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速快感

成人文學
2013/ 10/ 22
雅鈴是個時裝設計師,人長得高佻美艷,可是奇怪的是,這麼一個大美人卻偏偏是個性冷感,她自己也不明白其中原因,可是因為這個毛病,讓她的男朋友不敢領教,大多交往一陣子之後便分手告吹。

雅鈴對此十分苦惱,私下找過幾個好朋友談過,朋友問她是不是對女人比較有興趣,可是雅鈴自己卻不這麼覺得,她對女人是根本沒有興趣,只對英俊的男子有興趣,可是不知怎麼搞得,只要上了床,男人的手摸上身,她就是覺得很討厭,不舒服。有的朋友懷疑她是不是從前做得太多,鬆掉了,雅鈴反問朋友說︰「我二十歲才第一次跟男朋友做,到現在二十四歲了,算一算一還做不到十次,這樣會很多嗎?」當然這樣的頻率無論如何不能算多,所以朋友也不知道她到底怎麼了。

雖說如此,不過雅鈴年紀還輕,人又美貌,追求她的人倒是不少,戀愛生活中的每一個環節她還是一樣可以享受到,不過就是沒辦法和男人上床。

可能各位會覺得奇怪,這麼一個大美女,就算是性冷感,能跟她來一次一定很爽。不過呢,拿雅鈴兩個月前分手的男友來講,這位做造型設計的仁兄,天生一張大嘴巴,分手之後,四處宣揚雅鈴的缺點,說她是「冰島枯井」,又冷又沒水。這種風聲傳揚出去,在雅鈴的工作圈子中的男人,幾乎大家都知道這件事,獨獨瞞著她不說。

這一下子,原本有意想追她的男人,也被冠上個︰「鑽油技師」的稱號,於是這些男人紛紛打退堂鼓,大家都不再找雅鈴出去遊玩吃飯等等,當然啦,一些朋友聚會還是會找她,只是那些兩人燭光晚餐,深夜開車兜風等等,就逐漸和她絕緣了。

這天天氣炎熱,是個標準的夏天晚上,雅鈴為了趕一件案子,在工作室裡忙到半夜兩三點才回家,她家住在郊區山坡上的社區裡,她把車子從停車場開了出來,便開車回家了。一邊開車一邊想著從前有人接送的日子,不管工作到多晚,一通電話就有男人來接,不過現在,她只能自己開著自己的小車子回家,由於工作疲累的關係,雅鈴開車並不是很專心,不過她開車一向不快,所以也不是很危險。

但是就在她開上郊區那條新開好的四線道不久,她發現自己遇上麻煩了,幾道遠光燈從後方射過來,照得她很不舒服,從後照鏡看過去,只看到幾盞燈光在自己車後晃來晃去,她注意一看,不禁有些害怕起來,原來那些燈光是一群飆車族的車燈,雅鈴想起報紙上常見的飆車族砍人砸車的報導,登時慌了手腳,鞋尖一用力,踩下油門,想趕快脫離那群飆車少年。

不踩油門倒好,那群飆車族遠遠的看到長髮女子駕著一輛進口小轎車,心裡本就樂了,看到雅鈴加速想逃,對他們來講,不啻是一種挑釁的行為,也馬上加催油門,趕了上來。雅鈴這下更加慌亂,她開車一向循規蹈矩,哪有碰過這種陣仗,只好猛踩油門加速,而尾隨不散的機車,也從排氣管中吹出衝鋒號,不停的追來,雅鈴只覺得自己速度飛快,一瞄儀表板,速度已到了一百,但是後面的機車仍然不停的逼近。雅鈴不安心的回頭張望,幾台機車和自己的距離已經不到一個車身了。

不多久,兩台機車分別從左右包抄過來,雅鈴看著幾個沒戴安全帽的少年,臉被急速刮過去的風吹得都變形了,在她看起來,個個都好像凶神惡煞一樣。少年們在她的車前交叉穿梭來去,雅鈴怕撞到他們只好把車速逐漸放慢,少年們在她的車前回頭大叫她下車,雅鈴當然不敢下車,另外兩部後座載人的機車這時也趕了上來,車子緊緊貼著雅鈴的車旁,還拿出棍棒敲打雅鈴的車窗,少年們看見開車的是個美女,這時情緒更加興奮。

雅鈴慌的不知該怎麼辦,車速被逼的越來越慢,這時突然前面有一個空檔,雅鈴馬上踩滿油門,想要穿出去,聽到「碰」的一聲,好像撞到了一台機車,雅鈴更是緊張,方向盤往反方向一打,又是「碰」的一聲,雅鈴這時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連忙加速逃跑,回頭一看,原來已經撞倒了一台車,剩下的幾部機車正加速追上來。雅鈴猛踩油門加速逃逸,這回她開的更快,深怕被那群不良少年追到會發生更可怕的事。

在這樣又緊張,速度又快的情況下,雅鈴突然感到一陣哆嗦,踩著油門的腳竟然有股抽筋的感覺,褲底濕濕的,一種奇怪的感覺從身體裡衝出來,而後面的機車又慢慢的逼近她的車。就在這時候,她看見前面有警車的閃光,她放慢了速度,那群飆車族看見了警車,紛紛轉向逃跑,雅鈴這時才放下心來。

「小姐,請你下車。」一名員警說。雅鈴驚魂甫定,這時才發現自己臉紅心跳的,她推開車門下車接受詢問。因為雅鈴這天穿著粉藍色的套裝和短裙,配上她美好的身材,使年輕的警員一時眼睛不聽使喚,緊緊的盯著雅鈴那雙美腿瞧。

雅鈴下意識的拉了拉裙擺,警員這才發現自己失態,說道︰「小姐,你的駕照行照。」「在我車上,我去拿。」雅鈴回身鑽進車子裡拿證件,只覺得那警員直盯著自己屁股瞧,心裡不太高興,以為這個警察也太輕浮了。回過身來,說︰「哪,我的證件。」一陣風吹過來,雅鈴覺得自己的屁股到大腿一陣涼意,但這時也不方便察看。

只見那年輕警察一臉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接過證件,說︰「小姐,你的裙子後面濕濕的。」雅鈴伸手一摸,天啊,她裙子後面整個都滑滑濕濕的,而且那股濕濕涼涼的感覺正沿著大腿往下流,她低頭一看,大腿內側整個都是那種黏滑的感覺,這時候她只覺得糗得不得了,整個臉紅了起來,低下頭去,恨不得可以找個地方藏起來。但是接著還要去警局做筆錄,雅鈴只覺得時間過得太慢,還好這群飆車族惡名昭彰,而且錯在對方,所以她被問完筆錄後就回家休息了。

雅鈴回到家已經四點多了,她想沖個澡再去睡覺,她特別把蓮蓬頭對準自己的私處把她洗個乾淨,這時候她回想剛才飛車追逐時候的感覺,一種奇怪的想法從冒了出來,那種刺激、緊張,卻又興奮渴望,讓自己臉紅心跳,淫水狂流的感覺,竟讓她無法自己。

「難道這就是性慾?」雅鈴心裡想著,剛才她車開得飛快,難道是那種速度感讓自己興奮的。她越是回想,心裡越是興奮,手不由自主的伸到自己的私處,那從來沒有感覺的地方,這次她手指一碰到那地方,竟然有股如同觸電的感覺,雅鈴對身體這種奇怪的反應,又是好奇,又是害怕,便收回了手。但當她躺到床上去的時候,她又好奇的試了一下,果然全身麻癢起來,讓她欲罷不能。

「我有快感了嗎?」雅鈴心裡想,她細長的手指按在突起的陰核上不停的揉動著,腦袋裡想著剛才風馳電掣的感覺,雪白的身軀在昏暗的燈光下不停的扭動著。

那件事過了三個月了,台北的秋天已經來臨,三個月前的那場車禍並沒有給雅鈴帶來太多的困擾,被撞倒的飆車族以公共危險罪被起訴,雅鈴以證人身份出庭一次,民事部份以和解收場,雅鈴並沒有提出賠償要求,刑事部份,幾個肇事的少年因為沒有前科,於是被判了緩刑。

在那之後,雅鈴依舊忙著替公司設計新款服裝,準備展示會,日子沒什麼改變,男朋友呢?還是沒有。那她的性冷感呢?嗯…自從夏天那次飛車追逐事件之後,雅鈴第一次藉由自慰達到了高潮,但是她的性冷感症候還是沒解,後來她試著看電視台轉播的賽車比賽,或者是自己開快車,雖然也有一點感覺,可是卻始終無法再像那天那麼刺激,關於那次飛車追逐的殘存印象也越來越淡了,有時候她半夜回家,竟然還會想起那天被機車追逐的刺激感覺,希望見到那幾道劃破夜空的遠光燈和撕裂寧靜的引擎聲,不過這只是內心深處的想法,實際上她可不希望碰到那些飆車族,所以她都盡量避免半夜下班,或者繞路回家,免得遇到那群不良少年。

但是她平靜的生活卻在一個颱風夜徹底改變。颱風來臨的晚上,雅鈴又獨自在辦公室加班工作,因為預期明天會因為颱風休假的關係,所以她和同事都趕著在晚上把事情做完,免得颱風天還被抓到公司來上班。等到大伙弄完,又已經過了半夜,雅鈴開車回家,外頭風一陣一陣的,雨倒是下得很大,雅鈴常走的那條路竟然淹起了水,雅鈴只好又開上那條曾讓她淫水流滿駕駛座的四線道上。

過了不久,雅鈴發現後面又是一道強光打過來,她心裡一突,從後照鏡向後看,原來是一部汽車,她看清楚不是機車之後,覺得安心起來,想說別人可能要超車,就讓到外線,哪知那台車竟然緊緊跟在她車後。因為大雨加上強光,雅鈴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心裡想著;「怎麼這條路上老是碰到神經病!」她只好加速離開,但是那台車卻又緊緊跟了上來,雅鈴不知道那台車的主人想幹嘛,車速也越加越快,但那台車卻不急不徐的跟著她的車,似乎想看看雅鈴可以開到多快似的。

雅鈴這陣子常開快車,技術也有所進步,車速直衝上一百,在這種天氣,她的車幾乎像是要翻了,這時候,雅鈴發現自己的身體又有那種極興奮的感覺了,但是這次她卻沒有遇上警車來救她。那台車跟了一陣,發現雅鈴不再加速,便從內側超車到雅鈴車旁,開始逼雅鈴向路邊停,雅鈴哪裡肯停,那台車的駕駛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竟然方向盤一打,硬是把車子擠過來,「碰」的一聲,兩台車撞了一下,又各自分開。

雅鈴也不知自己怎麼一回事,在兩台車碰撞的那一剎那,她竟然有種暈眩的感覺。那台車似乎發了狂,很快的又擠了過來,雅鈴的車向外一偏,擦撞上了護欄,她急忙把車子打正,但天雨路滑加上車速很快,雅鈴的車一個打滑,原地打轉起來,幸好運氣不錯,她的車子再度擦上護欄停了下來。

等到雅鈴回過神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趴在駕駛座上,安全氣囊已經炸了開來,頭大概狠撞了一下,感覺很痛,車窗玻璃已經碎掉,她往車窗外面看去,發現兩個戴著安全帽男人正在開她的車門,她馬上大聲尖叫。可是一點用也沒有,車門被打開,左側的男人蹲下去準備拉她的腳出來,右側的男人把手伸到她的腋下。

「幹!這個女人濕成這樣!」左側的男人說,聲音聽起來頗為年輕。她的手沿著雅鈴的褲襪向上摸,雅鈴當然知道自己身體的狀況,她在大腿用力想合起腳來,但男人的手已經摸進去,何況雅鈴在剛剛那種狀況之後,雙腳還有些無力。

她感覺到男人的手直摸到自己的底褲,也感覺到自己流出的滑膩的淫水,她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事,但她的心裡慾火高漲,渴望著男人的慰藉。

「你們是誰!?」雅鈴疑懼的問。男人戴著全罩式的安全帽,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右側的男人也伸手到雅鈴的屁股底一摸。興奮的說︰「真的耶,我還沒看過濕成這樣的。」兩個人將雅鈴拖到自己車子的後座,颱風天,雨下得很大,一個男人跟著鑽了進來,他連安全帽也沒有脫掉,很快的就壓到雅鈴身上來。男人只有穿一件T恤,他急急忙忙的分開雅鈴修長的雙腿,連她的裙子也沒脫,直接粗暴將她的褲襪和底褲撕裂。受到這種侵犯,雅鈴不但沒有反抗的慾望,甚至還有種興奮的感覺,她喘著氣,雙手在男人的身上撫摸著,男人將她的手引導到自己的跨下,雅鈴小心的隔著男人的褲子愛撫著那硬挺的傢伙。

「你把安全帽脫掉嘛!」雅鈴說︰「我想看到你。」「是嗎?」男人說,他脫掉安全帽,露出一張年輕的臉,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左右,方方的臉上卻有著一道醜陋的疤痕。「還記得我嗎?」「你是誰?」雅鈴柔聲的問。雪白的手這時已經把男人的拉煉拉開,硬梆梆的陽具很快的跳出來。

「看起來她是真的忘了。」另一個坐在前座的男子說,那個男子還戴著安全帽,他也把安全帽脫下來,一張瘦削的臉上長滿了大大小小的青春痘。「你可能也不記得我吧。」「不…不記得。」雅鈴說。疤面男正在解褲帶,她的心臟跳得飛快。

「嘿嘿,不過我們可把你記得很清楚,爛婊子。」前座的瘦削男子說。他發動了車子,往前開,現場只留下雅鈴那台小車。

「為…為什麼……啊…進來了。」疤面男壓上雅鈴窈窕的身子,肉棒往前一送,整根沒入了雅鈴的蜜穴中。雅鈴覺得蜜穴一陣十分舒服的充實感。在窄小的車子後座,雅鈴嘗到了和男人做愛的快感。

「你還真淫蕩啊,小穴裡面真濕。」疤面男說,他自己也很興奮,和這樣的女人在這種環境做愛,令他覺得自己特別有精神,老二漲得都會痛了。而且雅鈴的肉洞又緊又嫩又滑,肉棒和黏膜摩擦的感覺十分暢快。

「哦……好舒服。」雅鈴情不自禁的呻吟出聲。她的左右兩腳勾住疤面男的腰,右手抓住後座椅背,左手撐在車門的扶手上,疤面男的雙手伸進寶藍色套裝中,隔著胸罩握住她的乳房用力揉弄著。

疤面男壓著雅鈴,下身用力挺動,雅鈴修長的雙腿緊緊的夾著他的腰,緊密的小穴把包得肉棒爽快無比,疤面男仗著年輕,儘管狠力抽刺,下下盡根,雅鈴被幹的媚眼如絲,嬌喘吁吁,淫水如決堤狂流而出。

「好人……姊姊…姊姊……要被你插死了,好舒服……要死了,啊…啊……哦…我丟了,啊……「車窗外強烈的黃色路燈一盞接一盞的快速照進車內,而疤面男的抽插速度比那還要快,每次當肉棒深深的刺入花心時,雅鈴就覺得魂魄好像飛了起來。而後座下面,厚實的引擎聲,更刺激著她莫名的性慾,讓她的性感達到最高潮。

「小浪穴婊子…很爽嗎…賤貨…被強姦還爽…爛婊子…欠人插…啊……」疤面男雙手抓著雅鈴堅挺的大奶子,雅鈴的胸罩已經被拉開,露出兩顆白嫩的豐乳來。

「我才不…是…啊…啊…好爽…是…我…我欠…欠人插…啊…爽死了,我不行了…又要丟了……啊……」雅鈴尖叫一聲,雙手狠命抓住疤面男的肩膀。「抱我…抱我…啊…姊姊我爽死了…啊……」「我…我也到了……喔……」疤面男低吼一聲,把肉棒緊緊的挺進雅鈴的身體中,這時他也感覺到小嫩穴裡面不停的收縮,跨下一酸,火熱的精液直射進雅鈴子宮的最深處。同時俯下身去,和美艷的服裝設計師抱在一起。

前座開車的痘臉男,看見後座香艷刺激的肉搏戰,早就忍不住了,看見疤面男已經完事,便把車子停到路邊,和疤面男交換了位置,爬上了雅鈴的身體。

「大哥……我不行了,給人家休息一下吧。」雅鈴看見痘臉男壓了上來,連忙告饒。

「那我怎麼辦,我漲得受不了。」痘臉男拉下褲子,一根粗壯火熱的大東西又出現在雅鈴的面前,膨脹如雞蛋大小的龜頭還吐出亮亮的淫液。

雅鈴看見痘臉男那又長又粗的特大號陽具,更加害怕起來,「你……好大,我會怕。」痘臉男顯然對自己的陽具十分得意,笑咪咪的說:「幹進去就爽了,不然你先幫我吹一下喇叭。」「什麼叫吹喇叭?」雅鈴問。雅鈴的性經驗很少,更沒做過口交,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吹喇叭。

「就是用嘴巴把我的大雞巴含進去,然後再用你的舌頭去舔,用你的小嘴去吸啊。」痘臉男說,同時一把捉住雅鈴的頭髮,將她的臉壓到自己的跨下。「快含進去。」痘臉男蜷曲的陰毛把雅鈴的嫩頰刺得有些發痛,迫於暴力之下,她只好張開嘴,伸出舌頭來舔了一下痘臉男的大龜頭,上頭還有些尿味。

「快含進去。」痘臉男坐在後座,雅鈴從側面趴在他的雙腿之間,疤面男撩起雅鈴的短裙,露出粉嫩圓翹的屁股來,痘臉男嘴角冷下,把手高高舉起來,用力的拍擊雅鈴的圓臀。

「啊!」雅鈴大叫了一聲。屁股一陣火辣辣的感覺。

「你的屁股真有彈性。」痘臉男淫笑著說︰「快含進去啊。」雅鈴無奈,只得張開小嘴,把痘臉男的龜頭含進去,痘臉男抓住雅鈴的頭,開始上下動起來,把自己的龜頭直刺到雅鈴的喉頭深處,雅鈴被這突然其來的舉動弄得呼吸困難,胃裡一陣翻滾,可是痘臉男渾然不管她,繼續大力的動著雅鈴的頭。

「唔…唔……唔……」雅鈴漲紅了粉臉,口水沿著嘴角滴下來,嘴裡塞進痘臉男的大肉棒,她連討饒都沒辦法。幸好痘臉男動了一陣,就放開了雅鈴的頭,雅鈴的嘴一得到空閒,就開始不停的乾嘔。

「就是這樣,懂了嗎?」痘臉男說。「嘴巴要用力吸,舌頭要舔我的龜頭。

知道了嗎?「痘臉男大聲的說。說完又把雅鈴的頭往自己的肉棒上撞。

「嗯。」雅鈴應著,她忍著嘔吐感,再次把痘臉男的肉棒含進去。痘臉男把手摸進雅鈴的屁股縫中,食指往她又熱又軟的屁股洞中鑽,雅鈴搖著屁股躲避,同時發出「唔唔」的抗議聲。痘臉男哪裡管她,一邊享受著肉棒被含住的舒服感覺,雙手卻不規矩的享受雅鈴充滿彈性的乳房和屁股。雅鈴很快的就沉溺於舔弄陽具的快感中,當舌頭和火熱的陰莖接觸時,有種奇怪的感覺,比接吻還要刺激的快感。她很快的就發現龜頭是男人最興奮的地方,於是集中全力用舌尖在龜頭上滑動著。

「聰明的女人果然不一樣,隨便教教就很會吸了。」痘臉男跟前座開車的疤面男說。「哦…在舔我的溝了,哦……」痘臉男因為興奮的關係,把整根手指都插進了雅鈴的緊致的屁眼中,同時瘋狂的搓弄她的乳房。

「啊……不要啦!」雅鈴吐出痘臉男的肉棒叫著。痘臉男粗短的手指插進屁眼中,屁股一陣火辣辣的感覺,讓她感到無比的害怕。

「誰叫你鬆口的!快舔我的睪丸!」痘臉男大喝道。

雅鈴只得忍住屁眼裡火辣刺痛的感覺,伸出舌頭,舔弄著痘臉男佈滿縐褶的陰囊。

「舌頭要用力!啊……」痘臉男一邊抽動著手指,一邊享受著雅鈴的服務。

「好!爽的來了。」痘臉男把前座放倒,讓雅鈴可以趴在前座的椅背上,雅鈴緊俏的圓臀和纖細的腰身形成美麗的景像,他將火熱的龜頭頂在雅鈴潮濕粉嫩的陰唇上,往前一頂,雅鈴剛剛才被開發過的蜜穴,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跟剛剛那小子不一樣吧?」痘臉男笑著,雅鈴的蜜穴雖然剛剛才歷經一場大戰,卻仍然十分窄緊,讓他幹起來十分痛快。

「哦……」雅鈴剛才還以為疤面男那樣已經很刺激了,哪知道現在插進來這根肉棒,卻一直向自己的身體內深入,好像永無止盡一樣,小穴深處好像被擠開一樣,有種撕裂的感覺。在痘臉男的粗硬的陰毛刺到雅鈴白嫩的臀部時,雅鈴只覺得自己的身體整個被痘臉男的肉棒充滿了一樣,發出無力的哼聲。

「嘿嘿,我要開動了!」痘臉男慢慢的抽送起來,火熱的肉棒摩擦著雅鈴的蜜穴,帶給雅鈴無比的充實感,從雅鈴的下體傳送出美妙的感覺。痘臉男也是十分暢快,他們並不知道雅鈴是誰,可是雅鈴的嬌艷的臉孔,曼妙的身材和滑嫩緊窄的肉洞卻是他從未嘗過的,何況現在處於強姦的狀況下,痘臉男只覺得自己的肉棒硬得有點痛。

「啊……啊……哎……喔……」受到粗大陽具的撞集,雅鈴好像發出像嬰兒哭聲似的浪語。她緊咬銀牙,呻吟聲從喉嚨深裡擠出來,雪白的手指緊緊插入黑色的皮質椅墊上。全身的神經好像全部都集中到蜜穴中,粗大火熱肉棒的插在自己身體之中,蜜穴的嫩肉被肉棒撐開,緊緊的貼在一起,痘臉男的每一個動作都令她產生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變成男人肉棒的一部份的奇怪感覺。

「騷貨,受不了了是嗎?」痘臉男很滿意的說,雅鈴的身體因為用力而微微顫抖著,脖子上還冒出淺青色的浮筋。

「唔……哦……我……我……」被痛楚和快感沖昏頭的雅鈴根本無法回答。

她張大了嘴,好像魚一樣的喘著氣,在高跟鞋裡的腳趾也用力的彎曲起來,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已經不屬於自己,而完全被男人所控制,隨著男人肉棒的動作而不由自主的配合著。

「你的肉洞真緊!」痘臉男說,他的抽插速度緩慢的加快,雅鈴的表現讓他的征服欲高張,他把上半身貼在雅鈴的背上,雙手滑向前握住雅鈴那三十四D的堅挺雙乳。

「啊……」敏感乳房被搓弄,身體和男人緊緊抱住,兩人的汗水讓肌膚黏得更緊,肉洞中肉棒的抽插也越來越快,撞擊的快感急速的升高。「啊!!!我死了!啊!啊!啊!完了!完了!」雅鈴大聲的浪叫著,大量的淫水急洩而出,腦中好像被電擊般可怕快感,讓雅鈴的眼前冒出金光,全身不停的抽動著,這是她從未嘗過的可怕快感。

「爽吧!」痘臉男也喘著氣,「還沒完呢!再來!」粗大的陽具繼續做著長程的抽刺,在大量淫水的滋潤下,直衝入雅鈴子宮的最深處。

「停……啊……不要啊!…我又要……啊!」極樂的高潮不停的來到,雅鈴全身都是汗水,噗滋噗滋的淫聲因為大量的淫水而更加大聲。

因為太熱,痘臉男把上身離開雅鈴的身體,雙手扶著雅鈴的圓臀,狠命的衝刺。

而被強暴的雅鈴這時因為連續的高潮而陷入昏昏沉沉的狀態中,一度高亢的叫聲只剩下呼呼的喘息,但是肉洞卻仍仍舊不停的收縮,纏住痘臉男的肉棒。

「我要射了……啊!」痘臉男感到臀部一陣酸澀,於是幾下猛刺,大龜頭刺入雅鈴的子宮,伴隨著肉棒的抖動,火熱的精液噴射而出,打向雅鈴的子宮壁,雅鈴柔軟的肉壁也不停收縮著,像要把男人的精液全都搾乾一樣的劇烈收縮著。

「啊……我完了。」被快感擊敗的雅鈴在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一片漆黑的眼前不停的爆出火花。

雅鈴一睜開眼,天已經亮了,車窗外正下著大雨,颱風正肆虐的經過這個島嶼,她四處張望,發現正躺在自己車子的後座,身上的衣服依舊凌亂,連內褲也沒穿,雅鈴連忙坐起身子將衣服拉好,可是內褲卻找不著了。

雅鈴的雙腿之間仍然殘留著昨天被男人強暴的痕跡,劇烈性交後的快感似乎仍然殘留在體內。她踉傖的爬回前座,雨水從破碎的窗玻璃外打進,安全氣囊像男人無力的陰莖一樣掛在前座,雅鈴試著發動車子,可是車子卻完全沒有反應。

她找出手提包,提包裡卻什麼也沒有留下。

雅鈴歎了口氣,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現在只想回家好好洗個澡,把整件事忘掉,可是卻被困在大雨中,哪裡也去不了。

突然雅鈴從後照鏡中看見一台大卡車急駛而來,她連忙把頭探出車外招手,卡車卻沒有理她,按了兩聲喇叭揚長而去,雅鈴連試了幾次,總算有一部大卡車停了下來,卡車的車窗搖下來之後,探出了一個少年的頭,問清楚雅鈴的狀況,卡車的車門就打開了。

這部卡車原來是部空的砂石車,開車的是兩叔侄,叔叔的頭從前額直禿到腦門,油亮油亮的,身材矮壯,只穿了件汗衫和短褲頭;侄子年紀不大,看起來像剛剛退伍,身上穿了件短袖花襯衫和牛仔褲。做侄子的打開車門讓雅鈴上車的時候,看見雅鈴那被雨水打濕了的曼妙身材,心裡一突,這就犯了淫念了。雅鈴踩踏板上車時,把腿抬得老高,一雙筆直細嫩的大腿更讓這小伙子猛吞口水。

雅鈴上了車之後,對叔侄兩人不斷道謝,禿了頭的叔叔還拿了一條毛巾給雅鈴擦身體,同時那雙瞇瞇眼也上上下下地掃了雅鈴一回,雅鈴不自覺的把兩腿夾緊。她的臉上雖然未施脂粉,不見平日艷麗的容貌,卻顯出年輕與清秀的美,美麗的臉龐上掛著幾滴雨珠,更顯得嬌嫩欲滴,長長的睫毛配上一雙大眼,美好的身材配上被雨水緊緊黏在身上的套裝,讓本就好色的禿頭叔叔也起了淫慾。

「謝謝你們哦,我的車出了事,你們有沒有大哥大,借我打個電話。」雅鈴側過頭,把一頭長髮甩到一邊,一邊擦乾頭髮一邊問。她的動作十分優雅,但是兩個好色之徒卻覺得口乾舌燥。

做侄子的正要回答,禿頭叔叔卻開口說︰「小姐,我們沒有大哥大啦,我們要去南部,如果方便的話,我們載你去休息站你再打電話好不好。」雅鈴聽到這話,也只好答應說︰「那麻煩你們載我到最近的休息站。」禿頭叔叔點了點頭,同時拿了兩顆檳榔往嘴裡丟,擠在中間的侄子也點了一根煙抽。

車裡的空氣又悶又濕,空間又擠,三個人都沒有說話,開了一會,叔叔跟侄子說︰「喂!換你駛。」於是那侄子就坐上了駕駛座,禿頭的叔叔換到雅鈴身邊來。

叔叔一坐到雅鈴身邊,便轉頭問雅鈴︰「小姐,你長得很漂亮哦,做哪一行的啊?」「我是做服裝設計的。」雅鈴往車窗邊欠了欠身體,因為那叔叔一直往自己身上擠。

「哦,小姐要不要去後面休息啊?前面這樣有點擠哦。」叔叔說。又往雅鈴身上擠了擠。

「這老色鬼!」雅鈴暗暗心驚,只怕昨晚的事又要重演,但是自己人在別人車上,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只好答應下來,那叔叔便把座椅放倒,讓雅鈴爬到後面的通鋪去。雅鈴只好轉過身子,向後座爬去。禿頭叔叔趁雅琳背轉身體時,也連忙拉開拉煉,露出粗黑的大老二來,年輕的侄子看著叔叔掏出傢伙,當然知道叔叔想幹嘛。叔叔向年輕的侄子眨了眨眼睛,低聲在侄子耳邊交代道︰「走濱海公路,呆會我們換班。」侄子點了點頭,又拿出煙來點,那禿頭叔叔也很快的爬進了後座,做侄子的突然靈機一動,把卡帶放進錄音機中,按下了錄音鍵。同時調整了一下後照鏡的角度,慢慢欣賞這場卡車強姦秀。

只見叔叔爬進後座之後,便往雅鈴身上壓過去,雅鈴一邊往裡面縮,一邊用長長的美腿去踢叔叔,叔叔一閃,雅鈴蹬了個空,本來就沒穿好的高跟鞋脫腳而飛,撞到了卡車的擋風玻璃,掉在椅子上。叔叔趁隙撲上去壓住了雅鈴,雅鈴雖然極力反抗,但是哪裡是這粗壯漢子的對手,沒多久叔叔就一屁股壓在雅鈴的胸口,壓得雅鈴喘不過氣來,叔叔雙手抓住雅鈴的手腕,拿起旁邊麻繩,把雅鈴的雙手綁起來,然後反到背後。

「求求你,不要啦!」雅鈴嘶啞的大叫,但是被色慾沖昏頭的男人哪裡理會她的哀求,叔叔粗暴的撕開雅鈴寶藍色套裝的絲質上衣,雅鈴還來不及心疼她那兩萬多的套裝被毀,胸口一陣涼意,胸罩也被扯開了,年輕有彈性的乳房立刻在男人的眼前。

「很大嘛,哎唷,怎麼上面都是抓痕。」叔叔依舊用屁股壓住雅鈴的下腹,用手左右拍打著雅鈴那D罩杯的乳房。好像在試那奶子的彈性似的,「小姐,昨天晚上幹得很凶哦!」叔叔嘲笑的說著。雅鈴羞愧欲死,昨晚的淫蕩表現和難以忘懷的快感,仍深深的留在她的腦海中,她把臉別了過去,不敢看那禿頭男子,這一轉頭,正好看到後照鏡裡,另外一雙急色的雙眼,正直直的往自己身上看。

「喂!別顧著看!要看路啊!」叔叔笑著跟年輕的侄子說,轉頭又道︰「奶子這麼大,先打打奶炮好了。」只見叔叔掏出那根動過手腳的大陽具出來。雅鈴一見不禁害怕起來,禿頭叔叔的陽具雖然沒有昨晚痘臉男的來得長,可是卻在裡面裝了十幾顆鋼珠,整根老二看起來跟肉色的苦瓜一樣,裝了鋼珠之後只怕有七八公分直徑,比痘臉男的還要粗得多。

「怎樣!我的東西比你男朋友的大吧?」叔叔得意的說,在車上強暴美女,讓他十分的興奮,紅色的龜頭漲的亮亮的,前端還滲出淫水來,和他油油亮亮還滲出汗珠的禿頭相互輝映。叔叔把陽具放在雅鈴的乳溝中,雙手握住雅鈴的乳房往中間擠,前後搖動著屁股,龜頭不時頂到雅鈴端正的下巴,一股腥臭心的尿臊味讓雅鈴受不了。她把頭向後仰,胸部被壓迫的結果讓她張大了嘴喘氣,襄了鋼珠的陽具在雅鈴柔軟而有彈性的乳房中摩擦,讓她感覺十分的心。

叔叔玩了幾分鐘奶炮,肉苦瓜更加堅挺了,他放開乳房,雅鈴胸口的壓力解除,立刻大口的喘著氣,兩顆奶子也隨著胸口的起伏而晃動著。好色的叔叔暗暗感謝上天,這麼漂亮鮮嫩的美女平白給自己玩到,自己平常去三溫暖玩哪有這種貨色。叔叔也不客氣,把雅鈴的的裙子用力扯落,露出長滿細毛的下體來。

「小姐!你出門都不穿內褲的哦?」叔叔笑問著,雅鈴咬著牙不回答他。叔叔吐了口口水在手上,然後在雅鈴的陰戶上抹著,雅鈴只覺得心可怕,她軟弱的哀求著︰「不要……司機大哥,不要……我求求你……饒了我……」「饒了你?哼,自己送上門的,不幹白不幹。」禿頭叔叔用力分開雅鈴修長結實的雙腿,雅鈴雖然奮力想夾緊,但是卻無法抵抗,兩腳被分開,叔叔火熱的肉苦瓜抵了上來,也不管雅鈴的陰道濕了沒,就狠狠地擠了進去,那根凹凸不平的七公分粗肉苦瓜硬生生的擠進雅鈴窄小乾燥的肉洞中。

「啊!!!!!!!!」尖銳的慘叫讓車內三個人的耳膜嗡嗡作響,後照鏡中只見雅鈴清秀的五官像被打了一拳般,緊緊的皺在一起,纖細的雙眉在眉心打成一個苦悶的結,豆大的淚珠劃過光滑的臉頰,拚命後仰的頭露出細長白皙的脖子,上面一條條的青筋訴說著肉苦瓜摩擦乾燥陰道的痛楚,淒厲的叫聲在大貨車狹窄的車廂中反覆迴盪著,大聲的哀叫著被強暴的可憐,禿頭叔叔淫慾薰心的醜陋面目寫滿了征服美女的得意,他把頭埋在雅鈴堅挺的雙峰上,賣力的吸吮著,奮力挺動的屁股上因為用力而浮出征服的肌肉線條,隨著肉苦瓜的向內深入,雅鈴的哀叫也越來越響。年輕的侄子在前座看得是血脈賁張,肉棒在褲子上頂起了高高的帳篷,車速也不自覺的越開越快。

這時候車子已經上了西濱公路,大風大雨加上侄子的快車,車內悶濕燥熱的空氣,男人身上的檳榔味和汗臭味,雅鈴身上淡淡的體香味,混合成一股淫邪的氣味,雅鈴覺得自己整個被撕裂了,肉苦瓜上那致命的鋼珠摩擦著她乾燥窄小的陰道讓她痛苦難耐。

「不……不要……不要啊……我要死了,我裂開了……救命……救命啊!」雅鈴尖銳的叫聲迴響在車廂內,她大口喘著氣,纖細的雙手緊緊的撐住叔叔的肩膀,在那上面抓出一條條的血痕,叔叔則毫不留情的用肉苦瓜在雅鈴尚未濕潤的陰道內開始費力的活塞運動,為了減少痛楚,雅鈴的雙腿張大大的張開來,一隻雪白的左腳就伸到前座來,旁邊還掉著剛被踢落的高跟鞋,那只形狀美好如白玉般的腿,正隨著肉苦瓜的活塞運動而痛苦的抽搐著。

折磨這個美麗的女人讓禿頭叔叔有種前所未有的快感,他耳朵裡聽著女人的哭叫,手上抱著女人不停掙扎抖動的光滑肉體,肉棒在溫暖緊窄的肉洞中費力的進出著,一種殘忍暴虐的心態佔據了這個男人,他那支異常巨大的肉苦瓜讓雅鈴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折磨,他在女人的身體裡奮力的翻攪著,讓雅鈴叫得腦部缺氧,哭得呼天搶地,可憐的小肉穴被幹到紅腫出血,在肉苦瓜上留下如處女般的鮮艷紅花,但是不管她怎麼哭叫,男人那醜陋的肉苦瓜依舊在她可憐的小肉洞中不停的進出著,雅鈴終於受不了這樣的痛楚,媚眼一翻,昏了過去。

但是即使如此,被色慾沖昏頭的叔叔,仍舊死命的抽插著雅鈴紅腫出血的肉洞,可憐的雅鈴是痛昏過去又痛醒過來,連叫都叫到沒力了,那可怕的抽插好像不會停的一樣,不停的折磨著雅鈴,被暴力和痛楚徹底擊倒的雅鈴只覺得時間似乎長得可怕。

也不知過了多久,隨著叔叔狠命的幾下猛撞,大量又熱又濃的精液才從肉苦瓜的尖端衝入雅鈴的子宮中,已經全身無力的雅鈴又是一陣猛力的抽搐。叔叔還把肉苦瓜抽了出來,把精液噴在雅鈴的臉上,只見雅鈴清秀的臉上,掛著淚珠、口水和白濁的精液,看在叔叔的眼中,有著無比的快感,這就像打破一個美麗的雕像般的痛快感覺。

「阿叔,換我了吧!」開車的侄子這麼說。「阿叔!你的老二好可怕啊,以前都沒聽你講過。」「嘿嘿,我這支不知道把多少女人幹到死翹翹。」叔叔一邊拿還肉棒在雅鈴的臉上擦來擦去,一邊得意的說︰「喂!小姐,爽不爽?」被插得死去活來的雅鈴哪還有知覺,只能無力的倒在後座,任由叔叔的龜頭在她柔嫩白皙的臉龐上塗抹著濃稠的精液。叔叔又對侄子說︰「這女人這樣子,你呆會不要從前面幹她,插她屁眼,不然你玩起來不爽哦。」叔叔拿起雅鈴的衣服把肉棒擦乾淨,又說︰「別說做叔叔的對你不好,我看這小妞的屁眼還沒有被用過哦。」叔侄兩人很快的交換了位置,叔叔發動了車子,侄子也很快的脫下了褲子,露出肉棒來,叔叔還在前面提醒他︰「靠!你小子也不小嘛,你要先用口水先把她的屁股弄滑一點,不然很難搞的。」侄子點點頭,其實他也沒有搞屁眼的經驗,只見他抱著無力的雅鈴,想找個好位置插雅鈴的屁眼,可是車裡空間小,雅鈴和自己又都是高個子,無奈,只好把座椅放倒,讓雅鈴趴在座椅上,圓翹的屁股向後面挺得老高,侄子吐了些口水在雅鈴的菊花蕾上,手指在上面胡亂抹了抹,挺著硬了許久的肉棒往雅鈴的屁眼裡塞。

「你,你在幹什麼!」本來已經昏昏沉沉的雅鈴,突然覺得屁股後面一陣火熱,回頭一看,馬上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雙手被綁,腰部又被侄子抓住,加上剛剛被叔叔狠搞了一頓,也真的沒有力氣了,她只能哀求著說︰「不行啊,不行啊,求求你……不要啊!」但是把龜頭對準她菊穴的年輕人,這時的腦袋裡只有獸慾,他壓著雅鈴的身體,腰部用力,硬是把熱騰騰的肉棒一寸寸的往雅鈴那從未被開發過的處女菊穴中插進去,這下只苦了早就被幹到超過限界的雅鈴,她那無力的身體被撕裂的痛楚所刺激,再次激烈的反抗起來,她的雙腿拚命的往後踢,年輕的侄子只好拚死命的抓住她的細腰,更加用力的往裡塞,雅鈴越是注意力放在屁眼中,身體被撕裂的火熱刺痛感就越加強烈,這痛苦的感覺讓雅鈴的四肢都顫抖了起來,而窄小的車廂中再次迴盪著美女可憐的慘叫聲。

「叔叔!屁眼好緊哦,夾得我好爽啊!」肉棒被腸子強烈的收縮所刺激,侄子也大聲的叫了起來,他奮力的挺著腰,讓肉棒在雅鈴的直腸中摩擦,雅鈴痛得大聲哭叫,連聲音都哭啞了,但是在自己體內的凶器卻仍然固執在雅鈴的處女肛門中進進出出,因為夾的力量很大,年輕的侄子很快就在雅鈴的肛門裡發射了出來,大量的精液讓雅鈴感覺好像被沅腸一樣。

雅鈴正以為苦難已經過去了的時候,那把肛門撕裂的肉棒卻並沒有變小的跡像,而且居然又再次的動了起來,雅鈴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侄子驚人的恢復力讓美麗的服裝設計師再次陷入痛苦的深淵,而且因為精液的潤滑,肉棒抽插的速度更快了。

「靠!年輕就是不一樣。」開車的叔叔嘖嘖連聲,對自己侄子的體力也稱許有加。

正在奮力肉搏的侄子才沒有聽到這話,征服眼前美女的快感讓他興奮異常,射過一次之後的他更加耐久,他伏在雅鈴的背上,像條公狗似的奮力前送,讓柔嫩的腸肉緊緊的包夾著他的肉棒,將火熱的肉棒深深地刺入雅鈴那緊翹的小圓臀中,讓大肉棒刺穿眼前美女的身體,當肉棒完全沒入雅鈴的肛門時,侄子感到無比的滿足。

終於雅鈴發出一聲慘叫,她那被撐到極限的肛門已經破裂,流出了鮮血。這時候的雅鈴已經完全陷入昏亂的狀態,肉體上的折磨讓她的神智完全昏迷,可怕的痛楚已經被她的大腦所拒絕,她不再感到痛苦,雅鈴呆呆的看著前方,大雨打向卡車的車窗,卡車引擎發出怒吼聲向前飛奔,兩旁的風景快速的向後倒退,她肉體深處的淫亂再次被速度所挑動起來。

「啊……啊……!」雅鈴發出沙啞的呻吟聲,這聲音明顯的不是慘叫聲,同時,她還扭動著屁股往侄子的身體靠過來,「開快一點,快一點!」雅鈴沙啞的說。在開車的叔叔轉過頭來露出奇怪的表情︰「這婊子好像開始爽起來了!他媽的真是怪啊。」他腳踩油門,車子的速度更快了。

年輕的侄子似乎也感覺到雅鈴的改變,雅鈴原本有些僵硬的身體居然柔軟溫熱了起來,他伸手一探雅鈴的肉洞,肉洞裡面居然是一片濕淋淋的蜜汁。他不知道這個女人怎麼會突然從痛不欲生變成慾火中燒的浪女,還隨著自己的動作發出淫蕩的呻吟。

「啊……啊……哦……哎……」雅鈴大口喘氣呻吟著,那聲音倒像只發情的母獸,根本不考慮自己肛門已經破裂出血的處境,還不停的扭動著屁股,原本處於攻擊態勢的侄子,被雅鈴這樣一搞,反而處於守勢,只管努力把陽具往前挺,其他的就交給雅鈴了,雅鈴熱切的搖動著嬌翹的小圓臀,但手被綁著不方便,於是侄子把她受縛的雙手解開,雅鈴雙手撐在前座置物架上,回頭用熱切而魅惑的眼神看著侄子,圓臀好像做活塞運動一樣不停向後轉磨。

「哦,幹!夾得好爽哦……!」年輕的侄子在雅鈴猛烈的需索下,肛門的柔肉好像要把肉棒弄斷似得緊緊包夾著,他用力縮緊屁股的肌肉,忍住那股想射精的衝動。「阿叔!我快受不了了。」「給我……我要……哦……好舒服。啊!」雅鈴春情大發的浪叫著,開車的叔叔聽得猛吞口水,已經縮下去的陽具居然又挺了起來,而雅鈴的手這時也摸上了叔叔的褲襠,搓弄起來,搞得叔叔慾火高漲。

「幹,死婊子欠人插!」叔叔一打方向盤,把車子停在路邊。解開褲子,肉苦瓜再次出場,他坐在車前的儀表板上,露出那根怒氣騰騰的肉棒來,雅鈴也毫不猶豫的張開小嘴,舔弄起叔叔的龜頭來,叔叔同時伸出魔爪,在雅鈴高挺的乳房和乳頭上搓弄著。

「我又要射了!哦!啊!」沒多久,後面的侄子在低吼聲中再次發射,他整個人趴在雅鈴的背上,肉棒在雅鈴溫濕緊致的菊穴中不停的跳動,火熱的精液再次充滿雅鈴的直腸。

雅鈴也放開了叔叔的肉棒,縱情的大聲浪叫︰「啊……好舒服!通通給我!

給我!!哦……「她雙手緊緊抓住叔叔的後腰,用力之大連指甲都弄斷了,同時大量的淫精也從紅腫的陰戶中流出,順著她光滑的大腿直流到車廂的地板上。

興奮以極的叔叔馬上和一時無力再戰的侄子交換位置,侄子把沾著血和精液的肉棒塞進雅鈴的嘴中,後面的叔叔把肉苦瓜對準雅鈴那大開的菊花蕾,那暗紅色的肉穴正流出紅白相間的液體,可是叔叔哪裡管這許多,奮力一刺,那襄著鋼珠的肉棒,便狠狠地沒入雅鈴的肛門中。

雅鈴卻似乎渾然不覺得疼痛,雖然叔叔每次的抽插都夾帶著許多的鮮血,肛門整個被撕裂開來,可是她卻仍舊捧著侄子那軟掉的肉棒不停的套弄著,叔叔在後面時而插幾下後庭,時而插幾下淫水滿溢的蜜穴,又轉又攪的,搞得雅鈴嬌喘不止,可是她卻不知從哪裡生來的力量,被搞得那麼慘,卻仍舊搖動著圓翹的屁股迎合著叔叔沉重的撞擊。叔叔也感受到和上次不同的吸力,尤其是插進蜜穴中的時候,已經被肉棒撕裂流血的蜜肉卻有著無比的夾力和吸力,蜜肉像章魚般緊緊的纏住粗大的肉苦瓜,和不久前的毫無反應截然不同。

叔叔插得滿身大汗,爽快至極,下腹部和雅鈴的屁股相撞發出「啪、啪」的聲音,而肉苦瓜和雅鈴的兩個肉洞也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讓性交的快感充滿兩個人的全身。

「嗚哇!小蕩婦,生我的小孩吧!」叔叔抓住雅鈴的纖腰,把肉棍狠狠地插進雅鈴的蜜穴中,大量的精液,不停的射入雅鈴的身體內。雅鈴發出濃濁的喘息聲,拚命的把屁股往叔叔這邊擠,讓龜頭能夠更深入的刺入體內。

叔侄兩人輪番姦淫雅鈴,把精液輪流射入雅鈴的直腸和子宮中,到最後,三個人就胡亂的躺在大貨車的車廂內睡著了。當巡邏的警車據民眾的報案趕到時,兩個好色的男人還沒睡醒。雅鈴更是呼吸微弱,全身脫力,緊急送醫急救才撿回一條命,但是因為精神受到強烈刺激,醒來時已經意識混亂,什麼都不記得了。

雅鈴的父母對開貨車的叔侄兩提出控訴,兩個叔侄俯首認罪,踉鐺入獄,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但是曾經被雅鈴撞倒過的痘臉男和疤面男反倒因此逃過牢獄之災,雅鈴一個月後還動了墮胎手術,拿掉肚子裡那不知道是誰下的孽種,然後被遠送到美國去進行心理治療。三個月後,痘臉男和疤面男也在一場飆車族互砍的鬥毆中血濺街頭,魂歸離散天。

雅鈴在美國調養了近一年才逐漸的恢復,回國後繼續從事服裝設計的行業,但是風格卻大大的改變,她利用塑膠皮革和伸縮性強的萊卡布料,設計出許多貼身、性感又有點暴露的服裝,在設計界大出風頭,評論家認為她的設計有強烈的速度感和世紀末頹廢的風格。

「嗨!小姐,你有空嗎?」深夜的飆車族聚會場所,突然出現一個身穿紅色緊身短裙的美艷女子,她足蹬三、四寸長的高跟紅色短靴,帶著墨鏡,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一個少年人向前搭訕著,「沒空!」女子搖搖頭。

其實她早就看好了目標,就是一個開著紅色跑車的飆車手,那車手剛剛跑完一趟,技冠群雄,紅衣女子立刻走上前去搭訕,她彎下腰去,兩顆奶子在開了深叉的緊身衣中若隱若現。

「帥哥,可不可以帶我去飆車啊?」紅衣女子問。

「可以可以!那有什麼問題。」年輕的飆車手回答著。

午夜的公路上,雅鈴手握著方向盤,露出一雙大奶,紅色的緊身衣裙被褪到腰間,她迷濛的眼神望著空曠的道路,堅挺的奶房也緊緊的貼在方向盤之上,圓臀坐在飆車手的兩腿之間,那飆車手坐在桶型座椅上,腳底緊踩著油門,牛仔褲褪到腳踝上,同時挺著屁股讓肉棒深深的插入雅鈴的身體中。

「啊……啊……啊……插死我了……好爽……死了……死了……我不行了,快……快給我!啊!!!!」雅鈴嬌聲喊著,大量的淫水噴在飆車手的大腿上。

紅色的跑車呼嘯的掠過台北的黑夜,美艷的服裝設計師終於找到了治療性冷感的方法。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