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姐的瑣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17
在2006年,我終於決定了,要去叫一隻雞。因為自女友和我分手以來,已經過了差不多半年多禁慾的日子,身體對於女人的渴望常常令我很憋著……當然,我不是一個人,還有我的好友軍一起。今年一定要去找個小姐,這是我倆共同商議的結果。

說來好笑,就在初六的時候吧,我和軍在市裡找了間賓館開了雙人間,本來準備那天晚上就叫雞來的。因為我倆都是第一次做這事,以前從來沒做過,所以在打電話之前我倆心裡呯呯直跳,呼吸都不順暢,很像當年要對自己喜歡的女孩告白一樣的心情……

那天我倆經常激烈的思想鬥爭,終於戰勝了以前的自己,決定打賓館的電話叫雞來,並且說好了,軍打電話,我負責開門選(因為要叫兩個來,一人一個)……電話號碼很容易找,床頭的本子上寫著按摩的就是……軍還是膽子大,打電話的時候聲音都不打顫,直接問「按摩嗎?」對方說是,軍接著說「那來兩個人到XX房來」,對方說好。

不一會,就有人敲門。按照約定,由我去開門選貨……我拉開房門,門外站著兩個小姐,我粗略看了一下,樣貌一般,沒什麼感覺,就說「你們進來吧」(當時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可以做得那麼熟練,就跟老嫖客一樣……)然後回頭想問軍覺得這兩個怎麼樣,不行的話再換人……

誰知一回頭,呵呵,軍那小子竟然用被子捂著半邊臉,在床上裝睡。我這下有點不知所措,就叫軍「你起來看一下啊」,軍還是在床上不動……這時氣氛顯得有點尷尬,其中一個較矮的小姐突然話也不說,直接拉開門就走了……真暈……我盡量控制著心跳和呼吸,剩下的那個小姐見狀,就問,「你們還需要服務不?」我反問「你提供些什麼服務?」「就是按摩啊,」那小姐說了幾個按摩的名詞,聽著都蠻正規,就是沒有我們想要的……沒辦法,誰叫我們是第一次叫雞呢,我有點急了,就試探著問「你們有特殊服務嗎?」……

那小姐看著我,我覺得那目光讓我渾身不自在……她笑笑,「你要什麼樣的特殊服務?」……倒,竟然反問起我來了。我想直接開口說「打炮」,又覺得這樣太粗俗,並且也說不出口。乾脆直接問價,心想反正她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也沒必要再裝了。就問「你們怎麼收費?」「160。」「160一個?」「是啊。」「這麼貴?有沒有少啊?」我和軍原來就商量好一定要講價,因為聽說過叫雞也可以講價的。

那小姐搖搖頭,說沒有少。我迫不及待地以價格太貴為由把她趕出了房間。這時軍卻爬起來了,我正想發他火,他卻說這兩個不好看,太醜了所以他才在裝睡……然後提議到三樓直接去挑(這賓館的三樓有個美容美發),軍說那裡面一定有漂亮的。反正今天一定要吃個雞,他說我倆活了二十七年,都還不知道叫雞是什麼滋味,所以這次一定要開個葷……

我想想都覺得頭痛,本來叫小姐到房間裡來都是鼓了好大的勇氣,現在竟然要去小姐窩裡挑……將要做的事和我二十多年來受的環境教育格格不入。但人生總是要有新的嘗試,什麼樣的生活都要試一試,我在心裡這樣鼓勵自己,硬著頭皮和軍往美容美發廳走去。

但是令我們意想不到的是,偌大的美容美發廳裡只剩下三個小姐,其中兩個就是剛剛到房間來的那兩個(後來我和軍總結了一下,應該是我們去的時間太晚,已經是凌晨一點多,小姐可能都被別的客人給叫完了吧)……一個小姐(就是叫到房間來又先走掉的那個)看到我們進來就直躲,把臉栽到另一個小姐身後不給我們看,暈倒,這是為什麼啊(後來和軍討論後,認為也許那小姐認得我?以前的同學??)

沒得挑,軍又說,這賓館太小,我們去B城吧。B城是市裡最大最豪華的賓館,軍說那裡肯定有,而且檔次肯定高……我無語,只覺得好笑,兩個想叫雞的BOY竟然因為是第一次,不知道門路而艱難叢叢,我們打車去了B城,四星級,確實不一樣,很大,還分了三個樓群。我們找啊找,終於看到一塊牌子寫著「按摩由此去」……衝到門口,被服務生攔住「先生,請問您是要按摩嗎?」「是的。」「對不起,現在普通的按摩技師都已經下班了,只有特種按摩。」「什麼價?」「最低的288」呵呵這麼貴,我在心裡想,看看軍的表情,估計也沒做好心理準備。「噢……那……那算了」我們很沒面子地從那逃回了賓館。

在回來的路上,我們為自己打氣,這次至少問到了價格,找到了從哪可以叫雞,也算是邁出了叫雞路上的第一步……

很快便到了元宵節。期間因為經常和朋友們一起耍,開個房間打牌什麼的,休息的時候一般都是三四個人睡一個雙人間,便沒有再叫過小姐。元宵節這天下午也是一樣,和軍還有其他幾個朋友打牌打到天黑,臨近吃飯的時候有兩個被另伙人叫去開餐,吃完飯以後剩下的那幾個也有事,散伙,就剩下我和軍兩個,我倆相對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當我們來到B城時已經快一點了,開了個午夜房,120。中間發生了一個插曲,因為是第一次到B城開房,不知道這裡的路,看到房牌號上寫的是103XX,抬頭又看到不遠處一塊大箭頭,上寫著「三號樓由此去」,便以為是那裡,我倆就往那裡衝了過去。上了電梯,按下到三樓的按鈕,不一會電梯門開了,一看,哇,果然檔次高,連走廊都裝飾的很豪華。我倆剛邁出電梯門,四處打量。電梯門邊有一個服務台,一個穿西裝大腹便便的男人(看姿勢不是老闆就是當官的)和一個服務生正站在那裡。服務生攔住我們,問我們是找房間不。我們說是,他又問是幾號房,我們拿出房卡給他看,哪知他一看,說「對不起,先生,你走錯了,你們是在一號樓,這是三號樓」……倒,原來不是這……

「那是哪裡?」我倆問道,並準備打道回府……這時突然眼前一亮,呵呵,從另側的走道裡竟然出來一個漂亮MM,長長的頭髮,身材很好,前凸後翹……最要命的是她竟然只圍了一個浴巾……就像剛剛洗完澡出來那樣。

看她的方向是要到那個男人那裡去,她應該也聽到了我們的講話,說了句「一號樓不是這,往那邊」……我和軍看了她幾眼後,在心裡嚥著口水離開了……肯定是做雞的,但是沒想到會有這麼漂亮的,果然檔次高就是檔次高……然後我們又想到等下自己就要去叫這麼漂亮的小姐來XXX……心裡的激動和不安是越來越強烈。

軍一直有個想法,就是想把B城的小姐帶出來到外面的賓館睡……因為在B城開房的話比較貴。但我一直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在我看來B城的小姐應該是有著嚴格的管理,決不可能這麼輕易給帶出去,後來發現果然是這樣。

我倆又回頭轉了兩圈,終於找到自己的房間。檔次比三號樓顯然要低許多,但總體來說也不錯了。我和軍進了房,休息了一會,軍還特意到裡面洗了個澡。我說你現在洗什麼,等下小姐來肯定還要洗,他不聽……然後等他洗完,我倆又是好一番商議,決定照舊,他打電話,我來面試。

從床頭櫃上一本厚厚的賓館手冊裡,很快我們就翻到了按摩的號碼。一看有四五個,什麼中式泰式醫藥等等等等……不管了,隨便挑一個打過去。詢問「是按摩不?」接電話的服務生說是啊,請問你要什麼按摩。「你介紹一下撒」……服務生在電話裡詳細介紹了各種按摩,說的很正規,還包括價格什麼的,搞得軍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便問,還有沒有其他的啊?這回服務生聽明白了,說「我們裡沒有,您可以打這個電話……」報了個號碼給軍。

「靠,怎麼這麼麻煩」……又按這個號碼打過去,這回軍沒多的廢話,直接有沒有按摩師上門服務,聽到肯定回答後,要他們找兩個過來,末了還加了句「要漂亮的啊」……然後我倆就靜靜地躺在床上看電視,同時支起耳朵聽門外動靜。每當有腳步聲走近時我的心跳不由自主就開始加快,直到腳步聲從門前走過,我才會在心裡暗呼了一口氣……

等啊等啊,不知不覺竟等了有半個小時……真暈,這是什麼樣的效率……

突然房間電話響了。我接的電話,只聽到電話那頭說「很抱歉,現在們不提供上門服務。」「啊?不會吧??」我聽了脫口而出這麼一句,同時真覺得上天是在捉弄我們倆個,這年頭為什麼連叫個雞都麼難啊……這時電話那頭又說了「你們可以過到洗浴中心這邊來,二號樓,按摩師在這邊為你們提供服務,請問你們是過來還是……」「好的,二號樓是嗎,我們就過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語氣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堅決,立馬間就做了這個決定。

我倆穿好衣服就奔出房門,來到大廳……二號樓是哪裡呢?我倆又呆住了。想去問下服務總台吧,又覺得不妥,這麼晚了總台MM肯定會知道我們是去叫雞,多丟人……會不會上次那?對了,一定是那裡,288就288吧,反正是軍請客!我倆奔著上次過門而不入的地方去了。爬上樓梯,來到門口,又被服務生攔住……「對不起先生,現在這裡已經下班了」。呵呵,難道二號樓不是這?往裡面望望,黑燈瞎火的,果然已經下班……「那二號樓在哪裡?」「你們問二號樓嗎?它在……」還好服務生給我們指明了方向,原來就在大廳的左側。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當我們滿懷希望來到大廳左側時,已經是凌晨快兩點。只有一個服務生站在那裡。需要說明的是B城裡有一個很大的洗澡堂,正規的那種,平時有很多人會到這裡來洗澡。現在我們就站在洗澡堂的入口換鞋處……「請問你們是洗澡嗎,先生?」暈啊,怎麼都這樣,這麼正規的問話……怎麼辦?說是嗎,那他會以為我們真的是要洗澡……說不是嗎,那我們是幹什麼的?我猶豫著,在腦海裡飛快盤算著該怎麼開口。雖然現在很晚了,周圍沒什麼,但必竟是在大廳,附近三三倆倆還有客人在,大庭廣眾下,我總不可能直直地問「你有小姐嗎」這樣的話吧,……我硬著頭皮問「你洗澡什麼價……」「48一個」聽到價格就知道是正規的那種,沒希望了……

我突然之間覺得有點無助,轉過身去想向軍求援……回頭一看,呵呵,他離我站的起碼有3米遠,裝作不認識我的樣子,在看地上立著的一個告示牌……真是……

服務生好像也看出什麼似的,又問「你還洗嗎?」,我吱吱唔唔道「哦……恩……等下……」這時軍向我招手「你過看一下」他指著那塊牌子。我走過去,看到上面寫的是關於辦VIP貴賓卡的一些相關內容,說什麼花一千塊錢辦張VIP卡,就可以出入哪些場所,進行哪些消費等等……但是好像和我們今天的目的沒什麼關係。軍小聲問我「是這裡嗎?」「不知道。」我老老實實回答,我也確實不知道……沒想到是那個服務生竟然跟過來了,「請問你們是要洗鹽浴嗎,是洗完後再付費的。」果然被他給看穿了我們的心思……「什麼價?」我問。「108,不用預付,服務完後再結帳」。鹽浴我以洗過,一聽就知道應該是這門路。「好的,那我們就洗鹽浴」。「你們是兩個人嗎,請稍等一下,我看看還沒有技師」。然後他就到換鞋台那打電話,我也跟著過去,只聽他在詢問「還有洗鹽浴的技師嗎,什麼?只一個,其他都下班了?可這裡有兩位先生要洗……」我和軍後來得出一條經驗教訓,叫雞不能太晚……

這時從洗澡堂走出來七八個客人,估計剛洗完(正規的),來取鞋的……偏偏那服務生還在打電話,而且聲音還很大,「那你看一下還有沒洗鹽浴的技師,這裡兩個要洗鹽浴的……」我心裡那個靠啊。,……只有轉過頭去,不和那些人面對面,心想萬一里面人認得我的話,那個丑就出大了……

終於,服務生把技師搞定了,抬手示意,另一男的就領著我倆往澡堂入口邊的一扇小門進去……

進了門,是一個長長過道,過道邊上是一個個小的房間,就跟其他地方洗鹽浴的環境沒多大差別,但顯然裝修什麼都要顯得上檔次很多,也顯得很乾淨。領我們進門那男的說,你們等下,我去叫技師。

我和軍兩個人站過道裡,我推開其中一扇門進去看了一下,裡面隔成兩個間,一個洗澡間,有浴桶等洗浴工具,另一個間擺著張床……等下我可能就要在這裡和小姐XXX吧……我真不知道自己此時心情是什麼樣子,興奮,恐懼,緊張,不安,多種感覺揉在一起……

這時軍走上來,還那句話,因為他也知道這裡到底只是洗鹽浴還是XXX也一起提供:「等下一定要和小姐講價,一定要XXX,如果不肯的話就不要洗」。他如是教導我……我雖然心裡有八成把握這裡小姐肯定也提供XXX(因為看到後面那張床),但究竟是第一次,摸著石頭過河,誰也吃不準,安慰他「你放心,這裡肯定會的,絕對不可能只是純粹的洗澡」。

然後我倆就分開,在各自的房間等待。等了大概三分鐘左右,一個長得很清秀,很漂亮的小MM走到我房間門口。她也是長頭髮,瓜子臉,穿著一個吊帶緊身的短裙,不高,大概一米58的樣子,胸那裡鼓鼓的,看著有點分寸……我一看到她,想到等下自己就會和這麼可人的MM來XXX,就血往上下衝,一把將她拉進來。

她看著我,有點試探性地問,「先生你洗澡是嗎?」我說是,然後問「你這洗澡是洗什麼。」她說「洗澡就是洗澡咯,就是用水沖一下,什麼都沒有。」……「那還有其它的嗎?」我聽後有點失望,但一想現在可能因為剛剛見面,還沒放開,這裡不可能只是純粹的洗澡,要多問問……「那你還想要什麼服務呢?」她抑著頭反問我。

「唔……有沒特殊服務?」「你想要什麼樣的特殊服務?」……真是一點都不直爽啊,我有點想發狂了,心想反正是來叫雞的,全天下都知道事,還裝什麼裝,直接一句話甩過去:「你打炮不」……

這真是……長這麼大活這麼久,第一次從自己口中說出這種話,而且還是對一MM(雖然她是做雞的)……我突然覺得好不自在,好尷尬,臉上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覺得麻麻的,就好像自己全身脫光了站在街上一樣……還好這種感覺沒持續多久,因為這個MM聽後,終於笑了,笑得很好看,一下就把周圍的氣氛給改變。同時她伸出手在我的小DD上摸了一把,笑著說「那你可以做288的,還有388的也行」。「288的是什麼,做些什麼內容?」我好奇的問。「就是洗澡啊,推油啊,用身體幫你推。」「那不做啊?」她笑而不語。後來才知道288哪有不做的,但因為第一次搞不明白方向,還以真的不XXX。「那我這裡怎麼辦」我指指小DD,「做一次吧,好不好,應該要做的吧……」我有點急了。MM被我給逗笑,說先洗澡吧,就拉著我進了浴間。

其間我又問她388和288有什麼區別,她說就是多了KJ還有用口舔你的屁屁……我想起今晚在三號樓碰到的那個漂亮MM,就跟她說起這件事,哪知她聽了很驚奇,不住問我那個MM的長相,還說她以前也是在三號樓做的,前段時間才轉到2號樓這邊來。我把那個MM的長相形容了一下,她想了想說不認識,可能是新來的吧。我又問她為什麼不在三號樓做,要到二號樓來,她指指我的小DD,說因為不喜歡用口做那個,所以才轉過來的。我說那等下你幫我用口做一下吧,她說不行,除非你做388那種……我一想划不來,就算了。

洗完澡,我倆來到床上。她要我平躺著,從一個瓶子裡倒出一些東西抹在自己身上,然後幫我推。我問那是什麼,她回答說是菜油……很快我倆都是一身油了,摸起來滑滑的,膩膩的。她的皮膚很好,抹了油之後更是滑得像蛇一樣,摸起來很舒服……我不斷地逗她笑,並詢問這裡叫小姐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她說以前是提供上門服務的,不過最近開始都不提供了,至於我們去的那個按摩中心,是去的太晚,以前也關的晚,但現在一般十二點半左右就關門了。

我問她叫什麼名字,她不肯說,我說那以後怎麼找你啊,她說我的號碼是XX號,以後你來找XX號就可以了……

推完油,她拿出一個套子給我套上。這是我第一次帶套(以前和女朋友做的時候都從沒帶過)。帶上後,我說你給我吹一下吧,她很聽話的低下頭去,幫我KJ,這也是我第一次嘗到KJ的滋味(前女友從來不肯的)……不過很短,她就套弄了十來下,然後往床邊一吐,說「好多油,不做這個了吧」(套子上的油)。我也沒有再勉強。

XXX過程中,我突然想到以前有人說過,小姐不會隨便和客人接吻的,你可以親她任何地方,她也可以幫你用口做,但是絕對不會和你嘴對嘴KISS,因為那是要留給自己男朋友的……好浪漫的一個傳說,我決定試試是不是真的。我突然停下來,然後看著她的雙眼,問「讓我親一下好嗎」,她看著我不作聲,沒反對也沒說同意。我不管,一嘴就親下去,開始她有點躲,躲閃了兩下後也就不躲了,並開始熱烈地回吻我。我聞到她口裡有股淡淡的煙味,就問她是不是抽煙,她說是,並說這裡的人都抽煙,然後問我介意嗎。我當然說不,然後繼續親。我倆熱吻了很久,因為我在吻的時候很有感覺。斷斷續續加起來大概吻了有近十分鐘的樣子。不知道其他小姐是不是這樣,但是至少這個MM打破了那個傳說……

……

終於做完了。她又拉著我去洗澡間,我倆互相沖洗身體,我又想親她,她說你等一下,然後拿蓮蓬頭含了一口水,估計是漱口吧,我也學著她的樣子含了一口水,漱一下口。接著又KISS一會……最後穿衣服的時候我問她上網不,她說上。我問「那你的QQ號是多少,以後我找你啊」。她開始報了一個號碼,聲音很低,我沒怎麼聽清,又問一遍,這次她說的我聽清了,並拿手機記下。隨後她拿出個小本子(就是帳單吧),在上面寫了「宮庭,288」,然後要我簽字。我這才知道原來這個叫宮庭……

走出房間,軍已經在過道那頭的沙發上等著了。後來回到賓館,我問他才知道,他因為不曉得,或者是沒有好意思和小姐說破,結果最後只是洗了個鹽浴……也就是沒有XXX,而且小姐用手幫他給弄出來……他聽到我在裡面XXX,一幅後悔莫及的表情……然後說自己的那個小姐長得一般般,他也不太想做……

到前台結帳的時候,總共是440左右,那時沒太注意這個,只想著快回房再說。睡到床上後算算,軍說他那個是108,我這個是288,加起來才396,怎麼差了幾十塊,會不會是多收錢了……我說不會的,不可能多收你錢,他想了半天還覺得不爽,拿起電話打到總台問……呵呵,叫雞完了還去問對方是否多收費,生怕自己吃虧了,要我就真的做不出這種事,寧願自己吃點虧算了……最後的結果是:我那個宮庭要加收45塊的進門費……

叫完雞,也發洩完,感覺也就這麼回事。半年多沒有和女人做過愛,雖然這次是個小姐,卻是我除了女朋友之外的第二個女人……生活是一段一段的,我是否也邁入了新的一段生活呢?

之後的幾天,一直都沒怎麼聯繫,偶爾發條短信過去,問「你現在在做什麼」之類,她也不是馬上就回,往往要隔上一段時間,一兩小時,甚至半天才回。回話的內容也無非是「在上班啊」「在看電視」之類……也看不出對我有什麼特別強的意思。

除了短信,有時我也會打個電話過去。有時會一直沒人接,估計那下她正在「做事」,然後過段時間她會打過來。我這個人又不太怎麼會跟不太熟的人瞎扯,所以一般隨便問個幾句普通的問候,分把鍾就說哦那我要休息了(因為經常是在夜裡很晚),就掛了。

我把這事跟軍說了,他強烈要求我努力幹,打好關係,然後以後再找小姐就不用那麼麻煩,直接打電話就行-_-\\\

她有時候會在半夜兩點打來電話,問我在做什麼,怎麼沒上網的廢話,然後我說拜託我在睡覺,她就掛掉;有時會在下午打過來,說她正在街上散步,逛街什麼的,這個時候我往往正在上班,只有趕忙躲開同事的眼光到一邊去接……

我在電話裡和她說了幾次,說有時間再去找你玩啊,她說好,又問什麼時間,不巧我當時那連著兩個星期都沒什麼空,不好答應……想起軍經常在張麗那座城市(他就在那裡做事),而且曾說過要我介紹張麗給他認識,還問我要了張麗的手機號和QQ號(我叮囑過在張麗同意前不要去碰,因為覺得這樣有點不太好的感覺……至於哪不太好自己也說不清),這時我就想介紹軍給張麗認識。

我就在電話裡說,這段時間我不太有空,這樣吧,我介紹上次和我一起的那個朋友給你認識好嗎,就是上次在外面等我的那個,長得很帥的那個,他經常在X市(就是張麗做事的那個城市),以後他可以陪你玩啊……我說這話的時候聽著自己語氣都有點不自然,就好像在介紹嫖客一樣(事實也是如此,一樣的性質啊……-_-!)

說完這些後,我也是怦著心跳聽她怎麼回答……只聽她猶豫一下,支唔著說「呵呵,這個……就不用了吧……」當時覺得空氣一下子好像凝固了一樣,氣氛變得好尷尬……我馬上接著說「哦那就算了」。然後她又說了幾句不沾邊的話,我倆就掛了電話。

之後有差不多三天,她都沒有再打電話或發短信來,我忙著自己的工作,也沒有和她再聯絡,……

到上個週四(3月2日)下午,張麗終於又打電話來了。她在電話裡說她剛睡覺起來,從公司出來(她說的公司就是她做事的那個賓館),正在街上散步。我問她是不是一個人,她說是。我又問你怎麼想起打電話給我了,她笑著說「人家想你嗎」,我說真的啊?她說是啊,我接著說那我來看你好不好?她說好。頓了一下後又說「你不是在耍我吧」,我說我怎麼耍你了?她說你不會是說來看我然後其實又不來……

我說不會,心想反正明天就是週末,週六到X市去。

哪想到第二天單位開會,說是過幾天快三八節了,各單位聯合要搞個活動,把我也抽去參加,並且規定週六週日也不能休息……真暈……我心想老天你不是這樣和我做對吧……

從我所在的城市坐車到X市差不多一小時路程,難道我只有晚上去第二天再趕早回來?那會很累的……

但是最後還是決定要去。於是週五那天晚上我下了班,連晚飯都沒有吃,就匆匆趕到X市……不過不是看張麗,而是看的另外一個女孩,丹……張麗再怎麼說也就是個小姐,我對她的態度是能上就上,能約出來玩就玩,反正男人的生理也需要渲洩,並不會對她有什麼承諾感或是責任感……但是對這個丹就……唉

丹的事以後再說,繼續說張麗。

週五晚上,我和丹過了一夜,第二天大早趕車回到單位,參加上午的活動。

週日上午活動大概十點鐘就結束,下午放假……正好在場觀看的領導交待我到X市去辦點事,拿個東西。我馬上就前往X市。待我找到辦事地點,事辦的差不多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一點了。這時電話響起,一看,是張麗打來的。

我接通電話,她在那頭問我正在做什麼……我想起前兩天跟她說過要過來找她玩的,就問她你現在吃過中飯沒有。她回答說沒有,「那一起出來吃午飯啊」我說,「我現在正在X市」。「真的嗎?」她那像不太相信似的,說你不是在騙我吧。我說是真的啊,我真的在這,我說過要來找你玩的,你出來的嗎?

她說她現在正在朋友家睡覺。我問「你怎麼睡這麼晚還不起來啊,今天還要上班不?」她說昨天她沒睡好,三四點鐘才睡覺,因為有個朋友的老公出車禍,被車睡了,正在醫院搶救,她在醫院陪到很晚……

我聽了心裡想,她朋友應該就是和她一起做事的小姐,怎麼還會有老公……想歸想,但不太好問出口,就說那你今天還有時間不?她問我是不是辦完事就回去啊……我說是的,你出來,我倆吃個飯我就回去了……她說那你別回去了行不,今天就留在這吧……我聽得心裡一樂,心想她這話什麼意思,這不擺明了……就說,要是我不回去那你要陪我,要是你肯陪我的話我就不回去了。她說好,不過下午還要去醫院看下她的朋友,然後再出來陪我。我問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上班的嗎?她說可以請假的……

我想想,說好,那這樣吧,我先回去把東西交了,把正事辦了再坐車到X市來找你怎麼樣,……她說好的,我說那到時我再打你電話,你一定要說話算數,晚上要陪我啊……

通完電話,事也辦完了,打算先要把東西拿回去給領導,再坐車過來……突然想起還沒吃飯,於是打通軍的電話,告訴他準備到他那混個飯。

軍在X市開了個皮包公司,小小的,但租了個房間,也算有個吃飯和睡覺的地方……我到他那,一邊吃飯一邊把事情的經過統統告訴他。他給我出主意,要我把東西叫車站開車的師傅給帶回去,然後打電話要單位的人去取就行了,自己就不用回去再坐車來,多辛苦……我一想,也是,就照著他的主意做,吃完飯就到車站,哪曉得正好在車上碰到一個熟人,這下連托運費都省了,直接要他幫我帶東西回單位……

然後看看時間,三點左右,這兩天都沒怎麼睡好,心想先到軍那睡一覺,補充一下體力,吃晚飯的時候再叫張麗出來,晚上好幹事……於是就跑到軍那調好鬧鐘,呼呼大睡起來……

我承認我的眼睛很近視,以至於張麗就在離我十來米遠的地方向我招手,我都沒看見,雖然當時天已經有點黑了……

我倆是在一個公交車站那見的面。她說她在公車從我身邊開過的時候就認出我來了,因為我戴著一幅眼鏡……然後她在那邊向我招手,見我不理(其實是沒看見,超級近視),然後又打電話,看到我接電話了,但還是不理她,真的是……

不管怎麼樣,總而言之我倆在發生了一次肉體關係之後(雖然是金錢交易)又一次見面了……這時才發現她比較矮……為什麼和我發生過關係的MM都是矮矮的……,但長相還可以,算得上是比較漂亮的那種……穿著是一身基本全黑的那種衣服,感覺一眼看上去就是做雞的……

她還帶著個朋友,來之前就跟我說了要帶個朋友過來,我說好,並且心想她的朋友無非就是一起做事的同事,因為她不可以在本地有什麼朋友的,正好把軍一起叫去,吃完飯以後再唱個KTV什麼的,然後再去開房,搞不好最後可以免費XXX(後來的事實證明我倆把一件還未發生的事想得太美好了……)

她的朋友比她高些,有差不多一米六左右的樣子,有點胖,臉型長得不是太好……我說先去吃飯吧,就到附近一個小館子裡。路上她那個朋友故意落在後面一段距離,很陌生的樣子……軍在辦點事,要我們先去找地方吃,他等下再過來……

點菜……我把菜單遞給她那個朋友,說你點吧,喜歡吃什麼就點什麼……沒想到她那朋友真的不客氣,隨隨便便就點了個全雞(呵呵……一點也不懂禮貌),之後我們總共點了六個菜,因為她們說醫院還有兩個朋友沒吃飯,要打包帶飯回去……

我這個人真的不太會同人打交道,特別是剛認識的生人,雖然已經和張麗XXX過,但在飯桌上和她還是沒有許多話說,找不到什麼好下口的話題……總不能問「你一天接幾個客人啊」「你天天幫人洗澡累不累」、這種話吧……不過到是問到了她的家鄉,她還說她們倆個是一個地方一起長大的……

差不多快吃完的時候軍才過來,看得出他對張麗帶出來的那個朋友不喜歡,覺得人家太醜了……不過四個人一起話還是多了點。吃飯時不時有張麗有電話打進來,有個電話她接了一下就拿給她的朋友,然後她朋友對著電話說了幾句什麼(記不清說什麼了),就又把電話推給張麗,對張麗說了句什麼,大概是罵人的話吧,不知道怎麼她倆 就好像開始有點不對勁……

吃完飯,我去結帳,還好,只吃了六十七塊錢,這小館子便宜……張麗和她的朋友提著打包的飯菜先走出飯館,還在老闆找零的時候,我聽到從門口傳來了她倆的罵架聲……

我出門一看,真暈,她倆不知道為了什麼,隔得遠遠的在互相對罵,都用家鄉話,罵什麼聽不懂……汗-_-\\\ 我當時站在她倆中間,有點不知道所措,不知道該做什麼好,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心裡甚至在想:不會吧,怎麼一出門就吵架,莫非你倆早串通好要以此為借口吃完飯就走人不陪我們了?

還好,她倆只吵了一下,她那個朋友就走掉了,無影無蹤,不知道走到哪裡……這樣一來我和軍原來的計劃也給打亂……不過軍本來就不太想上她那個朋友,這個時候正好衝我擠擠眼,說「我還有事,先回去了,你送她去醫院吧」……

哎,沒辦法,對不住兄弟了,等我和張麗打好關係再幫你帶漂亮的小姐出來……我在心裡默想,就跟張麗說,那我陪你去醫院送飯,然後再出來好嗎。她沒反對,於是我倆打的直奔醫院……

在的士上,我問她為什麼和朋友吵架,她很氣憤的說她那個朋友脾氣很大,要她接個電話也發火……接著她說了挺多的但我硬是沒聽太明白……只感覺裡面關係複雜……她坐在我的左邊,我一度想去握她的手,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心裡又不太敢……真是,人家都已經是做小姐的了,還有什麼不敢啊……我在心裡這樣提醒自己,但直到最後下車還是沒敢去碰她一下,只好用「反正等下時間多的是」這種理由來安慰自己……

來到醫院下面,天已經全黑了,還起了點風,就只有醫院那幢大樓裡透著燈火,顯得特別的詭異。///我送她到一樓入口,她朋友在三樓,我說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在下面等你(我不想讓太多的人看見我和她在一起)。她看著我,笑了,問我是不是怕了,我說我怕什麼啊,那我就陪你上去就是了……於是陪著她一起上到三樓。上樓的時候她對我說還好你陪我上來了,不然我一個人挺怕的,因為你知道的,醫院嘛,老是有些那種事……我故意說什麼事啊,是不是很多嬰兒在……「啊!」她嚇的一手打在我身上,要我快別說了……

到了三樓,我一看過道,一間病房門口的前面站著七八個人,還有個女的哭得死去活來的,我想大概就是那間房了吧,她朋友的老公大概就是在那裡面……看情況好像不太妙啊……這時一個男的看我提著飯,就用手指了指病房裡面,問「你是來給他送飯的嗎?」我說是啊,他又問你是他什麼人?我想了想,「我是他朋友。他現在怎麼樣了?」「正在搶救,本來昨天已經穩定一點了,但今天又復發了,你知道的,開顱……很難講的」我聽張麗說過她朋友的老公出車禍,很嚴重,是撞到頭……

我問張麗「你那個朋友呢」,她看了看周圍,說沒看到,不知道哪裡去了……她拿出手機發了條短信出去,估計是發給她那個朋友吧……我正在想飯也送了,該怎麼拉著她走掉算了,哪曉得她直接走到那個哭得死去活來的婦人那,竟然抱著她的頭安慰起來……呵呵這麼有感情嗎??

我正在發呆的當兒,她對我招手說,你先回去吧好嗎,我這裡可能還要一會,等我出來了再打你電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我能說不嗎,只有說好,那我先走了……我走到樓下,等了會,想想,還是發了條短信給她,說我就在樓下等你,你還要好久。她回信說,可能還要一段時間,你先回去,我這裡完了再打你電話……我又等了十來分鐘,還不見她下來,心想這樣等也不是辦法,於是就到醫院附近找了個網吧,邊看電影邊等。

網吧也沒什麼好電影看,翻到一部老片《劍魚行動》,勉強看吧……期間她發了幾次信息問我在哪做什麼,我都回在網吧等她呢,要她完了就打電話給我……

《劍魚行動》果然是部好片,雖然看過一次了,但還是讓我不覺得時間在慢慢地消逝。看完片子,張麗還沒打電話過來,我看看時間,已經十點半了……心想今晚肯定是不成啦,打個電話去看她到底還能不能出來,不能就回軍那睡覺算了。

於是走出網吧,打電話給她……沒想到,這回接電話的是個男的。

「你是XX是吧?」XX是我告訴張麗的名字,當然不是真名。我聽到是個男的,心裡格登一下,湧起一種怪怪的感覺。怎麼會是個男的?張麗的手機怎麼會在他的手上,他想做什麼?一大堆問號從我腦裡閃過……很快,我決定不跟他廢話,只跟張麗講話,就說「張麗呢?」「張麗?哦,她有點事,你現在在哪?」還是這個男的,並開始問我的位置,靠……「你叫張麗接電話」,我沒理他這麼多,繼續說「你是哪個,你叫張麗來接電話!」

這時他的口氣變硬了「我是哪個?你是哪個,我是X市的,你在哪?我等下要她過來找你……」他話還沒說完,從話筒裡傳來張麗的叫聲(她應該就在這男的邊上)「不要信他的話,掛電話!」

我馬上把電話給掛掉……同時心裡砰砰直跳,心想不會是帶小姐的混混想要找我了吧……我多多少少也知道些,這些小姐一般都是有固定的人帶著去做事的,也就是雞頭,因為小姐幹活雞頭要分成的,難道……因為我想約張麗出來而犯了黑道某種忌諱??

我腦子裡胡思亂想的當兒,張麗的手機不斷的打來電話,我知道是那個男的,接都不接就直接掛斷,但是他還是一直打一直打,我煩燥起來,乾脆關了機……

反正我也沒在張麗那留下什麼具體情況,除了這個手機號碼,難不成他還能憑號碼就在這麼大一個城市找到我?我這麼想著,跑到軍那上網。軍看我神色不對,問我怎麼了,我看到周圍還有其他人,就說等下再跟你說……然後快十二點的時候,我把手機開機,心想現在你總不會再打我電話了吧……誰知道一開機張麗的電話就打進來……呵呵,難道這小子一直打著不放的?

反正我也沒在張麗那留下什麼具體情況,除了這個手機號碼,難不成他還能憑號碼就在這麼大一個城市找到我?我這麼想著,跑到軍那上網。軍看我神色不對,問我怎麼了,我看到周圍還有其他人,就說等下再跟你說……然後快十二點的時候,我把手機開機,心想現在你總不會再打我電話了吧……誰知道一開機張麗的電話就打進來……呵呵,難道這小子一直打著不放的?

這時軍在正好在邊上上網,扭頭一看我的臉色變了,就知道肯定有事,但他那時什麼也沒問,因為我已經按下接聽鍵。

傳進耳的是張麗的聲音。我還沒來得及舒口氣,就聽她在那邊氣勢洶洶地問我「你到底跟他說什麼啦!什麼我是你的女朋友,我什麼時候變成你女朋友了?你快和他解釋清楚!」一通話搞得我摸不清狀況,這都哪跟哪啊……我說你怎麼回事,說什麼呢,張麗說「你不是告訴他說你是我男朋友嗎??誰讓你說的?他現在要我找你,我上去哪找你啊!」我解釋說我沒有,是那男的騙你的,怎麼他說什麼你信什麼呢……但張麗就是不聽,一口咬定是我和那個男人說我是她的男朋友……說著說著我火了,幾乎要破口大罵起來,心想你個賤女人我憑什麼要一直跟解釋啊……

但最後還是沒和張麗發火,忍住氣說你要那男的接電話,很快那男的聲音傳進來,是那種有點洋洋得意很噁心的語氣:大哥……他剛開個頭我就披頭罵過去「呵呵你MD你神經病啊,我什麼時候跟你說我是她男朋友了!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他聽了我罵他也並不生氣,反而笑嘻嘻說:哎喲,大哥是我錯了,我不對,我向你賠不是好不……頓了頓又接著一句:我穿過的褲子你再撿著穿也沒關係啊……

我不明白這男的到底是怎麼回事,講出來的話好像未經大腦一樣,不知所云,越聽越像和瘋子在講話,於是惡狠狠(當然是裝的)留下一句0:「神經病,不要再騷擾我!」掛了電話。後來這夜果然他再沒打電話來,這事好像就這麼給了了……

掛掉電話我心還是跳個不停,彷彿剛跑完百米般,經歷了一場談判,那種緊張感久久無法消失……這時軍過來問我是怎麼回事,我沒有隱瞞全告訴他。他聽了也很緊張,說還好你沒把地址什麼的給講出去,不然你一個人,被找到肯定要被打餐死的……而且打了還是白打,你沒辦法報仇,因為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要是讓朋友或都家裡知道了,知道你找雞被打,那可以說就不要生活了……

那晚我就這樣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入睡,同時經過這麼一鬧,對找小姐再也沒什麼勁,決定就此和張麗斷了算了,再也不主動打電話給她,畢竟自己的安全最重要,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就這樣,第二天,我回到單位上班。一天無事。但是晚上快十二點的時候,電話響了,一看是張麗的……

我正猶豫著接不接時,電話已經不響了。呵呵,打擴機啊?我沒再理會,睡了,電話也再沒響起。

第三天中午,電話又響了,還是張麗。這次我等它響了足足十多秒,才接。

她在電話那頭向我解釋那天晚上的事。我說我很火,因為她對我發脾氣,她在那邊連連說對不起,說是故意那樣對我來安撫那男的,好讓他不去尋事……我心想這算什麼理由啊。張麗還說那天還好我走得快,不然在醫院就得碰上。我問那男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說那男的是和她一個公司做事的,一直在追她,說很喜歡她,不准她和別的男人來往……我倒,要是一般女的說這話就算了,但考慮到她的職業背景,我想了想還是提出了我的疑問:「他喜歡你?那麼他知道你在做什麼工作嗎?」

「知道啊」,「那你上班的時候他會怎麼樣,你幫別的男人洗啊什麼的他不會發火??」可能我說得太白有點刺到她,她小停想了一會,說,「他對我上班不管的,但是卻不准我下班了和別的男人交往啊什麼的……不過他們這種人也是玩玩……你那天也聽到了啊,說什麼他穿過的褲子那種很難聽的話,……」我倆又聊了會,張麗在電話裡一直稱那個男的神經有問題腦子有毛病等等諸如此類,要我不要理他……我覺得沒太大意思,就找個理由先掛了。之後心裡一想,她是不是要和我恢復關係?要不然也不用特意打來解釋啊,莫非,我還有機會再去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