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接力

成人文學
2013/ 10/ 19
尹力家附近有一個公園,天氣變暖和了,公園的人也逐漸多了起來。憋了一冬天的人們紛紛出動。他們是公園的常客,至少是中年以上的人。他們分成歌唱組,舞蹈組,太極組。

尹力徜徉在蜿蜒迤邐的石子路上,在這般熱愛藝術和晨練的人們中穿行,真是一步一個景,趣味盎然。

他來到一個有草坪的斜坡上的一塊大岩石前坐下來,對面有一塊平整的水泥地,有一群人在跳舞,他們跳的舞很雜,尹力能看出有三步,四步,還有探戈其餘就不認識了。尹力本已在這看書思考,自己的家太小也太暗,尹力在一家報刊工作,有大量的空閒時間可以看書思考。

他發現這些舞者比書精彩,豐富。有時候一上午看不了幾行字,都在看他們跳舞。

有一個女人,幾乎每天換行頭,髮帶,圍巾,上衣,裙子,鞋。最愛穿的裙子是魚尾裙,就是安徒生筆下的那條美人魚,緊緊地裹束著腰臀,到了腳踝處忽地成大喇叭狀的裙子。你瞧她的屁股,本以十分巨大,渾圓,肉感十足,在用意險惡的魚尾裙的包裹下,有種呼之欲出。她的身體,除了屁股,算是苗條的,在尹力的眼裡只有她的屁股,尹力常常呆呆地望著這肥碩而活要的部位,暗自說這體形在生物學上必定有它獨特的意義。

新來了一個女人,她在這裡很扎眼,因為她看起來有三十歲左右,不過臉很白嫩,是尹力喜歡的類型--豐乳肥臀,腰有點粗,看著很健碩。新來的女人很大方,每個舞曲都換舞伴,她不嫌棄男人的高矮胖瘦,有人請她就跳,結果男人都搶著和她跳舞,一個舞曲都不停,像是她的專場。不就那幾個女人不約而同同時地歇起來了。場上就剩她一個人在跳舞,她跳得臉紅紅撲撲說「你們跳吧,我該歇歇了。」四下一望,朝尹力這裡走來。

尹力自然保持著原樣,只不過將眼神移到別處。女人走到尹力面前也不說話,挨著他,一屁股坐在大石頭上。

這個女人真是舉止獨特,尹力也不打算走開,像個興致勃勃的觀眾,東瞅西看,就是不去理會她。

「看什麼書?」女人說。

這當然是在問尹力,他漆上攤了一本書。尹力合上書給她看。

「音樂聖經」她念出聲來,緊接著歎道「呦,你信教的?」尹力居高臨下地一笑「這跟聖經不是一回事。」「是嗎?我看看,我看看。」女人翻了幾頁說「看不懂,你水平高呀,有學問,你是幹嘛的?」「我呀,什麼也不幹,看書的。」「你說的夠懸的,還有這樣的人。」「有專門看書的,也有專門跳舞的。我覺得你們挺聽神的。」女人聽了大笑起來「瞎玩拜!神什麼呀?」有個男人來邀請她跳舞,她擺了擺手「我跟人聊天,不跳了!」尹力就這麼認識了李娜。

李娜進來尹力的屋子,還沒有適應屋裡的幽暗光線,就「啊!」的一聲歎道「你有這麼多的書啊!」尹力房間不大,幾個書架滿滿的尤其顯出了壯觀。

李娜把頭趴得近近的看著書架上的書,很快地看著。問尹力「有什麼好書?

給我介紹幾本,我拿回去看看。「收聽在一本精裝的大冊子上,把它抽出來翻。

尹力過來,不客氣的從她手上奪過書,扔到沙發上「有什麼好看的。」尹力極其討厭這種看起來十分喜歡書的。他前妻王燕就是這樣的人,婚前崇拜他幾大箱子書,和他的學問。婚後第二天醒來,以一個妻子的目光審視尹力,尹力變成一個誇誇其談的人。兩年間王燕不斷自問也問尹力,自己當初怎麼會如此衝動嫁給尹力這種毫無本事的人。尹力最後只好以一張離婚協議書給出答案。

「還是聽聽音樂吧!」尹力在碟機上放了一張CD古典音樂。悠揚的琴聲充滿了房間。李娜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雙手來拉尹力的胳膊,同時把嘴湊到他耳邊說「我們來跳舞吧!」尹力的耳朵被灌得熱乎乎的,發癢。他被李娜拉起來,就勢摟住她的蠻腰,厚實有勁得腰,兩人就像被音樂擠壓在一塊,摟得緊緊的,也沒什麼舞步,東搖西擺起來,「這個曲子可以跳什麼舞?」尹力把最貼在李娜耳邊問,是故意的。還吹著熱氣。

「隨便你,想怎麼跳就怎麼跳 .」李娜笑著回答。

「那我怎麼跳你都肯配合我?」尹力壞壞的說。

「是呀,我是一個特隨和的人,慢慢你就瞭解我了。」「我不想慢慢瞭解你,我想盡快瞭解你。」尹力把頭稍稍離開李娜的身子一些,好讓他看清他帶著某種一味的笑容,抱在腰處得手比剛才更加有力了,把她拉向自己,讓自己的凸起的部位擦著她敏感的地方。

「好呀!你盡快瞭解吧!我看你怎麼盡快瞭解!」李娜的會答使尹力很滿意,他可以順順當當第接下去了。

「就從這兒開始,行不行?」尹力的手從腰間鑽了進去。腰間有一層脂肪溫暖綿軟,尹力在哪裡來回摩擦幾下。李娜「咯」的一聲笑出聲,大概是被搔到癢處了,渾身一激靈,整個人緊緊抱住尹力。尹力就勢咬住了李娜的耳朵,舌尖鑽進李娜耳朵裡挑弄著。

他的兩隻手漸漸升上來,摸索到了李娜的胸罩,知道是搭扣的那一種,他手抓住胸罩帶的一端,輕巧地往裡一對,胸罩呯的鬆開了。李娜的乳房湧了出來,堵在他的胸前。

尹力已經有不短時間沒有觸摸女人的真正的乳房了。畫報上的,盜版碟上的女乳房雖然很完美,可都是平面沒有溫度的東西。面對李娜這對沉甸甸的東西,尹力感到嗓子乾咳得要命,最重要的是他也沒有智力來調情了。

他擁著李娜跌跌撞撞來到床上,把她放在床沿上,兩手把胸罩推到上面,抓住碩大的乳房揉搓起來,綿軟的乳房在他手裡變著形狀,時不時用大拇指撥弄一下乳蕾,李娜的乳蕾成黑紫色勃起來像個大黑提子一樣。

李娜羞紅著臉嬌喘著,時而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尹力開始尋找裙子上的扣子,扣子在側腰上,拉鏈也自行滑下去了一節,露出粉紅色的內褲,可是裙腰太緊,尹力努力了幾次扣子就是解不開。他嘩地把整個裙擺往上一撩,粉紅的內褲和白皙的大腿暴露在尹力眼前。

他直接扯住李娜的內褲。一條有蕾絲花邊的的內褲,緊緊地裹著略略凸起的陰阜,濃密的陰毛不安的從內褲鑽出來幾根。李娜很配合的抬了抬臀部內褲被扯下來,尹力眼前頓時出現,李娜濃黑的陰毛從大腿根一直到小腹成一個扇形向上延伸著,一直伸到肚臍。

隱約可以看見陰毛下的黑紫色陰唇有液體流出來,尹力趴在李娜兩腿間用手指扣弄著肥厚的陰唇,不一會液體越來越多了,還散發著濃濃的腥膻的女人特有的味道,這味道像一副春藥讓尹力下身頓時亢奮了起來。

他也不顧他身下的李娜是怎樣的一個狀態,是假作拒絕還是積極迎合?以最快的速度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把腫脹的陽具急急地插入李娜那個肉穴,像一條魚滑進大海裡一樣,溫煦暢快,無拘無束。

這時候尹力才有時間看著身下的李娜,閉著雙眼任他在她身體裡馳騁,只是大聲呻吟著,「啊!啊!啊!」有時雙腿還勾著尹力的屁股在使勁,抬著臀部配合著尹力的抽插。

突然尹力感到李娜的肉穴把他陽具夾得很緊,他知道李娜高潮了,他不由加大了抽插的速度和頻率,龜頭一麻他把幾個月攢的精液射入李娜的陰道裡。

洩身。真的是很形象的。一個洩字,把女人高潮後的嬌慵、無力描畫的淋漓盡致!仰面而躺的李娜大概還在回味剛才衝上雲端的感覺,又或者是全身能量積聚到頂點突然瞬間釋放後帶來的舒暢感。總之現在李娜是無力起身,四肢伸展,全身成一個大字形,女人最隱秘的陰部完全的暴露在尹力的注視之下也全然不顧。

茂密的茅草中,一粒紅彤彤的陰蒂晶瑩剔透,在愛液的浸潤中閃爍著淫糜的光芒,縷縷透明的愛液,和乳白精液源源不斷地從肉洞裡面流出,順著屁股淌到了床單上,把床單打濕了一片,平時緊閉的蜜洞口現在半張著,隱約可見裡面的嫩肉,似在召喚男人的進入,去抽插,去研磨,去征服。

經過短暫休息李娜坐起來,看著尹力的粗壯的陰莖不是很軟,有躍躍欲試的意思,她微笑著說「小傢伙又不老實了。多長時間沒吃肉了?」抬手抓過陽具套動起來,陽具在李娜的手裡開始變大變硬。

李娜說著俯下身去,像寶貝一樣捧著,然後伸出舌頭像小孩子舔冰激凌一樣舔著,然後張開誘人的雙唇把整根陽具吃了進去,不得不說,熟女就是厲害。

尹力從沒想像口交是如此舒服的一件事情,看著胯下李娜的頭上上下下起伏,從雞巴上傳來的一陣陣快感,讓他忍不住呻吟了出來。這呻吟就像是對李娜最好的鼓勵一樣,李娜起伏更快了,越含越深,嘴唇都已經碰到了他的小腹。雙手也不停歇,有規則地撫摸著尹力的陰囊,不斷刺激著他的敏感帶。

尹力感覺自己要忍不住了,身體有點發抖,李娜明顯也感覺到了,含得更加用心,就在尹力感覺已經要爆發的時候,想把雞巴抽出來,李娜卻一手緊緊按住他的屁股不讓我抽出來,整個頭深深埋了下去,手的撫摸動作更快了。他再也忍不住了,一聲低吼,盡數把精液一股股噴射了出去,李娜鼓著腮幫子,大口大口嚥下去,奈何實在是太多了,有不少還是從嘴縫流了出來。射精持續了十幾秒,然後繼續保持射精時的動作,李娜也慢慢擠壓著陰囊。

春天就怎麼徹底地的來了,滿眼是綠色。尹力就像是春天綠色植物一樣,盡情綻放體內長久積聚的能量。他和李娜興致勃勃地尋找著各種各樣出人意料的娛樂地點。

深夜在公園樹蔭裡,李娜手扶著樹幹撅著圓潤的屁股,尹力在後面肆無忌憚的一下一下的挺動著,如果有腳步聲臨近尹力就慢慢的插,不發出聲響,慢插慢入,等腳步聲消失了,他又大刀闊斧開戰。白天在電影院寬大情侶座裡,李娜就坐在尹力的腿上觀看電影,在裙子裡面尹力早已插入,李娜肥臀上下擺動配合著尹力,藉著電影音響的遮蓋,李娜甚至還能呻吟出來。午夜在迪吧的衛生間的格擋裡,插上門,李娜趴在坐便上裙子撩到腰間,肥碩的屁股像狗一樣翹著,尹力按住她雪白的屁股狠狠地插著,肉與肉撞擊發出的聲音,都被震耳欲聾的搖滾舞曲蓋住了,尹力盡情的馳騁韃憚。

最開心的是兩人在一30層樓的樓頂上,四周是城市高高低低的高樓大廈,尹力坐在一個空調設備下的水泥台階上,李娜跪在他兩腿之間,用嘴服務他,李娜的嘴功確實不錯,她把舔、咬、嘬、吸、吐等嘴裡的功能,除了咀嚼以外幾乎全部用上了。她一會兒吐出來用舌頭舔龜頭和馬眼,一會兒又吞進去來回吞吐,就像一根大香腸在她的嘴裡含著仔細品嚐一樣,似乎尹力那粗大的陽具被她品的滋滋有味。最後讓李娜趴在牆邊尹力在後面插入用日本AV中的經典姿勢做了一場,尹力開始大開大闔的猛插李娜的穴兒,只聞那「濮滋…濮滋」的水聲,尹力的小腹拍打她肥臀的「啪、啪」聲,還有兩人性器官不斷交合相撞的聲音,無比悅耳地交織在一起,形成一曲美麗而淫穢的樂章,令人愈發地按捺不住。而李娜亦受不了這樣的刺激,面對如此激烈的交媾貌似極為不堪忍受,口中嬌喘越來越急,呻吟也越來越大聲,如歌如泣,屁股的迎合愈來愈急。尹力在氣喘如牛中,噴發了!兩人氣喘吁吁還在說著城市的風景和變化。

尹力還是和以前一樣,習慣帶一本書來到公園。但是,書很少打開過。李娜再也沒有提過要借書看。只有一次,躺在地上的李娜覺得太硌人,抓過書就塞近屁股下,尹力立即拍拍她的圓潤屁股「這不好,屁股怎麼看懂書那?」使勁扯出來。李娜本來很生氣,聽了這句忍不住哈哈笑了一陣子。然後她趴在那裡,把屁股翹得高高的,讓尹力從後面進入,她喜歡尹力乾淨利索毫不拖泥帶水,每一下都能頂到她的騷處,每次都有高潮連連。

整理好衣服李娜提議一起去跳舞,就是他們相識的地方。尹力想都沒想,就否了。

「陪我去一次嘛。挺好玩的。」「是好玩,都是笑話。」李娜不明白尹力的意思,但是她感覺得出尹力輕蔑的態度,就回敬道「你不去拉倒,我自己去,我好久沒有正經跳舞了。」「跟我廝混這麼久了,你居然還惦記和那些人跳舞,品位真低!」這一下吧李娜惹惱了「好呀!你罵我品位低!你幹嘛和一個品位低的人上床啊?還是勁上?

你這個文化人,你以為我是你招的妓啊!「尹力一看李娜急了,摟住她肩膀說道「別提上床的事好不好,你這一提,我又控制不住自己了。在這件事上,你絕對品位高,是大師級的。在床上我就跟泥土一樣地下。」但是心裡接著罵「媽的,女人怎麼都一個操性。」李娜用屁股把他頂開「去,去,去,離我遠點兒,酸。」「發自內心的,你聽不出來啊!」尹力啄了她的腮幫子一下。李娜開心了,回啄了他一下說「那好,咱們去跳舞吧。」「你傻呀!誰愛去誰去!」尹力地吼道。

因為低吼李娜站起來就走,決計不再理這個男人。尹力從她的背影看得出她的決絕來,遲疑了一下,還是趕上去,拽住她的胳膊,帶回自己的小屋裡。

尹力不是看女人臉色的男人,但是在外面吵架翻臉把女人丟在一邊也不是他的修養,解決之道是冷靜的離開現場。

進了屋裡,尹力把李娜推到沙發裡,倒了兩杯綠茶。誰也沒說話,僵持了半個小時,尹力挑了一張美國電影放到影碟機裡,兩人像是在電影院裡的正好鄰座的陌生人,互不搭理地看起來。當片子進入到男女主角赤裸的床上戲時,尹力也適時地靠過去,撩了她的裙子,手指準確插入她熟悉的穴道裡,已經有不少的液體,他扣弄著。李娜不拒絕也不迎合,像個木頭人眼睛看著電視。

當尹力脫光衣服,挺著陽具插入的時候,她才叫喚了一聲「啊!輕點。」並且雙手環住了尹力的腰背。

現在是李娜衝著電視,而尹力看不到畫面,他背對著電視,聽著電視的聲音,讓自己的節奏跟電視裡的喘氣聲一致,他覺得這樣挺有意思,像有一堆人舉著攝像機再給他拍三級片一樣。要是有人找我拍三級片我幹不幹?一個滿腹經綸的文化人有沒有可能是一個三級片的男優?事實上是有可能的。對於大多數人是不可能的。尹力在心裡一問一答,想了想,偷笑了一聲。

電視裡的床上戲結束了,聲音像是來到了大街上,很吵雜。不知怎麼搞的尹力突然覺得沒意思了,身下的李娜不再是木頭人了,把他抱得緊緊的,開始迎合他的插入抽出,偶爾還發出歡快的叫聲。

尹力的腰臀沒有停下來,但是只是在做毫無情趣的機械運動。沙發背後的床沿放著一張早報,還沒有看過,尹力就一邊在李娜身上起起伏伏,一邊閱讀報紙上的大標題「氣象專家預測今春沙塵暴頻率將會超過往年,但是強度會有所減弱。」「飲料市場大打價格戰,京城百姓最關心質量。」「昨晚北二環發生車禍兩人重傷,兩車均嚴重受損。」那端李娜也沒有閉上眼睛,而是緊盯著電視屏幕,體內的騷動並不影響她欣賞女主角身上的那套衣服,裁剪的凹凸分明,吻合她一貫的這樁風格。穿著它去跳舞,那種風光猜都猜得到。

放開李娜,尹力一個回身,彈到老地方,品了口已經放涼的綠茶,繼續看電視。有趣的是情節居然能接得上,一點都沒有費解的地方。這種電影,可見直白到什麼程度。尹力伸出一個指頭,關了影碟機。

「怎麼回事?你不看,還不讓我看。」李娜嚷嚷起來。

「這麼無聊的東西。」尹力疲倦地說。

「無聊你看了這麼久?」是呀,說得對啊!尹力將頭舒服地仰靠在沙發背上。突然悟到他們說的這兩句話用來描述李娜以及他和她之間的關係,也很貼切。這兩句話分別是「這麼無聊的東西」,「無聊你看了那麼久。」客觀地說李娜身上能有多少值得他流連忘返的?一個在舞場出現的女人。她的豐乳肥臀讓他癡迷許久,紅燒肉吃多了也會膩的。尹力是個會思考的男人,總能及時地醒過來。

春天就像男人的性高潮,猛烈而短促。當人們猶如浸泡在情慾中一般仔細玩味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春日的快感的時候,很快便發現春天已經一洩千里,匆促地結束了它的全部過程。而從某種程度上講,我們知道男人的情慾也具有這樣的特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