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到一夜情真實的經歷

成人文學
2013/ 10/ 18
和她就是這時認識的,網上。我的網名叫柔情男人,她叫安兒,34歲,也許我們都不該稱為網友,因為我們只聊了一晚,是通宵。我們以後的聯絡是短信,電話。但那一晚我們聊了很多,我們的觀念,生活,很多很多。因為陌生,我們聊的很放得開,這應該是大家普遍喜歡網聊的原因之一吧。孔子雲,食色性也,內心的渴望和好奇使我們自然聊到了性,後來,包括做愛喜歡的姿勢,怎樣容易高潮,什麼感覺,身體特徵等我們都進行了交流,當時真的感覺很棒,很好奇,下面一直硬硬的,小弟弟的頭把內褲都弄濕了。

在手指打字下面難受的時候,安兒問我「在網上做過愛嗎」我更加興奮起來,說當然做過,其實我只是看過網上的文章寫過和文章裡附的一些聊天記錄,她又過來一句「我都濕了,我們試試好嗎」這時候如果退縮那還叫男人嗎,何況小弟弟也不會允許啊,於是我們你來我往起來。其實做過網愛的朋友們都知道,這時多數都是男的打的字多得多,因為總是男人主動啊,這一點看來從現實到網上都差不多。

我打開電腦裡存的一些色情小說,根據我們的進程在裡面COPY一些文字話語,再PASTE發給她,竟然發現還很合節奏,我也省了好多事,最主要是有時間一隻手來安慰小弟弟了,而她發來的也只是哼哼啊啊,濕了,流水,放進來一些很簡短的話語,我知道她的手肯定也忙不過來,但我已經很爽了,這能讓我有很多幻想,重要的是我知道她會很快樂。後來在我的引導下,她半天沒有話,只是有些簡單的單音節字過來,一會她說她高潮了,坐墊濕了好大一塊。我真的很滿足,儘管我還沒有來。

我們交換了電話,因為她老公也不在家,我們當時就都聽到了對方的聲音,她的聲音是慵懶的,我當時覺得是剛好受過的關係吧,讓我好有慾望,我們電話中繼續著我們的愛,在她的呻吟聲中,我噴發了,只覺得無比的激烈,她也在我的低吼聲中到了她的第二次。

其實我們的交往是在後來。雖然網上都已經做過了,可是誰也沒有提出要見面,我們幾乎每天都有短信電話往來,但由於時間等原因,我們幾乎再沒有在網上碰面。

這一個月的電話短信中,我們互相瞭解了更多,她在政府機關做公務員。我似乎已經迷戀上了安兒那慵懶的聲音,我也能感覺到她那隱隱的渴望,那是對不期而至的激情的渴望,而那也同樣是我渴望的。我知道應該會有事情發生了。

我們在同一個城市,根據她告訴我她家的地址,我知道我每天上下班坐的公交車都會經過那裡。於是我告訴她,為了以後我們的安全過渡,我會在下班的公車上和她見面,我在車上,她在車下,算是第一面。我們事先都沒有說自己的衣著,但在公車匆匆開過的一瞬,我們都發現了對方。我看到在路邊電話廳旁一個女人,30多歲,穿藍色半袖襯衫,下身黑色裙子,162、3的個頭,是感覺很好的那樣的女人,她在盯著我們的公車在看,我想就是她了,在車上朝她揮了揮手。顯然她也發現了我,跳了兩下也向我揮手,當時我都有些呆了,只覺得她的胸也跳躍了幾下召喚著我,我有些魂不守舍。

第一次見面我們都感覺很好。真正的見面是在幾天後。依舊短信誘惑了幾天,這天天氣特好,我有種特想見她的衝動,後來她說也有同感。我想釋放自己的激情,我想攬住她那跳躍的酥胸,我想真實的做我們網上所經歷的,我想和她做愛!

這天我們互通的短信也很激情,到最後她短信問我「你真想跟我做嘛?你會不會後悔?」我當然要把局面控制住,說「當然!我想!決不後悔?」她回:那見吧!

見面是在一家有農家炕樣子的餐廳裡,我們面對面坐在單間的炕桌上。待服務員上完菜走出去,我們對望著,不說話只是笑。

過了良久,安兒開口了:你怎麼不說話,還壞壞地看著人家笑什麼啊?

我咧開了嘴,笑著說:我在想怎樣能捏到你的鼻子。

說著我的手就隔著桌子伸了過去,她躲了躲,但最終沒能逃出我的魔掌,嗔著的鼻子被捏到了,我當然不捨得使勁捏,假裝用力晃了晃手,說:我說過的,決不會饒了你。她打落我的手說:去你的,看把你壞的!

說實話,我對安兒感覺很好,我喜歡她的嗔怪的表情,喜歡她柔順的頭髮漂過來的淡淡髮香,喜歡她盯著我笑著看我的樣子。

我們一邊吃一邊聊,輕鬆曖昧的氣氛在我們兩個人周圍縈繞。

不知什麼時候,我們誰也不說話了,靜靜的看著對方,兩個人都是一臉的嚴肅,她輕輕的說:走?

我說:走!

她說:去?

我說:去!

於是我們下炕,我動作靈活,先下到地上等她。她因為彎下腰穿鞋,上衣被抻了上去,露出了一截白白的腰,下面圓圓的屁股更加突出來。我的小弟弟再次撐起了帳篷。她穿上了鞋子,站起來抬頭望到我,看到我怔怔的樣子,她笑了。

為了逃避尷尬,我趁勢想再去捏她的鼻子,沒想到這次她也下手了,張著手也要來尋我鼻子,我們都得手了,然後就抱在了一起。

吻……是那種急迫的互相追尋的吻,她滑滑的舌頭伸進我嘴裡,我貪婪的吮吸著,我們的舌頭絞在一起,我的舌頭也頑強地頂入她的口腔,馬上就讓安兒滑溜的舌頭捲起吸了進去。

我的小弟弟「 早就不聽約束的頂在了月兒的小腹上,她喘息著,我右手攬著她的腰,左手趁機從她衣服下面伸了上去,再從她的胸罩下面掏了進去,她的乳房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只覺得她的乳頭很小,我捏著她,作旋轉式的輕揉,然後手指又深深的陷入乳房上,豐滿軟綿綿的乳房從指縫裡綻出些許。

安兒呻吟著,重重地喘息落在我的耳邊。我覺得安兒好需要我憐愛,於是低下頭,弦住了她的暗紅的乳頭,舌頭在她的乳尖打轉,尖尖的乳頭被弄得堅硬而聳立起來,轉了一會,再含在嘴裡深深的吸。月兒騰出手,把乳房從我的嘴裡拽出來,喘著說:我受不了,我們走吧,我要。說完手揉了一下我的帳篷。

我也受不了了,我也想要,我想要我幻想了很久的……出了包房,兩個小服務員看著我們,我看到月兒羞紅了臉,我笑著對服務員點了一下頭。

隨著賓館房間門的關閉,我們再次抱在了一起,安兒雙手勾著我的脖子,雙腳蕩起來盤在我的腰上,我們的嘴又吸在了一起。我這樣抱著她,一步步走到床前,把她壓在了床下。

我們的目光又對視在一起,安兒在下面勾著我,我的雙手墊在她的雙肩下支撐在床上,她的目光有慾望的烈火。

我愛憐的低頭吻了她的額頭,接著吻了下她的鼻子,並輕輕咬了一下,接著又起來注視著她,她微睜的眼神迷離著,幽怨地說:哥哥你真壞!說完撅起紅嘟嘟的嘴巴往上湊,她的唇很濕潤,很軟,舌頭在我口中熱切地探尋著,她的腰背很豐腴,手感很舒服。抱著她溫軟的身軀,我的小弟弟早已把持不住,硬硬地頂在她的小腹部,牽得我小腹隱隱作痛。

我解開了她的上衣扣子,她配合著我依次抬起肩膀讓我把衣服脫了下來,我也掠去了自己的上衣,將她抱了起來,這樣我們上身只隔了她的黑色乳罩,我們擁抱著,擠壓著,親吻著。我吻她的耳垂,她的下巴,脖子,再下來,落在她露出的半對乳房上面,我伸出舌頭,探詢她乳罩邊緣的乳頭,她的乳頭已經硬了,在我來回勃弄的舌頭下極有彈性。她緊緊地抱著我,雙手不停地在我的背上摩挲,她呻吟著,不斷地喚著:啊……啊……我習慣地把手伸到她背後,想解下她的乳罩,可是摸索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搭扣,她說:你真笨。然後低下頭,自己在前面輕輕一動,胸罩開了,兩隻乳就彈了出來,接著說:傻瓜!我傻傻地看著她的雙乳,說:呵呵,我在研究你的乳罩。

她的乳房很大,乳頭翹翹地在乳房上挺立著,呈現暗紅色,像兩隻小櫻桃,乳暈不是很大,旁邊有一個小小的黑色痣,整對乳房像她的身體一樣,出奇地白。

我忍不住又吻了上去,貪婪地吻著,不停地吸吮、撥弄著乳頭,一隻手則抓捏、摩挲著另一隻乳房。

月兒渾身熱熱的,軟軟的癱在我懷裡,張著小嘴喘著。我的小弟弟硬的好難受,於是我解開了腰帶,抓住月兒的一隻手,帶著她伸到了褲子裡,」啊---「安兒叫了一聲貪婪的抓住了我的小弟弟。寫到這,我想把他叫做小弟弟也許和實物有些不相稱了,或許應該叫大家通用的叫法」大雞巴「嘿嘿……但我一直覺得叫」小弟弟「比較卡通些,也可愛些,做愛本來就是很可愛很美好的一件事情,何必把他弄得叫起來凶巴巴的。^_^ 又跑題了。

我鬆開安兒的褲帶,她挺起腰身讓我褪下了褲子。她黑色的內褲有著蕾絲,小小的性感迷人。我在她潮濕溫熱的內褲外面愛撫了一會兒,就把她脫了下來。

整個裸體的月兒已呈現在我面前了。

安兒的皮膚好白,很光滑,陰毛不算濃密的長著,陰阜鼓鼓的。我分開了她的雙腿,暗紅色的陰唇還合著,陰唇下端已經流出了亮亮的愛液。我輕輕地分開陰唇,裡面是讓人心疼的嫩紅。我整個左手覆了上去,中指在她的肉縫中輕輕地蠕動。月兒喘息著,呻吟著,扭動著」啊……嗯……啊……「我手上已經滿是她的愛液,我把手拿上來,兩個手指分開後懸著一段透明的粘絲,我故意想逗逗她便說:安兒,看這是你的什麼?她迷離的眼微微張開了些,雙腿夾了我的腰一下」啊……你好壞「她的陰蒂很突出,外圈包著一層薄薄的嫩肉,我濕濕的手指輕輕的揉搓,安兒渾身抖了抖,明顯覺得她的喘息更重了,她的陰蒂越發的挺立起來。只聽她喘著說:啊……啊。真好……你摸得真好……感受著月兒的快樂,我更加興奮,將頭埋在她的雙腿間,我的舌尖在她的肉縫間上下攪動,和著她的愛液,有叭叭響動的聲音,一會兒,靈活的舌頭又旋轉著吮吸著她那勃起的陰蒂。我將自己長長的舌頭盡力的插進她的陰道,用舌尖旋轉刮弄他的陰道壁。剛剛旋轉撥弄了一會兒,月兒忽然夾緊了我的頭部,她的腰部往上挺,渾身顫抖個不停,眼睛緊緊的閉著,張著小嘴巴就那樣挺著。我這樣被她夾了好幾秒鐘,忽然她鬆開了我,長噓了一口氣。我知道她高潮了。看到身下的安兒這樣的愉悅,我心中有種特滿足的感覺。

我嘴上粘著她滑膩的愛液,爬到上面對她吻了下去,她吮吸著,蠕動著,她的愛液和我們的唾液互相融和著,我感到她無比的受用。月兒調皮的小手伸到我褲子裡,捉住了暴怒的小弟弟,聽到她急迫的含糊的呻吟:上來幹吧!

聽她這樣說,本來就已經漲到頂點的小弟弟又挺大了些,褲子裡再也不能容下。我幾下子把自己脫得精光,挺著硬硬的物件,逕直送到了她的下面。暗亮的大龜頭沿著她的肉縫上下摩梭,我成心逗月兒,就是不往裡面挺進,只是和著她的淫水在陰唇間摩擦,偶爾還點一下她突起的陰蒂,安兒急得不行,直說我壞,她雙手抓著我有點翹的屁股,使勁的往自己身上壓,下體也迎合著往上頂,嬌喘著說:嗯……別這樣了,求你,進來吧……啊……其實我早已經忍不住,就停止了研磨,頂在她的陰道口,開始慢慢的挺進。

龜頭剛進入,就覺得她裡面好緊,完全不似我經歷過的其它兩個女人的。她的陰道出奇的緊!我停了停,問她:疼麼?她搖頭說不,雙手按著我的屁股一下子把我壓了進去,我只覺得我所有的全部進入到一個溫軟,滑潤,擠壓的處所裡,我慢慢地抽動,感覺這個熟悉又陌生的處所也隨著我而迎合,而緊握,而扭動……我的心好美!我一下一下地抽動著,安兒的表情看不出是痛苦多還是享受多,但我知道這是女人快樂到極至的表情。我更加賣力地工作起來,使勁地抽插著,我們兩人的下體碰撞著,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她的小妹妹真的太緊了,我也抽插地太過忘情,不一會只覺得一陣酥麻,頭腦一陣暈眩,我心想不好,得馬上緩一緩,可決堤的洪水勢頭太猛,電光火石間,心頭一閃,不能射進去,別讓她懷孕了,於是在激烈的抽動中猛然拔了出來,激射而出的精液噴在了她的乳房,小腹上很多。

這一次我沒想到會這麼快,完全不是以往的水平,我抱著月兒在懷裡,對她說:我是不是快了點?

安兒撫摸著我軟了的小弟弟溫柔地對我說:還好,我已經很舒服了!你剛才把我撐得滿滿的,真好!得到了安兒的誇獎,我都覺得飄飄然,對她說:你的也太緊了!把我小弟弟夾得這麼快就吐了安兒在我懷裡問我:我的緊你喜歡嗎?我親了月兒額頭一下,說:當然喜歡了後來我們一起洗了澡,安兒還為我口交,這是我頭一次嘗到的滋味。整個下午,我們做了五次,用了各種我們喜歡的姿勢,時間一次比一次長,安兒高潮了也許有七、八次,最後一次以後,我們擁在一起,都癱在了床上。慘的是賓館的床,床單上到處是我們倆的淫液,對不起了,賓館服務員同志。

以後我們經常的偷偷約會,別人誰都不知道,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我們之間都很坦率,我們可以坦然的互相告訴對方曾經擁有的異性,我知道她有過4個男人,她也知道了我有過6個女人。我們也互相牽掛,情感上的事我們都愛找對方傾訴,我們互相安慰,互相體貼,但我們決不是愛,應該是喜歡,30歲左右歲的人,多出的一份愛就已經不是幸福,而是沉重!我們不要這份沉重,我只做我們喜歡的事,做我們愛做的事。我們互相都約定不破壞對方的生活環境,對於我們的關係,也許貼切的說法應該叫我們是「性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