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歲的慾火

成人文學
2013/ 10/ 20
林明堂,今年二十三歲,人長得並不怎麼英俊,可是健壯高大的體材,給人一種粗獷豪邁的感覺,散發出男性的魅力。

他的家中只有一位老母,他的父親早死,靠著他老母辛辛苦苦的把他養大成人。林明堂因家境困苦,憑著他的毅力,刻苦耐勞的半工半讀的去完成了,高中及大學的學業,可說是一位難得的優秀青年。

他在高中的時候,有一位女同學叫吳麗珍,對林明堂非常的賞識,主動的興林明堂交往。他們兩人由高中一直交往到現在,那份濃厚的感情,可說是天長地久、海枯石爛。

吳麗珍是個議員的女兒,也是家中唯一的寶貝女兒,人也長得嬌美,是個人見人愛的美嬌娃。

她的父母非常的疼愛她,想要以她攀上權貴,所以對她與林明望的交往,非常的反對,不准吳麗珍與林明堂交往。

所以吳麓珍只好與林明堂偷偷的交往,想要以時間來改變她父母的觀念,希望以後她父母會准許她與林明堂的婚事。

在她們大學畢的那一天晚上,吳麗珍約了林明堂,去郊外的刖墅,慶祝他們兩人的大學畢業。

林明堂到了別墅,只有吳麗珍一個人,並已準備了一桌簡單的晚餐,為了慶祝大學畢業,吳麗珍特地開了一瓶洋酒來慶祝。

兩人就這樣吃著、喝著、聊著,好不容易的才結束這頓晚餐。

吃完晚餮後,吳麗珍去播放柔和的音樂,兩人就在闊大的客廳,相擁著跳起舞來。

此時正是炎夏的時候,吳麗珍穿著一件絲質的洋裝,林明堂也只穿一件短襯杉及長褲,兩人剛開始跳舞的時候,還能保持著距離在跳著舞。可是林明堂由於喝酒的關係,週身的熱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沸騰著,此刻他的右手又擁抱著那柔細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緊吳麗珍。

本來林明當的左手牽著吳麗珍的右手,左手是擁著吳麗珍的腰肢,此刻改變成了左手抱住吳麗珍的背部,右手已抱著吳麗珍那豐滿圓挺的屁股,並且又將臉緊緊的貼著吳麗珍的粉頰。

吳麗珍此時也是被酒精刺激得週身血液加連環繞著,此刻被她心愛的人,緊緊的擁抱著,使她感覺到從宋有過的甜蜜舒暢之感覺,整個人也像是神魂飄蕩的美妙感覺。

林明堂從未有過與女人如此親近的擁抱,雖然有一層單薄衣服隔住,但是他還是可以感覺到吳麗珍那對豐滿結實的玉乳,緊緊的挺住在他雄厚的胸前。同時林明堂的右手抱住那豐滿圓挺的屁股,可以感覺出她穿著一件短小的三角褲。

林明堂由於酒精的作祟,又緊緊地擁抱著吳麗珍,觸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嬌驅,漸漸地把他男性原始動力激發起來。

林明堂此刻興奮得大膽的偷偷地,去親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雙手不規矩的在吳麗珍粉背及豐滿圓挺的屁股撫摸起來。

吳麗珍也是從未如此親近過男性,此刻與林明堂如此的擁抱,那種異性肌膚相親的觸感,把她電觸得週身趐趐麻麻的,自己也忍不住的張開了小嘴與林明堂吻了起來。

一陣陣的少女幽香,飄進了林明堂的鼻子裡,使他的血液神經,更加興奮與刺激,他的雙手又在吳麗珍的粉背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撫摸,雄厚的胸前又緊吻著吳麗珍的粉乳,已經把他振奮得那根大雞巴憤怒的挺立起來,並很堅硬的挺立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

一個處女如何能抵擋得住自己心所愛的男人,如此的撫摸,如此的親吻,何況又有一根堅硬的大雞巴,實實的抵住她的小穴上。

她此時暢快得魂飄九宵雲外,整個人趐趐軟軟的緊趴在林明堂的身上,根本沒有力氣去掙扎,去反抗林明堂的不規矩行動,最主要的是那份暢感,使她不願去反抗,不願失去那份暢感。

林明堂的親吻與撫摸。吳麗珍並沒有掙扎與反抗的具體行動,好像是在鼓勵他再接再厲的行動下去,使他更加衝動,更加大膽地在吳麗珍身上不規矩的亂摸起來。

此刻他們兩人已不是在跳舞,兩人靜靜的站立著親熱的緊緊擁抱住。

林明堂這時色膽包天的,把吳麗珍洋裝背面的拉鏈,慢慢地往下拉了下來,並緩緩地把洋裝往下的脫了下來。

此時吳麗珍的洋裝,已被林明當脫落在地,身上只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白色乳罩,那付乳罩,只罩住了吳麗珍那對粉乳的下半部,而粉乳的上半部,卻是雪白柔嫩如同兩顆肉球似,赤裸裸的豐滿又結實的擠在一堆挺立著。

她的下身穿著一件誘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褲,隱隱地顯現出吳麗珍一叢柔細不多不少的陰毛,看起來真是誘人可愛極了。

吳麗珍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乳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褲,遮住她重要部位之外,全身已赤裸裸地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

此時的吳麗珍,由於酒精的作祟,把她身上的血液沸騰到了極點,並且抵擋不住林明當那雙魔手,在她身上不規矩的撫摸,把她摸得趐麻暢快,那份舒暢的快感,使她爽得無力掙扎,也不願意去反抗。

她只得羞愧地緊閉雙眼,任由林明堂在她身上撫摸,去享受林明童撫摸所傳來的陣陣快感。

林明堂脫落了吳麗珍的洋裝,睜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裡暗「哇……呀……」的叫了一聲,真是美極了。

他看到吳麗珍全身上下肌膚雪白微微泛紅,多麼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修長的玉腿,更襯托出整個嬌軀,更加迷人,更加誘惑9更加性感。

林明堂從未見過女性這樣的赤裸,何況頭一次就讓他見到,如同維納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處女嬌軀,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裡。

此時林明堂已衝動得把自己的短襯衫及長褲,以最快的速度脫掉,身上只穿著一件內褲。

林明堂脫掉衣服後,一把抱住吳麗珍走進房間,將吳麗珍放在床上,他的人也跟著撲到吳麗珍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吳麗珍親吻起來。

此時兩人,都被對方幾乎赤裸裸的肌膚相親,如同觸電般的舒暢,又加酒精在兩人週身血液燃燒,燒起了兩人熊熊的慾火。

林明堂此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吳麗珍也自動地開張小嘴,與林明堂熱情的吻著。

林明堂慢慢地把舌尖伸進吳麗珍的小嘴裡,吳麓珍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吞興林明堂互相的舐著。

林明堂與吳麗珍熱情吻著、吻得興奮地用雙手在吳麗珍的粉背上、要解去吳麗珍粉背上的乳罩小鐵勾。

這時吳麗珍羞愧得滿臉通紅,並矜持著的說道︰「哦……明堂……不行……你……不能……這樣……你……不可以……這樣……喔……喔……等我們……結婚……好嗎?………現在……不要……這樣……哦……」

雖然吳麗珍口中叫著「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掙扎,抬高了她的嬌軀,卻方便了林明堂解去了她背後乳罩的小鐵勾。

林明堂現在已被慾火燒昏了頭,那裡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腦海中只知道如何去發洩心胸中的慾火。

他把吳麗珍的乳罩脫去,頓時跳加了兩顆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兩顆玉乳上長出了兩朵紅紅的花蕾,花蕾上結了兩粒紅豆似的乳頭,那對粉乳不但豐滿堅挺,又圓又結實,真是可愛又美麗極了。

林明堂見到這對美麗的玉乳,雙眼佈滿了血絲,一頭趴在吳麗珍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對玉乳,並用舌尖去舐吸著乳頭。

吳麗珍被林明堂脫去乳罩,那對玉乳整個赤裸裸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她這對寶貝玉乳從未被男人這樣赤裸裸的看過,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讓林明堂在觀賞,把她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

本來她想把林明堂推開,可是林明堂此時卻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頭,那種舐吻粉乳及乳頭的快感使她週身趐麻,使她全身顫抖起來,這種感覺給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沒有靈魂似的輕飄飄。

使她不忍推開林明堂,希望林明堂再繼續吻著,給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裡又怕林明堂亂來,可說是又怕又愛,進退兩難之中。

林明堂這時已刺激到極點了,由那對粉乳著,再緩緩地往上吻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吳麗珍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著。

林明堂的嘴在吻著,右手也不安份的插進了吳麗珍的小三角褲裡撫摸著,摸觸到那叢柔軟稀鬆的陰毛,月手掌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揉擦著,並用手指在小穴的陰核上磨著。

吳麗珍驚得趕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處已經給林明堂摸到了。她紅潮滿臉,只羞得將雙眼緊緊閉著。

林明堂此時放肆的不停在吳麗珍全身上下撫摸著,吮吻著。

這時的吳麗珍已被林明堂挑逗得週身不斷的顫抖著,全身不停的扭動著,滿臉通紅,媚角含春,春心蕩漾得一股慾火在熊熊的燃燒著,燒得週身熱滾滾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著︰

「喔……喔喔……嗯……哼……明堂……不要嘛……你不能這樣……嗯……哼……我們還沒結婚……你不能……對我這樣……不可以的……喔……喂……你這樣子……我……我……好難過……哎……哎唷……我……我好癢……哎呀……人家……受不了……人家……癢死了……喔……哦……明堂……求求你……不要這樣……我……好害怕……明堂……我怕……」

「別怕……」

林明堂手摸著吳麗珍的香穴,聽到了她那迷人的嬌哼聲,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褲脫了起來。

「哎呀……明堂……不行……嗯……哼……不能這樣………喔……喂……不可以……哎唷……色鬼……死鬼……你怎麼可以……脫人家的褲子……哎呀……不……我……求你………求求你……不要這樣……拜託你……好嗎?……」

吳麗珍此時大概是被林明堂玩得騷癢難忍,再加上酒精發揮了作用,雖然口中說不能這樣,可是她卻掙扎得把屁股抬高,使林明堂很順利的將她小三角褲脫掉。

林明堂脫掉吳麗珍的小三角褲後,連忙也將自己的內褲脫掉,再緊緊地抱住吳麗珍柔嫩雪白的粉軀,右手不停地在吳麗珍的小穴陰核上磨擦著,嘴巴不斷地在吳麗珍的乳頭上吮吸著,把吳麗珍玩得小穴裡不停的流著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著︰

「喔……喔喔……明堂哥呀……你……不……不要玩了……嗯……哼……人家……受不了了……求求你……別玩了……人家……好難過……哎……哎唷……哦……我……癢……癢死了……喔……喂……不……不行呀……不要嘛……」

吳麗珍此時才深深的體會到兩性赤裸裸的肌膚相親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特殊的趐爽滋味,使她週身暢快騷癢難過,難過得小嘴不停地亂哼亂叫著︰

「哎……呀……哥……好哥哥……人家……真的……癢死了……你……你不要……再玩了……嗯……哼……玩得……人家……好難過……哎唷……不行……再玩了……妹妹……求求你……別再玩了……好嘛……」

林明堂玩得正在起勁,正在爽快,又聽到吳麗珍無病呻吟似的嬌叫聲,把他整個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吳麗珍的嬌軀。

他緊緊地抱住吳麗珍,與她嘴對嘴的吻著,他那雄厚的胸部,也緊壓住吳麗珍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雞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陰核上頂著。

吳麗珍被林明堂面對面的壓住,反被那根堅硬的大雞巴,頂住在她的小穴陰核上,一時像洪水暴發似擊崩了堤防,整個人也崩潰了最後一道防線。

吳麗珍已忍不住的主動地將林明堂緊緊抱住,自動地與他熱情的親吻著,她的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抬局,並不斷的扭動,讓林明堂的大龜頭,在自己的小穴核上,去頂碰著它,去磨擦著它,使得她自己的週身神經趐麻起來,趐麻得舒爽起來。

吳麗珍的熱情騷勁,引發林明堂一股想要插穴的念頭,他慢慢地將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延著濕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進去。

吳麗珍此時已是慾火高漲之時,整個小穴洞口已張得開開的,並且淫水流得整條陰道濕淋淋的,所以林明堂的大龜頭才能微微的挺進了桃源花洞。

此時吳麗珍感覺到林明堂的大龜頭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裡,心裡一時驚怕的喊了起來︰

「哎……呀……哥……好哥哥……你……不能……不可以……喔……喔……不能插進去……不要……插進去……哎……喲……我……求求……你……不要這樣……喔……喂……妹妹……讓你玩……你不要插進去……好嗎……好哥哥……哦……」

「喔喔……喂……這樣子……不行的……哥呀……不耍嘛……我們……還沒結婚……不要這樣……好嗎?……好哥哥……妹妹……求求你……放了我吧……哎……唷……」

這時林明堂的大龜頭,已被吳麗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覺得好暖和,好趐麻,吳麗珍的求叫聲,他那能聽得進去,他爽快的一時衝動地用力的將整根堅硬大雞巴插了下去。

「啊……呀……」吳麗珍一聲痛苦的嬌叫著,粉臉由紅轉成灰白,額頭冒著冷汗,媚眼泛白,並咬牙切齒著,好像是非常的痛苦。

林明堂一時被慾火沖昏了頭,才猛力的插了進去,此刻聽到吳麗珍的痛苦叫聲,才驚覺到吳麗珍是個處女,他如此猛力的插了進去,她如何能承受得住。

林明堂看到吳麗珍痛苦的樣子,馬上停止抽插,憐香惜玉的抱住吳麗珍,並在她臉上輕吻著。

良久,吳麗珍只覺得小穴裡,被一根火熱熱的大雞巴插著,雖然有點裂痛的感覺,但有股漲滿酸趐麻的暢感,襲擊在她的心頭,使她羞愧得閉著雙眼,並微微的掙扎起來,微微的扭動屁股。

林明堂見吳麗珍在掙扎著,扭動著,知道她已經恢復過來。於是他緩緩地抽動著大雞巴,慢慢地一進一出的抽插起來,他的嘴巴也跟著去吮吸著吳麗珍的粉乳。

不久,吳麗珍漸漸地感覺到那股裂痛已經消失,現在反而是有一股酸酸麻麻的騷癢起來,她的粉乳被吻得心頭趐趐麻麻的癢了起來。她騷癢得慢慢流出了淫水,使得林明堂的大雞巴更加容易的插插了。

林明堂的大雞巴慢慢地抽出,緩緩地插入,漸漸地把吳麗珍插出味道,淫水也跟著津津流了出來,把整小穴陰道流得濕淋淋的,滑滑的,使得林明堂感到大雞巴的進出很順利,但他還是不敢大力的抽插,怕再弄痛吳麗珍的小穴。

此時的吳麗珍已是嘗到了抽插舒爽的滋味,林明堂的緩慢抽揮,不但不能制止她的騷癢,反而有點難過。

現在的吳麗珍,是急需林明堂大力的抽插著她的小穴,才會感到痛快,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只得自己挺著屁股,扭動著屁股,讓她的小穴裡穴心,能又快又大力的被大龜頭頂撞著。

吳麗珍自己這樣的扭動,不斷的抬高屁股,把自己弄得騷癢難過,小嘴又忍不住的淫叫起來︰

「喔……喔……哥呀……你……真的……插進去……哎……唷……我……怎麼辦……哎……喲……妹妹……是你的人……哥……哥……你……一定……要娶我喔……喂……不然……人家……作鬼……也不會饒你的……哎……唷……」

林明堂抽插正在舒爽之時,聽到吳麗珍說要嫁給他,叫他一定耍娶她,他高興的眉開眼笑說︰

「哦……好妹妹,我一定會娶你的,你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會好好的愛你,我的好妹妹。」

「哎……唷……妹妹……既然……是你的人……嗯……哼……人家……要讓你……快樂……人家……要好好的……給哥哥玩……讓哥哥玩得痛快……喔……喔……好嘛……哥哥呀……你大力插吧……哎……喂……妹妹……就讓你……插個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林明堂想不到吳麗珍會加此的爽快,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抽插起小穴,把一個初經人道的吳麗珍,插得咬牙切齒地嬌聲淫叫著︰

「哎……唷……哥呀……我的……好哥哥……盡量插吧……插死妹妹吧……喔……呀……反正……妹妹已經是……你的人……隨便你……怎樣插……哎……喲……最好……把妹妹……插死算了……哎……唷……喂……呀……好美……好美哦……哥哥呀……人家……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對了……就這樣……就這樣……哎……喲……我的……好哥哥……親哥哥……對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美死了……哎……呀……爽……爽死了……哎……唷……喂……呀……」

「哎……哎……唷……親哥哥……大力插吧……喔……喂……插死……妹妹吧……哎……唷……喂……呀……妹妹……快死了……哦……呀……妹妹……快忍不住了……快死……給你了……哎……喲……哎……呀……妹妹……死了……喔……喔……丟了……哎……喲……丟了……」

小穴裡一股強勁的陰精猛力地直射在林明堂的大龜頭上,把整個小穴流得漲滿,並順沿著小穴流出來,流得吳麗珍屁股底下床褥,濕淋淋地一大片血紅色的陰精,吳麗珍的人也舒爽得無力地癱瘓在床上。

這時正在起勁抽插的林明堂,見到吳麗珍出了陰精,軟弱無力的躺在床上,使他抽插起來,感到沒有勁道,非常的乏味。於是他改以逸待勞的方式,慢慢地去抽插著小穴,雙手在吳麗珍粉乳上揉摸著,希望再度引燃起吳麗珍的慾火。

不久,軟弱無力的吳麗珍,又被林明堂的挑逗,點燃起慾火,又有力氣地接受林明堂的挑戰。她慢慢地又挺起屁股,扭動著屁股,雙手緊緊的抱住林明堂,對著林明堂的嘴,主動地伸出香舌去與林明堂熱烈的親吻著。

林明堂見吳麗珍又淫蕩起來,激起了他的幹勁,已是在埋頭苦幹著,猛力的抽、大力的插,漸漸地把吳麗珍插得淫蕩的叫起來︰

「喔……喂……呀……明堂……我的……哥……親哥哥……哎……唷……你真能幹……你插得……人家……美……美死了……哎……唷……喂……妹妹……愛死……你了……」

一個初嘗禁果的女人,被她嘗到了兩性作愛那股暢感及出了陰精那股樂昏昏的快感。此刻的吳麗珍已經嘗知了味,現在她比第一次出了精還要淫蕩。她不停地用力的上下挺著屁股,不斷地猛力去扭動著屁股,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去配合林明堂的抽插。

林明堂見到平時文文靜靜的吳麗珍,想不到插起小穴來,會是這麼的淫蕩,把他蕩得週身神經起了暢感,這份暢感增添了他一股勇猛抽插的勁道,他已勇猛的抽插著吳麗珍的小穴。

這時的吳麗珍是週身流滿著汗水及不斷的顫抖,雙手緊緊抓住枕頭,頭部不停的擺動著,全身也跟著不斷大力扭動,小腿是在半空中飛舞著,小嘴中也淫蕩的大聲喊了起來︰

「哎……唷……我的……好哥哥……親哥哥……喔……喔……你……你插死我了……插得我……美……美死了……哎……喲……喂……呀……人家……好快活……哥呀……我的……喔……呀……好哥哥……哦……哦……」

「哎……呀……人家……愛死……你了……哎……唷……親哥哥……你……插得……人家……爽……爽死了……喔……喔……人家……不能……沒有你……哎……喲……喂……呀……妹妹愛死……哥哥了……哦……喂……我的哥……我的大哥哥……哎……呀……美死我了……」

「哎……哎……唷……明堂……好哥哥……哎……呀……妹妹……快了……快不行了……妹妹……好愛你……哎……唷……喂……呀……妹妹……不能……沒有你……請你……不要……離開……妹妹……哦……哦……」

「喔……喔……妹妹……快了……快了……快要了……哎……喲……喂……呀……要給你……插死了……我的……大哥哥……再用力……把我……插死……算了……哎……呀……人家……真的……不想活了……快……快……用力……」

林明堂被吳麗珍大力扭動,及淫言淫語的嬌叫聲,刺激得週身神經,幾乎快要崩潰了,此刻他也舒暢得喊了起來︰

「喔……妹妹……我的……麗珍……妹妹……我的……好妹妹……你……好淫……好蕩……蕩得……我……好美……好爽……好愛你……我也……快了……快丟了……等等我……讓我……死在……你的小穴吧……哦……呀……等我……快了……」

「哎……喲……哥哥……妹妹……快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好哥哥……你……哎……呀……快一點……妹妹……快了……哎……喲……不能……等了……親哥哥……哎……唷……喂……呀……妹妹……喔喔……我不行了……哎……呀……出來了……哎……喲……我丟了……哦……呀……死了……哎……哎……唷……丟死人了……」

又是一股濃濃強勁的陰精,衝擊在林明堂的大龜頭上,把正在緊要關頭,正在舒暢的林明堂,衝擊得趐麻地整個崩潰了,徹徹底底的崩潰,忍不住的背脊一涼,精關一鬆,噴了一股一股又濃又硬又燙的處男陽精,猛擊在吳麗珍的小穴裡的穴心。

剛出了陰精的吳麗珍,被一股又一股的強勁陽精,猛擊在她的穴心上,使她整個人更加舒爽得樂了昏死過去。

第一次出了陽精的林明堂,也勞累過度的舒暢地,把著吳麗珍那身柔嫩的粉軀睡了下去。

天色大亮之時,吳麗珍首先醒來,見到兩人此刻赤裸裸的情形,直羞得臉紅耳赤,但是事情已發生了,只好面對事實,把林明堂搖醒過來。

林明堂正在甜睡中,被吳麗珍搖醒過來,迷迷糊糊地又抱住吳麗珍,雙手在她的嬌軀撫摸起來。吳麗珍見林明堂又再胡來,在他的肩膀打了一下,並對他說道︰「喂!明堂,別再胡鬧了,我有話跟你說,不要亂來了。」

「哦!好妹妹,是什麼事,你說呀,我聽你說。」林明堂嘴說著,雙手並不停的在吳麗珍身上撫摸著。

吳麗珍滿臉愁容的對林明堂說道︰「明堂哥!我們已發生了關係,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呢?」

林明堂毫不考慮的說道︰「好妹妹!當然是結婚嘛!還有什麼辦法可想。」

「哼!你說得倒方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母反對我與你交往,現在你又沒有事業基礎,想要與我結婚簡直比登天還難。」

「哦!照你這麼說,我們該怎麼辦呢?」

「依我看來,你要去努力創一番事業,等你事業有成之時,我再與我父母遊說,我們的婚事才有希望。」

「哼!想不到你父母是欺貧重富之人,不過為了你及不願被你父母瞧不起,我一定會努力的去創一番事業。」

「林明堂,對不起,其實我父母也是為了我好,他們怕我嫁一個窮老公,以後會過著苦日子。不過我耽心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創出一番事業,又害怕你有了事業之時,會把我拋棄不再愛我。」

「哎呀!我的好妹妹,你在說什麼嘛,我們交往已有五年了,難道這份感情還不夠深厚嗎,今天我確實很愛你,為了你,不管怎樣吃苦,我一定努力去創一番事業,我可以發誓義愛你的心永遠不變,可是我也怕你將來會變心。」

「唉!明堂哥!我的人都是你的,我怎麼會變心呢?不過為了讓你放心及不要你對我猜疑,我可以對天發誓,如果我吳麗珍將來變心不再愛你,以後一定會不得好死,坐車子一定會出禍而死。哥哥,這樣子你可以放心了吧!」

「哦!我的好妹妹,跟你開玩笑而已,何必咒了這麼大的重誓,聽了你這個重誓,也表示你對我的愛不會變,我一定會努力去工作,才不會枯負你對我這一番愛我之心。」

「哥哥!只要你努力去作,我會好好等你成功的那一天,與你結為夫妻。」

「我會的,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林明堂對吳麗珍的愛心,感激的緊緊抱住吳麗珍雪白柔嫩的粉軀,大力的撫摸著,猛力的吻著,又把吳麗珍引起春心蕩漾,整個人又騷癢起來。

不久,林明堂將吳麗珍側臥,自己面對著她,右腿插入她的左腿下,微微向上突,使她的小穴張開,移近身子,將他那根堅硬的大雞巴,抵住在小穴的洞口上。

大龜頭這樣有力的頂住了陰核,直把吳麗珍頂得淫水猛流,震得人二神經一顫,週身發抖,緊緊擁抱,嘴唇相接,下體互相緊貼磨擦,兩個人呼吸也漸漸地急促起來。

「哥哥,吻我……」

接著香舌巧送不停的在少平口內動著。

「好哥哥……我心裡癢死了……」

此時林明堂見吳麗珍春情發動,浪態嬌媚,本已衝動得不能把持,但他仍沉著氣,像是無事般的挑逗著吳麗珍。

「我的好妹妹,你哪裡在癢呢?」

「哼……哥哥……壞死了……哼……我不來了……」吳麗珍像似生病般的不停呻吟著。

「哦!你說我壞,那我就拔出來吧!」

林明堂說完,將頂住陰核上的大雞巴「滋」的一聲抽出,並且反身平躺著,眼眼看著天花板。

「啊……呀……哥呀……好哥哥……不行呀……難過死了……裡面像是……螞蟻在爬似的……好癢哦……癢死人了……」

吳麗珍浪得滿臉急迫的樣子,銀牙咬著下唇,一副飢餓難過的樣子,也不顧羞恥的,伸出嬌嫩的玉手,就握住了七寸長的大雞巴,兩個豐滿雪白柔嫩結實的玉乳,在林明堂身上磨動。

「哎……唷……好哥哥……親哥哥……給我吧……妹妹……難過……哎……哎……唷……呀……」吳麗珍說到這兒,羞愧得說不下去。

「你說什麼?叫我好聽的。」

「哼……人家……已經……叫你……哥哥……啦……」

「不行,我還要聽!」

「哎……我的……親哥哥……快呀……」

「快什麼呢?」

「哎……喲……我的……心愛……哥哥……小……妹妹……哎……呀……真的……」

「哦!真的怎麼樣?」

「哎……唷……人家……說……不出口……」

「說不出口,我怎麼知道知道?」

「哎……呀……妹妹……難過死了……要哥哥……」

「要哥哥的什麼呀?」

「嗯……哼……人家……要……要……要哥哥……哎……呀……哥哥的……大雞巴……啊……羞死人了……」

吳麗珍說完,已羞得粉臉飛紅,臉猛貼近林明堂的胸前,頭再也抬不起來。

林明堂怕真的羞著了她,一個挺身將吳麗珍壓在身下,分開她兩條玉腿,提起大雞巴,用大龜頭在她的小穴陰核上磨動。

「哎……唷……心肝……哥哥……喔……好哥哥……嗯……哼……我要……我要……哎……呀……人家……要你……插進去……」

林明堂這才撥開陰唇,慢慢的往裡送,吳麗珍已迫不待急的挺高著小穴往上迎去。林明堂感到吳麗珍小穴內熱熱的,緊挾著正向裡挺進的大雞巴,異常的舒服,他剛插進去一半,吳麗珍像讚美似的呼了一口氣,更加用力的抬高屁股住上迎著大雞巴。

「啊……呀……」

只聽她一聲驚呼,原來剛才她用力的一抬,粗大的雞巴全根盡入,直頂得她的穴心微顫。

吳麗珍紅著臉,望著林明堂媚眼含春的笑著,屁股又在下面轉動起來,林明堂見她如此媚浪,亦挺動著屁股,輕輕地抽插起來。

此時的吳麗珍,只樂得眉眼含笑,口角生春,小屁股不停的轉動著,小嘴嬌笑著叫道︰

「哎……唷……好哥哥……心肝……雪……雪……頂到了………妹妹的……穴心了……玩得……人家……真舒服……哎……喲……人家……好美哦……」

林明堂見她淫浪得可愛,猛然的用力抽插,插得吳麗珍死去活來的叫著︰

「哎……哎……唷……哥呀……親哥哥……喔……喔……喂……妹妹……美死了……人家……沒命了……親愛的……大雞巴……哥哥……嗯……哼……」

「好……好……好舒服嗎?」林明堂一邊抽插著一邊問著吳麗珍。

「哎……喂……舒服……妹妹……舒服透了……哎……唷……喂……呀……小穴心……給頂住了……趐趐的……唔唔……麻麻的……酸酸的……哼……」

「喔……哥哥……也很舒服……妹妹……要不要……大力的插……快一點的插……」

「要……要……要再重……一點……大雞巴哥哥……插死……浪妹妹吧……哎……唷……喂……呀……」

「好……那我就猛力的插了……」林明堂說完,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上,非常猛力又快速的抽插起吳麗珍的小穴來。

「哎……呀……對了……哥呀……哎……唷……喂……呀……大雞巴……爺爺……就這樣……就這樣……哎……哎唷……我的……天呀……插死人了……」

吳麗珍小嘴淫叫著,小屁股也跟著猛搖著。

「哎……喲……好哥哥……這一下……可要……妹妹……的命了……喔……喔……哎……呀……快停……快快停……大雞巴……爺爺……哎唷……喂……人家……快忍不住了……」

林明堂知道她耍洩了,忙用力的將大龜頭緊緊頂住穴心。

「哎……哎……唷……妹妹……忍不住了……不行了……喔……喔……要丟了……丟了……」

吳麗珍歎出一口氣,像是洩了氣的皮球,週身軟綿綿了,挾著林明堂的玉腿也軟下來了,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

此時林明堂緊緊的摟住吳麗珍,大雞巴感到小穴裡面在一陣陣的抽動,緊吸著大龜頭,舒服透頂了。

良久,吳麗珍微微的張開美目,唇角微微地向上翹,露出了甜美的笑意,凝視著俯在身上的林明堂道︰

「親哥哥,剛才太舒服了,靈魂像飛走了,在空中飄得太美了。」

「妹妹舒服了,那我怎麼辦呢?」

這時吳麗珍才感到小穴中有點發漲,那根堅硬的大雞巴,還在小穴裡面一跳一跳的跳動著。

「嗯……好哥哥……你太厲害了,妹妹差一點給你插散了。」

「哦……妹妹,你說我厲害,什麼厲害?」

「哼……不來了……你又在羞我了……死像……人家……不知道……羞死人了……」

「好呀!你說不說?」

林明堂猛力的抽插了兩下,大龜頭緊緊地頂住吳麗珍的穴心磨動著,直頂得她心裹發顫,忙大叫著︰

「哎……呀……不要這樣……我說……我說……」

「好!快說。」

「嗯……哼……是……是……是哥哥的……你的……那個……那個……壞東西……就是……大雞巴……厲害……哎……」

吳麗珍伊伊唔唔的說完後,粉臉通紅,羞得忙閉上了眼睛。

「哼!你還沒有說完,妹妹怎麼樣了?」林明堂故意又抵著她,要她說。

「喔……喔……好嘛……我說。妹妹的……小穴……被大雞巴……哥哥……插散了……哎……呀……壞東西……故意羞人……羞死……妹妹了……哦……」

吳麗珍粉面通紅的,但又經不起他的輕狂,終於說了出來,只樂得林明堂喜喜的笑出聲來。

吳麗珍被他笑得羞愧地,不甘願的輕打他一下道︰「哼!壞哥哥……你好壞哦……壞死了……」

林明堂滿意的笑了,又再度抽插起來。

這時的林明堂像脫疆的野馬,發狂的上下抽動了一百多下,靜止的吳麗珍又再度泛起高潮。

「哎……喲……哥呀……親哥哥……你又逗得……妹妹……又浪起來了……好癢哦……重一點吧……喔……」

「好嘛!你不怕死,我就重重的插了。」

說著林明堂大力猛插,大龜頭在小穴中,猛烈的撞擊著穴心,撞得吳麗珍週身陣陣的發癢,全身的顫抖,又浪哼了起來。

「哼……呀……妹妹的……親哥哥……這一陣……好舒服……哎……哎……呀……我的……大雞巴……爺爺……哦……」

林明堂知道她又要洩了,忙又重重的抽插。

這時吳麗珍的頭髮散亂在床上,頭部在兩邊擺動,銀牙緊咬,兩倏玉臂纏著林明堂的腰,一副飢渴的神情。

「哎……呀……喂……妹妹的……穴心……又被……妹妹的……小祖宗……大龜頭……撞到了……哎……唷……喂……呀……撞得……人家……美死了……麻死了……爽死了……喔……喔……呀……我的……心肝……爺爺……快了……快了……妹妹……快被撞死了……快要忍不住了……哦……呀……」

林明堂感到大雞巴一陣酸麻,本想強忍著欲洩的陽精,但是眼看吳麗珍可憐可愛的嬌模樣,及鼻孔哼出的浪聲,真怕她會受不住,於是連挺了幾下,只感到不由自主的打個冷顫,一股強勁的陰精直洩噴著穴心,兩個人軟得像什麼一樣,緊緊的摟住對方。

從此之後,兩人一有機會,就偷偷地溜來別墅幽會,過著你濃我濃,卿卿我我的快樂日子。

可是好景不常在,他們倆人之事被吳麗珍的父親知道了,她父親非常生氣的把吳麗珍送去美國留學,而林明堂也去一家貿易公司做事,他們兩人就這樣分開來,未曾有機會再貝面。

起先吳麗珍在美國二、三天就寫一封情書,與林明堂互訴衷情,漸漸地改為一個星期寫一封信給他,再來改為二個星期一封信,慢慢的變成一個月一封信,不到半年的時間,竟然音訊全無。

在台灣的林明堂,一直堅信吳麗珍是愛著他的,因為她曾對他發過重誓,如果她變了心,會被汽車撞死,讓剛出社會純正的林明堂深信不疑,可能她是學業繁忙或是發生什麼意外之事,才沒有寫信給他。

所以在台灣的林明堂,怕她發生了什麼意外,很著急的寫了好幾封信去給吳吳麗珍看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隔了好久,吳麗珍才寄來一封信及一張照片。

當林明堂迫不待急的打開信看完之後,整個人像發瘋似的痛苦地傷心大哭起來。

原來吳麗珍寄來的信,告訴林明堂說,她的父親極力反對他們的婚事,而且依林明堂此時的困境,不可能一下子登天,滿足她父親的胃口,所以她再三的考慮,長痛不如短痛,毅然的決定與他分手,現在已經和一位她父親介紹的,年青瀟灑英俊有為的博士結婚,並寄了一張結婚照片給他,叫林明堂把以前的事情忘掉,再去找一位賢淑的女孩子結婚,請他以後不要再寫信去騷擾她的生活。

林明堂經過這一次的打擊,曾經意志消沈了一段很長的時間,簡直是恨透了女人,心中已沒有情感可言,把一個純潔善良的他,整個人的思想與作法,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現在已沒有那種對女人純純的愛了,反而是想如何去玩弄女人,去報復女人的心態。

※※※※※

某一天,林明堂閒來無事,在家中看報紙,看到報紙的廣告欄上,有一則讓他感到好奇的廣告。

報紙的廣告上面印著︰「誠徵大學畢業、身體健壯、身高 一百七十五公分以上、英俊瀟灑,未婚的男導遊,無經驗亦可,保證月入數萬元。如有意者,請電XXXXXXX號連絡。」

林明堂是個大學畢業生,身高 一百七十八公分,他自信長得還可以,而且自己還沒有結婚,剛好符合報紙上應徵的條件,何況那份優厚的月薪,深深的打動了林明堂的心。

於是林明堂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拿起了電話,依照廣告上所刊登的電話,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後,對方傳來了一陣甜美的女人聲音說道︰「喂,這裡是XX旅行社,請問你找誰?」

「哦!小姐,對不起,我是看到報紙廣告,想要應徵的。」

「喂!先生,你是要應徵的嗎?那麼報紙上廣告的條件,你有仔細看過嗎?條件你符合嗎?」

「是的!小姐,我已詳細看過,條件我都符合。」

「那好,你有誠意要應徵的話,請來我們旅行社,當面詳談。」

「我是誠心要應徵的,請小姐告訴我地址,我馬上過去與你詳談。」

「好吧!地址你記好,新生北路X段X2號XX大樓七樓A室,記得帶身份證及大學畢業證書來。」

「哦!小姐,謝謝你,我已記好住址,我會將證件帶去,現在我馬上過去見你,再見!」

「好!你馬上過來,我等你,再見了!」

林明堂掛斷了電話,馬上換好衣服,騎著摩托車去到應徵的地點。

他到了應徵的旅行社,在門邊按了電鈴,裡面一位小姐來開門。

林明堂進去之後,一看辦公室的情形,整個人發楞起來。原來這辦公室是小套房式,裡面擺了兩張辦公桌,一座沙發,這種不成樣的辦公室,能讓他月入數萬元嗎?他心底不由懷疑起來。

這時那位小姐請他坐下後,對林明堂說道︰「先生,你是來應徵的嗎?」

「是的,我是來應徵的。」

「好,請你先把身份證及大學畢業證書給我看。」

於是林明堂從身上拿出身份證及大學畢業證書,拿給了那位小姐。那位小姐看過後,很滿意的對他說道︰

「林先生,你的條件很符合我們的需要,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為我們旅行社工作?」

「哦!看廣告上的待遇那麼優厚,我是很願意去作,但是我沒有工作經驗,不知道能不能勝任?」

「這個嘛!你不必耽心,只要你願意為我們工作,我們會教你如何去做,依你的條件,我想待遇不止月入數萬元。」

「哦!我到現在還不明白,不知道導遊的工作性質是如何?為什麼會有這麼高的待遇?」

那位小姐被林明堂這麼一問,不由得好笑起來,並對他說︰「你不要跟我開玩笑了。你是真的不知,還是明知故問。」

林明堂滿臉霧水的說著︰「小姐,這有什麼好開玩笑的,我是真的不懂,才要問你。」

那位小姐見林明堂說得這樣認真,知道他是個涉世未深的男人,真正不知道他們導遊的工作性質,對他曖昧的笑道︰

「林先生,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導遊的工作性質。現在我就告訴你吧,我們旅行社男導遊的工作性質,是專門陪伴一些有錢的寂寞女人去四處遊玩,如果她們想要與你作愛,你也要犧牲色相去滿足她們的慾望。你陪伴她們的代價很高,每天以萬元計算,假如你能讓她們滿意的話,小費有時比陪伴她們一天的代價還要多,所以說月入數萬元,並不是誇張其詞,這種工作性質,不知你是否願意去作?」

林明堂這時才知道男導遊是一個比較好聽的名詞,說得比較難聽的,應該是男妓,是專門犧牲色,去陪伴女人作愛的男人。

這時的林明堂對女人是恨透了,又急須一筆創業基金。這種工作不但可以玩弄女人,又可以以賺到不少金錢,做為他的創業基金,可說是一舉兩得。

於是他下定決心,要去做男導遊,要好好的去玩弄女人,等賺到了他心目中的創業基金,他就洗手不幹。

林明堂這時狠狠的下定決心,對著那位小姐說道︰「小姐!我願意去作男導遊,不知道要我如何去做?」

「這一點你放心,我們女老闆會教你加何去做,不過……」

那位小姐對著林明堂說著,說到不過這兩個字,又對林明堂曖昧的笑起,繼續的對他說道︰「嘻!嘻!不過你能不能過女老闆這一關,那要看你的造化了,請你等一下,我連絡女老闆一下。」

那位小姐說完之後,拿起了電話撥了號碼,接通了對方說道︰「周媽,請你叫吳姐聽電話好嗎,謝謝你。」

不久,那位小姐又對著電話說道︰「吳姐!我是小微啊,有一位林先生來應徵,條件符合需要,願意為我們工作,你看怎麼樣?好,我馬上叫他過去。」

那位小姐掛好了電話,寫了一個地址,拿給林明堂,叫他依那個地址,去見女老扳,讓女老闆去面試,再做決定用不用他。

林明堂騎著摩托車,依照地址來到了一間豪華別墅,一位女傭人帶她進去客廳裡坐,等候女老闆下來。

不久,從樓上走下來一位美艷成熟,身材高挑,三圍美妙,年紀約三十出頭氣質不凡的女人。當林明堂看到這位美艷又成熟,有一股女人味的女老闆,一時看得發了楞起來。

這時女老闆走到林明堂的對面沙發坐了下來,微笑的對他說道︰「林先生,你好,我叫吳姐,聽說你是來應徵的。」

林明堂聽到女老闆那如黃鶯出谷般的聲音,才恢復過來的說︰「是的,我是來應徵導遊的,請吳姐多多指教。」

「好,麻煩林先生在客廳走一趟,讓我看一看,可以嗎?」

於是林明堂站了起來,在客廳中來回的走了一趟。

女老闆看了他走完之後,滿意的對他說︰「嗯!不錯,身體沒有缺陷,走路起來很穩重,現在你跟我到樓上來。」

女老闆帶著林明堂到樓上,進去她的豪華臥室。

倆人進去臥室之後,女老闆命令林明堂去浴室沖洗,等林明堂沖洗好了出來之後,女老闆又叫林明堂把身上衣服全部脫掉。

林明堂除了與吳麗珍赤裸裸作過愛之外,從來沒有過赤裸裸的在一個陌生女人面前,他一時也不好意思得滿臉通紅的說︰

「吳姐……你……要……我……脫衣服……幹什麼????」

吳姐對他笑著說︰「你不是想當男導遊嗎?現在我是要檢查你夠不夠條件,假如夠條件的話,要教你如何去應付女人,你這麼害羞,以後如何去當男導遊,去面對女人呢?」

林明堂一想也對,以後隨時要與女顧客作愛,這麼害羞如何去應付女人,於是他把心一橫,慢慢地把全身衣服脫掉,此時林明堂已全身赤裸裸的呈現在女老闆吳姐的面前。

吳姐一看林明堂那身雄壯的體格,及那寬厚的胸部微微長著胸毛,一直延伸到小腹之下的一堆黑森森的陽毛,在兩腿之間掛著一副半軟不硬的大雞巴,使女人看了有一種吸引人地男性粗獷魅力的感覺,連吳姐自己看得春心起蕩漾。

吳姐把林明堂叫到床前,伸出了雪白細嫩的玉手,在林明堂大雞巴最敏感地帶,輕輕地撫摸起來。

不久,林明堂的那根大雞巴,已慢慢地挺立起來,吳姐再用香舌去舐吮著大龜頭上的馬眼,一隻右手不停的套動大雞巴,一隻左手在大雞巴底的子孫袋不斷的撫摸著。

像林明堂這個年輕小伙子,怎麼能忍受得住經驗豐富的吳姐如此這般的挑逗呢,一根大雞巴像是高射炮般矗立著,並不時的一抖一抖著。吳姐看到林明堂那根漲滿到了極點的大雞巴,才停止去挑逗它,並滿意的對林明堂說道︰

「你的雞巴,在男人中算是大號的,可以去應付任何的女人。剛才我是怕你的雞巴太小,應付不了女人,才這樣玩弄你的大雞巴,看是否夠不夠大,能否去應付女人。」

吳姐說完後,就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落,將整個嬌軀赤裸裸的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

吳姐雖然是個三十出頭的女人,由於她沒有生育,整個嬌軀不但雪白泛紅,而且身段曲線玲瓏,全身光滑滑地沒有半點縐紋,胸前那對水梨般的粉乳飽滿堅挺,沒有半點下垂的現象。

尤其是那兩粒如小豆般的乳頭,微微的泛紅地圓圓挺立著,整個粉乳散發出一股成熟的魅力,真是美麗極了。她那雪白柔軟的小腹之下,長滿著陰毛,呈三角形的一直延伸到兩腿之間,在兩腿之間的陰毛中,微微地顯出一條紅潤潤的陰溝,並且有兩隻高挑修長的玉腿,把她的小穴更顯得美妙與誘惑。

林明堂看到那副健美的嬌軀,簡直是看傻了眼、他真不敢相信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會有這一身健美的嬌軀,把他看得週身熱血沸騰,大雞巴不斷的抖著,慾火在他心中燃燒著。

此時吳姐已側躺在床上,並叫林明堂也上床去,對他說道︰

「現在我要教你如何去挑逗女人,如何去抽插女人的小穴,才能令女人享受受到至高無上的性慾,所以你要細心的學習。」

這時吳姐表情嚴正的對林明堂說道︰「首先你要注意最重要的一點,是你要如何去滿足女顧客,而不是要滿足自己,所以你無論碰到如何美麗的女人,千萬不要衝動的要去發洩慾火,一定要先心平氣靜的控制自己的慾火,不能急急地去插小穴,一定要先把女人挑逗得飄飄欲仙,玩得女人騷癢難忍,求你插她的小穴之時,這樣才能達到事功半倍的效果,此時去插那騷癢難忍的小穴,很快的就會達到她的慾望。」

吳姐又繼續林明堂說道︰「今天我看你資質不錯,才親自來教導你,平常都由另一位周媽負責訓練。現在你就把我當成女顧客,看你如何去應付,我會把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告訴你,教你如何去挑逗女人,如何去插女人的小穴,才能使女人盡情的發洩一達到至高無上的享受。」

於是林明堂遵照吳姐的教導,面對吳姐這身成熱美妙雪白的粉軀,強制的壓住他心中那把熊熊的慾火。他緊緊地抱住吳姐柔嫩雪白的嬌軀,對著她的櫻桃小嘴親吻著,吳姐也當成了一位寂寞空虛騷痿難耐的女顧客,與林明堂緊抱著,熱情的伸出了香舌與他親吻起來。

林明堂此刻抱住吳姐雪白柔嫩成熟美妙像是一團火的粉軀,及面對那張美艷的嬌臉,又被她的熱情淫態,再度的激起了慾火。

吳姐是何等人物,那有不知之理,馬上警告林明堂說道︰「喂!你又在激動了,這樣子你會很快的忍不住發洩出來,如何去使女顧客滿足她的慾望?」

林明堂聽了吳姐的話,立刻警覺起來,將心中那把熊熊的慾火,又強制的壓了下住,心中將吳姐當成了女顧客的去挑逗她。

吳姐這時很細心的教導他,如何去吻女人的敏感地帶,如何去舐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及如何用手去撫摸女人敏感地方,那個地方該用手去揉,那個地力該用手掌去撫摸,那個地方該用手指去捏、去磨、去插、去挖,什麼時候該輕點撫摸或大力的撫摸,那個地方要輕點撫摸,那個地該大力揉摸,全部很詳細的向他說明。

吳姐又將女人的敏感地方一一的向他解說,這樣一遍又一遍教著林明堂,直到他熟練為止。

吳姐見林明堂已經熟練了,此時才叫林明堂在她身上真正的演練一遍,要把她玩得洩出陰精來,才能通過最後這一層考驗。

於是林明堂遵照吳姐所教的,先除去自己心中的慾火,再慢慢地擁著吳姐親吻起來,雙手也在吳姐身上撫摸起來。

此時林明堂與吳姐嘴對嘴地熱情吻著,一隻右手在吳姐的乳房撫摸著,有時用手指在吳姐的乳頭揉捏著。林明堂的嘴,漸漸地移動目標,在吳姐的額頭、眉毛、眼睛、鼻子、臉頰、粉耳、下巴、慢慢地移動吻著,他的右手也隨著嘴的移動在不停的移動著,由乳房、肚臍、柳腰、小腹、四處的揉摸著。

林明堂吻完了臉部,再慢慢的往下移動、吻著吳姐的粉頸、雙肩、雙手、腋下、乳房、乳頭。他的右手也往下的摸下去,在吳姐兩腿之間的小穴撫摸起來,不停的用手指磨擦著陰核,不斷地用手指去插進吳姐的小穴,在穴底的穴心挖了起來。

此時林明堂的嘴已由乳房再往下吻去,吻著吳姐的肚臍、小腹、柳腰,再一一直往那雙修長的玉腿吻去,吻到腳趾頭、腳掌,再往上慢慢地吻到兩腿之間的小穴,用舌頭去舐著小穴上的陰核,去舐著小穴口。

林明堂這樣不停的吻,不斷的撫摸,已把吳姐玩得騷癢起來,小穴口已微微的在濕潤了。

林明堂吻完了吳姐的前身之後,又把吳姐翻轉過嬌軀,使吳姐趴在床上,再用嘴由後面的粉頸吻起,慢慢的往下吻著,雙手也不停的用十指在吳姐的粉背上輕輕的劃著,像是在給吳姐騷癢一樣。

林明堂在吳姐背面的嬌軀上由粉頸吻到腿部,再由腿部吻到粉頸,一遍又一遍的反覆吻著,直到吳姐騷癢得淫水津津的滴著為止。

林明堂此時又把吳姐翻轉過來,再把她的雙腿張開,提起他的大雞巴,用大龜頭在吳姐的小穴陰核上,不停的磨擦著,有時無意間的將大龜頭,輕輕地插入小穴中,他再將大龜頭抽出,去磨擦著陰核。他的右手,也在吳姐的玉乳上揉摸著,有時也用手指輕輕的在乳頭上,不停地揉捏著。

這時的吳姐已被林明堂玩得騷癢難忍,小穴中淫水不斷地流出了洞口,嬌口中再也忍不住的淫蕩的哼叫著︰

「嗯……哼……喔……哦……哥……我的……好哥哥……你……真聰明……哎……唷……一教你……就會玩……喔……喔………玩得……人家……好趐……好麻……好癢……哎唷……喂……呀……好美……妹妹……癢……癢死了……」

「哎……喲……親哥哥……你……真會玩……哦……喂……玩得我……癢死了……哎……唷……人家……忍不住了……哎………喲……癢得要命……哦……哦……」

「喔……喂……哥呀……大雞巴……哥哥……哎呀……唷……我的……情哥哥……喔……喔……妹妹……癢死了……人家……耍嘛……哦……呀……快……快嘛……哎……唷……喂……呀……妹妹……難受死了……人家……真的……要嘛……哎……呀……快呀……快插我吧……我癢得……忍不住了……求求你……我的爺爺……哦……哦……插我吧……插死我吧……」

林明堂看到吳姐的淫態,知道吳姐正是需要的時侯,但他要看吳姐那迷人騷癢的淫態,不準備去插她的小穴。

此時的吳姐,正是騷癢難忍的地步,她見林明堂還不行動去插她的小穴,一時忍不住的將林明堂壓在她的身下。她兩腿跨在林明堂的大雞巴上面,右手提起大雞巴,左手翻開了自己的小穴陰唇,將大雞巴對準自己的小穴口,然後緩緩的坐了下去,只見林明堂一根七寸多長的大雞巴,被吳姐的小穴慢慢地吞了進去。

吳姐的小穴,吞進了整根大雞巴,一時舒暢得「喔……喔……」哼了起來,並且挺動著屁股,上下的在套動著,左右的搖動起來。

林明堂見吳姐長髮散亂披肩,有些長髮遮住她那美麗的粉臉,粉臉上的表情像是暢快滿足,又像是痛苦難忍似,微皺眉頭的情慾表情,真是美極了。她像是古典美人一般,尤其是她胸前那對堅挺豐滿的美乳,隨著吳姐的套動,也在胸前幌動起來,真是可愛極了。

林明堂見那對幌動的美乳,忍不住的伸出雙手,去撫摸起吳姐那對美乳,用手指不停的去揉捏著她的乳頭。

吳姐正在套動得週身酸酸麻麻的舒暢感覺,現在又被林明堂揉捏著雙乳,週身神經增加了一種趐趐麻麻的快感,把她舒爽的淫叫起來︰

「哎……唷……我的……情哥哥……嗯……哼……麻死人了……親哥哥……喔……酸死人了……大雞巴……哥哥……哎……喲……喂……人家……美……美死了……喔……喂……真是……爽死了……哎……唷……喂……呀……哥呀……哦……」

「哎……呀……好哥哥……對了……大力……嗯……哼……揉吧……大力捏吧……哎……喲……這樣的……揉捏……哦……人家……好趐……好麻……好痛快……大雞巴……哥哥……哎……唷……喂……呀……頂得人家……好酸……好麻……好美……哎……哎……唷……呀……」

吳姐此刻像是在臨死之前的猛力掙扎著,自己套動得上氣接不著下氣,淫叫聲又高了一音起來。

「哎……唷……大哥哥……我的……大雞巴……爺爺……喔喔……喂……我的……心肝……嗯……哼……人家美……美……美死了……哎……唷……喂……呀……快了……妹妹……快活死了……哎……哎……唷……妹妹……快死給……大雞巴……哥哥……哎……呀……快了……快了不行了……哥呀……爺爺呀……妹妹……喔……喔喔……呀……死了……哦……我丟了……妹妹……喔……丟死了……丟……死了……哦……」

吳姐一陣又一陣的陰精,衝擊在林明堂的大龜頭上,人也隨著一陣陣的陰精在顫抖著,吳姐的陰精把整個小穴漲滿,並沿著小穴流到屁股底下,把床褥流濕一大片。

林明堂由於吳姐教導有方,知道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如果插起三、四十歲女人的小穴,不是插出一次陰精,她們就會滿足,一定要插得她們一次又一次的出精,插到她們求饒為止,她們才會心滿意足的。

所以林明堂此刻雖然面對佳人淫蕩的套動,把他套得像是一座火山即將暴發似的,但是他還是強忍心中的衝動慾火,以逸待勞的去欣賞吳姐套動的淫態,並用力的挺動屁股,使大龜頭頂撞著吳姐的穴心。

林明堂以逸待勞,清心寡慾的消除心中熊熊慾火,才勉強通過吳姐這麼成熟美妙的佳人,這般淫蕩的套動,而沒有隨她洩出陽精。

這時林明堂見吳姐出了陰精,連忙將她翻轉過身來,把吳姐壓在身下,緊緊的抱住她的粉軀,他把底下那根堅硬的大雞巴,用力的緊緊頂住吳姐穴心,並不斷的旋轉著大龜頭,讓大龜頭強而有力的磨著穴心。

吳姐本來出了陰精,身心就感到很舒爽,現在又再被林明堂用大龜頭緊頂著她的穴心,並用力的旋轉大龜頭去磨著穴心,已經出了陰精的穴心,怎麼受得了如此的緊頂磨轉,吳姐她已被大龜頭磨轉得痛快地「哎……喲……哎……呀……哎……唷……喔……呀……」有氣無力的呻吟著,她滿臉舒暢得春風得意,真是爽死她了。

不久,林明堂見吳姐已漸漸地恢復精神,此刻該是他反擊的時候,於是他慢慢的抽動大雞巴,去抽插著吳姐小穴,緩慢有力的用大龜頭去頂著吳姐穴心,並且伏下頭去,用嘴去舐吻著吳姐那對粉乳。

剛恢復精神的吳姐,又被林明堂的大龜頭,頂得酸麻起來,週身神經又隨著大龜頭的頂撞,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顫抖。她的雙乳也被舐吻得舒暢地飽滿起來堅挺著,乳頭也圓圓的挺立著。

這時的吳姐已被林明堂玩得漸漸騷癢起來,週身又開始顫抖,全身又微微的扭動著,小穴也慢慢的流出了淫水,人也跟著舒服得呻吟起來︰

「哎……喲……哥呀……我的……好哥哥……親哥哥……哎……唷……大雞巴哥哥……你……又把妹妹……玩起來了……哎……喲……人家那裡……又癢起來……哎……又把妹妹……頂得……酸死了……哦……舐得……趐死了……」

「哎……呀……大雞巴……哥哥……人家……癢了……哎……唷……好癢哦……快……快……快大力插吧……哎……唷……插死妹妹吧……哎……唷……喂……呀……快……快用力……頂妹妹的……穴心吧……喔……喔……妹妹……受不了……難過死了……快呀……快嘛……哎……唷……」

林明堂見吳姐淫態畢露,知道她又騷癢難忍了,於是他用力的抽插起小穴,猛力的去頂撞吳姐穴心。

正在騷癢的吳姐,被林明堂大力抽插,舒爽得淫叫連連︰

「哎……唷……大雞巴哥哥……對了……對了……就這樣……就是這樣……哎……喲……插死……妹妹了……呷……哼……妹妹爽死了……哼……哼……妹妹……愛死……大雞巴……哥哥……哎……喂……爽……爽死了……哦……」

「喔……呀……我的……爺爺……哎……喲……妹妹……好快活……哎……呀……哥呀……親哥哥……妹妹……服了你……哎……唷……喂……呀……大雞巴哥哥……你可以……應付女人了……你會成功的……喔……喂……連妹妹……都服了你……」

林明堂被吳姐的淫態,及那嬌聲的淫言淫語,把他激得熱饒騰騰,此時又被吳姐的讚美,激起了他男人的英雄氣概,一股幹勁由體內暴發而出,使他的大雞己暴漲到了極點,人也自然的隨著那股突發的幹勁,更加猛力的抽插著。

正在舒爽的吳姐,此時又感到小穴中的大雞巴,突然間又漲大又堅挺又發熱把她的小穴漲得滿滿的好充實又好暖和,尤其是那漲得又大又熱的大龜頭,把她的穴心頂得好酸,燙得好趐,真是爽快到極點,簡直是爽死人了,使她忍不住的高聲淫叫起來︰

「哎……唷……喂……親哥……我的……大雞巴……爺爺……哎……唷……你的……大雞巴……喔……喔……好大……好燙……哎……唷……喂……呀……妹妹被……大雞巴哥哥……漲死了……燙死了……哎……哎……喂……呀……」

「嗯……哼……美……人家……要美死了……哎……唷……好哥哥……情哥哥……哎呀……人家……又快……受不了……快了……嗯……哼……妹妹……又要……死了……哥呀……哎……唷……喂……呀……大雞巴哥哥……陪妹妹……一起死吧……哎……呀……妹妹……真的……快不行了……快要死了……喔……喂……大雞巴……爺爺……你也……丟了吧……」

此時的林明堂也正在緊要關頭之時,只是為了等吳姐一起出精!強忍陽精不使它出來,現在知道吳姐已快出精,把一股深埋心中的慾火整個爆發出來,一鼓作氣的猛力地去抽插,插得他舒服得忍不住的喊了起來。

「喔……呀……我的……好妹妹……哥哥……我……也……美死了……哥哥也……快了……快不行了……妹妹……等等我……哎呀……跟我一起死吧……哥哥……快了……快出來了……妹妹……等等我……哥哥……要死在……妹妹的小穴裡……哦……」

吳姐被林明堂那最後一股衝刺,插得三魂七魄在空中飄蕩,整個人舒爽得像是沒有魂似的,雙手緊緊的抓住枕頭、全身大力的扭動,小腿在半空中猛踢著,嬌口中淫言淫語的喊叫著︰

「哎……呀……受不了……哎……唷……插死……妹妹了……爽死……妹妹了……哎……唷……喂……呀……美死了……大雞巴……哥哥……妹妹……要死給你……親爺爺……好丈夫……哎……唷……喂……呀……妹妹……真的……不能……等了……哥哥呀……哎……呀……妹妹……喔……喔……死了……哎……喲……丟了……哦……丟死……人了……」

吳姐的一股陰精噴著林明堂的大龜頭,也把林明堂噴得忍不住的精關大開,跟著噴出了一陣又一陣的陽精,猛力的衝擊在吳姐穴心,把吳姐擊得一陣又一陣的顫抖,這一次她是真的爽得昏了過去,林明堂也洩得暈頭轉向的,緊緊抱著吳姐的粉軀,兩人就這樣緊緊擁抱著睡著了。

兩人昏昏沉沉的睡到了女傭人叫他們起來吃晚餐,才甦醒過來。

林明堂醒來之時抱著美麗的吳姐,在她那雪白柔嫩美妙的粉軀,又吻又摸了起來。

吳姐愛憐地撫著林明堂臉頰說道︰「你真聰明,學得很快,能把我插得連洩二次,已算是難能可貴,所以只要是春心寂寞的女人,你是可以應付得了。最後一關你已通過了,明天起你可以開始上班了。」

林明堂聽說他已過了關,歡欣的說道︰「吳姐,如果我上班了,真的可以月入數萬元嗎?」

吳姐很自負的對明堂說道︰「那是最保守的估計,我是專門走高級路線,要富有高貴的女人才接生意,而且價錢高,依你的條件,我可以保證每次至少壹萬元,我抽佣金一半,你每次可得酬勞伍仟元,一個月最少可作十次,那你一個月不是可得五萬元嗎?如果你能使對方滿意,使對方欣賞你,她們所賞的小費比酬勞還要高,那時你每月的酬勞不只是月入數萬元了。」

林明堂聽了可以賺大錢滿心歡喜,但又想到要與一些老的、醜的女人作愛、不由得面有難色的對吳姐說道︰

「吳姐,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我出來作男導遊,是想玩弄女人,所以我寧願少賺一點錢,如果女顧客老的、醜的,我不要接待可以嗎?」

吳姐聽了笑著說道︰「嘻!嘻!你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女人給你插穴,又給你錢,你還要去選擇年青漂亮的女人。好吧!依你的條件,我會幫你選好的女人,讓你稱心如意的去玩弄,不過你要隨時免費的為我服務,可以嗎?」

「謝謝你!吳姐,如果你需要的話,我一定會免費又賣力的為你服務,讓你滿意為止。」

「好了!快起來沖洗準備吃晚飯。對了,吃過晚飯,我拿一具呼叫器給你,以便隨時與你連絡。」

林明堂為了吳麗珍的愛情打擊,恨透所有女性,從此搖身一變,成了一位亳無感情、專門玩弄女人的男導遊。

※※※※※

某一天,林明堂在家中看書之時,突然他的呼叫器,「嗶!嗶!嗶!」的響了起來。林明堂知道是吳姐在呼叫他,他馬上撥了電話去給吳姐。

「喂!是吳姐嗎?你好,我是林明堂,找我有什麼事嗎?」

此時電話中傳來了吳姐的嬌聲道︰「明堂!現在有一位貴夫人,想要你陪她一晚,記得晚上八點之時,你到XX大飯店六○三房間,找吳太太,說我叫你去的。你要陪她到天亮才能走,錢我會向吳太太收,知道嗎?」

「哦!好的,我記得了,一切會照吳姐的指示去做,你放心好了。」

「明堂,好好的認真去做,如果能使這位吳太太滿意的話,她所賞的小費不少,以後她寂寞之時,也會再找我物色男人,這樣對你對我都有好處,所以你要耐心的去為吳太太服務,不要讓我失去信用。」

「吳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盡力的去為吳太太服務,包管她會稱心如意的。」

「那我就放心了,沒事了,記得晚上八點,再見了!」

「吳姐!再見!」

林明堂掛斷了電話,一看時間是下午二點,他準備好好的睡個覺,養精蓄銳地充沛體力,以備今晚八點他頭一次陪女顧客。

林明堂睡到了下午六時,被鬧鐘叫醒過來,他起身的洗個澡,洗完澡後穿起西裝打扮妥當後,到附近自助餐吃個晚餐,才準備去赴約。

林明堂在晚上八點之時,已準時的出現一尺大飯店六○三房間門口,他按著門鈴,不久,房內傳來一聲悅耳的女人聲音道︰「是誰呀!」

「吳太太嗎?我姓林,是吳姐叫我來找你的。」

吳太太聽到是她所等待的男人來到,很快的打開房門,讓林明堂進入她的高級套房。

林明堂進入這間高級套房坐下了沙發上,才正式的見到他的女顧客吳太太。她雖然是個年紀將近四十歲的中年婦人,但她富有、美容保養有術,加之肌膚長得雪白滑嫩山從她外表看去,倒像個三十歲左右的年紀,讓人看了像是風韻猶存的高貴夫人。

林明堂見到他的女主顧,還算勉強通過他的理想,可以玩玩她,才放心的對吳太太說道︰「吳太太,你好,我是吳姐叫我來的,如有不懂的地力,請你多多指教。」

吳太太笑嘻嘻的對林明堂說道︰「嘻!嘻!幹嘛那麼客氣,來到這裡就是要無拘無束的好好狂歡作樂,你這麼客氣,反加沒有氣氛。對了,我聽吳姐說,你是頭一次下海的?」

林明堂不好意思的答道︰「是的,所以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懂,才要吳太太指教。」

「我是個享受主義的女人,尤其是對於作愛,更是要盡情的享受,所以祗要你的大雞巴夠大,能把我插得舒舒服服的就可以,其他的額外服務對我來說並不重要。首先我想看看你雞巴夠不夠大,合不合我意,免得待一會插起來,不合我意,弄得雙方不歡而散,增加我的騷癢難過。現在請你把雞巴拿出來,讓我看一看可以嗎?」

林明堂一聽吳太太一見面,就要他拿出雞巴來給她看,一時不好意思的滿臉通紅的坐立不安,不敢面對吳太太拿出他的雞來。

吳太太是經驗豐富的女人,看到林明堂此時為難的表情,知道他是第一次下海做這種事,不敢面對她拿出雞巴,只好她主動的伸出玉手,去為他拉下褲襠拉鏈,伸手進去拉出他的雞巴在褲外。

她一眼望去,覺得他的雞巴是軟軟的,竟是這麼的長大,如果堅硬起來時,的確居一條好長好大的雞巴。

林明堂見吳太太主動的拉出他的雞巴觀看,他不安的問著吳太太說道︰「吳太太,你認為我的雞巴,是不是合你的意?」

吳太太並沒有回答林明堂的問話,只是雙眼色迷迷地看著他的雞巴出神。忽然之間,她情不自禁的握住了雞巴,緩緩地玩弄起來。誰知那條本來是軟綿綿的雞巴,經她的滑嫩玉手撫摸之後,竟是一挺一挺慢慢的堅硬起來。漸漸地,那條雞巴堅硬得如一根鐵棍般。

她愛憐地緊緊握住大雞巴,淫笑地望著林明堂。經過片刻後,她嬌聲嬌氣的說︰「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你長得斯斯文文的,真沒有想到你這條雞巴生得如此粗長,而且龜頭又大,很合我的意。」

吳太太說時玉手不停愛憐的在上上下下撫摸著林明堂的大雞巴,把他的大雞巴撫摸得更加的漲大,且更加的堅硬起來。

林明堂聽到吳太太讚美他的大雞巴,得意的微笑問她道︰「吳太太,你對我這條大雞巴感興趣嗎?」

「嗯……哼……」

吳太太一個順勢竟倒下在他的懷裡,林明堂也順勢一手抱住她的紛軀,一手摸上她的胸前,用掌心按住她的乳峰,就在這種情況下,確實使她春心蕩漾,由於她見到林明堂那根長得如此雄偉的雞巴時,更使她激起了慾火燃燒,於是她在此情形之下,淫聲浪氣的對林明堂懇求地說︰

「哦……林先生……你能現在讓我嘗嘗你的雞巴嗎?」

「吳太太,只要你喜歡,我隨時樂意去接受你的要求。」

接著林明堂把她抱起來,改躺在床上,雙雙自動地將衣服脫得一絲不掛時,此刻站在床沿邊的林明望見到赤身裸體躺在床上的吳太太,再也不能忍耐了,立即爬上床上壓住在她的玉體上。

又經過一番擁抱親吻之後,繼而林明堂跪在她的兩腿之間時,他目不轉睛地從吳太太頭部一直看到腳的底下。林明堂感到她是四十左右的年紀,還有這般姿色,實在難得。長在頭上的秀髮,是捲曲而鳥溜溜的發亮,生在蘋果臉上,一隻窺人半帶羞的柳眼,兩道眉毛是鸞彎的,確實夠迷人,鼻端兒又是那麼的高聳,醉人的櫻桃小嘴,此時是露出了淡紅色,是那麼誘人,嘴角邊常掛上二個頗深的酒渦,確是惹人可愛,加上一口似如貝亮般整齊面雪白的牙齒,更惹人有一親香吻之快感。

尤其是吳太太胸前一對粉乳,雖然她是仰躺著,乳峰是凸起而高聳,沒有下垂之勢,一對乳頭是紅紅的,峰肉不但沒有鬆弛且有彈性,四肢是修長健美,肌膚是雪白且柔嫩,全身沒有一點疤痕之處,細細的柳腰,確是一位美妙的高貴夫人。

當林明堂雙眼移到她的下部時,確也使他看得有些呆了,因他目賭到生在陰唇上的陰毛,不但是烏油油的又多,而且長得特別的長,垂下來時差不多把陰唇全部蓋住。

林明堂的確從來沒有見過長得這般秀麗的陰毛,吳太太的兩片陰唇也是紅紅的,又滑又嫩,在緊緊的含著,看不見一絲縫孔,更看不見桃源花洞內之嫩肉,兩腿之間的陰肉更是嫩滑雪白可愛。

林明堂目不轉睛地對著她的陰部,呆呆地望著入神時,被吳太太見他如此之情態,她嬌聲滴滴的微笑著說︰「林先生,你在想什麼,想得如此入神?」

林明堂聽到吳太太如此一問,好像如夢初醒般,才抬起頭來雙眼瞧她,經過片刻才對她說︰「沒有、沒有,我沒有想什麼?」

「你是不是覺得我的小穴長得不好?」

「哦!不,很美,很美,你的小穴,真的是得美極了。」

「那你會不會感覺到,我的陰毛長得這麼粗長又多、覺得很難看嗎?」

「不!像你這樣的陰毛是少有的,興眾不同。」

「你喜歡這樣的陰毛嗎?」

「我對這樣長且多的陰毛不但喜歡,面且我覺得插起小穴來,會更加刺激,更加舒服……」

「那你看我的陰部怎樣?」

這時林明堂也情不自禁地,伸手下去,接著她的陰肉,撫著她的陰唇,他微微笑的說︰「吳太太,你的陰部確實生得夠雪白,尤其是你的兩片陰唇,生得又滑又嫩而漲的陰唇。」

「是嗎?林先生!」

「是的,我的吳太太。」

林明堂邊說邊不停地撫摸著她的陰唇時,吳太太也被他撫摸得而感到桃源洞內有點騷騷癢癢的,吳太太瞇著雙眼,笑淫淫地說︰「林先生,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去嘛!」

「這麼心急做什麼呢!」

其實在這個時候的他,也迫不待急的想將他自己的雞巴插進她的桃源洞去,但是他強忍心中的慾火,故意裝著若無其事的問她。

吳太太卻淫態深款的對他說道︰「林先生呀!因為我感到小穴裡面有點騷癢的。」

「是嗎?」

「是的,我的林先生,快點插進去吧!」

「是呀!我的吳太太,我何嘗不是和你一樣,想要去插你的小穴,但心不要過急,應該慢慢來,尤其是我們第一次性交,更要慢慢的,才能享受人生真正的性交滋味和樂趣,你說是嗎?」

「哎……喲……林先生,我知道,不要再說啦,請你快將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中,我小穴裡癢得很難過,癢得淫水不斷的流出來了。」

林明堂見她此刻確是再也不能忍耐了,於是他提起堅硬如鐵棒般的大雞巴,對著她的桃源花洞時,大龜頭在陰唇上輕輕地揉擦了數下,他再緩緩地向桃源花洞入口處一頂,好容易就將他的大龜頭滑了進去。

吳太太感到大龜頭插進小穴中,把她小穴擴張的漲滿起來,一時暢快的淫笑地說︰「哦!好哥哥,你的龜頭確實夠大了。」

林明堂將整根大雞插入小穴中,才緩緩地抽送起來,起先他是慢慢抽插,一下一下來回的在抽插著,大約抽插了十多二十下時,忽然聽到吳太太在淫聲浪氣的說︰

「唉……喲……我的親愛呀……癢得我受不了了啦……快點……用力插下去嘛……這樣慢慢的……一下一下的……什麼意思嘛……快呀……快大力插吧……止止我的癢吧……喔……喔……」

「是的,我的好妹妹!你不要心急,性交要由慢而快,由輕而重,由淺而深一步一步的才有性交的真正滋味呀!」

「哎……呀……廢話少說,快用力插吧!我裡面好癢哦……」

「你不要心急,慢慢我會止到你的癢處。」

她倆在說時,他的雞巴不停地在抽插著,但她也因為桃源花洞深處騷癢到難於忍受,於是也不停地在搖挺著屁股。

「哎……唷……我……你用一點勁,我……裡面好癢呀……」

此時林明堂己由輕插漸漸地變成用力的抽插起來。大力插得不久,又聽吳太太喊叫︰「喔……親愛的哥呀!你的大雞巴,你的大龜頭頂得我……」

「這樣舒服嗎?」

「哎……唷……頂得我……我好舒服……好爽快呀!……」

林明堂那根堅硬又長又大的雞巴,毫無客氣地在她桃源花洞內,勇往邁進,不停地大力抽插,使她美妙小穴動彈不己,也許她感到舒服,又流出許多淫水。

「哎……呀……我的哥呀!……美死我了!親愛的,你真會抽,插得……人家……好舒服呀!……」

吳太太的淫叫聲,使他更加性起的用力抽插,每次大龜頭都猛力的頂撞著她的穴心,此時又聽到她在嬌聲滴滴的淫叫道︰

「哎……呀……我親愛的情郎呀!我舒服透頂了,你的大雞巴真夠勁,插得我又爽又痛快,你真會插,插得我心花都開了!」

吳太太的淫叫聲,又大膽又淫蕩,把林明堂刺激得對她說道︰「親愛的妹妹呀!我也舒服極了!我真想不到,你的小穴竟是如此又滑又嫩又緊夾,真是一個上好的小穴。」

「是嗎?親愛的情哥哥!」

「是的,我的好妹妹!」

「哎……呀……我的情哥哥呀!你多用點勁插嘛!」

他倆翻來覆去,不知頂了多久,他下插她上挺,連連動個不停。

此時吳太太的小穴內,是熱騰騰的,林明堂的大雞巴,抽插著她的小穴,受了她的小穴內的陰氣影響,他覺得他的雞巴更加的堅硬超來,他也感到舒暢。

吳太太的屁股在搖個不停,林明堂的雞巴也不斷的用勁抽插著,一上一下,她接她迎,「吱噗!吱噗!」一陣陣的由小穴中傳出來的淫水聲,衝向了這個套房之中,整個氣氛也完全被這個熱烈的淫蕩動作所迷漫著。

他倆由於巫雨不停,他為了要給她滿足的慾望,為了要給她從未有過的性交滋昧,為了要給她得到極度的舒服和愉快,他即拿出了看家的本領,大雞巴在她的小穴中,用勁的一抽一插,把她插得香汗直流。

忽然,她那雙玉手緊緊地抱著他,而她的上下玉齒,也咬得咯咯的響,就在此刻,林明堂覺得她的小穴中熱流直向上噴,噴得他感到全身肉麻,她的屁股也加累的搖動著,片刻,又聽到她在淫聲浪氣的喊道︰

「哎……呀……爽死我了!親愛的情哥呀!快點動,加緊的動,快點插吧!哎……唷……快點用勁插……插下去……快用勁再插……插進點!喔……舒服極了……你真會插……我的穴心都被你插開了……」

洩出了陰精的吳太太,似乎還未過足癮,還是挺動著屁股,去迎接林明堂的抽插,過了一會兒,她又騷癢起來,又在淫聲浪氣的喊叫著︰

「哎……唷……我的多情郎!動、動、動呀!快!快點動呀!哎……呀……我心愛的情哥!快……快……快用力插……插下去!哎……喲……痛死我啦!哎唷!我的哥!我的郎呀!你的雞巴!你的龜頭!插……插得我爽極了……美……美死我了!」

「喔!我的心肝妹妹呀!你覺得怎樣?」

「哦!我的情哥呀!不我的心肝肉團!人家又要出來啦!你的大龜頭,插得我真好!真……真開心!」

「是嗎?我親愛的好妹妹!」

「是的,我最愛的!我最親的情郎呀!對了!你的大龜頭插到我的穴心裡去了,插到我最要命的地方,我的心也要給你插碎了!插得我的心也離了!哎……喲……我的郎呀!人家又要出來啦……」

吳太太真是四十如狼似的,已洩了二次的陰精,還有餘力去迎戰著林明堂的抽插,好像是越插越過癮似的,此刻又聽到她高聲的在淫叫著︰

「哎……喲……我的郎!你快用勁的插,插進一點去!哎唷……快多插幾下呀!爽死我了!我的好情哥呀!我真舒服!我真痛快極了!哎……呀……快點用勁插吧!……」

「哎……喂……我的情郎!你插吧!用勁把我插死吧!我也不恨你!」

她說完之後,咬緊牙根,順著他那長而堅硬,大雞巴的抽插姿姿,搖擺著她的屁股迎合著,這樣插了十多分。

她已媚眼如絲,嬌喘連連,散亂的秀髮披散在粉頰,林明堂看她這種模樣就知道她又快再度的高潮,於是他問道︰「我的親愛妹妹!現在你覺得怎樣?」

「哎……唷……親哥哥……你……你就別問……快插……插快點……我樂死了……全身都發麻……真是癢死人……喔……」

林明堂見他如此吶喊,為了要止她的癢處,於是將大龜頭在她的穴心內,向左邊一頂,向右邊一插,如此反覆幹了十多次。

他把吳太太插得突然發出那聽了讓人毛骨悚然淒厲的叫聲︰

「喔……喂……達令……你……你真好本事……讓我今生第一次……嘗到這美妙的滋味……寶貝哥哥……我真服了你……我又要來了……快……不行了……哎……哎……唷……我洩了……丟了……」

只見她拚命的叫喊,也拚命的挺著,但是慢慢地,她已無力了,她已癱瘓,媚眼無神的望著他,口吐著白沫。隨後她嬌軀微微顫抖,一股熱呼呼的陰精洩了出來,緊接著她昏了過去。

林明堂也被那股熱滾滾的陰精噴得身心暢快得忍不住背脊一涼,精關一鬆,也隨著噴出了陽精,他的人也跟著勞累得抱著吳太太昏沉沉的睡了下去。

隔天早上,吳太太被林明堂插得心神愉快、春風滿面,愛憐地再與他溫存一番,才賞兩萬元給林明堂,並與他約定下次見面日期,兩人才分手離開了飯店。

※※※※※

某一天,上午之時,林明堂的呼叫器「嗶!嗶!」的響了起來。

他馬上撥了電話去給吳姐。

「吳姐!你好!我是明堂,有事嗎?」

「是明堂嗎?有一位少奶奶想要你陪她,記得下午二點,在桃園XX大飯店三○二號房間,錢我會跟她算,你只要用心的去服侍她,知道嗎?」

「知道了,吳姐,我會準時赴約,你放心好了,再見!」

下午二點之時,林明堂已準時的站在三○二號房間門口,他按了門鈴。

不久,房內傳來一陣嬌滴滴的女人聲道︰「是誰呀!誰在按門鈴!」

「哦!小姐!我姓林,是吳姐叫我來找你的。」

房門開了一條縫,於是林明堂推開了房門,走進了房間,把門關好,才走到沙發上坐下去。

此時這位少婦坐在床上,見到進了房間的林明堂,人長得斯文,面且體格又棒,很滿意的微微笑道︰「林先生!很不好意思,讓你老遠的從台北跑來桃園來陪我。」

「哦!不心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你也許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會從台北跑到桃園來。」

林明堂說完之時,仔細打量這位少婦,不由得驚奇起來,因為這位少婦,無論容貌及身材,都比吳姐較好,又此吳姐年輕,像這樣年青美麗高貴的少婦人,也會出來打野食,真是意料之外。

這位少婦,好像是性飢餓似的對林明堂說道︰「林先生!我的時間很寶貴,我們就廢話少說了,你先來陪我洗澡吧!」

林明堂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只好脫掉了衣服,進去了浴室。

此時少婦人已脫得赤裸裸的,讓林明堂看了心底不由得讚美著,她不愧是富貴人家,全身保養得柔嫩光滑,沒有半點縐紋,而且身材曲線健美,玉腿修長,週身雪白微微泛紅。尤其是她那對玉乳似橘子似圓圓的飽飽地,像是沒有生過小孩,她的兩粒小豆般的乳頭,紅紅圓圓的印在粉乳花蕾之上,真是好看極了。

她小腹之下的陰毛,雖然長得不多,也不算少,整整齊齊的呈三角形狀,在她兩腹之間,由於陰毛較少,很明顯地呈現出一條紅通通的陰溝,讓人看了非常的舒服,也覺得很可愛。

林明堂真想不通,像這麼美的少婦人,還要花錢找男人插她的小穴。

他看了少婦人那身健美的嬌軀,不由得有點衝動,慾火也開始在燃燒,但他記得吳姐的話,是他要去滿足對力,所以他馬上消除心中慾念,將他那股衝動的勁道及那把燃燒的慾火,拋出九宵雲外。

林明堂進去浴室後,少婦人已迫不急待的,緊緊的抱住林明堂,熱情地對著他的嘴親吻起來,一隻玉手己伸到他的胯下,握起了他那根半軟半的大雞巴,不停地捏著、套動著。

林明堂見到美艷少婦如此熱情淫蕩,也引起了他的慾火,與她緊緊抱著親吻起來。

少婦人大概是急欲解決她那久曠的性慾,她把林明堂那根大雞巴,套動得憤怒挺立起來,馬上用大龜頭,在她自己的小穴上陰核磨轉起夾,磨得津津有味,她忍不住的哼了起來︰

「嗯……哼……麻……麻死了……哎……哎唷……美……美死了……喔……喂……哥呀……你的……大龜頭……好大……磨得……妹妹……嗯……哼……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