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熟女的哀羞

成人文學
2013/ 10/ 19
今天因為要錄入系統,公司的人都要加班。時間已經至晚上11點了,其他辦公室都已經關門了,那些部門的人都已錄完系統回家了,只有一間辦公室還亮著燈,房間裡有一男一女兩個人,男的是王昊,女的是他的同事劉惠娟。劉惠娟是個典型的性感熟女,年齡38歲,幾年前因為發現老公有外遇,性格倔強的她不管老公的苦苦哀求,毅然和老公離了婚,獨自撫養一個上初中的兒子。她身材較小有點中年女人的發福,胸前飽滿的乳房總是將外套高高鼓起,屁股肥大把長褲繃得緊緊的。王昊成天和她在一個辦公室裡,眼前總是晃動著劉惠娟豐滿的乳房和肥大的屁股,早就想拔下劉惠娟的衣褲,將這個已經熟透的女人抱在懷裡好好把玩一番。

錄入系統對王昊來說是小事一件,劉惠娟因為對電腦不太熟悉,所以就請王昊幫她,王昊早就等待這種能和性感成熟的劉惠娟獨處的機會,所以一口就答應下來,條件就是劉惠娟必須和他一起,理由也很充分,就是他對劉惠娟管理的項目不太熟悉。現在系統他其實已經完成了,但是身性淫邪的他為了把劉惠娟這個熟婦留下來,創造單獨相處的機會,他故意說還有很多項目沒有錄,逼迫劉惠娟不得不留下來陪著他,好幾次劉惠娟想走,王昊都以巧妙的借口將劉惠娟留了下來,畢竟人家是在幫自己,自己怎麼好意思一走了之。

王昊借口上洗手間,目的是想確認一下公司裡還有其他人在不。他在公司裡快速地閒逛一圈,發現除了自己辦公室外,其他房間都已關門了,看來沒有人還在了。真是天助我也,王昊在心裡不禁興奮地高喊一聲,同時吞了口口水,因為他想到不久之後自己就能品嚐到劉惠娟這個動人熟婦的身體,下面的小弟弟一下就翹了起來。

回到辦公室王昊借口天氣冷,將辦公室的房門關上,又坐在電腦前錄系統,當錄到最後一個項目時,他故意詢問項目情況,讓劉惠娟過來看電腦。劉惠娟不知到王昊的用心,走過來低下頭,認真地看電腦裡哪裡出了問題。

一陣女人的幽香撲臂而來,王昊心裡一蕩,右手一下環住了劉惠娟的腰身,左手則按在了劉惠娟那肥大的屁股上,兩隻手同時發起進攻,右手緊緊地將劉惠娟抱在自己的懷裡,左手則用力地揉搓劉惠娟極富彈性的美臀,這個屁股真是太美了,王昊不禁由衷地讚歎道。

突然受到侵襲,劉惠娟本能地開始了掙扎,但在強健的王昊面前,劉惠娟的掙扎無疑是給自己添加強姦的快感而已。

「住手,王昊,你這是做什麼?」回過神來的劉惠娟憤怒地問。

「還能幹什麼,當然是要和娟姐共赴巫山。」王昊淫笑道。

「這怎麼可以,你快放開我」劉惠娟幾乎是本能地反駁。

「為什麼不可以,我可愛的娟姐。我們在一個辦公室裡,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經常在夢裡將你抱在懷裡,細細地把玩你嬌嫩的軀體。你不知道,你鼓脹的雙乳和肥大的屁股一直誘惑著我,好像是在請求我的臨幸」「你亂說,我沒有。」劉惠娟聽到王昊的污言穢語,不禁羞憤欲絕。

「今天我終於等到機會了,我會好好品償娟姐你的。」「不要,你不要這樣」想到將被小自己十多歲幾乎可以做自己兒子的男人強暴,劉惠娟不禁感到恐懼,同時一股異樣的感覺也在心裡升起。

「今天由不得娟姐你了,我吃定你了。」王昊對劉惠娟作出了無情的宣判,同時也開始執行自己做出的判決。他把劉惠娟整個身體抱了起來,走到寬大的辦公桌前,將懷裡嬌媚的熟婦仰面放倒,一隻手將劉惠娟死死地按住,另一隻手探到熟婦的腰部,解開了她的褲子。當褲子的鈕扣被解開後,一股熱氣從女人神秘的的私處冒出,王昊又是一蕩。他抽回按住劉惠娟的右手,握住她雙腿的腳踝,將劉惠娟的雙腿高高提起,讓劉惠娟的屁股離開桌面,只讓她上身躺著。左手從劉惠娟的屁股下面抓住女人的褲腰,一用力就將熟婦的黑色高檔職業長褲拉到了腿灣。

當長褲被脫下後,劉惠娟感到一陣涼意,她知道自己已被強行脫掉了褲子,現在自己黑色的蕾絲花邊內褲已經羞恥地暴露在了男人面前。她更加用力地掙扎,乘著王昊脫下自己長褲的一瞬間,劉惠娟使勁掙脫開被王昊抓住的雙腿,瞬勢轉過身,快速地爬下辦公桌,她想衝進洗手間,關上房門,然後再打電話報警。

劉惠娟的掙脫,讓王昊一愣,他沒想到眼前的熟婦還有能力掙扎出自己的控制。但隨即他就採取了行動,迅速追了上去。

劉惠娟此時穿著黑色的內褲在奮力奔跑,王昊緊跟在後面,從後面看著劉惠娟兩條雪白的大腿,以及隨著奔跑左右搖擺的被黑色內褲緊緊包裹住的肥臀,他又是一陣興奮。王昊沒有急於將熟婦抓回懷裡,而是象貓捉老鼠般緊跟著劉惠娟,目的就是想多看看熟婦挺翹的肥臀左右搖擺的誘人姿態。

眼看快到衛生間門口了,王昊知道劉惠娟的用意,沒有去抓她,而是突然加速,搶先一步跑到洗手間的門前,堵住了熟婦的去路,劉惠娟因跑得太急,控制不住身體,一下就闖進了早已在那裡等待的王昊的懷裡。

「娟姐,你不是不願意接受我的寵幸嗎?怎麼自己撲進我的懷裡來了,看來你是故意掙扎來增加性交的情趣呀。」王昊就勢將溫香軟體抱在懷裡,雙手環住劉惠娟,一左一右分別抓在了劉惠娟肥大的左右臀瓣上,好整以遐地細細把玩這個動人熟婦的美臀。

「娟姐,你的大屁股真是極品啊,比之公司裡其他幾位被我玩弄過的女同事的屁股都豐滿,更有彈性,我太愛你的美屁屁了。我今後要天天品嚐你的美屁屁」王昊在體味了劉惠娟聖潔的美臀後,由衷地發出了一陣讚歎。

「不要,放開我,你這禽獸」劉惠娟被王昊抱住,自己聖潔的屁股被這個男人把玩品位,感到異常的嬌羞。劉惠娟上身被王昊牢牢抱住,只有下身能動彈,為了躲避王昊的魔手,劉惠娟使勁搖擺著自己的屁股,然而這樣的掙扎只是徒勞的。

「娟姐,你被我撫摸屁股不用興奮地左右搖擺吧,哈哈。」在王昊看來,與其說劉惠娟在奮力掙扎,還不如說劉惠娟在受到性侵犯後興奮地扭動屁股以迎合自己。

「無恥」劉惠娟面對王昊的侮辱,只能說出這兩個字了。

「哈哈,我是無恥,公司裡的女人,只要屁股挺翹肥美,乳房鼓脹飽滿的,我都會千方百計脫下她們的內褲和胸罩,讓她們將自己最珍視的部位毫無保留地暴露在我面前,供我玩弄。陳梅、黃茵她們已經將自己的大屁股供奉給了我,她們的屁股的確非常誘人,每次我都會情不自禁地瘋狂玩弄她們的大屁股,每次她們都會在我的玩弄下興奮地哭叫哀求。還有其他幾個有姿色的女人,總有一天也會被我拔下內褲,任由我把玩她們的屁股的。今天是娟姐你奉獻自己屁股的日子了,你的屁股在這條高檔內褲的包裹下摸起來真是絲滑,我真捨不得脫掉它」「我不要,你快放開我。」劉惠娟聽到上面這些話,心裡一驚,她不知道單位上已經有其他的女人身陷魔爪了,自己難道也會和她們一樣,被眼前這個禽獸任意玩弄,最終淪為他的玩物?

王昊還不急於發動最後的攻勢,他只是在摸夠劉惠娟的屁股後,無情地扒掉了熟美婦人的黑色花邊蕾絲內褲,將劉惠娟性感異常的大屁股從內褲中解放了出來。當脫離了緊身內褲的束縛後,肥大又充滿彈性的臀肉輕微地震顫起來。

王昊將剛從熟婦身上脫下的內褲拿起來,將緊貼著美婦陰戶的襠部翻開,放在鼻子前使勁地聞著,像吸毒著貪婪地吸食毒品一樣。

「太香了,娟姐,你的內褲有一股女人的體香,還夾雜著一股尿液的味道,這真是非常完美的收藏品啊。我有收藏女人內褲的習慣,當然我收藏的內褲不是從商場上買來的,而是從女人身上脫下來的內褲,這樣帶有穿著它的女人體香的內褲才是我的最愛。我已經有很多這樣的收藏品了,今天我的藏品又會增加一條了。」王昊說完,將劉惠娟那條內褲小心地放進了口袋。

「無恥,無恥,無恥」羞憤的劉惠娟已經找不到其他的詞語來表達自己的憤怒了。

「謝謝你的讚美,接下來,我要仔細品嚐親親娟姐可愛的大屁股了,首先我想看看娟姐的屁眼,這是女人最羞恥的器官,但是在我看來,這是女人最誘人的器官了。不知道娟姐你的屁眼是不是像一朵盛放的菊花,我玩過的女人她們的屁眼都沒有另我失望,最好的是陳梅的屁眼,優雅得像一朵菊花,還帶有輕輕的糞便的味道。」說完,王昊又將劉惠娟抱回到辦公桌上,這次沒有讓她仰躺,而是讓她像一條母狗一樣趴在桌上,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挺起。王昊坐在椅子上,臉恰好面對劉惠娟的大屁股。他雙手抓住劉惠娟的臀肉,向兩邊緩慢地扳開,一朵帶有褶皺的菊花從藏身的臀溝裡暴露了出來。

「太完美了,娟姐,你的屁眼簡直是極品。」王昊看得喉頭一陣陣地發癢,恨不得將熟婦的屁眼整個吞下去。

「啊,不要,那裡很髒,求求你。放過我。」面對無情的羞辱,劉惠娟第一次開口求饒,同時想用手擋住自己最羞於見人的器官。但是她面對的是一頭發情的野獸,她的哀求只能換來野獸的性慾。

王昊抬手在劉惠娟雪白的臀肉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清脆的「啪、啪」聲迴盪在整個房間,富有彈性的臀肉隨著拍打不停地戰抖著,很快雪白的屁股變成了可愛的粉紅。

「好痛啊,不要再打我的屁股了,啊……」性格保守倔強的劉惠娟被一個小自己十多歲的男人,像教育小孩子一樣的打屁股,這樣的羞恥幾乎讓她崩潰。

「娟姐,你不聽話,不讓我玩弄你的屁股,就要接受懲罰。不想屁屁挨打,就開口求我玩弄你的屁股」王昊發出了無情的命令。

「這怎麼可以,你放過我吧,我比你大那麼多,已經人老珠黃了,我給你錢,你去找那些年輕漂亮的女孩吧。」劉惠娟想用自己的年齡提醒身後的禽獸放棄對自己的侵犯,同時用金錢打動他,希望對方放過自己。但是她的算盤注定是會落空的。

「娟姐,你怎麼會人老珠黃,況且我是最喜歡像你這種氣質樣貌俱佳的人妻熟女了,陳梅,黃茵被我玩過的女人哪一個不是像你一樣的人妻熟女。在我看來,此時的你最是風情動人的時候,你看你的屁股,又大又白,看得我心動不已。放心,我是不會嫌棄你的,我還要娶你當老婆呢。」王昊不為所動。

「啊,我怎麼能當你的老婆,不要,快放開我。」劉惠娟見王昊沒有放棄侵犯自己,不禁悲從中來。

「今天你落在我手裡了,就不要想能逃出我的手心,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今後你的大屁股都是隨時要供我玩弄的。」王昊說著,又是重重的一下打在劉惠娟的豐臀上。

「啊……,痛,求求你,放過我。」「你不開口求我,我就一直打到你求饒為止」「啊……求……求……你,不要再打我的屁股了,請你玩弄我的屁股吧。」身心受到打擊下,劉惠娟只能開口求饒。

「既然你開口求我,那我就聽親親娟姐的話,好好玩弄你的屁股。」王昊停止了打屁股,俯身湊到劉惠娟的大屁股前,伸出舌頭,開始舔弄人妻熟婦的屁眼。

被可以當自己兒子的男人舔弄屁眼,劉惠娟感到一陣陣噁心,眼前這個男人怎麼喜歡玩弄女人的屁眼,要知道,那是大便的地方啊。劉惠娟在男人舌頭的舔弄下,屁眼開始不停地收縮,像一隻可憐的動物一樣。

「娟姐,你的屁眼很乾淨啊,一點糞便的痕跡都沒有,只有一股沐浴液的香味,我有點失望。屁眼嘛,就該有點糞便才叫屁眼啊,我最喜歡漂亮女人的屁眼帶有糞便了,這會形成極大的反差,讓我更加興奮。」聽著男人的歪理,劉惠娟羞恥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是男人的下一句話讓劉惠娟感到了恐懼。

「既然娟姐的屁眼沒有糞便,那我就讓娟姐你把肚子裡的糞便拉出來,好不好?」「不……,怎麼可以這樣?我現在不想大解。」劉惠娟趕緊解釋。

「不想大便沒問題,我有辦法,劉曉梅第一次被我玩弄屁股時,也和你一樣,屁眼乾淨得很,但是最後她還是哭泣著當著我的面歡快地噗噗拉著大便。」「你想要對我做什麼?不可以」劉惠娟雖然不知道王昊會有什麼方法讓自己大便,但是出於本能,她感到害怕,自己一個30多歲的女人,平時舉止端莊,大便是自己感到最羞恥的事情,每次便完都要仔細地擦拭乾淨,現在這個比自己小的男人竟然要強迫自己大便,更為羞恥的是,還要當著他的面大便,想想都感到羞恥之極,劉惠娟一下子緊張地繃緊了全身。

「不要緊張,我會給你脘腸,就是把水用針筒注射進你可愛的屁眼,然後你就會拉出大便了。我非常想看看平時端莊大方的娟姐大便時的曼妙樣子,想著你會哭泣地從你兩瓣雪白的臀肉中間拉出糞便,我就異常興奮。」王昊很溫柔,但在劉惠娟聽來簡直就時魔鬼。

「不要,我不要在你面前大便,太羞人了。」劉惠娟又想跑。

「呵呵,第一次可能不太習慣,但是完事之後你會求著我給你脘腸的。黃茵第一次也是不可就範,但是後來她都是求我給你脘腸,黃茵拉的大便很臭,但是我非常喜歡看她哭泣著排便的樣子,每次排完,我都會興奮地幹她,連她的屁眼都不擦直接和她性交,每次都能插很久,直到黃茵不停地謝身後昏死過去。」聽著王昊說他是如何折磨其他的女人,劉惠娟更加恐懼,極力想掙扎王昊的控制。但是這一切的掙扎都是徒勞的,王昊已經抱起劉惠娟走向了洗手間,來到洗手台前,王昊將劉惠娟仰面放在台上,一隻手從她的腿灣處用力向下壓,使劉惠娟的身體折疊起來,擺出羞人的姿態。這樣的姿勢是最另女人,特別是性格保守的女人感到羞恥的,因為自己最神秘的私處和屁眼都因雙腿的彎曲而向上挺起,毫無保留地暴露出來。

劉惠娟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但還是奮力地掙扎,同時哭叫著求王昊不要折磨自己。王昊絲毫不為所動,他已經抽取了300cc的清水,將針頭對準了熟婦不停收縮的菊花,一用力將針頭刺入了女人的屁眼,接著就擠壓針筒,將清水緩慢地注射進劉惠娟的直腸裡。

冰涼的感覺從肚子一直升到大腦,劉惠娟悲哀地在男人面前接受羞恥的脘腸,此時的她無法擺脫這個男人的羞辱,只能大聲哭泣。隨著清水注射完畢,劉惠娟感到肚子脹得生痛,一股強烈的便意開始衝擊大腦,噗的一聲,一個響亮的屁從屁眼裡衝出來,讓劉惠娟更加無地自容。她想到自己平時端莊高雅,此時竟然在男人面前放屁,這樣的羞恥讓她連死的心都有了。

「不要再折磨我了,讓我上廁所。」劉惠娟苦苦哀求著。

「還不要急,再憋一會大便起來會更加感到快感。」王昊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肛門塞,將劉惠娟的肛門死死塞住。劉惠娟的肚子咕咕作叫,強烈的便意讓她不停地收縮肛門,肚子裡的糞便開始一次次衝擊頂住屁眼的肛門塞,徒勞地想要衝開這惱人的障礙。

王昊塞好肛門塞後,將仰躺的快要虛脫的熟婦輕柔地抱起來,但沒有將她放在地上,而是讓艷熟的美婦雙腿盤住自己的腰部,雙手環抱自己的肩膀,王昊的雞巴此時已經高高地向美艷熟婦致敬了。他將雞巴對準劉惠娟的陰戶,用力一挺,整跟雞巴如利劍般刺穿了劉惠娟的陰戶,全跟沒入艷熟美婦窄小的陰戶裡。

「啊……」一聲淒婉的哭叫從劉惠娟的檀口中蹦出,受到如此粗暴的侵犯,巨大的疼痛讓劉惠娟眼淚直流,雙腿因為要掌握平衡沒有大幅度地亂踢亂蹬,雙手卻因為疼痛鬆了開來,整個身體一下子向後倒去。王昊眼明手快,扶著美婦要部的右手迅速向上撐住了劉惠娟的背脊,才沒有讓這個美婦摔在地上。

「好痛啊,不……要,快……出來」劉惠娟在疼痛稍微緩過來後,雙手不停地拍打王昊,用力按住他的胸膛向外撐,同時大聲哭叫著讓王昊放開自己。

王昊忍受著劉惠娟的拍打,右手用力將她的身體重新扶正,讓她的雙手再次抱住自己的肩膀。做好這一切後,王昊的雙手托住劉惠娟肥大的屁股,用力將劉惠娟不停地向上拋起,隨著美艷熟婦身體的下落,在要落在最低處時,雞巴用力地向上頂,使美婦劉惠娟受到異常激烈的性交。王昊用的是「螞蟻上樹」的姿勢,這個姿勢最能讓女人感受到性交的刺激,也最能令女人感到瘋狂。女人全部身體的重心都落在交合處,所以每次抽查都能保證雞巴頂到最裡面,次次都能直達花心。

劉惠娟何償體會過這樣的性交,王昊的雞巴每次都像將自己的身體刺穿一樣,每次抽查都最大程度地在自己嬌嫩的陰戶裡進行摩擦,加上屁眼處的強烈便意得不到排解,沒幾下就謝了身,隨著身體的一陣猛烈哆嗦,一股陰精從陰戶裡噴薄而出,滾燙的液體包裹住王昊的雞巴,讓他舒服得上了天堂。

王昊努力控制住精關,不讓自己射精,待到劉惠娟的陰精不再噴射時,他又開始了他的撻伐,美艷的婦人再次受到強烈的衝擊,開始發出嬌啜。

「啊……不……要再……插了,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痛……死了。啊……啊……不……不要……啊……,下面……快要……裂……開了。啊……啊……,好……美……,快……快……一點,啊……我要……死……了。你……快放……開我,我……不……要被……你強姦,啊……要上天了。」劉惠娟此時已經在王昊的凌辱下有了陣陣快感,也變得語無倫次了。

一個小時時的強姦,王昊也快到興奮高潮了,只見他加快了抽查的頻率,將劉惠娟快速的拋起,快速地插入。

「快……抽……出來,不要……不……要……射在……裡面。」劉惠娟雖然被姦得神志不清,但是出於女兒身的本能,她知道王昊快要射精了,就使勁掙扎起來,想要掙脫掉王昊的雞巴,不讓他將骯髒的精液射到自己清純的身體裡,雖然身體被強姦了,但是只要精液沒有射在身子裡,多少也算保住了自己的貞操,一旦被王昊在自己的身體裡射精,自己以後還怎麼見人。

但是王昊沒有讓劉惠娟如願,最後大吼一身,將下落的劉惠娟緊緊抱住,雞巴使勁地插入後用力地頂住嬌美熟婦的陰戶,馬眼大開,一股利劍般的精液大力地射入劉惠娟的陰戶深處,接著第二股、第三股……,數量之多,幾乎將劉惠娟的陰戶塞滿了,滾燙的精液不停地打在劉惠娟的子宮壁上,幾乎將她又燙昏過去。

為了不讓精液流出來,王昊在射完精後,仍然死死地抱住劉惠娟嬌美的身體,雞巴也不顧劉惠娟的哭叫掙扎死死抵住她的陰戶,同時將劉惠娟放平在地上,將雙腿提起,不讓精液倒流出來。

劉惠娟在王昊的淫辱下毫無辦法,無論她怎樣掙扎,都無法擺脫王昊的控制,只能讓王昊的精液流進自己的聖潔的子宮裡。此時劉惠娟已經哭腫了雙眼,但是巨大的恥辱仍令這個端莊高雅的美婦不停地流淚。

高潮過後,屁眼的便意開始取代高潮的快感,不停地衝擊感覺神經,但是全身因為剛才的淫辱,沒有半點力氣,根本沒有辦法自己走到廁所去。10多分鐘後,王昊已經恢復了活力,他從劉惠娟的身上下來,看到劉惠娟秀目緊蹙,額頭出汗,才想起剛才給美艷的婦人脘過腸,還沒有讓她排泄出來,剛才因為激烈的性交讓劉惠娟暫時忘記了屁眼的疼痛,現在高潮過後,強烈的便意又開始折磨這個美艷的熟婦了。

王昊微微一笑,將劉惠娟嬌美的軀體抱起來,放在大腿上,雙手愛憐地撫摸著劉惠娟美麗的臉龐。劉惠娟休息了一會之後,終於有力氣開口了,她開口哀求眼前這個男人:「我要上廁所,快,求求你放我去廁所。我忍不住了。」「親親老婆要去廁所做什麼啊?該不會是剛才沒有舒服夠,還想去廁所自慰?」王昊故意裝傻問道。

「不是,啊……,我想去……」出於羞恥,劉惠娟很難說出「大便」兩個字。

「想去什麼啊,說清楚,不說清楚不准去。」王昊繼續羞辱這個嬌美的美婦,同時還用手去拔肛門塞,將肛門塞拔開一小點,又是噗的一聲響屁,就在美婦的大便即將噴出的一瞬間,王昊又將肛門塞塞住。

「啊……,不要,我想去……大便」劉惠娟只能哭叫著說出了這羞恥的兩個字。如果此時有人看見這個場景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一個30多歲的美艷熟婦,被一個比她小上十多歲的男人抱在懷裡,上身的衣服穿得整整齊齊,但是下身卻是赤裸著,在雙腿根住還有濕滑的精液,就這樣被男人抱著,哭叫著對男人說要去大便,這樣的場面異常淫靡。

「哦,原來娟姐想去便便啊,那就求我給你把便吧。」王昊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

「你簡直不是人,強行佔有了人家的身體,還要這樣折磨人家。」劉惠娟氣得沒有半點辦法。

「那好啊,既然你不求我,那我們開始第二次親密接觸吧。」說著,王昊又將雞巴對準了美婦的陰戶,龜頭已經刺入了剛剛遭受蹂躪的陰戶。

私處被異物頂入的感覺傳來,劉惠娟嚇得大聲哭叫「不要,求求你,請你給我把便吧。」在男人的淫辱下,美艷的熟婦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任由男人淫辱。

「哈哈,既然親親娟兒這樣求我,那我就勉為其難地幫美艷的娟姐大便,我們走。」說著,王昊就打開了辦公室的房門,向公共廁所走去。

「不要,房間裡不是有廁所嗎?為什麼要去過道。」劉惠娟一陣慌亂,就這樣被一男人赤裸地抱在懷裡,如果被同事看見還怎麼見人。

「我怕你把衛生間弄髒了,在公廁裡你盡情排泄都不怕。」王昊沒有停下的意思,又採用螞蟻上樹的姿勢,將劉惠娟嬌嫩的軀體對準自己的雞巴,用力挺了進去,就這樣邊走邊抽插懷裡的美婦。

「啊……不要,這……樣不……行,我……受……不了……了。啊……啊……」劉惠娟的陰戶再次受到王昊的淫辱,哭叫著要求王昊停止。

王昊沒有停,依然邊走邊對懷裡的美婦進行大力的撻伐。進了廁所後,王昊並沒有讓劉惠娟馬上排便,而是將她的背頂在牆上繼續抽送著雞巴。很快,劉惠娟又到了高潮,此刻的劉惠娟感到要小便了,她哭叫著哀求王昊:「你快……停下,我……要……小便……了。」「哈,大便還沒有排出來,現在又要小便了,沒事,你想尿就尿吧。」說完依然我行我素地抽插著。劉惠娟在王昊的淫辱下,再次攀升上一個新的高潮,只聽得一聲嬌嫩淒哀的呻吟,女人身體一陣哆嗦,下體突然噴出了一道微黃的水柱,打在了王昊的腿上。劉惠娟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在和男人的性交時尿尿,她羞恥地將頭埋在王昊的肩上,張開櫻桃小口使勁地咬這個羞辱自己的男人。

感到一陣痛意,王昊反而更為興奮,猛烈地抽送著雞巴,很快又在美婦的陰道裡噴射了。

爽過之後,王昊將劉惠娟抱住,讓她的背靠著自己的胸膛,雙手抄起她的腿灣,將她的屁眼對準了馬桶。劉惠娟沒想到自己會被男人像給小孩把尿一樣,以這樣的姿態在男人面前排便,她感到異常羞憤。

看到劉惠娟羞憤的樣子,王昊感到異常滿足,一個端莊高雅的美婦,被自己這樣抱在懷裡,被迫在自己面前露出一個女人最羞恥的一面,這是何等的滿足。

只見劉惠娟身體又是一陣戰鬥,同時「啊」的一聲嬌呼,王昊通過對面鏡子看見懷裡美婦的屁眼一陣頻繁地收縮後,一股黃濁的水柱從那菊花中噴射而出,伴隨著噗噗的放屁聲,一大截又粗又黃的糞便從女人嬌艷的屁眼中湧出,掉落在馬桶裡。美婦的糞便一根接著一根,爭先恐後地從屁眼裡擠了出來,撲通撲通地掉落在馬桶裡。

終於在男人面前羞恥地大便了,劉惠娟控制不住地大聲哭了出來,一邊哭一邊痛快地排泄著,由於忍受不了這強烈的羞恥感,劉惠娟昏了過去。

當她醒過來時,自己已經回到了辦公室,王昊正在自己旁邊,淫笑著看著自己,下身的疼痛感讓她回到了痛苦的現實,自己被面前這個男人淫辱了。

王昊見熟婦劉惠娟清醒過來,就笑著說:「娟姐,你醒了,剛才你在熟睡時,我已經將你沾滿大便的美屁屁用嘴清理乾淨了,娟姐,你的糞便也滿好吃的,以後我會經常品嚐你誘人的小屁眼的。哈哈。」劉惠娟聽著王昊的話感到暗暗吃驚,她實在不知道站在面前的這個男人究竟是不是一個正常的人,怎麼會對自己的大便如此感興趣。不過此時她已經無力在去思考這些了,只想快速離開這個猶如地獄般的房間。

「拿來。」劉惠娟對王昊說到。

「娟姐,你要我拿什麼給你,難道是我的小弟弟嗎?」王昊微笑著問道。

「把我的內褲還給我,禽獸。」劉惠娟憤怒地吼到。

「哦,娟姐,你的內褲我說了已經成為我的收藏品了。」王昊雙手抱胸繞有興趣地看著劉惠娟,這個美艷的熟女生氣的樣子真是漂亮,平時端莊高雅,此時杏目圓睜,柳眉倒豎,滿臉怒容的樣子讓人看了更加愛戀。

劉惠娟知道面對這個無賴是不可能講什麼道理的,她默默地拿起身旁的長褲,紐動小蠻腰緩慢地穿上了褲子。當她剛剛將褲子拉到腰部,正準備扣上鈕扣時,突然感到背後伸過來一雙大手,將自己死死抱住,劉惠娟心裡一下陷入了無盡的恐懼。

「你要做什麼?」劉惠娟顫抖地質問。

「剛剛看你穿褲子的時候,你的大屁股一扭一擺的樣子真是太迷人了,我的興趣又來了,剛才我太猴急了,只顧著迅速佔有你的身體,連你傲人的乳房都沒品嚐過,現在就讓我給親親娟姐一點補償,這次我會非常溫柔的。」王昊魔鬼般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讓我走,你這個禽獸,你已經侮辱了我,還想怎樣?」劉惠娟哭叫的同時,身體已經被強壯的男人攔腰抱起向洗手間走去。劉惠娟的心裡開始滴血了,隨著王昊的腳步,她感覺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向地獄最深處跌落。隨著洗手間的門被關上,裡面再次傳出女人的哀號哭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