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戲母女

成人文學
2013/ 10/ 20
小雄今天去蔚蔚家,就是帶著幾個目的去的,一是問問他們願不願意搬到市內,二是他給蔚蔚的爸爸找了份工作,三是對蔚蔚的媽媽區毓有想法。

開門的正是蔚蔚的媽媽區毓,「快進來!」區毓看到小雄,頓時眉開眼笑。

「阿姨!」小雄進屋後問,「蔚蔚不在家?」

「蔚蔚說你今天能來,去市場買菜了!」

「何叔呢?」

「他?去酒廠了。你坐吧!」區毓穿著淡藍色的睡衣,看來她比較喜歡淡藍色,小雄來幾次她都是穿著淡藍色的衣服。

蔚蔚家裡自己安裝著一個土鍋爐,仿照北方人安裝著暖氣,所以室內很溫暖,前幾次來,從區毓嘴裡知道,她的妹妹嫁到北方去,去妹妹家串門時看到過那裡的暖氣,區毓膝關節不太好,一到冬天或者陰雨天就痛,所以他們就讓妹妹在北方給買了這麼一個小鍋爐按在自己家的廚房。

「阿姨啊!你上次說,何叔在酒廠一個月一千塊錢都不能拿到,我有個印刷廠,收發室有倆人換班,其中一個老師傅因為兒子在外地上班最近買房了,將他接過去享福了,所以,何叔要是願意的可以頂那個缺,一個月一千五百元。」

「啊?那可真不錯!可是……我們家這麼遠……」區毓犯難地猶豫著。

「阿姨,我閒置一套房子,如果你不嫌棄那是我住過的,你可以和何叔搬過去!」

「哎呀!這怎麼可以?市裡的房子多貴啊!我們可住不起。」

「阿姨!你怎麼這麼外道?」小雄有些不高興了,「蔚蔚這麼漂亮的女孩,不計名份地跟著我,你和何叔就是我的岳母岳父,住我的房子不是應該應份的嗎?」

區毓看著小雄,越來越覺得這小伙子太可愛了,她眼角有些潮濕,低聲說:「你的好意,阿姨明白。這事我得和你何叔商量一下!」

「那行!關於阿姨,你身體不是太好,就不要惦記出去找活幹了。銀安的老闆的岳母出去給人家打工,別人會笑話我的!如果阿姨實在覺得一個人在家閒得慌,白天可以去我家,跟我媽媽聊天,或者幫呵呵持一下家務也行!」

「行!行!你這孩子……」區毓知道自己跟女兒借光了,艱辛的日子將一去不復返了,眼淚幾乎就要掉了下來,但是當著小雄的面,她不好意思落淚,強忍著說:「你等一下,我……我去拿茶葉!」

「謝謝,別忙活了……」小雄尚未說完,區毓的身影已回到臥室去。

小雄坐在沙發上等了五六分鐘,也不見區毓出來,他就站起來往住臥室走去。

原來區毓進到臥室,並非是拿茶葉,只是對著穿衣鏡拭去自己眼角的淚水,然後又拿起一支眉筆,在本來彎彎的兩道長眉上又輕輕的描上幾下。再取過粉盒,在臉上一陣拭抹,最後又撒到身上不少香水。

難道她在為悅己者容嗎?小雄看到她對鏡一笑,心裡想著。於是就沒有進房去,躲在門後的暗影裡。

等區毓剛一出門,小雄猛然裡向前將她攔腰抱住。這動作使區毓嚇了一跳,剛想驚叫問:「誰?」小雄火熱的舌頭,已整個的塞進了區毓嘴裡,同時,一隻手撩起區毓的睡衣,裡面沒戴乳罩,抓住她一隻奶子揉搓起來。

「哦……不……哦……」掙扎了半天區毓才推開小雄,給了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白眼,長吁一口氣,嬌嗔萬狀的說:「沒規矩!」說著她退進臥室。

「有什麼關係,我們都是一家人。」小雄得寸進尺的跟了進來。

「小雄,請你尊重一些,我可不是那……」區毓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嬌喘吁吁的裝出生氣的樣子。

「阿姨,我知道何叔心臟不好,你們已經有些年沒同房了。阿姨,就讓我給你解解渴吧!我會給你滿足,會把你帶到天上,再飄到地上!」小雄做出哀求的樣子。

「你胡說什麼?你可是蔚蔚的男人啊!」

「阿姨,性愛不分輩份,不分年齡的!況且阿姨年輕時候也風流過,知道風流的滋味,難道這些年你就不想嗎?」

區毓臉色一沉,「你是不是聽說了什麼,認為阿姨是個不正經的女人,你……」

「不是!阿姨啊,我是百分百尊敬你的,就想孝順你啊!」

區毓「噗哧」一笑,沒好氣的說:「有你這麼孝順的嗎?」

「有!有!有啊!我都是這麼孝順岳母的。我的好阿姨,好岳母……」小雄撲上來,將區毓抱了個滿懷,又是一陣熱烈的長吻……

這一次區毓沒有再反抗,剛才在臥室門口被小雄強吻時,身體的接觸她已經感受到小雄下體的挺硬,年輕時風流過的區毓當然也感覺到小雄雞巴的偉岸。這幾年沒有性愛的生活,壓抑的性慾被「砰」地點燃,此刻再次被小雄擁吻,她剎那間拭去了理智,眼前這個帥氣的小伙子再不是她的女婿,而是一個她想偷情的對象。

所以,當小雄吻她時,她立刻就開始配合,舌尖抵著舌尖,嘴唇壓著嘴唇。

小雄解她睡衣上的暗扣:她拉小雄褲子上的拉練,伸進去摸那根雞巴。

暗扣解開,白生生的酥胸,倒掛著兩顆顫巍巍的圓團團的奶子,這奶子不比蔚蔚的小,雖然有些下墜,但是還是蠻有彈性的。

小雄伸手又脫她的三角褲,區毓輕嗯一聲,兩腿一併,阻止小雄的行動,小雄只好由脫改摸,伸手進去撫摸她的陰毛叢中的細縫。

剛一觸摸,區毓的身體就顫抖起來,雖然已經過了更年期,又沒什麼保養,已經沒有淫水流出來,但是感覺還是有的,她怎麼能不激動呢?

區毓偷眼往小雄下體看去,那雞巴挺在褲子外面,紫紅的一個大肉棒,碩大的龜頭在微微顫抖,天啊,這個……怎麼這麼大啊?蔚蔚……能受得了嗎?區毓這麼想,但是沒敢問出口,伸出手去握住了雞巴,肉乎乎的好有彈性啊!

「我的寶貝兒,給我吧!」

對小雄的求懇,區毓沒加可否,只是用手在扎量小雄的雞巴。肯定超過二十公分,對於雞巴的粗度,區毓用手攥緊,正好一把可握。

小雄沒有得到區毓口頭上的回迎,但是這握住自己雞巴的舉動讓他再無所顧忌,再次去脫她的三角褲。

這一次區毓未再留難阻擋,並且十分合作的把肚子一收,那尼龍質的內褲 ,隨著小雄的手滑下腿去,她再用足指的力量,把它踢到地上。

小雄低頭細看區毓那白膩細滑的小肚子底下,黑得發亮的陰毛,疏秀不密,再看那陰毛叢中,那道裂縫,雖然沒有蔚蔚豐滿,但比蔚蔚更加短小。

小雄用手壓在區毓的屄縫上一陣輕揉,然後伸進一個食指,上下左右的挖扣攪動……

區毓被小雄挑逗得淫心大動,解開小雄的褲帶,將他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扒下去,雙手抓住雞巴,一手在上,一手在下,前邊還露出很大的龜頭,她上下的擼動起來……

小雄抽出在區毓屄縫裡抽插的手指,區毓似乎受不了這大雞巴的誘惑,身子往床上一趟,手拽著小雄的雞巴就將他拉倒在她身上,雞巴就頂到她的屄縫上。

小雄看到區毓星眼微合,上去就吻住她,她嚶嚀一聲,舌頭就伸進小雄的嘴巴中攪動起來。

小雄緊咂著她的舌尖,兩手扳著她的大腿,屁股慢慢的往下一壓,龜頭就頂進區毓的屄縫中,「嗯!」的一聲,區毓雙腿盤住小雄的後腰用力收緊,雞巴整個就插進她的屄腔中。

雖然過了更年期,屄裡沒有淫水的潤滑,但是屄腔常年處於隱蔽部位,裡面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潮濕的,所以抽插起來也沒有乾澀的感覺。

區毓對風月一道,也是一個能手,她柳腰似蛇,屁股恰如波浪,或左右搖擺或上下迎送,或屄口抽縮……

小雄展開腰力,猛頂狠撞,每一下都連根至沒,外邊只剩下兩個睪丸。區毓被搗的花心癢癢,鶯聲燕語的決口子直叫:「噯……我的親哥……你怎麼這樣會……會……啊?噯噯……我的親哥……來吧……肏吧……就……就是……那個地方……肏……我的親哥……你才是我的老公啊……啊……」

肏了一陣子,感到她的屄腔漸漸加寬了,對雞巴的包容不那麼緊實了,讓小雄有些失望,旋即想到一個地方,就說:「我的好岳母啊,我跟你商量件事情!」

區毓顫聲嬌嬌的說道:「我的好人啊,你用力的肏吧,有……事等下商量不好嗎……噯……噯……老公啊……」

小雄知道她會錯了意,把雞巴收至屄口幌蕩磨擦,說什麼也不再深近,區毓的心癢癢的,非常難受,就用帶懇求的口吻,呻吟著說道:「好人,你是怎麼了?……只在人家的屄門上幌蕩,弄得人家好癢啊!求求你……快點肏我……啊……已經被你進來了,人家也不要臉了,快肏我啊!」

小雄只當未聽見,眼睛看著別處,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

「你是怎麼啦?我哪裡作錯了?哥哥,求你了!」多少年沒嘗過被肏的滋味兒了,這才剛剛有些感覺,他這小冤家卻不肏了,讓區毓非常幽怨。

「我想玩玩你的屁眼!嘻嘻!」小雄按耐不住,嘻嘻的笑著說。

區毓白了小雄一眼,啐了他一口說道:「不得好死的冤家,第一遭就行出這多花樣,我那死鬼和我二十多年就沒這樣過!後邊有什麼好的,黑皺皺的。」

「我就是想肏你屁眼,肏你黑皺皺的屁眼嘛!」

「你想要肏就肏吧!不過好歹留著在前邊出,不能出在那裡邊!」區毓無奈只好遷就小雄,翻身伏在床上,高高的蹺起屁股。

小雄跪在區毓的後面,一隻手抓住自己的雞巴,一隻手扳住她的屁股,狠狠地頂進區毓的屁眼。

龜頭剛進去,區毓的感到痛疼,不住的咬牙亂叫:「啊……啊……啊……輕一點,冤家啊!這裡不比得前邊!你的雞巴又大又長又粗,撐的裡邊火燎辣,痛死了,好人啊,我看還是肏我小屄吧。」

「嘻嘻……」小雄用力一挺,雞巴插進五分之三,「嘿嘿……嘻嘻!」小雄得意忘形。

區毓可慘啦,屁股一夾,嘴裡咬住枕巾,雙眉緊皺,強忍這份疼痛。

小雄用力又頂了一下,雞巴盡根沒入……

「啊!哎唷!啊!輕一點吧,哥哥!」區毓哀求道。

「嘻嘻!我知道!寶貝兒,你再叫兩聲哥哥,我弄兩下就行啦!你叫!」

區毓忍著疼痛,在下邊顫聲瀝瀝的叫著:「哥……哥,哥哥,你要弄死我啊!我的哥哥唷,有本事就在前邊肏啊,跑到後門耍哪門子威風啊!我的好哥哥,求求你。」

小雄猛頂一下,區毓又一聲哎唷,「饒了你,我就肏你這個騷屄吧!」小雄抽出雞巴一看,只見腥紅染莖,紫光赤艷。小雄扯過枕巾擦拭一遍,說:「替我吮吮吧!」

區毓翻過身來,白小雄我一眼,嬌嗔作態的說道:「一個花樣剛完,又出另個花樣……」說著輕啟朱唇,露出滿口的白牙,紅舌輕吐先舔龜稜馬眼,然後往嘴裡一含,趕緊吐出,「你的雞巴真大,撐的我的嘴巴生疼!」說完二次吞沒,剩下的雞巴,則用手握著以幫助嘴小之不足。

小雄微笑著低頭看著區毓吸吮。區毓有時用口含住,左右啐啐,有時含住不動,只用舌尖吸吮龜頭,有時又不住的上下吞吐,唾沫和小雄馬眼流出的液體混合,便得上下嗚咂有聲。

小雄戲問區毓:「你和何叔是不是也這樣幹過?」

區毓本已夠紅的臉蛋,這是更紅了,她啐了小雄一口,沒好氣的說:「老娘才不和他幹這營生,光弄前邊,他都應付不了,那還有閒工夫弄這個?誰和你這冤家一樣,就會調理女人。」

區毓說著,又深吞淺吐的舔吮起來,「哦,阿姨,你的小嘴真好,哎唷…你的舌尖更巧!不要咬它!嗯……你真會咂……再咂的快一點……含的緊一點。阿姨,蔚蔚是不是遺傳你啊?蔚蔚的口技就非常好!啊……你快一點咂……啊……我要射了……哦……」小雄兩手按著區毓的頭,只腿挺的直直的,突然雞巴一陣律動,龜頭膨漲,精液狂噴出來,點滴不漏的全射進區毓的口腔中。

區毓兩手緊緊握著雞巴,不住翻動舌頭舔舐龜頭,滿口的精液含在嘴巴中,「嗚嗚」鳴嚥著,一絲白白的黏糊糊的精液順嘴角流出來。

良久,區毓慢慢的把滿口的精液嚥下肚中,嘴中吐出雞巴,又伸出舌尖舔舔馬眼殘餘的精液,抬頭啐了小雄一口,笑罵道:「你滿足了,我怎辦?人家下面還癢著呢?」

小雄哈哈一笑道:「你這騷屄,再看哥哥我的寶貝兒!」

「哇!怎麼……怎麼會這樣?怎麼還這麼硬啊?你……你……」區毓吃驚地看著小雄那半硬的雞巴。

「還不躺好,看哥哥給你表演十八招!」小雄在區毓臉蛋上捏了一把說。

區毓如獲至寶地仰身躺在床上,雙腿大大分開,小雄握住自己的雞巴就插進了她的屄縫中,區毓有如久旱逢甘淋之勢,沒命的狂叫道:「啊……就要這樣……啊……使勁啊……哦……我的哥哥啊……你的雞巴要用力……用力的頂……噢……你真是我的活爹唷……肏吧……狠勁的肏……啊……我不怕雞巴粗大……啊……啊……真過癮……啊……啊……」

區毓沒命的浪叫,小雄勇猛地抽插,沒有一下不是連根盡沒,「哥哥啊!這才是男人呢!啊……啊……啊……啊……大雞巴真棒……啊……哎唷……撐得我的浪屄滿……滿的……哦……哦……啊……肏吧……啊……」

小雄伸手取過一個枕頭,墊在她的屁股底下,扛起她的雙腿,低頭看自己的雞巴在區毓的屄腔中進出,每一下子都是抽到頭,狠勁的挺進去 ,直到挺得不能挺的時候為止。

區毓真是浪極了,抬起她白生生的屁股,沒命的迎起落下,當龜頭頂到她的花心時,她便燕聲軟的浪叫:「大雞巴哥哥,我的親爹,你是世界上最……最好的一個……你的雞巴真行……每一下都……撞到我的花心……哎唷……我全身癢……混身麻……啊……我的親爹……樂死我啦……啊……啊……我要死啦……使勁肏我啊……啊……痛快……哎唷……啊……啊……哎唷……啊……啊……啊……」

區毓簡真要被肏瘋了,只見她星眸半閉,緊咬著滿口的銀牙,上下嘴唇不住的哆嗦,白皙的肉體不住顫抖,兩腿從小雄肩頭上收回,交叉在小雄的背後,雙手摟緊他的脖子,用力左翻,就壓到小雄身上,兩隻雪白的奶子壓在小雄的胸脯上,擠的扁扁的。那屁股快速的上下起落,「叭唧!叭唧」將近四五十下才稍稍緩慢。小雄翻身將她又壓在身下,九淺一深地抽插頂撞……

就在區毓被小雄肏得欲仙欲死的時候,蔚蔚回來了,她聽到沒關門的母親房中的浪叫聲,雖然面紅耳赤,但是也控制不住想看母親做愛時的淫態。她躡手躡腳來到母親臥室門前,貼著牆根向內窺視……

只看她媽媽星眼閃著淚光,嘴裡連珠串地冒出各種淫言浪語,身子顫抖一陣,平靜一陣,過一會兒又顫抖起來。

當蔚蔚眼中的媽媽顫抖了三次之後,聽到媽媽低低的哀呼道:「哥哥,我實在不行啦,骨頭都酸酸的!沒有一點力氣!我求求你!將就一點……」

「你滿足了,我怎辦?」小雄笑著把剛才區毓的話還給了她。

她的眼角正好看到女兒,不由得老臉臊得通紅,向門口指了指。

小雄瞪大眼睛,露出詢問的意思,區毓不發音地說了一句話,小雄看口型彷彿是:「蔚蔚回來了!」

小雄嘻嘻一笑,低頭親了她一口,反身躍下,赤著身子,三步兩步的就衝到門口一把抱住還沒反應過來的蔚蔚。

「啊!你……」剛一叫出聲,蔚蔚的小嘴就被小雄的嘴巴堵上了。

小雄不顧蔚蔚的掙扎將她抱到客廳的沙發上,三下五除二將這個美女剝光,並不將她按在沙發上,而是抱起來,大雞巴對準她的屄縫就插了進去。

「啊……啊……」蔚蔚嬌艷無比的白了小雄一眼,雙腿就盤到他的後腰上,兩隻粉臂摟住小雄的脖子,身子隨著小雄的頂撞而上下聳動起來……

區毓全身汗膩膩的覺得難過,於是強打精神到衛生間沐浴。剛把水倒下,突然,小雄抱著她的女兒蔚蔚進來,就要往水裡放,區毓羞紅了滿面,一面趕忙掩著下體就要往外跑。小雄伸手就抓住她手腕,說:「阿姨,一起玩吧!」

區毓赤著身子,用力甩開小雄的手,說:「我跟你那樣已經對不起蔚蔚了,怎麼能一起侍候一個男人?」

小雄伸手一攔,嘻嘻的笑著:「好寶貝兒!我們都是一家人!還避什麼?來吧!」

倫理道德終究竟抵不過現實的慾火,男女走到這一步,那還顧什麼廉恥?區毓半推半就被小雄推進了浴缸中。

這個浴缸太小,躺不開三個人,小雄只好把蔚蔚放到浴缸中區毓的身上,自己跪在蔚蔚的對面。蔚蔚不言不語,微閉著星眸,蹺著兩腿,仰在她哈哈哈懷裡。小雄挺立著雞巴對準蔚蔚的小屄,徐徐的插入……

大概只抽了四五下,看蔚蔚兩手自動的扳著自己的大腿窩,星眼朦朧的不住哼哼。

小雄兩手扶著浴缸的邊沿,看蔚蔚兩隻硬挺的奶子,遂央求區毓幫忙,在下面伸出雙手,從蔚蔚的腋下伸過,摸弄她的奶子,小雄在上則只顧抽送。

三個人這一配合,卻也天衣無縫。蔚蔚的柳腰,躺在哈哈哈懷裡,只一擺動,那浴缸中的水便嘩嘩溢出來。

小雄每頂一下,那水就先「叭」一下,然後是一聲「咕唧」。區毓抓住蔚蔚的奶子,捻弄,浪笑……蔚蔚則星眼微閉,唇兒輕咬,哼哼不停。

小雄掀動屁股,狠狠地肏幹,那水只是「叭啦叭啦」的響之不絕。

「老公,啊……啊……啊……啊……你只頂就行啦,不要這樣掀動,弄的水嘩嘩啦啦,讓隔壁的人聽到,啊……啊……啊……對啦……只往裡頂!哎唷……媽呀……你輕點……啊……啊……你們這對姦夫淫婦……啊……玩死我了……啊……啊……」蔚蔚兩條雪白修長的玉腿不住的在半空中搖晃。

很快蔚蔚就達到了高潮,小雄也差不多了,站起身來,雞巴在蔚蔚的臉前擼動著,蔚蔚喘息著……

「啊--」小雄低吼了一聲,精液噴出來,全噴在蔚蔚的臉蛋上。

射精後,小雄把龜頭送到區毓的嘴邊,她看了小雄一眼,滿臉通紅低伸出舌頭去舔舐,舔乾淨後,雙眼癡癡地看著女兒臉上的精液。小雄抓住她的頭靠向蔚蔚的臉。

在小雄淫威下,無奈的區毓顫抖著身子用舌頭在女兒臉上舔舐著。當舔到女兒唇邊時,閉著雙眼的蔚蔚下意識地伸出舌頭和哈哈哈舌頭對舔了一下。

區毓的身體抖得更厲害了,或許是青春女孩口腔中的芬芳吸引了她,她竟然吻住女兒的雙唇,狠狠地吸吮女兒的舌頭……

小雄微笑著在一邊看了一會兒,將雞巴送到這母女倆唇間,從四片嘴唇之間穿過。

這時,蔚蔚彷彿才醒悟過來,「嗚……」的一聲,把頭往後使勁,小雄就按住她的頭,這樣兩隻手各按住這母女倆頭,大雞巴在母女倆唇邊抽動。

無奈下,母女倆只好閉著雙眼,各伸出舌頭去舔舐小雄的雞巴,兩條同樣柔軟的舌頭時而碰在一起,一觸即分,然後各自舔舐雞巴的一面。

好一會兒,小雄覺得戲弄夠了這母女倆,才放開她們。在母女倆苦苦哀求下,他簡單地沖洗了一下就離開衛生間。

在母女倆洗完澡後,被小雄抓住拖回到區毓的臥室床上,將她倆一左一右緊緊抱在懷裡。母女倆都紅著臉,互相不敢對視,蜷縮在小雄的腋下。

三天後,蔚蔚上班去了,小雄從市內找了搬家公司,來給蔚蔚的父母搬家,同一天,小雄去蔚蔚和小芬合租的房子,把蔚蔚的東西都搬到了莊園中的天使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