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情事---車禍

成人文學
2013/ 10/ 22
師傅,去哪兒?出租車司機操著一口地道的河南話,腔調裡透出了一股幽默,黑黝黝的臉上清晰的刻上了一條條歲月的痕跡,透著一股老練和詼諧的味道。

建設局。我回了一句,點著一根煙,順手給司機遞了一顆。

我對這樣的司機特有好感,他們對這個城市每個變化都瞭如指掌,和他們聊天,總是能聽到一些趣聞,逸事,甚至是一些葷段子。

這個城市發生的許多故事,無論大小,他們大都能知道些,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平民百姓,總能給我一種特真實的感覺。在這不算太長的路程裡,常帶給我些許莫名的享受和收穫。

喲,這怎麼好意思抽您的煙。

沒事,抽吧,一會下車你少收我點不就行了嘛。我呵呵的笑著說。

中,沒問題!

汽車在路上歡快的飛馳,司機的嘴皮子也一直沒有停過。什麼天氣啊,市政建設阿,收費情況阿,乃至國家大事,說的不亦樂乎,幾次把我搞得哈哈大笑,笑中有時又帶著無比的辛酸。

在你我的身邊,都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上有老,下有小,十年如一日的為生活奔波在這個城市的大街小巷。沒有節假日,沒有舒適的辦公環境,有的只是工作與生活的反覆碾壓。

痛苦了,麻木了,看透了,自然而然的就有了那麼一點遊戲人間的態度。而正是他們,給這座城市,做出了多少的貢獻,也給我們這些辦公族帶來不少的便利和舒爽。

車穿過了一條十字路口,上了立交橋。

這是一座新建成的高架立交橋,上個月才剛剛通車。六條寬闊的公路自下而上蜿蜒上去,縱橫交錯,高低不一,仿若一個龐大的蜘蛛伸出巨大的觸手在這個城市的中心結成一個氣勢磅礡的蜘蛛網……車從橋上行駛下來,旁邊正好駛來一輛綠色的polo,我透過車窗看去,是一名20左右的男青年在駕駛座上,副駕駛位上是一個略顯洋氣的妙齡少女,後座靠左卻也是一個面目清秀的漂亮姑娘。

這大概是個官宦少爺吧。我默默的想,眉目之間卻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妒意老弟啊,動心拉?嘿,你說這漂亮娘們啊,咋就這麼招男爺們的魂呢?

那不是人之常情嘛。都說是紅顏禍水,可是誰不喜歡那些個禍水啊。

老弟啊,你們年輕啊,趕到這好日子,現在的女孩多開放啊。可是,要注意身體喲。司機笑著說。

說到這,前些天發生個事。司機神神密密的說。

嗯?啥事?我問。

吃飽了撐的,在車裡瞎搞唄!

他打開話匣子,給我講了個這樣的故事。

司機的老婆在一個飯店工作,飯店的老闆是個相當有能耐的的暴發戶,憑著膽子大,路子野,投機倒把,又是貸款又是找人投資。幾年間就在這個城市開了四五家重慶火鍋連鎖店,生意相當紅火。

俗話說:飽暖生淫慾,老闆厭倦了成天看著自己家裡黃臉婆的苦瓜臉,打起了一個來自四川的飯店服務員的主意。

四川女孩的火辣熱情是出了名的,都說是少不入川嘛。那個服務員平日裡工資也不高,卻特愛虛榮,整日裡也是愁眉歎氣,哀怨的跟林黛玉似的。

這回老闆看中了她,她一想,憑身子吃飯總比在飯店死幹活幹賺的強百倍,再加上如今這社會是笑貧不笑娼,也就半推半就的被這個老闆暗包了起來。穿起了時髦衣服,帶上了金銀首飾,更加顯得嫵媚與性感,把這老闆迷的暈暈糊糊,在她身上可花了不少錢。

就在前些天,老闆開車帶著情人去自己的一個秘密住處,當然是想要巫山雲雨,魚水之歡一番。

老闆將汽車開的飛快,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氣味熏的他昏昏然不知所已,漸漸的手腳不老實起來。他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隔著衣服緊緊的抓住女人的一隻乳房,用力的揉搓。

女人閉上眼睛,靠在車座上,任憑著那只祿山之爪肆無忌憚的侵襲那高聳的雙峰。摸了一會,大概是覺距離太遠,他示意女人靠他近點。

老闆的車是不用掛檔的,無形中少了一些阻礙。女人經不住他的死磨硬纏,就靠了過去,男人開始用右手使勁的撕扯女人的上衣。

幹嘛嗎,衣服都扯爛拉!女人撒著嬌,嗲嗲的說。

爛了我給你買新的,寶貝,快,脫下來讓我摸摸,讓我搞會。

搞搞搞,你就知道搞人家,壞死了!女人從沒曾在飛馳的車裡做過這種事,也不由得有點情動,解下了胸前衣服,胸衣卻被男人一把抓下,扔到後面。

那對豐滿的奶子顫悠悠的露出來,帶個人一種肉慾的衝動。

哎喲……,四百多呢!女人眉頭一皺,略帶嗔怪的說。

男人顧不上和她說話,一邊注視著路況,右手伸向那柔軟光滑的奶子,五指緊緊貼著女人的豐胸。用力的下壓,讓五指陷入乳房之中;再使勁抓起那團肉,輕輕的旋轉,時而拽扯,摩擦乳頭,時而緊握,女人迷人的雙乳在男人的手中變換著不同的形狀。

男人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在男人粗糙的大手下,那雙峰上粉紅色的一點也漸漸的變得茁壯起來,由一小點逐漸膨脹,原本軟軟的奶頭昂首立起,好像是向身邊的男人示威一樣。

女人的臉泛起一片暈紅,在男人有力的大手之下,杏眼緊閉,不時的輕輕甩動一頭秀髮,嘴裡發出夢囈般的聲音。

前面的交通比較擁擠,男人暫時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只是將右手從乳房滑下來。

這會,正是一個車流的高峰期,車速相當緩慢,似一條長龍慢慢的向前蠕動著女人盡量將身子壓低,唯恐旁邊車裡的人看到自己這副春光乍瀉模樣。

她將頭靠在車門上,斜躺在車座裡,無意間卻將自己的裙底春光毫無保留的暴露在男人的視線之下。

停滯不前的車流讓男人露出極不耐煩的神色,卻正好瞅見了女人那股媚態,不管有沒有人能看到,身子一探,抓住女人的小腿,將她往自己的身邊拉。

哎呀,要死了,外面人會看到的!

怕什麼,就是要讓他們眼紅!看著我搞死你!男人一臉不屑。吐沫星亂飛。

女人只好將腿翹到男人的腰腹之間。男人將手掌伸進裙子裡面,一通亂摸,竟將女人粉紅色的巴掌大小的內褲拽出來。黑黝黝的呈倒三角狀的陰毛讓人感覺分外晃眼,像是一片肥厚的草原,草葉上還粘著幾滴晶瑩的露珠,展現出無限生機,引誘著男人的大手,向它開墾過去。

男人極是老練,輕車熟路的找到了那略微展開帶著皺褶的入口,將胖胖的中指插了進去。女人將身子一弓,蜜穴緊緊的夾住了男人的手指,像是烤熟了的大蝦,口裡發出嗯阿,嗯啊的呻吟。

男人的車技顯得十分嫻熟,只是左手握緊方向盤,雙腳不停的踩著剎車和油門,隨著車流慢慢的前行,右手中指就在女人的身體裡翻騰開了。

女人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大,也不再顧忌是否有人看到,身子隨著男人的手指肆無忌憚的在蜜穴裡不停的攪動不住的顫抖,額頭的汗也越來越多,長髮隨著頭部的動作上下擺動。

當汽車最終通過這一段擁擠的路段,暢通無阻的進入事故多發段時,隨著幾聲啊,啊,啊,我要死了……,插啊……,女人在男人的手指下達到了高潮,蜜穴排出的淫水瞬間淹沒了男人仍然未拔出的手指,將陰毛濡的濕漉漉的。

女人的身體十分敏感,蜜穴緊緊的,總是男人尚未射精就達到高潮,甚至在做愛的時候能達到幾次高潮。哪個男人不喜歡這樣的尤物呢,總是能給男人一種征服的快感,那高潮時動聽的叫床聲幾讓人心醉。

男人很是開心,和這個女人做愛總能給他帶來不同的感覺,他在這個女人身上用盡了他所知道的一切奇巧淫技,每次都能得到精神上,肉體上雙重的滿足,每次做完都兩腿發軟,身子發虛。

為此,他幾乎天天喝鱉湯,吃西洋參,然後再將自己的慾火發洩在這個可憐的女子身上。

男人等女人擦拭乾淨,指了指自己的褲子拉鏈,淫邪的對女人笑著。

不要了吧!人家都被你弄成這個樣子了。

騷寶貝,過來哥哥給你肉棒吃,你不是最愛吃了嘛。男人淫蕩的笑著,說著就要拉她。

女人知道這個男人的厲害,只好湊過去,將褲子拉鏈拉開,男人將自己的陰莖掏出來,一個黑粗黑粗的獨角怪物湊在女人的嘴邊。女人張開小嘴,深深的將肉棒含到嘴裡。

男人的手空出來了,一邊駕駛汽車,一邊享受身下的女人給他帶來的快感。

嗯……就這樣舔,多舔舔馬眼,真他媽的舒服!!男人放蕩的說道。

女人用手將男人的包皮撥開,用舌尖一下一下的舔著那粗大的龜頭。時而用牙尖輕輕的咬一下,男人這時就渾身一抖。女人就這樣趴在男人的腿上,嘴裡含著男人的陰莖,劇烈的口交。

男人大叫著:快,快……寶貝……用力吸,用力舔……啊!!

男人忘乎所以的大喊。

女人全神貫注的努力工作著,頭一起一伏,長髮帶起一片片的波瀾。她好像只為了那個肉棒似的,男人的陰莖在她人的小嘴裡不斷的出現,消失。

她將男人的陰莖整個的吞入,直到根部,再貼著雙唇快速的吐出來,刺激著陰莖的每一寸,每一分。她的手不時的把玩著男人皺巴巴的睪丸,也不時的將兩個蛋輪番的吃到嘴裡,仔細的舔弄,像是在品嚐一份極品的美食一般……車裡只剩下男人的悶哼,和吧唧吧唧的咂弄聲。

在這強烈的生理刺激之下,男人終於受不了了,大叫了一聲:呵呵!精液如開了閘的洪水一般射入女人的小嘴,女人毫無防備,被男人射的滿嘴粘糊糊的精液。

在射精的同時,男人忘記了自己正在開車,忘記了這裡是事故多發段,雙手脫離了方向盤,閉著眼睛,抱著女人的頭,只顧著傾瀉自己滿腔的慾望。

汽車似脫離了束縛的風箏一般,在路上歪歪扭扭的前進,直奔向前方的一個十字路口。他的車是開往東西方向,而這時正是紅燈,南北方向駛來一輛裝滿了貨物的大卡車也快速的行駛過來。

當男人睜開眼睛,驚慌失措的把住方向盤,狠睬剎車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轎車被卡車車尾狠狠的掛了一下,就像F1賽場上兩車相撞一樣,轎車燦爛的翻滾著,在陽光下打著滾,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後來怎麼樣了,師傅?

這兩人也真命大,汽車油箱竟然著了火,也沒燒死這對野鴛鴦。

哦,真是幸運啊。

那個老闆嘛,到是沒啥事。就是骨折了,在醫院住了一段。就可惜了那女人那,燒哪兒不好。一張那麼漂亮的小臉蛋,被燒得啊,沒個人樣了!徹底毀容了!在醫院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臉時,當場就要自殺,被攔住了。這不,現在還在二院呢。

我頓時無語,一個正當芳齡的女人失去了最引以自豪的嬌好面孔,確實是不能承受之痛阿,那個女人的後半輩子算是毀了。

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