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白領的淫亂

成人文學
2013/ 10/ 17
我叫雅妍,今年二十二歲,十八歲便踏入社會工作,憑著上進的毅力,現在是在一間上市公司當行政主任。十九歲我便開始獨居的身活,因為自小便父母嫌棄是女兒,便跟外婆外公生活,兩老在我十九歲的時候相繼去世了,我便離開故居,租了新房子,展開屬於自己的生活。

公司下班的時間是下午五時,這天我六時才離開公司。回家須乘搭工車,也只須十分鐘而已,不過在繁忙時間裡,會多幾分鐘時間。

由於很多上班族都在這個時段下班,等候公車的人不少,公車很快到來,我隨著人群擠進車箱之中。車箱中人很多,右手挽著公事包,左手欲找著扶手,但不由我選擇,已被擠到人堆之中。

後面的人群突然猛力一撞,我失去平衡撞到面前那人身上,那人身高跟我差不多,我勉強移過頭,才沒有一臉貼上人家的臉上,但身體卻無法動彈,整個壓在那人的身上。

這時候公車開了,人群也平靜下來,由於人擠得針也插不進,我只能維持原狀,尷尬地緊貼著那人的胸膛。因為我的頭正在那人的頭側,彼此的側面幾乎貼著,所以我並沒有移動頭顱,恐防自己的臉會碰到那人的臉。但剛才一個照面,是個約三十歲的男人。

我的身體也不敢亂動,因為緊壓著對方的胸膛,害怕被對方誤會自己是故事磨蹭他。但是,我雖然沒有移動,但還是要呼吸的,胸脯定會自然起伏。漸漸地,我感覺到下方被硬物頂著,再蠢的人也知道是什麼事情了。

我更加尷尬,卻又無可奈何,可惡的是對方竟在微微移動,我氣得咬著唇,忍受著對方不禮貌的行為。卻在這時,我的臀部也被人摸上了。我感覺到那雙手正是眼前這個男人的,我終於別過頭,狠狠地瞪著他。

他不單毫無懼意,還衝著我微笑,更突然在我唇上輕輕一啄,我立即轉過頭,不再看他的臉。我感到萬分羞辱,除了初戀男友,我再沒有被別的男人吻過了,如今竟然被如此惡劣的男人吻到,真的氣死我了!

可是,氣還未消,那雙在我臀上的手更加過份,順著我的線條撫摸,並用手指逐寸逐寸的拉起我的裙子。那欠一寸便及膝的貼身裙被拉成僅能包著臀部的迷你裙,那雙卑劣的手一直撫摸我的大腿,我開始感到噁心及害怕了。

手很快便滑到我的秘地上。我習慣穿丁字褲的,因為套裝裙大多是貼身設計,我才不要內褲的外型勾勒在裙子上,這樣太不雅觀了。想不到這次反而讓這個男人得到平宜,揉搓了我的臀部一會後,手便移到前面來,隔著內褲撫摸的我的陰戶。

被別人摸到這個地方,我不禁輕微挪動身子,這樣反而刺激了他,他的口在我耳邊低歎一聲,然後將嘴吧貼在我的耳上吹氣。

「噢!我的天!」我心中不禁低喊。耳朵可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人輕撫或是吹氣都會使我全身酥軟,渾然無力,且很容易便被挑起性慾。這次他他誤打誤著了,真糟糕!我緊咬著唇,忍耐著那幾乎欲奪口而出的低吟。

但身體已更加無力地靠在他的胸膛上,而他的手指也掰開了我的內褲,勒在陰唇外側,手指便肆意地揉弄我的秘地。可恨的是他的嘴巴並沒停下來,在我耳邊呼吸著熱風,我的下巴無力地擱著他的肩上。

他似乎察覺到我的變異,繼續在我耳邊呼吸,而我的秘地亦不聽使喚,不理我的心裡多麼難堪,依然滲出蜜汁。那人的手指揩抹出蜜汁,並像塗油般塗抹我的陰戶,然後再滑進緊閉的陰唇間,揉捏我的小珍珠。

是耳朵被人呵癢,還是因為太久沒被男人碰過呢?抑或是我真的有著淫蕩的因子?怎麼被人非禮還會滲出蜜汁的呢?就在小珍珠被揉搓的瞬間,心底裡也湧起一份久違了的興奮感覺,我痛恨這份感覺,也痛恨那股想呻吟的慾望。

我的蜜汁滲過不停,小珍珠也被搓得熱辣辣的,這時,一種奇怪的感覺從珍珠處直傳到腦門,一股酥麻的感覺襲擊我的神識,我快要支持不住,好想放聲呻吟!但眼看到公車正在靠站,這正是我下車的車站。

那股酥麻的感覺像波浪般擴散,小腹不自禁地收縮,雙腿變得軟弱無力,似要倒下來的樣子,這種感覺使我極度無助與彷徨,就在我快要呻吟的時候,車箱裡的人潮已開始移動,那隻手停了下來。

這也是我該下車的時候,我便收拾情緒,隨著人群下車,下車後,我朝車箱看去,那個男人依然一附笑臉的看著我,目光似乎意猶未盡。我立即別過臉,聽到公車離去後,才舉步回家。

我的意識回來了,這時我才驚覺自己下身的「衣衫不整」,裙子依然是僅能包著圓翹的臀部,且內褲仍然勒在陰唇外側,陰戶涼颼颼的,但身邊行人不少,我又怎能當著人前拉下裙子呢?太醜了吧!

於是,我只能一步一步小心役役地走回家。回家路上不少人都投來奇異的目光,尤其男人,更是公然地直視我的雙腿。當然了,均勻修長的白美腿完全暴露於裙子之下,一些迎面而來的男人看看我的美腿,抬頭再看到我美麗的容貌,都幾乎忘了走路了。

我的心情卻是十分凌亂,因為裙子裡的內褲沒有穿好,裙子又變得這樣短,下面涼颼颼的,怎能不叫我害怕。可是,想到剛才在公車上那奇妙的感覺,更令我迷惑,我從來沒有嘗試過這種感覺,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的呢?而且,這種感覺又是如此的美好……

因為布料彈性且貼身,配上纖腰,胸部玲瓏的曲線異常突出,嫩紫色的胸罩約隱約現,震撼著人們的視覺。下身是白色的牛仔布迷你裙,到大腿大半再要短一些,穿上白色平底的修腳形球鞋,這一刻的我流露著青春氣息。

平日穿套裝的我看來像有二十五歲前後的樣子,加上上班時不拘言笑,嚴肅冷酷的外表更令我顯得成熟。攬鏡自照,我也不禁惋惜自己的芳華,童年已經因父母的嫌棄而失去了,別人興高采烈地享受戀愛的年紀,我卻在為生活拚搏,青春就這樣溜走了一小截了。

我匆匆挽起長髮束成高高的馬尾辮子,便不再看鏡子,不再對影自憐,挽起小手袋出門。走在街上,這次引來更多貪婪的目光,當我看到一些女生厭惡的瞄一瞄我看,這使更感自豪,連女生都嫉妒我的美色。

我走進一個商場裡,選了一間餐室晚膳,門外的接待小姐對著對講機通傳過後,一個男侍應生引領我步進餐室之中,我看到他胸前的名牌,他叫陸文庭。

因為我是一個人,被編到坐在近餐室角落處的小桌子,當我坐下後便拿起餐牌細看。但我眼角餘光瞄到那個男侍者並沒有離開,侍立一旁。我故意詢問菜色的細節,他彎下身跟我逐一細說,我瞄到他一直盯著我的胸口,還好他的講解依然清晰。

當我用餐的時候,我忽然察覺到對面那桌人投來的目光。坐在對面的是四個男生,約二十多歲吧,兩個背著我的,兩個面對著我的,面對著我的兩個人均不停注視著我,那個個背對著的也偶爾不經意地別過頭來偷看我。

這裡的餐桌並沒有桌布,而我的迷你裙也是貼身的,坐下來後裙子不單拉得更短,且雙腿間會現出一個春光外洩的三角帶,我並沒有將手袋放在膝上,我猜想他們必定在偷窺我裙春光。

不過這間餐室燈光昏暗,所以感覺上會走光,但事實卻不,只會看到黑漆漆的三角帶,卻看不到內裡的春光。我裝作沒有發現他們的偷窺,依然悠閒地用膳,還不時上身傾前,讓他們看看我胸前的明媚春光。

用膳完畢後便結帳離開,在我呼喚侍者結帳的同時,對面一桌的男生也跟著結帳,我不以為意,結帳後便離開餐室。

我打算在商場裡閒逛,便走到不遠處一間店舖的廚窗前駐足觀看展覽的商品,且看得一副入迷的模樣。但我知道背後必定有人留意著我的舉止,我裝著仔細察看廚窗裡的商品,不是彎腰便是蹲著細看。

我不知道當我彎腰的時候,後面的人會不會看到我的小褲褲,但是就是自己也不明瞭的感覺才叫我既緊張又興奮。而蹲著的時候,裙子縮短了,整條大腿更是表露無遺。從廚窗的玻璃反映下,隱約看到背後站著幾個人。

我便站起身來,自然的轉過身子,裝作正在思考該到那裡逛,原來後面站著的正是剛才對面桌子的四個男生,附近還有一些人都在看著我這個方向,看來我的計劃又成功吸引到不少目光了。

我又走進一間書局裡,走到一排放著小說的櫃子旁,蹲下來裝作找書的樣子。而我蹲著的位置是在近通道的地方,即是如果有人站在我的對面,必定能夠看到我裙內春光。

在我左邊是行人通道,左半的身子在書櫃以外,左腿是屈膝蹲著,右腿則膝蓋頂著地板,一附似是無意間春光外洩的樣子。我不斷翻閱書籍,眼光卻在留意四周,有人站在我身則停下,不久便向前走去。

我偷看一下,原來是剛才四個男生哩。他們都走到我的對面並紛紛蹲下來,並且也拿起書本裝作找書的樣子。而我斜對面的兩個男人也留意到我這裡春光四溢,也同樣蹲下來偷看。

我偶爾輕托香腮,裝作沉思的模樣,又翻閱一下面前的書本,雙腿漸漸再張開些許,讓他們看得更清楚。我的臉孔也開始發燙,心跳加速,實在太刺激了!但表面看來仍然一臉專心地在找尋書籍。

雙腿除了微微張開一點外,身子也稍為轉向通道那邊。我想到他們會不會透過嫩紫色的薄紗小褲褲而看到自己的陰毛,我的心情更加興奮,但是,時間差不多了,蹲太久反會惹起別人的疑心。

當我站起來時,裝作不小心掉下手上的書本,便彎身拾起來。在我前面的人能看到我領口的春光,我拾起書本時,飛快地從腿間看一看後面的人,後面的也在看著我修長的美腿哩。

我放好書本,轉過身子離開書局,當我轉過身子以後,看到一些男人都在注視我,使我更覺興奮。不過,這一刻我又發覺裙子太短了,因為剛才蹲著,裙子被扯高了,站起來後,料子因為貼身而不會自動垂下,如今裙子又變成跟僅包著臀部沒兩樣。

雖然我喜歡穿迷你裙,雖然我偶爾喜歡暴露,但裙子短成這樣始終不放心,感覺也太過豪放了,但眾多眼睛都在看著我,無法不經意地拉低裙子,也只好順其自然了。

當我步出書局不久後,肩頭被一隻手搭著,我一臉吃驚地轉身,眼前正是剛才四個男生。搭著我肩的那個放下手,並說:「你好,我叫阿軒,他是阿凡、阿勁及阿雄,我們想跟你交個朋友,不知道行嗎?」

我可沒有想過會有人主動上前結識哩,我心裡也矛盾起來。

阿軒又說:「我們並沒有惡意的,坦白說,你長得很漂亮,我們想跟你交朋友。」

我走到樓下大堂後,保安員跟我打招呼,我回以一笑,但見他目光卻跟往日不同,緊盯著我看。我不以為意,轉過身按電梯按扭。大堂的牆壁多以亮如鏡子的鋼片設計,在倒影中我察看自己的衣裝。

這時我知道為什麼保安員的神識為何有異了!原來阿凡揉搓我的胸脯時翻開了我的乳罩,乳罩卡在乳房下沿,因此,我左邊的乳房並沒被乳罩包裹著,乳尖在單薄的衣服下無所遁形,清晰地突顯著。

這時保安員走到我的身邊,我不能立即整理衣服,唯有裝作並不知情,可雙頰卻變得發燙。保安員也不斷強裝自然地瞄我的胸脯,並跟我交談起來。「施小姐,今天怎麼這麼晚喔?」

「今天晚上外出用膳,然後在商場裡逛了一會兒,所以晚了。」

「啊,是嗎?你一個女子獨居,要多小心喔,假如家裡有什麼電器或水喉壞了,可以找我修理啊,我很樂意幫助你的。」

因為我這幢大廈是比較高尚的私人住宅,保安員都比較年輕,身體壯健,且對大廈的住戶都略有認識。我是獨居女子,又長得出眾,被保安員加倍留意也不奇怪。這個保安員叫阿成,約接近三十歲吧,在這裡工作有一年多了,也常與我攀談,不用說都知道他對我有好感。

「啊,好的,有需要時定會找你幫忙,先謝謝你。」說著,『叮』一聲響,電梯門打開了,我跟他說聲再見便立即走進去。

回到家裡,在大門處脫掉鞋子後,累垮了的躺進象牙白的沙發裡。我閉起雙眼回想剛才公園裡的畫面,淚珠終於潸然滑下,無聲的啜泣迅即變成輕聲的低泣,我哭剛才的羞辱,也哭自己的命運,為什麼每隔不久總有讓我難受的事發生。

哭了十數分鐘後也哭累了,便沐浴休息,洗澡的時候,我用沐浴乳徹底清潔我的身體,沐浴過後,我在洗盥洗台的大鏡子前看著自己赤裸的胴體。

鏡中的嬌軀皮膚雪白凝脂,吹彈可破,高聳傲然的f罩杯巨乳並沒有受地心吸力的影響,依然挺拔的聳立著,渾圓的雙峰不用什麼神奇乳罩,亦有透人的乳溝,當然若穿著線條優美的乳罩,乳溝更覺「深不可測」。

雪白的雙峰之巔是淡粉紅的細小乳尖,乳尖小若紅豆,適中的乳暈襯托更惹人憐。纖幼的腰肢不盈一握,因遺傳了外國人的因子,內彎的腰部曲線急轉到挺翹的圓潤臀部,前面的陰毛跟秀髮一樣烏黑貼服,濃密適中,粉嫩的陰唇上也沒生長多餘的陰毛。

清秀高貴的臉容粉雕肉琢,眉宇間略有李嘉欣的神韻,但瓜子面型的比她更為優勝,即使是李嘉欣也沒有我的優美身段。如此佳人,青春卻葬送在工作之上,有誰明白叱吒風雲的行政主任也有內心脆弱的一面?

我也渴望談談戀愛,但是不少男士都是一附油頭粉臉的樣子,腦袋也像未發育完全一樣,只要被我盯著看,表情更像一個白癡兒,叫我怎能忍受這些低智慧生物?傑出的男人又大多成家立室,思想早熟的我,實在太難覓得如意郎君。

我輕歎一聲,穿上舒適的性感睡裙,便倒在床上悠悠入睡。夢中彷彿出現一位成熟型的俊美男士,擁著我翩翩起舞……

因為我是行政主任,所以編有獨立的房間工作,有時候無聊至極,我會開啟msn跟網友聊聊,偶爾也會聊些比較大膽的話題,但一般都是點到即止,不會聊得太低級,我不能接受自己像個怨婦一樣,即使話題大膽露骨,也抱著一種矜持的態度。

這天下午我又開啟msn,才登入便被人找著,開啟聊天視窗,這人叫paul,二十八歲,是其中一位偶爾聊聊大膽話題的網友,我倆在網絡上結識了一年,他也曾多次邀約我外出見面,但都被我婉拒。他也沒有看過我的照片,因為我認為世界並不大,萬一有天碰面了,也不知該飾演朋友還是陌生人的身份。

在休息室裡,慘了!我幹嗎要脫掉外套哩!現在可惹上天大的麻煩了!還好他並不知道我就是柳薇,至少我能以柳薇的身份提前知道他的部署或行動。但是,看來我要重新找過一份新工作了,有他存在,我亦難以專心工作。或者是我找機會辭去他。

「總之我不贊成你亂來,人家好端端的沒招惹你,你就別搞人家了,再說也是同一間公司,別搞男女關係。不談了,我要走了。」

「你放心好了,你就等著聽我的好消息,好啦,再見。」

「對喔,你都在忙些什麼?都忙著約會嗎?」

「對喔,這幾天都分別跟幾個網絡認識的女孩約會。」「結果怎樣?有收穫嗎?」

「唉……幾個都是胡謅的,將自己說得跟天仙一樣,現實卻不是,還好其中一個勉強合格,總算能夠吃一餐。」

「嘻,吃得飽嗎?」「一般填填肚子而已,普通貨色怎能飽肚子,不過哩,我也想見見你,看看你是否真如你所說般容貌及身材都不錯。」

「別想到我身上,不管是或不是都無關重要,反正我並不打算約會網友。」

「為什麼呢?難道你真的醜得樣貌及身型都像豬八戒一樣?不然,怎麼這麼抗拒跟網友見面,你不也樂於結識網友,且聊得很暢快喔。」

「跟網友聊天只是用來消磨時間。」「你那麼多時間消磨喔?不用談戀愛嗎?才二十二歲,我沒記錯吧,要不是長得很醜,又怎會如此空閒?」

對於richard的窮追不捨,我也不知該如何應付,雖然說一句「是的,我很醜」很容易,可是,我又不甘自認平凡。而且richard和paul都是同時期認識的,所以也有一年多的網絡交情了,也是三位可聊大膽話題的網友之一,第三個是sam,也是同一時期認識的,容後會再寫到他。

我已沒有勇氣再找語詞大膽的網友,三個已很足夠,我怕自認醜後richard便不再跟我聊天,想到他住在台南,且經常要到外地工作,我住台北,該不會有碰面的機會,於是我決定用視像對話,跟他來個網絡約會。

「你不相信我的話,那麼,我暫時撇下我的規矩,開啟視像系統,彼此看著對方聊天。不過,要是你也不像你所說的俊俏,還是別開視像了,我不想對你的幻想被破壞。」

「好!誰怕誰啊!」「哈,那你先開啟,我要整理好衣裝,我正穿著性感的睡衣。」

「噢……小薇,不用換衣服啦,就讓我看看你性感的模樣,不行嗎?」

「不!被你看過了,我還怎麼見人,又不是玩情慾遊戲。」說著我便想想該怎麼穿。

如今我正穿著一條白色的小吊帶睡裙,裙子只能剛好覆蓋著我的臀部,只要細微的彎腰動作也能看到雪白圓渾的臀部,因為我穿的是白色蕾絲丁字褲。白色的輕紗睡裙欠缺遮掩能力,睡裙下的胴體可以說是清晰可見。粉紅色的乳尖,高聳的堅挺的乳房,烏黑的陰毛也約隱約現。

我披上一件同樣質料的白色薄紗睡袍,在腰際繫好腰帶,對鏡一看,長度跟睡裙相約的睡袍雖然未能完全遮蓋我的嬌軀,因為睡裙與睡袍本是套裝來的,但至少衣服下的胴體變得乍隱乍現,粉紅的乳尖依然能夠清楚看到,但朦朦朧朧的看到總比完全清晰地展現要誘惑得多。而且陰毛也幾乎看不到了。

我還找來以前參加化妝舞會時用過的面具,說是面具,其實只是眼罩而已,並沒有遮掩臉頰的一半部,只是罩在眼的四周,左右外沿呈火焰式設計,眼罩綴滿紅橘色的細小水晶,璀璨而美麗。

準備好了便開啟視象系統,雖然並不是玩什麼情慾遊戲,可是,我的心裡依然緊張且興奮。我的電腦屏是二十一寸的螢幕,且效能十分好,從螢幕中看到的他竟比我想像中好看。濃眉大眼,鼻樑高高的,是個很有魅力的三十多歲男人。

當我一開啟視像對話,他的表情迅即起了變化,一臉驚訝的模樣。我們同時開啟了咪高風,他深呼吸一口氣才說話:「天啊!你就是柳薇?」

「對,我就是柳薇。怎麼樣?我很醜嗎?」

「不得了,原來一直跟我聊天的真是個美女,還是個超級棒的大美人啊!」

「哈,我戴上眼罩,你怎麼肯定我是個大美人?」

「戴上眼罩也不能掩蓋你的美麗,看你的輪廓就知道你必定是個大美人,不過,幹嗎要戴上眼罩呢?」

「我不希望網絡上的生活介入現實生活之中,你是網絡中人,我們只在網絡中相遇,現實免談,所以,我真正的容顏也不方面讓你看到。」

「要分得這樣清楚嗎?網絡認識的人就不能成為真正的朋友嗎?」

「恐怕不行,你我會聊到大膽的話題,可我跟現實的朋友是不會聊這些的,我是個很嚴肅的人,所以,我們絕不可能成為真正朋友。」

「噢……這太可惜了……那麼,你能站起來轉個圈嗎?我怎麼知道你的下半身是否胖得可以佔了整張雙人沙發。」

「哈哈哈……你眼睛想吃吃冰淇淋而已,別怪我道破你的奸計。」說著,我已站起身來緩慢地轉了一圈,我怕轉得太快,裙擺飄起來便會走光。

「要命啊!你害我今晚要打手槍哩!」

「誰叫你硬說要見見我,如果我現在脫掉睡袍,恐怕你會立即走火哩!哈哈哈……」

「你這個小妖精,竟敢嘲笑我,我豈會如此不濟,看看女人便走火?你別忘了我是情場老手,吃過了不少女生了。」

「就是喔,你叫我怎麼能交你這種朋友,我可不想被你吃掉哩,呵呵呵……」

「你的選擇是聰明的,不過,為什麼你又要找我這種人聊天呢?」

「人總會有苦悶的時候,言語上放肆一下也是情緒上的宣洩,總不能一直壓抑,我可不想變成精神病患者。」

「你說的有理……噢……你的身材真的很棒!我看到你的乳頭的顏色,很嬌嫩啊!」

雖然知道他會看到,但經他直接一說,我也羞得雙頰酡紅,嬌叱道:「嗨!你說得太直接了吧!」

「哈,小薇也會臉紅啊!樣子真的很迷人,唉……可惜、可惜,可惜我倆只能在網絡上見面,真想擁抱你一次,感受一下你碩大的乳房頂著我的胸口的感覺。」

「嘻,你等會兒打手槍的時候可以幻想啊!你抱過那麼多女人,少少幻想便能成事,何須可惜,哈哈哈。」

「不行、不行,你快快脫掉睡袍,讓我看得真切一點!」

「這怎麼行啊?現在不也看得很清楚了嗎?」

「你都說差不多,怎麼都脫掉呢?反正我都看到啊!橫豎你都開啟了視像,不在乎給我看得真切一點,不是嗎?來吧小薇…… e on!」

「好啦好啦,只此一次,下不違例了喔。」說著,我便站起來,輕輕褪去睡袍,玲瓏有致的胴體便近乎赤裸地呈現在 richard 的眼前。

看著 richard 眼睛睜得大大的,胸膛不斷強烈起伏著,我的心裡也有莫明的興奮,呼吸也稍微急促起來,小穴也似乎有點癢癢的、溫熱的感覺,看來蜜汁也不知不覺地滲出來了,想不到給人看到自己的嬌軀也會感到興奮。

「噢!都脫下來、都脫下來,可以嗎?求求你,我的天!啊!」richard說著,我看到他的身體抖動著。

「你在幹嗎?」我大約猜到了,但也禁不住詢問他。

「我在打手槍啊!你不是看到嗎?都脫掉,好嗎?拜託!」

第一次看到男人這樣的舉動,雖然他的下半身在視像角度以外,被他的桌子遮住了,但知道他在打手槍,只因為看到我半裸的嬌軀,我就更感到興奮,對自己的身體更有自信。

看著他似是痛苦又似是享受的表情,我也就聽他的,慢慢褪去僅餘的睡裙,睡裙滑到地上,我拾起來放到一旁,但完全赤裸之後,反變得感到尷尬,可是尷尬之中,卻又有著更大的興奮,我感到小穴更癢了。

「噢!美極了!轉身,慢慢地轉個圈。」我依著他的話做,慢慢地轉了一個圈。

「背對著我,彎腰。」「呃……這不太好吧……」我覺得這個姿勢太不雅了。

「別說,聽我的,拜託,我的好小薇!」看到他繃緊著臉,我唯有再聽他的。這時我嬌羞地彎下身,雙腿微張,從雙腿間看電腦螢幕,他的抖動更急促了。

「靠過來、過來一點,盡量接近鏡頭。」我慢慢移後,我猜想他的螢幕已經都是我的臀部的大特寫了,而小褲褲下的陰戶也必定被他清晰看到,也許……那些不覺覺滲出的蜜汁也被他看到……想到這裡,我感覺到蜜汁又滲出了一些。

「噢!再給我看你的大奶子,將你那對大奶子靠近鏡頭,快!」我站起來,彎下腰,將胸脯移到鏡頭前。

「拜託,請你用手撫摸你的奶子。」「噢!不要,好羞恥啊,如今這樣子已經大大超越我的底線了!」我反對,這不正是情慾遊戲了嗎?雖然遊戲早就開始了。

「拜託,我快來了,求求你,小薇!」唉……看著他的表情,聽到他這樣說,我無法推搪,唯有再一次聽他的話。我抬起雙手撫摸著乳房,又揉又搓的。

「請你坐在椅子上,離鏡頭遠一點,要看到你的全身,雙腿張開撐在桌上,繼續揉搓你的奶子。拜託,別拒絕我,我真的要來了!」

這樣難堪的姿勢叫我怎麼做!可是,不知怎的,我又安慰自己只是一次而已,於是便聽他所說的做。他看到我這個樣子,身體抖動得更厲害,最後他大聲地呻吟了幾聲,抖動便停下來了。

看到他完事了,我立即關掉了視像系統,並且走進浴室清洗一下,換過新的內褲,真為我知道內褲都濕掉了,當我做妥一切之後,對話視窗有他傳來的句子。

「怎麼急著關掉視像?我讓你難過了嗎?對不起。」

「沒事,我只是換衣服而已。」「嗯,你沒有生氣?」

「沒有,不過,只此一次,不要再要求視像對話了。」

「好的,剛才我看到你的內褲也濕了一片,你也感到很興奮嗎?」

「一點點總有的……」「噢,你的身體真的很美,連陰戶的顏色都很嬌嫩哩!」

「你、你真的都看到了?」「本來都看到,但隨著那片濕濡擴大,也看得更透徹。」

「噢!都給你看光了,唉……真不應該開啟視像的!」

「別這樣喔,我依然不認識你,依然不知道你是誰,別介意。」

我和他再閒聊一會便各自離線了,我也躺到床上去,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事,想不到我竟然會做出如此膽大妄為的事,不過,也正是這樣,這兩天的焦慮都淡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