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夢之艷紅

成人文學
2013/ 10/ 17
人常說當完兵的人最有闖勁,幹什麼事都輕而易舉,可真是這樣嗎?

我轉業復原已經五年多了,到現在還沒有一份像樣的工作,到處打拼,混到現在還是一個小白領階級,每當看到那些大款、高官摟小秘包二奶,我都總是長噓短歎,暗罵老天不公!為什麼我總要孤獨貧困一生?

男人三大愁:結婚、買房、生孩子!

可是現在的女人太牛X,而北京的姑娘更是牛,稍有些姿本的不是傍大款就是當小秘,根本看不起我們這些小資階級,更何況我還是外鄉人。

父親常常打電話催我,經常說什麼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勸我早早結婚生子。可是男人沒錢等若房事不舉一樣痛苦,就憑我現在的經濟情況,別說是結婚生子了,就是出去打炮都有些困難!

現在幸運女神終於光顧我了,我不但成為一個大公司的經理,而且就要當爸爸了!

這得從半年前說起。

……像往常一樣,我早早起來,等在站牌下準備搭巴士去海澱區上班。

「矮子樂!」突然後面一個響亮的聲音喊道。

我頓時一愣,在西北當兵時,我的外號不就是『矮子樂』嗎?其實我的真名是艾子樂,可是戰友們都戲稱我『矮子樂』嗎?

我忙扭頭一看,一個似曾相識的面孔,在遠處向我揮手。

「周大炮!」我激動的喊道,飛快的跑過去把他的手緊緊握住。

周大炮原名周子民、貴州人,是我在部隊的死黨,也是我的『室長』,由於他經常弄一些裸女圖片來搓他那根大屌,而且他常說的一句話是:「飯後打三炮,賽過活神仙!」所以整個寢室的戰友們都叫他『周大炮』。

「真的是你啊!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一叫你外號,你就回頭,看來我沒認錯!你瘦多了,也精神多了!」周子民笑嘻嘻的拍著我肩膀說道。

「你還是老樣啊!怎麼飯後還來『三炮』嗎?」我調笑著說道。

周子民尷尬的笑了笑,道:「你還是這麼愛開玩笑啊!走,有話上車再說吧。」我才發現周子民身後,停靠著一輛黑色的奔馳小轎車。

「行啊!哥們,現在當車伕啦!肯定收入不少啦,今天你請客啊!」我開玩笑說道。

「什麼車伕!這是我的車!」周子民指著奔馳小車帶著炫耀的口氣說道。

「不錯,看來我們寢室裡就數你小子有出息啊!」我挑拇指稱讚道。

「喀~!」周子民拉開車門,對著裡面說道:「艷紅,你坐到前面去!」

一個美艷的女郎從車上下來,一身黑色緊身皮革裝,胸口呈V字型敞開,深深的乳溝和半圓形的乳球隱約可見,下身也是黑色皮革短裙,露出那雙穿有肉色絲襪的修長圓潤美腿,就像電視裡褲襪廣告中的美腿一樣。

那雙小巧的足下是一雙三寸多高的黑色高跟鞋,將足有170公分的魔鬼身材,顯露的更加修長、完美。

啊!終於看到她的廬山真面目啦!一頭烏黑飄逸的長髮,圓圓的臉蛋上粉頰桃腮,向上微挑的柳眉,魅力四射的鳳眼,性感小巧的紅唇輕輕抿著,讓我遐想連連!不知她下面的仙洞是否也像她的小嘴一樣誘人!

啊!就在她剛才離座的那一霎那,美腿很自然的叉開,胯下春景暴露無遺!

哇!她只穿著一條褲襪,裡面竟然沒有內褲,只見賁起的腿胯間黑糊糊一片,都是烏黑的陰毛!沒想到如此美艷的女人,竟有這麼多陰毛!那怪人們常說女人越美,性慾越強,也越是淫蕩,底下陰毛也越多!

就在那偷眼一瞥之中,我清楚的看到,褲襪中央的接縫處深陷在肉縫之中,顯然被陰唇給卡住了,而陰唇瓣也高高賁起,將褲襪頂出美妙的輪廓,簡直纖毫畢顯!

我的天啊!難怪古人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見到如此美女,我也情願做風流鬼了!

人們一定不相信,說你這是蓋吧!就那一霎那,你能什麼都看到???

其實你不相信也不行,小弟這雙淫眼不是蓋的!從小學起,小弟就開始有偷窺嗜好!夏練三伏,冬練三九!只要一點微弱的信息,小弟都能絲毫不差的捕捉到!

「子樂哥,請裡面坐啊!」她親自拉著車門,嬌美艷唇吐出悅耳的聲音,立刻把我聽得神魂顛倒,要不是她是哥們的女人,我真想按到幹了她。

她顯然剛才聽到我和周子民的對話,知道我和子民的關係,所以對我特別客氣!

當她看到我時,眼睛也亮了一下,眼神衝著我直放電!話說回來,哪個姐兒不愛俏,我176公分,身材魁梧強壯,像香港明星任達華一樣有男人氣質,自負不敢比潘安、宋玉,但也比他們差不了多少!

我連忙說道:「嫂子,不用客氣。小弟自己來吧。」

嫂子二字顯然正對她的口味,她美眸之中流露出對我欣賞的眼神。

「行了!子樂,趕快上車吧!還和以前一樣,一見美人就邁不開步了!」周子民把我推推擁擁拉上了車。

「玉晴,大富豪俱樂部!我今天要跟兄弟慶祝一下!」

我這才發現,司機原來也是個美女!心中暗歎,真是今非昔比啊!過去都是窮哥們,現在人家變成了金鳳凰!過去一起出去打炮,現在人家可是鮮花遍地采!心裡雖然酸溜溜的,可是也為這個好哥們感到高興!

一步入大富豪俱樂部,我眼前立刻一亮!裡面金碧輝煌、美女如雲,簡直就是到了極樂仙境!

周子民顯然是這裡的常客,這裡的媽媽對他周總長、周總短,又是點頭又是哈腰!他媽的,有錢就是不一樣,等以後老子發了,也出來擺擺譜!

周子民像是炫耀似的,壓低聲音對我說道:「這裡是北京最大的淫窟,後台大的不得了!這裡的姑娘最漂亮、最乾淨,可以說是集全國妓女的精英,每月都要定期檢查,持證上崗!但這裡的消費也是最高的!那些高官貴族,豪門大款常來這裡,一是安全,二是乾淨新鮮!我也是這裡的VIP金卡會員,進來好好玩玩吧!」

轉眼間我們被媽媽帶到一個精美的大包房之中,三個美艷的小姐穿著乳白色的旗袍坐在我和子民之間,旗袍下擺一直開叉到臀部,露出修長豐腴白晰的大腿,在擺叉間隱約可見烏黑的陰毛,可見她們旗袍下面什麼都沒穿。

三個小姐一上來就摟著我和周子民的脖子打情罵俏起來,子民則施展鬼爪到處亂摸,摸的小姐們咯咯浪笑不已,而艷紅大大方方站在投影大屏幕前唱起了卡拉OK。

為了驗證一下這些小姐旗袍下面有些什麼?我也學著子民偷偷把一手探入一個小姐胯間,果然如我所料,觸手的感覺是滑膩膩、粘呼呼、毛茸茸,彈性十足的溫熱軟肉。

小姐被我這麼一摸,雙眼迷濛,艷唇微張,像是抗拒又像期待,簡直誘人十足!相信即使是得道高僧也會被眼前迷亂的情景弄的春心大動,更何況我一個凡夫俗子呢?

我繼續施展怪手,扣住她濕潤的肉縫,手指上下往復的揉弄撩撥著肥厚的陰唇和細嫩的陰蒂,兩片滑膩的肉唇在我的襲擊下,慢慢地張開,淫水漸漸湧了出來,陰蒂也腫脹成一粒圓圓的小肉蒂。

最後,我將中指深深插入她的陰門裡面,上下抽插左右摳弄,挑逗著裡面細嫩的陰肉,淫液如泉水般湧出,打濕了我的手指。

「啊……嗯……」小姐兩眼噴火,小嘴亢奮的低吟起來,纖細手指隔著我的褲子輕輕撫摸著我的老二。

旁邊的子民比我更瘋狂,大屌已經露出,任由一個小姐口交,雙手早將另一小姐的旗袍撩起,玩弄著小姐肥美的陰戶。

我將整個手掌握在她那賁起肥膩肉桃上,用力揉搓撫摸,感受著彈性肉感的唇瓣,心中有說不出的舒暢!難怪那些高官大亨沉迷於此道,女人可說是消除緊張,緩解疲勞的最好方法!

整個包房中除了艷紅高亢婉吟的歌聲,就是著這些小姐舒暢嬌美的呻吟聲!

我和子民一邊玩弄著這些小姐,一邊談論著退伍後這幾年各自的經歷。我這才知道,子民這幾年成了暴發戶,現在是北京橫海集團的董事長,擁有固定資產幾十億!最後他也算是不忘舊,聽說我這兩年混得不行,就安排我到他下屬的一家公司去當部門經理!

「……原諒我的沒心沒肺……」艷紅嘹亮悅耳的歌聲打斷了我們的談話,將我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在她身上。

這小妮子果然有一下,不但歌聲動聽,舞姿也非常優美,那勾魂攝魄的眼中閃爍著盈盈水光,放射出煽情的電波,那皮短裙下性感的隆臀左右扭動,那修長雪白的大腿在燈光下閃著誘人的光澤,以及那絕艷性感嫵媚和窈窕婀娜的玲瓏曲線把我和子民的目光全都吸引在她的身上!

看著我目曠神迷,帶有迷戀的眼神,子民會心一笑,道:「子樂,你喜歡她啊?」

「不是啊!只是覺得她唱得非常好!」我尷尬一笑,紅著臉說道。

其實說我面對這樣誘人的美女不動心,那是瞎說!只是礙著子民,我也只好如此說了。

子民狡黠的笑了笑,看得我直發毛,然後壓低聲音神秘的說道:「子樂,想不想幹這個娘們啊?」

「!?」我心中第一反應是,子民是不是在試探我,男人在女人這方面一向很敏感啊!可又一想,不對啊!他和我是多年的鐵哥們,我現在算什麼身份,他又是什麼身份,根本不值得他算計我啊!為了避免尷尬,我乾脆避而不答!

「小子,別裝了!咱們是多年的鐵哥們,當年一起吃飯,一起打炮,你一翹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麼屎?你要是想幹她,大哥我給你創造條件!」子民眼睛眨眨說道。

我心中砰然一動,顯然捕捉到一絲什麼,但仍裝出樣子,道:「這……這怎麼行啊?……朋友妻,不可戲啊!……」

「什麼朋友妻啊?她連我的情婦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個高級一點的妓女罷了!她叫師艷紅,是一個小城市青年歌手比賽的冠軍,現在來北京尋求發展,為了能出名,她和一些音樂人、導演都上過床,現在為了籌集一筆贊助費,半個月前來到我身邊的!」子民笑嘻嘻的說道。

「什麼!?」我內心中有些震盪,雖然我知道她不是什麼好女人,但也受不了子民這麼直間的說法!畢竟我有一些喜歡她,心中有些不舒服!沒想到現實居然如此殘酷!讓我如此傷心!

子民像是看出我在想什麼,拍拍我肩膀安慰道:「兄弟,女人如衣裳,比她好的女人多得是,以後大哥給你介紹兩個!像她這樣的女人我最瞧不起啦,比妓女都不如,最起碼妓女大部分都是為了生存才出賣自己的肉體!而她們這些女人出賣肉體只是為了名和利,對待這種浪婦,我們還客氣什麼,對嗎?」

「哦!」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這才明白艷紅短裙下為什麼只穿褲襪,而不穿內褲啦!肯定是子民為了羞辱她而讓她這樣做的!

「來,大哥讓你看看她的騷樣!」子民沖遠處正在唱歌的艷紅招招手,然後淫笑著說道:「艷紅,給子樂表演一下你的絕活!」

樂聲變換,節奏漸漸慢了下來,激情而優雅的爵士樂成了主旋律,只見艷紅隨著音樂的節奏,在我們面前款款擺動細柳腰肢,雙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隆臀,身軀輕輕扭動,桃腮羞紅,媚眼如絲,嫣紅的舌尖不時輕舔美艷的紅唇,簡直是竭盡所能,撩撥我們的情慾。

隨著肢體的擺動,艷紅胸口的衣襟不知何時已經敞開,兩個肥碩的大奶子隨著身體搖擺起來,頓時吸引了我和子民的目光。

她的奶子堪稱乳中極品,足有35D,渾圓堅鋌而不下垂,乳峰上兩點粉紅的乳暈,再襯托上嫣紅的乳頭,就像成熟的櫻桃,讓人垂涎欲滴。

再從側面看時,一道帶有弧度的曲線美,整個乳峰微微向上聳起,嬌汁欲滴的紅乳頭高昂挺立,堪稱一絕。

我真沒想到,艷紅會當著眾人的面大跳脫衣舞,而且毫不羞澀,我對她的感觀頓時產生了翻天復地的變化!

「好啊~!」倒是那幾個小姐帶頭紛紛叫起好來,大概是出於對同行的尊敬罷!

此時,艷紅的臉頰上已經抹上一縷紅雲,眉頭輕蹙,檀口嬌啼婉轉起來,而下面的動作也越來越不堪入目了,她一手握住乳球輕輕揉搓,一手輕撩著皮短裙,然後慢慢蠕動著性感的肉臀,像是要將胯間美妙的春光一瀉千里!

這時誰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胯下春光,僅有一條幾乎透明的肉色褲襪!隨著她大腿的張開,白嫩的大腿內側是一片讓人血脈賁張的濃黑的卷毛,而微凸肥膩的陰阜將褲襪凸起一道美妙的曲線,兩片粉紅色的肉唇清晰的浮凸在薄沙上,連陰唇上那一粒嫣紅的小肉蒂也可以清楚的看到。

艷紅頭髮已經散亂,半遮嬌靨,充分掌握著男人的心態,露出一副尤抱琵琶半遮面的嬌羞神情,一改往昔高貴的形象,顯得更加妖艷,更加誘人!

這種美艷的表演就像我以前所看的花花公子之中的艷舞女郎一樣!只不過一個在銀幕上搔首弄姿,一個在現實中美艷性感、肉感誘人!

「噢!……嗯!……嗯!……」艷紅突然來到子民面前,身體向後仰躺,雙腳支撐身體,然後雙手緊緊捏著嫣紅挺立的乳頭輕輕撕拉揉動,雪白的美臀向上輕輕挺動,做出性交動作,檀口也隨著音樂發出動人心魄的呻吟聲。

我和子民都被她高超的表演所傾倒,呼吸越來越重,挺立的老二早已頂出。

「真是天生淫婦啊!讓人受不了啊!」子民不知是在稱讚還是在嘲諷。

艷紅對子民的聲音聽而不聞,繼續專注於自己的表演!故意用雙手將褲襪向後拉緊,讓胯下油亮的絲紗深深陷入嫣紅的肉縫之中,讓兩片粉紅色的肉唇更加賁起突出,在薄紗的遮掩之下,讓陰戶顯得更加肥美誘人!

此時,艷紅又將兩條誘人均勻的美腿,開始一張一合,兩瓣美妙的肉唇也隨著緊繃的褲襪一翕一合,時而夾出一道嫣紅的溝壑;時而形成一條粉嫩的肉縫,再配合著那凸起的恥丘和已經淋濕的濃黑陰毛,一切都顯得無比魅惑。

「啊~!」隨著艷紅的一聲長吟和音樂的結束,艷舞落下帷幕,我則有一種餘味未盡的感覺。

我不由暗讚艷紅深知挑逗、媚惑男人之術!僅是一曲艷舞,就將我們兩個大男人弄得神魂顛倒,天生淫婦顯然是對她最佳的讚賞!面對這個天生尤物,我不知還能忍耐多久?去他媽的!一切順其自然吧!

子民顯然比我還沒有自控能力,兩眼慾火直噴,已經蠢蠢欲動!最後拉起那三個小姐向隔壁那間小屋離去,離開之時向我拋了一個暖昧的眼神,顯然在為我創造時機!空曠的包房中,只剩下我和艷紅兩人相互對望!

「啊!…艾大哥,你怎麼這樣看著人家呢?人家都有些不好意思啦!……」

還是艷紅先打破我們對視的沉默,撒嬌說道。

「嗯~!」我老臉一紅,有些尷尬,帶有挑逗意味說道:「你太漂亮啦!讓我情不自禁的迷上了你!」

艷紅顯然很高興,卻又裝出一副小姑娘一樣天真,翹嘴嬌嗔道:「騙人!你騙我!」

我不由暗歎艷紅高明,這種嬌羞憨厚的表情是對我最大的挑逗,連忙說道:

「我怎麼會騙你呢?你不曉得自己有多迷人呢?即使是天上的神仙,得道的高僧也會被你迷的神魂顛倒,更何況我這種凡夫俗子呢?」

「嗯!……嗯!……」沒想到艷紅眼睛一紅,肩膀抽搐竟然哭了起來。

這讓我有些措手不及,雖然我知道一哭、二鬧、三上吊,是女人最拿手的絕活,可是看到她那楚楚動人的表情,還是不由產生一種對她憐愛的感覺,心中暗讚這個女人真是一流的演員啊!

「你…你怎麼啦?……對不起,我說錯了嗎?……」我輕輕搖著她的肩膀,憐惜的問道。

「嗯!……不,不關你的事!……我來北京這麼長時間,本來想靠自己本事闖出一番事業,可是那些男人們只是對我的容貌和身體感興趣,經常被逼著做一些不願意的事情!……艾、艾哥,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淫蕩?」艷紅的眼睛水汪汪望著我,臉上充滿了可憐之態。

厲害!厲害啊!這個女人真是太厲害啦!簡直可以獲得奧斯卡金獎!單刀直入表明自己,將別人對她的鄙視之態一掃而光,要不是子民跟我掀過她的老底,我肯定會同情她的遭遇,甚至會對子民那些玩弄她的人產生一種仇視!可現在我只會裝出同情她的模樣,跟著她一起演戲。

「不……這不怪你!都怪蒼天弄人!……」我眼中也擠出一滴眼淚,伸出手指替她輕輕擦拭眼角的淚痕。

媽的!我的表演可以獲得終生成就獎!我這滴眼淚不是為她而流,而是對蒼天不公的一種哭泣,為什麼紅顏美人多薄命?為什麼像她們這樣的美人總是那些高官、大亨的私藏品,而我們這些貧民百姓卻連邊也沾不上呢?為什麼?

「艾大哥,你真的不怪我?……」艷紅繼續表演著。

「唉!……我還不是和你一樣,為了生存出賣著尊嚴和人格!我怎麼會看不起你呢!」我這些話卻是有感而發,毫無惺惺作態。

「噗哧~!」艷紅突然轉哭為笑,聲音在我耳邊膩膩說道:「艾大哥,你看我竟說些不開心的話!我們來本來就是要尋開心的,你不請我跳支舞嗎?」

媽的!難怪人們常說,女人經常陰晴不定,如風雲一般變化無常!今天我算是領教了!

「非常樂意!」我裝出紳士風度,伸出一隻手邀請道。

在悠揚動聽的舞曲中,我將她摟在懷中跳起了貼身慢舞,她的腰身很細,小腹贅肉很少,看來經常做一些運動,胸部非常柔軟而有彈性,我有意用我的胸腹摩擦著,簡直是一種令人銷魂的感覺。

她由於穿了三寸的高跟鞋,幾乎和我差不多一般高,看著她緋紅的俏臉,聞著她艷唇中的絲絲幽香,簡直讓我心醉不已,再加上她那頻頻向我放電的勾魂媚眼,我幾乎要陶醉在其中。

騷!真是騷的不得了!放過這等天生尤物,我情願下輩子去當太監!

她也非常上道,有意無意的用那35D的肥奶與我強壯的胸肌輕輕觸擦,下半身也相貼在一起,豐滿的大腿跟我的腿部廝磨在一起,摟著這種丰韻的肉彈真是讓人受不了,我胯下的大屌早已蠢蠢欲動,不安分的抬起頭來,硬邦邦的頂在她大腿上。

「艾哥,你好壞呀!」艷紅露出羞澀的紅雲,紅艷的檀口輕輕張開,露出潔白的牙齒,向我嬌嗔道。

「啊~!」這是男人本能的生理反應,可是那個不老實的大屌,還在高挑顫動,讓我有些尷尬,臉頓時紅了。

艷紅噗哧一笑,右手纖細的手指隔著褲子輕輕撩弄著我的肉屌,左手勾住我的脖子,吐氣如蘭的紅唇在我耳邊輕輕呢道:「凱子,為什麼臉紅啊?」

媽的!真是太誘人了!老子從來沒有感受到如此誘惑!子民對她天生蕩婦的評價簡直恰如其氛!

我看著她那嬌艷柔美的紅唇實在是忍不住了,輕輕的吻了下去!她也張開了小口,將舌尖探入我的口中,嫩舌激烈的挑逗著我,比我更加主動!

媽的!這要是讓朋友知道在美女面前竟然是她主動挑逗我,這多尷尬呀!我決定主動出擊,將主動權奪回手中!

我首先拉下褲子的拉鏈,將堅硬的大屌釋放出來,然後將她的皮裙卷在腰部,讓我火熱的大屌頂在她翹凸的腿胯間。

我激烈的狂吻著她,一手撕開她的胸衣撫摸著她豐滿肥碩的美乳,一手移到她豐膩微翹的隆臀上輕輕揉捏,大屌在她豐滿的腿根處磨擦,整個感受玩弄著她丰韻的美肉!

艷紅眼中一閃,像是對我粗野動作的讚美,又像是有些羞澀害怕,身體輕輕掙扎欲拒還迎,小嘴輕輕微張,「啊!……艾大哥……不要……」

媽的,真會裝!明明想要,偏要裝出一副楚楚動人、可憐惜惜的模樣!

她的俏臉更加緋紅嬌艷,身體半推半就,像似抗拒其實在迎合我!她雙腿向下輕輕彎曲,臀胯輕輕搖擺,將她賁起濕熱的陰阜貼在我龜頭上輕輕磨擦起來!

啊~!好熱、好有彈性、好爽!

我只覺得一團微凸豐膩的軟肉擠壓著我的肉屌,軟肉中間還有一道濕熱的肉縫,夾著我的龜頭上下磨擦,尤其是隔著絲襪那種光滑的感覺讓我美得冒泡!

「嗯~!」她也被我火熱的大屌燙的面帶紅潮,微挺的翹鼻發出輕輕哼聲。

我繼續發動著攻勢,開始低下頭去,用舌頭從她粉頰一路吻下去,最後逼近胸部,一邊用手擠壓著她35D的肥膩大奶,一邊用舌尖繞著雪白的乳球外側輕輕舔弄。

這種戰術對她果然管用,她搖晃著大奶,輕擺著柳腰,艷唇微翹亢奮的呻吟起來:「啊!……嗯!……」

再看她乳球開始向上翹起,慢慢變硬,乳峰上粉紅色的乳暈顏色也由淺變深,上面聳起一些小顆粒,本來陷入乳暈中嬌紅乳頭,也慢慢勃起變硬,在粉嫩的乳暈中高高聳起。

我舌尖繼續蔓延,繞著粉紅的乳暈打轉,輕舔著那些聳起的小顆粒,最後張嘴將她整個紅艷的乳頭含在嘴裡,用力吮吸起來,她有些受不了,身軀微微顫抖,失聲呻吟起來。

我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順著她健美彈性的隆臀探到了她的胯下,隔著褲襪撫摸著她柔滑細膩的大腿,好光滑、好柔軟啊!

「艾……艾大哥……」艷紅在我耳邊羞澀的叫道,小手拉著我的手向她胯間探去。

啊!好肥大啊!隔著絲襪我的手已經覆在她那飽滿鼓脹的陰阜上,手指觸摸到兩片黏黏糊糊、肥厚滑膩的唇瓣,她的陰唇顯然要比別的女人厚的多!

我的手指用力擠壓著她的肉唇,將絲襪擠入小陰唇之中,然後手指沿著濕滑的肉縫中央挑弄起來,摳弄著她肥嫩滑膩的陰肉,憑我多年慾海的經驗,我知道女人大多都喜歡男人這樣摸她。

果然如我所想,艷紅輕擺著頭部,面頰燙紅,嬌小的紅艷的檀口微微吐著幽蘭的芳香,時不時夾雜著嬌喘低哼之聲,而她那纖細的玉手也不知什麼時候握在我那血脈膨脹的肉屌上,白皙纖巧的手指在肉屌上輕輕套弄,讓我頓時產生一種騰雲駕霧、欲仙欲死的感覺!

啊!好緊的肉穴啊!我的中指頂著絲襪已經插入她滑膩柔軟的陰門之中,裡面的嫩肉收縮連連,緊緊吸夾著我的中指,而拇指則抵在她那腫大的肉蒂上輕輕繞圈,刺激著她敏感的肉蒂,讓她更加亢奮!

「嗯……嗯……」艷紅被我挑逗的亢奮無比,輕輕甩著頭,大聲呻吟著。

「舒不舒服?」我故意低聲在她耳邊說道,但手指卻加快了對她陰肉撩撥的速度,弄得她一股股的淫液早已從褲襪裡湧出,順著大腿根處流下,將肉色絲襪弄的一塌糊塗。

「艾哥,你好壞呀!」艷紅用挑逗的眼神白了我一個媚眼,然後又嗔嗲著說道:「哥,不要動,讓小妹來伺候你!」

艷紅突然蹲在我面前,雙手捧著她那35D的肥奶揉搓起來,擠壓出一道深深的乳溝,然後將我那雄偉的肉屌往乳溝中間一夾,用那兩個肥碩的奶球夾著我的肉屌磨擦套弄著,而她的舌尖則靈巧的舔弄著我龜頭的肉冠,將我的大龜頭舔弄的肉稜暴凸、油光滑亮!

啊!好爽啊!艷紅那柔軟豐滿的肥奶一點也不比女人的陰戶差,肉屌抽送了幾次後,我感到舒服暢快多了,尤其她那柔軟舌尖的舔弄,更是把我的疲勞、緊張一掃而空,將我帶到了欲仙欲死的境界!

真是好技術啊!我和許多女人接觸過,但從沒有一個女人能給我如此大的樂趣,難怪子民對她床上的騷浪讚不絕口呢!

「唔……唔……」我終於忍不住了,濃濃的精液強烈射出,全部噴在艷紅的口中和臉上。

艷紅毫不猶豫,用力吞下精液,並用舌尖舔舐著龜頭,將我的龜頭舔的乾乾淨淨。

「哥,你真強,射了這麼多!」我知道她說的未必是真話,但仍然被她的話說的自豪不已,心中暗讚這娘們真是懂迎合男人的心態啊!

「哥,來……操我!」這時艷紅斜躺在沙發上,肥乳擺吊在胸前,鮮紅的乳頭微微上翹,而穿有肉絲褲襪的修長美腿大大張開,就像一絲不掛的模特兒在擺著撩人的姿勢,將透明絲襪下粉紅的唇肉和微微開啟的唇瓣挺突出來。

媽的!真是受不了!剛剛才射完的肉屌一下又挺硬起來,我現在才明白子民為什麼說她是天生淫婦!這娘們深知男人心態和媚惑男人之術,故意留下褲襪不脫,就是讓我產生一種一窺那層薄絲下的強烈慾望!

「嗯……快,快過來啊!」艷紅用柔軟的舌尖在紅艷的嘴唇上輕輕舔舐,露出一副任君品嚐的淫態,真是騷到骨頭裡了……我情不自禁的向她走去……啊!太美了!被淫露打濕透明的肉色褲襪緊緊繃在漲卜卜的陰戶上,陰阜上是烏黑捲曲的陰毛,那粉紅色的肉唇高高賁起,緊緊咬住褲襪的中央,將那兩片粉嫩的唇瓣襯托的更加肥美浮凸。

「哥,快點啊!」艷紅見我走過來,嬌嗲一聲,將腿叉的更大了。

由於艷紅的臀部挺起,以至於陰部將褲襪更加頂凸出來,飽滿的陰戶上兩瓣粉紅肥大的肉唇更是清晰可見,高高賁起的唇瓣更是將褲襪中央凹出一條深深的溝壑。

「OH,MYGOD!」我瞪著眼睛,緊緊盯著艷紅兩腿間那暴露的私處,看著那肥美的陰唇和粉紅色的肉縫,胯下的肉屌頓時抬頭,油亮光滑的大龜頭正一翹一翹著示威。

「啊……嗯……哥,操我……快操我啊!……呃……」艷紅顯然有些忍不住了,大聲呻吟著,一隻手撫弄著雪白肥碩的乳球,手指夾著鮮紅的乳頭輕輕揉捏;另一手隔著褲襪撩撥著肥美的肉唇,手指在肉縫上輕輕滑動,最後手指集中在那凸起一點的小陰蒂上顫動。

「媽的!你真是個浪女!」我笑罵一聲,用力將她的褲襪扯下。

艷紅的陰戶真的很美,捲曲的陰毛修剪的非常整齊,肥膩嫣紅的肉唇高高賁起,就像一個鮮紅肥美的肉桃,粉紅的肉縫中,兩片嬌紅鮮嫩的小陰唇從裡面冒出,流著淫露翕合蠕動著,將那道粉紅的肉縫上塗抹了一層媚惑的光芒。

我激動的用手指輕輕摸著那微微賁起的肉瓣,觸碰著那粉紅色的肉唇,柔嫩的唇瓣順著我手指的壓力輕輕分開,將那不斷湧出淫露的窄小洞穴露出。

對著艷紅這個絕代妖嬈,我緩緩的將大屌探入她那粉紅色的肉瓣之中,慢慢頂開她那窄小的陰門,插入到那秘肉最深處的嬌嫩花心狂幹起來……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艷紅,不過她是我幹過最風騷、最漂亮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