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七夕

成人文學
2013/ 10/ 16
窗外灰濛濛的一片,秋雨伴著陣陣的風兒輕輕的敲打著玻璃啪啪的作響,那雨霧朦朧的世界是一片片籠罩在陰雨中的高樓大廈,城市的雨竟掀不起一絲的波瀾!

座座高樓中都燈光閃爍,惟獨那層樓中一個身影略顯寂落靜靜的站在窗前,昏暗的房間沒有一絲的光亮,透過被雨淋花的玻璃,可以看出這是一個被歲月侵蝕了許久略顯疲憊的臉龐!

我靜靜的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籠罩一片煙雨中的世界,一個沒有一絲人情冷暖的世界,彷彿我也用著自己獨特的方法目送著心中的那個她,只不過目中只是一座座高聳的樓房,和雨中川流不息的長龍!

麗,不知現在的你在那裡,是否還能記得剛剛激情過的我們,是否還記得七夕的你與我……低頭看著手機的電話發出的聲音……

外面綿綿的秋雨沒有一絲的停息,似乎這一刻我在雨中泛起的霧氣看到了什麼,彷彿此時我穿越了時間穿越了空間,此刻那疲憊的眼神中陷入了無限的回憶……

記得那時我剛從學校畢業,懷著無限的憧憬和嚮往我來到了JZ這個城市,可能當我踏上北上的飛機時就已經注定了我和麗的結局。

三年的愛情伴隨學業的結束可能也就意味著一切的結束,我曾經挽留過,可是那句說的是對的,一旦一個女人變心了,你是不可能在拉回來了。我和麗相識是一個偶然也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隨時這一切都過去了很多年,但是這一切卻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裡。

那年七夕因為我一個意外發錯的短信,我認識了獨自一人在北國冰雪的哈市求學的麗。從文字上的愛戀一直到底一次見面的怦然心動!似乎太多的太多都是命中注定的!

當兩個對愛情懵懂的男女,兩個同樣信奉的羅曼蒂克的人走在一起,相知相識時,愛情的火花在我們身上劇烈的碰撞著,掀起陣陣的激情!當一切水到渠成時,該發生的總歸會來臨!

彼此約好了時間,我背著家裡人提前幾天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車,但是火車的目的地由學校換成了哈市,冬月的哈市冷的不像話,精心裝扮的我卻適應不了這寒天。

兩個人就和一對夫妻一般熟絡,幾句對話讓略顯尷尬的場面變的和氣容容,而後則是打車來到麗早已經定好的旅館。

不知道應該用如何的筆墨描述那個夜晚,因為人生中的第一次讓我緊張的只剩下原始的本能。透過床頭檯燈撒出的微弱燈光,能看到麗白皙的臉龐透著紅潤,甚至這陣陣的紅熏都瀰漫到了她的胸口,笨手笨腳的我費了許多力氣才把麗的文胸脫掉,一隻手摸著她圓潤白嫩的乳房讓我幾乎失去了正常的思考,原本膨脹的下身此刻更是漲到了極限,不安的上下的跳動著,幾乎失去思考的大腦更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思考這些,麗一對豐滿的乳房在我手裡不斷變換著形狀,這一切幾乎是原始本能對異性的渴望。

不知什麼時候兩個人身上已經寸絲不掛,下身憑著原始的慾望在麗兩誇之間尋找著那慾望的源泉,尋找那可以讓兩個人欲死欲仙的桃花源地。終於當膨脹到極限的下身找到麗那女人神秘的地帶入口時,女人本能的害羞讓麗關掉了屋裡唯一的燈光,頓時房間一片灰暗。已經到了邊緣的我那裡能有過多的思考,雙手固定住了麗的腰,下身摸索著,對準小洞,一股腦的插了進入,當時我的大腦幾乎失去了反映,轟的一聲,就感覺下身敏感到了極點,自己幾乎大聲的喊叫起來,小洞裡嫩肉一圈圈一層層的緊緊的包裹著下身,並且隨著麗的不安的扭動還在不段的蹂躪著我的下身,下身馬上就要忍受不住這種快感,本能使我抓著麗的豐滿的屁股,猛烈的插了幾十下,到了臨界點,一股股滾燙的液體衝擊著麗的花心。當我意識到不能把精華射在小洞裡時,下身已經平息了噴發,安靜的在「麗」誘人的花徑裡休息著。

美好的一切總是來臨的太快去也太快。和麗幾日短暫的及時我躺在南下的火車也回味無窮。心中也默默的期盼下一次的相聚。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短,我和麗的愛情也到了開花結果的季節,可是就當我在JZ的工作走上正軌,我帶著深深喜悅想要和麗一同分享時,一個噩耗讓我難以招架,也不想相信,麗和我提出了分手,而原因是她家裡讓她相親,是一個有幾千萬家產的男人,我幾乎無法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幾度迷茫與痛苦,最後顯示讓我接受了這一切!最後面對這些在電話中我只和她說了一句話:「麗,我希望你最後來JZ看我一次」!

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默默的等待一個即將不屬於自己的女人更是痛苦,這種感覺讓人難以言語!當女人變了心,你在她的嘴裡也許就再也問不出來一句真實的話了。我等待的結果就是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龐。

我沒有去火車站去接麗,不是我不去而是她不希望我去,更沒有告訴我什麼時間來。當電話在耳邊震動時我明明之中似乎知道這就是麗打的一般,看著熟悉的號碼,心裡無限感慨,緊緊的閉上眼深呼吸,接起了電話!喂,麗嗎?

麗:「我已經去你們單位的路上了!」

恩,我去門口接你!

我在來單位的路上等著麗的身影,心裡幾分惆悵幾分憂愁,天邊的雲都帶著一份沉悶緩緩的飄動著。幾分鐘的時間似乎是地久天長!我出神的瞬間,我看到麗穿著一件天藍色的上衣淡藍色的牛仔褲,配上一雙淺色的旅遊鞋,挎著一個十分搭配的雙肩包讓我差點沒有認出來她還是個大學生!遠處看著她的步伐緩緩,屁股左右的扭動著,不知道是我以前給她插多了,還是最近她被滋潤了,她說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女人特有的氣息,這是處女沒有的味道。那胸前雄偉的雙乳隨著步伐的變化上下亂顫著,看著眼前這個渾身上下沒有一存皮膚不屬於的陌生女孩,我心裡說不出的苦澀。

千言萬語此刻我無法說出,到了嘴邊只剩下無奈,這麼一個性感豐滿的女人以後就要被另外的男人壓在身下盡情的插,玩弄,心幾乎碎掉了。

把一切壓在了內心深處,麗,你沒吃午飯呢吧,我們先去吃個午飯,然後我再給你找個住的地方。

中午兩個人還是吃的以前經常一起吃的米線,人是物非了,略顯著沉悶的午飯結束後,一起散了步,然後就來到一個很早以前我就問好的一家賓館,價格不貴一晚120,對於我這個消費群體還能承受。辦好了房卡,就和麗一起來到房間。

房間裡是一陣陣的沉悶,兩個人不知說些什麼,最後我心中的千言萬語都化成了行動。一把抱過坐在床邊的麗,就這麼雙手環抱著她的腰,頭靠著她的耳畔,聞著這熟悉的味道,房間裡此刻除了兩個人的心跳聲似乎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漸漸的空氣中的溫度綠然的攀升,曾與的感覺再次回到了彼此的身上。

動作是那樣的熟悉,一切都那麼的嫻熟,彼此為對方脫著衣服!當兩個人赤裸相對時,我看著眼前這個誘人的身體心裡此刻剩下只有慾望無限的慾望。低頭輕輕的咬著「麗」的乳頭,左手玩弄著挺拔的乳房,它也不斷的在我手裡變化著形狀,挑逗著麗身上最敏感的位置,熟悉她的身體比熟悉自己的身體還有過之不及!

左手放開玩弄已久的乳房,探手摸想她的兩腿之間,滿手都是濕潤的液體,我知道她已經有了感覺,左手沿著液體流經的路線一步步的往上摸索,直至那穴口,左手中指輕輕的撥弄著穴口的小豆豆,每一次的撥弄都會讓麗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一下,不滿足此刻的左手,中指彎曲著一下伸進了小穴裡。

啊啊…不…不…哲。不要…以後就是一陣的扭動。

中指更是和受到了鼓舞一般更加賣力的在小穴裡攪動著,刮著小穴的嫩肉,隨著一陣陣的扭動,漸漸的麗身體裡的液體把我整只左手都弄濕了。

原本按照以往現在早已經提著下身插她了,可是內心深處有著深深的壓抑,在自己靈魂深處冒出一個想法就是抱負,要折騰她,所在並沒有按照以往一樣去插她,而是繼續用中指盡情的玩弄著小穴。

也許是自己厭倦了這種不痛不癢的玩弄,終於下身似乎不聽我的指揮一般,一眨眼的工夫就插了進去,充分潤滑的穴道下身沒有一絲的遮擋之意一插幾乎到底!

麗,此刻彷彿從雲端直接飛到了天邊,幾乎這一插把她的靈魂插了出來一樣,我沒有注意她一絲的表情變化,我腦中剩下的就是怎麼樣把我誇下這個女人插暈過去,怎麼樣的用自己誇下這雄壯之物大插特插她的穴兒。

此刻已經不單單是為了一種慾望的發洩,似乎更是一種靈魂深處的懲罰和快感。自己大腦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是靈魂深處的慾望和灰色氣息,讓自己不知疲憊的上下起伏著,變插自己還不忘記說到:「叫我,叫我什麼你不記得了嗎?」

恩,好老公,你使勁插我吧玩我吧,你的寶貝太爽了!

噢,老公你太壞了…

我按照九淺一身的技巧有下沒一下的插著麗,抬頭看著她被我插的不斷變化的表情,留下輕輕的插的時候她表情是舒緩的享受,一份淫蕩流露著,淡粉色的臉色遮擋不住她內心的渴望,而當我一下深插時,她的表情迅速的變化著,剛才一臉的淫蕩著變成了無邊的淫慾,似乎再說老公你插死我,爽死我了,粉紅色的慾望似乎是就要從她的臉龐衝出來進去我的身體一樣……

不算寬敞的房間裡瀰漫著無邊無際的靡婪的氣息。

麗的身體軟軟的,就和一團爛泥一樣,本想換個姿勢,用自己最喜歡的背入式!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氣才把如同沒有一般的麗板起來,拖起她的小肚子,使屁股翹起來,好方便我從後面插進去!

當忙完著這些時,原本已經有射意的下身已經軟了些,它怎麼可以中途休息呢,用手擼了幾下,看著沒有反應,知道這樣不行,我一手托著麗的腰,一個手扶著下身,讓頭頭輕輕的磨著兩片微微外翻的兩片肉,剛剛一陣劇烈的抽插讓小穴兒略微的出現了一個洞洞,不到十幾妙,原本已經軟了下來的下身更加挺拔了!看時機成熟,腰上一用力,一往無前的插了進去,原本軟軟的麗,彷彿吃了興奮劑一般,也配合著我的動作前後的動著身體,每次都想下身可以插到她的花心才會更爽。抱著兩片豐滿的大屁股,每次插的時候肚皮和大屁股親密的接觸發出啪啪的聲音,就和交響曲一般讓兩個的更加賣力的插著,不知道疲倦一般。

不知道插了幾百下,感覺到馬上就要射了,抱著兩片大屁股的手使勁的抓著,腰上的緊繃著,下身更是挺拔漲的無比,和百米運動員一般猛烈的抽插了幾十下,幾乎次次都能頂再花心上。

啊啊…啊……噢…老公不

老婆我也來了,噢,最後插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話這下也許都把小穴兒插透了,進到了花心最深處,一股股炙熱的精液插花心噴射的滿滿的!

射了以後,我滿腦袋的空白,身邊是一個誘人的身體,豐滿無比,但是此刻卻喚不起我一絲的慾望!抬頭看著天花板,沒有蓋被子,讓空調的氣息淋浴著我,房間裡還瀰漫著靡婪的氣息。

不經意間我透過窗簾,看著外面大廈上掛著的橫幅「七夕,所有商品七折優惠」

腦袋此刻轟的一聲,原本存在的一點點幻想也隨著橫幅上的幾個字煙消雲散了。閉上眼睛我想起來了,三年前那個短信,那個「七夕」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個麗,而不是身邊這個赤裸相對的麗,看著眼前的美人的肉體讓我沒有一絲的慾望,看到的只是現實,看到的是現實的殘酷,這白皙的皮膚折射的是人生的苦澀,生活在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裡我們只能讓社會lun姦,qiang姦不了別人,我們就默默的承受好了。

我靜靜的走了,走是輕輕把被子蓋在了麗年輕的身體上,早晚有一天這具肉體的主人也會老去,希望她還會記得今天的我和你吧!

一陣陣嘟嘟嘟嘟嘟的忙音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手機的電話顯示的是空號,看著窗外依然下著的秋雨,我心裡彷彿再也禁不起一絲的波瀾,也許這就是埃默大於心死吧!

不知道此刻的她在那裡…

七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