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深處

成人文學
2013/ 10/ 17
不論那個地方多麼偏僻,只要有男人和女人,就有講不完的故事……生產隊開了好幾次全體社員的大會,有一個難題一直沒有解決。

這個生產隊有一大片草原,草原深處有一個天然湖泊,生產隊就想派一戶人家到那裡去生活,給生產隊裡養魚。可那是個荒無人煙野獸出沒的地方,距離村莊很遠,即使是趕馬車,也得走一天的時間,一個來回就得兩天,儘管隊裡給出了好多的優越條件,可沒有一戶人家願意到那個偏僻荒涼的地方去生活,這不,今天生產隊又開會研究這個問題,半天了,還是沒有吱聲。真把生產隊長給急壞了。突然有一個叫黃水生的領工員站了起來說:如果隊裡能派兩家人到那裡去,我家就算一個。

大家聽了他的提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沒有應聲。

說起這個黃水生,村裡人都很熟悉,他家就住在村西頭的水溏邊上,從小就喜歡玩水,游泳相當厲害,人長的也很帥氣,是村裡最英俊的小伙子,他剛剛結婚不久,還沒有生孩子,媳婦郝淑賢性格比較溫順,什麼事都聽他的,他辦事也從來不和媳婦商量。

聽了水生的提議,隊長急忙說:行,那就派兩戶人家去,有願意去的嗎?誰家願意去,再有一戶就行了。到那裡吃魚隨便,由生產隊供應糧食和蔬菜,給你們一掛馬車,再給一條船,再給你們打一眼水井,有去的嗎?隊裡負責蓋四間房子讓你們兩家住!多好的條件啊,都趕上共產主義了。

這時候一個女高音的嗓子響了起來:我們兩口子也去!

大家循聲望去,原來是山杏。這個小媳婦眉清目秀,精靈剔透,而且還很鬼道。她的歲數比水生小一點,也是剛結婚不久,還沒有生孩子。她丈夫叫武勝,因為從來不愛說話,大家都管武勝叫「無聲」。也有人叫他吳老蔫兒。

其實武勝人長的也不錯,就是天生的大舌頭,他的舌頭比平常人要大許多,又粗,又長,又厚,伸出來能舔到下巴。舌頭大,說話發音就不准,如果說:

「啥事」兩個字,他就得說成「仨四」,只要他說話,大家總會笑,所以平時就很少說話。

他媳婦山杏是村裡的一號美女,靈牙俐齒,能說會道,辦事精明,所以武勝很快就成了「氣管炎」,什麼都聽媳婦的,媳婦辦事也從來不和他研究,他也從來沒有反對過。但他的心裡也是很有數的,不划算的事情他也不幹。

這時候會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而且經久不停,隊長喊了半天,也不停止,他也笑了。只好跟著鼓掌。他知道大家說在起哄,場面失控了。

原來村裡人對水生和山杏兩個人早就有些風言風語了。水生當領工員,農活最好,全村第一,特別是鏟地和割地,誰也比不過他,又快又乾淨。由於當時生產隊都是男女同在一起幹活,山杏就喜歡挨著他幹活,只要山杏那水靈靈的杏核眼睛看他一次,他就有使不完的力氣。真是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更深奧的問題還不在這裡。就拿割地來解釋吧,不論男女,每個社員都要割四條壟,由於她緊挨著水生,水生就默不作聲的幫她割一條壟,也就是說,同樣掙工分,水生割五條壟,她自己才割三條壟,自然是輕鬆加愉快。

她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每次幹活他們倆個都會把別的社員甩在身後,水生第一個到了地頭的樹林子裡,坐下乘涼,山杏緊跟著也到了。她就坐在了水生的身邊,用她那水靈靈的杏核眼睛盯著水生,表示感謝。

水生也看著他,幸福的笑了,露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山杏望著水生那英俊的模樣,突然心裡一跳,臉也有點發燒了,想說什麼,可沒有機會了,社員們已經陸續的到了地頭的樹林子。

春天鏟地也是一樣,他們兩個人總是挨著,總是最先到達終點,然後並肩坐在地頭的樹林地裡嘮嗑,他們都說了些什麼,誰也不知道,由於大家的眼睛盯的很緊,他們從來沒敢鑽進那濃密的樹林子裡。儘管如此,村子裡已經是議論紛紛了。

會場上的掌聲終於停了下來,隊長眼珠子一轉突然說:兩家人看守一個漁場,太輕鬆了,武勝必須把隊裡的羊群也趕去。水生和杏花已經是迫不及待了,不約而同的說了出來:行,同意!

會場又爆發了一陣掌聲和嬉笑聲,儘管大家都分析他們兩個人事先有所預謀,但由於沒有其它人願意去那草原深處忍受孤獨和寂寞,事到如此也只好為他們祝福了。

那個天然湖泊處於整個大草原最低的地理位置,四周所有的雨水都集中在了這裡,水勢浩蕩,波瀾壯闊,水面寬廣,從不枯乾,四周長滿了野生的柳樹、榆樹、楊樹、還有山杏,外圍就是無邊無際的原始性大草原了,由於生產隊成立時間不太長,人口不是和多,這些偏遠的草原當時還處於無人管理的狀態。

生產隊很快就派人在湖邊的高地上蓋了四間連在一起房子,還蓋了一個羊圈,老早就讓武勝把羊群趕去了,因為他就是隊裡的羊倌。

生產隊選擇了一個良辰吉日,派了四掛馬車把兩家人和他們生活用的東西都拉了過去。

新的生活開始了,前面是一個大魚塘,周圍是荒蕪人煙的大草原,這是一種近似原始人的生活,晚上點的是豆油燈,兩家人和用一個手電筒,一個收音機,那是生產隊給買的。

他們很快就組成了一個四人小集體,水生自然是領導。

第一個白天,他安排大家收拾屋裡和院子,把房子四周的蒿草割淨,打通了一圈的防火道,防止草原上的野火燒房子。

第一個晚上他們四個人坐在油燈下打撲克。他們拿出了兩紅兩黑四張撲克,然後分別抓鬮,看誰和誰一夥,結果水生和山杏抓在了一起,武勝和淑賢抓在了一起,他們一直玩到半夜,武勝和淑賢一次也沒有贏過。

武勝說自己困了,就回西屋自己的那兩間房子睡覺去了,淑賢也倒在炕上睡著了。山杏和水生坐在炕上一邊聽收音機,一邊嘮嗑,她們越嘮越投機,快要亮天了山杏才起身回去睡覺,臨走前她深情的望了水生一眼,水生也在動情的望著她,四個大眼睛已經是碰出了火花。

第二個白天,水生安排武勝和山杏兩口子出去放羊,自己和淑賢兩口子下下湖餵魚。可淑賢天生怕水,見水就哆嗦,根本就不敢上船。水生說:那我就和山杏一起下魚塘,讓武勝一個人去放羊吧。

武勝說:羊在草地上是沒有目標的不停的走,這裡的草原沒有標記,而且還有野獸,我也怕走不回來,還是有兩個人也好相互照應一下。淑賢輕聲的說:那我就和他去吧。

於是,他們兩個人趕著羊群慢慢的消失在山坡的另一邊了。

水生和山杏把魚食用木桶搬到船上,水生划船,山杏往水裡撒魚食。

山杏到是不怕水,可她非常好動,像個小孩子,看見魚來覓食,就要去用手摸,看到青蛙在水裡跳,她也要去抓,看到燕子在水面上掠過,也伸手去擋,結果一不小心就掉到了水裡。

水生急忙跳到水裡緊緊摟住了她,把她舉出了水面。

當他把山杏那肉乎乎的身子摟在懷裡的時候,突然心跳起來。他知道這是自己盼望已久的擁抱,這是他日思夜想的擁抱,雖然是隔著衣服,他已經感覺到了山杏肉體的柔軟,他的手已經觸摸到了她的乳房和她的臀部,還觸摸到了她的小腹。

他用力的往船上推她,他的手正好摸到她那豐滿的屁股,他猶豫了,推不推呢?推吧,那必然是女人性感的屁股,不推吧,她上不去船,水生摸著她的屁股呆住了。山杏急忙喊道:用力推呀,再推一把我就上去了。

水生用哆哆嗦嗦的雙手使勁一推,結果手一滑,竟然觸摸到了她的陰部,這突然的接觸讓慌亂不堪,讓他興奮不已。山杏站到了船上,渾身都濕透了,衣服緊緊的貼在了身上,整個形體輪廓全部顯現出來,乳房清晰可見,屁股高高的聳起,就連陰部的骨架也顯現出來。

她一邊用手往後梳理著頭髮,一邊衝著水生笑。此時水生的雞巴已經挺起了,他不敢上船了,害怕讓山杏看見自己的雞巴已經把褲襠支出了一個大包。

山杏說:看來這樣可不行,你要是不在,我就會淹死的,你還是先教我游泳吧。

水生說:好吧。那我現在就開始教你游泳。

他們找了一個水深齊腰的地方。水生在水裡脫去了衣服和褲子,只穿一個大褲衩子,他發現自己的雞巴還是硬的,沒有絲毫的消退,他只好站在水裡,把衣服和褲子仍到了船上。

山杏也脫去了衣服和褲子,只穿一個背心和褲衩,跳到了水裡,湖水一下子就把她的背心給飄了起來。

水很清澈,水生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乳房和肚子,他忽然感到一陣緊張,真想伸手去摸摸她的乳房。

山杏由於站立不穩,一下子抱住了水生,水生感覺山杏的乳房就貼到了自己的胸脯上,自己的大雞巴已經頂在了她的肚皮上,他急忙把屁股往後厥,把山杏推開說:我就先教你「狗刨」吧,來,你先彎下腰把上身浮在水面上,我用兩手掐住你的腰,你就不能下沉了,然後你把身體平趴在水面上,兩手向裡撓,兩腿上下不停的扑打,一會兒就能學會。

山杏先彎下了上半身,水生就用兩隻手掐住了她的腰,水生感覺杏花的腰很細,很軟,富有彈性,山杏的身子在水面上伸開了。兩腿開始在水面上扑打,她的屁股不停的擺動著。

山杏突然說:你的手捏著我的腰我活動不開,你就拎著我的褲衩就行了。水生急忙鬆開了兩手,揪住她的褲衩就往起拎,褲衩是鬆緊的,他往起一拎,山杏前一遊,那雪白的屁股就全露了出來,水生急忙鬆開了手,那鬆緊帶馬上彈回去把山杏的屁股蓋住了。

山杏真的就往前游動了,突然她的身子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半天沒有上來,水生急忙沉下去把她抱上了岸,大頭朝下,給她控水。山杏渾身是水,身子很滑,當他想把她的身子顛倒過來的時候,手裡一滑,山杏險些掉到地上,水生急忙用手抓,結果把她的褲衩給拉了下來。

山杏那粉白的大屁股和毛哄哄的陰部都從褲衩裡露了出來,水生看到她的這些部位,立刻心跳過速,手腳都顫抖了。她急忙把她平放的草地上,然後就趴到了她的身上,用胸部和腹部上下的擠壓她的身體,又嘴對著嘴的往出吸水。

這是農村人搶救落水者的絕技,水生用腹部和胸部不停的上下撞擊山杏的胸部和腹部,相當於人工呼吸。他的嘴也是很有力氣的,能把別人肚子裡的水給吸出來,其實這種急救應該是有兩個人來完成,一個人按胸,一個人吸嘴。

但是現在就他一個人,只好使用絕活了。他已經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胸部緊緊的壓著山杏的乳房,他的腹部也緊緊擠壓著山杏的小腹,他的雞巴已經頂在了她的兩腿間的黑毛上,他已經把山杏的舌頭也吸到了自己的嘴裡。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是目的不純的,是一箭雙鵰的,是一舉兩得的,一半是救山杏,一半是在滿足自己的慾望,他真想趁著山杏昏迷的時候強姦她,狠狠的操她一下子,可良心和理智告訴他救人要緊,這是北方農民淳樸善良的天性。

他趴在她的肉體上不停的動作著,他的嘴在山杏的嘴上吸吮著……這時候山杏突然睜開了美麗的杏核眼睛,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脖子,貼著他的耳朵說:我會游泳!

水生一下子全都明白了,他突然緊緊的抱住了她,瘋狂的吻著她,到處撫摸著,摸她的乳房,摸她的屁股,摸她的小腹,摸她的陰部,他們兩個緊緊的摟抱在一起,不停的在草地上翻滾著。

山杏用手抓住了水生的大雞巴,水生也把手指伸進了山杏的陰道裡,他感覺山杏的陰道裡熱乎乎的,濕漉漉的,滑溜溜的,他知道此時此刻,山杏的身子已經屬於他了。

什麼也不用說了,什麼不用講了,自從看到對方的那天起,彼此就喜歡上她了,多次的接觸,多次的感知,多次的暗送秋波,多次的互相提醒,不都是為了這個幸福的瞬間嗎?他們幾乎是同時脫光了自己,山杏分開兩腿,仰臥在草地上,兩個奶子不停的起伏著,那美麗的杏核眼睛深情的望著水生那健康的體魄。

水生盯著山杏倆腿間的陰毛,盯著陰毛中間的陰唇,她的陰阜很豐滿,亮晶晶的,那陰唇是黑紅色的,像一個緊閉著的小嘴,水生突然發現山杏用兩隻手把自己的陰唇分開了,露出了裡邊粉紅色的嫩肉,那粉紅的嫩柔上還有些褶皺。

那粉紅色的帶著褶皺的小肉洞裡已經是水汪汪的了。水生俯下身子把雞巴對準了杏花的陰部,他毫不費力的「嗖」的一聲插了進去,而且是插到了底,然後他就緊緊的把全身壓倒了山杏的身上。

山杏「啊喲」一聲屁股一挺,兩眼一閉,緊緊的摟住了他。水生緊緊的摟著這個嚮往已久了的美麗女人的肉體,感覺她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都是性感的,都是堅實的,都是富有彈性的,都是光滑的,兩個光溜溜的身子緊貼在了一起,沒有一點縫隙,這幸福的感覺像電流一下子就通遍了他的全身,他幾乎是來不及抽動就發洩了。而且洩了很多,洩了很久。

他感覺自己的雞巴又酸又麻。他感覺山杏的陰部在一次一次的收縮,緊緊的箍著他的雞巴,他的雞巴也像山炮一樣,每射出一發炮彈,就往後坐一次。

雖然山杏沒有達到高潮,但是能讓這個身材健美容貌英俊的小伙子操上一回,她已經感覺是很幸福很滿足的了。

水生望著身下這個美麗豐滿的赤裸的女人,他感覺自己是在做夢,他簡直不相信這是現實,他懷疑自己是在夢幻中。

為了證實這一切都是真的,水生開始用舌頭在她的全身上下不停的舔著,舔她的乳房,舔她的脖子,舔她的肚皮,舔她的大腿,當他的鼻子經過她的陰部時,聞到了一股腥、臊、臭的味道,這味道強力的刺激著他的神經,他分開山杏的兩腿,就在她的陰部瘋狂的舔了起來,還把舌頭伸了進去。

山杏的小逼裡在往外流水,當然那流出的還有方才水生射進去的精液,那是黏糊糊臭烘烘的,還有點尿臊味。水生一邊舔,一邊都把那些東西吞嚥了下去。

山杏被他給舔的得屁股一個勁的往起挺,身子不停的扭動,她抱住水生的腦袋使勁往自己的陰部上貼,感覺水生的小胡茬把自己陰部扎得癢癢的,而且越來越癢,她真希望水生的雞巴是一個帶刺的黃瓜。

她嘴裡啊啊的叫喊著,「水生哥哥我不行了,你快快插我快操我啊,你怎麼操都行,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把一切都給你了。」

水生的雞巴早就暴漲了,他跪起身子,在山杏的兩腿之間,他捏著自己的大雞巴,他照著山杏的小肉穴狠狠的插了進去,他俯在山杏的身上,開始猛烈的抽插,用盡了平生的力氣,而且是越來越猛,越來越快,山杏瘋狂的蠕動著,不停的叫喊著:「水生哥哥,你操我呀,快操哇,啊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要尿尿,我要尿尿,我尿了,我尿了,我洩了,我洩了,我來了來了,啊,啊我要死了。」

水生也大聲喊叫著衝擊著,卻怎麼也壓不住她那瘋狂上挺的身子,他沒想到女人陰部往上挺的力氣會這麼大,她像是瘋了。他們喊叫著,達到了人生幸福的定點。二人抽搐了一會,再也不動了,感覺就像兩個被宰殺了的豬羊,瘋狂的掙扎了一會,最後死去了。

他們兩個並排躺在草地上,仰望著天空,喘息著,感覺非常幸福,非常刺激,非常舒服,回味無窮。草原這樣寬廣,四周卻空無一人,只有他們兩個赤裸的身體,他們互相望了一眼,又緊緊的摟在了一起。

水生的雞巴很快又硬了。山杏說,我們兩個到屋裡好好的幹一次吧。水生說:行!兩個人翻身爬起來,光著身子,手拉著手就往高處的屋子裡跑,他們都知道,在這樣荒無人煙的曠野裡,是不用穿衣服的,他們感覺自己像是兩個原始人,像黃河的縴夫,像湘西的水手。

山杏發現水生在奔跑時,那個雞巴還是很硬的,他每跑一步,那雞巴就上下擺動一次,水生也發現山杏的兩個奶子特別的大,每跑動一步,那乳房就上下顫動一次,她不停的跑,那乳房就不停的顫動。

水生忍不住了,就伸手去摸山杏的乳房,山杏也忍不住了。就去抓水生的雞巴,兩個人一邊跑一邊互相摸,結果一起摔倒在了草地上。山杏是趴在了下邊,水生就趴在了她的後背上,用雞巴頂在了她的屁股上。

山杏回頭望望他,本能的把屁股往起翹了翹,水生嗖的一下就把雞巴插了進來,杏花啊的一聲把屁股用力往上厥,水生摟著她的屁股開始猛烈的抽插,杏花一邊配合著他,不停的往起厥屁股,一邊輕聲的呻吟起來。

水生更興奮了,用力的幹著他,山杏的聲音逐漸加大了。水生說:要是難受你就大聲喊吧,反正這裡也沒有別人。山杏真的就大聲喊叫起來:「啊,啊,水生,你的大雞巴好硬啊,好凶啊,你就用力的操吧,我高興,我好受,我非常的舒服……」

她喊叫著,屁股一個勁的往水生的懷裡拱,水生也越來越瘋狂了,用力的幹著她的屁股,發出了啪啪的響聲。那響聲似乎是在天地間迴盪,那響聲讓他們兩個人更加興奮,兩個人都瘋狂起來,兩個人都叫喊起來。水生最後拼盡全力衝擊了一次,大吼一聲,精液怒射了。

山杏感覺有一股滾燙的熱流湧進了她的肚子裡,這熱流把她的全身給融化了。

她感覺自己不復存在了,感覺自己是消融在了天地間。水生渾身是汗,杏花也渾身是汗,她那乳溝裡就像一條小溪,兩個人癱軟的倒在了一起,都不停的喘息著,不停的呻吟著,不約而同的說出了一句話:「哎呀我的媽呀,太好受了,太舒服了,這一種什麼滋味啊。」

是啊,他們心裡也都在想,自己兩口子操逼咋就沒有這種特殊的感覺呢?杏花不好意思的把頭拱到了他的懷裡,他緊緊的抱住了她。

藍天上雲在飄,大地上風在走,碧綠的青草地上,兩堆白白的肉體交織在了一起。

藍天上雲在飄,大地上風在走,碧綠的青草地上,武勝和淑賢跟著羊群,沒有目標的走著,他們過了一個坡,又過了一個坎,來到了一個窪地,四周被高崗遮擋了。羊群大概是吃飽了,速度也緩慢了,幾乎是停了下來,他們兩個也坐下來休息。

開始他們兩個人距離很遠,武勝說,來吧,也沒有別人,我們就挨著坐吧,我很想和你嘮嘮嗑。淑賢也很大方的坐在了他的身邊。

俗話說:蔫吧人,鬼道心。武勝的第一句話就說到了淑賢的心裡,他說:你知道水生和山杏的關係嗎?

淑賢低頭細聲地說:我聽說過,我今天主動和你出來,也就是想和你說說他們的事情。

武勝說:雖然我們沒有抓住,但是村子裡已經是一哄聲的了,都說他們兩個跑破鞋。

淑賢沉默了一會說:人活著就是這麼回事兒,跑破鞋的事情從古到今,誰也擋不住。也許跑破鞋就比兩口子幹事舒服唄。

她的話讓武勝感到吃驚,他扭過頭來看著淑賢。

淑賢望了望他,又說:水生已經好長時間不和我幹那種事情了。我就知道他在想杏花。

武勝也急忙說:我老婆也是,總不讓我上身,我想她也是討厭我了。

淑賢說:人,就是那麼回事,開始都很新鮮,長了就沒有意思了,水生不想幹我,我也不想讓他幹呢,有機會咱們也換換口味。

武勝聽了淑賢的這句話,突然心跳起來,他知道淑賢是在提醒自己,可就是渾身緊張成了一團,怎麼也不敢動手。

淑賢突然說:我想尿尿。

武勝突然壯著膽子說:反正也沒有別人,你就地尿好了。

淑賢真的就脫下褲子,蹲在武勝的身邊就撒尿了。

武勝看著淑賢那白白的大屁股,自己突然渾身發熱了,雞巴也往起鼓了。他再也坐不住了,就站了起來,他想要幹什麼,自己也說不清。

淑賢說:你站起來幹什麼?想看我嗎,就隨便看好了。她把身子換了個方向,面對著武勝繼續撒尿。

武勝望著她的陰部,望著她那濃密的陰毛,望著她那分開的粉紅色的陰唇,望著她的尿水從她陰部的肉洞裡流出,他的雞巴很快的就硬了,他聲音顫抖的說:我也想尿尿。

淑賢說:你就站在我面前尿吧,也讓我看看你,我們正好誰也不虧。

武勝渾身滾燙,手不停的哆嗦,這才解開褲帶把雞巴亮了出來,他感覺自己有好多的尿,可一尿出來卻不是很多,而且由於雞巴是挺起的,硬硬的,他感覺是阻擋了尿液的流淌,他的尿流繼續變小,他的雞巴繼續膨脹。

他的眼睛就沒有離開淑賢的陰部,他很快就尿完了,反覆的抖動著雞巴,可卻不想提上褲子,他的雞巴已經昂首挺立了,因為有一個女人就蹲在他面前,那清晰可見的陰部強烈的刺激著他的神經,他的雞巴已經青筋暴露了,他的大腿已經發麻,感覺有一股熱流在往雞巴上集中,他的馬眼裡已經往外流水了。

他知道自己想幹什麼,可就是不敢動手。

淑賢也尿完了,她也沒有提褲子,她站起身來,那褲子就落到了她的腳脖子上,她就像一個帶著鐐銬的犯人一步一步向武勝走來,他們本來就沒有離開,本來就在身邊,她裸露著下體,走到武勝的身邊,把肚皮就貼在了武勝的雞巴上。

她那細長的眼睛直盯著她,武勝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他自己的馬眼裡已經冒出了白白的東西,淑賢一把抓住了他的雞巴,把它頂在了自己的陰部,她把一隻腿往上抬起,把襠部分開,一下子就把武勝的雞巴插到了自己的小穴裡,然後緊緊夾住了,摟著了武勝的腰。

武勝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她,把自己的身子往下蹲了蹲,調好角度,然後往上一挺,那根雞巴嗖的一下就插到了淑賢的底部,他雙手端著淑賢的屁股竟然把她給抱了起來,轉了一圈,兩個人的嘴也吻到了一起,他的身子哆嗦了一下,精液噴薄而出,射到了淑賢的小穴裡。

他們就這樣一動不動的對面站著,不多久,那白色的東西就順著淑賢的大腿內側流了出來。武勝抱著淑賢拚命的親著她的嘴,摸著她的乳房,摸著她的屁股,那剛剛發射的雞巴馬上又硬了。

兩個人匆忙的脫光了衣服,把它鋪在地上,淑賢很迅速的躺了下去,自然的分開了兩腿,武勝跪在她的兩腿中間,把雞巴伸了進去,然後就趴到了淑賢的身上,那個雞巴一下子插到了底部,淑賢緊緊的摟著他的屁股,又開始搬動他的胯骨。

武勝明白了她的意思,便開始上下運動來回抽插,淑賢的身子來回扭動著,淑賢的乳房不停的在他的胸前摩擦著,武勝拚命的幹著她,他知道自己幹活從來沒有這麼用力,他知道幹自己老婆也從來沒這麼用力。幹別人老婆就是舒服,就是個爽。

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山杏比淑賢好看,可山杏的心在水生那裡,所以當武勝操她的時候,她只是應付,不動真情,一點也不溫柔。現在身下的淑賢卻是非常溫順,細聲細語,柔情似水。

淑賢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一碰到男人的身體,她自己就渾身發軟,連骨頭都軟了。這就讓她身上的男人感覺非常的舒服,所以武勝幹得就更猛了。把淑賢幹的一個勁的叫喊,淑賢越叫喊,武勝就越來勁,最後兩個人同時到達了高潮。兩個人爹一聲媽一聲的叫喊著都說舒服死了。

看來這操逼就和吃飯穿衣服一樣,再好也得經常換換,否則就沒味道沒有新意沒有激情了。

他們兩個人休息了一會,發現羊群走遠了,就抱起衣服,光著身子向羊群跑去,那草原的風輕輕的吹拂著他們赤裸的身體,他們感覺自己是完全的融入到了大自然中,他們很愜意,他們很幸福,他們也很激動,彷彿在嘗試一種從沒體驗過的原始生活。

他們光著身子在草地上奔跑,他們光著身子在羊群裡穿梭。淑賢感覺那草原的風不斷的從自己的兩腿間掠過,吹拂著自己那濃密的陰毛,那陰毛像野草一樣隨風搖擺,她感覺陰部麻酥酥的,非常好受。

武勝也感覺自己像是換了一個人,他竟然一邊跑一邊唱了起來:

原始社會好,原始社會好原始社會男女光著屁股跑,男的追女的跑,抓住一個就按到,趴在身上使勁兒操,掀起了人性主意操逼高潮,操逼高潮。

當然他發出的聲音是:原四色會好……他唱著唱著雞巴又硬了。他像一頭野獸,衝過去把淑賢仰臉朝他的撲倒了。他抱著淑賢的兩腿,趴在了淑賢的上邊,他的嘴正好緊挨著淑賢的陰部,那逼裡腥臊的味道讓他癡迷,讓他流口水,他一口就把淑賢的陰毛連同陰唇都咬在了嘴裡。

淑賢溫柔的呻吟著,武勝感覺還不過癮,就用舌頭去舔她的陰部,淑賢突然感覺特別的舒服,甚至比挨操還要舒服,就急忙分開了兩腿,由於她此時身子特別的軟,所以她兩腿分的也特別的開,竟然連陰唇一起張開了。

武勝光顧著舔,也沒有注意到她的洞穴會突然分開,他的大舌頭一下就插到了淑賢的小穴裡,淑賢突然失聲喊叫起來:哎喲我的嗎呀,好死了。好死了。快,用力往裡邊舔。

武勝一聽,索性把自己的大舌頭全部伸了進去,把自己的嘴臉緊貼在了淑賢的陰部,他連插,帶舔,帶咬,淑賢此時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溫柔,她的喊叫聲已經是瘋狂了。

武勝也從來沒有看到她如此的瘋狂,他繼續用自己的大舌頭往淑賢的逼裡插,舌頭伸進去後就在裡邊胡亂旋轉,把個溫柔的淑賢舔得像動物一樣嚎叫,她臉色緋紅,渾身冒汗,通身抽搐,臉型都扭曲了。

因為武勝的舌頭比任何男人都要大。

武勝的大雞巴已經暴怒了。他往上爬了爬,一下子就給淑賢插了進去,一陣狂抽狂插,淑賢喊叫著,武勝也喊叫著,兩個人又是同時到達了高潮。

他們很晚才把羊群趕回來,非常擔心水生和山杏會生氣,沒想到歡迎他們的全是幸福的笑臉。水生和杏花已經把飯菜做好了,不但燉了幾條魚,還燙了一壺酒,他們四個喝的非常開心,喝的都有點醉醺醺的了。然後都摟著自己的老婆回到自己的炕上睡覺了。

他們都睡到天亮才睜開眼睛,水生吃驚的發現自己被窩裡摟著的是杏花,武勝也吃驚的發現,自己被窩裡摟著的竟然是淑賢,這是怎麼搞的,誰也說不清楚。

男人都有「晨勃」的習慣,就是說,到了早晨,雞巴特別的硬,即使是自己的老婆,也總要幹一次的,現在發現是別人的老婆在身邊,自然不會放過,武勝說:反正也是這麼回事了,咱們幹完了再說吧,以後不一定有沒有機會了呢,他說著就翻身上馬幹就和淑賢了起來。

另一個屋子裡,水生也是同樣的話,他對山杏說:反正也是如此了,等幹完了再說吧。

杏花微笑著點點頭,迅速的分開了兩腿,水生趴上去就是一陣猛插猛抽,水生和杏花開始喊叫起來。

由於是連脊的房子,又是夏天門窗都開著,淑賢和武勝很快就聽到了隔壁的叫喊聲,他們兩個人很快就明白了,他們兩個人也受到了刺激,也報復似的叫喊了起來,互相比賽,他們互相較勁兒,你們喊的聲音大,我們比你們的聲音還大,你們撞擊的聲音響,我們比你們的聲音還響。

武勝的體力總不如水生,他幹淑賢的聲音總不如水生幹山杏的「呱唧」聲音大,他索性用手拍打淑賢那肥美的大屁股,讓他發出更大的「呱唧呱唧」的聲音,淑賢笑了說:別拍了,把我的屁股給拍疼了。反正也是這麼回事了,我們比不過他們就不和他們比了。我們去看熱鬧。

武勝說:我們穿不穿衣服呢?淑賢說:反正也是這麼回事了,我們光著身子過去。

他們兩個便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他們來到炕沿邊,其實就是站在了水生和山杏的頭上,水生和山杏兩個人還在猛烈的抽插著,叫喊著,他們一同達到了高潮,水生趴在山杏的身上,身子一下一下的抽搐著,嘴裡啊啊的呻吟著,山杏也是不停的喘息著,不停的呻吟著,口裡一個勁的說舒服。

淑賢突然往炕沿上一趴,把屁股一翹,回頭對武勝說,來,咱們也在這裡幹,反正也是這麼回事了。武勝的雞巴早已經又硬了。她抱住淑賢的屁股就插了進去,淑賢故意大聲的叫喊著:啊,啊,好爽啊,好舒服啊,武勝,使勁兒啊,你真行,用力,用力操我,啊,操我,啊,操!你比水生好多了!

水生和杏花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驚呆了。他們也知道這窗戶紙遲早是要捅破的,可沒有想到來的這麼快,更沒有想到武勝和淑賢會向他們挑戰。

水生畢竟是領工員,他怎麼能輸給武勝呢,他對山杏說,你也下地,趴到炕沿上,咱們就和他比比看。

山杏很順從的下地,把腳伸到了鞋子裡,還沒有穿好,就被水生按趴在炕沿上了。她急忙把屁股翹了起來,水生也沒穿鞋,光著腳丫子,抱住山杏的屁股就插了進去,山杏也是故意使勁的啊了一聲,浪叫起來。

四個人,兩對男女,互不相讓,你一下,我一下,比賽開始了。水生和武勝都使足了力氣,把身下才女人幹的嗷嗷直叫,山杏和淑賢都把屁股翹的老高,顯示自己臀部的豐滿,水生用手去摸山杏的奶子,武勝也用手去摸淑賢的奶子,山杏回過頭來把嘴遞給了水生,淑賢也回頭把最伸給了武勝。

他們都親著女人的嘴,幹著女人的屁股,水生必然是當慣了領工員,總喜歡發號司令,他突然大聲喊道,開始交換!於是他把雞巴從山杏的逼裡嗖的一聲拔出來,過去把武勝從淑賢的身上拉了下來,就給淑賢插了進去。

其實淑賢還是喜歡讓自己老公幹的,他發現水生給自己插上了。就高興的一個勁的往起翹屁股,山杏冷冷的對武勝說,你還在那裡傻瞅啥呀,還不來操我,武勝急忙過去把雞巴插到了山杏的逼裡。

山杏當然是喜歡水生,她不願意讓武勝幹自己,所以就在那一動也不動,也不配合,但武勝幹的還很用力,因為他不想輸給水生。水生幹了一會,感覺自己老婆身子太軟,不如山杏的身子硬實,不如山杏屁股有彈性,感覺還是別人老婆好,他又喊了一聲:再交換。便把雞巴從自己老婆的逼裡拔了出來。

武勝很不服氣,就抱著山杏的屁股不放,繼續用力的幹著,山杏突然從他的身下溜了出來,把屁股遞給了水生,水生抱住山杏的屁股熟練的插了進去。武勝沒有反應過來,繼續幹著,一下子把雞巴插到了炕沿上。

淑賢看氣不公,就趴到了武勝的身下把屁股撅給了他,武勝這才感覺還是幹淑賢對他好,於是他把雞巴插到了淑賢的逼裡又幹了起來。武勝不如水生的身體好,也不如水生的性慾強烈,武勝很快就發射了,可他不出聲,繼續裝作沒完成的樣子,還是一下一下的幹著,淑賢似乎明白他的想法,仍然不停的呻吟著配合著他。

水生大喊一聲,緊緊趴在山杏的屁股上不動了。武勝還在不停的幹著,不停的喊著,水生感覺很奇怪,就伸手往他們兩個人的中間摸了一把,感覺黏糊糊的,發現他們根本就沒插入,武勝的雞巴早就像一個霜打的茄子了。

水生勝利的笑了。武勝不好意思的坐到了炕上,淑賢和山杏也站起身來,都低頭看著自己的陰部,那白白的東西不停的往外流淌。

水生平靜的說:行了不要比賽了,這草原深處就咱們四個人,這是天意,這是緣分,我們想和誰幹就隨便好了,也不要爭風吃醋了。自由和幸福是屬於我們的。

淑賢也說:行啊,反正也是這麼回事兒了,來吧咱們開始做早飯吧。武勝說:用不用穿衣服啊?水生說:沒有必要了。我們四個人現在已經沒有秘密了,就都光著吧,也省衣服了。

他們四個人就光著腚,開始做飯。做好了飯,水生的雞巴又硬了,武勝的雞巴也硬了。武勝說:水生啊,你看我們是先吃飯還是先操逼?水生說:操完了再吃吧,他把山杏按在鍋台邊又幹了起來,水生則把淑賢按到了柴火堆裡像豬狗一樣幹了起來,這原始的,野蠻的性交到讓他們感到刺激,感到興奮。

往城裡送魚的季節到了,他們開始撒網打魚,然後裝車。他們必須按生產隊的規定,把魚送到城裡的水產收購部,然後由生產隊的會計去結算現金。那個時候的錢是到不了個人手裡的,他們自己仍然和村裡的社員一樣掙工分。

說真的,對於他們兩家人來說,錢已經不重要了。他們喜歡的是大自然,他們喜歡的是性生活。喜歡的是無拘無束的日子。他們誰也不想到城裡去,更不想回村子。他們都想永遠離開那文明的世界。

魚車裝滿了,他們還在車上蓋了很多的羊草,防止日曬。

誰趕車往城裡送著第一車魚呢,水生提出和武勝兩人要單雙,誰輸了誰先去,自然是武勝輸給了水生,武勝很不情願的趕著馬車消失在了綠色的遠方。

淑賢突然問道:今天怎麼分工啊,誰去放羊啊?水生說,今天不放了,我們三個人就割些青草扔到羊圈裡,明天再說。

他們三個人誰也沒有穿衣服,只是穿上了鞋子,就都光著屁股到房前屋後割草。兩個女人不停的割,水生就不停的往羊圈裡抱,他發現這兩個女人體型都是不錯的,只是山杏豐滿些,淑賢瘦弱點。

她們割草時都彎著腰,那兩人的乳房就在胸部的下邊不停的晃動著,像兩個油光錚亮的葫蘆。她們兩個人的屁股也很好看,她們彎腰割草時總是要撅著屁股的,她們每一次彎腰,那肥美的小逼就從兩半屁股中間露了出來,那陰毛被大腿經常夾緊,已經成了尖狀。

水生來到兩個女人的身後,笑著把雞巴往山杏的逼上頂了一下,又往淑賢的逼上頂了一下,兩個女人都扔下鐮刀,抱住了他開始撒嬌。他只好說:今天先割這些吧,夠那些羊吃幾天的了。我們回屋去玩吧。

兩個女人在他的身邊一邊一個,他張開兩個胳膊用兩手撫摸著她們的屁股,向屋裡走去,來到屋子裡,水生的雞巴已經是硬的出奇了。他開始摸那兩個女人乳房和屁股,還把手伸進山杏的小逼裡。淑賢說:告訴你,不許偏向,你幹她幾下,就必須幹我幾下。

兩個女人並排躺到了炕上,都把腿分開了。水生知道自己和山杏已經是心有靈犀了,先幹後幹都沒有什麼關係的,於是他就先趴到淑賢身上把雞巴插到了她的逼裡,一共抽插了五十下。

他發現山杏的身子開始蠕動的,她不停的用手摳著自己的小逼,水生急忙從淑賢的逼裡拔出了雞巴,給山杏插上了,也是幹了五十下,然後讓她們兩個都趴在炕沿上把屁股翹起來,還是照樣先給淑賢插了五十下,又給山杏插了五十下。

淑賢的陰道裡是柔軟的,山杏的陰穴裡是很緊很硬的,這軟硬一交換,讓他感到了無窮的樂趣。最後往誰的逼裡射呢?水生猶豫了一下說:你們兩個誰敢用嘴含我的雞巴,我最後就往誰的逼裡發射。

他這個荒唐的要求,讓文靜的淑賢猶豫不決了。她最怕噁心。

山杏不管三七二十一,撲過去就把水生的雞巴放進了自己的嘴裡,幾下就把水生的雞巴給吸吮的暴漲了,然後她就坐在了炕沿上,分開兩腿,亮出陰戶,瞪眼看著水生。

水生站在地上,把身子貼近炕沿,把雞巴嗖的一聲插到了山杏的逼裡,山杏緊緊的摟著他的脖子,他緊緊摟著山杏的屁股,一陣狂風暴雨,他發射了。兩個人死死的抱在一起,身子不停的抽動,拚命的往一起靠,那雞巴已經是插到底了,還死命的往裡插呢,那是不能自控的衝擊呀。

淑賢後悔了。她知道那一刻是非常幸福的。

該輪到水生往城裡送魚了,淑賢向武勝講述了遊戲的規則,武勝自然照章辦事了。可山杏卻說:你們兩個人隨便幹,我就在一邊看熱鬧就行了。於是武勝瘋狂的撲向了淑賢,淑賢早已經把腿分開,而且還用手扒開了自己那肥大的陰唇,她的陰唇有些發黑,可扒開以後裡邊全是分紅的,而且往外流淌著浪水,武勝端起洋槍嗖的一聲直搗黃龍,淑賢啊的一聲,摟住了他,開始不停的蠕動身子。

他們幹了一會,武勝讓淑賢跪在炕上把屁股翹起來,他跪在淑賢的屁股後邊,對準了那個洞口就把雞巴伸了進去,淑賢用力的往他的懷裡坐,他用力的往前挺,他非常希望身邊的山杏能夠吃醋,可山杏突然下地站到武勝的背後,開始用力推他的屁股,還笑嘻嘻的喊著:使勁兒操,別害臊。使勁操,別害臊。

她這一推,武勝的雞巴插的更深了。

但山杏不完全是幫忙,她還用手掐武勝的屁股,屬於搗亂,武勝就喊叫讓山杏助手,山杏一邊嬉笑著一邊照樣搗亂。武勝突然跳到地下,抱住了山杏,山杏掙扎著,想逃走,武勝緊緊摟住她不放。

他把山杏推到炕沿邊,讓山杏的屁股靠在炕沿上,山杏感覺很不舒服,急忙把兩隻胳膊往後伸,支撐在了炕上,武勝就面對面的給山杏插上了。他的力氣很大,把山杏壓得往後一仰就躺在了炕邊上。

武勝急忙趴到了她的身上,繼續往裡插,山杏只好把兩腿盤在他的腰上,武勝不停的幹著她,山杏的身子在上下竄動,乳房不停的晃動。臉上卻沒有表情,淑賢被刺激的不停的用手摳自己的小逼。

武勝看到了她,只好離開了山杏的身子,把淑賢按到了炕上,又給她插了進去,淑賢在下邊,武勝就趴在她身上,山杏突然騎到了武勝後背上,那濃密的陰毛把武勝的背後皮膚刺的很癢,山杏的逼裡在往外流水,把武勝的後背弄的濕漉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