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老公

成人文學
2013/ 10/ 18
十八歲的時候,我就開始和軍拍拖。我們陶醉在熱戀中,差不多在每一天的晚上都會相約在公園裡見面。在那翠綠樹叢裡的草地上,還有許多年青的戀人在我們附近卿卿我我,非常親熱地擁抱在一起。

本來我和軍是一對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在公園裡也是純純地清談。但是身邊一對一對的情侶們親熱的情形直接影響著我們。有個樣學樣,軍也開始不老實,老是對我的身體動手動腳的了。我表面上雖然稍微推拒,其實是讓他摸得很舒服。

我們每次約會都到同一個地方,但是每次都可以見到不同的情侶。不過也經常可以見到一對熟悉的情侶。他們和我們年紀相仿,估計還是正在讀書的中學生,他和她的舉動都很露骨。男的有時把手從女的衣領伸到她胸部,有時還伸到她裙子裡面。而女的也把手插入男人的褲子裡摸弄。時間雖然是晚上十時左右,我們和他們也有幾步的距離,這對男女旁若無人似的。女的散開厚厚的長裙坐到男的懷裡,如果我沒有估計錯,她一定沒有穿內褲。因為她一坐上去就扭腰擺臀,好像已經和男的在交合。

倆人劇烈地活動了一會兒,才突然安靜下來。過了一會兒,他們先離開了,樹下的草地下卻留下一個潮濕的膠套。

見到別人在親熱,我也把身體緊緊地向軍偎貼。軍吻著我,吻得我渾身輕飄飄的,他又牽我的手兒去接觸他的下體,弄得我的心裡酥酥麻麻的。隔著厚厚的牛仔褲,我感覺到他那裡硬梆梆的。軍在我耳邊問道:「靜兒,我們結婚之後,你敢不敢像剛才的女孩子那樣做呢?」

我答道:「為什麼不感呢?不必等到結婚吧!明天晚上我就穿裙子來見你!」

軍道:「你真會開玩笑!我才不相信哩!」

第二天晚上,我果然穿著長裙,並且故意不穿著內褲。軍見我去穿裙子,就悄悄地把手伸到我的大腿。前幾個晚上,軍就已經隔著底褲撫摸過我的恥部,但是此刻他接觸到的卻是我光脫脫的陰戶。他吃驚地問道:「靜兒,你真的肯給我?」

我含羞地點了點頭。軍喜悅地說道:「我們去租間房吧!在這裡太委曲你了!」

我說道:「才不和你去那種不三不四的地方哩!遇到熟人怎麼辦?」但是……「軍還想說什麼,我已經打斷他的話說道:」你別介意啦!在這裡有什麼不好呢?

幕天席地,最具大自然氣息嘛!「說著,我把裙子一拉,撒嬌地坐到他的懷抱。軍也知趣地把褲鏈拉下,讓粗硬的肉棒放出來。倆人的性器官頭一次互相接觸,我的心裡砰砰地亂跳。雖然聽說過初夜會疼痛,又心思思想嘗試做愛的滋味。

我撥開小陰唇,慢慢地讓軍的陽具向我的陰道裡擠進,果然覺得有些漲痛。

可是陰道裡面又癢得很,好想讓他插進來。於是我把心一橫,咬緊牙關把身體向下一沉。覺得」卜「的一下,又熱又硬的龜頭突然地滑入我的陰道。那種感覺既充實又帶有漲悶的疼痛。我緊緊地把軍的身體摟抱不敢再動。軍關心地問我疼不疼,我含著眼淚望著他沒有答話。他感激地把我一陣狂吻,吻得我的心都酥麻,陰道也比較放鬆,不那麼疼痛了。這時,在我們附近的那對男女也像我們這樣的姿勢互相摟抱,那女子在男人的懷裡扭腰擺臀,臉上的表情看來非常陶醉。我也學著她那樣,收腰挺腹,讓陰道套弄著粗硬的肉棍兒。初時,我覺得陰戶被他的龜頭漲得好痛,但是隨著陰道產生分泌,就慢慢潤滑起來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漸漸取代了初次性交的痛楚。我興奮地把阿基緊緊摟著,纖腰款擺,使他的肉莖和我的陰道內壁緊密地摩擦著。軍是和我一樣,也是第一次初試雲雨情,他顯得很激動。一陣急促的呼吸中,他停止了抽送,把小腹緊緊地貼著我。我也覺得他的龜頭一跳一跳的,一股熱流注入我陰道的深處。那時我渾身飄飄然,魂魄都不知飛到那兒去了。嘗過做愛的滋味,我們很快就結婚了。婚後,我和軍十分恩愛。我們嘗試了各種性交的花式,用盡同的方法取悅對方。軍對我呵護備之,我也將肉體向他徹底奉獻,身體上的肉洞,凡是可以讓他的器官插進去玩的,我都讓他插進去取樂。甚至讓他在我的嘴裡射精。幾年後,當我們試遍各種各樣有趣的做愛方式,就開始覺得乏味了。是每當回味在公園拍拖時的情景,我和軍都會很興奮。有一個晚上,我讓軍弄過之後,說道:」軍,你記得我們在公園一邊做,一邊看別人做的事嗎?「軍道:」記得,那時候真刺激。我很想和你再去玩一次哩!「我連忙贊成道:」好哇!我們明晚就去!「坐言起行,我們第二天晚上就到初戀的公園。雖然事隔多年,周圍景物依舊。是原先的小樹比以前長高了。

我們在一棵大樹下的石頭上坐下來。這兒就是我和軍共渡初夜的地方。周圍蟲聲瞅瞅,陸續有幾對情侶坐到我們附近。和過一樣,大家都沒有理會別人在做什麼。顧和自己的情侶尋歡作樂。

我仍然像以前那樣,穿著長裙而不穿內褲。很方便就和軍合體了。我一方面享受他的陽具給我的充實。一邊東張西望,觀看別對情侶們的動作忽然,我看見離我們不遠的一對正在纏綿的男女,那女的竟是我所服務的公司相熟的同事李桃妹。她和我一樣,也是騎在男人的懷裡。她顧扭動著身體,並沒有留意到我也在她的附近。直到她停下來時,仍然沒有發現我在看她。我也不想讓她發現,所以當軍射精之後,我就想迅速離開這裡。可是畢竟還是讓她看見了。

我和桃妹沒有打招呼,是互相點了點頭,就各自匆匆離開了。

第二天中午,桃妹走到我身旁,笑著說道:」昨天晚上玩得很開心吧!「我也說道:」彼此彼此嘛!「桃妹道:」你們已經結婚好幾年了,怎麼還到那種地方去呢?我說道:「就是因為結婚多年,覺得性生活乏味,才去那地方邊看邊做嘛!」桃妹笑著說道:「既然你們喜歡看別人做愛,我們也正愁沒有適當的地方可以舒舒服服幹一次。不如你借地方,我和阿南可不介意現場表演讓你們觀賞哩!

」我說道:「是嗎?如果真的這樣,我今晚就對老公說了!」

桃妹道:「當然是真的,難道你還以為我在說笑嗎?」

當天晚上,我對軍一提,他不加思說就同意了。於是我和桃妹約好,在週末讓她和男朋友到我們家來過夜。

大約晚上九時左右,桃妹果然和阿南到我們家來。我們把睡房騰出來,好讓她倆在床上玩個痛快。桃妹很大方,公然在眾人面前脫衣裸露了她的上身。她的身材挺不錯,有一對很尖挺的乳房。我看見軍這時也正注視著她的胸部。

接著,桃妹把阿南的褲子鬆脫,白嫩的手兒握住他的陽具套了套。然後用嘴去吮。

阿南的肉莖早就硬了,讓她這麼一吮,更加筋肉賁張。他有點兒忍不住了,就伸手去脫桃妹的下裳。先見到桃妹露出一個渾圓的白屁股,在她騎到男朋友身上的時候,則清楚地看見粗硬的陽具慢慢地從她兩瓣粉紅色的嫩肉間擠進去。

桃妹扭腰擺臀,讓阿南的陰莖在她的小肉洞吞吞吐吐。過了一會兒,倆人變換了姿勢。桃妹貼在床上,粉腿高抬,讓阿南在她上面揮棍直入。這時,我們更清楚地見到倆人性器官交合的情形。桃妹的陰戶沒有毛,恥部非常白淨。陰道口的嫩肉不時被阿南的肉莖擠入翻出。看得出她那裡是十分滋潤的了。

我看得心癢癢的,不由自主地把身體偎入軍的懷裡。軍立即把我摟住,一手撫摸我的乳房,另一手深入我內褲裡挖我的陰戶。我被他這麼一搞,立即從心裡癢遍了全身。我巴不得軍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我的陰道,可是他顧觀賞著桃妹和阿南表演。我好也忍耐著心頭的淫興。也把目光注視在床上兩條肉蟲的真人表演。

桃妹和阿南翻來覆去地玩了好久,才靜止下來。桃妹和阿南的肉體分開時,她的陰道裡洋溢著濃稠的半透明漿液。她和男朋友穿上衣服,就匆匆離開了。

送走了阿南和桃妹,我和軍就迫不及待地幹了起來。這一夜,因為觀看了桃妹和阿南的現場表演,我的心特別淫蕩。軍和我玩的時候,我的淫水把床單都流濕了。

經過了這次,我們夫婦更加熱衷於這樣的淫戲。之後還不到一個禮拜,軍又要我邀請桃妹和她的男朋友過來玩。桃妹笑著對我說道:「靜兒,想不到你也這麼貪玩,不如我們來一個夫婦交換,讓我試試你老公的本事吧!」

我紅著臉答道:「這我可不敢做主,又不知軍怎麼想,那裡好意思問他呢?」

桃妹道:「要你不吃醋就行了嘛!」

我說道:「既然是互相交換,我還有什麼理由吃醋呢?不過實在說不出口呀!」

桃妹笑著說道:「好吧!就由我來勾引你老公,我不信他能抗拒我的誘惑。

不過你可要給機會讓我施展,不能老纏住你老公哦!」

我說道:「你放心啦!由你來打開局面再好不過了,我那裡會做絆腳石呢?」

於是,我約桃妹在週末帶她男朋友來我們家聚會。

星期六晚上八點,桃妹就和阿南來了。桃妹一來到對我說:「靜兒,我來的時候見到你們附近的百貨公司有件套裝很不錯,如果你穿上一定很好看哩!」我說道:「是嗎?你帶我去看看好不好呢?」

桃妹道:「我來的時候,腳都走累了,叫阿南陪你去吧!」

阿南立即站起來對我說道:「行呀!剛才桃妹有向我提過,我知道那間鋪頭哩!」

我知道這是她故意支開我,便跟著阿南下樓。在電梯裡,阿南挨得我很近,同時用色迷迷的眼光望住我。我心想:桃妹一定把交換的事告訴她男朋友了。想到今晚將和這位丈夫以外的男人上床,我的心砰砰地亂跳。

桃妹所介紹的衣服果然是我所喜歡的。我不加思索就買下了。回來的路上,阿南讚美我剛才試身的時候很好看,我也故意向他拋了個媚眼兒。回來時,我故意不按鐘,直接開鎖進門。原來桃妹已經得手了。自己和我老公舒坦地坐在沙發上。褲子的拉鏈敞開,桃妹正握住他的陽具又吮又吸。見我進來,才抬起頭來說道:「靜兒,我和你老公談妥了,今晚我就和他玩。讓阿南陪你吧!」

我雙頰發燒,羞澀地說道:「我要沖涼了。」就急忙向浴室走去。

阿南追上來說道:「要不要我來服侍你呢?」

我逗了他一個媚眼,沒有回答。阿南便把我的身體抱起來像走進浴室。我被阿南這麼一抱,渾身都酥軟了。完全無抵抗地任他寬衣解帶。阿南脫光了我身上的衣服,把我赤裸的身體抱起來,在我的雪白的乳房上親了親,然後輕輕地放到浴缸。

接著,他也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踩入浴缸的另一邊。他捧起我的雙腳,愛不釋手地撫摸,仔細地欣賞我的每一隻腳趾,然後用唇舌舔舐。我被他弄得心都浪起來了,於是也老著臉皮在水底伸手去撫摸他的下體。阿南把身體移道我身旁,笑著說道:「怎麼樣,這小弟弟能讓你滿意嗎?」

我含羞地把臉偎到他寬闊的胸部,低聲說道:「門還沒有關上哩!」

阿南一手摸捏著我的乳房,一手指著浴室的門口說道:「桃妹和你老公都已經合體了,你還怕人偷看嗎?」

我把雙眼望向客廳,果然見到桃妹騎在軍上面,用她的陰道頻頻地套弄我老公那條又粗又硬的大陽具。我不禁雙頰發燒,羞澀地把頭兒垂下。阿南把手摸了摸我的陰戶說道:「阿櫻,我們也來玩玩,好不好呢?」我沒有回答,把頭往他懷裡直鑽。手兒卻緊緊地握住阿南的肉莖。他的嘴唇吸住我的乳頭,還把指尖輕輕揉動我的陰蒂,時而把手指伸入陰道。我的心簡直要跳出胸腔來,渾身卻酥麻鬆軟。唯有毫無抵抗地任他所為。

摸了一會兒,阿南從浴缸把我抱出來。我們把身上的水珠抹乾,雙雙赤身裸體地走到客廳。這時,桃妹和我老公已經轉換了姿勢。她躺在沙發,兩條白淨的嫩腿高高向上舉著。我老公執著桃妹的腳踝,將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肉體狂抽猛插。

桃妹被幹得如癡如醉,見到我出來看她,卻故意大聲說道:「哇!靜兒,你老公實在真利害,我已經被他幹出第二次高潮了呀!」

我白了她一眼,就拉著她的男朋友進入我的睡房。這時我的心裡已經非常渴望,是羞於直接表示出來。阿南大概看穿我的心思。就主動把我抱到床上,他把我的雙腳捧在手裡玩賞,用舌頭舔我的腳趾縫。一邊舔舐,一邊地稱讚道:「靜兒,你的腳兒又白又嫩,實在美極了,我真想一口吃下去哩!」

這時我心癢難煞,已經快忍不住了。遂向阿南拋了個媚眼兒,說道:「死鬼,你把我弄得癢死了,人家的心都癢起來了,不理你了!」

阿南笑著說道:「你不理我,我可偏要理你,你老公已經和我的桃妹合體,你可不能動耍賴皮呀!」我說道:「我那裡有耍賴皮呀!又不是不給你,可是你顧逗人家嘛!」你實在惹人喜歡,我捨不得一口吃下去,要慢慢品嚐呀!「阿南說著,就順著我的小腿一直吻到大腿,最後吻到我的陰戶,用舌尖撩撥敏感的陰蒂。我渾身像發冷似的顫抖著,雙腿把他的頭緊緊夾住。

突然,阿南把我的粉腿拍開,騰身一躍而上,我立刻感到一條粗硬的肉棒慢慢插入肉體,它又熱又漲,感覺上非常充實。我不由得伸手把他健壯的身體緊緊摟抱。這時,我覺得雙乳熨貼男人寬闊壯實的胸肌。雖然我已經不計其數地在丈夫的懷抱裡有過這樣的享受,可是和陌生男子貼身還是第一遭。所以特別興奮。

阿南輕聲在我身邊說道:」你的下面真好,把我吸得緊緊的。「我的肉體既然和他交合,臉皮也老起來了,遂風騷地說道:」你的棒棒也不錯呀!硬梆梆的,把我漲得好充實哩!「阿南開始活動著身體,讓他的陰莖在我的體內一進一出。我的陰道被他研磨得非常舒服,分泌也越來越多。如同平時和老公做愛一樣,我一興奮就大聲哼叫起來,阿南像受到鼓勵似的,益加努力地在我肉體橫衝直撞。

弄了一會兒,阿南要我躺在床沿舉高雙腿讓他玩」漢子推車「的花式。他的雙手捉住我的腳踝,粗硬的大陽具一會兒長驅直入,一會兒在洞口陰唇輕輕點觸。

就在我欲仙欲死的時候,忽然聽到桃妹的聲音在旁邊說道:」看!靜兒爽死了!「我睜眼一看,原來我老公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赤條條的站在床邊觀看。桃妹也是赤身裸體。她那光潔無毛的陰戶還飽含著白色的漿液,看來我老公已經在她的肉洞射精了。

我伸手捉住老公軟垂的陽具,老公也湊過來撫摸我的乳房。在兩個男人合力進攻之下,我興奮得高潮疊起。情不自禁地淫聲浪叫起來。

阿南的陰莖在我下體狂抽猛插了一會兒,終於突突地射精了。但是他仍然精神十分飽滿。當他把肉棍兒從我陰道裡拔出時,仍然無比堅硬。桃妹突然伸手握住他的陽具說道:」老公,我還要和你來一次!「阿南笑著說道:」沒問題,不過你這麼浪,最好是我和軍前後夾攻,讓你試一試兩條陽具同時插入的趣味!「桃妹淫笑著說道:」也好,你們放馬過來吧!「軍和阿南說做就做。阿南讓桃妹伏在他身上,肉洞和肉筍配合之後,軍就從女人的背後直搗後門。桃妹大聲叫道:」哎喲!我被你們插死了呀!「軍沒有理會是一味狂抽猛插。我在旁邊看了也覺得很新奇。雖然我老公也玩過我的屁眼,可是一個女人同時讓兩個男人淫樂,我還是第一次親眼所見。雖然剛剛才被阿南幹了一場,也不禁意馬心猿難拴。

阿南見到我粉面通紅,就說道:」靜兒,要不要試試呢?「我笑著說道:

」怎麼個試法呢?「阿南道:」這樣吧!還是你騎在你老公上面,然後我從你後面來。「我聽話地趴在軍身上,把他的肉莖吞沒在我的陰道裡。阿南隨即把他粗硬的大陽具塞進我的肛門。這樣一來,我頓時覺得下體有說不出的飽漲。阿南試圖在我後門抽送,但是我覺得不但無快感可言,甚至還有點兒疼痛。於是我叫他暫停下來,我要老公將我抱在懷裡,我的屁眼容納他的陽具,然後高高地舉著兩條大腿任阿南在正面狂抽猛插。

玩了一會兒,我覺得老公的陽具在我肛門裡一跳一跳的,大概正在射精。阿南也把腹部緊緊抵在我的小腹,他終於又一次在我的肉體裡噴射精液。

阿南和桃妹在我們家玩到將近十二點鐘才回去。我們和軍上床後,他很快就睡著了,我卻仍然在回味著剛才同時兩個男人玩的事。

第二天午餐時,桃妹笑著對我說道:」靜兒,昨晚好興奮吧!「我白了她一眼說道:」那還用說,難道你不興奮?「桃妹笑著說道:」其實還有更刺激的哩!你聽說過夫婦交換嗎?「我回答道:」沒有哇!是怎麼有回事呢?「桃妹道:」就像我們昨晚那樣,不過規模要大一點,人數也多一些!「我正想問個仔細,桃妹已經主動向我講述她和阿南第一次參加俱樂部的趣事。

阿南和桃妹到達那個會所門口時,就見到一對夫婦在爭執計較,原來女的想臨陣退縮,但男的不依。剛好這時有讓出來迎接,於是大家都跟隨著進去了。屋裡的人全部一絲不掛的。阿南叫桃妹脫下衣服後,自已也開始脫衣服,桃妹默默地站在阿男身旁,她聽到剛才的那對男女又開始爭吵爭吵。女的說:」我還是要回去,我不喜歡交換。「男的說:」來到這裡還說這種話?昨天你對這件事不是有很大的期望嗎?「女的又說:」可是我還是害怕,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人對著我。「男的摸著她的脖子說道:」你不要怕啦!來這裡的人都是斯文人嘛!「在一個很大的大廳裡,已經有十對男女,燈光很暗,而且播放著性感的音樂。

桃妹緊靠在阿南的身邊坐在地毯上,然後觀察著其地男女,幾乎所有的人都在三十歲左右,有阿南和桃妹是最年輕的一對。

全體集台之後,出現主持人。他說道:」歡迎各位光臨,現在馬上就舉行換友的第一次派對,首先要決定伴侶,請男性到這邊來排隊。「根據主持人的指示,二十名男人,一字排開。每一個人拿到一根很長的繩子,然後把繩子拴在性器官上。那些常來的客人好橡很愉快的樣子,動作也熟練。在女人們轉過身的時淒,大家把繩子交叉放在地上。繩排列在四、五公尺的地方,然後在中間蓋一條被單。主持人說:」現在請各位女性選一條繩子,繩子所拴住的男人就是你們的對手。如果巧繩子的另一頭是自己的老公,就由我主持另外交換。「站在那裡的女人們紛紛挑選繩子,她們的身上都一絲不掛,但論年輕與美麗,桃妹絕對是鶴立雞群。從這端的女人依序拉繩子決定自己的伴侶。一個三十多歲的清瘦女人抽到了阿南。輪到桃妹了,結果她抽中的是矮小凸肚的男人,她感到並不滿意。

決定伴侶後,大家各自擁抱對方,配合音樂開始跳舞。

太太,請多指教。」那個矮胖的男人鞠躬後,用手摟桃妹的腰,桃妹全身惑到很不自然。她很想推開那男人就逃走,可是感覺出圍在她腰肢上的手決不會給她那樣做。

在桃妹的四周,有的女人把臉靠在男人的胸上,彼此熱情地撫摸。有人離開大廳到準備好的小房間裡。但是地們並不是牽著手走,有的把繩子套在女人的脖子上,像牽狗一樣牽著走。也有相反的,男人貓在地上讓女人騎在背上走、「太太,你是第一次嗎?」桃妹的臨時伴侶把已經勃起的肉棒頂在她的下腹。「是的。」

桃妹用生硬的口吻回答他。「在這裡男女之中有一個做主人,另外一個做奴隸,你喜歡做什麼哩?」桃妹說:「我還不知道這裡的規紀。」

那男人笑著說道:「那就由我決定吧!我先做主人好嗎?」

桃妹點了點頭。大廳裡幾乎所有的男人部在看著桃妹趴在地上被那個男人拉進房間裡去的場面。

桃妹被帶進去的房間,床邊準備了許多小道具。男人拿起手扣,把桃妹的雙手在後背扣上。

「首先要為主人服務。」男人用冷漠的聲音命令,他股間的肉棍從剛才一直挺直到現在。桃妹好認命地跪在他面前,用舌頭舔男人的東西。那男人立刻身體顫抖,頭向上仰,他在感謝自己的幸運之神,他已經參加過很多次,但是遇上這樣年輕的美女還是第一次。桃妹不僅相貌長得美,身材也非常的好。豐滿的乳房上可愛的乳頭向上微翹,修長的雙腿,臀部像歐美女人一樣向上翹起,從她身上很能感覺到年輕的氣質。那男人知道他以後再來也很難有這種機會。一個像女神一樣美麗的女人伸出舌頭舔地的肉棒,雖然他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並不是心甘情願的。但這種情形反而令到男人的慾火更強更烈,通常來這裡的女人都像發情的母狗一樣,沒有一點羞恥心。相比之下,但這美麗的女人還有羞恥感和厭惡感,雖然她嘴裡不說,但從態度和舉止看得出來。

「現在你是已的奴隸!要服從我的命令!」他一面說一面抓住桃妹的頭髮,使棍子的頭部擠向她喉嚨的深處。過了一會兒,男人從桃妹嘴裡拔出肉棍,問道:「味道如何呢?」桃妹低下頭回答道:「很有趣!」

「回答不錯,但真正的性虐待還沒有開始哩!站起來!」男人拉著桃妹的頭髮使她站起了來,並排站立時,桃妹比地還高一些。男人雙手捏住桃妹嬌嫩的乳房,原來就尖挺的雙乳顯出更漂亮的形狀,淡紅色的乳頭向上挺起著。男人忍不住吞下口水,他不禁讚美地說道:「你的乳房真是漂亮到極點!我一向都是用繩子捆綁對手,使用各式各樣的器具虐待,可是現在看到你這樣美麗的曲線,連那樣做的心都消失了!」男人立刻向漂亮的乳房。他似乎覺得自己恢復喜歡做虐待狂之前的正常慾念了。現在他心裡有一件事,那就是和這個青春美麗女郎性交。

他又問道:「太太,你的乳房敏感嗎?」

桃妹猶豫著,沒有回答。「快回答!」男人用手指捏了一下沾滿口水的乳頭。

桃妹趕快回答說:「是的!」

那男人又說:「每天晚上老公這樣撫摸,你就興奮吧!是不是呢?」

「偶而是的。」桃妹的臉通紅,聲音也很小。

「你說謊!有這樣好的身體,沒有男人一天也受不了吧?」男人竟然激動地生氣,桃妹感到有點兒恐懼。加果是遊戲就沒有問題,但這個男人是真正生氣了。

她在感到新鮮和刺激之餘,也有點兒擔心被他傷害。「你快說,怎樣弄你才會有性衝動,是這樣子嗎?」男人用力抓住她的乳房揉搓。桃妹低聲說道:「輕一點更好。」

「那麼,這樣好嗎?」男人果然放鬆了一點。他說道:「乳頭要怎麼辦玩呢?」

桃妹說:「用舌頭輕輕舔。」

那男人照她的話在敏感乳頭上用舌尖輕輕舔。桃妹不禁顫抖了一下。

那男人抬起頭來問道:「有快感了嗎?」桃妹說:「有的。」

「有了快感應該叫出聲的。」這時候男人蹲下來,拍了拍桃妹的大腿,說道:「快把你的雙腿分開!」

桃妹把腿張開,那男人注視著她修長美麗的雙腿,說道:「還要大一些!」

桃妹好把她的雙腿伸展到最大限度,這時侯男人就在大腿根凝視。他說道:「為什麼沒有毛?」桃妹道:「不知道呀!我天生就是這樣子的。」「真是一個美麗的仙人洞!我太喜歡了。」男人把頭靠過來,伸出舌頭探入裡面,桃妹感到很刺激,她全身顫抖。男人則不停地在那裡舔著,好像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一步的樣子。桃妹咬緊嘴唇,在男人的舌頭不斷舔下去的時侯,桃妹也無法控制自己,淫水滔滔流出來了。「趴下來!」這時侯男人終於抬頭說話。桃妹趴在床上,男人抱住她那雪白渾圓的屁股,猛烈地將肉棒插進濕潤的陰道裡去,男人的表情好像很激動。他用力前後活動,桃妹的屁股美極了,尤其從後背到屁股的曲線充滿了性感。那男人想到自已正在姦淫著這樣美麗的女人,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知道猛烈地抽送著粗硬的大陽具。在被姦淫抽插的過程中,桃妹淫慾的火焰逐漸燃燒起來。

沒有多久,男人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桃妹的體內。他立刻要桃妹仰臥在床上,然後雙腿跪在她頭部的兩側,把沾滿淫液的肉棍放進桃妹的嘴裡。桃妹皺起眉頭,但終於還是用舌尖舔弄,肉棍很快就恢復精神,於是男人用正常的姿勢在她的陰道插進肉棍,第二次就不再那麼容易射精了。桃妹也在男人的抽插時自然地發出淫浪的聲音。男人插進來又退出去時,桃妹覺得自己的下體快要溶化般地從裡面湧出快感。他忍不住扭動豐滿的屁股,她覺得被虐待的火焰快把全身都燒光了!

桃妹美麗的四肢抱緊男人的身體,她實在無法控制自己,在體內不斷湧出的甜美的快感下,發出了撒嬌和哼聲,這時,她的理性已經完全消失,在男人射精之前,她有又了多次的高潮。「太太,你真是太美妙了!」男人抱住桃妹的身體不放。

他看了看壁鐘,對桃妹說道:「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快完,現在開始,大家可以自由地選擇伴侶。我想會有一大堆男人向你提出要求,如果你全部答應,你會變成被輪姦一樣。」「是嗎?」桃妹竟無表情地站起來,她並不驚奇,也不害怕。

她來的時候就準備讓大家輪姦的。她知道就是自己表示不願意,也絕對不會被接受。那男人癡呆地望著桃妹,望著她修長大褪現出美麗的曲線。他忍不住用沙啞的聲音又請求道:「太太,再來一次好嗎?」桃妹沒有出聲,她默默地躺下來,並分開了雙腿。但是,那男人說的是真話,當他還沒有硬起來,已經有五個男人來到這個房間裡。他們一起向桃妹求歡。桃妹也微笑地對她們點頭答應。

「我們讓太太決定順序吧!」有一個男人這樣提議後,大家就排成一排,讓桃妹一個接一個地把肉棍含在嘴裡舔吮。每個男人的形狀和顏色與大小都各不相同,桃妹看在眼裡,心裡開始激動地冒出慾火。

這種最讓女人享受的東西,眼前就挺立著五根,怎麼可能會不想要呢?單單這樣看在眼裡,桃妹的仙人洞裡已經開始冒出山泉。她一根又一根地仔細享受。

有一個男人在這年青美麗女人的熱心又巧妙的舌技下,已經很快就射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