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偷窺經歷

成人文學
2013/ 10/ 18
我的家在城鄉結合部。北面是兩件兩層的樓房,南面是兩間平房。我家東邊的人家搬到市區去住了。請我幫他家照看房子。西邊隔條小路有兩間和我家一樣的房子。兒子媳婦全在外地承包浴室,只留下兩個70多歲的老人家在家。所以,我們這裡的房子,很多都出租給了外地人。

妻子因為幫她哥哥打理生意,去了外省。每年沒什麼事情的話,只會春節回來。我帶著5歲的女兒獨自在家。

那年春節過後,妻子又要走了。每年她臨走前的晚上都和我做愛做個瘋狂。其實和妻子這麼多年了,除了每次隔很久回家的那次有激情,其餘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感覺。「小別勝新婚」也只適用於小別後相聚的前幾天。反正我也不清楚那晚我們做了多少次,我只知道我雞巴硬了一晚。想要了就插進去抽幾下,最後根本就沒東西射出來了。害得我好幾天看見美女都沒感覺。

大約過了10天左右,週日我休息沒事做。就想著去浴室裡泡澡。我去了一家剛開沒多久,消費不太高的浴室。找個包間躺下休息。不一會進來一個小姐問我要不要敲背?我看了看這小姐大約22-24歲左右,長得不咋樣,奶子倒挺大。本人最喜歡欣賞的就是奶子。但我想看看其餘的小姐,就推說不想敲。陸續進來了三個小姐,我看看也差不多了,就留下了最後來的小姐。這小姐年齡大約在26-28左右,長得比較豐滿。她一進我包間就坐在我床邊,手伸進我的內褲抓著我的雞巴搖動起來:「嗯,雞巴都硬了,要操比了啊。」

「都是你把它搞硬的,你要想辦法讓它軟下來。」我說。

「那還不容易,走,我們去敲背。包你舒舒服服的。」她一邊說一邊將手抽出。同時拉下了我的內褲,捏著龜頭聞了聞、看了看,說道:「還很乾淨啊!」這時的我已是慾火中燒,但我強忍著說:「讓我看看你的怎麼樣?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就在這裡做。」於是這小姐就走出包間,我聽見她和跑堂的說了句「看著點。」然後拿了條毛巾進來了,將門關好後,自己脫下了內褲躺下:「你看看我乾淨不?」。我瓣開大陰唇,用她帶來的毛巾擦了擦,然後將中指伸入陰道探了探,確定沒問題,就將嘴巴湊到陰道口,用舌頭狂舔起來。起先她沒什麼感覺,估計是比被操多了。等我的舌頭伸入陰道裡攪了幾下,她不由得輕哼起來了。「帥哥,快來吧,我受不了了。」我知道她是在敷衍我,於是趴在她身上一陣猛插,然後是一洩如注。

也許是操比操累了,我洗完澡後躺下就睡著了。等我醒來的時候,隱約聽見隔壁房間有聲音。憑直覺我知道,那是做愛時的呻吟聲。於是我擰小了電視機的音量。側耳細聽,隔壁房間真有床板聲、呻吟聲。我發現,這浴室是兩個房間合用一個掛壁式空調。空調處有個很大的窗戶,人稍微站高點就可以看過去。為了安全,我關了房間的燈,將房門內鎖,站在床頭櫃上,我看到隔壁房間一個赤裸的背影對著我,底下是一個躺著的、赤裸的、雙腿分開的男人。那女的正一上一下的在抽插,男的雙手按在女的奶子上,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著。我看到他雞巴在陰道裡抽插,也聽到了抽查時發出的「噗嗤、噗嗤」的聲音。我的雞巴瞬間硬了起來。這時那小姐說:「你來搞我吧,我做不動了。」於是兩個人交換了位子,我看清了正是第一個來我房間的小姐。看著她碩大的奶子晃來晃去,我真後悔剛才沒叫她。那小姐躺下後,手扶著男人的雞巴插入陰道。隨即發出了輕微的一聲「嗯」。那男的急速抽動著,小姐不時發出「嗯、嗯,啊,啊,啊」的叫聲,一聲比一聲高。肉體撞擊的聲音「啪、啪」直響。男人的陰囊晃來晃去,小姐叫道:「快、快、快,我要,我要」。並挺著屁股迎合著抽插。我也急速的打著飛機,我感覺我的喘息聲越來越重。這時那男的拖著一聲長長的「啊--」聲,趴在小姐身上不動了,雞巴還在不停地抖動著。那小姐將他推起,拿了衛生紙擦了擦陰道,穿上褲子走了。

我打開房門躺下,滿腦子都是小姐的奶子。這時我聽到隔壁房間有說話聲,是剛才那個小姐送毛巾來了:「好了,你休息一會。下次記得還照顧我生意。」「嗯,我會的,再讓我摸下奶子」。「來,給你,色鬼!」不一會聽見一聲親嘴聲,接著響起了房門聲。我知道那是小姐離開房間帶上了門。於是我對著我房門外叫道:「有人嗎?給我拿塊毛巾」。小姐的腳步聲向我這邊移來,她半推開我的房門,將頭探進來:「要毛巾嗎?先生。」

「嗯,給我拿塊熱毛巾,謝謝!」

「好的,馬上就來。」

一分鐘後。毛巾拿來了。「坐一會吧。」我說。

「你看不上我的,又不照顧我生意。」她邊說邊坐下了。

「人家第一次來嘛,本來想叫你的。那小姐一進來就脫我褲子,摸我雞巴。你說我好意思拒絕她嗎?」我詭辯道。

「那我現在摸你雞巴,你還可以做嗎?」她說著就將手伸入我內褲裡。

「你不摸我我也做啊。」

「為什麼?你剛才是不是在偷看我。我聽到你的呼氣聲了。」

「呵呵,是啊。我看到你的奶子和比毛了。害得我雞巴硬到現在。」

「我剛做過,你不嫌棄嗎?」

「沒事,你去洗下就來,我等你。」

「我剛是帶套子的,用這個消毒紙擦下就好了。」她邊說邊取出了一個小袋。

「那你躺下,我幫你擦」。她脫下褲子躺下並分開了雙腿。我看到她的陰道口因為剛剛操過,還是微微張開的。顯得不規則的圓形。用消毒紙將陰唇、尿道、陰道擦拭後。我聞了聞陰部,除了消毒液的氣味外沒異味。於是,我伸出舌頭,用舌尖抵住陰道口輕輕攪動。起先她沒什麼大的反映,漸漸地,她的呼吸越來越沉重。並用手抱住我的頭不停地往下按。屁股還不時的往上抬。我的舌頭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她陰道分泌出的粘液。

「哥,上來吧」。她半瞇著眼睛和我說。

「把衣服脫了,我真喜歡你的奶子。」她脫光了衣服,用雙手從兩邊將乳房向中間擠,兩個乳頭靠得很近,我將嘴張大點,同時將兩個乳頭含在嘴裡吸允。然後將我整個身子重重地壓在她身上,使她的雙乳和我的胸膛牢牢緊靠。她用一隻手抱緊我的腰部,另一隻手從我屁股後伸入輕撫著我的陰囊。

「哥,來吧,我真要了。」她說。

「好,你幫我戴上套子。」我說。

「不要,你放心,我絕對沒事。我不想和你帶套子做,我今天是真想要。我們玩個舒服的。其實做我們這行的,不容易動情的。即使有也是為了哄客人開心,騙騙他們的。」

「那你為什麼和我動情啊?」

「你沒注意到我下面出水了嗎?一是我下面是第一次被人舔,我很興奮;二是我知道你偷看我的時候,那種感覺特興奮。」

她一邊說一邊把我的雞巴拽到陰道口,隨著「撲哧」一聲,雞巴沒根插入陰道。她發出了一聲長長地「啊--」聲。我也急速地抽動起來。只聽到雞巴在陰道裡夾雜著淫水的「噗嗤、嘰咕」聲,房間裡瀰漫著一股騷味。

「你把電視聲音開大點,我怕叫聲大影響別人。」

我隨手將電視機音量提高了。「哥,我要,快點,嗯、嗯嗯,用力頂我,嗷,舒服,哥,老公,快、快點」。她臉頰發紅,雙手抱著我屁股不放。

在她的浪叫聲中,我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我不感覺雞巴是插在陰道的,只感覺兩個人的襠部全是水。忽然,一陣快感直衝腦門,我抬高了屁股,隨著兩聲重重的「啪、啪」聲,雞巴一陣抽搐,精液噴湧而出。

「啊,好累啊!」我說。

「好舒服啊!哥,如果你願意,我把手機號碼給你,下次你帶我出去開房間,或者到我住的地方去。在這裡做,總歸有點拘束。怎麼樣?」

「好啊,我求之不得呢!」

「那我先出去了,時間呆太長不行的。今天你就付下小費,我們出去玩的時候,隨你給不給。」

「好的。」我邊說邊將手伸入她衣服裡去摸奶子。她將衣服掀上,把奶子塞到我嘴裡,然後抱著我親了下嘴,依依不捨地離開了。

經過幾次接觸後,我知道這小姐姓周,是湖北的。來這裡還沒多久。開過幾次房以後,我發覺先前的那種激情和慾望都減輕了。腦子裡記掛的還是偷看她做愛時的情節。

直到一個夏天的晚上,天下著中雨,我在外喝完酒回家洗完澡。打開電腦進了CF聊天室看成人視頻表演。畫面上那女的搔首弄姿,擺弄著下垂的奶子。即使這樣,我的雞巴還是翹了起來。我用手套弄了幾下,光著身子站在二樓的走廊上,想清醒一下。忽然我聽到樓下傳來呻吟聲,仔細一聽,確認是租住在我東邊鄰居家小屋裡傳出來的。剛剛有些疲軟的雞巴又硬了起來。我知道那屋裡住的是一對小夫妻,大約在24、25歲左右,倆人在一個單位上班,好像還是領班。每天要到晚上11:00左右才下班。夫妻倆個子都不高,來自雲南。但很有氣質。特別是那女的,個子不高,喜歡穿低襟的衣服,兩個奶子雖然不大,但很挺。走路從不旁視。給人一種高貴、看不起人的感覺。一想到姑娘的冷艷,再一看,他們家裡的燈還亮著。我趕快找了條內褲套上,冒著雨來到他們的窗下偷看。

到了近前我發現,他們的窗戶沒有關緊,留著一條拳頭大的縫。確認安全後,我將頭探上去細看。兩人赤裸裸的在床上,女孩在下面張開的大腿剛好對著我,男孩蹲在她身上正使勁的抽插。由於床靠著窗戶,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雞巴在陰道裡上下抽插以及陰道不時的收縮。每當雞巴抽出時,會有一些液體隨著雞巴從陰道順著女孩的屁股流出。「啊、啊、啊啊;嗷、嗷、嗷」女孩的叫聲一浪高過一浪,且不時挺著屁股迎合著抽插。看著女孩濃密的陰毛和白皙的皮膚,我恨不得衝進去把男孩趕下去我自己來搞。只感到雞巴濕濕的,不知道是雨淋的還是自己射了。真想不到白天看起來這麼文靜、高貴的女孩。做起愛來競這麼放蕩。

我在窗外輕輕地套弄著雞巴,幻想著插入女孩陰道的是我的雞巴。這時,女孩的叫床聲忽然高了起來,隨著一聲長長的「嗷--」聲。男孩趴在女孩身上不動了,女孩摟著男孩不停地親嘴。我發現男孩的雞巴慢慢變軟,直至滑出陰道。一股白白的精液也隨之緩流而出。女孩的陰道不時地收縮,精液也慢慢地滴在席條上。男孩拿了紙幫她擦拭,女孩懶懶地坐了起來:「好爽啊,真舒服!」。她那小巧玲瓏的奶子全暴露在我眼前。我估計這女孩沒有生育過,奶子一點也不下垂。

這天,來了一個女的要租我的房子。聽她說是在某全國連鎖的民營醫院上班,住不慣集體宿舍。從身份證上我得知她年齡29歲,姓張,天蠍座,湖北人。打扮比較時髦。那天是穿著一件大開襟的白襯衫,內是一件粉紅色的胸罩。從開領處可以看到小半個奶子,那起碼是F杯的。有呼之欲出的感覺。

交接完鑰匙後,她朝我笑了笑,說:「我午睡了。麻煩你了。」不一會,院子裡曬出了她的換洗衣物。那件粉紅的胸罩掛在晾衣架上晃來晃去,旁邊是那件白襯衫,還有一條黑色的、窄小的蕾絲內褲。我閉上眼想像著她的裸體並意淫她。不知不覺將精液噴濺在地板上。此後,我每天都在想著如何看到甚至得到她的身體。

經過幾天的觀察,我發現她每天在醫院洗完澡回家換洗衣服,睡覺關燈。要想偷窺她真的很難。那幾天急得我茶飯不思,終於被我找到了辦法。

趁她不注意,在她曬在外面的內褲裡倒了一小瓶胡椒粉和辣椒粉。然後用備用鑰匙打開她房門,將窗貼弄破到足夠看清整個房間。

聽到熟悉的腳步聲,然後是關院門的聲音。我莫名地興奮起來,雞巴也硬硬地。她把晾曬的衣物收回,一會把換洗的衣物曬出。沒過多久,她關上了房門,我聽見放水的聲音,趕快跑下樓,湊到窗戶上朝裡看。她赤條條地站在那裡,面前是一盆水。一米六幾的個子配著一身白皙的皮膚,身材適中,那對我魂牽夢縈的大奶子傲立在胸前,這麼大的奶子只微微下垂。肚子平滑,沒有一點贅肉,而下是一撮濃密黝黑的陰毛。這時她蹲下,將陰戶泡在水裡清洗。一會她坐在凳子上分開雙腿,一隻手將大陰唇分開,另一隻手用毛巾沾著水清洗。她的陰戶全部暴露在我眼前,大陰唇不是很厚,顏色暗紅,陰道口也沒有發黑。整個陰戶生得比較上。陰毛很多。這時她用右手大拇指和無名指捏住陰道口輕輕揉搓,一會又用手將兩片大陰唇拉展開低頭自顧欣賞。在她拉開大陰唇的時候,我看見張開的陰道裡那兩片嫩紅的小陰唇,恰似含苞待放的花朵。停止揉搓以後,她用手使勁地揉了幾下奶子,然後坐在那靜靜地發呆。

我認定她有秘密,為了將她泡到手,每次看見她我都先打招呼。漸漸地我們近乎了起來。時間很快到了陽曆11月份。我和她都是天蠍座,我生日在11月4號,她是11月7號。在我生日那天,我邀請她和我一起過。那天是星期六,上午我買了菜,再將家裡收拾了一下。晚上她帶了個蛋糕回來了,我倆喝著紅酒邊聊著。我得知她原來在武漢的醫院上班,和她的科主任有了婚外情,在科主任老婆的大鬧下,總院將她調到我這個縣城。她工作的醫院在這裡的專科是男性科和女性科。她在這裡是女性科的醫生。到目前還是單身,和她睡過覺的男人有兩個,一個是她實習的醫生,一個就是原來的科主任。

喝完酒後,我們聊了一會天。我試探著問她:「你今天能不能睡在我這裡?」

「我從你看我的眼神裡就看出你不是個好東西!雖然我們做醫生的對這種事看得不是那麼重,何況我還是性科的。但也不代表我們會亂來。今天就把我當做禮物送你吧。不過以後不得勉強我。」

我一聽,欣喜如狂。簇擁著她來到我房間,然後打開洗浴間的水龍頭。這時的她已脫光了衣物,燈光下的她,臉上帶著酒後的潮紅,愈發令人著謎。我雞巴「騰」地翹了起來。她用手拍了一下雞巴,笑著說:「這麼猴急。來,我幫你脫。」我趁勢抱住她,將她的大奶子靠緊我的胸膛:「等下,先讓我感受下你的乳房。」她也順勢抱著我的腰,扭動著身子。

「寶貝,我們一起洗澡好嗎?」我徵求她的意見。

「嗯,好的。」她沒有一絲的羞澀。

浴缸裡的水已放滿,我倆進去後,我壓在她身上:「寶貝,先讓我進去搞幾下,我還沒有在水裡做過。」

她張開腿,扶著雞巴插入陰道。有水的滋潤,很輕易就插到了底。我穩定了下情緒,然後抽插起來。每動一下,浴缸裡的水就晃幾下。那種感覺雖然不錯,但浴缸太小,做得不舒服。她將我推開:「洗好以後,上去好好做。」

我幫她全身擦了沐浴露,兩隻手捧著一個奶子使勁搓。她笑著說:「我奶子有這麼髒嗎?」

「呵呵,不髒,很大,摸著舒服」。她的奶子大到我兩隻手還不能全部抱住,奶頭也很大。我將她的陰毛洗了洗,然後在陰道口輕輕擦了幾下。她也將我的雞巴塗滿了香皂,用手上下捋動。從開始到現在,我雞巴一直是硬挺著的。

擦洗乾淨後,我倆上了床。她把我壓在她身下,用手捧著我的臉,嘴對嘴地點親,然後用嘴咬了幾下我的鼻子,說:「你知道嗎?我來你們這裡幾個月了,一次也沒做過愛。其實我也很想要,只是一般的人我也看不上。我這個人比較相信星座。你如果不是天蠍座的,我不會和你做愛的。因為天蠍座的人最講究做愛的質量。」

我雙手托著兩個奶子輕輕轉動。雞巴也在不經意間插入了陰道。但我沒有急於抽動。她閉著眼睛似乎在細細品味。這時她屁股向下挺了挺,然後扭動著屁股,雞巴也在陰道裡轉動起來。兩個人的陰毛攪在一起,發出輕微的帶著脆性的「吱、吱」聲。

「哦、哦、哦哦,嗯--、嗯--。」她閉著眼睛呻吟著。

我感覺要射了,趕快將雞巴拔了出來。

「要射了嗎?」

「嗯,差一點就射了。」

她用尖指甲在我雞巴上狠狠戳了一下,我一個激靈,射意全消。然後她拿紙擦了擦龜頭含在嘴裡。一會用舌尖舔尿道口,一會整根吸入,一會用牙齒咬著龜頭輕輕套弄。再不就是用嘴叼著陰囊甩來甩去。

我調轉了方位,這樣我們倆就是首尾相顧。我分開她雙腿,撥開陰毛,將舌尖伸入陰道。她含著雞巴也不由得發出「嗯」的一聲。我舌頭從陰道出來時,帶出一縷黏黏的、長長的白色液體。我可以感覺到這種液體正源源不斷地流出。

「來、快來吧,我受不了了。」她一邊說一邊撥弄著我的身體。

我將雞巴插入陰道,雙手按著奶子,她的兩隻手從我大腿外側向裡捏著陰囊。我很慢,但很重地抽動,每抽一下,她就「嗯」一聲。一會我感覺火候差不多了,將她扶起,採用老漢推車的姿勢,使命抽插。我陰部和她屁股撞擊的「啪啪」聲不絕於耳。她也不住地「嗯、嗯、嗯嗯」的呻吟。我低頭看了下她乳房,這時的奶子顯得更加尖挺。

「寶貝,我要給你了,你要不要?」我喘息著說。

「嗯,給我吧!」

「讓我射在裡面吧,寶貝?」

「好、好的。」

我加緊了抽插速度,然後一下抱緊了她的雙乳,陰部緊緊地抵住她的屁股,激流噴射而出。半分鐘後,將雞巴抽出,看著精液從陰道緩緩滴下。我用紙擦了擦,笑著說:「都是我們的子孫啊!」她笑著說:「那你把它們吃下。」

清洗乾淨後,我擁著她躺下,一邊撫摸著奶子一邊問她工作的情況,她說她是看女性性傳播疾病的。

「女人得了性病,那裡是什麼樣子的?」我問。

「看是什麼病?」

「哎,你能不能帶我看看?」我好奇地說。

「你有病還是有窺探欲?生病的BB有什麼好看的。」

「你認為可以的話就帶我看下,人家好奇嘛!」我哀求道。

「這樣吧,我幾天我安排下,不過不得亂說、亂動!」

「好、好好,一定一定。」

幾天以後,她帶我去她醫院,我一看她的門診還掛著「專家門診」。我竊笑:「又是騙人錢的把戲。」進了門以後,她給我一副醫生的行頭讓我穿上,坐在那不要亂動。

一會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她叫道。

一個女人腦袋探進來看了看,然後迅速進來關上了門。我一看是個三十多歲的胖女人。

「坐下,哪裡不好?」她招呼到。

「我男人在外面亂搞,傳染了我,他現在在隔壁的男性科看。」

「到後面去,我檢查一下。」

胖女人很聽話地脫下了褲子躺在檢查床上。她取出一次性手套,讓我也戴上。我一看,比旁邊全是紅斑,雖然戴著口罩,仍可以聞到一股臭味。她看了看,然後讓我掀開大陰唇,她用一塊玻璃取了樣品,讓胖女人去做檢查。

「怎麼樣?不僅讓你看到,還讓你摸到了,感覺怎麼樣?」

「噁心死了,不過這樣挺有趣的,我看著,雞巴還是硬了。」我一邊說一邊將雞巴靠到她手邊。

「一邊去,現在別鬧。」

過了一會,又響起了敲門聲,門外閃進了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女孩。一進來我的眼光就被她的胸部吸引了。

重複了剛才的詢問,女孩躺在檢查床上。這時她讓我瓣開陰道,她在邊上查看。我瓣開女孩的比比,喉嚨裡不停地嚥著口水,眼睛瞄著女孩的胸部。

她似乎知道我的意思,問女孩到:「這種情況有多久了?別的地方有什麼變化嗎?」

「已經有三天了,其餘的地方沒發現有什麼不對。」

「你把胸罩解下,我幫你查一下。」

姑娘順從地解下胸罩,這女孩我估計是做雞的,年輕輕的陰唇就發黑。但奶子到挺不錯。小巧玲瓏,很堅挺,奶頭比較小,紅紅的。

「你仔細檢查下,看看乳房,特別是乳頭周邊有沒有紅斑點,再檢查乳房裡有沒有硬斑。」她用命令的口氣對我說。我趁勢將女孩的乳房摸了個透。

這天的病人不是很多,也就七、八個。我的雞巴可是硬挺了一天。但從此以後,她再也沒有帶我去過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