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良家女人的故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18
因為業務的關係,我常住單位在黃山市設立的辦事處。辦事處是在一個小區裡租的套房。這樣,我八小時之外的生活就和居住區的居民融入到了一起。

在小區裡有幾家正規的理髮店,我因為總去「春花」理髮店理髮,時間長了也就和店主兼老闆娘,一個年齡32歲叫小王的少婦相熟了。小王的老公長得很帥氣,是個搞工程的小包工頭,時常不在家。兒子在一個私立的幼稚園,每個禮拜回家一次。

開始的時光總是很平淡的。我和小王的接觸僅限於她給我理發我給她交錢。偶兒說說不著邊際的閒話。隨著時間的流逝,雙方的瞭解漸漸多了,慢慢的也就談起了朋友間的話題。不過也就是兒子的學習和她老公的工作之類。

小王的理髮店開在小區的入口處,她的人緣很好,和她相熟的人出入小區都會和她打聲招呼。時間一長,她就發現了我的問題:有一次給我理發時她忽然笑著對我說:「你可是個好男人呢?」我說「何以見得?」

她告訴我,說我來小區這麼長時間了,從沒見我晚上出去過。說我出門在外很辛苦,能做到這一點很難得。我想也是的,我這人吧就是特老實,倒不是我沒有花心的意思,但總想著我是一個人在外,萬一出點什麼事不好解釋也許更不好處理。小王並不知道我的心思,我的表現無形中在她心中打了個高分。這次談話後我感覺我們的關係好像進了一步。因為我理發時她總是少收我的錢,洗頭乾脆就免費,這點讓我不好意思很久。但怎麼給她都不要,我也就不勉強了。

一次招待客戶,酒宴結束剩了好多東西,我想著丟下實在可惜,就打包帶回去給了小王。她顯得很不好意思,但我看出來她心裡還是蠻高興的。晚上在她店裡給我洗頭時,她羞澀的告訴我,說我上午的做法就像她的父親,她父親退休前是一家單位的部門經理,在外吃飯時也經常帶些酒菜回家,每當這時她就好高興,因為有好東西吃了。我知道,我帶給她酒菜的舉動觸動了她兒時的美好記憶。

一天晚上,我已經睡下了,忽然聽到有人敲門。起來一看,竟然是小王。她見我只穿著短褲,很害羞,讓我穿上衣服她才進來。我又重新穿戴整齊拉開門,她猶豫了半天才進來,進來就坐在床邊並不說話。我問了她半天她才告訴我,是和她老公生氣了,她老公打了她。我勸了她好久,給她將講了好多夫妻相處的道理,才終於把她打發回去。我怕的是她老公就在家裡,她在我的房間裡呆的很久算怎 186;回事呢?讓她老公知道了,有點自己找事的味道。所以才極力想趕快勸回去。

有了這次經歷,我們的關係,或者說是感情一下拉近了許多。感覺已經是無話不談了。她經常趁她老公外出的時候,晚上來我的房間Y聊天,她很羞澀,每次來我房裡,都不和我坐在一起,保持一定的距離。天很熱也總是要我穿好衣服。我對她本來也並無歪心,於是就照她的意思做。有一次她實在是不忍心看我很熱的樣子,才允許我脫掉外衣,穿著大褲衩和她聊天。這以後也就不太管我穿不穿外衣了。慢慢的,她也不再與我保持距離裡了。來我屋裡後就很自然的坐在我旁邊,我們的手臂時常能碰在一起。

30多歲的人在一起,自然而然的就扯到了性上。但她好像很不願意涉及性話題,回答有關性問題時也很保守和克制。比如我問她,她的性生活的次數,肢勢,她老公的性能力等,她回答的都很簡短,回答後就請求我,咱們不說這個話題好嗎?看她這樣,我也就不好再提性方面的事。

現在已經記不得,我們真正發生性關係是在那一次談話了。只記得當時她告訴我她當姑娘的時候因為一次事故,她的大腿骨被砸斷,後來儘管治好了但骨頭斷裂的地方卻留下了疤(斷骨長好後的斷處結下的骨疤),說完就讓我摸。當我稍用勁抓她的大腿肌肉感受骨疤的形狀時,抬頭看到她正春眼含情的望著我,我心裡一下子激動起來,順勢就把她壓在我的身下,我的嘴也緊緊的貼在了她滾燙的唇上,激烈的熱吻起來。她嘴裡「嗚嗚」的叫著「不要」,兩隻手卻緊緊的抱住我的後背,腿也大大的張開來。我被她的動作鼓勵,騰出抱她的右手,把我硬極了的陰莖掏出來隔著她的小內褲頂在了她的陰道口上(她穿的短裙),她感覺到我的陰莖後,整個身子一下子就癱軟了。嘴裡卻小聲叫著:就這樣吧,不要再往下了……

我聽到她的話,只好壓抑著自己強烈的性慾,一動不動的伏在她身上。這樣過有5分鐘的樣子,我終於忍不住了,就起身脫她的內褲,她也不吭聲,只是死死的抓住內褲抵抗著,臉上卻掛著羞澀的笑。我看實在脫不下內褲,就改變了策略,直接把手伸進內褲裡,撫摩她的BB,這下我做對了,當我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裡時,她徹底放棄了抵抗。任由我順利的扒掉內褲。我注意到,在我扒掉她的內褲的一瞬間,她立即害羞的把短裙拉下蓋住了外陰。她的這個動作刺激了我,我很猛的一把把短裙掀到上面,一個很騷的大B呈現在我的面前:她的陰毛很稀,陰蒂也不大,兩片小陰唇很薄很紅並俏皮的向兩邊翻著,我扒開BB,看見裡面陰水已經氾濫,整個BB由於剛才的刺激已經變得很紅很紅了,看到此,我忍不住挺槍刺進了她的BB內,可能剛才刺激太久的緣故,我的陰莖剛一進到她的BB裡便一瀉如注。我想充分感受一下這消魂的感覺,就一直伏在她身上,陰莖插在她的BB裡,直到疲軟。

再看小王,她一直用胳臂蓋住眼,嘴是那樣的陶醉的張著,當我拉開她的胳臂時,看到的是一張如粉面桃花般的臉,煞是好看。我們都起來後,我告訴她,你何必這樣掙扎呢?惹得我射這麼早,你也不舒服。她並不回答我,只是笑著看我,整理好了我們的分泌物,她又靜靜的坐了一會,站起身輕輕吻我一下就走了,並不要我送她。

我和小王的第二次性交發生在一個月後。原因是,我們做了第一次後我就奉調回了老家。這一個月裡,小王經常給我打電話,問我什麼時間回,我問她是不是想我了,她就說很想,但我回後她不會再和我做了。我心裡想,不做就不做吧,做多了難免不出事呢。沒想到,等我回辦事處的當天晚上,小王就偷偷的遛到了我的住處,我問她,你老公呢?她說打牌去了,別管他。接下來我們就波瀾壯闊的開始了我們的第二次性交。

因為是第二次,我們都很從容。當我們都脫得一絲不掛的時候,我才真切的看到了小王的裸體(上次太匆忙了,忽略了很多東西,呵呵),說實在的,小王的臉長的還是很好看很漂亮的,圓而略長的臉形,細長的柳眉,大大丹風眼,小巧挺直的鼻樑,鮮紅的薄嘴唇,配上一口細碎的銀牙,應該是女人裡的佼佼者。但身材不是太好,儘管很高(167的樣子),但小肚子很突出,乳房也有些乾癟下垂(平時穿著衣服看不出來),小腹上還佈滿了許多不雅的妊賑紋,不過最終是暇不掩玉嘍。我們脫光後就這樣靜靜的互相審視著對方,當我們的目光再次相遇時,飽滿的春情使我們熱烈的擁抱到了一起,親吻在了一起,然後再重重的倒在床上。我們就這樣疊在一起,熱吻著撫摩著摩擦著扭動著,她的呼吸急促起來,臉上又有桃花的花色襲來,兩腮紅紅的,甚是好看。

兩腿大張開來,用她溫熱的小手的摸索到我胡亂鼓搗的陰莖,急切地導入到她濕淋淋的熱B內,我也忍無可忍的大幹起來,陰莖在她的騷B內速度極快的抽插抽插……,一會的工夫,她就壓抑地狂呼一聲,雙腿緊緊的扣住我的屁股足有十幾秒,然後猛的四肢癱軟下來。我知道她已經來了?盲憿A也就不緊不慢的抽插,幹幹停停,仔細的體會著陰莖在她BB裡的美妙感覺。這樣過了有幾分鐘,她又喊著要我加快抽插速度,我讓她側過身,上面的一條腿前曲露出B門,我把陰莖湊上去,狠勁一頂,整個陰莖就連根搗入了她的BB內,而且直頂住了她的花心,她興奮得猛的顫了一下身子並低叫了一聲。我就這樣狠勁的連搗下去,次次都直衝花心,整整大幹了400多下,中間不知道她暈過去幾次。

我自己也累得大汗淋漓。最終把我的精液全數射進她的BB 裡面……我整體感覺,小王的BB很闊的。我的陰莖也不算小(15厘米多),但插進她的BB裡總找不到感覺,沒有我老婆的BB緊。幹完後,我讓小王細把臉,因為她的臉真的太紅了,怕讓她老公看出破綻,她洗過後還是很紅,就讓她再坐一會平靜平靜。這中間我問她感覺怎麼樣,我有沒有她老公幹的帶勁,她含羞告訴我,我比她老公厲害。我問她她的BB為什麼我感覺很大?她說她也不知道,可能本來就大。以後,我和小王又幹了好多次,每次幹完她都說下次不幹了,但只要我們在一起時,又總是幹在一起,很有意思。記得印象最深的有兩次。一次是在影院裡,我們坐在一起看電影,人很少,我們就找了個最後一排靠牆的位置。我抱著她,把手伸進她的陰道裡來回的抽動,她也揭開我的拉鎖,掏出我的陰莖上下擼動著給我手淫。最後她把BB口對準我的陰莖坐下來,我抖動著屁股射精在她的BB內。

還有一次是在旅館裡,她的月經剛乾淨,就來找我。因為她老公在家,我就問她為什麼不和你老公幹。她說他幹的時候長你幹的時候短,先讓你幹。我聽了這話很興奮,就把電視機的音量開到最大,狠狠的幹了她一次。這次幹了有一個小時左右,當她回頭看到我在看她時,不好意思的衝我笑了笑。

現在離開小王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我們還經常電話聯繫。電話裡她總是問我什麼時間去她那裡,接下來又會說,你來了我們不會再做了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