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牆的妻子讓我無言以對

成人文學
2013/ 10/ 19
90年代初期,妻年輕貌美,極似當時歌星彭麗媛,性感活躍善於修飾,穿衣打扮前衛,故緋聞頗多,但我知道妻在性事上並不那麼熱衷,故對一些傳言嗤之以鼻。

秋天一個夜晚,與妻子正欲行房事,尚未入港,忽聞敲門聲。開門知道是妻的結拜姐姐麗敏,問其何故這麼晚到家,答:夫婦吵架,前來避風。時住房條件差,一間房,一張床。妻建議,靠牆方姐姐休息,她居中,我則在外。

各就各位躺下,兩女聊天,問其何故吵架?敏笑答:夫每日喝酒,房事不能滿足。

妻笑:「哪裡像我們這位,每天都折騰我,累死人了。」言下不無顯耀。

閒聊很久,不外乎夫妻隱秘之事,故不贅言。聞兩女調笑,身體隨之反應,隨手摸向妻的下部,妻回頭耳邊輕言:「忍不住了?那就和她」麗敏笑:「兩個說什麼悄悄話呢?不妨大聲點。」妻笑:「剛才我們正幹好事,沒想到你來了。

他現在還憋著。」我啐道:「別胡說。」敏笑道:「哎呦,過來之人了,還這麼害羞。」此時,妻借口方便,因公廁距家遠,給我們留下時間。此刻,那女人滿面嬌柔,神情曖昧,移動到我近前,忽感到她手伸了過來,摸到我臉龐,漸漸摸我的下部,堅硬異常。隨笑道:「沒想到」問:「什麼沒想到?」答:「真的很大。」忍耐不住,我也順手摸了她。

此時,妻回來,打量我們,均臉龐緋紅,神情特異。妻笑曰:「我出去,你二人有何動態?」敏笑答:「我佔了你老公便宜,真男人啊。」調笑一陣,妻推我到中,道「你二人乾柴烈火,今日正好成全你們吧。」我裝作扭捏,敏無言。妻摸我下身,堅挺不疑鐵棒一般,隨即呵呵輕笑。對敏道:

「姐你也摸摸看,快爆炸了。「敏探手過來輕抹一下,隨之大笑。妻推我,」快點吧,別裝了。「面對兩美女,無法忍耐偽裝,翻身上到敏的身上,敏呼吸急促,吻之。隨後各自寬衣解帶,毋庸費力,進入敏體。呻吟聲大起……那晚,精力竟然驚人,連續抽插半個時辰,居然未洩。敏轉頭對妻:」真真是羨慕死你了,有這麼能征善戰的男人!」妻笑答:「他一貫如此,有時候我都無法承受。」我用力插敏,轉頭抱著妻臉,狂吻之。敏叫聲愈加不可收拾,。與妻子行房兩年多,從未發現女人竟然有如此叫床之聲。

隔時,敏推我下來,不捨道:「給她也弄弄,不能我一個人舒服」妻不叫床,只聞其喘息加重妻之高潮來去皆快,故不多時,又反進入敏。敏外表比妻靚麗,只皮膚稍黑,若非如此,早已經被某導演相中。忽然想起,古書記載:膚色黝黑之婦人,性慾絕大。後經歷多女,果然百試不爽。

如此反覆抽插兩女,體力漸漸不支,稍作休息,期間,敏為我吃香蕉,我異常興奮。她又欲為妻舔陰,妻拒絕,言自己不習慣同性肌膚之親。

稍作修整,繼續進入敏,敏漸入佳境,神智忽然迷茫,雙眼翻白,癱瘓於床,不聞叫聲,慌忙下來,只見敏頭做左右搖晃,口中不知所云,妻與我驚訝不知所措,慌忙為她狠掐人中穴位。漸漸甦醒,睜開眼睛喃喃道:「老公,你可把我搞死了……」雖為人夫久矣,但此言入耳,且又出之婦人之口,聞所未聞,心裡倍感興奮刺激以極。

那一夜,可謂永世難忘之往事!過後常常思量,妻所作所為,究竟所為何來?

百思不得其解……此後常與兩女交歡,時而妻不在,敏獨自來家,每次都進入高潮,敏與妻子不同,床第之歡,極度放開,不說盡污言穢語絕不罷休。她真乃女人中之絕品也。常常都能讓我興奮過度……半年過去了,終於知道妻子主動讓我和敏交友的意圖。91年初春時節,單位派我出差山西,原計劃一個月左右即回。由於事情順利,一個星期既完成。

時已搬進新家,為三室一廳。躲進小臥室,蒙頭大睡,將近中午時分,聽到開門聲,知是妻下班回家,童心忽起,欲隱藏櫃中,然後躍出嚇妻一跳,以博一笑。

鑽進衣櫃,即聞進門非只妻子一人,跟進居然是男聲。好奇心大起,屏住呼吸,欲看個究竟……良久,忽然兩人無聲,光著腳,聶聲出來,輕推大臥室門,竟然看到一男子擁抱妻狂吻,左手居然伸進妻衣襟內摸其乳房。頓覺熱血上湧,憤怒之極,轉而冷靜,想到此時進去戳穿,大吵之下,難免鄰居聽聞,我之臉面無處存放。猶豫片刻,故作大聲咳嗽。兩人驚訝,妻子喊:「誰在外邊?」我裝作剛剛出來之態,妻兩頰緋紅,神情尷尬出來,:「啊,老公回來了嚇我一跳。」我故作輕鬆之態,回答:「上午回來,睡了一會。你們就回來了。這位是?」看著那男子,外表比較粗獷,身材也很偉岸。妻忙道:「這是我們處長,中午沒飯局,故來我們家看看。」與男子握手後,稍作寒暄,那男子藉故告辭。

老婆看我神情異樣,但還不能確定。熱情的有些過火。我沒說話,只端望著她。忽而發現,妻雙頰緋紅,顯得異常美麗,剛被別的男人撫摸過的高聳乳峰起伏不定,頓時感到慾火不可抑制,抱住她扔到床上,剝光妻衣,不由分說進入妻體……「你是我的女人,我絕對不允許你讓第二個男人染指。明白了嗎?」我癱軟在床上,對妻鄭重言道。妻對我做了保證。

過了很久,我才意識到,妻真的是個很聰明的女人,她或許早就有了別人,為防止將來被發現,預先把她的乾姐姐給我做了鋪墊,即使我發現了她的私情,也會讓我無言以對。

從此,我在焦慮中度過,心情極為複雜,卻又不敢對妻言心中的怨憤,又擔憂妻與那男人進一步發展。

而那個可怕的時候終於來到了,恰恰因此,我和妻子的婚姻也就走到了盡頭……平淡的生活一如既往的過著,那段時間,敏依然經常來家中相聚。無論與她獨處或是三人同床,均令我獲得極大的享受。妻常問:「你幸福嗎?滿足嗎?」妻和敏同為不可多得的美人,雖非傾城傾國之貌,也是許多男人見之垂涎的少婦。看著躺在身旁的兩個明艷不可方物的美女,即迷醉又恍惚,宛若夢中。常自己思量,得女如此,夫復何求!?

敏比妻大不到一歲,與妻相同的是,都具有一雙異常明亮的大眼睛。敏的皮膚屬較黑,但黑的乾淨整潔。胸部觀之不為豐滿,窄肩寬臀,體態輕盈。

敏與妻性格大相逕庭,妻相對來說比較沉靜,從不輕易暴露自己的心事。敏則不同,性格開朗,言談無忌。床第之歡時,往往能讓我體驗到最完美的結合。

與敏相比,似覺妻子有一層面紗令我不安,那是一種說之不明的感覺,冥冥之中覺即將有變故發生,深知此念頭來自發覺妻子與她上司之曖昧。

彼時,妻常藉故深夜回家,很多時候面帶酒色,支吾之間常不能自圓其說,令我生疑。

某清晨,對妻說今日出差,大約一周回來。她上班走後,我在家中靜待。約九點半時,果聞鑰匙開門聲,隨即進入櫃中隱藏。妻巡視一圈,果然與那個處長進入臥室擁吻成一團。我屏住呼吸靜觀其景,心情之複雜憤怒無以復加。床上,男人為其脫衣解帶,妻白皙身體豁然而露,那男人伏在妻身極盡纏綿,交歡過程令我即驚且愧。男人令妻稱其老公,妻無半點羞澀之態,順從之。

耳聞目睹,親見妻子如此淫蕩。驚駭,興奮,緊張,羞愧,憤怒集於一身。

百感交集間,男女交戰結束。

男人:「寶貝,感覺好嗎?」妻點點頭:「嗯,好!」男人得意:「以後我要天天如此,寶貝,我太喜歡你啦」!妻嗔道:「討厭,他今天出差,我也就現在敢這樣,他不出差,怎麼能每天這樣啊,他已經疑心了,上次我感覺他已經發現我們了。」「發現了又怎樣?你不是讓敏和他好了嗎?即便發現,又奈何?」男人笑道。

妻歎息:「你們男人都不是東西,自己怎麼樣都可以,老婆偷人就不能容忍了。」「是啊,男人都這樣,沒辦法的事。寶貝,以後我想你了,你可別拒絕我。」「怎麼會,和你在一起很幸福。不過,這次提拔幹部,你要是提了別人,別怪我以後不理你!」「放心吧,老婆,這次我竭盡全力也要讓你當上設計主任。」妻大喜,連稱:「老公,我愛你,再要我一次。」肉麻淫蕩之態,讓我無地自容。至此,我終於恍然,妻獻身的目的,其一是為了一個主任的提拔,其二,那男人的確能夠給與她從所未有的激情。其三,以前她藉機順水推舟讓敏和我交友,也是為了他們激情暴露所做的鋪墊。處心積慮如此,惟其可怕。

激情過去,男人留戀不捨告辭而去。我隨即從櫃中悄然而出,妻大驚,惶惶不知說了些什麼。我冷笑……妻開始發抖,欲解釋又覺不妥,面如死灰,神情呆滯。竟然沒想起穿衣遮掩。

目視良久,看到那男人之殘留物,忽覺體內亢奮,憤怒和慾望共襲,猛地撲到妻身上,大喊:「你這個破鞋,你這騷貨,我要讓你好好的舒服!」擊打著她,不由分說進入。

妻身體僵硬,無任何反應,我進入高潮,口中胡言亂語不知所云,心情激憤跌宕不知所為……以後的事情,大約也就不外乎,夫妻隔心,時起爭執,互相譏諷,疑心不斷。

此時的我,斷然不接受三P或是交換,故最終不可收拾,遂與妻協議離異。

如今,妻與我都各自組建了家庭,她嫁給了我一個不大熟悉的朋友,而我卻娶了一個比我小10歲的新娘,第一次與新妻交歡之時,發現此女也並非處女了。

悵然若失間,偶爾也會感到前妻的可愛聰明之處,每次想起前妻與那男人交歡之情景,即會感到莫名的心身衝動。此情此景常常在我眼前閃現。

而今,我漸漸的接受了三P和夫妻交友,有此心態轉變,不外乎與前之經歷有關,我的第二任妻子,經多方啟發,觀念認同。現在我們經常與一對朋友夫婦相聚,其中妙事,惟我們夫婦共知,嶄新的夫妻生活由此而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