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幹按摩院的良家婦女

成人文學
2013/ 10/ 20
老婆因為懷孕,在8個月的時候,回娘家去住,而我有時候也過去看看她,可更多的時候是我一個大男人獨守空房,加上愛上網看一些A 片A 書,所以,一個人總是憋著會憋壞的。

有句話說的好,今天老婆不在家,我今兒真高興,真呀嘛真高興。

老婆遠遠離開我,而我一個人就幸福的放了羊了,沒人在約束我了。所以在老婆走了才兩天的時候,我上面和下面都很想念她,於是決定在這10來20天的時間裡找個人先代替她一下,以緩解我對她無限的思念。

{ 佛祖啊,你原諒我吧。} 於是我去了按摩院,由於老婆對於我是氣管炎,這些地方我很少能夠進去愉快的享受。在找了一家中檔的按摩洗腳院,因為銀子不多、不知道規矩,所以這家我看就不錯,閃爍的招牌下掛著的紅批語宣傳:按摩、洗腳、洗浴、踩背、全套38元。

剛進去,就來了個機靈的小伙子招呼我進入一個包間,在倒好茶水後他請我稍微等一下,服務員馬上就過來。

過了一會,來了一個穿著工作衣服的女人,樣子大概25、6歲,樣子很平常,個子中等,可是身材卻很骨感,瘦瘦的。她進來後問:老闆,做什麼服務?

我點了個全套,於是她就按程先叫我換睡衣,也就是一條褲子,過了膝蓋多點。在我換衣服的時候她去端洗腳木盆去了。我換完沒多久,她就端著木盆回來,讓我把雙腳放進盆子裡,在得到我溫度還可以的回答後,就開始抓住我的腳來回的搓揉。由於我本身就不是風月場上的常客,也和她不熟悉,所以在她洗腳的時候,我們都沒什麼說話,只是隨便的聊了會。

洗完腳,終於到按摩了,她拿來一瓶子油,開始在我身上來回按摩,時而點、時而推,力度忽大忽小。先是胳膊,然後是胸部、大腿等部位,在按摩到我大腿內側的時候,我心裡感受到大腿的興奮,陰莖勃起了,把睡褲的檔心撐的很高。

她裝著沒看見,繼續按摩。在按摩頭部的時候,而叫我仰面躺在她的腿上,而她的就盤著雙腿坐著。這個時候,我的眼睛一直看著她的臉,腦子裡胡亂想到,她看到我的陰莖硬了是不是會興奮?

按摩女發現我看她後,笑著問我:你老看我幹什麼呀。我說我看你好看,難道我不可以看嗎?說完我又問她:你姓什麼?

她嘿嘿的笑起說:我姓王,老闆,你就會騙人。我說:沒啊,沒騙你,你的身材很性感啊。她聽了沒有說話。

我繼續說:你哪的人啊,怎麼幹這種工作?她回答說:我是運城的,幹這個工作賺錢多點,比在飯店當服務員強多了。

我問她:一個月多錢。她回答:保底工資300元,加上按摩提成大概有1500元。

我說:不是很多啊,對了,你們這能那什麼嗎?她停下手看的問:什麼?

我說:就是有沒小姐,能不能打炮。她說:沒有,我們這裡比較正規,只做按摩,小姐倒是有一個但是不能幹炮只做胸推,老闆要點嗎?

我問:多錢?她說:168元。

呵呵那麼貴?我說:不了,一會還有事情,我按摩完就走。哎,你多大了?

她說:你看我像多大?我說:我看你像18、9歲。她聽了笑的說:你真會騙人。

我故意誠實狀的說:沒啊,真的給我的感覺像是18、9歲,難道你有21了?她說:我26了。

我說:不是吧,怎麼看你也不像26的啊,那麼年輕,結婚了?她回答:結婚了,孩子都2歲了。

我說:不會吧?那你怎麼不在家看孩子,你家在那住?她說:我在河西住(我們城市的一個區河西區),孩子我媽看著呢,我也不想工作啊,可是我是外地來的,想多賺點錢,回家做點小買賣。

我說:哦,那你老公在運城呢?她回答說:不啊,就在這,在一個超市當保安呢。

我聽了一驚,問她:那他讓你幹這工作?她說:那有什麼,我只做按摩,又不做其它的服務。

我心中有點失望,但是還是說:那就沒客人要和你做愛?她回答:沒有,一般來的要是選擇做那種服務,就不會找我了。我接著問她:那你不回家?這離河西挺遠的。她說:回啊,一個禮拜回一天,一禮拜放一天假。

我接著問:那你晚上能不出去啊。她說:沒事我出去幹什麼,這地方這麼亂,再說這也不叫隨便外出,除非有事情我請假,一般我都呆在這地方。我說:那你給一個客人按摩了能提多少錢?她說:像你這樣做全套的,我提15元,要是做100元的手推我能提30元。

我說:你還做手推?她笑著尷尬的回答:是啊,又沒作愛,也沒對不起我老公,呵呵。為了緩解氣氛我叉開話題說:你喜歡吃什麼東西啊。她回答:面皮、巧克力、菠蘿、涮羊肉,可多呢。

畢著眼睛又休息了一會,我對她說:要是下次來我找你做按摩,你給我做手推,然後我把錢多給你點,不用通過按摩院,那樣你還可以多得到點,好不好?

她說:不成啊,叫他們發現就不好了。

就這樣我和她聊的聊的,按摩、洗腳、踩背就全做完了,她要我下去洗澡,我拒絕了說我回家可以洗,最後問她下次來了怎麼找她,叫8號就可以了。在我給了她50元後,她拿上錢叫我等等,然後為我交了38元,找給我12元。我瀟灑的說:給了你吧,做的不錯。她聽了很高興的把錢裝起來,然後問我要不要再加點茶水。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晚上11點半了,就說不用了我換了衣服就走,回家喝。我拿過來衣服要換,卻看她沒有迴避的意思,就厚著臉皮,當著她的面子脫下了按摩院的睡褲。我的裸體的暴漏在她的面前,陰莖興奮的炫耀著,紅著圓厚的龜頭,昂首挺胸的跳動。而她卻很自然的看了看,回過轉頭假裝看電視。

我穿好衣服,她一直把我送出門。在我回家以後,我打開電腦調出黃片,我邊看邊幻想著舔著8號的陰唇,摸著她的乳房,陰莖幹在她嘴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精子就爆炸了起來,射的還很遠。(我一般都是流出來,射出去的時候很少,就更別說距離了,唉。)過了3天,我換上的精精幹乾衣服,去了那家按摩院,直接點8號,叫她給我做38元的全套。在包間看了一會電視後,她來了,我們依舊是象上次一樣,說說笑笑的做按摩,只是這次我的手不老實的摸了會她的乳房,她也沒反對。她的乳房,不是很大,有些小,但是抓的受裡挺充實的,尤其是奶頭,細細的很長。

這此,我依然給了50元,除去38元的台費,12元依然給了她做小費了。

第三次去找8號的那天晚上,我吃飯了時候喝了點酒,又看了會的毛片,本來是不想去按摩的,可是實在是難受的撓心窩子,看看才10點,就穿上衣服去了。路上我買了盒巧克力,當然是便宜的,6塊錢一大塊的那種。這次,我進去告訴接待我點8號,接待說8號正給客人做按摩,估計快完了,問我是換一個還是等會?我的選擇當然是等。在等待中我換好了睡褲。

過了30分鐘,我正無聊的躺包間看電視,門推開了,赫然是8號。她對我說:等了很久了吧?我說:沒多久。她說:我去端盆子。我說:算了直接做按摩吧,對了這個給你。說著把我買的巧克力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來,塞在她的手上。

她很高興的說: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巧克力?我說:我前兩次來按摩的時候你告訴我的啊,你忘記了?她回答:是嗎?你還真的記住了?我說:恩,我還知道你還喜歡吃涮羊肉、菠蘿、面皮呢。

她聽了很高興把巧克力裝好,甩掉拖鞋上了床,半跪在我面前開始給我按摩。

先是按後背,她的手指從背部,一直按到我的小腿上,中間在我的屁股上也來回揉了10來下。前兩次她都沒有按那地方,也許今天送了她巧克力她高興的緣故吧。我感覺她按在屁股上的時候,她的手指就隔著薄薄的睡褲,而且有兩下竟然按到了我的前列腺根部位,使我的陰莖不覺的就漲起來了,壓在身下頂著床板,很難受。

按摩完後背,我翻身過來,仰面朝天。這時候,因為剛才按屁股的刺激時間過去比較久,陰莖已經疲軟下來。

她坐在我的身邊,一腳前伸在我的頭旁邊,一腳壓墊在屁股下坐著,雙手伸開先是在我的胸口上來回推動了幾次,然後開始按前胸。手指輕緩急重。說實話她的按摩技術真的不賴。在按摩在我奶頭的地方,她故意逗留了一會。我睜開眼睛看著她。她對我笑著,看的我眼睛,同時雙手的食指和拇指形成蟹鉗狀,力道中等的捏住我的奶頭勻速搓動。一種從來沒體驗過的快感從我的兩個奶頭緩慢的傳遞在身體的神經細胞內,麻癢麻癢的感覺剎那間就衝到我的下身,陰莖猛然站起,把睡褲頂起個小帳篷。

我和她的眼睛相互對看著。我看到她眼裡傳遞給我挑逗的眼神,她卻看到我嚴重慾望的癲狂。她突然手指用力合攏,增加對我奶頭的凌辱。我隨著她的動作嘴裡發聲:哦……嗚……啊……興奮把我的陰莖催動的朝天崩崩跳動,雙手舒展開,又合併起來緊緊抓扯住床單床墊,把床上用品抓皺一片。

就在我苦苦忍耐她簡單強大的奶頭攻勢快要抵擋不住大聲喊叫的時候,她卻鬆開手,按摩我的肚皮。我的攻擊一消失,我的雙手也漸漸鬆開,床單也可以解放它自己的痛苦了。她邊按摩邊問我:舒服嗎?我說:恩,很舒服,你真厲害啊。

她聽了我的話,沒說什麼低下頭按摩著。而我經過她的挑逗,已經開始不老實起來,一隻手假裝無意的隨著我伸個懶腰搭在她的腳上。過了一會,看她沒有反感,手就慢慢的摸著她的腳。腳是那種扁長扁長的細長型,肉不多,突出顯示了一種瘦小的骨感,雖然她穿著肉色的短小絲質襪子,可是那腳心下的腳皮還是感覺很明顯,不是很厚,卻顯的很硬,腳掌比較紅,透個襪子依然顯的比較鮮艷。

正當我的精力集中在她的腳上的時候,忽然她的手按摩到我的大腿,隨著按摩大腿內側的時候,她的手總是有意無意的碰到我的陰囊。我看她正低著頭按摩,也不知道她是在想什麼出神,還是在看我陰莖頂起來的小帳篷發呆。

諸位看客,說實話我受不了了,從第一次叫她按摩,我自己回家手槍以後,我已經快一個禮拜沒開槍了。

我突然一手緊緊的抓住她的腳,另一手抓住她正按摩我大腿的一隻手,隔著睡褲子抓著她的手壓在我陰莖上。見她還低著頭用另一隻手按摩我的腿,我知道她是默許我的所作所為了,開始抓著她的手,用她的手來回摸我的陰莖。抓著她腳的手也開始把她的腳拖到我頭旁邊,讓她的腳掌對住我的臉,然後用臉摩擦她的腳心。

過了一會我慢慢放鬆對她手的控制力道,她的手也自己隔著睡褲逗弄我的陰莖,上下來回的隔著褲子套動。見她自覺的為我摸幾吧,我就乾脆全放開她的手,把手放到她的胸口,隔著她的工作襯衣摸她的乳房。我的命不錯,她裡面沒有穿乳罩。感覺她的乳房不大,但是比較有彈性,說明保養的還可以。一邊感覺她的乳房,我一邊享受她為我手淫,而我抓她腳的那隻手,把她的短絲襪脫了下來。

看見她的腳下雖然腳皮比較厚,但是還沒有成為老繭,加上我很喜歡那種細長瘦扁的腳丫,我吻了吻她的腳,再伸出舌頭開始舔。味道不怎麼樣,有點鹹澀的味道,氣味是股霉味,還有輕微的點腳汗氣。這時候我抓著她乳房的手也開始行動,解開她一個襯衣扣子,把手伸進去,直接接觸了她的乳房。皮膚不是很光,也不很粗糙,兩個奶頭不但是很長,細細的約有一厘米。也許奶頭並不長,但是因為細,所以感覺就比較長了。就像一胖一瘦個頭相同的兩個人,瘦的那個感覺起來會比胖的高。

也許是我舌頭舔她腳心讓她感覺到涼意,她對我說:不要舔我的腳,很髒啊,哎呀,把你的手拿開,叫人看見怎麼辦?說著她的兩個手一起把我伸在她襯衣裡的手拽出來,又扣好扣子。

我尷尬的對她說:不好意思,我忘記了沒鎖門。她白了我一眼,伸手繼續抓住我的陰莖隔著褲子套動,而頭卻看向電視,看電視裡的《少年包青天》電視劇。

我心裡暗暗歡喜,躺好後,閉上眼睛,用手抓住她套動我陰莖的手,來回玩著她的揉夷。過了會,我和她說:我想射了怎麼辦?她看了看我,把手伸進我的睡褲裡,快速的抓住陰莖套動。我興奮的快高潮的時,一手又抓住了她那被我脫去襪子的那隻腳,含住她的3- 4個腳指頭用力的吸。終於在含著她腳趾的狂吸蒙哼和她使勁的撮弄下,陰莖射精了。我放鬆下來,含著她的腳趾看著她把手從睡褲裡拿出來,上面到處是我射出的白湖湖綢嘟賭的精子。她拿過桌子上原先準備給我擦腳的一次性白毛巾,把手上的精子擦去,然後又用毛巾伸在我褲子裡胡亂的擦了擦。

射完以後,我疲憊的很,連的打了幾個哈欠。而她還在隨便的給我按摩。我歲她說:謝謝你呀。她轉頭看看我故做美麗的笑了笑,然後又看電視。我和她沒說什麼話題,默默的躺了會後,對她說:我過兩天請你吃飯好嗎?她看著我說:

我出不去啊,這不叫出去。我說:你那天不是說有事情可以請假嘛?她說:這……讓我想想。我說:想什麼呀,又不是叫你去幹什麼,只是隨便的吃頓晚飯,你別想歪了啊。她看的我笑著說:我才沒有呢,要想也只有你們這些男人會想。我說:那我就說個時間吧,大後天晚上10點我來找你,假裝你家人叫你回家有事情,給你打電話,你看怎麼樣?

她想了會後說:好吧。

因為她沒有手機,在結帳的時候我叫她把按摩院的電話抄來給我,而我這次結帳給她的是100元,所以在她遞給我剩餘的62元的時候,我故做大方,瀟灑的說:給了你吧,多買點巧克力吃,吃的你白白胖胖。她拍在我胸上打我一下說:你以為你胖啊,還不是個電線桿子,還說我呢。(備註:我180厘米,129斤,比較瘦。)出了門,我看了她抄給我電話,電話前面還寫的她的名字,王慧。

好不容易捱到大後天晚上,我在家把全身沖的乾乾淨淨,尤其是陰莖,來回的翻開包皮洗了好幾遍。然後打開電腦看了會下載的黃片。等快到10點的時候,我就到了離按摩院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用手機打電話給按摩院,接電話是個男人,我說:給我找一下王慧,我她家人。

等了10來分鐘,她很順利的出來了。我見了她問:想去什麼地方吃飯?她說:隨便你定吧。我說:那就去草原小羊羔,吃涮羊肉去,可以嗎?她說:好啊,你還記的我喜歡吃涮羊肉呀,呵呵。

到了草原,我點了一桌子豐盛的菜餚。在飯吃到一半的時候,我說:我買了個手機給你。然後假裝在身上掏來掏去(根本是騙她的),最後一拍腦袋說:哎呀,糟糕,我出門的時候一著急忘在家裡了。然後無限淒涼的又假裝說:可惜我老婆在家,我告訴她我今天上夜班,要是她不在家的話,我回家就拿出來給你了。

看她的眼神好像有些不相信。我補充道:我告訴我老婆是給單位的同事買的。

她的眼神半信半疑,我看見差不多了,於是和她又說了點其它話題。在我們吃晚飯結帳以後,我問她:終於吃飽了,我們再去玩會吧?看她沒有拒絕,我又怕直接說開房間她不去,於是說:我們蹦迪怎麼樣?她點頭表示同意。

在迪廳,我和她玩的還算比較開心。出來已經晚上1點了。我這時候拉著她的手說:渴嗎?前面有超市,我給你買點飲料去。她說:不了,我不渴。我拉著她的手慢慢的走道:這麼晚了,沒地方去了,要不找個賓館我們去貓上一晚上吧。

她說:我不想去,我怕你使壞,我不想對不起我老公。

我拍著胸脯保證說:沒什麼拉,最多去了我想要的話,你幫我摸出來可以嗎?

她說:好吧。我和她走向附近賓館的路上,心裡暗想:到了賓館,我就不相信你能把持的住,嘎嘎。心裡陰掣掣的笑起來了。

進了賓館,搞定登記,交錢的手續後。我和她終於單獨呆在了一起。進門鎖好門後,我假裝的說:天氣好熱啊。然後很自然的就脫的剩下個褲頭了。見她穿的衣服打開電視看電視節目,我對她說:你也脫了吧。她猶豫了一會然後終於慢慢的脫去衣服。只剩下奶罩和褲衩。

我們雙雙躺在床上,看了會電視後,我又說:老是你給我按摩,今天我給你按摩吧。她說:你行嗎?我說:小看我啊?說完我就學她給我按摩的樣子叫她背部對著我,我把手在她背上細心的揉動。我說把乳罩解開吧,你戴著這東西可是影響我按摩的手藝。在按摩到她屁股上的時候,我捏捏她的屁股道:彈性真好。

她說:你可真會佔便宜。我說:我哪裡有啊,你都佔我好幾回了,還說我佔便宜,嘿嘿。

在她轉身面向上後,我給她除掉奶罩,先按奈下衝動,在她前肩膀處揉動了幾下,然後就把雙手放在她乳房上。兩個乳房小巧精緻,我一手就全抓在了手心內,雙只手來回在她的雙丘上捏擠著,像兩隻貓爪撓樹。她的眼睛輕輕閉著,極力壓制快感,但是還是有不時的呻吟從緊閉的嘴裡小聲的哼出聲來。

我附身下去,吻著她的眉毛、耳陲、眼睛,再到她的嘴唇,舌頭用力頂開她口中牙齒,長曲只入,纏上她的舌頭。她終於還是忍受不住性的快樂,把我用力抱緊,開始熱烈的回吻我。我的邊親她邊把自己的內褲脫去,把身子貼在她的盆骨上,讓陰莖擠在上面。手小心的揉著她的小腹,鑽過她的內褲,摳她的陰道。

陰道已經流了不少花水,粘粘糊糊,中指插進花芯,拇指壓住她的陰蒂。在我不斷的摳動下,她渾身都在抖動。我順勢頭向下移動,伸出舌頭在她的一隻乳房上來回的舔逗,畫著圓圈。喊住她的奶頭感覺真的很好,細細的像是一個小孩子的陰莖。我故意在吃奶的時候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音。

脫掉她的內褲,我把自壓在她上面,雙腿彎曲起來成跪著的姿勢,提住她的雙腳向上,將她的整個恥骨提到我的胸口處,我坐直,低下頭。那陰道輕微的有一條縫隙,縫隙上是晶瑩剃透的花心蜜汁,蜜汁中也有一些細小的泡沫。兩片陰唇呈現暗褐色,尖端顯的偏黑。

我把嘴啃在她的陰道上,舔著那些液體,拉出細長的蛛絲。雙手放開她的腳,橫腰把她倒抱在我胸前,一手攬住她,一手分開她的陰唇末梢,使她的陰蒂盛開在我面前。我用嘴喊住她的陰蒂,輕輕吸詠。

她嬌呼不斷,兩隻腿有隨著我的舔動,有時候肌肉團結雙腿伸展,有時候又彎曲下垂,半貼著我的脊背。我看她如此嬌羞淫蕩,索性直接拿舌頭在她陰道裡摳挖舔食,鼻尖曾著她的陰蒂。

她全身都顫慄了,兩手抓著我的臀部說:快,……快進來。別折磨我了。

我把身子向後一躺,讓她與我成了69形式,對她說:你在上,我在下。來吧,強姦我吧,我的陰莖也好難受啊,好想幹你。

她急急的蹲起,用手抓住我的陰莖朝上放在陰道口上,開始和我做愛。做了沒兩分鐘,我把她從身上推開,壓在身下,在她扶好陰莖瞄準陰道後,我開始使勁抽送。(不是我不想她在上,實在是她太瘋狂,幾次差點把我的陰莖都坐折了。)床隨著我的動作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我和她都呼吸很急促。由於她個子不高,身材是瘦小的那種,所以恥骨的開口也不大,這讓陰莖每每進入陰道,都感覺十分狹窄,甚至彷彿感覺到陰莖從她的尺骨間穿插而過,摩擦的陰莖從頭到尾舒服透頂。

我使勁抱著她,舌頭膠合在她嘴唇裡;胸脯壓著她的雙奶,前後竄動;陰莖陰毛上都粘著粘猾的體液,分不清是誰流出的,陰莖出來,拉出一線,又狠狠進入。

突然我心中一緊,發瘋的撞擊著她和她的小穴,每次都力大深沉,陰莖貼著她的陰道壁最後猛然挺到最深處,射出精子。

她抱著我雙腿纏繞著我的腰,含糊的叫:啊……啊……好燙……好燙啊。

我停了一會,感覺陰莖竟然在射後還可以支撐,腰部又使勁來回挺動。我在她耳邊喘氣的說:你的運氣真好,沒想到我今天可以射了再插,和你在一起真好啊,我竟然連桿炮了。(連桿炮:陰莖射完不做休息,繼續,直接射第二次)由於10來天沒和女人做過愛,發出了結婚以後和以前少有的連桿炮,所以第二炮每次幹她都幹的她深深的,汗水粘在我和她全身上下。在插了她8、9分鐘後,我實在是感覺體力不支了,連小腹兩側闌尾的地方也開始酸疼。於是換她在上,我在下,用觀音坐蓮的招式來叫她幹我。她又快又急的坐在陰莖上,終於我又堅持了不到10分鐘,就使勁捏著她的兩隻鉛筆型的奶子,嗷嗷叫喚的射了出去。

晚上1點到第二天早上10點,我和她大概做了7次。上午快到退房的時候,我和她一起洗澡,她洗著下面叫我看被我插的紅腫的陰道,對我癲怒說:沒想到你慾望那麼強啊,結婚了一晚上還能做6、7次,都快把我的陰道戳爛了。我用手在她陰道上摸了摸說:過兩天我把手機給你拿過去,你下面就好了,呵呵。

這次和她做完,我一連4、5天都沒找她。在家上網的時候也不上屬性是的網站了,最多玩玩遊戲。因為那天實在在幹的次數太多了,把慾火都瀉沒了。

後來又過了一兩天,我老婆從娘家回來了,我再也不能去找她了。每當現在我都很後悔,為什麼哪次以後沒再去找她,現在即使想去,我也沒那個臉再見她了。畢竟我玩了她一次後就消失了。只留下一些斷斷續續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