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欲春夢

成人文學
2013/ 10/ 21
有激情時也胡亂寫些性幻想之類的故事聊以自慰。

在一次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突發事件裡,我被我一直暗暗崇拜著的老闆「騷擾」

了一下,我驚慌失措了!求助於無極的哥哥,妹妹們,感謝你們給了我各種各樣的建議,此後此事平息了,至少我當時是這麼以為的。

不久後,我被派出差,後來老闆也來到我的出差地,後來就發生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故事。

恰似一場少女的春夢!醒來時依稀記得,甜甜地回憶起夢中之事,不覺暗自綻放了甜蜜的花朵,我把這個夢記錄下來,奉獻給各位關心我的gg,mm。

算作飯後的甜點吧!不過各位莫要當真呦!

黛欲春夢黛欲都市的某個軟件公司裡,我正在埋頭忙於編製酒店管理程序的某個模塊。

抬頭看見經理穩步走進他的辦公室,我不禁心動。「怎麼每次都是這樣?」我暗暗批評自己。也難怪,總經理是個成熟、溫和、堅定的男人,是個事業有成、婚姻破裂的男人,是個像濮存昕那樣的、少婦殺手般的男人。從我來公司應聘,第一眼看見他時,內心就被強烈震撼過!以我女性敏感的心理,我感知我的幾個女同事都對重新獨身了的總經理懷有某種期待和好感!我們偶爾談論對象的選擇標準時,常常不約而同地把眼見為實的總經理列為榜樣,甚至還開開玩笑,讓某某去勾引經理,或是某某不下手,某某就要搶先了之類的話。雖說大家最後嘻嘻哈哈說過就完事了,但我知道,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個小秘密。

「哎呦,這段程序真討厭!怎麼總不對勁?算了算了,歇歇腦筋罷。」下午容易使人渾渾噩噩,我習慣性地上網打開某色情站點,瀏覽色情圖片。「哇賽!這個女優真正點!波竟然可以那樣大?我引以為自豪的豪乳竟然也輸與她!」說起豪乳,令我臉紅!想必由於我小時常幹農活,也不拘束乳房發育的緣由,現在的我竟然感到一對美乳是深重的負擔,真是很重、很壯,給我的行動帶來不便,尤其夏日炎炎之時,乳溝、乳根的汗弄得我實在不舒服!「唉!現在的女人好難做!明知巨乳給自己造成實實在在的困難,可是男人們都喜歡巨乳呀,所以我們美妹們竟然反以豪乳為驕傲!唉!其實都是為男人長的。」

電腦屏幕上的女優正被緊緊綁縛著,前後肉洞都被插進粗大的塑膠陽具,兩個乳頭上被夾了鐵夾,痛苦的表情表明sm遊戲恐怕也不是容易玩的。我感到臉紅心跳,下面有濕熱之感。「我的身材也不比你差呀。」我暗暗跟女優比美。其實我一向對自己的相貌、身材很有自信!只是出身於貧瘠的農村,畢業於不入流的破大學,卻在大都市裡混,總有一種二等公民的自卑感!看著滿街分不清是清純女生,還是三陪小姐們的時髦打扮,時常會不由自主地產生出一種莫名的失落感!

突然,我好像感到有一雙手輕輕摁在我的肩頭,回頭看,經理!!!在那一瞬間我茫然地看著屏幕上赤身裸體的sm女優,渾身好像在發抖,卻不知所措,討厭的鼠標箭頭恰好指在女優的私處!一秒鐘、十分之一秒鐘、不,也許是百分之一秒鐘,這短暫的時間竟好似凝固,我的呼吸也好像停止,只感覺胸腔裡的那顆心在狂跳,幾乎就要從我嘴裡蹦出來!「該幹什麼?幹什麼?應該關機,對,關機。」

我竟然忘記復位鍵的用途,去哆哆嗦嗦地移動鼠標,關閉當前窗口、關閉ie窗口,「怎麼這麼慢!」我心急如焚、心慌意亂!總算讓屏幕重新出現謝霆鋒的壁紙,可是那難堪的一刻一定永久刻在了經理的腦海中。「完了!完了!徹底完了!」

一向自卑的我,這下更加抬不起頭了!「以後經理會怎樣看我?蕩婦?賤女人?」

經理默默走了,什麼也沒說,這讓我不知該慶幸、還是該悲哀!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不知該幹什麼?就那樣呆呆地坐在我的小小隔間裡,看著謝霆鋒那冷峻的微笑。他在嘲笑我!「天吶!、、我、、、」

「叮呤呤、叮呤呤」我的電話響,我拿起聽筒,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

「小黛,我的電腦中毒了,你來幫我清一下。」經理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依然如往日那麼沉穩。

我好像無法思考,默默拿起殺毒盤,默默走進經理室。

平日,我每次進經理室都會不自覺地臉紅,這次我感到我的臉在發燒!我感覺自己像是被扒光的白條雞,微積分難堪!可是經理好像並未有什麼特殊表情。

電腦的確中毒,我扶在桌邊等著殺毒程序的結束,牛仔褲包裹的屁股剛好挺在經理眼前。可恨我當時已經不會思考,竟然沒有意識到,我那豐滿的青春屁股在經理眼前晃來晃去是多麼巨大的誘惑!

經理站了起來,卻沒有走開,站在我身後看著屏幕上一個個閃動的程序被殺毒。

我竟然傻傻地依然蹶扶在桌邊,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什麼。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終於發生了!同伴們私下胡亂講的戲話、終於以相反的方式發生了!朦朧之中我久已幻想的事、終於以一種我從未想到的方式發生了!

還是短暫的一刻,一秒鐘、十分之一秒鐘、不,百分之一秒鐘,這一刻又好似凝固了,我感到我的屁股被經理壓住了,他在很微弱地揉動,用小腹揉動,我的屁股此時卻似一台極其敏感的傳感器,竟然連他那硬硬的東西都感覺得到。我慌了!不知該怎樣應付,就那麼僵硬地蹶扶著,就那麼承受著經理的擠壓。

毒終於清完了!結束的時機剛剛好,我如釋重負,稍稍使勁,掙脫出來,紅紅的臉,膽怯地回瞥一眼經理,匆匆逃離這辦公室。

我回到我的隔間,木然地坐下,思緒亂極了!以至於不知該從何處開始思考?

「這就是性騷擾?!一向被我崇拜的他怎麼會這樣?難道他看見我瀏覽色情圖片,真就以為我是那種賤女人麼?他下一步還會幹什麼?我該怎麼辦?」

我不知不覺地上了網,不知不覺地進了無極論壇,發了帖子請大家幫忙出主意。

令我驚訝的是:無極壇裡眾多「色鬼」竟然很是古道熱腸,一改往日色迷迷的淫相,真誠地為我分析,為我出謀。說實在的,各位gg的意見,基本不適用於我,但gg們的真誠給了我勇氣,也讓我終於冷靜下來,我開始思考、、、、、夜深人靜,輾轉反側,思緒萬千,我問自己到底對經理是什麼情感?問自己竟然癡心妄想做老闆娘麼?問自己常年處於性飢渴狀態的身體真的需要男人的撫慰麼?

問自己有勇氣辭去這令人羨慕、工資優厚的工作麼?問自己怎麼就對經理的騷擾恨不起來呢?

天已經發亮了,昏昏沉沉的我,爬起來,用冷水洗臉,涼涼的清水好像使我有了不算結論的結論:「管他呢!聽天由命,順其自然。」

我以比較平靜的心情重新開始工作,經理沒有再生出什麼故事,依然如往日的風采。

可我倒像是偷了他什麼東西似的,每每與他目光相對時,便慌張地閃開。

時間過得很快,一切好像都恢復如常,只是每當我孤獨地鑽進被窩後,更加春心難耐了!「唉!女人啊!女人!只因你過於羞澀,才總是掩飾你飢渴的性慾,其實,跟男人一樣,女人也渴望夜夜做新娘!」

這一天,經理派我和一個女同事一同出差到另外的城市,給一家賓館安裝調試管理系統軟件。住處很方便,登記都免了,直接住進賓館的標間,條件很好。

忙碌了幾天,軟件系統調試完畢,經理來電話指令另一同事回公司,而我再待幾天,看看客戶有什麼試用方面的問題。

「哇!終於可以喘口氣了。」在賓館網吧裡登錄無極,雖說這裡無法寫作,但看看別人的佳作也是享受啊!「天呢?!無極怎麼了?竟然宕機?!」悶悶不樂的我,鬱鬱寡歡地貓回房間,躺在軟軟的席夢思上,呆呆地傻想:「一個人真寂寞!

要是經理也在這兒多好!可以喝喝咖啡,聊聊天,或許可以去蹦迪。」

「叮咚」門鈴響。

「嗯?現在是夜裡10點,什麼人?誰呀?」我有些警覺。

「送水」一個有些奇怪的女聲。

我想剛好我的熱水瓶裡熱水沒了,便不假思索地開了門。

「啊!、、、」我驚訝地張大嘴巴,那表情一定傻極了!「經理?」

原來一向忠厚的經理,竟然學著女聲騙開了門。而我,洗浴後沒戴胸罩,只穿了一件細布睡衣,下面穿了一件十分窄小的鏤花粉色內褲,不算長的睡衣下擺才剛剛蓋住半個屁股。

經理很禮貌地閉上眼,我便急忙慌亂地穿上賓館的長睡衣。

「經理,你、、、你坐。」我不知該說什麼。

「小黛,你別介意,我是來收帳的,暫時我們就睡這一間房罷,要不就要花錢開房了,一天要688元呢!呵呵,你要是不放心,就把我綁起來睡。」經理說話很坦然。

我也沒什麼理由好反駁,只好說:「不不、我能有什麼不放心?」

「那好,我去洗一下,你休息罷。」經理說完,竟自去衛生間洗浴。

我坐在床上得以冷靜下來:「同事白天剛走,經理晚上就到,哼!明擺著、、」

我隱隱明白經理為何要我再待幾天,「要發生那事麼?、、、、」我心裡竟然冒出奇怪的、壞壞的想法。也許是靡靡夜色催人靡靡罷?!

「小黛,我忘了把我的休閒裝拿進來,你能給我遞進來麼?就在袋子裡。」

「真的是忘了?還是有意忘了?」我心裡暗自猜想著,手卻不自主地翻出那套白色休閒裝,走到衛生間門口。輕輕推開一條縫,把衣服遞進去。討厭的鏡子,我竟然在鏡子裡看見經理的裸體,「真羞人!」我暗罵自己,轉身要走。

「撲通、哎呦。」裡面傳來跌倒的聲響。我不假思索地、本能地衝進去,攙扶經理。「哎呦,不小心滑倒了。」經理看著我的眼睛說著似乎是抱歉的話。

我羞澀地低下頭、垂下眼,卻正好看見經理那半勃起的肉棒,「媽呀!」我羞愧極了!卻不敢撒手,因為我正扶著經理的上臂,而他正在穿褲頭。

「真是氣死我了!他竟然當我是妻子?全然沒有難堪的意味,很自然地穿好衣服,拉著我的手走出衛生間。」我當時一定呆若木雞。

我們聊天,看電視,《光榮之旅》中的濮存昕再次讓我把他和經理混淆起來。

大概下半夜了,經理說:「睡罷。」我們便各自躺下。

我無法入睡,也無法思考,迷迷糊糊看見窗外發白,再看看那邊的經理,正發出輕微的鼾聲,依然在熟睡。「該死的,你倒睡得著!?」我癡癡地望著他,什麼也不想,後來竟神差鬼使地下床,跪坐在他床頭,仔細地欣賞著他那堅毅的面龐。

再後來,我竟枕著床頭迷迷糊糊睡著了。

夢裡依稀感覺一個英俊帥哥在溫柔地撫摸我飄逸的秀髮,我報以甜美的微笑,慢慢睜開迷濛的睡眼,「啊!?」發現自己倚在經理床頭,經理正溫柔地撫摸著我的秀髮,眼睛也含情脈脈地看著我。

我渾身癱軟,竟然不能移動半分,迷離地看著他,任他撫摸。

「地上涼,上來吧。」他輕輕地說,可那磁力極強!我情不自禁地爬上了他的床。

「天啊!從此一切都改變了!」

我不會掙扎、根本綿軟無力,竟任由他輕輕脫光了我的睡衣,我甚至還默默配合了他。他也脫光了。充滿愛意地撫摸我全身,我飢渴的肌膚如久旱逢甘霖,身心都在顫慄,開始還故做掙扎狀,後來竟完全放棄抵抗,再後來居然瘋狂地纏綿起來。一時呻吟兮噓之聲不絕於耳,肉體衝撞的淫靡之聲也猶如激盪的旋律,我們完全忘我地沉浸在巨大的性愛高潮裡。

在剛剛開始的一剎那,經理看我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別樣意思,我內心一顫,明白了他的肉棒已經探知了我並非處女的秘密!奇怪的是我竟然在那一剎那間生出一種歉疚的慚愧!「我難道要為他守身如玉?笑話!」僅僅一瞬間,我們就又都沉入愛河。

經理的性能力令我吃驚!在連續的高潮裡,竟然讓我五次衝上巔峰,我的心臟都快無法承受那前所未有的高潮了!我不得不求饒!他終於把滾燙的精液射進我陰道深處,那種火熱的岩漿沖激子宮口的快感,使我發狂!我感覺我的陰道在強力痙攣,在死死裹住燙肉的大棒,竟然一抽一抽地好像噴射著什麼。

「啊!、、、啊!、、、啊!、、、」我再也抑制不住,放浪地淫叫起來,兩手死命掐住經理的後背,「啊!、、、、、、、、」最後一聲長嘯後,我癱開四肢,半昏過去,他也癱軟地俯在我的身上。

「我、、不好了、、、你快、、看看、、、」我有氣無力地閉著眼睛說話,我感覺好像失禁了,卻無法自己起來料理,只好羞澀地讓他處理。

他於是迅速地倒轉身體,埋頭在我股間,竟然使勁吸食起來,火熱的舌頭靈巧地舔弄著我的花穴。「哎呦、、你、、不要、、、」我感到太羞恥!卻也似著魔一般,並無意躲避,也無力躲避。他的已經軟了的陽具就在我嘴上方,我看著他,慢慢張開嘴,慢慢把他含了進去。他好像想回報我的奉獻,更加溫柔而慇勤地舔弄我的花穴。

「我真變態,這髒東西竟然含在嘴裡?都是平時亂寫色情小說惹的禍!」

他的肉棒再次硬起來,他看看我,我竟不知羞恥地微微點了點頭,於是,他再次進入,這次他採用溫柔的戰術,直弄得我欲死欲仙,膀胱一直有失禁的那種感覺,尿液不受控制地一滴一滴地流出來,屁股底下已經感到濕濡一片了。

終於他再次射精,我也再次激動得渾身顫抖,竟好久無法止息!大概足足顫抖了五分鐘!消散了我全部的精力!最後只剩下眼珠能動了。我充滿深情地看著他,他也看著我,我羞愧極了!赤身裸體,四肢大開,躺在床上,而屁股下面是被我的淫液和尿液浸濕的一片狼藉!

「我、、、」我害羞地閉上眼睛,回味著剛才那一波波的高潮的餘韻!我的靈魂已經完全被那極度的快感所征服。我知道,以後我再也無法抗拒經理的任何要求了!

他溫情地把我抱進浴缸,泡在暖暖的水中,享受著他溫柔的搓洗!

他再次把我抱出來,放到我的床上,摟著我輕輕地摩挲著。我小鳥依人地偎在他寬闊的胸懷裡,大概是睡著了。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已是傍晚了。

「天啊!我們做愛了一整天!?」

已經清醒的我,卻依然赤裸著,他也赤裸著。

「bdsm這個詞是什麼意思?我經常看到,卻查不到。」他竟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壞蛋!我不知道。」我嘟噥著,低頭擺弄手指。

「想試試麼?」簡直是魔鬼在太空問我的話,而我竟也如被魔鬼操縱一般,頭輕輕地點了點,可那完全不是我的本意。

「但願他找不到sm器具。」我內心祈禱,卻也有些期待。

「哇!?」他找來一根纖維繩,那是我們捆資料用的,還拿來兩個小塑料瓶,像口紅那麼長,但粗一些,是賓館的一次性浴液的小瓶。

「來,站在這兒。」

我居然像木偶一樣站到他面前。

他拿起一個小瓶,低住我的淫穴口,慢慢塞了進去,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在蹂躪我,卻沒有反抗?真是見鬼!又拿起另一個小瓶,低住我的菊門,慢慢地,竟也塞了進去。我只是稍稍扭了扭屁股,而他卻像在撫慰一匹小母馬,輕輕拍拍我的屁股,我便不在躲避。然後他又用那纖維繩緊緊繫住我的腰,又從中點分下一股繩使勁勒緊我的肉縫裡和屁股溝裡。

「太緊了!不好受!」我有些抗拒。

「沒事,一會你就適應了。」他竟然拍拍我的屁股,要我安靜。

終於被他鼓搗好了:一條丫型褲,兩個肉洞裡塞著棒棒,標準而典型的性虐待方式,而我雖然感覺肛門漲乎乎的像是有便意,卻好像並不討厭這種感覺。「唉!看來,這色情小說也害人吶!我竟然在潛移默化之中,產生了畸形的變態?!」

「來,穿上褲子,我們吃飯去。」他遞給我牛仔褲。

「先穿這個。」我要拿內褲。

「不穿這個。」他堅決地拿走內褲。

我看看他,服從地穿上牛仔褲,我感覺臉在發燒。繫好胸罩,他卻上來把我兩個碩大的乳房從乳罩裡掏了出來,乳罩在乳房下面把乳房拘箍得高高聳起,然後他給我套上我的黑色毛衫,乳房把毛衫頂得高高的,兩粒乳頭頂出兩個小尖尖。

「你真壞!」我羞愧地看看他,又對著鏡子看看自己。

鏡子裡,他環摟著我的蠻腰,看著我微笑。

「走吧。」

我不十分情願地被他拉房間。走起路來,搖晃的乳房從t恤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有些膽怯,「給別人看見多難堪呀?!」「走吧,別怕!」他不由分說,拉著我走出賓館大門。

我們在街上吃了晚飯,他又帶著我逛大商場,給我買了些東西,其中有一套薄棉的短裙。又在地攤上買了兩個約有小梨蛋大小的木珠,都掛著鮮紅的穗子,約有十公分長吧。當時我沒有想到,這對木珠竟然成了我以後經常為伴的東西。

「我要方便一下」我對他說。

「去吧,我等你。」他好像什麼也不懂。

「我怎麼去呀,那裡,那裡、、」我羞於啟齒。

「去吧,試試看。」他推我,我只好去了。

「哎呀呀,這死東西,竟讓我無法尿得出來,大概因為心理感覺那裡有東西堵住。」

我不得不憋著出來,「都是你弄得怪東西,出不來。」我嬌嗔地說他。

「你不是出來了?」他明知故問。

「你壞!」我頓時紅了臉,「人家說、、說、、、」我閉了口,再也說不出個「尿」字。

「呵呵,快回賓館吧。」他揶揄地拉起我趕緊回賓館。

回到房間,我幾乎是衝進衛生間,使勁糾扯著那丫型褲,「真該死!那繩竟然如此堅韌,任我怎樣,就是扯不斷。」我沒有辦法,尿急得很,只好喊他幫忙,一抬頭,他竟手拿小刀,倚在門口看著我呢!

「你、、你、、」我頓時羞得無地自容,一個姑娘家的,坐在馬桶上,赤裸著最隱秘的私處,正準備放尿,卻發現一個男人在觀賞,那是絕頂的難堪和狼狽。

「快給我。」我嗔怒地喊他。

「我幫你吧?」他不急不忙。

「不,不要。」我感到那太羞恥。

「那我不給你。」他故意逗我。

我已經實在憋不住了,卻無法順利放尿,只是瀝瀝淅淅地流出一點點,我幾乎是哭腔:「那、、快點呀!」

於是他半蹲半跪在我面前,小心地用刀片割斷那該死的纖維繩。

「嘩啦啦」一旦繩子放開,我止不住放出大量的尿液,更羞人的是,陰道裡的小瓶「咚」的一聲掉落便池中,緊接著,菊門裡的小瓶也掉落池中,隨著後門的開放,稀糊糊的東西「呼呼喇喇」地排泄出來,大概由於憋得太久,或是長時間插棒棒的緣故,前後門我竟然無法控制,聽任尿液和稀便排泄,而且還帶著一通惱人的亂響,我羞愧極了!瞪大眼睛盯著經理,不知所措!突然,我把頭埋在他肩上,再也不敢看他。

「我、、我、、他、、他竟然、、看到我、、大小便、、、我、、、以後、、還怎麼、、面對他?」

終於排泄完了!我的確感到十二分的爽快!他默默出去了,而我慢慢擦拭乾淨後,竟然不敢走出衛生間。

「出來吧,還想呆一輩子?」他溫情地喊我。

我羞羞答答地、扭扭捏捏地出來了。不敢看他,以後在他面前我更是抬不起頭了。

他把我拉到懷裡,輕輕吻我!然後又慢慢脫光我的衣服。

他開始慢慢摩挲我的花園禁地,我被他弄得渾身酥麻,不能自持,很快那裡就濕嗒嗒了,這次他卻沒有上我的意思,而是拿出一條皮製的丫型褲,給我穿上,剛買的兩顆大木珠被安放在皮條上,前後兩掛穗子從皮條的兩個小裂縫中穿出來,木珠被他強行塞入我的前後肉洞,然後他提起勒襠的皮條,使勁往上拽,扣到小腹上的細腰帶中央,最後拿出剛買的微型小鎖,「啪嗒」把勒襠皮帶和繫腰皮帶緊緊鎖在一起,勒襠帶前面雖然很窄,卻也能把陰部完全遮蔽,邊緣露出許多騷毛,穿過屁股溝的一段被修剪得很細窄,緊緊勒進屁股溝,從後面提上來,固定鉚接在腰帶中央。這簡直就是貞操帶,我驚異地猜想他從哪弄來的這東西?「對了,他好像買了個小皮包,卻沒見拿回來,原來他是要用這皮包帶做腰帶,這勒襠的帶子一定是他買的那條寬皮帶改制的了。怪不得我瀏覽大台北鞋城時他說要去修鞋,原來是去搞這個東西。」我不得不佩服經理的奇思妙想!

「這是鑰匙,現在給你,但你每天只能開兩次,否則我就換鎖,並且不給你鑰匙了!你能做到麼?」

我大概被催眠了!?稀里糊塗地竟然溫順地點點頭,看著他把小小的一枚鑰匙掛在我的腰帶上。

「那、、我以後怎麼回宿舍睡覺?怎麼洗澡?」我歪著頭問他。

「這你不必擔心,我回去後就給你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你不要忘了,我們公司就是給客戶提供完整解決方案的呀!」經理一邊笑,一邊揉搓著我巨大的乳房。

我已經再次被他點燃慾火,可他卻把我放進被窩,摟著我要睡了。

我暗自摸摸那貞操帶,「真討厭!不能自摸了!」其實我以前在宿舍裡經常自摸解決需求的。

第二天,經理竟然依然讓我穿著貞操帶,去為客戶服務、跟經理赴宴。而且還告訴我他打算以後一直讓我帶著這東西,除非我離開他,他不強迫我帶,可歎的是我被色情小說弄得迷失了本性,被經理如此蹂躪,倒生出幾分快感!竟然自願服從他的這一決定。即使週末的現在,經理已經不知去哪裡瀟灑去了?我卻獨自在公司寫這篇春夢迴憶錄,而下體就恰恰戴著那羞人的貞操帶!兩顆木珠在不斷地刺激著我。牛仔褲的陰部好像都有些濕濡的陰影了。我情不自禁地把一隻手下去摸摸,使勁摁摁,但全然無法排解那份騷癢、那份春情!每當此時,更加渴望經理的、、、第二天晚上,經理要帶我去迪吧,我很興奮!但經理卻拿出剛剛為我買的薄棉套裙和長絨襪。內褲不許穿,只有那貞操帶和垂掛的兩條紅穗。乳罩不許戴,卻在乳頭上夾上曲別針。超短的棉裙剛剛蓋住赤裸的屁股,緊身的薄棉上衣裡面什麼都沒有,乳溝深深、酥胸白嫩。

我根本就是被經理強行拉出房間的,這種打扮我感到實在太羞恥!跟赤身裸體在大庭廣眾下被視姦的感覺極其相似!我心慌意亂,緊緊壓住群擺,扭扭捏捏被拉出賓館,走在黑暗的街上,膽怯之心稍稍放鬆,可是寒冷的秋風灌進裙內,直接撩拂赤裸的屁股和陰部,卻令我渾身冒火!

直到鑽進十分昏暗的迪吧,我才長長舒了一口氣!看看周圍那些打扮妖艷、性感的小姐們,我卻突然感到我的美艷一點也不輸與她們。

跟經理喝了很多酒,大概是我長到這麼大喝得最多的一次,但卻很開心,跟經理緊緊依偎在一起,像是戀人,那種感覺真好!時而下到舞池,瘋狂地扭擺,似乎忘了我沒穿內褲。

到了黑燈溫柔一曲的時光,經理擁著我在舞池裡慢慢旋轉,我的頭緊緊依偎在他前胸,兩手緊緊摟住他的脖頸,他的一雙魔手卻伸進短裙,在我的豐滿的臀肉上撫摸捏弄,我忘情地擁偎著這個很早就迷倒了我的男人,就連感覺到他已經把我的短裙撩到了腰部以上的時候,我也沒有制止,在摩肩接踵的舞池裡,暴露屁股的變態行為,竟然令我激動不已!這是一種與性慾有關,但又與性交快感完全不同的另類快感!

「啊!」我咬著嘴唇低低叫了一聲。

「怎麼了?」經理關切地問我。

「我、、、剛才、、、有人摸我、、屁股。」我羞愧地說出這話。

「呵呵,不好麼?」他卻這樣反問我。

被他窺透我的變態心思,我更加窘困了!「不、、不是嘛、、、有些害怕!」

「哦?、、、」經理若有所思,「好吧,我們回去吧。」為了避免意外,他帶著我回賓館了。

「我要。」進了房間,我便再也矜持不住了,死死摟住他,要求他。

他也是慾火燒身,急忙給我除去貞操帶,把我再次帶進瘋狂的性愛怒海風暴潮中。

第三天上午,我跟經理回到公司,我內心忐忑地偷偷瞄視一番,感覺同事們的目光沒什麼變化,這才稍稍放心。

下午,經理把我帶進一間溫馨的單室,「以後你就住這裡吧,一切費用你不必操心。」看著屋裡生活設施一應俱全,我內心湧起一股暖暖的愛意。

晚上,我一個人躺在軟軟的席夢思上,想著這幾天發生的離奇故事,時而露出傻傻的笑,時而又露出淡淡的愁!手不自覺地摸到私處,卻被貞操帶阻隔,鑰匙就在旁邊掛著,我卻堅定守約,每天只在早晚打開一次為了排泄,其他時間絕不打開。

「是為了他守約麼?也許是為了滿足我自己心底的那種變態慾望。」

有些失落地在陰部外面的皮帶上摸摸,「他要是現在能來多好呀!只有他能賜給我那種至高無上的激情高潮!」

「唉!我怎麼會墮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唉!聽天由命,順其自然罷!我不過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小女子了,幹嘛難為自己?」

春心躁動的我昏昏沉沉地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