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體驗系列——單身的我搞上了女同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16
寫正文前,先介紹一下本人的相關情況。自幼患上聽障(神經性耳聾,俗說耳背)、視障(高度散光,戴上眼鏡後的視力才4.5 )。家裡經濟狀況差,小時候好一點眼鏡都買不起,也沒用好的助聽器,但還是憑自己的聰明,和正常孩子一起上學,也通過全國統招考進了一個大專學校。在學校裡,呵呵,也是憑自己的運氣吧,大二下學期,泡到眾人都認可的美女,戀情持續兩年分手(分手那時畢業幾個月了)。戀愛時,我們在學校附近的公園,晚上,開始我的第一次,之後學會開房,畢業前一個月,我們在校外租了一間房。說這些,只是說我有過性經驗。

由於我的自條身體條件,可想而知,在2000年那時找工作,很難,原本自負的我,不得不從各求職市場退出來,變得很沉鬱。對工作的條件沒資格要求了,兩年後在一個朋友的介紹下,幹了幾個月的發報員(報紙投遞,不是賣報紙),由於之前找不到工作,想盡辦法,也順便在當地民政局投上我的資料並辦了殘疾證,沒想到當地新開一個小工廠,辦起福利性質的,也就是要從稅務上得到優惠(大部分返還),招了幾個殘疾工人,當然是有手有腳的,要幹活嘛,所以工人要麼是啞巴,要麼是耳聾,我是當中這些人殘疾症狀最輕的一個,加上我所學的大學專業,我幹上了財務助手。

到我進入這家工廠,我和女友分別有三年半了,中間無數的手淫啊,還好當時有豐富的性幻想對象,都是現實中看到的對象,手淫還挺爽。也找過雞,可是看到對方打得厚厚的粉底,白得可怕,年紀大,肉都鬆了,我視力不好,遠遠看著還不錯,快交易時,近一看,我的媽呀,一下就沒了性慾,要找漂亮的小姐,當時沒指導人,不會找,就算會找,也沒那個錢啊。所以說,我當是對性是很飢渴的。

前面說了一大堆,女主角還沒出場,各位看官不耐煩了吧,可是,前面的情況,總得有交待吧,還請看官耐的性子看下去。工廠裡有一個管廚房的,川妹,找一手好川菜,只比我大兩歲,個矮155 不到,也胖,不過不影響我的審美,夏天辦公室裡沒空調,很熱,常看到她午後休息後盤腿坐在電腦前玩撲克,穿著套裙,我總是一進門就看到白白兩腿,還有猛盯一下中間的陰影,她老公很壯,也是廠裡的職業,不過他們是正常人不是殘疾工,工廠裡正常人和殘疾工一半一半,總人數14,但我沒膽搞她,雖然她對我不錯,也有著無意的對我施行誘惑,我連對她的一點輕佻舉動都不敢,不過她是我在廁所裡的手淫對象。還有4 個當地的身體健康的女工,其中一個年紀最大的有40大幾,對我很好,冬天老闆回家過年,留下我值班,還有四個女工每天輪一個和我一起值班,這個對我好的大姐,當時還好,其他三個,一丁點的性念頭都沒有,所以雖然冬天我和她們中的一個,常常兩人值班,其實是看護廠子,都沒發生事情,現在一想,那個大姐我或許還有意思,但另外三個,我沒什麼意思,可惜當初不怎麼接觸網絡,從沒看過色文,更不知道亂倫色文,否則我估計會和那大姐有一腿的,她對我很好,常給我從家裡帶吃的,我玩電腦時(當時只是用來印發票,沒聯網)她會在旁邊和我聊天。

虧大了,沒勾引她。

在我進廠差不多一年,又招幾個殘疾工。女主角出場了,各位振奮一下。

歲,比我小兩歲,啞巴,不到160 (目測),有點胖,剛結婚不久,老公也是啞巴,但不在廠裡工作。她剛來的那幾天,廠裡生產量大,連夜加工,把我們幾個文職也調去幫忙了。我和她在一組,兩個人做事,我猛一瞧,那時還不冷,但也不熱,她脖子一方沒衣物,當然也沒露乳,我猛一瞧,奶子不錯,突出,當時應該有一點淫慾了。我那時情形,街上隨便一個有點露的,我都能看的有淫慾的,可見何等飢渴了。她發現我瞧她,對我淺淺一笑,我也報之一笑,隨後在很累的體力活中,也覺得不太累,我時不時的意淫她的奶子,時不時的和她對笑,感覺還不錯廠裡中午午休,夏天太熱,沒空調,所以一般是下午3 點才上工,在這三小時裡,時間很多。她知道我識字,我做文職嘛,估計是看我戴眼鏡,對我很有好感,常與我比啞語,她上過啞語學校小學,沒上初中。我在她給我的啞語書上,慢慢的能和她「對話」了。一天中午,照樣無事,我一時淫慾來潮,和她比著對面的山上,意思是說去山上玩吧,當時有點心虛,也有正常的職工在,但他們不懂啞語,我生怕他們看出來我的意思。她笑笑同意了,和我慢慢上山去了,山上有一片不是很密的小樹林,走到那時,瞧瞧四處無人,我故意落她後面緊跟她的屁股,看著她的屁股一顛顛的,終於在淫的心魔下,狂熱的伸出手,在她屁股摸一下,不記著她什麼反應,因為我太緊張了,怕被人知道了,那可不得了,我一向被人看是很乖很懂事,也得到廠裡人尊重,一旦她向他們說起此事,那真不敢想啊。我想,上山前,她應該知道我的一些意圖,但她不怕我,也沒拒絕我。我摸了一下,看她沒反應,就猛的後抱,我背靠在一顆樹上,她掙扎,但沒很用力,我緊緊的抱著,用下體頂著她,手去摸她奶子,往衣服裡伸進,摸,摸了一會,摸她下體,搞得我,內褲裡濕濕的。她有點害怕,說我們趕快下山,我不肯,摸了一會她又催,後來我淫慾發洩了一些,終於也害怕廠裡其他人瞧出事,和她下山進廠裡。之後的日子,不知是心理,還是真是這樣,感覺廠裡人用怪怪的眼看我,也問我和她上山玩啊,我裝傻,說是去玩啊,估計他們看出苗頭了,還好我的心理有夠堅強,一直裝傻。還有一天中午,她要去市場買東西,由於她是啞巴也是耳聾,領導擔心她的路上安全,叫我陪她去,有戲,心裡很樂,美滋滋的騎上自己車跟在她的旁邊,她也騎,路上無人時,我都會偷襲她的屁股摸一下,感覺很刺激,她只是回頭對我笑。到了市場,她買一個小包包,我花錢買了下來送給她,她很開心。

之後,每天與她的交流不斷的多和懂,漸漸知道,她對她目前的婚事不滿意,但身體條件所限,只能是嫁誰誰了,不滿意也只能是心裡說說。但我每天不是都能吃她的豆腐,相反,一年之內,吃她豆腐,也就那麼幾次,那時還想不到怎麼樣把她搞上床,她下班就直接回家的,這麼一個人,遲遲不回家,一問起來會出事的,所以根本沒敢想,下班叫她去開房,或者在廠房裡偷搞。

機會終於來了,又是冬天的值班了。老闆照樣留我和正常女工一起,但殘疾工不值班,臨放假前,我和她交流好了,她家離廠不是很遠,我讓她白天沒事幹時,來廠裡玩,並且帶著啞巴書做幌。放假來了,女工們白天不在廠裡,都不願來,因為值班也無聊啊,而且她們各有家事,誰不想白天在家呢,只是晚上老闆會查崗,再說東西被偷這責任大了,所以晚上還是會來和我一起值班的。正好,啞女白天出來玩,而且又是玩的年齡,出來不太會讓人懷疑,她晚上不回家,她家裡人才會緊張。白天我一人在廠裡,興奮著等她到來,滿腦滿心的淫慾在激盪著,幻想著如何如何進行……她來了,一時間我覺得她好漂亮好漂亮,進去辦公室,我假意翻了翻書,我還是忍不住,抱住了她,她沒反抗,並用手的小指比了我一下,嗔翻一下白眼,說我壞,我呵呵笑著,使勁摸,媽的,我全身發熱,精蟲上竄下跳,後來我拉她著手,往我的住處走,可能她也害怕,腳下還是有點用力的掙扎不讓我拖著走,我還是稍用力拉她一下,後來也比較順的走進我的房間,關上房門,更是上下其手,可惜她不讓我親嘴,後來問她才說我有口臭,沒關係,這不重要。我脫她的上衣,那時不冷,她也就穿著裡T 恤加外套,脫完上衣後,脫她的乳罩太激動了,都快射精了,還好我以前有過性經驗,沒有射精。脫下乳罩,雙手非常滿足的揉捏,忘了說她的反應,她比較平靜,幾乎可說是不知性為何事,性能帶來很好的愉快。脫她的褲子,她照樣象徵性的掙扎一下,還是讓我脫掉了,脫下她內褲後,強忍著沒提槍上馬,先意淫一下,胡亂親了她奶子大腿幾下,就強進去她的身體,媽的,真緊,雖然不濕,但也不是很乾,我實在太想進去活動了,不管了,就強進了,她有痛苦,現在想來,後悔當初沒給她口交,如果有口交的話,她感覺會好一點,我有讓她給我口交,她肯定不幹啊,怕髒,又不瞭解性的美妙。幹了幾下,媽的,幾年的乾旱終於濕潤了我的淫心,進去反而沒那麼刺激,也知道不能快插,慢慢搞幾下,不要射精,因為喜歡女上式,搞了一會,我扶她上去,她當然不懂這些了,就由著我指示翻到上面,但不會動,我又著急,我就下面我往上衝插,才幾下,她表情痛苦,意思痛,我就放慢速度,慢慢搞起來,這樣射精太不過癮,在快高潮時,抽了出來,從她屁股後面幹,快速幾下射了。當然,我還是有安全意識的,帶套的,把她搞大肚子,我就別想混了。事後,收拾殘物,她又用手比了意思我壞……假期很長,但她不是每天都來,現在想來,我實在很感謝她,濕潤了我的心啊~~。幾天之後的一個中午,她來了,但有一個女工突然到來,這個女工也不走,還在廠裡午休,就住在我隔壁。這個啞女難得來找我,而且是主動,我可不想失去每次的機會,看著出她是有點喜歡我的,等女工進房午休,我又拉她進我房,她指指隔壁,我說不怕,媽的我也夠大膽的。照樣刺激的抱摸,脫光衣服,也許是太緊張的原因吧,老找不到洞,挺槍亂撞了幾下,居然沒進去就射了,當然那個悔啊。

這個假期很愉快,手淫不再頻繁了,大街上不再死盯著人家的私處看了。在廠裡人快返廠的一天,我想搞出一個新玩法,用啞語說去別的地方玩,她很高興,說好。第二天上午,她如約在說好的地方等我了,我倆坐客車去隔壁縣城裡,先是帶她在縣城轉了一圈,還帶她到一個理髮店給她理了發,買了一些吃的,拉她到施捨來,大學有開房的經驗,開房很順利,因為在城裡玩花了一些時間,那時開房是下午了。拉她到施捨房間搞,這個時候沒人認識我們,我搞的比較盡興,照樣帶套。完事後,她說快點回家,不然天黑了,坐車回家也要近一個小時的,我不肯,好不容易出來,我想再搞第二次,她有點不高興,怕回去太晚,沒辦法,已經下午了,我的小弟又不能短時間內雄起,快走時,我才想起,給她口交一下,搞了一會,感覺她樂意,但可惜小弟起不來,這個下午她的肚子也是痛的,和在廠裡一樣,是她的下面太緊吧,都把她搞痛了。

廠裡人返廠後,工人們看我的眼光變的怪怪的,後來他們說,這個啞女看我的眼神不對,喜歡都表現在外形上了,我還是裝傻,有人勸我離她遠一點,說她是有老公的,我這太知道,事情有點壞,媽的,人的敏感太強了。之後故意冷落她了,沒再去廠房找她比手說話了。可惜此年的10月份我辭職走了,不然,第二個冬天也有好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