了,除非是逗逗剛出道的小妹妹,沒有想到在這走南闖北的列車上竟然如此輕易的就把乘務員小捷給哄妥了。

「你給我看著這個方向,如果看到列車長來了就趕緊告訴我。」小捷指著一個方向對我說。

「沒有問題」我爽快地答應了,我看到小捷躲在乘務員席裡面把手機抓在手上擺弄著,我想是不是她們有規定不可以上班玩手機的呢?我走過去敲敲門,小捷一下子跳了起來,把手機玩口袋裡面一塞,慌慌張張的問:「來了」?

「找打呀?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列車長來了呢。」小捷一邊把我往外推一邊說:「只要你看好了,我一定幫你把何英叫過來。」

這時候我看到對面車廂裡面走來一個矮矮胖胖的女子,也是穿著制服,不過不是粉紅色的,而是淡紫色的那種,頭上戴的帽子也和乘務員的不太相同,重要的是她手臂上還掛著個牌子,我想這應該是列車長之類的人吧,我連忙把煙頭摁在煙灰缸裡面,轉身跑到乘務員席門口,看到小捷正邊看著手機,我敲敲門說:「來了來了。」

小捷收起手機,瞪著我我說:「你要是騙我就是找死。」

我笑笑說,「不信你可以試試啊」

小捷終究不敢冒險,略微收拾了一下,從席位裡面走出來,列車長板著個臉,貌似嚴肅,她走到車門口用手去板把手檢查車門是否關好,又拿鑰匙去檢查鑰匙孔,看是否鎖到位,這個過程我看她都是板著臉的,好像誰欠她錢不還似的,我想:這個人真是怪物,看她這個樣子,做她的手下那日子肯定很不好過,我看著小捷,小捷恭恭敬敬的站在一邊大氣也不敢出的樣子,列車長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小捷趕緊鞠了躬,口中念道:「列車長好」列車長依然不為所動,冷冰冰的面容,眼睛根本就沒有看小捷一下,嘴裡好像嗯了一聲就走了過去。

我看著小捷偷著樂,小捷朝著列車長的後背吐了吐舌頭,回頭瞪了我一眼「笑什麼」然後走回乘務員席,我連忙跟上去,問,「怎麼樣,何英呢?」

小捷笑瞇瞇的看著我,「我沒有問她呀,我剛才又不是和她發信息。」

我急了,擠進去一步,說:「那你倒是幫忙問問她呀。」

小捷又笑,「算了算了,你這個人一點耐心也沒有,她等會就過來,你沒有看到列車長才走過去嗎?」

咳,小捷這個人有點棘手啊,看來有點難纏,我連連作拱手狀:「謝謝,謝謝。」

小捷看著我的眼睛說,「怎麼謝呀?」

我望著她明亮的眼睛,似乎有點陶醉了,迷糊湖的說:「你要我怎麼謝?以身相許都可以的。」

小捷的臉一紅,伸手過來在我臉上刮了一下,說道:「不知羞,誰稀罕你呀」

我嘻嘻地笑著說:「你不稀罕,我可是很渴望啊。」

小捷坐在舖位上,滿臉潮紅,呼吸慢慢變得急促,她扭頭望著窗外,輕輕地說:「不要開玩笑,給何英知道了你就麻煩大了。」

我聽了有點氣餒,她這個時候抬何英出來有點掃興啊,無論如何,我本意是想泡何英的,現在陰差陽錯的好像在勾引小捷呀,我似乎太色狼一點了?

不過我轉個念頭又想,小捷現在的態度似乎又不是很拒絕我,她現在的態度是「半推半就」,要不然,我在說那麼露骨的「以身相許」之類的話的時候她就會嚴厲的打斷我這下流的話題,但是現在她說如果何英知道了又如何如何的話,說明還是有迴旋的餘地啊,我一陣激動。

小捷一聲不吭的坐在那裡,頭還是朝向窗外,臉上的潮紅慢慢的褪了下來,我扭頭看著她,看著她的眼睫毛一閃一閃的,心裡一股衝動湧上來,不知怎麼的,我的手就摟上了她的腰,小捷扭動了一下,也就沒有再反抗了,我的手停在小捷的腰上,好柔軟啊,我腦袋一陣空白,想乘勝追擊吧,想來在這個時候不太合適,還是等等更合適的時機吧,當時我是又是興奮又是失落,興奮得是,有了這次大膽的出擊,小捷已經在我手下伏法了,失落的是,我如此的泡上了小捷,還有機會泡何英嗎?我還有這個臉皮再去泡何英嗎?在我看來,何英比小捷漂亮多了,何英是屬於小巧可愛型,而小捷,屬於高個子,我還是比較喜歡何英的。

沒多久,小捷輕輕扳開我的手,低著頭輕輕地說:「不要這樣,等會何英就過來了。」

我一聽,還是有機會,小捷顧忌的就是何英,她一定以為我是何英的男朋友,所以她覺得和自己同時的男朋友搞在一起,感覺很不好意思。這個我理解,於是我哦了一聲就放開了手。

小捷不停的在攪拌著衣角,我一看,這個情形不對頭,萬一何英等會過來,看到小捷這樣模樣,肯定會反過來誤會我是小捷的男朋友的,那我不是沒有機會泡她了?我趕緊調動氣氛,我嘻嘻地望著小捷說:「你剛才臉紅的樣子好好看哈。」

小捷臉又紅了一下,她站起來抬手朝我就打,嘴裡嚷嚷道「我看你就是找死。」

我一看她已經渡過了那尷尬的時刻了,趕緊舉手投降,「是我不好我檢討,是我不對我有罪。」

小捷一腳踢過來:「算了,姑奶奶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你了。」

我暗叫我佛慈悲,我想小捷你即使放過我我也不會放過你哈哈哈

就這樣我們兩人嘻嘻哈哈的打鬧了一會,我看見門口人影閃過,定睛看去,原來是何英過來了,何英推門進來,看到我也在裡面,很訝驚的望著我,帶著點驚喜說道:「原來是你,我還以為是誰找我呢。」,

小捷走過去捅捅她的腰,何英一下子跳了起來,笑罵道:「你幹嗎呀。」

我連忙接口說,「你幹嗎呀,人家大老遠的跟著你上了火車,你不知道嗎?」

何英又是抿著嘴笑,「是嗎?不見得哦,你和小捷很熟悉的呀?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小捷正要說話,我趕緊搶著說:「很熟很熟,都煮熟了可以吃了。」

小捷提腿又想踹過來,我趕緊躲到一邊去。

何英問我:「你倒那裡去?去深圳嗎?」

我說不是,我到東莞下車,小捷在旁邊挺納悶的問怎麼你去哪裡何英都不知道的嗎?

何英說我怎麼會知道,我又不認識她,小捷不副不解的樣子,我只好解釋:「其實我本來不認識何英的,不過我現在就認識了。」這招很厲害,俗話說:真作假時假亦真,人就這樣,你說的越認真,她反而越不相信,像我現在這樣把話老老實實的說,小捷也是不相信的。

何英很善談,也許因為她這個人比較單純吧,她沒有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不像我,心存雜念,心中有鬼,所以總感覺有點放不開,胡亂的聊了一會,何英站起來說要回去了,我連忙說我送送你吧,小捷也在旁邊起哄著說喲,真細心啊,阿英你可真有福氣喲,氣得何英滿面通紅的直罵小捷。

我送何英走了一節車廂,何英就請我留步,說是送到值班車廂不太好意思,我說那等你晚上上了班我過去找你新色界吧,何英笑著搖搖頭說:「不用了,你也要休息呀。」

不管怎麼樣,今夜一定有艷遇,我在往回走的路上想。

我走回4號車廂的時候,小捷正在車廂裡面放窗簾,這個時候,車廂內的電視也關掉了,我知道這是休息時間到了,不好意思也不太方便去乘務員工作席位上去,於是我走過去和小捷打了聲招呼就回到舖位躺下了。沒多久,車廂裡面的燈也關掉了

細細會議剛才和小捷荒唐的一幕,再想起何英清純的笑容,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幹些什麼,工作以來,走南闖北的,總想著能有艷遇發生,現在艷遇終於可以來臨了,不過我好像又想退縮了,我骨子裡頭,還是良好的成份居多。

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拍我的舖位,還輕聲地在「喂,喂」的叫我,我微微睜開眼,側著頭看過去,原來是小捷在叫我。。。

我看著小捷,不知道她有什麼意圖,小捷向著乘務員席歪歪頭,輕聲對我說:「過來」,我感覺小捷在我耳朵邊說話,吹得我癢癢的,一下子興奮了起來。

我跳下床,穿好鞋子,來到乘務員席,小捷端了個杯子交到我手上,說:「我泡了梅子水,你要不要喝點?」

我心裡面想:你特意把我叫過來,不會是就想請我喝梅子水吧?轉個念頭又想,她不會給我下迷魂藥吧?不過我後來我自己也為這個想法感到好笑,責怪自己小說看多了,小捷讓我喝梅子水不過是個借口罷了。

我捧著杯子,笑笑的問小捷:「我就這樣喝?」

小捷說:「是啊,要不還能怎麼喝?」

我說:「那這樣子,你喝過的杯子我又喝,豈不是間接的。。。。」

小捷臉又微微的一紅,說道:「什麼?」

我打開杯子蓋,咕咕的喝了幾口,甜甜的梅子水一入口,感覺真是精神爽快,心裡罵暗想小捷這個安排不錯,我剛剛睡醒覺,喝口梅子水,口氣清新,等會兒KISS也感覺好一點啊。我放下杯子說:「我喝了你喝過的杯子,豈不是間接的親了你了嗎?」

小捷故技重施,伸手過來又想擰我,我一把捉住她的手,用力的往自己懷里拉,這時候正是深夜,大家都在休息,我膽子也大了起來,我用力的摟住小捷,小捷嗯了一聲後也伸手摟住了我脖子,我把頭埋進小捷潔白的脖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清香,迷人,小捷呼吸的很急很快,我下面也飛快地膨脹起來,真想馬上就把小捷按倒在床上,淋漓盡致的做。。。

我扳起小捷的臉蛋,對這她的嘴,深深地吻過去,小捷輕輕的啊了一聲,迎合過來,把握摟得更緊了,我一邊揉摸著她的咪咪,一邊把她往床上拉,我抱著她,把她放在床上,俯身壓上去,親吻她,兩隻手不斷地揉摸著她豐滿的咪咪,下體不斷地衝擊著她兩腿之間,我用力的掀開小捷的衣服,雪白,滾圓,驕挺的一對乳房彈了出來,衝擊著我的視線,小捷一下子睜開眼睛,急急得用雙手護住胸部,顫抖著聲音說:「不行」

我一下扒開她的手,俯身過去,吻她的咪咪,含住她挺的硬硬的RT,小捷喘著氣,不斷地搖頭,掙扎著扭動著,不斷地推我的頭,,嘴裡含糊的說道「不要,不要,不要這樣。」

我實在也不敢霸王硬上弓,只好停下來,捧著她的臉,吻了一下,然後在她耳朵邊說:「我很想啊。」

小捷一把推開我,坐了起來,慌慌張張的把衣服拉好,又理了理頭髮,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出來,我走過去想抱抱她,小捷又是一把推開我,笑著說:「你這個壞蛋,差點被你欺負了。」

我暗自偷笑,這究竟算什麼呀,還差點被我欺負,其實是我差點被你引誘好不好?

這弓已經張得緊緊的,不發不行,我沒有放棄努力,我走過去揉了一下小捷的胸部,把她的腦袋帖在腹部,輕輕地摩擦著她的頭髮說:「你這樣是要憋死我是不是?」靠,這個姿勢實在是太撩人了,我甚至幻想她就保持這樣的姿勢給我口交。

小捷抬頭壞壞地笑著說:「我說了不行就是不行,你憋死了不關我事」

我一邊吻她一邊說,「不行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做,一定要得到你。」

小捷突然站起來,理了理頭髮,說:「那你過來這邊。」

???難道還有其他更隱秘的地方可以供我們用?應該不會吧?我不知道列車上還有什麼地方可以用的,到軟臥?不可能,別說那裡有其他乘務員看著,即使沒有人看著也不一定有空著的一個廂房啊。

我還在胡思亂想呢,小捷拉著我的手,吃吃地笑著說說:「怎麼了,你不想了嗎?還呆在這裡。」

我走到小捷身邊,摟住她肩膀,說,想。

小捷轉身拉開門,我心裡面一懍,糟糕,看來真的是最壞的那個打算了,小捷要把我攆出去了,我連忙施展攻勢,用胸膛貼住小捷高聳的胸部,不停的摩擦,雙手輕輕的放在她臀部,輕輕地揉,小捷歎了口氣,:「真要命。」

「怎麼了?」我問。

小捷說:「車馬上要到站了,我要去開門啊。」

我心裡面又是失落有時歡喜,失落的是這次激情真的要被即將到來的站台暫時打斷,難受;歡喜的是,起碼我可以肯定我和小捷之間肯定還有故事發生,看她依依不捨的樣子我就可以肯定她也很渴望。

小捷墊起腳,吻了我一下,說:「你先回舖位上去,等會我去叫你。」

小捷走向車門,我在後面跟上去,伸手,拂了一下她屁股,小捷嘻嘻笑著打了一下我的手,「討厭快回去,等回就讓人家給看見了。」

我怏怏的回到車廂裡,想了想,還是沒有上床鋪,我坐在過道邊的小椅子上,回味著小捷柔軟的嘴唇,迷人的體香,撩人的嬌喘,這一切,雖然早就在我的計劃之中,但來得太快,真讓人感覺匪夷所思,自己坐火車這麼多次了,雖然每次都以YY來度過漫長的旅程,但是沒有想到,將YY付諸於行動,竟然也實施得怎麼順利,看來,以前真的是浪費了很多本來應該把握住的機會。

我不想爬回舖位上去,點了一支煙走到吸煙處,小捷正站在門口,做好靠站的準備,看見我在抽煙,噘起嘴巴走過來,想把我的煙奪了,我連忙一閃,「幹嗎?」

小捷說,「討厭煙味。」

「可是我喜歡啊」

「那你就一個人喜歡去吧。」小捷不依不饒的,到底還是伸手把我的煙給沒收了,熅在煙灰缸裡面。

真可怕,我想,還是逢場作戲啊就開始管開了,如果是真的確立的關係,那,那我還有自由嗎?我悲哀地想。

不過我還是很善於安慰自己的,小捷還是喜歡我,要不然,她不喜歡我抽煙乾脆就不說我,等回我想和她親熱地時候,可以以這個為借口來拒絕我呀,但是她把我的煙給奪下來了,說明,她還是想和我溫存一下的。

車慢慢的減速了,我們車廂裡有個人要下車,我看他提著大包小包艱難的走在過道上,出於好心,走過去幫他提了一個袋子,那人連聲感謝,小截看了不斷的笑,用眼神誇我。

我把包放好,站在小捷旁邊想和調戲調戲她,小捷不斷的躲著我,小聲地說:「找死呀你找死呀,人家看著呢。」

我可不管,反正那人都是要下車的了,沒有那麼巧他會認識鐵路上的人,把看到的我和小捷的事說出去吧?這個概率也太他媽高了吧?雖然如此想法,我還是牢牢地管住了自己的雙手,只圖圖口舌之快。

列車停了下來,小捷打開門,放下梯子,跳下車,在站台上規規矩矩的站著,一陣冷風吹來,我禁不住打了個哆嗦,連忙緊了緊衣服,看著用標準站姿站在下面的小捷,鼻子都凍得紅通通的,額邊的頭髮隨風飄舞,看得讓人心疼。我想起了一個詞,楚楚動人,我突然很憫憐她,好想好好的照顧她。

這次車停靠的時間很短,很快的又上了車,我看見她不停的抽著鼻子喘著冷氣,用顫抖的手鎖門,呵呵了過去,實實在在的能感覺到她身上帶著的寒氣。心動之下,我伸出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她,小捷推開我,伸手指指窗外,又向隔壁車廂奴奴嘴巴,笑了笑。我頓時明白,她擔心被人看見。

我捧起小捷冰冷的手,俯頭呵了口氣,輕輕地揉著,把小捷拖回乘務員辦公席門口,小捷掏出鑰匙,我劈手搶了過來,把門打開,抱著小捷進去。

我靜靜的摟著小捷,沒有一絲邪意,小捷很乖的靠在我身上,身體隨著呼吸起伏著,我用我的臉摩擦著小捷冰冷的臉蛋,輕輕地歎了口氣,小捷嗯了一聲,問:「怎麼了?你不高興了嗎?」

「不是的,我覺得你好可憐,好想照顧你。」

小捷抬起頭,用明亮的大眼睛看著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可愛就是可憐沒人愛呀。」

我笑了笑,吻了她一下,對她說:「我覺得你剛才下了車在下面的樣子很讓人心疼啊。天氣這麼冷。。。」

「我已經習慣了,」小捷說,顯然她高興我這個態度,她抱著我的頭墊起腳來吻了我一下,說,「你等等,我看看有沒有人補票上來。」

我這個人,很色的,見到美女就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同時想法也很多,按照某省自定的法律,我會被抓起來定個流氓罪。上得火車來,我一心希望能搞幾個妹妹,事實上我也付諸於行動,而且,成功了。

同時,我這個人也太心軟,或許不是什麼做大事情的人,剛才看到小捷那楚楚動人的模樣,突然又不想傷害她了,我只想照顧她,陪伴她,可是這個現實嗎?我們不過是萍水相逢。

小捷打開門叫我進去,告訴我補臥鋪票的人沒有安排到她這節車廂,她顯得很興奮的樣子,點著我的額頭說:「你這個大壞蛋,把乘客都嚇到其他車廂去了。」

我笑道:「這樣你不更輕鬆了嗎?你該感謝我。」

小捷主動的又吻了我一下,蜻蜓點水似的,就想離開,我摟住她,不給她走,「小捷,我真的很想照顧你。」

小捷很詫異的樣子,「你幹嗎?神經兮兮的?」

這回輪到我苦笑不得,我想想也是,剛才還是一副猴急猴急得色狼模樣,現在馬上換個好人面孔,換誰來說都不相信,或者甚至還會以為你又放出一計,叫做--------欲擒故縱。

我該怎麼向小捷解釋呢?這是個難題,我這時應該是搔包的不行了,竟然不自量力的想照顧一個萍水相逢的,剛才還在對她上下其手的小姑娘?難道我就說,我看到她在站台上凍得直顫抖的可憐模樣打動了我?我這個心理變態的傢伙。

我苦笑著說:「我想好好的照顧你,可以嗎?」

小捷似乎明白了我發什麼神經,哦了一聲後說,「又覺得我可憐啊?」

我點點頭

「可是我覺得很正常啊,我也沒有覺得我自己哪裡需要人可憐了。」

我雙手用了點力,摟緊小捷,這時候,我拿點虛偽的熱情已經被小捷無辜的表情毫不留情的打落下去了,可是,出來混,這點面子還是要的,我咬咬牙,狠著心,繼續我搔包的模樣,「不管這麼樣,我就是想照顧你。」我已經沒有那麼充足的底氣了,我的眼神也在閃爍著,不能再次施展絕殺術。

「你說,一隻小羊羔是願意獨自在草原上行走呢?還是希望和一隻大灰狼做伴?」小捷冷不丁的拋了個燙手的山芋給我。

我無語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虛偽的臉皮已經被小截無情的撕破,我不能再繼續說我想照顧她之類的話了。

其實大家都知道,萍水相逢而已,能有將來嗎?沒有,沒有將來的,說白了,大家都只是在漫長的旅途中,空虛寂寞,所以找個伴罷了。不過,我多少看過點心理學方面的書,我記得有篇文章說過,男人可以在沒有任何感情的基礎上,和女人做愛,但是如果一個女人心甘情願的與一個男人做愛,這裡面多少也是有些感情成分的。

所以我不能完全放低自己的姿態,像一隻動物那樣向小捷求歡,如果那樣,不就成了動物之間的交配了嗎?這還有意思嗎?我萬萬不能犯那麼低級的錯誤。

對於自己的長相,我有信心,如果不是心裡有鬼,我的眼神飄浮不定的話,我緊緊的盯著小捷的眼睛,也是可以起到一定作用的,問題是,現在我做不到用眼神來勾引她,我現在心虛得很。

我緊緊地把小捷摟在懷裡,閉者眼睛,吻她,深深地吻,嘴裡含含糊糊的說:「我不管,小捷,反正我就是要照顧你。」我還裝出很激動,喘息得很急的樣子。

小捷的身體微微的在顫抖,她把頭埋在我懷裡,用力的抵著我,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趕緊的想把小捷的頭抬起來,小捷拚命的掙扎,就是不肯抬起頭來。
「我情願相信你跟我說的是假話,我們萍水相逢,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不想被人騙了。」

其實,現在處於一個非常尷尬的時期,該這麼說呢?其實我就是在欺騙小捷,沒有錯,我看到她站在站台上那楚楚動人的樣子,是心動過,但是還不至於像我現在在向小捷表達的那樣,我有多想照顧她,這種虛偽的善良,總是一下子就被暴漲的色慾所沖淡,現在唯一讓我為難的是,我該繼續裝扮我這虛假的一面,還是敞開了說,我就是純屬旅途寂寞,找個玩伴?

狠話已經放出去了,我也已經在小捷面前裝出一副善良,動情地騷樣,怎麼辦?要堅持嗎?

「那要怎麼樣你才能相信我?」我急急地問。最終的思想鬥爭,我決定了,堅持下去,堅持這個姿態,不要隨便改變策略。小捷嘻嘻一笑,突然湊嘴巴上來,吻我,還不停的把她那柔軟的舌頭伸到我嘴裡面來,飛快地碰了一下我舌頭,又縮回去,她在挑逗著我,我心裡面暗喜,把她摟得緊緊的,用力的吻著她,拚命的把我和她的舌頭攪在一起。

小捷氣喘吁吁的,突然她側了一下臉,離開了我的嘴唇,額頭抵在我肩膀上,說,:「我不希望你喜歡上我,我們之間沒有可能的。」

當然不可能了,我心裡想,不過我該用什麼借口來說服她,讓她接受我和她亂來一次呢。說白了,大家都喜歡的,只是有時候很矜持,面子上過不去所以放不開手腳,如果,有一個什麼借口可以順水推舟那就完美了。

該怎麼辦?我使勁地想。

酒,好傢伙,酒能助我們一臂之力,哈哈,我終於想到了,如果我們都喝了酒,趁著酒興,把事情辦了,豈不是不用承受任何良心的譴責?

我輕輕在小捷耳朵旁邊說:「我好想把你灌醉,那就好了。」

小捷迷惑地問我:「幹嗎這麼說呢?」

我壞笑著說,「我把你灌醉了,然後就可以把你。。。。我就可以滿足自己的心願了。」

小捷滿面通紅的,用手拚命的錘我的胸膛,「你這個人,這麼這麼壞,這麼邪惡?」

我捉住她的手,看著她問道「那你願不願意讓我灌醉你呢?」

小捷呆了呆說「我在上班這麼能喝酒呢,何況你現在也沒有酒啊?」

暈倒,興奮得快暈倒了,小捷這明顯就是半推半就嘛,換句話說,如果我這裡有酒,又如果她不是在上班而是和我在某個方便的場所,那麼她就會陪我喝點酒然後趁著酒興用醉酒的借口和我瘋狂一回了?我很願意這樣想。

我伸手抄起小捷泡了梅子水的杯子,端到小捷面前說,「你看,這不是酒嗎?你現在就喝點下去,喝了就肯定回醉。」

小捷嘻嘻地笑,扭頭躲開了去,說「哈哈,你可真逗,這怎麼是酒,我偏不喝。」

當時我急了,這個小捷怎麼這樣,一點都不配合,見好就收啊,給個台階給自己,也給我一個機會嗎,現在不就是圖個情調嗎?

我扳過小捷的頭,把杯子貼在小捷嘴巴上,捏著她的鼻子就灌,我真的是很急了,這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何況在這人來往的列車上,機會稍縱即逝,能不抓緊著嗎?「喝一點嘛喝一點嘛,求求你喝一點好不好啊」

小捷張開嘴巴喘著氣,一邊大口的喝下幾口梅子水,嘴裡含含糊糊地小聲叫喊著:「不得了啦,有人要灌醉我啦。」我興奮得到了極點,小捷這叫聲實在是太撩人了,玩SM也不過如此啊,明顯的,她上路了,順從了,我可以很快得逞了。

我想,如果有一個好的環境,能讓我和小捷獨處的話,她一定會好好配合我的,她一定會好好的取悅我的。男女之間的事情本來很平等,但是,相信很多人都是喜歡征服與被征服的,

小捷邊小聲地喊著邊喝梅子水,含含糊糊的聲音迷得我熱血沸騰,實在是忍不住了,手忙腳亂的放下杯子,抱住小捷拚命的揉她的乳房,很粗魯地把她往舖位上拉。

小捷猛烈地咳嗽起來,可能是被水嗆著了,她彎著腰雙手捫著胸口不停的咳,我連忙上去輕輕的幫她拍背,心急如火,害怕這剛剛燒熱的水又要涼下去。

沒一會兒,小捷的咳嗽聲已經輕了很多,我也變拍為摸了,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後背,心猿意馬,小捷後背胸衣的扣子微微突出,隨著我的手上下的走動不停的刺激著我,我從後面摟著小捷,雙手從後面環過去,摟著她的腰,用力的摟了一下,飛快地滑上去,雙龍戲珠,緊緊地握住了她的雙峰,輕輕地搓揉著,小捷想直起腰來,我連忙俯身下去,用胸膛壓住她,不然她起來。

實在是太刺激了,這個時候,小捷彎著腰在前面,我站在後面,下體緊緊地頂住她豐滿的臀部,身子緊緊地貼著她的後背,雙手握著的是她挺拔的雙峰。

我喘著粗氣,一邊不停的頂著她的後面,雙手不停的揉著,摸著,小捷因為我不停的撞擊身子不停地一前一後的晃動,這像什麼姿勢?這個姿勢很撩人吶,很刺激的,如果是這個姿勢來做的話,那是很舒服的。

「我想和你做愛,我想和你做愛,聽到沒有,小捷,我想和你做愛。」

「不可以的,這裡怎麼做啊,喔哦,啊......」

「我不管,我恨難受,我要和你做。」

「那我幫你射出來好不好,這裡真的不能做。」

小捷邊說邊把手從前面伸過來,摸索著抓住了我蓄勢待發的DD,我扳著她的肩膀一下子把她的身子轉過來,用力的壓著她的胸脯,抓著她的手放到我皮帶上面,小捷順從的把皮帶解開,又伸向褲子上的扣子,解了好久就沒有解開,他奶奶的牛仔褲,我急得趕緊用力的收著腹部,騰出足夠的空間,小捷嘻嘻的笑著說我要把你的褲子扯爛,我什麼都顧不上了,又把小捷的另一隻手抓去放大褲子扣上,小捷雙手並發,一下子就解開了我的褲子,

「下回不可以穿牛仔褲了知道嗎?」小捷說

暈倒,還下回?現在我都已經頂不住了,我胡亂的點點頭,捉著小捷的手伸進褲襠裡面,一陣快感傳來,我腳都快軟了,趕緊摟著她,我想這個時候要不是因為扶著小捷的話,我肯定站不住了。

說來慚愧,我雖然說不上身經百戰,但怎麼說也是有一定經驗的人了,怎麼如此不堪一擊呢?也許是憋得太久了,也許是這次反覆地折騰,太刺激了。我一邊吻著小捷,一邊催促她,快點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