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成人文學
2013/ 10/ 18
在裝潢公司二年,依靠吃苦耐勞,頭腦靈活的優勢,當上了工頭,成為指揮者,有了獨自帶領一隊承包業務的資質。當然,薪水也開始大幅上漲,油水也有很多。經濟上寬裕了,生活質量漸漸也變得有品味了,開始了一種與之前截然不同的人生。

有次我接到公司的任務,去給顧客新居做室內裝潢。一進小區,就感覺這地方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從裡到外處處流露著貴族氣息,連垃圾桶都做得很奢侈;到處停著高檔轎車,隨便哪輛都是我歎為觀止的。

我帶著一隊工人尋路找到那戶人家。敲完門後,一個看起來不太大的女士出來迎接。此女第一眼給我的感覺是雖不算很漂亮,但很有氣質,絕對是那種職業女性:身材纖細、嬌小、凹凸有秩;頭髮短而清爽,但肯定是經過精雕細琢的;眼睫毛高高上翹;臉頰白皙舒展;雙唇飽滿性感;豐腴堅挺的玉峰;肥碩微翹的圓臀。雖說非禮勿視,但還是不由自主地偷偷打量著。

簡單自我介紹後,才得知她姓王。隨後她請我們進去。一進門,一眼望去,我們都驚了,真是氣派的戶型,光客廳就比一般人的房子大。將近一百平米的客廳雖說空蕩,但很敞亮。

王女士雖然闊措,但卻沒架子。早就準備好了茶水,讓我們一干人等先坐下休息再說。於是我們就閒聊了起來。她說她專門請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和理念量身打造了一套裝潢方案,要求我們按照她的方案來施工。我們當然要以顧客的意願為重,所以這當然不成問題。她拿出設計圖紙,準備將她的理念全部講給我聽,我一看這都眼看十二點了,於是就邀請她邊吃飯邊談,她也不假思索地答應了。

飯桌上,我們觥籌交錯,慢慢聊了起來。誰知道竟然越聊越來勁,越發現彼此很談得來。原來她以前是高新區一家四星級酒店的大堂經理,由於表現出色,業績突出,前年升為酒店副總經理。年紀輕輕就當上經理真讓人刮目相看。也由於工作太積極,所以沒時間顧忌前夫,導致夫妻關係淡漠,所以前一段時間剛離婚。這不剛花了近二百萬,買了這居室,打算先住到那裡。

她還說她在大學時學的是企業管理,對生活標準要求高,凡事都不能湊合,最大限度地追求完美。所以才特意找專人規劃客廳。她想把家弄得很舒適、很藝術。

她比劃著設計圖,很投入地講著自己的想法,哪些地方擺放什麼,哪些地方需要什麼顏色,儘管設計圖上都標注了,但她還是要謹慎地強調一遍。她雖然不太懂裝潢上的專業術語,但卻能用通俗易懂的話講解明白。可以看出她確實是個做事很認真很細膩的人。

大概聊了兩個小時左右,我基本上明白了她的想法。於是我們就一起返回她的房子。我將任務和步驟佈置給工人後,就準備開始施工了。她起初和我一起監工,但接了個電話後,說酒店有事,匆匆離開了。

我們公司能做到現在這樣的規模,靠得就是誠信。我對這個工程也格外的上心,沒事基本都在這裡監工,也不經常去別的客戶那裡。她也有事沒事常去那裡看看施工進度和質量。一來二回,大家就開始慢慢熟了。

王女士對我們的施工質量基本滿意,她也注意到我對她這房子很負責任。出於感激或是什麼的,也有空的時候經常請我吃便飯。我們聊得卻是很投緣,慢慢大家也彼此瞭解了不少,也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了。

有一天我正在她的新房監工,突然接到王女士的電話,她幾乎是哭著,聲音在發抖:「我出車禍了……」我先是一驚,然後趕緊緩過神來,「你沒事吧,你在哪?」「就在小區外面的十字路口……」我顧不上多想,急忙跑下樓,逕直衝出小區。正對著小區大門的十字路口上稀稀拉拉地圍觀著幾個人。我趕緊跑過去,擠過人堆,看到王女士靠著車門坐在地上,頭髮篷亂,濕潤的眼睛流露出驚慌,小腿上有差破的滲著血的傷痕。

我趕緊蹲下,焦急地詢問,「你怎麼樣?啊,沒事吧?」她看到我,終於忍不住哭出了聲,一個勁搖頭。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她就往小區不遠處的唐都醫院跑去。

經過仔細檢查,醫生告訴我說基本沒什麼大礙,就是腿上擦破點皮,已經包紮好了。也受了點驚嚇,回去好好養著。確認她沒事後,我將她送回了她住的地方,讓她好好修養。

後來我去處理後事的時候才瞭解到:另一輛肇事車的司機喝了點酒,過路的時候沒看到紅綠燈,就撞到了當時正在去新居路上的王女士的車。幸虧車速不很快,才倖免一場災難。

在她療養期間,我一有時間就帶著禮物去看她。她朋友也不多,我就抽空陪她聊天減悶,噓寒問暖。慢慢她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心情也恢復了許多,基本把那次車禍拋到腦後了。

這件事情之後,我們彼此更是多了幾分信任和依賴。我們經常一起去喝茶聊天,K歌,散步。也經常去她住的地方品嚐她的手藝。有次我們邊吃飯邊聊,聊得很盡興,也就把時間給忘了。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我一看遲了,正要慌忙告辭。她卻用很低的聲調說:「這麼晚了,要不今天別走了……」我當時猶豫了一下,暗想機會真的來了,爾後連連點頭,心裡別提多美了。

她安排我睡到沙發上,給我放好了水,讓我先洗洗,然後她再洗。我趕緊進去沖了一下,出來披著浴巾坐在沙發上聽著浴室裡的唰唰聲,早已浮想聯翩,飄飄欲仙了。

沒多久他就披著浴巾出來了。臉色更加白淨,像出水芙蓉一般;櫻桃紅唇微微翹起;乳房堅挺,乳溝很有深度。此情此景,使我一個勁的嚥口水,更加慾火難耐。

我不假思索地跑過去,迫不及待地扯開她的浴巾。雪白的胴體一絲不掛呈現在我眼前。她雖然本能的用雙手護住了乳房但卻沒叫,那就是默許了。我一把把她抱到沙發上,示意她平躺著。看著這誘人的胴體,我口水直流,伸出舌尖從額頭舔到腳趾。她被我的舌尖撫慰得身體微抖,浪聲陣起:「哦……啊……哦……啊……太,舒服了……」我也被挑逗得慾火焚身了。雙手掰開她的大腿,肥厚的兩片陰唇,沾滿了淫液,微微張開,像是在迎接著什麼;小小的縫隙周圍稀稀拉拉地佈滿了潮濕性感的陰毛。我深深地一口朝著她的蜜屄吸下去,只聽得「啊」一聲,她整個身體都隨之一顫。我如饑似渴地吮吸著從陰道深處流出來的溫熱淫水,舌尖一會頂進陰道,輕輕研磨著陰道壁,一會來回撩撥著脹得黃豆大大陰蒂。

她喘著粗氣,用嬌媚撩人的音調哼著,「啊……我受不了了,快點肏我吧,快點……」我感覺我的雞巴也都充盈著熱血,堅挺無比,蓄勢待發了;

她有這般要求,我就不假思索了。我用寬闊的雙肩頂開她的雙腿,這樣她的蜜屄就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了。我一手扶著雞巴對準她那肉層褶皺的小屄,龜頭抵在濕滑的陰唇上,我腰部一抬,臀部一挺,嗖的一聲,雞巴順勢掀開她的肉縫,一溜煙滑了進去。

「啊……」她在我身下,重重吁了口氣。

我當時就感覺一種異樣的興奮迅速地在全身奔騰了一圈,身子也隨之一抖。

身下的肉棒被一團溫暖潮濕,油滑柔嫩的東西壓迫著。沒想感到結過婚的人陰道還不鬆弛,不用說,肯定是日常保養的好。

我開始試著慢慢地抽插,身子往後一退,雞巴被她的陰道壁緊緊地包裹纏繞住,居然順勢將洞口折皺的粉紅嫩肉也一起帶出。真是性感十足。

「啊……啊……再快點,再快點……」真是淫蕩的聲音啊。於是我更加肆無忌憚地開始抽插。肌膚撞擊的聲音,淫水混溶的撲哧聲,放蕩的呻吟聲,再加上來自陰道壁對雞巴的摩擦和壓迫,把我搞得欲死欲仙,銷魂萬分。

這樣的享受沒能持續多久,我就感覺雞巴一陣一陣的酥麻,膨脹得像是有東西要崩發出來的一樣。不用多講,精關要失守了。我更加瘋狂地開始抽插,大有要幹到精盡人亡的架勢。她也比先前更加興奮,幾乎都快失聲了。

雞巴爆發的那一瞬間,我盡力將龜頭挺入她小屄的最深處,而她似乎也感覺到了我高潮將至,雙腿夾得更加緊了。伴隨著我們兩個重重的殘喘聲,雞巴蹦射出一股股濃稠滾燙的精液。我也感覺全身一陣陣酥麻,美妙無比。之後就覺得有氣無力,擁著她躺到了沙發上……

大半個晚上我們都相擁在昏暗的燈光下,氣氛相當溫馨。我們回顧著各自的過去,談論著共同的現在,展望著美好的未來;有時覺得很有意思,有時覺得很可惜,有時會感到遺憾或者愧疚。總之,這就是生活了。這天真的不同尋常,我又邁出了前進的一步。

隨著時間的流逝,裝潢工程也接近尾聲了。大體雛形已經出來了,只需要留下幾個人精雕細琢一下。當然,有我的特殊照顧,她也很滿意。房子真的與眾不同,頗有品味。我撤走了大部分工人,但我卻成了這間房子的常客。

人生有時就是這麼耐人尋味,讓人捉摸不透。你堅持不懈追求的東西,有時真的只是夢想;你不敢奢望的東西,也許會在不經意間出現在你身邊。最後還是那句老話了: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