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女孩的大奶子

成人文學
2013/ 10/ 19
有一次,我去一家超市買東西,隔著貨架,突然發現對面有一張很特別的臉,是年輕女孩的臉,油光光白晃晃的,又圓又大,長著很多紅色的青春痘,一張鮮紅的嘴唇肥肥厚厚,上面的鼻子高高大大,鼻頭兇猛地翹起,整個臉都洋溢著一種瘋狂的性感。我踅過去,那女孩背對著我,正彎著腰在貨架上挑選要買的東西。我看到了一個肥得嚇人的大屁股,她穿著短褲,褲腿短到膝蓋以上,露出一段肥白大腿。我心跳起來,我預感到她的胸將是什麼模樣,她稍一側身,果然不出我之所料,那分明是兩顆重磅炮彈,因為太重了,彈頭沒能挺起來,沉甸甸地垂下去,垂到腹部又不肯屈服地翹起了一些。這是一個超重的女孩,一個應該參加中央電視台「早安中國」減肥運動的女孩。估計她的體重應該有二百多斤,光是胸乳就有幾十斤吧!她比乾媽白琳娜粗,比肥女二春細,這正是我所喜歡的女人體態--俄羅斯式中年女人的體態。我的牙根開始酸癢,下體開始膨脹,渾身熱辣辣的冒出火來。我又跟自己打起賭來:十分鐘把她搞定!

真是老天助我。那女孩買了很多東西,我在她前面先付了款,然後裝做清理包裝袋,在一邊等著她。她算完了帳,看看那些大包小裹,對收金員說她要先出去打個的,讓收金員替她照看一下。我急忙說:「來,我幫個忙可以吧?」

她立刻笑著說:「那太謝謝了!」

我拎起她那些大包小裹走出超市,來到我的車前。問她怎麼走。她說打車。我說我有車,如果不介意的話,我送你一下?

她笑了說:「這有啥介意的?」自己開了車門,一屁股坐了進去。

我開著車,問她家在哪兒?她說她不是本地人,在本城一家合資企業打工,和人合租一套房。我看看表,從和她搭上話到現在七分鐘了。我暗中咬咬牙,一笑問她:「坐我的車不害怕嗎?」

她說:「怕什麼?」

我說:「比方說……把你拐騙了之類的。」

她哈哈笑出聲來,說:「誰能拐騙我呀?」接著臉突然一紅,斜眼兒看了我一下,輕聲說:「這麼帥的中國猛男,讓你拐騙一把也值得。」

我說:「是嗎?那我就拐騙你一把。」路邊恰好出現一家冷食店。我把車開過去停下。

她說:「幹嘛?」

我說:「拐騙嘛,先請你吃一客冰淇泠。」

她欣然下車。我們進了冷食店,我又看表,正好十分鐘!

長話短說。在冷食店,我們先吃了一客冰淇泠。這期間我知道了她叫子菲。很雅致的名字。大概胖人都喜歡甜食,她像孩子似的還要吃一客。我索性點了店裡所有的冷食花樣,問她要不要喝點紅酒。她點點頭。一瓶紅酒很快見底,我問她還想不想喝?她又點點頭。第二瓶紅酒上來,她打開了話匣子,問我的身世。我簡單介紹了一下。反過來問她。她呷著杯裡的酒,眼圈紅了。說她這幾年很不順,先是工作不順,因為太胖,被人炒過好幾次。再是婚姻不順,也是因為太胖,與男友相處不會超過半年就白白。說著,眼淚一滴一串地落進酒杯。我安慰她,說那些企業那些男人都不懂得什麼是美,他們簡直俗不可耐。我說中國歷史上有個時代女人以肥為美,所以國運昌盛,那就是大唐盛世,傑出的代表就是唐明皇的愛妃楊玉環。我又說我多麼想活在那個時代!她抓住我的手緊緊握住,眼淚流得更凶了,一面不停地喝酒。很快第二瓶酒也見了底,她也喝得不省人事了。我勉強把她架到車上,問她住處怎麼走。她不回答,也沒辦法回答,她醉成了一攤泥,卻突然哭幾聲,又突然笑幾聲,接著哇地一下,吐了我一身。我只好把她帶回到我的住處。

拖著這二百多斤的肥肉,我一點慾望也沒有,幾乎要罵自己沒事找事了。進了房間,剛把她放倒在床上,她一扭頭,又是哇地一下,吐了我一床。我弄了一盆水,扳動著這堆肥肉,左擦右抹。總算弄乾淨了,她也打起了響亮的呼嚕。我吸著一枝煙,坐在一邊休息,看著她丘陵起伏的身子,慾望一點一點甦醒過來。我推推她,毫無反應。我掐滅了煙,關了頂燈,只開著床頭燈,開始在她身上探索。我試著解開她的衣扣,她沒有反應。又輕輕解開她的乳罩,還是沒有反應。這時我才放開膽子看她的乳房。天!這哪裡是什麼乳房,分明是兩隻巨大的肉葫蘆,白白嫩嫩,鬆鬆軟軟,一動亂顫。我這才明白,為什麼玩女人的乳房叫吃豆腐,這真是兩大坨白嫩的豆腐啊!我突然發現,她沒有乳頭!只有指甲大小的一小塊乳暈,中間有個小縫縫,看來乳頭是陷在裡面了。我摸摸她的乳房,那種手感難以名狀。我揉了揉,她仍然毫無反應,還是打著響亮的呼嚕。我解開了她的褲帶,慢慢地扒下短褲,再扒下裡面的褲頭,天!兩條肥白的大腿軟顫顫地堆在一塊兒,中間勉強擠出幾撮黑油油的陰毛,我進一步輕輕扒開大腿間的肥肉,這才看到陷在裡面的陰阜。也許是長期被腿間肥肉封閉的結果,她的大陰唇蒼白得沒有一點血色,但是更加肥嫩。我試著把一根手指塞進去攪了攪,她一點知覺也沒有。我的膽子壯了,雞巴也隨之勃起。我脫了褲子,先捧過她一隻乳房,用舌頭舔了舔,接著忍不住一口含住一大塊乳肉,又舔又嘬。很快奇跡發生了,我感覺嘴裡多了一顆肉丸,抬頭一看,陷在乳盤裡的乳頭居然出來了,嫩紅嫩紅的一大顆,水靈靈的,像飽含了雨露的葡萄。我不敢趴到她身上去,就用手撐著床板,虛伏在她胸上,左一口右一口地輪番吸嘬她的兩隻肥嫩的大奶子。她忽然呻吟了兩聲,一抬胳膊摟住了我的脖頸,渾身狂烈地顫抖起來。我知道她這是迷亂的反應,我在她身上趴了一會兒,索性將她徹底扒光,一大堆白肉就明晃晃在攤在床上,攤在我的眼前。她身上的確有很多贅肉,腋窩裡的肥肉擠出來,與乳盤連成一體。她的腰很粗,肚子也很大,肚皮上堆著好幾條鼓鼓的肉稜。但那些贅肉是光鮮的,滑嫩的,性感的,在我看來還是淫蕩的。

我不能自持了,將自己也扒光,重新撲到那堆軟顫顫的白肉上,叼住一隻肥乳,兩隻手在那肉堆上又抓又揣。她呻吟著放開了手臂,無力地攤開身子,兩條肥白的大腿也叉開了,我的雞巴一下陷進了她的大腿間,稍一拱動,竟然滑進了她的陰道。她的陰道不像是女孩的陰道,非常寬鬆,熱呼呼滑溜溜的,我的雞巴進去就不想出來了,我趴在她的肚子上,摟緊她的腰身,上邊用嘴叼住一隻奶頭狂吮著,下邊一出一入地狠插了起來。這時我覺得不但她的兩隻大肥奶子是豆腐,她的整個身子也像是一大坨豆腐,我趴這在這軟顫顫的大豆腐上,騰雲駕霧一樣,下邊才抽插了一百多下,腦袋裡嗡地一聲,精液便不能自禁地一大股一大股地狂射進她的體內。

射完精,我趴在她肚子上喘息,雞巴仍在她的肥屄裡磨蹭。我忽然清醒了:天哪,她還是個姑娘,雖然已經不是處女了--這從她寬鬆的陰道可以看出來--但我居然沒戴避孕套,把精液直接射進了她的子宮,她要懷了孕怎辦?我拔出已經軟下來的雞巴,從她身上下來,有點緊張地點了一枝煙。抽完煙,我鎮靜下來:懷孕就懷孕,如果她非要嫁給我,娶這樣一個性感肥美的姑娘我也認了。這樣想著,我索性就把她當成了未來的老婆,閉了燈,躺到她身邊,把頭埋進她懷裡,叼住一隻乳頭,手抓著另一隻肥乳,很快沉入了夢鄉。

下半夜,我做了一個夢,一個沉重的磨盤壓在了我身上,並且轉動著。我喘不過氣來,用力掙扎了半天,猛地醒來,發現那個胖丫頭正趴在我肚子上,用力揉搓著我。見我醒來,她欠起上半身,端著一隻肥乳塞進我嘴裡,一隻手探下去,一把抓住我的雞巴套動起來。我想推開她,但又捨不得嘴邊的這塊肥肉,我含住她的奶頭用力一吸,一大塊乳肉便滑進我的口腔。我吸吮著,啃嚙著,她則騎坐在我的肚子上,肥軟滑嫩的陰唇套在我的雞巴上,自顧一上一下地顛動著。忽然,她低聲呻吟了起來,一股又一股熱呼呼的液體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打濕了我的大腿。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我努力往上挺著身子配合著她,直到她洩完了陰精,軟癱在我的肚子上。這時我卻來勁兒了,我叼著她的大紅棗似的乳頭,翻過身趴在她肥嫩的肚皮上,把雞巴挺進她的陰道,一面吸嘬著奶子一面打夯似地狠肏起她的肥屄來。肏了一會兒,我抬起身子,站在床下,把她拽到床邊,讓她的屁股墊在床沿上,兩條大腿向上舉起並向兩邊分開,我一隻手托著她的大腿,一隻手按著她肥嫩的陰阜,看著自己鐵棒似的雞巴在她的陰唇口進進出出,淡黃色的陰毛已經被她自己流出的淫水打濕,外部肥白裡面嫩紅的陰唇含著我的陰莖,陰唇裡的嫩肉不時被我的龜頭帶得翻出來,像一朵喇叭花。我忍不住大叫起來:「天哪,太好了,老妹兒,你太好了!你這肥屄也太嫩了,我要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她也來勁兒了,呻吟著也叫起來:「哥,哥,我的親哥,肏死我吧,肏死我吧!把你妹子的肥屄肏爛了吧!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呀呀呀……」她突然屏住氣息,像背過氣似的,又突然一聲長嚎:「我的哥呀……」淫水像開了閘的洩洪道,呼地一下湧出來,隨著我雞巴的大抽大插,又像噴泉一樣,哧哧有聲地噴射出來,一股接著一股。滾燙的淫水激射著我的龜頭,我也長嚎一聲:「我的小媽呀,射了……」只覺得腦子裡嗡地一聲,精液暢快無比地頂著她的淫水,一股又一股地射進了她的陰道。

這一次噴射後,我們相擁著睡了過去。天亮了才醒過來。我起身要去預備早餐,她卻拉住我,在我臉上身上吻個不休。我揣摩著她的乳房,輪番吸嘬兩個紅嫩的大乳頭。吸著吸著我又來勁兒了,一下子趴在她肚皮上,緊緊摟住她肥軟的熱呼呼的肉體,下體用力偎動著,偎來偎去,重新硬起來的雞巴自己滑進了她的肥屄。她哼哼著攤開身子,任我所為。我肏了她一會兒,她也激動了,翻到我的上面,用陰唇緊緊夾住我的陰莖,用力套動著,吸嘬著。很快,她的淫水又一次山洪暴發,而我也乘勢而上,毫不吝惜地向她的子宮內射出了我的所有。

又休息了一會兒,我們才起身吃早餐。這時我發現她原本胖呼呼的臉蛋變得清秀了。我把這發現告訴了她。她自己照了照鏡子,驚訝地說:「真的,我好像瘦了不少!」

我找出圓盤式人體秤讓她稱一稱。她試探著站到秤上去,突然驚叫一聲:「天哪,我真瘦了!掉了四斤!」

我捏捏她的臉蛋說:「知道為什麼嗎?你洩得太多了。」

她紅了臉,想了想說:「可能你說得對,過去我從來沒有這樣洩過,這身肉全是憋出來的。」

我摟過她,把手插進她衣襟裡,揉摸著她那兩大坨肥嫩的乳肉說:「可我就喜歡你這身肉!」

她嗔怪地推開我說:「去!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說:「真的,我真喜歡!」

她眨了眨眼,說:「哥,吃完飯你還幹我。」

我說:「你不要命了?」

她嘟著嘴,撒嬌地說:「不嘛,就要你幹,就要你幹!」

吃完早餐,我們真的又幹了一回。

睡了一覺,醒來已是下午,她纏著我又幹了一回。接下來這一夜又沒得安寧。

我們連幹了三天。我累得不行了。子菲也像洩空了身子似的,走路直打晃兒。但她的體重卻直線下降,三天時間掉了二十多斤。這以後我們就同居了,每天白天各上各的班,晚上回來吃了飯便投入「戰鬥」。

半年後,子菲的體重從二百一十五斤降到了一百五十斤,人變得越來越清秀,也越來越漂亮了。就在這時,子菲懷孕了。而我要去國外做一筆生意。我請了保姆來照看子菲。我一走就是半年。等我回來,卻沒有看到我的兒子或女兒--為了應付子菲無窮的性慾,也是為了在她那肥嫩的肉體上獲得最大的快樂,我曾經多次服用壯陽藥物,藥物毀了我們的孩子--經檢查,胎兒畸形。子菲不得不打了胎。但是我卻吃到了子菲的奶,這個胖丫頭乳腺太發達了,一懷孕乳房裡便有了奶,雖然打了胎,兩隻肥嫩的大奶子裡,乳汁卻像奶牛那樣充沛。我回到家還沒來得及為失去的孩子傷心,便醉倒在子菲香甜的乳汁裡。

我吃著子菲的奶,又和她大幹了三天。本來我都想和子菲成就百年之好了,可惜子菲的一個男同學插了進來。一天晚上,我們剛要做愛,她男同學來看她。我出去買水果,大約半個小時,我買水果回來,發現兩個人神情都有些緊張。子菲的男同學跟我搭訕了幾句便告辭了。我想繼續和子菲做愛,解開她的衣襟,卻發現兩隻原本脹得鼓蓬蓬的乳房鬆軟下來,我用手捏了好幾下,一滴奶水也沒擠出來。我又把手插進她的大腿中間,在她的陰道裡摸到了一種黏呼呼的漿糊樣的東西。我知道,奶水讓她的男同學吃了,那漿糊當然也是她男同學射進去的。我什麼也沒說,只是背過臉去。子菲愧疚地從後面抱住我,請求我原諒。我說:「沒什麼,謝謝你陪了我這麼長時間,如果你覺得他很好,我願意成全你們。」子菲伏在我後背上哭了。

半個月後,我們友好地分了手。子菲很快就與那男同學結了婚。但是一年後,我突然接到子菲的電話,說她在賓館裡,讓我去一趟。我去了,一進門便被她摟住,在我臉上嘴上狂吻了一通,然後解開衣襟,袒出一對鼓脹肥嫩的奶子,用手一擠,乳汁像水槍似地噴射進我的嘴裡。原來她剛生了孩子不久。子菲說:「哥,你永遠是我的最愛,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不管你喜不喜歡。」說著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裡,抓住我的陰莖套動著,又說:「是你開發了我的性,是它讓我嘗到了做女人的滋味,我永遠也忘不了你和它!」我還說什麼?一把將她抱起,放到床上,迅速地脫光了她,也脫光了自己,撲上去,咬住一隻大肥奶子大吃大嚼,一面將雞巴插進她肥嫩的屄裡,大抽大插。一個小時之內,我射了兩回。子菲也洩得天翻地覆。她的奶水和淫水,我的精液,把床單弄得一片狼藉。

此後的兩年,我們時不時地就到賓館或我家去大幹一回。為了我喜歡人奶,子菲一直不讓奶水吊上去。她的男同學、現在的丈夫,吃過一回屬於我的奶,我卻吃了兩年屬於他的奶。事實上,在來俄羅斯之前,我和子菲仍然保持著那種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