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女友之少霞澳門游

成人文學
2013/ 10/ 21
愛愛就胡說八道,人家的小雞邁都隨便他玩了,平時胡說就算了,十多天前玩人家小雞邁時居然扯上人家的爸爸媽媽,更過份的是還扯上他爸爸胡叔叔說要一起玩人家的小雞邁,不發發他脾氣是不行了。人家是女生呢,只能玩不能說的嘛!

這次去澳門玩,要不是早早就說好,我都想不理他了,看他已經請了假,那天居然會買了個人家最愛的qoo毛公仔給我,所以嘛,給他個機會重新追人家了。嘻嘻……說起阿非,那傢伙老是傻傻的,可是好可愛,對我也很好,但就是和人家愛愛時喜歡胡說八道。不過想清楚些,可能也不是在胡說八道了,我和他去日本後就發現這非豬公居然喜歡看我給別的男人幹。

剛開始真的挺難接受的,可是慢慢地也覺得挺不錯,人家不是淫娃啦!只是既然我愛的人喜歡那樣,我自己也只好裝傻享受別的男人幹人家的小雞邁了嘛!

非豬次次都傻傻的以為奸計得逞,其實人家只是裝傻也順便享受一下別的男人玩小雞邁吧了,以為人家不知道。嘿嘿!

當然,我是不會承認我知道的,就算給姦死也不認哦!非豬怎樣姦人家,人家也不承認的啦!

那傢伙現在在我後面十多個人處排隊,人家一直在暗示他,想他過來和人家一起,那傢伙還沒反應,生氣了,不理他!倒是人家後面的胖男人以為人家和他打眼色,一直在答訕人家呢!

上了飛機,我和阿非的位置離得較遠些。好討厭呢,我邊上是個四十多歲的男團友,叫珍哥,就是剛剛排隊站在我後面的那個胖男人了。

我放東西時站起來看了眼,阿非離我好多排的位置呢!不理他了,好好罰多他幾天再說。 本來今天是想和他和好的,出門玩,總是想和男友在一起的嘛!而且也十多天沒那個那個了,人家也想了嘛!

什麼那個?就是玩人家的小雞邁咯!真的有些兒想了哦!十多天沒做了,平時差不多天天都和阿非做的,中間還常常給那豬公非設計給別的男人玩人家的小雞邁。

那傻傢伙,人家上飛機前都看了他好多次,眼色也打了不少,居然沒反應。

我坐在飛機座位上閉著眼睛胡思亂想著,邊上的珍哥好像也在睡覺了。飛機的位置好小,我閉著眼,腿也只能攏在一起了,邊上的珍哥身體好像動了一下,居然就把手放到人家大腿上了。唔……是不是該要推開他好些?想想算了,飛機位置真的太小了,珍哥那麼胖,估計手腳也是不好放。

可是一會後我就發現不對了,珍哥的手居然在動,他的手掌張得好開,輕輕的揉著人家大腿,他是在裝睡!他的手肘也開始頂著人家的乳房了,還轉著圈圈的用手肘揉人家胸部。

怎麼他那麼大膽呀?在飛機上呢!那麼多人。我是不是要大叫?可是好丟臉哦!裝睡吧,人家給阿非調教了那麼久,裝傻裝得很熟練了,就給珍哥摸摸人家美麗的大腿吧!在飛機上他總不敢姦人家吧?不過要是他摸人家的小雞邁怎麼辦呀?

我還沒想好,珍哥就越來越過份了,頭也靠在人家肩上了,居然側了身子,另一隻手也搭到我家胸部了。上了飛機我沒穿外套,穿的是大v領的毛衣呀,他靠我肩上好像都可以看見人家大半的胸部了,好過份啊!

他摸人家腿的手居然拉高了人家的裙子,不會是真的要摸人家小雞邁吧?我動了下身子,裝作快醒的樣子,珍哥果然手停住了,只是放人家腿上也沒挪開,在人家胸部的手倒是收走了。我還沒來得及扮清醒,他的手又回來了,這次居然還更加過份,剛剛只是用手肘頂著,現在居然開始像人家男友一樣直接用手掌把玩起來。太過份了!

他放在我腿上的手居然真的鑽到了裙子裡面直接摸人家大腿了,沒法子裝睡了,我給他摸了小雞邁事小,要是飛機上別的人尤其是團友看到就丟臉大了。我只好小小聲的說:「別呀,會給人看見的。」我說得好小聲,氣人!怎麼像是我做錯事一樣?

珍哥聽我那樣說,居然不是停下,而是更大膽了,估計是看出我害怕別人看見。他現在直接用一隻手搜索人家裙底,一隻手揉人家的奶子了,還看著我笑: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啊?大家一起出門玩也是有緣嘛!讓哥哥摸一下不虧什麼啦!」好淫賤的樣子。

「會給人看見的,我男友在後面坐著呢!」我只好說實話,求他別再摸人家了。

「嘿嘿,你男友在後面?別騙我哦!男女朋友怎麼會分開那麼遠坐的?」珍哥不信人家說的話,手也開始往人家的小雞邁摸去了。

飛機廁所的方向有人往我們這邊走過來,既然叫不停珍哥的手,我只好快速把自己的外套蓋在身上。這叫什麼事了?我居然要幫不認識的男人遮蓋住讓他玩自己的小雞邁。

「真的啦!珍哥,後面那個穿白外套的就是我男友。」我對珍哥解釋著我和阿非發生的事,還從錢包拿出我和阿非的合照給他看。

珍哥在聽著的同時,手指也在人家的小雞邁裡亂挖著,「真是小淫娃呀!才摸幾下就那麼濕了。」珍哥淫笑著說,還把沾著淫液的手指給人家看。

「不是啦!人家才不是小淫娃呢!只是好久沒做了嘛!」我臉紅紅的解釋。

真氣人,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對一個不認識的男人解釋,還要說自己好久沒給人玩小雞邁。

「要不要珍哥幫幫你?」珍哥問我。要人家怎麼回答嘛?就算我說要,你也不能在飛機上真的姦人家的小雞邁吧?

「別誤會哦!我是問要不要幫你和你男友復合,讓他好早些幹你雞邁啦!你的雞邁很欠幹了,我在飛機上可沒法子幹你雞邁。 」珍哥取笑人家說。

「你怎樣幫人家呀?」我是有些兒心動了,起碼在澳門讓非豬那傻傢伙陪人家也不錯啦!

「放心啦!晚點我去找他扯,保證讓他重新追你快速成功啦!」珍哥拍心口保證說。

「謝謝珍哥!那傢伙很老實,有色心沒色膽的。」我臉紅紅的告訴珍哥。

「不用謝啦,去摸婊子都要給錢嘛!何況你這樣的美女,當報酬了!」珍哥居然一邊說一邊繼續挖人家的雞邁,還揉著奶子。

珍哥亂挖人家的雞邁,還把人家當婊子一樣等同,人家居然還要謝謝他。都是非豬公那傻傢伙害的!要好好罰他才行,不然白給珍哥玩小雞邁了。

終於下飛機了,珍哥的兩隻手從開始後就沒離開過人家的小雞邁和奶子。真討厭,給他玩得人家下面現在好濕,好想哦!

上大巴車時,發現珍哥真的和阿非一起坐了,小小的開心了一下。好像小雞邁沒白白給珍哥玩一樣,我是不是太久沒給人幹了啊?

到了澳門,連著玩了兩天,人家一直給非豬機會讓他方便追回人家,眼色也打了無數次,倒是另一個團友不停地討好人家。鬱悶中……阿非居然也不好好的哄哄人家,弄得我都懷疑是不是阿非想不要我了?

到第三天,也不知阿非從哪弄來一對上面刻著「茫茫人海有我知您心、紅紅塵俗唯我愛您深」兩句話的知心鈴送我,讓人家好開心呢!他也不把握機會哄回人家,不知道人家好久沒給你那個了呀?不知道女孩子都是嘴上說一樣、心裡一套的嗎?傻非豬,好可愛……當天晚上阿非過來約我去酒吧,我當然答應啦!人家也很想和非豬一起了,只是逛逛夜街啦!沒想別的,人家是女孩,一定不主動要求那個那個的。

同房的領隊居然勸我不要跟阿非去,去了也要小心。呵呵,我也不好意思說那個是我男友,我的雞邁任他玩啦!我自己也好想他晚上好好地玩人家的小雞邁啦!

出門時才發現,居然是珍哥帶我們去酒吧,據說珍哥對澳門很熟,也有很多朋友。珍哥肯定不是什麼好人了,直接帶我們去一個小酒店裡的酒吧,裡面有好多的流鶯呀!晚上要好好審問一下阿非,有沒跟珍哥出來玩那些流鶯才行,要是有……哼哼!人家都憋了那麼久,他敢亂玩?哼哼!

進了酒吧,珍哥明知道那個是人家男友,居然還坐到我們兩個人中間來,真是的!好在人家晚上穿的是褲子,不怕他又掀人家裙子了。哼!

在那坐著玩的時候,只是見好多流鶯走來走去,珍哥也常常口哨不停地吹,還大大聲的告訴人家「那個波好大」、「那個肯定屄很多水」之類的話,還常常拿來和人家對比,還動手動腳地比劃著人家的奶子有沒那些女人大之類的。阿非也坐邊上在聽著,居然還笑咪咪的。

死珍哥,明知道阿非是人家真正的男友,這些話怎麼能在阿非的前面說嘛?

嗯……阿非不在,可以說說吧?唔……阿非不在,可以考慮一下開這些玩笑。

玩到大約10點前後,我說要上洗手間,本來是想阿非會主動起來陪人家去的,沒想卻是珍哥馬上站起來要陪我去,還大聲說「這裡有些亂,像非豬這樣的小白臉不夠安全」的話。

我看了下阿非,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又想看人家給別的男人玩小雞邁了,居然也在說「是呀是呀」的,真氣人!只好跟著珍哥往洗手間去了。

剛離開座位,珍哥就伸手摟著人家的腰,珍哥明知道阿非是我的正牌男友,也敢在這摟人家的腰,真是色膽包天!沒法子了,摟就摟吧!

到了過道阿非看不見處,珍哥就站定了,對我說:「小美女,我已經讓你男友晚上幹你雞邁了!」暈倒,什麼話?讓我聽得傻傻的看著他……珍哥看我聽不懂,就摟著我,靠在我耳邊說了他晚上讓阿非要做的事,居然是要我男友迷姦我。真累……還要和阿非配合好了給他迷姦自己。唉,找了個極品男友啦!最慘的是我居然還要謝謝珍哥哦!謝禮?沒看珍哥的手正在毛衣下面揉著人家的奶子嗎?

回去座位坐到差不多11點我就說要回去了,剛剛給珍哥揉了那麼久奶子,又喝了些酒,我自己都好想讓阿非幹人家小雞邁了。早些回去要非非幹多人家幾炮。嘻嘻!

快要走了,阿非拿了杯酒要我喝,哼哼!肯定是那杯要迷姦人家的東西了。

我喝是喝了,但趁他們不注意就吐了出來,不過也進了肚子一點點啦!頭也是有些兒昏昏的,正好裝裝讓非豬好好的「迷」姦人家,嘻嘻!好好爽一下。

出門珍哥就招了輛計程車,上了車,我就假裝喝了那個東西醉了,倒在非豬的身上,嘻嘻!只是不知道阿非到了酒店敢不敢拉人家回房幹了,那傢伙常常是有色心沒色膽的啦!

車一停下來,居然聽珍哥說到了,什麼?別墅?是時鐘公寓呀!我倒在非非身上,珍哥居然還進去幫忙開好房,出來要和阿非一起扶我進去,阿非還在拚命多謝人家。可是我怎麼感覺不是很對哦!珍哥明知道阿非就是我男友,怎麼還那麼幫忙?不會是真的假戲真做,他自己要迷姦我、玩我的雞邁吧?我雖然心裡懷疑,可是現在是裝酒醉中啊,總不能開口說什麼哦!只好給珍哥摟著我的腰。

阿非估計毛病又犯了,居然只是扶著人家的手,基本是讓人家的身體倒在珍哥懷裡。 珍哥的手環著我的腰,手掌卻是握在人家奶子上了。阿非是在讓珍哥佔便宜,他看戲!嗚……我的極品男友!

他們扶我進了房間,珍哥和阿非說著話,手卻在摸人家,還假假的在教阿非什麼什麼的。嗚……珍哥你不會是真的要在人家男友面前光明正大地「迷」姦我吧?我是不是要醒過來啊?不然真的給你在人家男友面前幹好像不太好吧?最不好的是給幹著很難裝醉哦!總是會呻吟的嘛!人家忘情時叫得好興奮的。

好在,只是摸了一會珍哥就說要走,但人卻站在阿非邊上讓非豬脫光人家,好像是在教阿非怎樣幹人家的雞邁了。阿非手腳都發抖一般笨笨的脫了人家的毛衣,然後解胸圍時忽然說什麼解不開。 死非豬,人家戴的胸圍你解過無數次了,還解不開?肯定又是想看別的男人凌辱人家了。

珍哥果然是有機會就上,把阿非推開,嘴上不停說著:「他媽的,連解女人的胸圍也不會!」一邊脫掉人家的胸圍,還開始扒人家的褲子。嗚……好丟臉喔!在男友面前給別的男人扒光了。

珍哥怎麼還不讓位給阿非哦?人家都給脫光光了嘛!就覺珍哥抬起人家的雙腿,用兩根手指扒開了人家的小雞邁,一隻手指還伸了進去,在裡面磨人家的豆豆。要不是我強忍著,估計已經在呻吟了,人家好久沒給阿非玩小雞邁了嘛!當然很容易動情啦!

珍哥玩了一會,就把人家的兩腿打得開開的,擺成了m字形,還用手把人家的陰唇也扒得大開,裡面粉紅的嫩肉他們兩人也都看見了吧?真丟臉!可是我醉了呀,只能不動,隨便珍哥怎樣擺弄人家了。

玩了好一會人家的雞邁,然後珍哥才對阿非說:「來,後生家,我已經把她脫光光了,你脫掉褲子就可以插她。」阿非是人家男友哦,你也知道的,怎麼要你扒開人家衣服,掰開人家的小雞邁叫人家男友幹嘛?但我要忍,因為我是喝醉了的。

終於到阿非玩弄人家了,快點啦!死非豬,你把人家弄爽了,人家等下也好好侍候你嘛!只是丟臉的是,珍哥居然也不走,還張大眼睛在看著人家的雞邁。

阿非的衣服也脫光了,站到人家身前,珍哥也把人家的雙腿張開放到阿非身上了,我暗中舒了口大氣,原來還是要讓阿非幹人家,珍哥只是摸一下佔點便宜而已,還好還好!

阿非挺起他的大雞巴就要插入人家的雞邁,「哎呀!」死非豬叫了一聲,我嚇了一跳,差點就坐起來看是什麼回事了。哎呦,差點忘了人家還是醉的。

死非豬又在裝什麼?人家的小雞邁都給你玩那麼多了,你居然會進不去?

「哈哈!後生家,你太心急了吧?」珍哥大笑著說,居然又把阿非拉開了,佔了阿非的位置。不會他是要表演給阿非看怎樣幹自己女友吧?懷疑。

「不能這樣,女生要多調弄之後才能幹!你來看我。」珍哥說完就開始了在人家的小雞邁裡挖了起來。我死死的忍著,對自己說我是醉的,我是醉的……真倒楣,早知道不裝醉了,開口找阿非和好就算了,弄得現在要給剛認識三天的男人在自己男友前面挖雞邁,更難受的是還要死死忍著不能吭聲。

珍哥不單用手挖人家雞邁,還趴人家人身上舔這舔那的,玩了好大一會,才終於叫阿非可以幹人家的雞邁了。

終於到非豬來幹人家的雞邁了,好想哦!阿非接過了珍哥的位置,用手扶著他的大雞巴在人家的小雞邁上擦了一下,然後用力一挺……終於進來了!呼~~我暗中也呼了一口大氣。

可是珍哥怎麼還不走嘛?還一直在邊上看著非豬用大雞巴幹人家。

阿非的大雞巴才進去還沒開始抽動,就聽到珍哥在大罵阿非:「你這個臭小子,竟然敢騙老子!」然後就把阿非拉開。 珍哥你什麼事嘛?阿非是人家的正牌男友哦!他在幹人家雞邁,你拉開他什麼回事哦?

「原來你早就是她的男友,為什麼要騙我!?」我聽到珍哥在大罵阿非。

珍哥你早就知道阿非是人家男友嘛!居然在裝剛發現,在飛機上人家就給你看過阿非的照片了。我心裡已經開始肯定珍哥是在裝傻,他知道我沒醉,想藉機會幹人家的小雞邁吧!他知道我在裝醉,現在就是弄幾個男人輪姦也不敢醒的,他一定是早就把握好了!

他那麼色膽包天,在飛機上就敢挖人家小雞邁的色鬼,一定是設了個大圈套要幹人家的雞邁,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幹了。阿非你膽大些,他不敢怎樣的,人家裝醉是想給你機會幹人家的雞邁好和解哦!不是給珍哥幹人家雞邁啦!非豬你要爭氣些,別犯你的毛病啦!

我要氣壞了,阿非給珍哥一罵,居然就開始結結巴巴的解釋他是什麼心態,說出只是喜歡看人家幹他女友什麼什麼的,好像還怕珍哥不敢幹我的小雞邁哦!

極品哦!死非豬。

珍哥居然也大笑著讓阿非在一邊好好看他表演,怎樣幹我的小雞邁。 什麼事哦?阿非居然還幫他安排好要怎樣幹人家小雞邁,他在一邊裝醉看戲,讓珍哥慢慢幹人家……我的極品男友!唉!不過讓人家還是有些感動的是,他穿好衣服讓珍哥幹人家時居然也沒忘了吩咐珍哥溫柔些,別弄傷人家。唉!我的傻非豬,人家怎能不全心的愛你呢!

珍哥也不客氣,看阿非一邊擺好醉酒的樣子,就脫光光的抬起人家的腿直接幹人家雞邁了。珍哥的雞巴好粗喔!而且是用一插到底那種幹法,我要死死地忍住才沒發出什麼呻吟聲,但人家那麼久沒給人幹雞邁,現在給珍哥那大雞巴插進去,我心愛的男友又在邊上看著,我能忍多久嘛?

珍哥一插入人家的小雞邁就開始說著粗話,居然是調侃阿非的多:「你的女友小雞邁那麼緊,後生家,你是不是很少幹呀?以後要多多找我幹你女友的小雞邁哦!」他嘴裡說著,大雞巴卻幹得更狠,下下頂到人家的最深處。好舒服喔!

嗚……我快要叫出來了。

非豬的報應很快就來了,「後生家,你還有沒有與你有相同嗜好的朋友?要介紹我一下,讓我幹幹他們的女友……你親戚有沒有像你這種人?讓我去找找他們的老婆上床……你爸爸會不會也跟你相同,你媽媽要不要找人來幹?我的大雞巴夠大,一定能餵飽你哈哈哈……」珍哥一邊幹我,還一邊調笑著阿非。

死非豬,看你還要不要玩人家雞邁時說人家爸媽,現在到你了,人家幹你女友雞邁還在取笑你媽媽呢!

「後生家,你女友真不錯哦!小雞邁又緊又多汁,奶子又圓又大,你不如讓她去做授交妹好了。他媽的!你女友操起來真他媽爽!夾得那麼緊,比我到澳門找的幾個流鶯幹起來都爽哦!」阿非也不敢回話,所以珍哥只好一邊幹人家的雞邁,一邊在說著淫話了。

唔……我已經忍不住了,給珍哥那大雞巴幹得已經要呻吟了,我慢慢地開始發出鼻音。

「怎麼樣,我的雞巴比你男友還要大、還要粗吧?幹得你爽不爽?」珍哥在我耳邊說:「你們還想在我面前裝不是男女朋友,哼!小非給我灌醉了,我還在操他女友的小屄呢!」珍哥一手用力地捏著的我乳頭對我笑著說,但那個眼神阿非看不見。我能怎樣?配合他……只能配合他在阿非前面給他幹雞邁了。

「嗚……珍哥別幹人家了,不能給阿非看到呀!嗚……」我在配合著珍哥讓他幹人家了。

「那你乖乖的,不然我就弄醒你男友阿非,讓他看看我怎樣幹你的小雞邁。

真他媽的爽!好緊……」珍哥一直嘴裡不停。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哦?我裝醉給他們弄進來,給珍哥幹,現在我醒了,又要配合著讓不認識的男人幹雞邁。 阿非也沒醉,怕我醒了裝醉,讓珍哥幹自己的女友……我們是不是一對極品男女啊?嗚……我給幹得已經淫水四濺,反正阿非是一定會裝醉裝到底的,所以我也完全放開了,那麼久沒給人幹,現在給乾爽了哦!「珍哥,你的雞巴好大哦!唔……幹得人家好爽喔!快幹破人家的小雞邁啦……」珍哥不但狠狠地幹著我,居然還要人家趴下,對著阿非的方向撅起屁股給他幹。嗚……那不是要人家在男友面前做母狗給你幹雞邁嗎?但我好像也只能照著做了。

幹了一會,珍哥覺得還不夠癮,他坐到床邊,要人家坐到他身上,面對著阿非幹人家,還要人家自己套動,他只是雙手握著人家的奶子,一邊搓揉一邊叫:

「別停!騷貨,自己動,老子去嫖都是婊子自己動的。」「珍哥,人家不是婊子啦!」嗚……我真不是婊子嘛!

「他媽的!你當然不是婊子,你只是讓人免費幹的賤貨而已。」珍哥揉著人家兩個奶子說。

「好嘛,珍哥,人家是賤貨,隨便你怎麼幹人家的雞邁嘛!」我是賤貨,免費給幹的。

在珍哥上面套弄了一會,珍哥就像抱小娃娃尿尿一樣抱起人家,在後面挺起雞巴插著人家的雞邁抱到阿非前面,把人家的雞邁都放到阿非的嘴邊了,「你這免費給人幹的賤貨,讓你男友看一下你的淫雞邁是不是給大雞巴幹得都是汁!」珍哥邊說還邊拚命地在背後抽插著。嗚……人家好像真的很賤耶!

「珍哥別射在裡面,人家怕會懷孕哦!」我感覺到珍哥的雞巴越來越脹、越來越硬,知道他快要射精了,就求他不要射在裡面。

「他媽的!不射裡面射哪啊?」珍哥越幹越狠,話也越說越粗。

「射別的地方好不好?珍哥,射我嘴裡吧!」我居然要求一個只認識三天的男人射精在自己嘴裡。

「射你嘴裡不是那麼爽哦!」「珍哥,求你了,你射人家嘴裡吧!人家再幫你把雞巴全部舔乾淨好嗎?」嗚……我好賤喔!

「既然你求我了,就幫幫你吧!你想吃你爸的精液我就餵飽你。」珍哥說完抽出他的大雞巴,讓我跪在他前面,就在阿非邊上幫他舔他的大雞巴……最後當然是射在我嘴裡,我還乖乖的把精液全吞下,然後幫他把雞巴舔得乾乾淨淨的。

沒想珍哥射了還沒完,又把人家抱到浴室裡繼續玩,讓人家舔他的大雞巴,舔硬了便繼續幹我的小雞邁。 幹完了,臨走時還在人家耳邊輕聲說:「小淫娃,在你男友前面幹得你爽不爽啊?我沒拆穿你哦!怎麼謝我?」人家都給你幹成這樣了,還要怎麼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