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網友發生的2個故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17
(故事一)

那天我跟心儀已久的護士女網有約在一家知名超商門口見面。等了許久沒見到人,心裡正想放棄時。

忽然見到超商裡正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的女郎,長髮垂直到腰部,穿著白圓領毛上衣,下身是淡灰色短裙,真的很短,大約膝上二十公分,整條雪白光潔的大腿幾乎是裸露的,讓人看得心蕩神馳,可能皮膚光滑白膩的關係,裸露的大腿上沒有穿絲襪,而小腿則套著長筒黑靴,顯得辛辣中透著十足的女人味。

說到長像,嗯!單眼皮,可不是普通的單眼皮,而是在一雙又細又長,眼睛如水靈流轉之上的單眼皮,這就是人家說的丹鳳眼吧!眼神嬌巧中透著妖媚,鼻子鋌而秀氣,唇有點像梅艷芳,但唇弧比梅艷芳的唇更性感,配上標準的瓜子臉,臉上的皮膚白裡透紅,讓人看了想咬一口。

老天爺!我有點後悔站在超商門口,因為這麼美的美女(真的比許多電視演員都美),如果看得到吃不著,寧可不看。剎時我好像已經忘記我是來等VIVI的,正驚訝剛才這麼美的女郎走入超商時我難道眼睛沾了牛屎,怎麼會沒看見?這嬌媚的女郎對我一笑。

我恍然大悟:你是VIVI?

她說:嗯!有沒有失望?

我搖頭說:哦…失望還不如說讓我驚訝……說這話時,我完全明白她見的第一位網友為什麼想上她了,以她的條件,想跟她上床的男人只怕一列火車都裝不完。

她說:有什麼好驚訝的?是不是認為網上都是恐龍?

我說:就算不全是恐龍,像你這種條件的只怕是稀有動物……她說:你別太誇我,現在美女多是……從這句話,就明白她對自己的自信了。

我說:你的條件,在醫院中一定有不少病人騷擾你吧?

她說:病人還好,有的心裡想,可是不敢,討厭的是醫生,像蒼蠅一樣,趕又趕不走,避又避不了……我們邊說邊走,信步來到不遠的咖啡館坐下,坐下點完飲料,我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相反的,她大膽的打量我,我被她那雙迷人的丹鳳眼盯得混身不自在。

她忍不住微微一笑:你一直沒問我一句話!

我說:什麼話?

她說:我對你滿意不滿意……我說:對喔!那你對我…滿意嗎?

她挑一下嘴角,逗弄著說:還可以,否則我就在超商裡等你離開才出來!

我暗罵自己剛才怎麼笨到不進超商瞧瞧,只知道像呆鳥一樣站在超商外,活該被她消遺。

不過她這句話總算把我的信心重拾回來不少,心情能比較放鬆的與她聊天。

言談間,她說她跟醫院簽了半年的特別護士約,等這半年做完就不想做了。

我問她還有多久?她說還剩三個月,接著又提到她有一位男朋友,我心涼了半截,不知道誰說過,女人如果主動在你面前提到男朋友,就表是她對你沒興趣!可是她又說男朋友在當兵,比她小一歲,有時覺得他太不成熟。

幾句話又燃起了我的希望,精神為之一振,這時發現由透明玻璃桌面看下去,她的美腿一覽無遺,尤其她左腿交叉放在右腿上,使人忍不住順著修長雪的的大腿弧度往腿根瞄過去,那迷人的三角地帶若隱若現,讓我心跳加快,褲襠裡的陽具又按耐不住了。

她看到我的表情,我想她也能看穿我的心事。

她說:你們男人就是想那個……果然看穿了我的心事。

我說:現在才早上十點多,我不敢想啦……她瞟我一眼:是嗎?如果我現在說,走!我們上床去,你會不同意嗎?

沒想到她來這一招,我再假道學也裝不下去了。

我說:哦這…你講真的還假的?

她說:半真半假,你自己想嘍……她說著,將右腿上的左腿放下來,又把右腿放到左腿上,這交叉一放間,我瞄到了她裙內緊窄的小內褲,竟然是紅色的透明的,隱約中還有一團黑濛濛的在內褲裡,她的陰毛一定很多。

他媽的!這小妮子,真會勾人,她說她是處女座的,很保守,我瞧是外表保守,內裡悶騷吧!她醫院裡的醫生肯定每天打手槍。

我看她又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瞧,我再不回答有損我的男子漢氣概了。

我說:只要你敢,我沒什麼不敢的!

她說:誰怕誰是不是?

我又僵了:我……她說:你說實話,你有沒有跟網友上過床?

就算已經上過好幾個女網友(其中還有處女呢!),當此之時,只有傻瓜才會說實話。

我說:沒有!我不敢一夜情的,我怕得病……她說:這麼說,你很乾淨嘍?

我說:當然!

她又不語,再度以她迷人的丹鳳眼打量我,我無趣的東看西看,間或視線掃過她那修長迷人的大腿,看到她架在左腿上的右腿,長筒黑靴一晃一晃的,好像催眠的鐘擺,讓我頭暈目眩。

如果陽具有三公尺長的話,就可以悄悄的由桌上伸到她裙擺裡,再悄悄的鑽入她的紅色小內褲,不!如果夠硬,就能戳破她的紅色小內褲,直接杵到她大腿根部的迷人洞裡去了。

我正胡思亂想間,她已經起身了,我一下著了慌,怕她就此一走,相見無期,忙站起來。

我說:要走了?

她說:你又不說話,我們耗在這裡幹什麼?

我說:我我…我去結帳!

我付帳的時候,她已經先走到門外,我擔心等我出門已經不見芳蹤,連夠搭一次捷運剩下的二十元都忍痛不要了,快步的走出咖啡館大門口,左右張望,只見到她的背影在人行道上緩緩的走著,這是我頭一回看到她的背影,及腰的長髮(在此之前,我沒認識過頭髮這麼長的女人,最多只到肩膀以下十幾公分),穿著長筒黑靴的修長的美腿,由背後看過去,才知道她的身材有多美,對了!剛才一起走的時候,她胸部好像也很挺,大概胸圍也很可觀吧!

我邊走邊想,竟沒有超過她去瞎扯,直到她止步回頭,媚眼一轉,我才回過神來。

她說:你在背後看我的身材是不是?

我說:沒有啊!是你走太快了,我趕不上…(簡直胡說八道,她明明走的很慢。)啊!

難道她是在等我?

她淡然一笑:我剛上完大夜,有點睏,想回去休息,要不要到我那兒去坐坐?

奇怪?有點困要回去休息,為什麼還要我去她那兒「坐坐」?

她看我發呆,有點不耐煩。

她說:你不想去不勉強!

我忙說:方便嗎?

她說:跟我住一起的同事是早班,下午三點才回來……我說:方便就好,方便就好!

走入她們稱的護士之家,原來是一間溫馨頗為的套房,兩張大床之外還有書桌電視,電視前面一張雙人小沙發,瞧著挺舒服的。進了門,她說不用脫鞋,聽到「不用脫」三個字,我想大概沒希望了。

她先開了書桌上的燈,再過去把窗簾拉上,順口說著,因為她們經常白天睡覺,所以窗簾都是用雙層不透光的,所以當她拉上窗簾,室內立即一片漆黑,光源只剩書桌上那盞燈,倒蠻有情調的。她順手開了電視,坐上沙發又翹起左腿放在右腿上,對正在咀嚼著「不用脫」三個字含意的我說:坐啊!

坐?就這一張兩人小沙發,怎麼坐?擠兩個侏儒差不多。

我說:噢!坐哪?

我視線轉頭床上,磨磨蹭曾想走到床邊坐下時,她不開口,只把屁股往右挪了一下,意思是要我跟她在小沙發上擠一擠。我戰戰兢兢的坐下,右側的屁股感受到她臀部傳來的溫度,我那根不爭氣的大陽具已經快把褲襠戳破了。

她瞇眼看著電視,好像真的很睏,雪白光潤的大腿放下來,與我的大腿並排貼得更緊了。

我忍不住,假裝不經意的將手放在她大腿上,柔軟中透著彈性,好滑膩,真的是膚如凝脂,沒想到這時她又把右腿抬起來壓在左大腿上,這麼一來,我的寶貝手就像漢堡肉一樣,夾在她兩條迷人的大腿中了。

我呼吸快停止了,幸運的手掌感覺到她兩條大腿傳來的溫熱,唉!如果手掌換成我的大陽具有多好?腦海裡波濤洶湧,被夾在美腿中的手掌卻一動都不敢動,深怕微小的顫抖都會把兩條大腿驚走。

我這時候的表情一定很古怪。

她轉頭看我:你怎麼了?

我故作若無其視:沒啊!你的腿很美……她說:男人想的還不是那個……我說:那個?

她說:怎麼樣把女人哄上床,然後…跟她當連體嬰……我說:哦!連體嬰不是頭連在一起就是背連在一起,有什麼好?

她說:你少裝蒜!你是…你想……我說:想什麼?說啊!

她翹起嘴不服氣:你想讓你的生殖器跟…(很小聲)我的連在一起……我沒想到她這麼直接,她在挑逗我嗎?她像她口中說的,只跟男朋友做過七八次嗎?

她盯著我:是不是?(轉過頭去)哼!

我:……她又轉過頭來瞄著我:你最好說實話,說不定我會肯喲?

碰到這種冰雪聰明,又嬌媚動人的大美女,我只有投降的點點頭,她微微一笑,拿遙控器隨手關了電視,柔軟的上半身緩緩靠在我身上。

一時室內靜了下來,暈黃的桌燈,我聽到我的心跳聲,不對!是她的心跳聲,砰通!砰通!砰通!她好像比我還緊張。

我低頭看我的褲襠上凸起的那一塊,好像火箭已經要升空,罩在上面的掩體再不打開,火箭就要爆炸了。

我被夾在她兩腿中的手掌動了一動,感覺到她大腿根部的肌肉抽動了一下,大腿張開了,我正懊惱深怕把她柔美的大腿驚走,沒想到張開的大腿又迅速合攏,更緊的夾著我的手掌,大腿移動後,我的中指尖剛好輕輕碰在她腿根部微凸的部份,我知道是她的陰戶,我這時豁出去了,中指隔著紅色小內褲不老實的在微凸部份揉著,再輕輕頂到下面微凹處,這時靠在我肩上的她突然粗重的喘氣,口中溫熱的氣息噴在我耳朵上,我的血管快要爆炸了。

中指間感覺濕濕的,她流水了,我中指再輕輕戳一下,沒錯,有點粘膩的水透過內褲滲出來了。我想轉頭看她,卻被她伸手推住我的臉。

她粗重的吐著氣:不要看我!

我看不到她臉,但我知道她這時一定滿臉通紅,我的中指突然大膽起來,撩開了她的內褲,探入濃密的草叢中,哇!好茂盛的草,中間的溪流已經漲潮,要山洪爆發了,我的中指撥弄著柔軟的陰唇,正要探入迷人洞中之時,被她用手按住。

她說:不要用手,不衛生!

不愧是護士,對衛生有一定的概念。

她喘息著說話時,我忍不住吻住了她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舌頭伸入她口中,她的舌頭由第一次接觸的閃躲靦腆到最後的一發不可收拾,與我的舌交纏在一起,我們兩人貪婪的吸著對方口中的津液。

我解開長褲,露出我17。5公分長,雞蛋粗的大陽具,引導她白嫩的手掌握住。

她驚訝:好大!

我挑戰:你怕不怕?

她喘著氣:我除了見過當兵男朋友的東西之外,還沒見過別的男人的……我好奇:這麼說沒得比較了?

她媚眼水盈盈:不過聽朋友說男人的東西越大越舒服!

那個告訴她的朋友我一定要認識認識!這時我已經扯下了她的紅色小內褲,將她抱起來靠坐在沙發上,她的兩條雪白修長猶套著長筒黑靴的美腿已經自動張了開來,之前她說過男友在當兵,她已經五個月沒做過了,而且她第一次是男朋友當兵由訓練中心出來為了勞軍才跟男朋友做的,算來到現在還不到十次,如果她說的是實話,老天爺真是太對得起我了。

當我的大龜頭磨她的陰唇之時,她已經喘得臉紅耳赤,淫液橫流了,我又低頭吻住她的唇,吸住她柔軟溫潤的舌頭,趁她陶醉在津液交流之時,下半身用力一挺,將我的整根大陽具一插到底。

她哀叫一聲:哎喔~輕點!痛……我這時感覺到我的陽具被一圈溫嫩柔滑的肉緊緊的圈住,一插到底的龜頭緊頂在她的花蕊上,她的子宮頸急速的收縮,紮住了我龜頭的溝,我整根陽具好像被她的肉穴緊緊的吸住了,跟我以前插過的處女穴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心裡忍不住大叫著:你沒騙人,果然經驗不多,好緊!

她兩腿抽搐,兩手緊抓著我的肩,只是喘氣。

她滿臉通紅:哦~你輕點……我認定她是悶騷型的,決定讓她以後每天想我幹她的嫩穴,於是挺起陽具,猛插狠插她的肉穴,她開始有點害怕。

她突然叫:不要!我不要了…我只是一時衝動,我沒想到會真的做,你拿出來,我不要了…我不要…你放開我……我不理會她,只是用力的不斷狠插她沒經歷幾次的嫩穴,陽具與她陰道壁強烈的磨擦中,她穴內的水狂洩而出,由於水份過多,小套房內輕晰的聲到噗哧!噗哧陽具抽插陰道的聲音。

她眼睛含淚,開始昏亂:你拔出來,我不是真的要跟你做的…求求你拔出來…我不要了……(最後那聲不要叫得好無力)她由強烈的推拒,到無力的呻吟,當我如磨菇般的大龜頭一次次撞擊到她子宮深處的花蕊時,她由痛楚轉為歡愉,突然兩腿像抽筋一樣不停的抖動,穴肉的嫩肉不停蠕動收縮吸吮著我的陽具。

我知道她高潮快來了,大陽具更加強力的衝刺她的嫩穴,突然她兩手緊抱著我的屁股用力向下按,陰戶則猛烈的向上挺,穴內強烈的收縮,好像要夾斷我的陽具,又似乎要把我倆的生殖器融為一體。

我立刻將我粗壯的陽具盡根插到底,感受到大龜頭大完全深入到她的子宮腔粘膜內,龜頭的馬眼緊蜜的頂在她的花蕊上研磨著,剎時一陣滾燙熱流由她的花蕊中狂洩而出,我的大陽具完全浸泡在她熱滾滾又濃稠的陰精中。

她叫著:啊~啊~你你…我受不了了,我頭皮好麻…好麻…啊啊…難道這就是高潮?哦啊……我聽她的叫聲微楞,難道她以往跟她男朋友幹的時候,從來沒有高潮過嗎?

果真如此,我何其幸運,這麼美的女人,她第一次洩出的寶貝元陰竟然被我品嚐享受,這簡直比戳破她處女膜開苞還過癮。

她的臉像突然抹上了一層胭脂般的艷麗,丹鳳眼中出現水澤般的閃光,挺直秀美的鼻尖泛汗,鼻翼扇動著,張口吐氣如蘭,持續不斷的高潮使得她纏在我腰間的兩條修長柔滑的美腿不停的顫抖著,抽搐著,下體恥骨與我的恥骨頂得緊密紮實,緊夾著我大陽具的陰道還在強烈收縮著,子宮頸咬著我龜頭的溝,吸吮著,圓潤的花蕊與我的龜頭撕磨著,美得我全身舒暢,汗毛孔全張了開來,插了這麼多女人,從來沒遇到過如此美穴,太棒了!

她叫著:又來了,又來了…抱我,抱我……啊……我抱緊她的微翹有彈性的美臀,將我們的結合的生殖器抵到最緊,同時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又壓在我屁股上,強烈的生理反應使她凸起的陰戶不停的頂著我把插到盡根的陽具根部的恥骨,濃密的陰毛與我相對濃密的陰毛猛烈的磨擦,使我的恥骨隱隱生疼。

她這時已經完全的投入,自己掀開了圓領衫,扯開胸罩,哇!她的美乳好白,乳房最少有34C以上,乳頭還是粉紅肉色的,好像被吸得次數不多,她用手揉著自己的乳房。

我拉開她揉美乳的手,張開嘴含住她的左乳頭,她大聲呻吟一聲,我接著又吸又舔,另一手抓著她的右乳揉搓著。

她突然張口大叫:不要…不要……她的花心像小孩吃奶一樣吸著我的龜頭,一鼓濃精熱流又噴在我的龜頭上,一雙迷死人的美腿緊纏著我的腰,手像八爪魚一樣摟得我喘不過氣來。

她喘著:不要!我不要了…我不要了……口中說著不要,下身還不停的挺動,陰道依舊像餓了三年似的不停的吞食著我的大陽具,我不得不奮起腰身,猛刺她的嫩穴,一股股陰精順著我像唧筒般抽插的陽具根部湧了出來,我堅忍不拔的抽插了約四十分鐘,她像虛脫一樣,高潮一波又一波,連洩了七八次身子,最後她抱緊我,貼著我,咬著我的舌頭說了一句:你太強了喔…好癢…快點!

我說:什麼快點?

她說:我裡面好癢…動快一點…又要來了,又要來了…啊~快…快…用力……我的陽具這時也被她緊蜜的陰道收縮吸吮的受不了了,同時與她有默契似的,抱緊了對方的臀部,讓兩人的生殖器緊蜜接合到真的像連體嬰一樣。

我說:我們一起丟!

說著她的美腿已經像籐蔓一樣,緊緊的絞纏住我的腰身,於是在我們上面四唇緊吻,津液交流,下身像八爪魚一樣糾纏的分不出是誰的肉體,她的子宮頸再度緊緊的咬住我的龜頭溝,花蕊內的陰精狂洩的噴上我的龜頭,同時我滾燙的陽精,也像山洪爆發一樣,射入她的花心深處,與她的陰精溶合。

洩了精之後,我們兩人的身子還是緊緊糾纏著不願意分開,直到她身子不小心滑下了兩人小沙發,兩人滾到地板上,突來的狀況,我們忍不住笑了出來,而兩人的生殖器這時才依依不捨的分了開來。

之後,她帶著我去沖洗,提到她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平常她再好奇,也不可能讓初見面的男人進入她的房間,因為有室友,連她當兵的男朋友都沒有來過,更別說竟然與我在沙發上就……她紅著臉說:沒想到在沙發上就…就讓你幹我……我很驚訝她怎麼會講出「幹」這個字,她害羞的說,是以前上網,看到情色文學上都這麼寫的。在浴室中,我看到她同事的黑色及白色小內褲,都是透明的,我心想,你的室友可能比你還騷!

當我們赤條條回到床上時,看著她美妙的身材,迷人的瓜子臉,細緻白嫩的皮膚,尤其當那水盈盈媚死人的丹鳳眼瞇著瞧我時,我的陽具又舉旗了,於我們倆人又狠狠的大戰了兩回,中飯都無心吃。

由於射過兩次,越戰越持久,在第三次狠幹之時,我還未射精,兩人就在睏倦中四肢交纏著沉沉睡去,直到午三點二十左右,她室友下班回來,開鎖聲驚醒了我們這對生殖器還緊蜜結合在一起的鴛鴦,但是她在室友推開門時,迅速的將棉被蓋在我倆的身上。

她美艷的室友雖然大吃一驚,她不得不對室友聲稱我是她的男朋友,我閉著眼裝睡,隱約間覺得她的室友好像一直盯著鼓鼓的棉被,也許知道我跟她在棉被下的下半身還糾纏在一起。

我還感覺到她由於緊張,陰道子宮腔的軟肉把我盡根插在她陰道內的陽具又吸又夾的,好像當人面偷情一樣,舒暢快美!但後來她室友進入浴室傳來洗澡的水聲,我倆才趕緊又不捨的將緊連在一起的生殖器分開,我在穿衣服時,她性感的柔唇又貼在我耳邊。

她說:以前我跟我男朋友做,每次從來沒有超過十分鐘,我算了一下,從你第一次進入到現在,做了三次,快要四個小時,我們生殖器連在一起的時間,已經超過我跟我男朋友的好幾倍,這真是緣份……聽了她這又甜又膩的話,我才穿上的褲子真想脫下來再大戰一場,把我第三次未射的陽精全射到她的花心裡去,她真是天生尤物。

當然,這種美女吃了還想再吃,她成了我最親蜜的炮友之一,當她辭掉了特別護士的工作,轉而跟朋友投資去做化妝品專櫃時,我跟她還是每週最少五炮,有時興致來時,一天五炮也是有的,她最喜歡的是打完第一炮,開第二炮時我不射精,用側交的姿勢將陽具與她的陰道緊蜜的插在一起,兩人四腿交纏,一覺睡到天亮,等醒來之時,兩人緊連在一起的生殖器再繼續大戰,這種關係一直持續到她出國到歐洲去學化妝品藝術,但兩個月後她又要回來了,到時……而她的男友早被她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唉!當兵的人每天不都是戴著綠帽子嗎?

(故事二)

雪兒與他的第一次「見面」是在床上。

沒錯,或許這樣的熟識方式有點奇怪,然而在網路上卻是經常發生的事。

認識他不能算是偶然,應該是雪兒自己尋尋覓覓的結果吧!

深夜的晚上,雪兒帶著好奇心連上了奇摩的聊天室,她特別挑選了一個主題為「等愛的人」的成人話題聊天室,雖然雪兒上網的時間不算短,可是這是她第一次接觸網路上所謂的性愛聊天室,她只是好奇,在這裡的人會聊些什麼樣的話題呢?

進了聊天室,因為還不大熟悉使用方式,所以雪兒靜靜的待在一旁看別人聊天,不過雪兒有點失望,這哪算是限制級的話題,跟一般聊天打屁沒什麼兩樣嘛!

所以她依舊沉默的看著螢幕上一行行打屁的字眼。

正當雪兒無聊的想離開時,她收到了他的悄悄話。

「等愛嗎?」雪兒再次看了聊天室的主題,是的,她是想等一份愛,可是是哪一種愛呢?雪兒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她淡淡的回到:「是啊!」「能告訴我你想等什麼樣的愛呢?」「不知道!」「不知道?呵那怎麼會確定自己在等愛呢?」「我想等一種愛,一種心靈契合的愛,可是我無法用文字形。」「你想在這裡找到這種愛?」「你認為可能嗎?」雪兒非常的清楚,在這種地方哪有可能找到這種愛呢?

「別傻了!在這裡找不到這種愛的。這裡是有性沒有愛的地方。」「我知道,所以這個聊天室的主題很好笑,不是嗎?」「不!每個人對愛的定義不同,或許主持人認為的愛不是真正的愛,他等的愛不過是性的另一種代名詞。」「或許吧!」「要網交嗎?」雪兒看到螢幕上這句這麼白的字眼,她不是沒有實際的經驗,不過的確沒有網交的經驗,雪兒心裡躍躍欲試。

「我不會哩!你要教我嗎?」「好啊!我帶你。先告訴我你穿什麼樣的衣服,有穿內衣嗎?內褲是什麼顏色呢?」雪兒覺得有點臉紅,就算真的做愛,也都是做多於說,現在要她這樣描述自己的一切,她覺得有點不習慣,可是好奇心會殺死很多東西,包括雪兒的臉紅。反正螢幕後方的人又看不到她,就讓自己放縱一次吧!

「我穿一件睡袍,就很普通的那種,沒穿內衣,內褲是鵝黃色的。」「鵝黃色不錯,我喜歡的顏色,你的三圍呢?」「你也喜歡鵝黃色啊?好難得有人跟我喜歡一樣的顏色。我的三圍36 25 37.」「長髮美女嗎?」「對啊!不過不是美女。」「呵!只要對自己有自信,每個女人都是美女,別被世俗的眼光框住了自己。

」「謝謝你的忠告。」「你的樣子跟我想像的感覺應該差不了多少了,別太拘謹,反正我們誰也不認識誰,或許過了今晚,以後想遇也遇不到了,就讓我們盡情的享受此刻的感覺吧!」「我盡量試試看好嗎?我對自己沒多大的把握!」「沒關係,我對你有信心。對了,你有實際的經驗嗎?」「有啊!」「那這樣我就不擔心了,你只要想像一下實際的情形,然後轉化成文字就行了。懂嗎?」「懂!」「那我們準備開始羅!記得想像力要豐富一點喔!」雪兒開始有點期待,這會是個什麼樣的夜晚呢?和他網交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我輕輕的從背後摟著你的腰,嘴唇在你的脖子上親吻著。」「我的手從你胸部的領口滑進去,來回的撫摸著豐滿的乳房,指尖停留在乳頭上,輕輕的搓揉著。」「怎樣,有感覺嗎?」「嗯!有種很溫柔的感覺,突然覺得很奇怪,你怎麼會知道我喜歡人家從背後摟著我的感覺呢?」「因為那也是我喜歡的方式,對了,把你想做的動作和呻吟聲打出來,別害羞,這樣我們二人才會有高潮。」「好,我試試。」「那我繼續羅!」「我的右手繼續撫摸著你的乳房,左手解開了你睡袍上的帶子,在你的身上游移著。」「等一下,我忘了問你穿什麼衣服了。」「呵!我只穿條內褲,相信嗎?」「暫且相信吧!」雪兒決定化被動為主動。

「我轉過身貼上了你的胸膛,好溫暖的感覺!雙手搭上你的頸子。」「我順手脫去了你的睡袍,雪白的肌膚映在我眼前,柔軟的胸部激起了我的慾望,我的手在你的臀部來回撫摸著,鵝黃色的內褲更讓我覺得興奮。」「吻上你的唇」「輕輕用舌尖撥開你的唇瓣,舌頭滑進了你的嘴裡,輕輕的挑動你的舌頭。」「我的手從你的背後慢慢往下滑,撫摸著你的每一寸肌膚。」「褪下你的鵝黃色內褲」「我也將手移到你的腰際,褪下你的內褲」「我慢慢的把你放在床上,你的身材一覽無疑,迅速的將自己撫趴在你身邊,吻上你的耳朵,輕輕的咬著。」「嗯…」「沿著你的脖子慢慢吻了下來,含住你的乳頭,舌尖輕輕的挑逗著」「嗯我的手撫摸著你在我胸前的臉頰,閉上眼享受這種感覺。」「沿著你的曲線慢慢吻了下來,在你的腹部時停住了」「為什麼要停住呢?」雪兒不解。

「要我繼續嗎?」「當然」「呵!你這個誘人的小妖精」「我的唇來到你的私處,先用手輕輕的試探著」「嗯…」「撥開覆蓋著的陰毛,輕輕的挑逗著陰核喜歡嗎?」「嗯喜歡!」「發現了你的愉悅,我用舌頭舔上你的陰核,再撥開陰唇,來來回回的舔著每一寸敏感地帶。」「我輕輕的移動自己的身體,好讓手能摸得到你的弟弟,先輕輕的握住陰莖,我的手指撫摸著你的龜頭,發現它敏感的動了一下」「我繼續的輕吻著你濕潤的私處」「我的手來來回回的抽送著你的弟弟」「我轉過自己的身體,讓我們變成69的姿態。」「輕輕的含住你的弟弟,舌頭在龜頭上不停的舔著,握著陰莖的手繼續不斷的抽送著,我把你的弟弟從嘴巴裡拿出來,舌尖沿著包皮和龜頭交接的溝道舔過,敏感的陰莖不自主的動了幾下」「呵我快受不了了哩可以插進去嗎?」「反正是幻想,來吧!」雪兒覺得透過螢幕反正彼此看不到,也無須太做作,只要閉上眼睛好好享受就是了。

「我趴到你的身上,用龜頭輕輕的搓揉著你的私處」「嗯我的身體配合著你輕輕的晃動著。」「我用手探了探你陰道的入口,將弟弟放到入口處,用力挺進」「啊…我的手環抱著你的頭,雙腳不自主的曲了上來。」「配合著你的動作,我更深入的插了進去,來來回回的抽送著。」「嗯…」「速度慢慢的加快,覺得快射出的時候又放慢了速度,然後再調整自己的角度再用力的抽送著」「我配合你的抽送輕輕的扭動自己的腰」「加快抽送的速度要射了啊……」「我輕撫著趴在身上的你的背,輕輕的吻上你的臉頰」雪兒想,這樣應該算是結束了吧!

「好久沒這種感覺了,真像這個聊天室的主題『等愛的人』,或許你會是我要等的愛。」「別忘了你剛跟我說過的話,這裡有性沒有愛。」雪兒輕描淡寫的帶過,她不想讓他知道他們正有著相同的感覺。

「也許吧!我以為你跟我會有相同的感覺,因為我們是這麼契合,要找到這樣的性伴侶並不容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還能再遇見你嗎?誘人的小妖精」「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可是我不能確定是不是最後一次,我無法給你答案哩。」「可是我想再遇見你。」「有緣的話,我想我們會再碰到的。」「嗯!別忘了,每天的這個時候,我會在這裡等你。」「呵好沉重的邀約啊!」「別這麼想,我只想等你。」「再說吧…」雪兒不等他的回話,毅然的離開聊天室,因為她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他。

他說的沒錯,他們之間的感覺很契合,一點也不像是第一次網交,雪兒輕輕的笑了笑,她會再來找他的,一定會。

雪兒雖然還想與他聊天,可是她懂得欲擒故縱的道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雪兒在聊天室清單裡看到他特別為雪兒開的聊天室,可是雪兒終究沒有進到聊天室裡與他打招呼。

雪兒笑笑,這男人好執著,只是這種執著或許只是一種假相吧!因為他們誰也不認識誰。

一個失眠的深夜,雪兒終於進到了他為她開啟的聊天室裡。

「好久不見,我好想你…」「想我什麼呢?我們根本算不上認識。」「想你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想與你纏綿的溫柔與奔放,想想要你」「呵!幻想與實際總是有出入的,想的太多也許你的失望會愈大。」「不,我相信我的直覺。」「怎麼,今天還想要嗎?」「我是想要,可是我不要對著冰冷的螢幕一邊打字挑逗你、一邊還得自己DIY.

」「套句廣告詞那你想怎樣?」「我要你,要真真實實的你」「一夜情?男人的虛榮心嗎?」「不,我們之間不會只是一夜情,還有二夜、三夜,甚至更多」「好不切實際,我們不過才網交過一次,你對我這麼有興趣嗎?或是該說,你對我的身體這麼有興趣嗎?」「我知道這很不尋常,但是我就是想要你,不是生理衝動的性行為,而是我希望能包含有感情的做愛。」「那有什麼差別?對於一個你完全陌生的女人,在性交時充分融入自己的情感,射精之後還不是回歸到原點,我們終究只是陌生人。」「那又如何呢?只要能在我們結合的時候有深刻的感覺,對現在的我來說就足夠了。」「那我就賭這一次吧!我去找你,方便嗎?」他給了雪兒他的住址和電話,雪兒順手抄了下來。這住址離雪兒家很近,不過為了不讓他知道,雪兒硬是告訴他一個小時候到。說完就匆匆離開聊天室了。

離開聊天室並不代表離線,雪兒還是坐在螢幕旁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當然,她換了聊天的代號,而且還是重新註冊的代號,因為雪兒不笨,如果她改了原來的代號,他會知道哪一個是她,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雪兒想了個變通的方式。

改了聊天代號的雪兒來到他的聊天室,此刻的雪兒是放浪不羈的,她擺脫了自己原來的感覺,給了他一句挑逗的話語,雪兒想試探他。

「我的手正滑向你的腹部,緊握著你堅挺的陽具你想要我嗎?」「你要網交?電交?還是一夜情?」「帥勁挺拔的你能給我哪一種呢?」「我都給的起,只要你想要的話。」「那我們來網交吧,如果感覺不錯,或許可以考慮一夜情。」這一次,雪兒一點幻想力也沒有,她冷冷的看著螢幕上他打出來所有極盡挑逗的字眼,雪兒想笑,男人的話根本信不得,尤其在這虛擬的網路性愛裡。

儘管如此,雪兒還是決定去找他,她是女人,她有自己的需要,與其隨便找一個會自吹自擂的人,還不如找一個也許能讓她滿足的人。反正過了今晚,他們還是各走各的路,誰也不認識誰。

結束了和他的第二次網交,雪兒放下自己的長髮,穿著一件鵝黃色的洋裝,未施脂粉的步向他家。

輕輕的按下門鈴,門一開,在雪兒還來不及仔細看他時,他的唇已經覆蓋上她的唇,反手帶上門之後,他的手正解開雪兒胸前的鈕扣,舌尖輕輕的撥開她的唇,用力的吸允著她的舌。

同時,雪兒的洋裝也滑落在腳邊,鵝黃色的內衣和內褲映著雪兒白晰的肌膚,他停下來看著雪兒。

「鵝黃色很適合你」不等雪兒有任何反應,他已經抱起雪兒往臥室走去。

一碰到床,雪兒知道自己不能再被動了,偶爾她也該主動才對。這時她才發覺,他除了穿件短褲外,什麼都沒穿。

雪兒心想,原來他早有預謀。這種男人的話該信幾分呢?

不多思索,他已經解去了她的內衣,露出雪白的胸部,他的手輕輕的搓揉著乳頭,而唇正親吻著雪兒的耳際。

雪兒覺得一陣暖流從心底升起,乳頭也堅挺了起來,他移動著自己的身體,將頭埋在雪兒的雙峰之中,用他的唇親吻著她的肌膚,用他的舌頭挑逗著雪兒的乳頭。

而他的手正慢慢的往下滑動著,他並不急著脫去雪兒的最後一件衣服,只是隔著褲子略為加重了力道,撫摸著她最敏感的私處。此刻的雪兒也隔著褲子,用力的在他的陽具上搓揉著。

雪兒的內褲濕透了,他才輕輕的扯下雪兒的最後防備,她全裸的樣子吸引住他的目光,停下了所有的動作,他注視著雪兒,雪兒迎上了他的目光,只是二人什麼話都沒說。幾秒鐘的時間,他也脫去了自己穿著的唯一一件褲子,二個人就這樣袒誠相見。

雪兒不是第一次看男人全裸的樣子,只是還是會不自主的臉紅,她的臉紅更激起了他的慾望,他整個人貼了上來。他並不急著插入,因為他們還有很多前戲可以做。

他轉了個身,將唇滑向雪兒的私處,不給她任何有反應的時會,直接向她的敏感處攻了過去,雪兒順著他的姿態也含住了他的陽具,互相幫彼此口交。

雪兒突然覺得身體似乎愈來愈沒力氣,強烈的快感從下半身傳了上來,原本含著的陽具滑了出來,雪兒來不及有任何的反應,呻吟聲伴隨著一波波的快感而來,他見雪兒有如此的反應,一反身,將雪兒緊緊的壓在自己的身體底下,用力的將自己的陽具挺了進去,在雪兒呻吟的同時,他來回不停的抽送著,配合著雪兒的呻吟聲,忽快忽慢,後來慢慢加快自己的速度,在雪兒快虛脫的前一刻射了出來。

雪兒虛脫的躺在床上,轉身看了身旁的男人,此刻她才有機會好好看看他。

他,算不上英俊瀟 ,可是卻有一股能吸引人目光的特質。

他感受到雪兒的目光,轉頭和雪兒四目相望,他也發覺到雪兒吸引住他的另一種特質。

「滿意嗎?」他只說了三個字。

「如果單只性交來說,滿意,不過我相信還可以再更好。」「呵!我也這麼覺得,如果我們再多做幾次,相信會愈來愈好的。」雪兒看著這個有自信的男人,心裡不禁在想,網路畢竟是網路,一切都是那麼虛幻、不真實。在她來到之前,他不也正用同樣的手法去挑逗著另一個陌生人嗎!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沖個澡,等等我還想要你…」雪兒環視著四周,很別緻的裝潢,跟他的確很速配,不過,她沒必要留下來等他。

穿好自己的衣服,雪兒頭也不回的帶上門,往自己的家走去。

雪兒知道,他終究只是個過客,感覺再好也沒用,不是交心的朋友,又怎麼可能長久呢?

回到家,梳洗完畢之後,雪兒還是用原來的聊天代號,回到網路上繼續她的性愛之旅,雪兒只是個女人,她只是單純的想要罷了。也許雪兒這麼想,才能在網路上毫無顧忌的玩一夜情吧!

或許有一天,你也會遇到雪兒,一個把性和愛分開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