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雞的自述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距離城裡13公里,可以說是在城市的邊緣。如果說城裡是小康,那麼這裡就是貧民區。

住在這裡的人大體有兩種:下崗的無業人員和妓女。這就是襪子胡同的『特色』。

襪子胡同很窄,兩邊都是黑色的牆皮,好像有幾十年的歷史了吧。

地下坑坑窪窪,到處散發著腐敗的臭味兒,尤其到了夏天,到處都是生活垃圾。

襪子胡同很長,這裡可以住很多人,每個院落的大門都是緊閉著的,讓人覺得有一種神秘感。

我是襪子胡同少數幾個白天也接客的『妓女戶』,因為我急需大量的錢,在這幹這個的妓女都需要錢,要麼為了吃飯,要麼為了吸毒,也有為其他原因的,我就是為給孩子治病。

早晨6點,我起床,天氣挺潮濕的,看來要下雨,我弄了點水好好的洗了個澡,昨天晚上接了兩撥,前面和後面都弄的黏糊糊的。

早飯就是昨天剩下的涼干飯再炒一炒,當然別忘了加點鹽。為了能省下每一分錢我想盡了辦法。

吃完了早飯,我開始打扮一下,把長長的頭髮散開,臉上用廉價的化妝品仔細的打磨一下,總不能讓人一看到我就猜出我大概有27、8歲吧,要是能讓男人認為我有二十一、二歲,那我就能從他們身上要得更多的錢,總之,讓男人認為我越年輕越好。

我的『工作服』都是很簡單的衣服,因為經常要脫,也不過是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和一件黑色的緊身襯衫。

我走出屋子,不大的小院子裡到處積滿了水,昨天晚上下雨了。我從院子的角落裡找到一把沒毛的掃帚把水掃了掃。

院子裡幾乎沒什麼東西,只是有一雙黑色的女式布鞋挺顯眼的,我拿起這雙破鞋,打開門,把它放在了門口……

早晨8點,我正在院子的角落裡小便,外面響起了敲門聲。我提好褲子一邊走一邊說:「來了,來了。」

我把門打開一個小縫,外面閃出一個帶墨鏡的男人,他就是給我拉客的皮條,我叫他『畢哥』。

畢哥笑了,對我說:「小娜,起了沒?」我把門打開笑著對畢哥說:「起了。」

我看見和畢哥一起來的還有兩個人,20多歲,大學生的樣子,挺文靜的,他們一直盯著我看。

畢哥轉頭對那兩個年輕人說:「小兄弟,這是我們的花台,柱子,活兒好,人也浪,別看年輕,經驗豐富,前面後面,單管兒,雙管兒樣樣行,怎麼樣?」

還沒等兩個年輕人說話,我急忙靠了上去笑著說:「唉呦,兩位大哥,這麼熱的天兒,難得跑這麼老遠的,別找了,我這兒好著呢,來,進來玩玩吧,我跟你說呀,夏天,人們心火大,到這來敗敗火多好呀!保證服務到位……」

我糾纏著兩個年輕人,其中一個帶眼鏡的小個子對我說:「喂,全套的浪活兒會嗎?」

我一聽,竟然是個內行!真沒看出來。我浪笑著說:「哎呦,瞧您說的,咱們玩著看,沒問題的。」

兩個年輕人互相看看,走進了我的院子。畢哥就在門外。進了屋子,我一邊脫衣服,一邊笑著說:「還洗洗嗎?」

帶眼鏡的小個子說:「我們來的時候洗過了。」我脫完了衣服坐在床鋪上看著他們脫,笑著問:「兩位大哥怎麼稱呼呀?」

小個子說:「我姓張,他姓李。」我笑著說:「張哥,李哥,住的離這遠吧。」

李哥說話了:「你們怎麼到這麼遠的鬼地方來了,以前不是在小香港那邊嗎?」我說:「咳,別提了,現在城裡管的嚴,我好幾個姐妹兒都掉了。」張哥和李哥走過來坐在床上,用手開始摸著我,我也揉弄起他們的雞巴來。

一會,李哥低下頭用嘴啃著我的乳頭,張哥站在床上,我叼弄著他的雞巴,張哥的雞巴不大,包皮長長的,我翻開包皮聞了聞,沒什麼味兒,看來洗得很乾淨,我著重唆了著他的龜頭,用嘴唇夾著整個龜頭然後用舌頭來來回回的掃著尿道口,李哥一邊吃著我的奶頭,一邊把手伸到我的襠裡摳著。

漸漸的,我的屄裡被摳出水兒了,我輕輕的哼哼著,抓緊唆了著張哥的雞巴,雞巴一點點的變大,張哥忽然說:「嘶,我的腿有點軟,你等會,我先躺下。」說完,他躺在床上。

張哥躺在床上分開大腿,我跪在他的腿間低下頭繼續叼弄著他的雞巴,李哥則站在地上用兩隻手摳著我,摳得我直哼哼。張哥看著,笑著對李哥說:「喂,你弄弄她屁眼兒。」

李哥也不說話,用一隻手的食指伸進我的屁眼裡摳了起來,我抬起頭『哦!哦!哦!……』的叫著,李哥笑出了聲,更加大力挖著屁眼,好一會,『噗』的把手指拔了出來,放到鼻子底下聞了聞,罵了一聲:「呵呵!臭的!」

張哥一聽,哈哈的大笑起來,笑的雞巴直顫,說:「我……操!你以為那香呀!哈哈哈……呵呵!」

我也被李哥這句話逗樂了,也跟著笑起來。李哥好像有點弱,喏喏的說:「不是,我知道是臭的,就沒想到真是臭的。」

『哈哈哈哈哈……』我和張哥笑得肚子都有點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