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秘書的誘惑

成人文學
2013/ 10/ 18
我叫林濤,今年24歲,父親是朝陽市最大的娛樂城的老闆,產業橫跨酒吧、酒店、KTV、賓館等等娛樂場所。由於高中畢業後就再沒往上讀,長期在家混吃混喝,在23歲那年父親便讓我跟著事業有成的哥哥學習經驗。一年以後我已在娛樂行業裡展露了頭角,而家裡的產業也在慢慢擴張,父親逐漸的把一些大項目交給了我。

今天匆忙的吃過早飯,便開車趕去臨市另一大娛樂城--「王朝」談一筆合作項目。

到了目的地,保安看是勞斯萊斯車上下來的人,一定是大有來頭的,見了我便很是客氣,口中連稱先生、您之類的,那腰也比往常躬得厲害。

我禮貌的點了下頭,裝出一副成功人士的語氣對他說:「你好,我要找你們李總談筆生意,他今天在麼?」隨既遞出了印有「帝都」娛樂城百樂門大酒店總經理林濤字樣的名片。

那小保安估計也是從小城市出來剛來這裡工作不久,很多世面都沒見過,看到我的名片後,更加熱情了:「在的,在的,先生請稍等,我馬上給楊秘書打電話。」

「喂,楊秘書,您好,帝都娛樂城來的客人到了,想見一下李總談一筆生意。」小保安話說的非常謙卑。

「那好,你帶他來招待室,如果沒有預約的話,你請這位先生勞駕稍微等一會兒。」對面的聲音很甜,而且落落大方,極容易使人聯想起一位大公司裡有著高貴氣質的大白領女性,皮膚白白的,身材惹火,有著一對修長纖細的美腿,在一雙高檔次的黑絲包裹下顯得格外性感。

保安領著我來到了招待室,隨即便出去了。坐在真皮沙發上打量著四周,整個招待室裡擺放著很長的一排真皮沙發,大理石的地板上閃閃發光,招待室的光線非常不錯。從一個小小的招待室就能體現這個娛樂場所的檔次有多高了,難怪父親要和這裡的老闆談合作上的事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招待室的玻璃門被推開了,從外面進來一個穿著性感暴露職業裝的女性,年齡大概和我差不多,身材真他媽的惹火。

淺談了一會兒後,便知道她就是那個楊秘書,由於此次任務重大,所以急著把事情處理好,也沒多觀察這個性感誘人的身體。

由於我早上是急著出門的,所以穿的很普通,那個楊秘書見了我的穿著後說話很冷淡,當我遞出我的名片並說出了來意以後,她的神情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熱情的要命。擦他娘的,臉變的就跟變色龍似的。難怪說佛靠金裝,人靠衣裝呢,還好今天把名片帶來了,不然事還不被搞砸了。

楊秘書筆挺著胸部,雙手放在了超短裙那雙修長的玉腿上,聽著我的敘述。

「南華是個好地段,東有XX,南靠XX,西與XX相鄰,北又有XX(實在想不出內容,已XX代替,望版主明察)。而這裡,由於地段難買,導致大規模的酒吧基本沒有,而小規模的酒吧生意卻非常火爆,由於前陣子「天子」企業的破產,我方已與天子企業因收購地皮方面取得了聯繫。目前,帝都集團就是想與貴集團聯合出資在那開設一家國際頂級豪娛樂場所,今天我代表帝都集團來找李總談這個事的,請問現在李總有空嗎?」

「這樣啊,看來事情比較重大呢。可是我們李總目前還在會議室裡開會,估計還要等個把小時才能散會呢。」這小美女衝我眨了下眼睛,嬌笑道:「小帥哥,我帶你去李總辦公室等他把。」

「呃……好,可以。」被這小美女嗲嗲的叫了聲小帥哥,搞的我很尷尬,我尷尬的應了聲便尾隨在了楊秘書身後。

這次我細細的觀察起了這個楊秘書,白皙光滑的皮膚,一頭烏黑光澤的秀髮,極為性感修長的黑絲美腿,前挺後翹,身段兒真是誘人。

我猛的擦拭了下嘴角溢出的口水,在心中暗罵:「操他娘的,老子還算男人嗎,好歹在娛樂業混了一年,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雖然這個女人是極品中的極品。

那楊秘書扭動著性感的翹臂走在前面,走起路來又像是起伏有序的海潮,讓人迷醉,神秘而又帶給人那種想像的高潮。

我是一個男人,而且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眼睛不受控制的一路盯著美女背後的身形抱了個眼福。楊秘書走起路來就像那種秀衣展裡的專業模特,而身上的衣服時尚而又做的若隱若現,整個臂部的短裙是用高級的時裝材質半透明黑紗布料製成,一旦走起路來,整個臂部的輪廓立刻如全透明般呈現在眼前,看的我是鼻血翻湧不止。

這小美人像是知道我在看她似的,直覺挺敏銳的,頭也沒回便說道:「小帥哥,我的這身衣服跟我配不配啊?這是我昨天剛買的法國時裝,可是能體現女人最完美的身材哦。」

我被問的極為尷尬,這簡直就是調戲,或者說是誘惑,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性騷擾?他娘的,這騷女人沒事穿那麼騷出來色誘男性啊?看來那李總也不是什麼好貨色,看秘書穿成這樣就知道一天肯定要摧殘無數次了。

「嗯,楊小姐的身材真是棒極了,這身衣服穿在您身上真是……」我支支吾吾的回答道,聲音已然有些不太自然了,講起話來失去了以往的流暢。哎,看來一年的滾打還是不夠老練啊。

那小美人回過頭來向我放電,嘴巴笑的如同蜂採花巢般甜蜜。那小美人特意的拉了拉領子,我知道,實際是在吸引我對她胸部的注意。

事實上,她的胸確實比她的臂部還要有形,深深的乳溝,挺拔的高度,足以令所有正常男性迷失。

我吞了吞口水,沒忍住發出了響聲。

「帥哥,怎麼了,想喝水麼,好像每個男人見了我總是這種反應。」她的話語中帶著極其強烈的自信,對自己的魅力和吸引誘惑力,這個小美女或許從來沒對自己抱有任何的懷疑。

我在心裡暗罵,臭婊子,還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敢這樣玩我,平時在娛樂場所裡哪個女的不是對我點頭哈腰的。而此時,我在心裡已經在想怎樣操這臭婊子的計劃了。賤人,哥要讓你知道知道,敢誘惑哥,是什麼下場。

「帥哥,最近我們企業在搞一個新項目開發,資金上可能有些吃緊,有關和貴集團的合作可能要告吹哦。」

這個消息猶如秦天霹靂,聽的我慌了神,喃喃道:「這……這可如何是好,楊秘書,幫我在李總那邊說說好話,這份合作成功後大家都能拿到很好的利潤,如果錯失良機,也許將來對貴集團也是一件很大的損失。」

這時,楊秘書將身體微微靠近我的身體,看似試探的說道:「我可以幫你,但是事成之後我有什麼好處沒,我一整大美女被你這色狼直勾勾的眼神看了半天,不請我吃飯是不是太美良心了哎。」

楊秘書與我開始在人少些的走廊裡並排行走,故意靠的我很近,以便於讓我能更清晰的感受到她特有而又迷人的體香,不知道的人乍看之下還以為是一對恩愛的情侶走在一起呢。

我一看這陣勢,心裡便有了七八分的眉目,操,感情是要收好處。這個臭婊子,意思是我不給她好處,她就把這事搞砸了。

我穩了穩怒氣,裝笑道:「成啊,改天請你去我們酒店吃飯,儘管點,一切費用我來出。」

這小美人的兩張秀腿突然夾住我的大腿,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週身瞬間熱血沸騰。只聽小美人撒嬌道:「好哥哥,光請吃飯還不行哦,妹妹近來都沒錢買衣服和化妝品了,哥哥是不是也意思下。」

靠,都開始叫哥哥了,噁心。我沉默了片刻,那小美人的腿夾的更緊了:「別那麼小氣嘛,妹妹家裡要供弟弟上大學,妹妹的存款都寄到家裡去了。」

聽了這話我更氣了,你娘的,沒錢還買的起高級時裝?不過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計劃,嘿嘿,臭婊子,你等著吧。想到這便笑了笑:「那是自然,等事成之後,妹妹來我那吃飯,哥哥再飯後必有重金酬謝。(不想寫的太詳細,後面開始會簡短的寫,以便能讓看官盡早的看到想看的內容。)

後來,我見到了李總,確如楊秘書說的那樣,現在王朝資金吃緊,不過在我口沫橫飛的分析,推演,利益好處下,又有楊秘書這個內應在旁邊蠱惑,工作上的事宜終於談妥,我也順利可以向父親交差了。事後,我約楊秘書出來吃飯,明面上是給她好處,暗地裡已經開始在搞怎樣上她的計劃了。

隔日,我借請楊小姐吃飯之名約她出來,然而正巧趕上了她們公司的一場宴會,好像是某個項目搞成了的慶功宴,在電話中聽她的聲音,似乎喝了很多酒,她說過兩天再出來見面吧。我突然心裡樂了,這是天大的機會吶,就跟她說過兩天要出差,並暗示她這次出來會給予她之前承諾的好處,她最終還是同意了,讓我去她公司附近的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等她。

到了地點下了車,看見邊上的牆上靠著一個人,走近仔細一看。哇!我不禁眼前一亮!

楊小姐身上穿了一件黑色超低V胸環頸的露肩套裙,兩座彈實的乳球間,露出一條又深又誘惑的乳溝。而乳溝與肚臍之間,結上一個金屬蝴蝶扣,蝴蝶扣的兩旁,露出雪白纖細的腰肢,裙角以不規則的褶邊剪裁,展示一對穿上魚網絲襪的美腿。三寸的高跟鞋,無疑把她彈實的翹臀,托出更美感的一面,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頭飄逸的披肩秀髮,遮掩了她半張白皙玉背。

「小哥哥,妹妹今天漂亮嗎?」她做了一個比較有誘惑力的姿勢突然靠了過來,身上散發的迷人體香讓我一陣暈乎。她似乎喝了很多酒,神情比較疲憊,卻強裝精神,如果不是因為錢,我想她今天是斷然不會跟我見面的。

我支吾的應答著跟她閒聊,並向她舉了舉手中的小箱子,提醒她她要的好處給她帶來了,她忽然來了精神,原本些許對我的防備也因為看到了錢而鬆懈了下來。也許在她眼裡我不過是一個仗著父業乳臭未乾的小鬼罷了,既然錢帶來了,說明我兌現了自己的承諾,也不會暗中搞啥動作了。然而,後面發生的事,也許會讓她明白,她的如意算盤打錯了。

我向她建議,找個好點的地方交易。她爽快的答應了,她說她想去看海。我看了看時間,已臨近於吃晚飯的時間了,夜幕也開始降臨,這個時候看海?還真有情操。突然,我想到,自家好像在林海還有一艘私人遊艇,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在車內,我有一句沒一句的跟她閒聊,然而心思卻飛到遊艇上去了,然後聯想到那些經常在網上看的黃段子畫面,嘖嘖,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意淫?

「楊小姐……」

「楊小姐?」

忽然發現旁邊沒了聲響,透過車鏡,發現這個小美女居然睡著了,哇,天賜良機!我連忙停下了車,看了一眼旁邊的美人,她的雙腿蜷在座椅上,由於酒喝多了剛才坐姿不好,現在她的那身套裙更是把她臀部的曲線暴露無疑,雙股間的溝壑彷彿深不見底一般。

我的手不自覺的蓋在了這個女人的翹臀上,開始揉捏她的屁股蛋。摸到內褲的邊緣,能察覺出是一條蕾絲花邊超緊身的內褲。兩根手指壓入女人的臀溝裡上下搓弄,再挪到陰戶的部位,指腹一用力,連套裙和內褲一起按入飽滿的陰阜中。熟睡中的小美人起了本能的反應,隨著布料在陰道淺處的磨擦,一股股的淫水冒了出來,很快就把內褲浸透了。我抽回手指聞了聞,已然勃起的雞巴更是漲大,在褲子裡憋的好難受。我的心開始「蹦~蹦~」直跳,好想舔一下她的臂部。於是,把她調整了下角度,身體慢慢沉了下去,然而一不小心,手沒撐住,撞在了她的身上,而鼻子卻正好緊貼她的臀溝,我深深的吸了一下,這一下我又慾火中燒了,太騷了!真的,好想舔一下。

可是這次撞擊好像也把她撞醒了,我聽到她似乎有點動靜,便馬上起來,發動了油門。透過鏡面可以看到她柔了柔眼睛,迷迷糊糊的伸了個懶腰,又開始跟我閒聊起來,顯然沒察覺我剛才其實有那麼一點點侵犯過她,也許還沒有酒醒吧。

到了目的地,我跟看遊艇的大叔打了招呼,那大叔跟著我爸很多年了,雖然只是看家護院的,不過我們關係都還不錯。然後大叔也沒多問,我就扶著楊小姐上了遊艇。

話說這個遊艇還是我哥前年結婚的時候,嫂子家裡人送給我哥的,而當時我也跟我哥學過開遊艇,所以駕駛遊艇起來也有模有樣。遊艇大約開了十來分鐘才停了下來,我從船內找了兩瓶,隨手一看,07小拉菲……法國路易十三……

紅酒杯也不賴,是波爾多酒杯。當我把酒搬出船尾露台的時候,看到眼前的一幕差點讓我噴了鼻血。眼前這個小美人對著一望無際的海面,張開雙臂挺胸深呼吸的一刻,兩座飽滿的乳球,用力往前一挺,彈實的乳球,洶湧奪衣而出之勢,教我難以抵抗這火辣辣的一幕,差點流出了鼻血。

「大色狼,看夠了沒?」這個小騷女衝我眨了眨眼。

我右手向前方的高空一指,裝作十分震驚的樣子大喊:「有外星人!」企圖沖淡這尷尬的氣氛。

後來我打開了紅酒,被在酒杯裡倒上了酒水。

「來,來為我們取得共同的利益而乾杯!」

「乾杯!」

然後我們喝了很多紅酒,原本就喝了很多酒的她更加不行了,突然「哎喲」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怎麼了?」我關心得問了下,其實是知道她喝太多了。

「剛才船晃動了幾下,不小心摔倒了。」她斜靠在椅子上望著腳跟說道,可能是摔疼腳了。

「怎麼樣,疼不疼?可別摔傷腳,來讓我看看。」我連忙假做關心似的蹲下,幫她檢查誘人的絲襪美腿。

對於楊小姐穿上魚網絲襪的美腿,我不得不承認,確是一對性感美腿,彈實的腿肌,如同青蛙的腿般,該肥的部分肥得結實,該瘦之處又瘦得修長,不但劃出優美的線條,而結實的頂端,也把蜜桃包得妥妥當當的。軟軟的腳板,小小的纖趾,柔嫩可愛,而小腳上的絲襪裡,還透出小金煉的金光,閃閃發光,顯得更加嬌貴。

隱約的,看到了雙腿之端的白色蕾絲花邊內褲,哇,賺發了,我的臉部瞬間充血,因為我還瞧見內褲那堆誘人的毛,總之,一片黑漆漆的。那是一種十分誘惑的視覺享受,而且有種癢到入心的快感,我想要不是海面的風大,或許還會嗅到蜜桃的香味。

由於我也喝了不少酒,之前那種佔有慾也在逐漸升高,此刻看到這種畫面,我終於露出了原始人種的本性,自己也迷失在了裡頭。

我已忍不住把頭湊近雙腿端白內褲呈現黑漆漆的地方用力一嗅,哇哦!那股騷味惹的我更加用力的在她性感的蜜桃處猛舔。

「哇!你做什麼?」楊小姐驚訝中合攏雙腿。

楊小姐合攏的雙腿,夾在我的頭上,我亦不多加解釋,迅速將她兩條粉腿,架到我的肩膀上,用力將她的白內褲撕扯掉,呈現在眼前的事傳說中的蜜洞。哇!我連忙伸出舌頭,挑向誘人的粉豆上,肆意的快速輕舔,並慢慢移到蜜洞外,朝細小的蜜洞舔入,吮吸芳香醉人的美女瓊漿。

「噢!你做什麼,骯髒呀!不要!很癢!」小美人使勁推開我的頭說。

我不管她如何的反抗,只拚命狂舔白裡透紅的嫩肌,吮吸騷女發浪源源不斷的春水,耳聽既矜持、又發浪的呻吟,此刻的我,已進入意亂情迷的境界,除了想舔乾這個騷女人蜜洞流出春液外,更想闖入狹小的蜜洞,將她給佔有。

「哇!不要吸!很酸!噢……」楊小姐原本極力的反抗,但隨著銷魂的呻吟聲響起後,全身變得酥軟,而我此時也開始給她做心理工作:「妹妹,你下面的氣味好好聞呀,噢……你的春液好好吃哦,哥哥今天給你帶來了十萬的好處,妹妹好歹也要意思下吧,這裡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嘿嘿。」

她開始猶豫了,以至於忘了反抗,也許是想通了,後來居然開始配合起我的一系列動作。這個騷女,穿的已經夠騷了,沒想到還把錢看的那麼中,哎,悲哀。

「啊……壞哥哥,你舔的人家好爽哦……噢……受不了……」

聽到她的淫叫聲,我的內心更加興奮,舌頭馬上又用力朝著蜜桃洞伸了進去,不停用舌尖四處亂挑,嘴唇更是使勁磨擦著花瓣的小豆,蜜汁不停的流出,楊小姐的雙腿不停張張合合,偶爾把蜜桃推向我的臉上。

「啊……受不了……嗯……好……我要……」

驀然,楊小姐的玉手按著我的頭,將蜜桃貼在我臉上不停的進行旋轉式的磨擦。她的這一下轉變,使我亂了步驟,只好用嘴巴拚命吮吸敏感的嫩豆,一吸之下,她變得更狂野,把身上的套裙都脫了,露出迷人的巨乳,雙手搓著胸脯,仰天大叫。

「啊……來了……吸得好……啊……美死……」小美人發出顫抖的叫聲。

我停下來,迅速將自己的衣服脫光,露出飢渴難耐的小弟弟,顯然膨脹的如同巨龍般的小弟弟似乎是在抗議我遲遲不給它窺探蜜桃洞的機會。

我和楊小姐緊緊的抱在一起,唇對唇激烈的熱吻,一對飽滿的肉球貼在我胸膛燙著,我的手在她雪滑的背肌沿下撫摸,慢慢摸到富有彈性的的美臀上,此刻我更加激動,因為中指朝著股溝往下,她也開始扭動……「嗯……嗯……」她的喉嚨發出陣陣的吟聲。

中指摸到庭洞,一時好奇將中指慢慢塞進狹窄的庭洞裡,楊小姐突然掙脫我的嘴巴,全身顫抖著哀求道:「哥哥……我受不了……手指……不要插……進去……啊……好難過……求你了……」

她的話語反而更加刺激了我,如同催情藥劑般,引發我更加粗暴的舉動,我不管她的哀求,中指繼續狠狠的插入狹窄的庭洞裡,楊小姐變得更瘋狂,不停發出震撼的嘶叫聲。

「啊……不……我會受……不了……啊……」她狂扭屁股的喊叫著。

「啊……我受不了……給我……快……我要……」楊小姐激動的說。她的玉手扶著滾燙的火龍,毫不猶豫地將它引向蜜桃的洞口,扭動美臀要將火龍塞進隙縫裡!

「啊……插進來……給我……快……」這騷貨迫不及待的要求著。

望著眉眼如絲的楊小姐、聽著她苦苦的哀求聲,雖然她沒有少女應有的矜持和羞怯嬌憨的神情,但一臉淫蕩性飢渴的表情,卻引發出我內心的滿足感,此刻她需要我強而有勁的火龍,滿足她的慾望!

「給我……不要折磨我……求……快……插進來吧……嗚……」她哭著哀求!

一剎那!感到無比的興奮、感到無比的威武!一個女人懇求男人去插她,而在哀怨聲中又加上哭泣聲,而且原先這個臭婊子,還敢玩弄我,這下還不是像個賤奴一樣臣服在我的胯下,這怎能不令人既激動又滿足呢?

我馬上將火燙的肉冠套在蜜桃的洞口,狠狠的推進去,狠狠的滿足她!我一定要征服她,滿足內心大男人的主義。每一下的推送,不再是享受性慾的滿足,而是享受暢快淋漓的征服感!

「啊……好大……塞得滿滿……啊……好大……」

聽到這個騷女人的吟叫聲,我的內心更加興奮且激動。一手環抱她的纖腰,中指仍然插在她的股洞裡,臀部加快的抽送,每一下都狠狠用力的將火龍插到最深處、用力的撞擊蜜桃裡的花蕊,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征服這個曾經誘惑我的女人。

「啊……插到底……啊……中子宮……啊……受不了……要來了……酸……」楊小姐仰天大叫。

一陣湧泉突然衝擊龍頭,帶來陣陣酸癢的感覺。

「啊……來了……別動……啊……舒服……」她緊緊的摟著我。

龍頭頂著蜜桃的花蕊,感到裡面出現一股強大的吮吸力,花蕊正在一面抽搐,一面狠狠吮吸我的肉冠。這種感覺既舒服又銷魂,不知不覺中,火龍產生一陣酸癢,把體內火燙的精華,全部射到楊小姐的花蕊裡……「啊……很燙……舒服……這感覺……太妙了……」

就這樣,我們在遊艇上度過了美妙的一夜,而她也如願的拿到了那箱子裡的十萬塊錢,後來就再也沒有和她聯繫過,而與王朝的合作項目也已完成。過了不久,我便被父親派往外地投資別的項目去了,然後過了很久,我也沒再花錢幹過別的女人。也許是自己搞過一次後,懂了很多道理,起碼我明白了,沒有「愛」的性交嘗不到真正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