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婦手記

成人文學
2013/ 10/ 17
第一次遇見她是在我們公司的食堂。清秀的臉,微微撅起的嘴,一縷烏黑的秀髮從光潔的額頭垂下,顯示出脫俗的氣質。工作服下驕傲聳起的豐乳,修長的被緊身牛仔褲勾勒出的美腿,還有圓潤堅挺的小屁股,無不散發著致命的誘惑。遠遠地看著她在對面文靜地小口吃飯,我心裡湧動著一陣陣歡喜和憐愛。

以後她就成了我的關注對象。每次那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嬌艷胴體在我面前出現,我都會想:她是不是處女?可曾有粗暴的陰莖插入那嬌嫩的小穴?

有一次見到她,是在公司文藝匯演前的節目排練場地。剛跳完舞的她額頭沁出晶瑩的汗水,由於熱,她脫了外衣,一件黑色的高彈力羊毛衫勾勒出飽滿的雙峰。她輕輕地喘著氣,對著壁柱上的鏡子梳理頭髮,一旁的我都要醉了……

何時擁有這迷人的肉體?我夜不成眠,幾近發狂。

公司附近有條小河,近來好幾次發現她黃昏時在河畔獨行,蹙著眉,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她在想什麼呢?難道有什麼心事嗎?

終於有一天,我再也壓制不住自己的慾望,在暮色黃昏中把她誘入了我的單身公寓。

一進我的私人領地,我偷偷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迷迭香,乘她不備往她鼻上一摁,她就軟綿綿地倒在了我懷裡。

我把她放在床上。看著這垂涎已久的尤物,我卻不急於下手,而是像欣賞一件藝術品一樣地欣賞她。

我要在她醒來的時候再享受這道美味。

她在迷迭香中醒來,驚恐而忿怒。

「你要幹什麼?!」這哆嗦的聲音激起了我的佔有慾。

我拿著一柄鋒利的尖刀,命令她:「把衣服脫掉,快!」

「你……」她剛要反抗,鋒利的刀刃已經逼上了她光滑的喉頸。

「服從我的命令!」手輕輕一抖,一道刀痕滑過,隨即,殷紅的血絲滲了出來。

晶瑩的淚水滑落,如一樹梨花壓海棠,令人迷醉。

「如果你想怎麼樣」,她害怕地小聲說,「你對我溫柔點,好嗎?」

看著她那可憐哀求的語氣,楚楚動人的眼神,我不禁後悔起剛才的粗暴。這個天生尤物現在已是我的盤中珍饈,我怎麼可以這樣不憐香惜玉呢,本來就是嚇唬她的。

「那就請你把衣服脫下來吧,我不會傷害你的,我保證!」

她慢慢地拉開緊身皮衫的拉鏈,脫下來,現出那件黑色的高彈力羊毛衫,少女的雙峰高高地聳立著,多麼美妙的弧形!腰身是那麼纖細,被緊身牛仔褲包裹著的胯部圓潤而飽滿,裡面就是我魂牽夢繞的美少女的密處了。

我的胯下之物起了反應。

她勾魂的大眼睛看著我,彷彿在聽我的指示,又像因羞怯而難為情。

「脫吧」!

她又慢慢地把彈力衫從頭上脫出來,我看到了月白色的緞質的小背心,兩根細細的吊帶慵懶地趴在香肩上,可以看得見粉色的文胸。

「牛仔褲!」

她穿的是女學生那種白色的小內褲,貼身,緊緊地繃在圓圓翹翹的小屁股上。好看的陰部被小內褲勾勒得美妙異常,中間凹進去一條縫,幾根陰毛從內褲中調皮的溜了出來。我走到她身後,摸著肉感的小屁股,命根子漲立起來,硬硬地頂在肉臀上。我的聲音也變了。

「再脫!」

但這次她卻沒有聽從我的命令,回過頭來,臉上全是珠淚,「求求你」,她帶著哭腔,「我還是處女,就看看,行嗎?」

你們說,這時候的我會就此罷休嗎?

我的刀子又逼上了她的頸,那如瓷般白潤的頸。在懼怕中,她哆嗦著把小背心脫下,粉色的胸罩出現在我眼前。那是怎樣撩人的景象啊!這個胸罩顯然是小了,兩粒尖尖的乳頭頂立著,白白鼓鼓的乳房有小半露在外面,深深的乳溝讓我心旌神搖。

不用她動手,我在她的背部摸索到胸罩的扣子,三下五除二加了下來,拋在床上。她以手掩胸,眼睛直直地盯著我。我雙手從背後抄上去,揉著豐乳,又用手指揉搓著兩粒櫻桃似的乳頭,一陣陣的快感從手傳到心頭。

小內褲是毫無抵抗力的,不顧她的阻攔,我的手強行進入,摸到她的陰阜。她的陰毛不算濃密也不稀疏,陰蒂硬硬的。當我的手指觸及她的陰唇時,發現已然濕了。

「小淫婦,你這裡為什麼黏乎乎的?」我戲謔地邊弄邊問她。

「我,我不知道……我怕……」

我繼續我的動作,並加快了節奏和力度。她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微微喘著氣。憑著從指尖傳回的感覺,我知道她的陰道很緊。

難道是處女?

這個念頭讓我為之一震。我最喜歡、最想得到的就是處女了!

我繼續動作,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下面也越來越濕。

最後,她哀求著說:「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怎麼辦?要我幫你解決嗎?」

「不,不,哦,不!」她的求饒聲反而讓我慾火高熾。

「要我肏你嗎?我的小美人,說,說出來呀!」

「不,哦,我受不了了!好哥哥,你肏了我吧,我還是處女呀,求你對我溫柔一點好嗎?」

沒想到,美少女真的還是處女,說實話,這真的讓我覺得意外。

「好,我會對你溫柔的」,我迅速把衣服脫了下來,龜頭早已挺立,在燈下發出紅潤的光澤。寶貝,今晚有你享受的啦,我在心裡說。我抱起她,她的身體軟綿綿的,柔若無骨。把她放到床上,把小內褲褪下,大腿分開,用粗大的龜頭在她肉肉的陰唇上廝磨,卻不進去。一邊吻著她的香唇。

「我好癢……」

「我也好興奮……」

「哥哥,別折磨我了,求求你插進去吧。我要你插進去,肏我吧……」

聽她這麼說,我才把鼓脹的陰莖極慢地放進蜜穴,但是淺嘗輒止,稍微進去一點就又出來了,如此這番,弄了好幾回。

「好癢!求你!」她臉色潮紅,秀眉緊蹙,已說不出話來了。

我這才硬硬地往前一挺,立即感到有什麼擋住了我的進攻,那是--處女膜!貨真價實的小處女,我的小美人!

「啊!」她猛地叫了出來,讓我嚇了一跳,「我不要,痛!」

「不要緊的,小寶貝」,我柔聲安撫她,「你就要成為真正的女人了,我會讓你享受人生的。第一次都是要疼的,忍一下,過後你就會很舒服的」。

我把她的大腿架在我的肩上,然後陰莖用力一頂,全根沒入,一直到了最深處,頂到了她的子宮--梨尖。

「哇」,美少女放聲哭了出來,「好痛!我不要,你把它拿出來!」

「拿出來?我怎麼捨得!」我的陰莖彷彿被緊緊箍住了,不留一絲一毫的完全被包裹住了,好舒服!處女的未經人事的陰道緊緊地擁抱第一個來臨的主人,我感到她的陰道肉壁一陣陣地抽搐,我簡直欲仙欲死!

我貪婪地猛抽了幾下,拔出來的時候,我看見我的小弟弟滿是殷紅的血,寶貴的處女的血,猩紅得令人目眩。接著,我看見從她嬌嫩的陰道也流出血來,源源不斷地流出來,染紅了雪白的床單。

這床單,我要永遠流著,作為永久的紀念。

用獸性大發來形容這時的我應該說恰如其分。我把她抱起來,摟著她的細腰,讓她的陰道對住我的陰莖,頓插進去。「好痛啊!」她又大聲叫了起來,「寶貝,忍著點」,我的陰莖努力地往上挺,好緊好美妙啊!一刻不停地連插了幾十下,我又把她放到床上,背對我趴著,結實上翹的白屁股像極了一個香甜的梨,我從後面又一次插了進去。兄弟,今夜你爽死了!我的手向前抓住了豐乳,手感真是太好了。揉搓著,大概是忘情地動作,力量大了點,她又叫起來。

「輕一點好嗎,你把我弄疼了!」

「把你哪裡弄疼了?」我壞笑著問她。

「我的……」

「哪裡呀?」

「我的,我的胸……」

「我們的方言怎麼說?」

「叫……奶子。」

「那下面呢?」

「也疼。」

「下面叫什麼?」

「我,我說不出來。」

「要說!」

「是,是陰道。」

「方言怎麼說?」

「屄。」

「我們現在在做什麼?」

「求求你不要問了好嗎?快點出來吧。」

「就要說,不然我不拿出來。」

「我們在,在做愛。」

「還可以怎麼說?」

「我真的說不出口。」

「我來說吧,叫肏屄,你跟我說,肏屄,肏屄!」

「哦,肏屄,哦,哦,肏屄,肏屄……」

聽到身下這個美少女一連聲說出這個最刺激的詞兒,加上陰莖難以抑制的被緊緊包住的快感,滾燙的精液以不可阻擋之勢傾瀉而出,一滴不剩射進了美少女的陰道裡……

「啊,會不會懷孕啊?」她緊張地說。

「你什麼時候來月經的?」

「剛剛過去幾天。」

「那就沒事的,別怕,真的沒事的。」

「可是,我還有點擔心……」

「擔心什麼?是不是擔心給我生下兒子呀?生兒子我最高興了」我呵呵地笑。

「你真壞!」她在我背上錘了一拳。

……

我幫她擦乾淨陰部,她拿起衣服,「我可以走了嗎?」

「再坐一會兒好嗎?」

她就這麼赤裸著身體坐在床邊。

「你不怕我告了你?」

「告吧,能得到你,我太滿足了,付出什麼代價都值得!」

「你害了我!」她忿怒地說。

「那要看你怎麼看」,我點上一支煙,「說實話,我覺得我這樣的男人配得上你。做我的情人好嗎?我會好好疼你,讓你體會到生命中許多美好的東西。」

「真的嗎?」美少女疑惑地看著我。

「我們可以試一試呀!」

聊著,我慢慢靠近她,把她身子扳過來,親吻她的香舌,柔情地撫摸她。

漂亮性感的小美人兒,我終於得到你了。我不但要得到你的身,還要得到你的心。

她也開始回應我。她肯定接過吻,但次數不會太多,因為看得出她的動作不熟練。

我的舌伸進她的舌中,纏綿,攪動,她「嗯嗯」起來。

這神情挑動了我,我的小弟弟又蠢蠢欲動了。

我讓她站在地板上,靠著牆,抬起她的一條腿,微曲著,把握的命根子往上插了上去。她不像開始那樣感到痛徹心扉的反應了。她的胯,那美胯,向前努突,回應著我的進攻。

還是緊,讓人心醉、癡迷,緊得不肯拔出來,緊得我週身有說不出的舒暢,於是更加貪心地想要進去,有要死的感覺。快感像洪水一樣地湧來,我的愛,你讓我到了快樂的巔峰!我又一次地射在她身體裡面。

她緊緊地抱著我,說:「你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男人,我會永遠記住你!」

「好好待我吧,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這是那晚她最後的一句話。

從此以後,她就成了我的情人。無數次的交歡,無數次的歡樂。我們變得貪婪而瘋狂,漸漸成了難以分開的性伴侶。

在我的調教下,她由清純的玉女變成了淫蕩的欲女。

夏天的時候,她穿著合身的連衣裙,曼妙的身材一覽無餘,走路的時候,雙乳有節奏地跳動(在我的經常撫摸下變得更大了),美妙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路上許多行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她青春而又成熟的肉體,小青年們更是朝她吹口哨,這時候,她就更緊緊地挽住我的手臂。一陣風猛地吹來,連衣裙裙角飛揚,下擺飄了起來,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突然瞥見了連衣裙下紅色的緊身小內褲和豐腴雪白的大腿,目瞪口呆地站在那裡動不了了,我們則笑著從他身邊走過了。

我要和她嘗嘗野合的滋味。她穿一條短裙,底下是一條小得不能再小的情趣內褲(我給她買的,可以從腰部解下繫帶),上身是件寬鬆的恤衫,裡面是無肩帶胸罩。

手牽著手,我們來到山上,尋一個僻靜的地方,找一顆參天古樹。她倚在樹上,我的手從她裙子底下伸進去,從她的腰間解下小內褲的繫帶,小內褲就輕盈地脫開了,我把它放進口袋,小小的一團,不佔多少地方的。又撩起了她的恤衫,一邊和她親吻,一邊把無肩帶胸罩的扣子很輕鬆地解開,放進她的背包,於是,在她清純的外表下,就是一具充滿肉慾的胴體了。

我讓她背朝著我,扶住大樹,我拉開褲子的拉鏈,掏出我的寶貝,從她雪白的翹翹的屁股中間插進去。雖然已被我多次插弄,她的陰道內壁還是彈性十足,還是那麼舒服!

我的手向前抓住那雙不知被我摸了多少次的大奶子,讓它隨著我的動作而晃動。一邊小心提防著別人,一邊盡情地抽插,她則小心地喘息,生怕別人聽見。野外的刺激,讓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

有一次,我們正在野合,附近突然傳來腳步聲。有情況!我趕緊把黏乎乎的陰莖從她身體裡退出,放回褲子裡,而她呢,裙子和恤衫一下子就放了下來,就幾秒鐘之間,又變回清純的美少女了。

那個遊客經過我們時,有點疑惑地看了看她緋紅的臉,卻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人走過之後,我朝她做了個鬼臉,兩人都會心地笑了。接著又繼續……

在電影的時候,我們選擇了相對獨立的雙人包廂,而且是影廳裡最邊角最陰暗的包廂。

我們一邊看電影,一邊品嚐性愛的樂趣。我拉開她的皮裙的拉鏈,摸著她光光的大腿,肌膚凝脂,妙不可言,這誘人的肉體已為我所有。我親吻她的香舌,吮吸著她的舌尖,手伸進她衣服裡,肆意撫弄美胸。她的手則進入我的內褲,把玩我的命根子,讓它昂立如柱。隨著陰液的流出,她眼波星亂,嘴裡發出難忍的「嗯嗯」聲。

我撩起她的短裙,把小內褲剝下來,把她抱起,坐在我膝上,蜜穴一下套進我發硬的陰莖,我按住那纖腰,她一上一下地坐動。幸好是最後一排,又是情侶包廂,否則我們也沒這麼大的膽子。那些全神貫注看電影的人,又哪裡知道一場好戲正在上演!

我又讓她扶住椅背,撅起白嫩的屁股,我半蹲著,從後面插入,不想正在歡暢之際,門突然開了,我們大吃一驚,我慌忙把沾滿精液的陰莖生生拔出,胡亂塞回褲內,她也急忙把短裙往下一扒拉。回頭看時,原來卻是一陣風把門吹開了。虛驚一場。

我們甚至大膽到上班的時間也淫性勃勃。公司頂樓有個配電房,除了檢修人員,這個地方沒有人來,這裡就成了我們偷歡的天堂。

每次去之前,她都做好準備工作:不穿長褲,只穿裙子,帶上衛生紙。這個窄小悶熱的地方留下了多少次我們瘋狂的記錄啊!

有時時間緊張,就連內褲也不脫,她把內褲扒到一邊,露出陰道,紅潤的少女的私處,我無數次進入的地方,我的寶貝迫不及待地直插進去。她用手拉著內褲的襠,讓我的陰莖能不被阻擾地插入。我的天,就在這樣的鬼地方,我們一次次地達到高潮……

我們的保密工作做得是如此的好,以至於在別人眼裡,我們只是普通的同事罷了。在公司食堂裡,她和同伴們邊吃飯邊談笑,我呢,坐在一角吃我的飯,偶爾瞥她一眼,她有時也會給我一個會心的巧笑。我聽著旁邊的男孩子津津有味地談論著她,感受不為人知的樂趣。

他們又知道什麼呢?我不禁竊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