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妻要用心騎

成人文學
2013/ 10/ 20
朋友之妻不可戲。可是我呢?卻接二連三地玩了我好朋友、好同學的老婆。不知道是為什麼是她們的先生無法滿足她們的性需要,還是故意的引誘我,換換口味,嘗嘗新鮮的呢?更或者偷情別有一番滋味,要不她們還有其他的理由,我就不得而知了。

話說,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因為公務必須到旗山出差走一趙,須得留宿旗山兩三天的光景。

心想,如此的浪費旅社費用,不如買點禮物,到多年不曾碰面的老朋友家中盤桓幾日,待公務事了,再行回程,這樣不但可以省下旅費的開支,又可以和多年不見的朋友歡聚幾日,把酒言歡,這樣不是很好嗎?

那天下午,約莫四時卅分左右便到了旗山,因為老友家中並未裝有電話,只能按址尋找,所以一路尋來到達老友家中時已是傍晚時分,也正是晚餐的時問。

俗話說,擇日不如撞日,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多年未見,老友是親切熱誠的招待,惟恐怠慢了我,在席間頻頻不斷的勸酒,所幸,我不才,酒量比別人可以多喝兩杯,

唯一遺憾的是,老友的酒力並不好,幾杯下肚,已渾然忘我,更遑論其他了,於是友妻在半扶半架的情形下,三人便回到家中。安頓好老友之後,友妻便對我道︰

「該去洗澡了,我給你去放洗澡水。」

望著友妻那剛健的身材,心想︰「老友真是好福氣,居然娶了這麼一位年輕漂亮的女孩當太太。」人家的老婆我能怎樣,又能夠怎樣呢?是不是?

由於是鄉下小地方,浴室的設備,並不是很完善的,既然借宿於此,就將就湊合著用它幾天吧。

可是問題就偏偏出在這裡,因為我洗澡的時侯,喜歡引哼高歌,也許是我的歌聲太美了,太有磁性了,竟把友妻引來,對我全身窺視一番,嘿嘿,不巧,卻被我一眼發覺,乃就對友妻說︰

「要看就進來,乾脆一點,進來看比較清楚。」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誰知友妻,竟真的推開門走了進來,差點沒把我給嚇壞。只見她一進門,反手鎖門,不言不語的脫去自己的衣裳,兩眼直勾勾的望著我跨下的寶貝,

她那種既興奮、又緊張的表情,讓我看的真想笑出來。她好似替自己丈夫洗澡似的,不做作、不扭怩,從頭到腳為我梳洗的乾乾淨淨。

她有著高聳的雙乳、潔白而細嫩的皮膚,小腹平坦,臀部向後微微翹起,神秘的三角洲,是多毛緊密而又發亮,那若隱若現的生命之洞,看的我跨下的寶貝,不禁怦怦的跳動。

一見友妻如此大膽的作風,我也不好再假裝下去,一手撥弄著她的乳房、一手則遊走全身上下各重要部分,最後還是來到神秘的泉源一穴。

哈!穴裡穴外,早就氾濫成災,這股水可以淹死不少善良男子。經過雙手的遊走探索,我深深地感覺出她是多麼的飢渴,多麼需要一個健壯似我的男人給她滿足,給她安慰。

她一邊扭動充滿熱力的軀體,乳房拚命的磨擦著我的手臂,一邊用手握住我胯下的寶貝大雞巴。她真是可人兒,不但全身上下配合著我的愛撫、扣弄,

更不時送上香吻以示激勵。過不久,我的命根子在她纖纖小手的微微套弄下,已是越脹越大、越來越硬。她呢,則是面泛春桃、嬌聲連連,口中不時「哼、啊、哦、唔」的低呤,身體越來越靠近,也愈貼愈緊,我幾乎無法抗拒她那散發出來的熟力。

我知道我該上了,便把她輕輕放仰在地上,張開雙腿,用手扶著自己的大雞巴,在她陰蒂的上下,來回不停搓揉著、磨著,磨得她有如乩童般的亂抖,臀部和小穴一直想啃掉我大雞巴的樣子,好浪、好騷。

突然間,我出其不意地一挺腰、一送力,大雞巴便進了三分之二,我充實了她的穴,也充實了她那空虛已久的生命禁地,只聽她狂叫︰ 「好雞巴--用力的插---好好的使勁----我裡面好癢----用力吧----大雞巴哥哥----」「哦----哼- ---我好舒服----快-----哦----大力的幹----哦----哦---」

這一聲又一聲的呼喚、浪叫,猶如愛的鼓勵,我當然毫不保留的,開始拿出我的絕活,慢慢的抽送,采秘術鯨吞九吸之法,把雞巴一點一點的移出,用丹田之力,使龜頭猛吸子宮壁,不停地在洞裡上下振動,然後吐氣開聲,扭腰旋轉雞巴整個齊根直頂穴心。此一絕活,幹得她直叫美、直叫好,「大雞巴親哥哥」、「好愛人」、「好漢子」,

什麼字眼都出來了。 「哼---哼----你比他強太多了----你真行---哼---哼----」「大雞巴哥哥-----哼--- -幹死小穴吧-----小穴好舒服-----哼---」「好小穴美嗎?我會幹死你!我會讓你升天的。」

我一下又一下重重的幹、死命的插。由於雞巴受到穴內淫水的潤滑,使我的雞巴感到特別的舒暢,也越插越有勁,我不住地叫著︰ 「浪穴----痛快嗎----爽嗎--- -要不要再大力一點?」

她以行動表示了她的回應和感受,雙手狠狠地抱住了我的屁股,臀部不斷往上挺,不停的蠕動,更慘的是,還用嘴吹著我肩膀、手臂。於是我把動作加快加重,並不斷的親吻她的嘴,她的乳房,以增加她的快感和刺激。

「親哥哥---好哥哥---快--哦--快--哦--我要洩了----」

「哼---大雞巴用力-----快-----哦-----我要爽死了----哦----哦----」

突然間,我背上感到一股涼意,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舒泰。

「哦---哦----樂死我了---啊---好舒服----好爽----唔----」

我和她雙雙同時洩了身子,達到人生的高潮。

之後,友妻見我滿身大汗,便站了起來,給我獻上了一個深深的長吻,才又為我梳洗一番。此時此刻,此情此景,真是無聲勝有聲,我們相互的評鑒著對方,欣賞對方,

似乎都感到相當滿意。友妻領著我走出浴室,到了她為我所準備的房間,開始第二回合的交戰。由於體內酒精作祟的緣故,所以我的雞巴便很快的勃起,

一副雄赳赳氣昂昂,傲然不可一世。友妻見我的雞巴又再次且又很快的硬起來,臉上不禁流露出垂涎欲滴,想要好好保留這根大雞巴。我的雙手毫不客氣的摸著她雙乳,

友妻也品嚐著我的大雞巴,嘴巴不停的吸吮,舌頭輕舔我的馬眼、玩著我的蛋蛋,在她嘴巴的吸弄,夾攻之下,大雞巴感到實在是舒暢,我實在忍不住的叫︰「好嘴巴---哦----哦----你真會吸----好美----哦----」

她一聽到我這為舒服而不自覺的叫,更加賣弄她的嘴上功夫。 「呼滋----呼滋----呼滋----」

過了幾分鐘,我一見友妻的陰戶早已是濕淋淋的,有如潮水般的氾濫,

兩片陰唇一張一合,好似想把我這根雞巴吃掉,在這種情形之下,我怎能放著我的雞巴不用,讓它閒著?於是我叫她轉個身,背對著我,看著自己這根發紅的大雞巴,

也讓它好好的去直搗黃龍,讓她的穴在我的面前投降,幹、插,我一定要好好的弄死她!不由分說,大雞巴直刺刺狠狠的插入她的陰戶,雙手並抓住她的乳房,

我更叫友妻的屁股,前後移動,增加她陰戶的磨擦。大雞巴頭的陵溝,因為友妻穴內的淫水太多,一進一出的順便帶了不少淫水出來,使得我和她的大腿上沾滿了淫水,也因為如此,更增加了不少的情趣。

「劈拍----劈拍-----劈拍----」 「哼----哼---哼---」混合一種交響樂,肉與肉的撞擊聲,雞巴和穴的抽插聲,更有淫蕩的呻吟聲,這種偷情的樂趣和心情,是我生平首次體驗的,實在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哼---哼---親哥哥----好雞巴----哼---你真行----哼-----哼----」「快幹死小穴- ----哼-----好爽----好來----哼---」友妻這般大聲的浪叫,我還真怕吵酲老朋友,怕友妻這一聲聲的浪叫,

把我們多年的友誼因此結束,可是一見友妻如此的浪蕩,好似她的小穴從來不曾餵飽,不管三七廿一,這會兒也顧不了那麼多,為了讓友妻能飽食一頓,我更加賣勁的幹,拚死的狠命的幹。

就這樣的抽插,約莫過了半小時,我也有點累了,提議友妻換個姿勢來玩,我仰臥在床上,友妻在上面,我知道這種姿勢最容易讓女人到達高潮,容易讓女人感到滿足,

我也可以順便休息一下。友妻一隻手握住濕淋淋的大雞巴,一手則撥開她的陰唇,兩個東西對準好了之後,兩腳微張,屁股一坐,

一下子就全都把我的雞巴塞進了穴裡,她發出了「噓」的滿足聲,她坐在我身上很有節奏的上下左右旋轉套弄著。

過不久她把身體略微前彎︰

「摸--哼---用我的奶子---嗯--哦--哦---唔---唔--哦----」

我可以感覺出她的舒暢、她的快感,在下面我不僅可以看到她那近於發狂而又享受的表情,偶爾我的臀部也往上挺一下,

迎合她的旋轉、她的套弄,淫水流不停,汗水更是下不停。

「哼-----哼----嗯----嗯---哦--哦--」「大雞巴用力的動---用力的挺---嗯---嗯- --」

看著她眼睛半瞇,一副好爽好舒服的表情,突然間友妻的身體整個趴下,緊緊的抱住我的身體,乳房急速的磨擦我的胸博,臀部輕轉套弄的速度亦隨之加快,

我知道她快高潮了,到了樂死舒服的巔峰,我的大雞巴也配合的快速抽送,雙手用力緊抱住她的屁股。

「哦---哦---哦----快----哦----」「啊----啊----我好爽----啊---我好舒服----啊----」

友妻在洩了之後,可是我怎麼辦?我的大雞巴還是硬梆梆的,更因為她陰精的剌激,大雞巴有如一柱擎天的屹立。

友妻一見,說︰

「我的穴也夠了,為了滿足你,我用吸的好不好?」她拿出一條毛巾,把我的雞巴、陰毛、蛋蛋整個擦拭乾淨,低下頭湊上嘴,再度的展開她的舌功。

「哦---的小嘴真行----對就是這樣---多舔幾下---好---快!速度再快一點---好--快----」

一陣涼意刺激了我的後腦,一股舒服爽的感覺,立刻侵襲了全身,我用力的按住她的頭,雞巴快速的往上送,一股股又濃又多的陽精,毫不保留的全部射入她的嘴巴裡。

她更是絕透了,不但把我的精液全都吃了下去,更用舌頭舔乾淨大雞巴上所有的淫水,看她如此細心的侍候我,我報以一個長吻。

因為我們幹的時間太久了,足足用了近三個小時,所以在草草收拾完畢之後,便倒頭大睡。隔日醒來,我發現我的房間、我的衣物,己被整理的乾乾淨淨一塵不染。

此時,友妻推開門走了進來,我便詢問道︰「你先生呢?」「他早上七點卅分,就得出門去上班,下午差不多六、七點才回來。」「那昨天怎麼會那麼早在家?」

「昨天是因為拜拜,他請了三小時的假,所以才會在家。我去給你弄個早點,想吃什麼?」

「隨便弄一點,我什麼都吃。」

說完友妻便又出去,買了三個肉包子、兩個臥蛋一杯牛奶,於是我們一邊吃,一面聊。

「說真的,你的雞巴真不錯,嫁給他這麼久,從來就沒有滿足過。」

「難道我的朋友是性無能,不能人道,或者沒有正常時間的交媾?」

「誰知道他怎麼回事,每次二、三下就下來了,他這樣是存心戲弄我。」

「他有沒有去檢查檢查,是不是有問題?」

「管他的,過兩天再說吧!什麼時候離開旗山?能不能多待幾天?」

「就這幾天,辦完公事一定要回去報到,有機會我會常來。」

「那麼我這兩天是不是可以和你多親近,讓你的雞巴給我過癮幾天?」

「好,只要方便,什麼時候都可以。」

說著,說著,友妻慢慢地靠近我,送上了她的吻,是激情而又狂熱的,是飢渴而又無奈,一陣陣的肉香,一次又一次的挑逗。友妻似乎是等不及了,掀開棉被,

用手做成穴洞狀,一上一下的套弄,一會兒蛋蛋、一會兒雞巴,經她這麼一弄一搞,我的興趣也來了,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和陰戶,誰知裡面竟然是空的,沒穿也沒戴,

看來他是為有所為而為之,早就計劃準備等待著了。哈!這個厲害,這個娘們真浪真蕩!我也不再客氣,人家早等著我上,何必再假腥腥,是不是?更何況昨晚己肏過她的穴。

一把扯掉他的衣服,只見她的屄、她的奶子,早已濕透了,早已呈紅暈了,可是我的習慣還是要先扣弄,在全身遊走一番。我的雞巴有如汽球般的灌氣,越脹越大,直到飽和,她的穴裡淫水是愈來愈多,該是時候了。於是便將友妻抱到書桌上,大雞巴對著穴口,一聲「噗滋」輕輕鬆鬆的進去了,抬起她的雙腳,以便我的抽插,由於我是站立的,所以抽送的力量特別的大,一下一下狠狠插入。

「哼--哼--啊--好雞巴。你插的小穴好舒服哦」

「哦--用力的肏我---幹死我---插的我真舒服…」

「好騷穴,告訴我你很爽,你很舒服。」

「好哥哥--大雞巴插的我好舒服,大雞巴哥哥,你幹得我美死了--哼--我美死了--」

「爽的話就大聲的叫,舒服的話就快點動,我會肏死你、幹翻你!」

「啊----啊----大雞巴----對----用力的肏----插死小穴----啊----」

「大雞巴哥哥----大力的肏----哦----我快升天了----哦----」

「小浪穴----大聲叫----用力動----用力的夾----」

友妻的浪叫,更助長了我的淫興,不僅讓大雞巴次次到底,力量比平時更多用了一倍有餘,威猛有加,搞得友妻兩隻手死命抱住我的頭,雙腳更是用力整個勾住我的腰和臀部。

「好哥哥----啊----用力----快----大雞巴----快----用力----哦----」

「小浪穴----快動啊----用力的挺----快動----」

「啊----啊----好美----好舒服----啊----我爽死了----」

友妻的陰精一股一股直刺激著我的大雞巴,弄得我爽爽的。

「好騷穴,我要洩了,啊!」

「好哥哥----好雞巴----我從沒有這麼舒服,這麼爽過,你的功夫真好。」

「那客氣,為了讓你滿足,我也是使出渾身解數,你的屄穴真好!」

時間過的真快,我就這樣一邊處理公務,一面又和朋友之妻偷情的情況下,不知不覺中公假已滿,不得不離開旗山。

那晚,老朋友還千囑萬咐的要我有空一定再來旗山走走玩玩,友妻更是依依不捨,只是差點沒跟我私奔,我想︰「我會再來的,再來餵飽老朋友你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