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誰在偷情

成人文學
2013/ 10/ 22
此文乃流域風早年長篇佳作

一 姍姍

我是個漂亮的女人。我不愛照鏡子,我的漂亮是從男人的眼睛裡發現的。我知道,我光彩奪目美艷動人。

從小練舞蹈使我的身材一直保持了優美的體形。老公曾經不止一次地說我是天生尤物。他的評價很客觀,記得從十一二歲開始就經常遇到騷擾了,第一次是個叔叔(爸爸的朋友)在我家摸我大腿,當時沒叫,雖然媽媽就在廚房。只是覺得他有點可笑。

初三的時候有個男同學,長得白白靜靜的,帶個眼睛,在操場上摸我胸。現在想他當時一定是精蟲上腦了,連地方都不選。結果被我打了個耳光,還告了老師,第二天就轉學走了。

漂亮的女孩兒學習大多不出色。我算個例外,可能是家長管理的好,我那時非常單純。整個高中都沒談過一次戀愛,雖然也有了性意識,但直到上大學前都還沒有學會正確的自慰方法。一直都是把枕頭夾在兩腿中間使勁兒揉,幾年以來竟然從沒想到過直接用手。真是超級低能。

第一次是給老公,大二。當時追我的還有他的同學好友兼死黨正中,一個溫溫爾雅的內向男孩兒。於是常常是三個人一起玩兒,文芳就笑我貪心。文芳是室友,既是朋友又是我的綠葉,把我襯的更美艷麗脫俗。

文芳喜歡正中。

老公的開朗性格讓他佔了優勢,使他和我的交流更多些。那晚週六,他裝扮成女生讓文芳帶著混進了我們的宿舍裡。還畫眉塗了口紅!我笑得岔了氣兒,癱在地上起不來。文芳去給他打水剛出門,我就被他一把抱住了。嘴親上來,噴著炙熱的鼻息,下面硬起來,頂著我的小腹,暖暖的,癢癢的。我沒反抗,感覺裡有一點變態,因為他的打扮。他捉我的手到他胯下,讓我摸。我的臉發燙,覺得血瞬間湧上了頭,身子就軟了。他的手從領口伸進來,在乳房上撫摸,揉搓。我身子直抖,心裡要掙扎,卻使不出力氣,身體向後就倒在床上。

他像搓麵團一樣擺弄著我,褲子就開了,連內褲一起往下褪,半個屁股露出來,感覺涼涼的。我叫出來:「你別!文芳就回來了!」他喘著粗氣回答:「早跟她說了,不會回來的。」褲子已經拉到了腿彎,那一隻大手蓋在腿中間,我本能的抵抗,淚在眼眶裡轉,屁股咯在床邊上有點痛,他的龜頭頂過來,進不去,他用一隻手握住陰莖往裡擠。我感到陰唇被擠得分向兩邊,碩大的龜頭一點一點深入進來。淚就流出來,在臉上淌。他的唇吻過來,去舔。我就看見那畫過的眉毛,像柳葉一樣。心裡忽然悸動,生出幾絲柔情,拚死保衛的信念也瞬間崩潰。

下面的陰莖終於硬生生地插進來,並沒有想像中的疼痛,只漲得厲害,像憋了尿撒不出來。他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雙腿挪動一下,整個人貼在我身上。我被壓的很難受,想張開腿,發現褲子拌著,他大約猜到了我的意圖,用力向上頂了一下,我便被頂上了床,陰莖卻也又進來一些。我沒再動,他也沒動。我鼻子酸酸的,有十分的委屈,捏緊了拳頭捶在他肩上。他嬉皮笑臉地說:「打是親!」

我又打了兩拳,帶著一些嬌嗔。

來不及傷感已經告別了處女的時代。他開始輕輕抽動,我望著他的眼睛,眸子裡寫滿了深情,他的每一下動作都緩慢而堅決,我的臉燒的發燙,身體還在不由自主地顫抖,「你真好!」他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飄來。下身開始潮濕,那種怪怪的異物感也逐漸消失,我的雙手不知道該放到哪裡,攤開來,覺得有些淫蕩,抱著他,又有些不好意思。他的速度開始加快,漸漸下面有了貓兒喝水的聲響,下體有些麻癢的感覺,像一根羽毛輕撫心臟,快感一點一點地聚集,但下面淫穢的聲音又讓我羞不可抑,看著他不管不顧地在我身上動作,我就有種想咬他一口的衝動。他把我胸罩推了上去,乳房暴露在空氣中,涼涼的讓汗毛也豎起來。他的雙手抓上去,重重的,乳房變了形狀,從指縫溢出來。

卻不覺得痛,反而想讓他再加些力氣。陰毛每次擦到陰蒂心就會蕩一下,隨著他動作的加重快感更加強烈,一步一步地向峰頂攀升,突然他臉上的肌肉僵硬起來,喉嚨裡發出荷荷的聲音,陰莖在我體內強烈的跳動了幾下,然後將下體緊緊抵住我一動不動,我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那積聚的快感也突然中斷,飛快跌回谷底。我有點惱怒,皺了皺眉。他拔出了還未軟的陰莖,發出開酒塞一樣的一聲輕響。

他來抱我,我擋住了。起身想提褲子,忽然感覺有東西流出來,低下頭看,濃白的精液正順著大腿流下來。有點噁心,匆忙拿了毛巾去擦。收拾停當,他也換好了衣服。兩人偎在床上說話,又聽了他許多的甜言蜜語,怕被發現就急著催他走了。

畢業以後結婚工作,開始為生活打拼,事業漸漸地上了軌道,一晃五年,公司漸有規模,買了房,有了車。昔日同窗早已各奔東西,這個城市裡除了正中依舊是我老公的死黨,來往密切,大都已很少聯繫。

我在一家舞蹈培訓班教孩子跳舞,並不為錢,只是不願在家閒著,又可以保持體形。

和老公的性生活也還算和諧,他性能力不強,但也差強人意,我很愛他,我的婚姻觀念也保守,只想踏踏實實地和他一路走下去。

但是他卻開始變了。先是有了情人,然後不回家,到處鬼混,讓我非常傷心,為此常常爭吵,甚至動手,近一段時間,他還公開地住到了情人那裡,和她公開出雙入對,我更是覺得在人前抬不起頭,但又不想離婚,我還愛他,他是我的初戀。

愛和恨往往只一線之隔。愛一個人到了極致,恨也就達到了極致。在許久的哀怨之後,仇恨終於萌發。我決定報復,我報復的方式就是出軌。

我要給他戴頂綠帽子。

二 正中

姍姍報復老公的方法是我想出來的。我是她老公的兄弟,我也追求過她。看到她現在的處境,我有一些幸災樂禍。事實告訴她當年沒有選擇我是她的失誤。

現在我算是她最貼心的人了,甚至超過了她的家人。

她跟我傾訴的時候淚流滿面,我卻沒有認真的聽,我看著她的豐滿的乳房隨著她抽噎顫動,心裡卻在盤算著惡毒的想法。我一直在尋找時機報復這個女人。

她曾經是那麼高貴,那麼美麗,那麼目空一切不可一世。至今我還記得向她示愛時她眼神裡的猶豫和一絲不屑。

我教她選擇出軌,是因為我知道當男人發現妻子背叛以後心裡會多麼痛苦。

我老婆淑真就是給我體驗的那個人。人都說老婆偷人,老公一定是最後知道的一個。的確是這樣,我察覺真相時單位裡幾乎已經人盡皆知了。

我沒有衝動,我是個性格內向的人。我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調查他們的活動規律,在家裡裝上監視器,再向單位請了假。然後就是等待。老婆淑真和我一個單位,她不會放過這個偷情的好機會。

第二天中午姦夫就出現了。是個四十左右的矮冬瓜,開了輛別克,一下車就緊跟著淑真上了樓。

他們脫衣服可真快,我打開畫面看時他們就已經脫光了。淑真並不漂亮,但長了一身的好皮肉。她把修長的兩條腿劈得大大的躺在床上,矮冬瓜趴在她跨下啃,淑真就淫蕩地叫,受刑般扭動。本來不漂亮的臉因為扭曲顯得更加醜陋。

淑真一直是個賢妻,我們還沒有孩子,所以還不能算良母,但每次和她做完愛我躺在她的懷裡,那看著我的眼神都讓我堅信她會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因為她的平庸容貌我相信她是能好好過日子的那種人。

但現在她正光著身子和人偷情。

矮冬瓜的肚子很大,顯得身體很不協調,雞巴不長但很粗。我知道他是個傢俱廠的老闆,但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勾搭上的。我有一種強烈的挫敗感,覺得血一下子全湧上了頭,想拿把刀衝進去把他們砍了。但我得忍住,我不能因為衝動壞事。

他用手捉著淑真豐碩的奶肆意玩弄。淑真任憑他在上面留下滑膩膩的口水,幸福地撫弄著他的頭髮,看得出她很興奮,身體一拱一拱地迎合身上的男人。冬瓜拍拍她的腰,淑真就會意的翻身爬下,雪白的屁股翹起來。老婆的腿很長,跪下後屁股很高,矮冬瓜跪著夠不到,就將她的屁股往下按,老婆順從地遷就他。

兩個人很默契,始終沒說話,屋裡只有做愛時的聲音,肚皮和屁股碰撞發出誇張的聲響刺激著我的耳膜。

畫面一下模糊起來。我抬手去擦眼淚,但還是有一滴落在監視器上。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哭,委屈?傷心?抑或是憤怒絕望。就那麼看著,彷彿那個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

冬瓜的衝擊很兇猛,淑真幾乎已經完全被頂得俯在了床上,頭埋在枕頭裡,冬瓜拍打著她的屁股,屁股變成了淺紅色。他突然拔出陰莖,將淑真翻過來,淑真的頭髮凌亂地遮住了臉,看不到表情,身體沒有一點反應,像死了一樣,矮冬瓜把她雙腿抬起來扛上肩膀,又將陰莖插進,然後壓下去,老婆的腿就和身體變成了對折,屁股離開了床。每插下去一次,老婆就因為呼吸不暢而發出哼哧的聲音,冬瓜把她的頭髮撥開和她接吻,我看到淑真的表情溫順而陶醉。

她的背叛是徹底的,從肉體到心靈。我覺得自己即將崩潰,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心隱隱作痛。

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換了姿勢,老婆坐在他身上,正賣力地縱躍著身體,長髮飛舞,雙乳歡快地跳躍著,淫蕩的聲音充斥在我的耳邊,偶爾會有陰道裡空氣被擠壓出來的「噗噗」聲。兩人都有些瘋狂,粗重地喘著氣,像兩尾岸上的魚。

我掏出鑰匙走到家門口,打開房門的瞬間猶豫了一下,我知道這意味我的家庭結束。

但我還是打開了,輕輕地走進去。他們很投入,沒有發現推開臥室門走進來的我,老婆背向我,也正好擋住了他的視線,我清楚地看到陰莖在妻子的陰道裡進進出出,一時間我有些眩暈,只好靠在門框上,深吸了口氣,然後笑起來。

我清楚地看到老婆回過頭來時的驚恐表情,她驚叫著從矮冬瓜身上滾下來,蜷縮在床邊。矮冬瓜勃起的雞巴就暴露在空中,沾了淫液的雞巴閃著光,就像把刀刺著我的心。再過去,是他慌亂的眼神,他飛快的扯過毛巾遮住下體。對我說:「冷……冷靜點!有話……好……好好說!」

我還在笑著,我笑是因為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來面對這一切。但笑著笑著眼淚就流出來。我一邊擦淚一邊對他說:「不用緊張,沒關係,這個女人現在歸你了。」

妻子的表情由驚恐變成驚訝,又由驚訝變得更加驚恐,甚至有些絕望。她突然瘋了一樣撲過來,一下抱住我的腿,哭著叫:「對不起!對不起!正中你聽我說,是我不好,你打我吧!我愛的還是你,你原諒我這次!」

我想她不是在演戲,她已經淚流滿面。我有些厭惡地想抬腿踹開她,但腿被抱得緊緊的抬不動。我輕輕地對她說:「別這樣,先穿你的衣服去。」

談判在客廳裡進行,我甚至還給矮冬瓜沏了杯茶,過程是曲折的,但結果如我所料。矮冬瓜拿出了二十萬作為我的精神撫慰,條件是將監視器拍的畫面當場銷毀。矮冬瓜走後我和老婆的談判繼續,淑真堅決不肯離婚,我跟她說我不想起訴離婚,不想讓她身敗名裂,曉之情動之理,最後她流淚在協議上簽了字。

老婆走後我坐在空蕩蕩的客廳看著房間裡的一切,這裡曾經是我幸福的家,現在房子還在,但家卻沒了。

我放聲大哭。

三 子成

正中離婚我一點也不意外。雖然我也很同情嫂子,她是個很好的女人,但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妻子背叛丈夫的行為。

但我卻背叛了妻子姍姍。實在有些滑稽,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妻子變得不再那麼吸引我,做愛變得像是履行職責。妻子是完美的,漂亮而且賢惠,我也深愛著她。但我就是離不開薔薇。

薔薇是她的花名吧!她是個小姐,小姐好像都有個花名。我不知道她到底叫什麼,只知道她是東北的。十九歲,有付東北女人特有的好身材,長得也漂亮。

戴著眼睛,顯得很文靜,歌唱得也好,還特別粘人。

我和許多小姐上過床,卻不覺得對不起妻子,我認為逢場作戲不算背叛,我喜歡刺激,喜歡那些年輕的,陌生的身體給我帶來的快感。我沒有情人,我認為找情人才是背叛,直到遇見薔薇,我才算是開始了真正的背叛。

和薔薇的第一次上床,我就被她在床上的表現震撼了。

那天在王朝酒店的514房,她嚷著要開512,512有人了。進門時她還嘟著嘴說不吉利,說514明明就是「我要死」嘛!我覺得有點可笑,幹這個在哪兒不一樣?

我差點死在那個房間。

進門她就把裙子脫了,裡面是一套紅色的內衣,我驚奇地發現她的內褲是開襠的,露著陰部,屄毛刮得乾乾淨淨。她還扒開屄問我漂亮不。我的雞巴馬上就硬了。

她扒掉我的褲子說:「哥,我幫你吹一管!」我就坐在床邊,她跪在我兩腿中間,張口含了進去,我的陰莖大約十二三厘米,她一口下去就全進去了。能感覺頂到了喉嚨,她還在使勁地往上迎,臉已經全埋在陰毛裡。

以前姍姍也給我口交過,但只是舔舔龜頭,含一小段進去,而且妻子的門牙很大,經常會刮到我。從來沒試過這樣的口交,心理上就有十分的滿足感。

她用雙手抱著我的屁股用力,見我不動,就吐出龜頭對我說:「你用力啊!

像操屄一樣操我的嘴!」我就被她震住了,按她的說法抓住她的頭操。她就仰頭看著我。漸漸地速度快起來,突然她好像被嗆住了,氣從鼻腔裡噴出來,帶著鼻涕,眼淚也嗆了出來。我趕緊停住,她卻用手使勁按著我的屁股示意我不要停,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我不知為什麼竟然獸性大發,抓著她的頭髮瘋狂地操起來,她從喉嚨裡發出乾嘔的聲音,讓我覺得有種怪異的滿足感,很快,就射在了她喉嚨裡。她把精液吐在掌心中,問我:「爽不?」我喘著粗氣回答:「爽死了,小寶貝!」她竟然將手裡的精液又吸進嘴裡吃了。

我目瞪口呆。

她讓我躺在床上,抬起我的雙腿親吻我已經軟縮的陰莖,我的屁股被抬離了床面,她把卵囊含在嘴裡,接著舔我的屁眼。從沒被女人這樣「玩」過,竟然有一點不好意思。在她用乳房夾著陰莖搓弄下我很快硬起來。她向上推了一下眼鏡片問我:「你來操我還是我操你?」我有點不知所措,呆著看她。見我發愣,她就笑:「你操我就上來,我操你當然是我在上面!」

我恍然,她說話真是有意思,我說:「好,那你操我。」她就騎在我身上扶了陰莖插進去,開始前後晃動臀部,邊動邊咬牙切齒地叫:「我操死你,我操死你!」我從來沒有想到和女人做愛時會有這種情景,又是新奇又衝動。看這樣一個面目清純豐乳肥臀肌膚勝雪的女孩兒卻滿口污言穢語,我說不出的興奮。她的水很多,我的陰毛全被她流出來的淫液弄濕了。她下蹲時用的力氣很大,聲音就很響,加上她的髒話,十分淫蕩。我沒能堅持幾分鐘就繳械了,射的時候我竟叫著:「我操,我操你媽的。」

射完她伏在我身上,在我耳朵邊吹氣,說:「你操我媽?你想操我媽呀?我叫來給你操好不好?我還有姐姐呢,我還有妹妹呢,我還有女兒你操不?」我親著她的脖子說:「你真騷,我就想天天操你。」她用手擼著我的雞巴說:「好啊好啊,你養我好了,我給你做情人,天天讓你操行不?」

我在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中睡著了。沒多久又被她推醒,睜開眼看到她光著屁股坐在身邊,我問:「你不睡?」

她說:「我是夜貓子,習慣了。」

「那你叫我幹嘛?」

她指著我的跨下說:「我把它弄起來了,你操不?」

我低頭才看見雞巴翹著,上面水淋淋的.看著她天真的樣子我啼笑皆非,以前從來沒有試過一晚上做三次,也沒想到還能勃起。翻身就把她推倒了,她的腰很細,纖纖的只一握,腿很長。我老婆是練舞蹈的,所以腿型很好,想不到她的腿絲毫不遜色,修長筆直。雙乳不大,但直挺豐盈。下面因為去了毛而顯得如玉無瑕,陰部緊緊地合攏在一起,幾乎看不見大陰唇。

我將雞巴插進去捅了幾下,問:「我操的你舒服嗎?」

她沒回應,我就接著插。

過了一會兒,她忽然用雙手推著我的胸膛叫:「哥哥你幹嘛?哥哥你不能操我,哥哥我是你妹妹啊!」

我愣了一下:「什麼?」

她就說:「我是你妹妹,咱爸媽把我送人了,你別操我,你操我就是亂倫,你操我就是操你親妹妹!我是騷貨,誰都能操就你不能操。」

我才會過意,竟說不出的興奮,回答她:「我愛你妹妹,我就是要操你,我就是想操我妹妹」

她一會兒又變了:「求求你別操我,我是你女兒,操我你亂倫,操我你就是畜生!」

「你不是人,我是你媽你都操,我讓你爸殺了你!」

她不停地變換著角色,我受不住刺激,只過了十幾分鐘就又洩了。我摸著她的奶子問:「有沒有人在你身上超過二十分鐘的?」她笑兮兮地回答:「沒有,我想讓啥時候射他就得啥時候射。」

我給她租了房子,給了她一筆錢,她做了我的第一個情人。她就像是一個精靈,不時地給我製造著驚喜,我深深地陷入其中不能自拔。當然,我絕對不會因此娶她,因為我仍舊愛我的妻子,姍姍在床上永遠比不上薔薇,但姍姍是最好的妻子。薔薇是世界上最好的情人,但不會是最好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