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太太紅杏出牆

成人文學
2013/ 10/ 19
一天下午,裝修工人丁原,因為身體不舒服回家休息。他開門入屋,剛想進房,發覺房門虛掩,裡面有男女的說話聲,丁強駐足仔細一聽,原來是他25歲的太太和同鄉曹強。曹強和另外兩個男同鄉租住這裡的另一間房。

丁原疑心太太紅杏出牆,便悄悄從門隙偷看。只見自己太太身穿薄得幾乎透明的睡衣和內褲坐在床上,她沒有內衣,一對大豪乳沉甸甸地微微抖動。她頭髮散亂,面上露出驚惶之色。曹強上身赤膊,只有一條內褲,色迷迷地看著丁太太兩隻微顫的大奶。

在豪乳的震動和女人恐懼的神色中,曹強的陽具高舉,撐高了三角褲。他威脅道︰「你老公借了我十萬元做生意,但他生意已失敗,而我不收利息。如果是借高利貸,你們全家早已經沒命了!你陪我上床,連還利息也不夠呢!」丁原知道不是太太給他戴綠帽,對曹強十分憤怒,他立刻就想衝進去。但是,他又一想︰如果曹強逼他還錢,那如何是好呢?他內心十分痛苦,緊握住拳頭。

曹強突然擁吻丁太太,一隻手瘋狂地握捏她的乳房。她極力掙扎,被掌摑了一下,口角流血。他將她的睡衣扯下來,只餘下內褲。丁太太和曹強隔床對視,她左閃右避,一對豪乳因呼吸急速而怒脹,拋動起來,如一排排波浪,引得曹強脫去內褲,將大炮瞄準了她。

曹強撲過去,丁太太跌伏地上,被他一腳踏住背部,再大力剝去她的內褲。她掙扎著爬起,卻被他壓在背上。她左右掙扎,一對倒掛的乳房大力左右搖動。

「救命呀!」她大叫。曹強兩隻手力握一對豪乳,握至乳房也變了形,連乳汁都擠出來了!房外的丁原忍無可忍,正想不顧一切衝進去,卻被曹強一聲大喝嚇得呆住了。

曹強泠笑道︰「你再叫,我就殺死你全家!」她不敢再叫,飲泣起來。

丁原也知道,曹強孔武有力,他決不是對手。若進去,他真會惱羞成怒,殺死他和太太,還有他們的孩子。想到這裡,他流下了眼淚。

這時,曹強再用手托起丁太太腋下,命她兩手按在床上,跪在地下,抬起她那雪白渾圓的屁股,強行將陽具插入她的肛門。

一下、兩下,仍然插不入緊窄的屁眼,第三下終於進入少許,接著便自動被她肛門的收縮吸入了整條陽具。於是曹強半蹲著,兩手扶住她的盤骨,一下又一下向前挺進,速度越來越快。丁太太那一對大豪乳,在床對面鏡子的反映下,急速雙雙向前拋高,乳蒂也逐漸脹硬起來。

丁太太只是默然流淚,淚水大量下滴,落在大白奶上,在豪乳的急速拋動中反彈於地上;曹強興奮地大力握捏著她的一對大肉球,握得她痛苦呻吟慘叫。

在曹強想發洩時,他突然拔出陰莖,強忍著衝動,一手穿過丁太太胯下,另一隻手摟著她的肩,抱起她轉身使她仰躺,頭倒掛在床下懸空,而他跪在地上,將陽具塞入她的口裡。丁太太緊閉著口不願就範,他就一拳打向她肚中,她慘叫一聲,張開了口,陽具便塞入她口中,開始大力抽動著。

丁太太那脹大的乳房高聳怒挺於床上,正好被他兩隻手用力握住狂捏,他抽插了一會忍不住要射精了,卻又拔出陽具來。丁太太的口被塞至快要窒息,又被打了一拳,已失去反抗能力了,曹強拉她上床,撲上去,分開她的腿,大力插入,在她的慘叫聲中,陽具已進入她的陰道了。

由於剛才肛交與口交都強忍住不發洩,這次剛進入陰道,那緊窄而濕熱的感覺,以及強姦的興奮感,已使曹強無法自制,只挺進了四、五下便狂射出精液了。他馬上狂吻她的嘴,兩隻手亂捏一對飽滿的大奶子,直至射精完畢。

丁太太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猶如死人般,細看又不像,她在喘息,大豪乳如波浪般起伏,下身有精液流出,而她張大了空洞失神的眼,汗水不斷向兩旁流下。

曹強跪在床邊,一隻手不倦地仍在把玩著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撫摸她流出精液的陰道口,把精液塗在她的陰唇和陰蒂上,變態地淫笑著,甚至俯身吻她臉上的淚水,熱吻她的朱唇。

房外的丁原又震驚又憤怒,他氣得要死,幾乎快要暈倒。但是,一切都太遲了,為什麼一開始的時侯沒有勇氣去制止他?為什麼要怕他?

他狂奔出街,像個深山大野人般走進公園狂叫,仰頭質問青天。

過了很久很久,當他冷靜下來時,又認為即使他衝進去、阻止了事情的發生,但仍無法阻止第二、第三次!他漫無目的地四處遊蕩,腦海中一片混亂,還被警察查了一次身份證,直至深夜才猛然驚覺,但他還是害怕回家,他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太太!

丁原在深夜十一時才回到家中,他的太太小敏還未睡,眼睛紅腫,而他自己也臉有淚痕。兩人互相凝視,同時快速避開對方的目光,好像被火灼傷一樣。他沒有勇氣問太太,也同時感到太太已知道他可能目睹了一切。

此時無聲勝有聲,但是,熄燈睡上床時,他聽見了她的飲泣聲。

第二天早上,丁原第一個起來,接到深圳一個長途電話,是曹強太太打來的,要曹強回深圳修理一下門窗。丁原告訴她,曹強去了大嶼山做裝修,幾天內不回來,他剛好有事要去深圳,可以順便替她修理。

收線後,他告訴太太要去深圳工作,兩、三天才回來。然後,他出門,在下午抵達深圳,去到曹強的住處。

二十一歲的曹太太比丁太太還年輕,也比她高大而美艷。她是個蘇州姑娘,有對三十八吋的巨乳。當丁原看著微笑的曹太太時,感到這一次不算是賠本生意。

曹太太泡了兩杯飲品,一人一杯。丁原故意推跌桌上東西,在她俯身拾回時,迅速在她飲品內放下迷藥。

曹太太在半小時後昏睡在沙發上,丁原抱她入房,自己先脫光衣服,再脫掉她的衣服,先是外套、恤衫、胸罩,然後是高跟鞋、西裙、內褲、絲襪。

曹太太有幾大優點:比他太太高大,皮膚更雪白,美腿修長,有大學程度。他輕輕分開她的腿,將復仇的陰莖頂住她的陰道口輕磨,再壓在她身上吻遍她全身,眼、耳、口、鼻、乳房、肚子、大腿,最後是櫻桃小嘴。

在熱吻之中,他的陽貝緩緩插入曹太太陰道內,兩隻手摸捏著兩隻脹大的肉球,他覺得她那又白又大的乳房,竟比他自己的太太還堅挺!他一陣衝動,大力一插,徹底佔有了她,然後兩手扶著她的腰,一下接一下挺進。看著她那兩團大圓肉地動山崩似地拋動,在向她射精時狠咬她兩隻大白奶,在一對豪乳上留下了有血絲的牙齒印。

丁原雖然發洩完,但不馬上拔出陽具,他要阻止精液流出,要使她受孕,要曹強付出更大的代價。

到了晚上十時,當曹太太逐漸醒來時,竟發覺自己一絲不掛的伏在丁原身上,她大吃一驚!想掙扎,卻渾身沒有氣力,而丁原馬上移動她的屁股,陽具立刻又滑入她的陰道內,那是因為他留下的精液變成了潤滑劑。

曹太太全身一顫,嚇得面青唇白,像猛鬼破棺而出似的。她憤怒地叫道︰「你這禽獸!人渣!救人呀!」丁原鎮定地說道︰「你想叫人來看我們做愛嗎?不用反抗了,因為我已強姦了你一次,並在你裡面射了精,你可能懷有我的小孩哩!」曹太太哭了,她掙扎著,兩隻手猛打他。看她披頭散髮傷心地痛哭,和兩隻脹大乳房的搖動,使他有變態的興奮和衝動,他氣憤地用力握住她一對大奶子向下拉,再一隻手扭著她的馬尾長髮下壓,雙目迫視著她,將她丈夫強姦他太太小敏的暴行說了一遍。

曹太太震驚地搖頭,大聲說不相信。但是她想深一層,也終於相信了。她認為可能性極高,否則膽小怕事的丁原又怎敢侵犯她?他怎會恩將仇報?因為她也知道丈夫借了十萬元給他!

曹太太突然眼前一黑,全身發軟跌伏在他身上,動也不動。丁原感到她的心微弱地跳動,他撐高她的上半身,吸吮她兩隻脹紅飽滿結實的乳房。她初時沒有反應,但一分鐘過後,他感到奶子的熱力逐漸增加,甚至有點燙熱了,而她也產生急劇的心跳,並且他每吸吮她一下乳頭,她就全身發冷般抖動一下,越來越大力,甚至整個人也像觸電一般抽搐著!她不但在抖動,連屁股也輕磨起來,作圓周式的轉動力壓著他的陰莖,就好像在磨豆腐一樣。

他又興奮又奇怪地看著她,曹太太緊閉的兩眼忽然張開,如殭屍復活一般,眼內射出烈火,像想他吞入肚中一樣。看她的小嘴在邪笑,他明白到她眼內射出的,是少婦悲憤的妒火,是出牆紅杏的淫笑!

果然,曹太太把玉手按在他肩膊上,俯身大力轉動大屁股,越夾越快,於是她那一對雪白的大肉球,便在旋轉中不停地磨擦他的胸膛。她氣喘了,呻吟中邪笑著說︰「就讓他知道淫人妻子的下場吧!」丁原從來未見過一個女人可以淫蕩到這地步!他的陽具被她的陰核磨擦得幾乎不能自控了,並且她的陰道緊夾著它,而她的一對豪乳又狂舞著,加上她的呻吟和笑聲,披散的頭髮飛舞著。他忍不住了,兩手大力握住曹太太的豪乳向她射精,而她也在這時高潮了。

曹太太也沒氣力了,跌伏在丁原身上,張開小嘴和他熱吻,直至他發洩射精完了,她仍一動也不動。

這天晚上,丁原就和曹太太睡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在香港的曹強接到深圳太太打給他的電話,指責了他的暴行,而且坦然承認她昨晚和丁原睡覺。他驚呆了,躲入房中呆想,直至他兩個兄弟上了班,丁太太也帶兩個兒子上學回來,他才走出廳,像行屍走肉一樣。

坐在客廳的丁太太見勢色不對,正想入房,被他喝住,聲嘶力竭地斥道︰「你老公昨天去了深圳,強姦了我老婆!我老婆剛打電話來跟我說的!」丁太太萬分震驚,又恨又怒地泠笑道︰「活該!」曹強在她面前脫光衣服,一步步迫近她。丁太太走入房,卻被他追入內,關上了房門,抱起她大力扔在床上,將她的連衣裙扯碎,連奶罩、內褲也扯了下來,然後壓在她身上,捉住她兩隻手,怒視著她。

丁太太恐懼得一對大乳房亂搖,臉白如紙。不過,看見他的悲憤,心內多少感到快意,但她估計他一定不會放過她,必然先姦後殺!她覺得自己死了不要緊,但這禽獸可能會殺死她丈夫,甚至連她兩個孩子也不肯放過,這樣一來,後果就很悲慘了。

這時,曹強的陽具特別粗硬,它已鑽進丁太太的陰道了,並且大力插到盡頭,完全佔有了她。他伏在她身上,把玩著她的乳房,突然大力一握,痛得她淚水直流。他的口又猛咬她另一個肉球,使她慘叫起來,血絲由雪白的乳房滲出來。

「強哥,你是否想殺我?就算你殺死我全家,你也要坐一輩子監牢,那麼,你太太也必然改嫁,必然要像我現在這樣,被另一個男人壓在床上嘛!」「不准再說!」他掌摑她一下,她那對大奶恐懼地亂搖,她的腳也抖動起來。

「你為什麼要做蠢事?不如我們好好地享受一下吧!我老公和你老婆那樣,我也很憎恨他的,現在,你就好好地幹我吧!我順從你就是了。」她淫笑了,但嘴角仍有血,掩蓋不了她的恐懼。

「你真的恨你老公嗎?他不是人,是禽獸!」「但你也是!不僅你是,其實我也已經是禽獸了。你知道嗎?昨天你強姦我時,搞得我也好興奮哩!強哥,你再像那樣幹我吧!」可是小敏的浪態使曹強想起自己的老婆,他猜想自己的太太一定也如此這般的被丁原征服了。想到這裡,他的陽具軟掉了,居然滑出丁太太的陰道。他放鬆了她,自己躺在床上呆想。

丁太太也曾想過逃走,但她已一絲不掛,又怎能快得過他呢?就算可以逃走,她的丈夫、兒子也必將遭他毒手!為了挽救一家四口的生命,她決定委曲求全。

她說︰「以後你想怎樣都可以,我一心對你,你變成有兩個老婆了!」然後,她伏在曹強胯下,將他的陽具含入口中瘋狂吞吐,使它又脹大起來。曹強兩隻手大力揉捏著丁太太的乳房,然後索性讓她跪在自己身上,將粗壯的陽具套入陰道。

丁太太騎在曹強身上全力奔放,弄至全身大汗,頭髮都濕了,汗水由臉上向下流,流向彈跳著的大豪乳上,再流向乳尖,在拋動中,汗水不斷在乳尖上滴到曹強的臉上、身上。他兩隻粗硬的大怪手亂摸她的大奶,卻因汗水的濕滑而握不牢,反而增加了他的興奮。

丁太太知趣地俯身和他接吻,她香汗淋漓,而他也十分口渴,猛飲她臉上的汗水,再狂吸她的小嘴,大力握捏她的乳房。這時,兩人已筋疲力盡了,曹強也不再粗暴,只是輕啜她的乳房,在她的呻吟喘息中向她射了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