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的奇遇

成人文學
2013/ 10/ 18
前段時間由於工作安排要到昆明出差,上了火車,找到我的包廂,我就進入了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汽笛聲吵醒。發現對面的女人合衣躺著,我假裝睡覺偷偷端詳著她的身體,她穿白色T恤,很薄,在強光下有點透,下身是很薄的褲子,隱約看見裡面的內衣,身材豐滿,三十多歲少婦,這時發現她T恤領口的紐扣鬆了,我心裡一陣狂跳。這時候更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她輕輕的挪了一下身子,本來就遙遙欲墜的第二顆紐扣也繃開了,我看呆了……突然有人要推門進來,我緊張的推了推她的肩膀,她迷糊的睜開眼睛問我什麼事情,我指了指她的胸口,指了指門。她尷尬的笑了笑,繫上了自己的扣子。門開了,是列車員,列車員大大咧咧說,「今天見鬼了,就這麼幾個旅客,這趟虧了,要不你租個VCD看看,很便宜的」我趕緊說,「很累呀,還是繼續睡覺吧。」

列車員看了看包廂沒再說什麼就拉上門走了。經過剛才的事情,我已經是根本睡不著了,她似乎也沒睡,只是躺在那兒。過了一會兒,她躺著說:「剛才謝謝你啊,要不然就出醜了。」我臉又刷地紅了,支吾著說:「我也是無意中看到的,對不起啊。」我們就這樣開始聊天,東一句西一句,天南地北的說著,彼此之間感覺一種說不出的味道,可能是因為在這小小的空間裡兩個人離的這麼近,又經歷了剛才的事,已經沒有距離了,聊天的過程中,我知道了她姓郭,是個醫生,因為她丈夫應酬很多,很少陪她,大部分時間和節假日時間都是她自己一個人度過的,這次老公還在深圳,所以想想就提早換班去昆明找同學度假。對於我說的,她一直靜靜的聽著,沒有說一句,漸漸著我砰砰亂跳的心也逐漸平靜下來了,聊著聊著,我們就聊到了男女的話題。她對諸多的激情故事好像挺羨慕,可又被傳統的觀念所束縛著。我問她:「如果機緣巧合,你會嘗試麼?」她好像一下就臉紅了,我看不清楚,不過能感覺到。 「不會的,嗯,不過也看是什麼人。起碼要有感覺。那你呢?」我一下沒反應過來:「我?我神往已久。不過就是沒遇到。這種事可遇不可求啊。」她拖長了語調:「你,不會吧?像你這樣英俊瀟灑,又有錢的男人竟然會守身如玉?我才不信呢。」我笑了:「哪裡,我也早不是金玉之身。只是見多了風月場中的事。寧嘗好桃一口,不吃爛杏一筐啊。」她歎了一口氣:「你說的也是」……

突然間我們沉沒了,只能夠聽見火車的卡嚓聲和我們兩人的呼吸聲。彼此不在說話了,在幽幽的燈光裡,彼此對視,忽然她說:「反正你也睡不著,我們這樣聊天到天亮吧。」我點點頭。繼續盯著她,她有些不自然,身體微微的顫動,我輕輕的站起來,我感覺到她顫動加劇了,但沒有不安,我伸了伸自己的腰,扶著上鋪的扶手,背對著她說:「我經歷了這麼多真有點累了,腰都酸了。」我說完沉默了,空氣有點凝固,突然她有點顫抖的聲音說「我給你揉揉吧。」我慢慢的轉過身,注視著她,在幽幽的燈光下,我發現她的臉匣微微的潮紅,在她的目光下我很順從而自然的坐在了她那鋪床的床沿。我已經能聞到她淡淡的體香,還是背對著她,沒有說話,輕輕的我感覺到她柔軟的雙手在我的腰間游動。我顫抖了一下,第一次在這樣的環境下被一個女人撫摩,她的雙手從我的腰部遊走到我的肩膀,漸漸的伸到了衣服裡面,肌膚相觸。我的呼吸不覺急促了,心跳的厲害,我極力掩飾著。突然間,她直起身來,緊緊的從後面抱住我的胸口,我不知所措……

我俯下身,去吻她。她推開我然後說到,「小心有人。」我輕輕說,「人家以為我們是夫妻啊。我又把舌頭伸進她的嘴吸吮著,手輕鬆的毫無約束地開始撫摸她的雙乳了。她緊緊的抱著我,抑制不住,嘴裡發出低低的含混不清的聲音。我放開乳房,手緩緩向下,摸到她的大腿,隔著衣服慢慢摸上去,來回摸了幾次,趁她不備,手滑向了她的似處。我還是有些害怕。於是我起身,把包廂的鎖反扣上。坐在床沿,靜靜的看她,撫摸她的臉,她的耳朵,她的眼睛鼻子。突然聽到她說,」我要。「我們相視一笑。我小聲說,」別太大聲了。她捶了我一拳。我抓住她的手,讓她慢慢往下,她心領神會地奔著我那裡去了。隔著衣服撫摸著我。「好大啊」,她說。「喜歡嗎。」「喜歡,我現在就想要。」她拉開了我的褲鏈,手伸進去尋覓。我那裡早已漲硬多時了。她先是抓住,狠狠地一握。然後上上上下下的摸,彷彿是感覺大小。然後手握成拳,不太熟練的套弄著。我好久沒有做過,很敏感。知道這樣下去很快就會沒有了,便想阻止她。她說,「是不是很想- 射啊。」我說,「是啊。好久沒有做了。」她說,「那我先幫你弄出來吧。」我有點狐疑地看著她,打量著我們的環境。好像這不可能啊。她說,「你坐上來點」我只得把手從被子裡拿出來,往上坐了坐。她說,「坐到這裡來。」她拍著枕頭。我明白了。脫了鞋子,側身向裡,DD著她的頭部坐著。她把我的小DD掏了出來。然後伸出舌頭來舔,用濕潤柔軟的嘴唇內側含住,輕鬆自然的滑動。我的右手又不自覺地下去了。撫摸過她全部的身體,在她大腿之間的手一下子探了下去,一片凸起的肉阜,一層滑滑的毛,然後就探到了柔軟的地方。用手掌覆蓋著慢慢摩挲,感覺到她的下身向上挺了挺,顫抖了一下。我慢慢摸索著分開她的私-處,分別將兩邊拉了拉,我嘴唇吻著她的耳朵,告訴她,「好多水。」然後舌頭抵進她的耳朵,輕輕的掃舐。她的身體反應更厲害了。

她的私部已經全部濕了,我知道她已經達到了一次。我明知顧問地說,「高潮了嗎。」「恩」她說:「冤家,這次你把我害慘了」。她起來摸索著鞋子,然後也去了洗手間。車廂過道裡靜悄悄的,乘務員的小乘務室裡也是空的,應該去乘務車廂裡休息去了吧。窗外是無邊無際的黑暗。我們都坐在下鋪,相摟著,臉挨在一起摩挲。彷彿兩個熱戀中的情侶。她說,「餓了嗎。」我這才發現經過這一折騰,還真有些餓。便點了點頭。可是車上現在不可能有東西賣。她去行李架上拿下旅行包,搜出了一些餅乾,鹵蛋,香腸還有花生米。後來香腸只剩下一根了,我讓給她吃。她剝了皮,咬了一口,然後把嘴送過來。

我發現,我們之間在這狹小的空間,經歷了一場交流之後,竟然變得特別的親密和親暱,只有真情侶之間才有的親密。我們並排坐著,互相交換的吃著東西,感覺也許就是甜蜜吧。吃喝完了,我們又去洗漱一番。這間隙裡,列車上的燈熄了,是該睡覺的時候了。她身子向裡側著,我順勢摟著她,手沒有停,上上下下的游移。最後慢慢脫下她的內褲。還沒有脫到膝蓋處,她拉緊了不讓我繼續。這樣也好,我拉下自己的內褲,掏出來,黑暗裡摸索著湊上去。她的腿無法張開,所以根本找不到地方。我對她說,「幫幫我。」她伸出手來,牽引著我,終於對接成功了。可是根本進不去,也很容易掉出來。沒辦法,我又去脫她的內褲,脫去了一條腿。這樣就容易的多了。我正要挺身而進。她側過身來,對我說,「

你不怕我懷孕嗎。」我心裡一緊說到,「我不射在裡面。」她說,「那也有可能懷上啊。」那怎麼辦,我有點氣急敗壞了。她笑了,說,「沒用的傢伙。啥也不懂。我是醫生。」我傻笑了兩聲,就開始埋頭苦幹了。側身從後面進去,感覺很緊,而且進入不深。我不斷地聳動,她也極力配合,有時力氣很大的往後抵我。還拚命對我說不要停。好舒服好舒服,她不停的囁嚅。這樣的確很舒服,但是很顯然,讓我高潮好像不可能。我拉過她來,翻身趴了上去。這樣的進入,讓我們都長長的啊了一聲。這個傳教士的姿勢,多麼的老土,又多麼的實用啊。插入的很深,濕潤的私處包裹著,每次抽動像是滑過長長的刺激的隧道,引來下體一陣陣的快感。她也每次都用力的往上挺,迎合著我。我的手撫摸著她的乳房,她的嘴,她吻著我的手,最後輕緩的吞進我的一根手指,口水濕潤了,然後慢慢由上到下的吸吮。哦。好溫暖的感覺。她高潮了。一下子,她癱了下去。她閉著雙眼,一動不動。雖然經過前面的高潮,可是裡面仍然很緊。四周緊緊地,暖暖的包圍著我。那一刻,我彷彿在雲端。

我沒有馬上抽動。我趴在她的身上,怕壓的她不舒服,我用肘部盡量支撐著身體的重量。她再一次雙手環抱著我。我深吸了一口氣,將DD盡根插入她的蜜穴,一動不動。然後利用肌肉將DD在蜜穴裡輕輕的跳動。每跳動一下,她就叫一聲。後來,她也慢慢收縮YD的肌肉。我們就這樣互相配合。盡情的享受著彼此的歡愉和真心的付出,至少在此刻是這樣。她咬著我的耳朵:「我喜歡你這樣對我,我一輩子也忘不了。」我說:「寶貝,激動得還在後邊呢」。說完,我將DD拔除少許,在她的YD口輕輕的上下左右前後摩擦。幾十下之後,她的呼吸又急促起來:「我要,我要,我要你」。我故意逗她:「你要什麼?我的寶貝」。開始她還不說,我就繼續在她的門前衝撞。「說,寶貝,你想要什麼?」她這時早已是意亂情迷:「我要你進來」。「進來幹什麼?」「啊,啊啊」她奮力的張開兩腿,「我要你插我 」。我再也忍不住,奮不顧身的一衝到底。她「啊」的一聲大叫,我快速的抽動著,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快,就在我快要達到巔峰的時候。我感覺到她的YD肌肉緊縮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她狂叫著,火車的卡嚓聲的聲音混著她幸福享受的吶喊彷彿是一首激情交響樂。那一刻,我用盡全身最後一點力氣,劃出最後一槳,終於衝上了浪顛……

那個夜晚。在列車上。我們一直做愛,直到天色微明的時候,才疲憊地休息。我怕睡過了頭,讓她睡,等到她醒來已經8點了,已經快要到昆明瞭。如果這夜不會亮,如果這車不會停,如果這路沒有止境。該多好。我們緊緊的抱著,這時刻,我相信我們都是真心付出的,都是用心在做的,用心在體會的。我們彼此沒有太多的話。我想留住和她一起的光陰。我知道,我留不住。在人生的路上,我們有緣相逢。我們不在乎天長地久,我們在乎曾經擁有……她說了一句話:我會想你的。我也是。不管多少年以後,即使將她深埋於心,我還是會想她的。祝福她!列車還在滾滾轟鳴著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