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人與動物的差別往往在於一念之差。這一念似乎只在乎於人的某種思想。當人的理性大於人的衝動之時,為人。反之,則為獸。

剛剛結婚不久,本打算在明年要個孩子的。卻不曾想。妻子給了我一個驚喜。在婚後的第二個月,她順利的懷上了我的種。我不知道是因為我的種是優良品種還是因為避孕套的質量不合格。反正,在得知我妻子懷孕之後,我是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著。真的感覺到了壓力。因為我從這一刻起,不但要養活我妻子,還得為我沒出生的寶寶預備他(她)在出生之後所要得到的一切的一切。

我開始失眠,開始情緒變得煩燥不安。或許生活中的壓力的確過大,但我還是默默的面對著一切。

妻子懷孕的反應太大了。整天吃了吐,吐了吃。都說孕婦會變胖,可我卻一點也沒覺得我妻子胖起來。倒是感覺她越發的憔悴。正當我不知所措之時,我妻子的媽媽打電話來說,讓她過去住幾天。換個情境,也許孕吐的反應能好一些。我同意了……

送我妻子上車的那天,天空格外的明朗。當妻子踏上客車以後,探出頭來。輕輕的向我揮了揮手,那一對小眼似乎閃著光線,整得我也心情忽然變得陰暗起來,雖然知道這一別不過是三二十天的時間。但心裡還是有點捨不得。究竟天天晚上有人在身邊陪著,如今她卻要離開一段時間。唉。說不出來的感覺。雖然表面有點傷心,但卻從內心裡溢出一絲絲的喜悅之情。

終於可以安心的上班了。再不用擔心妻子在家裡出什麼狀況了。失眠和煩燥也有所好轉。

男人假如閒下來,總會瞎琢磨些什麼。我也不例外。晚上下班回來以後,除了上會網,再沒其它的事好打發了。無聊充斥著我現在的生活。總在不經意之間想起妻子來。非凡是夜裡。有時候會想起和妻子在床上翻騰打鬧的情景,如今是人去樓空。只留下淡淡相思之情。有時候想得很了,就邊看A片。邊打飛機。直打到自己癱倒在床上,因為那樣很輕易睡著。

人是種很希奇的動物。假如長時間的讓他做某件事,做久了。他肯定會膩味。好比打飛機,剛開始的時候,打飛機的感覺非常的爽。記得曾經年輕的時候。一天打多少次。現在也膩味了。無意之中,有個念頭閃過。「嫖娼」。連我自己都嚇一跳,因為生活中我的非常本份。很少跟其它哥們混雜在一起。加上以前一直是三好學生。所以思想品德個人自認為。還是高於別人的。

就這樣在矛盾之中掙扎了幾天。最終還是我的衝動戰勝了我的理智。我瘋了。

在妻子離開的第十三天,我終於鬼使神差般的去了我們市的紅燈區……晚上十點左右,紅燈區裡的霓虹燈確實夠紅。不但是紅。還是暗。人似乎都有戀夜的情節。天一黑。那顆不安份的心就蠢蠢欲動。在幾家洗頭房前稍稍一轉。就不停的有人探出頭來。輕點的招招手。重點的就開口了。「先生。要什麼進來談談」。甚至有位直接伸手過來拉我。可惜長得實在讓我有點發沭。

在轉到第三圈的時候。終於有家洗頭房裡的面小姐讓我看著比較順眼。長髮,身材高挑。因為我是站在洗頭房外面隔著那昏暗且透著誘惑的燈光觀察的。為了進一步有所行動,所以推門進去了。

果然我沒走眼。那女的不光一頭秀麗的長髮。而且還長了一張挺拔氣的臉,人大概也就在十八九歲吧。整個臉上洋溢著青春的氣息,還透著淡淡的清純。能在這種地方遇著這樣的女生,看來我今晚要不虛此行了。

那女生見有人進屋來。臉上那種本能的笑臉馬上出來了。起身。

「先生,想要什麼服務」。說完甩了甩頭髮。那秀髮的確很順。也很有光澤。但我卻感覺有點吐。我不喜歡故意做作的。

「打炮,多少錢」。可能是一段時間的沒接觸女性了。我的話也變得粗魯直接了。話一出口,我自己都感覺有點臉紅,不過我還是說了。

「200一次,300包夜」。回答的態度還是比較職業化的。笑臉依舊。但卻不是那個味道。彷彿此時的笑臉裡包著一點點的銅味。

「一次吧。在哪裡做?」。我有點迫不及待。因為我下面的小弟弟早就在不安的驛動了。

「請跟我來」。說完她轉身從包裡取出一個避孕套。然後招呼我上樓。

到了樓上一看。整個二屋裡有五個包間。全是有隔板隔的那種。環境可謂是簡陋。那種隔板只能隔住人的視線,但卻阻止不了聲音的傳播。3號包房間裡的叫床聲斷斷續續,弄得我早就情緒高漲。拉著那女的進了隔別4號包房。

沒想到她一進包房,速度比我還快。馬上把內褲脫下。躺在床上。雙腿夾緊立起,上身沒脫。

「你怎麼還不脫呀」?她笑著問我。笑中似乎在笑我傻。的確。我是傻。因為我沒嫖過娼。這是第一次。但男人的虛容心總會讓自己的嘴巴亂說。

「切,你倒比我急呀。脫衣服嘛。簡單的很嘛,一會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床上功夫」。話音剛落,我身上的衣服已然脫得精光。

此時一絲不掛的我真的感覺到了那種本能的衝動,雙手直接就抓向她的上衣,從下向上掀起。粉紅色的罩罩立馬呈現在眼前。粉紅色的女生都挺浪漫的。想不到這麼一個清純小妹妹不知因為淪落風塵。雖然心有迷惑,但是手上的動作卻一刻也沒停止過。手伸到後面摸索到扣子。輕輕一彈。乳罩由於沒了彈力的約束,再加上咪咪的彈性。罩罩馬上彈得鬆鬆的。我隨手接過往邊上一扔。此時的她才完全的呈現在我眼前。我細細的打量著。彷彿要看透她的身體。這說穿了也是為了讓自己飽下眼福。花了錢的東西。哪個男人不願意多看幾眼,多摸幾把,多插幾下?

她是那種皮膚很白晰的那種女生。中國有句古話「一白遮三醜」,加之瓜子臉型,長髮飄逸,修長的身材,假如再加副眼鏡。說她是大學生都有人信。可惜了,又一良家女子走上這條賣身之路。

我睜著我色瞇瞇的雙眼,不停的在打量著她。

平坦的小腹,肚臍很性感,圓圓的。下身的毛毛呈倒三色狀。毛毛很黑,光澤很好,看來她很注重自身的清潔。毛毛下面。那淡粉色稍帶著點黑色,兩片佈滿肉感的陰唇緊緊的包住陰道口。

她一直在做她的本職工作,不停的在套弄著我的雞吧。或許這樣的前奏能加快我想插入的慾望吧。

假如不是為了讓自己的眼睛能多多的在她身體上遊蕩,我早就打算插入了。不過我聽朋友們說過,嫖娼不要急著插入。拖延點時間。反正她們的服務宗旨是等你射了才算完。只要沒射。你在幹嘛都行。

但我不打算再拖延了。因為下身漲得很厲害。而且那陰莖上的血管爆得很厲害,我可不能委屈了它。

先用手輕輕的在她的陰部摸了幾把。用手挑開覆蓋在她陰道的兩片陰唇。紅紅的陰蒂隱約可見。淺紅色的陰道裡似乎能感覺到有絲絲淫水在流動。而她也在用手引導我的雞吧,一步步的靠近她的陰部。

我推開她的手,自己用手握住雞吧,用龜頭在她的兩片陰唇之間摩擦了幾下。當感覺到龜頭上沾滿了濕潤的淫液的時候,我才慢慢的把雞吧推進她的陰道。

剛一插入,她馬上抱住了我。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整個雞吧就全部沉沒在她的陰道之中。不由得佩服她們的職業操守。恨不得你一插入就使勁,一使勁就射出來,一射出來就付錢。

你越是這樣。我就越不能讓你輕易得逞。雖然她口中不停的哼哼。還不停的催促我快點,用力。可我卻絲毫不理會她。太假了。這些東西我都見識過。所以她越這樣,我越是反感。但下身的動作卻一點不快。

我和她展開了「九淺一深,左二右三」的游擊戰術。這樣的抽插的確能分散人的注重力。也能延長性交時間。是對付小姐的一種有效辦法之下。我知道小姐做熟了,做久了。是很難被一般的客人搞出高潮來。所以只是在做自己的事。一下一下的抽插。而她也只是抱著我的腰,低低的呻吟著。彷彿我和她之間唯一有關係的地方就是陰道和雞吧。其它的只是空蕩蕩的。

「吱」,邊上傳來開門聲。嚇得我馬上停止動作。究竟這裡的安全讓我很擔心。

她卻很鎮靜。

「沒事,是隔壁辦事的兩人完事了。我們接著做」

聽完此話。我一顆提著的心可算輕輕的放下了。

小雞吧經過此次驚嚇,馬上呈萎縮狀,還掉出了陰道。她馬上用那雙靈巧而又熟練的雙手,不停的給我套弄起來,一分鐘後,小弟弟又重振雄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