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悶騷巨乳女友文娟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我的女友叫文娟,不和我同班,但我們都是一個系的,是英語系的。人長得過得去,主要就是她特別的身材吸引了我。她和我差不多高,169比我略矮,腿很修長,有點肉,但是上半身卻肉肉的,胸部特別吸引人,至少有D罩杯吧!走起路來都晃蕩晃蕩的,相當可愛,猶如她的長相一般。

我和我的室友張君都很喜歡她,曾一度還有過暗戰,可是還是被我搶到了。張君家裡條件極好,而且雞巴出奇的大,是極品的那種,龜頭極大,我在大學之前沒有見過那麼大的,我一直算是很大的,和他一比相形見絀,而且他長得也很漂亮。當時他剛和原來女友分手,便要和我爭奪文娟,還約出來過文娟一次,但是沒有下文,最終文娟還是跟了我。

慢慢的到了夏天,我和文娟翻雲覆雨之後躺在床上,她用手慢慢撥弄著我的雞巴,我們聊到了當時張君約她的那個晚上。

「啊呀,別提啦!嚇也嚇死了……」文娟嬌嗔地說。

「怎麼啦?文娟,我倒想聽聽看。」

「張君他是個色狼,太嚇人了,我趕緊逃了回來。」

「怎麼啦?他怎麼弄你了?」我一緊張。

「沒有啦!只是他抱我的時候下面一下子大得好厲害,我覺得被他存心頂著一樣,一定是個色狼啦!」

「哈哈,你個傻瓜……」我這才知道原來張君的大雞巴給他帶來了誤解。

「老公,再來嘛!」文娟又開始用她略有點肉的小手套弄我的陰莖。可是我不知道怎麼的,興趣越來越差,體力也越來越不行,怎麼也不能勃起第二次了,有時候第一次也困難。總覺得平時生活工作壓力太大太累了。所以我只能一直用手來略微滿足一下文娟。

本來我以為,文娟這樣就夠了,直到一天。

我們系集體上游泳課,張君穿著一條小泳褲,完全被他未勃起的陰莖撐得嚴嚴實實了已經,外面看上去像是裡面塞了什麼大東西,加上他身上的肌肉,引得很多人偷偷打量。我在泳池的一角和文娟聊天時,也發現文娟偷偷瞄了張君的三角地帶五、六次,每次都臉有點紅。

我用手偷偷伸進了文娟的泳衣,發現她的陰道極其潤滑,一定是分泌了不少液體了。

「壞蛋,不和你玩,我去找我的同學了,別人看到不好。」說著就游到她們女生那邊去了。她們談笑間我偶然可以聽到她們在說「有沒有那麼大啊」、「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還有一個女生竟然問了文娟我和張君誰大?文娟紅著臉說不知道,聽得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其實文娟也是大家目光的焦點,她穿著我給她買的三點式泳衣,在她D罩杯以上的身材襯托下曲線分明,走動時候身上的肉和兩顆肉球上下微顫,相對比較大的乳暈若隱若現,令很多男生的小弟弟都敬起了禮。

在打鬧的時候,愛惡作劇的阿明偷偷剪掉了張君游泳褲的鬆緊帶,大家就等著他出醜了。

而在游泳池的另一個角落,女生們也玩起了調皮的遊戲,文娟玩得很投入,遊戲大致是真心話大冒險,只是輸掉的人要把自己的胸衣放鬆一格,連體的就拉低一格。

調皮又聰明的文娟一開始就佔了上風,把其他幾個女孩搞得很狼狽,但是情況馬上又有突變,文娟的胸衣就快掉了下來。一旁悄悄聚來了好多男生看著,包括張君,大家都在水下舉了起來,似乎都期望著能看到文娟的乳房。

「不玩這個了,不玩了,我們換個規則吧!」文娟覺得形勢不對就想突圍。

「不可以!不可以!」幾個女生起哄。

「換個也可以,下面誰輸了誰就去看看我們剛剛說得真的還是假的,要去用感覺見證一下哦~~」鬼腦精的小紅說道。

「哪個啊?」小娟不解的樣子紅著臉。

「去看看張君的褲子裡到底有沒有塞著東西啊~~剛才不是你說得最起勁的嗎?」大家起哄了。

張君在一邊的臉有點尷尬。他似乎想留下,但是又覺得不好,就想走,一旁的男生都說:「不能走啊,要看好戲呢!」

文娟的臉紅彤彤,竟然說了句:「那好,反正我不一定輸,我多聰明啊!」

我聽了覺得這樣很不妥,趕緊插進去說:「不行不行,文娟別玩了,我們走吧!」

「你就那麼看不起我嗎?我一定會贏的啦!相信我。」

「不要,你不會贏的。」我說,她哪裡知道大家早就看她小聰明不開心,要捉弄她了。

「我就要!」

「不可以!」我拉了她一把。

文娟什麼都沒有說,很生氣的要離開。一邊的張君覺得太尷尬,也已經要游出去了。文娟走出了游泳池,頭也沒有回,張君也是,他們卻要走到各自的更衣室而要相向而走,大家都不好意思看對方,但是我還是看見了文娟偷看了一眼張君撐得很高的褲子。因為鬆緊帶被剪了,褲子一點點在往下掉,而張君卻沒有察覺,大家都很安靜,看著他們離開。

正在他們相交的時候,文娟突然腳底一滑,張君一動,褲子掉了下來,文娟快摔下去的時候不偏不倚抓住了張君長長的陰莖,兩人都倒了下來。文娟的上半身壓在了張君的腿上,文娟握著張君的陰莖,只能握住半圈,實在太粗了,而那顆光滑的巨大的龜頭離她的手只有一點點距離。一整條25公分的陰莖展現在大家面前,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文娟紅著臉,剛起來一半,可是剛剛系得很鬆了的胸衣卻掉了下來,兩個巨大的乳房完整地展現在了大家面前,粉紅色的不小的性感乳暈正滴著水珠。而此時文娟的竟然還沒有從張君的雞巴上面拿開,還在下意識地撫摸它,一下子它更大了、更粗了,暴起了青筋,許多女生幾乎要流口水了。

文娟摸了它幾下之後突然猛醒,趕緊遮著胸飛奔走了。

「好痛啊……」張君說。

後來我和文娟賭氣了幾天,沒有理對方,最終我終於憋不住,為了道歉,我參加了那天晚上的聚會。

那天我們在沙灘的酒店大包房裡聚會,我答應了文娟,以後不阻止她玩遊戲了,她要我對所有人說,我也硬著頭皮照做了,大家鼓掌。

我們十幾個人圍成一圈,穿著沙灘褲,喝著啤酒,玩著真心話大冒險。玩到後來大家開始High了,喝多了,就開始玩不正經的了。玩的時候我發現文娟老對著張君和另外幾個男生下面看,原來他們都走光了,寬大的褲子裡可以清楚看見他們的陽具。

這個時候阿明提出來女生輸了就要被摸胸,男生輸了就要被每個人摸雞巴,我猶豫了一下,只好同意了。

平均輸了被摸得時間最長的就是張君和文娟,他們的乳頭和雞巴都已經勃起了。

這個時候文娟又輸了,小紅又出怪點子:「讓她摸雞巴猜老公,沒摸準就要脫衣服,脫光了就要口交。」

我們大家只能圍成一個圈,讓文娟摸,文娟有時候隔著褲子摸一下,有時候要伸到別人褲子裡面,她每次都要套弄一下對方的雞巴,刺激一下對方的龜頭才甘休。

我自信我的雞巴很好認,所以很定心,可是她經過我的雞巴時摸了一下就走了,卻在張君雞巴前停了下來,她把它的雞巴拉了出來,從根部開始摸了又摸,說:「這是我老公的雞巴。」結果摘下毛巾後,她也沒有一點意外的表情,抓起張君的雞巴就舔。

她表情及其淫蕩,舌頭圍繞張君的大龜頭一圈一圈的轉,一會兒又用舌尖刺激他的馬眼。用手比劃來看,文娟的手掌剛好可以和他的龜頭一樣大,文娟像得到寶物了一樣興奮地搓揉著。

大家看得都打起了手槍,這時候小紅卻走到了我的身前說:「不舒服了吧?來,我來讓你舒服……」

小紅一直暗戀我,但是她有點胖過頭了,我一直沒有答應,不過她的胸是我們系裡最大的,她吮著我的雞巴,用她肥肥的乳房夾住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