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午後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大門〝碰〞地關上!她媽一走我便立刻緊摟住她,擁吻了起來。

「別這樣,嗯別嘛,弟弟、妹妹都在家呢!」她擺著頭、微扭著身體,輕輕地抵抗著。

「他們不會進來的」我毫不理會她的抗拒地把她抱上床,開始伸手撫摸她的臉頰。

「不嗯別逗嘛!」她繼續掙扎著。

我索性湊上熱唇用火熱的吻塞住她的嘴,我的舌頭在她的嘴裡不住地攪動,舔著她的牙齦和香舌。她果然放鬆了掙扎,只是用手像征性地輕握我的手腕。於是我一邊繼續輕吻她的雙唇,一邊開始解她上衣的扣子。

「嗯嗯」她沒有抵抗。我便繼續將手伸入她的上衣內,撫摸她那平滑雪白的小腹、細腰。

「不行!嗯別」她還是只輕扭著身體。

我於是大膽地把手伸向她的酥胸,輕揉著她的乳房。她氣息加重,握我的手也鬆了開來。

我於是毫無顧忌地解開她的胸罩,她的乳罩被我解開後一雙硬挺的乳房便高挺在我的眼前,她的皮膚柔嫩光滑雪白中透著粉紅,兩粒淡紅色的乳頭挺立在乳房的尖端,我一手輕輕地撫弄著一顆迷人的肉球,同時用嘴輕吻著另一個乳房。

我先輕撫雙峰周邊的平原,然後沿著底部慢慢地撫揉、旋轉,我一面輕撫一面或重或輕地捏著雪白的粉乳,同時另一邊也用舌頭輕柔地舔弄著硬挺的肉球。她全身都無力地放鬆,只有兩粒乳頭興奮地站在起滿雞皮疙瘩的粉乳上,雙乳被我揉弄得已經泛出粉紅的色澤,我於是更進一步地允起她敏感、迷人的乳頭。果然,我的唇才一觸上乳頭,她的身體便不自主地輕扭,乳房更是微微地顫動。我一手揉著、旋著一顆乳頭,另一顆則由嘴巴逗弄著。

我的唇先是輕快地允著乳暈上的雞皮疙瘩,然後緊貼在乳房上,同時用舌頭輕柔地舔弄她的乳暈,並且用牙齒輕咬著乳頭。我不時改變舔弄的節奏,一會兒用力捏咬、會兒又輕吻慢揉。

「喔…嗯…嗯…別…別…別逗…」她扭動著身體,雙手緊抓著床單一付麻癢難耐的模樣。

我另一隻手於是伸向她短小緊繃的迷你裙下,順著雪白渾圓的大腿輕柔地向上撫弄。那件小窄裙早因為扭動而縮到腰上,一件被淫水浸透粉紅色的小三角褲包著肥嫩的陰阜高挺在我的手邊,我看她的乳房已經泛出粉紅的色澤,知道她的性慾來了。於是伸手摸向她的嫩穴,果然不出所料,她的小浪穴已被淫水浸濕了一大片。

我隔著濕滑的小三角褲揉弄她敏感的肥陰核,我邊用小指摳著濕潤的褲底邊用拇指摳著肥嫩的陰核。她的肥屁股不停地挺動,呼吸聲愈來愈重,同時她的手伸向我的褲襠套弄起我的硬挺的大雞巴。

有了這樣的刺激,我於是大膽地將手伸向她的小三角褲裡,頓時一個肥嫩飽滿的嫩穴便緊貼著我的手心,我忍不住揉捏了起來。我感到她的淫水浸濕了整片陰毛,柔軟圓滑的小陰唇輕輕地挺立在濕滑的穴溝中,一個開苞不久的陰道口正一張一合地挺動在兩片肥美的大陰唇中。我用拇指在她的陰道溝中滑動,從陰核輕輕地沿著陰道溝刮向小陰唇、大陰唇最後滑向火熱的陰道,我的拇指一插進陰道口便被她淫浪的陰道猛吸了進去。

天啊!她竟然浪成這樣,我抽不出拇指,乾脆把食指也插進陰道並且慢慢地抽插旋轉。她愈吸愈緊,我也愈插愈深,同時我的中指開始插入她的屁眼,她的屁眼早已被浪水浸得又濕又滑,所以我的中指一插即盡根而入,在我的屁眼、嫩穴雙重夾攻下,她只有瘋狂挺動陰戶的份。

「癢…癢…癢死了,別…喔…不…求你別再逗了,小浪穴癢死了」,看到彭彭的浪勁,我興奮得幾乎要瘋狂,立刻把彭彭的豐滿大腿向左右分開。「哥…幹我…求你幹我…把小浪穴插翻…把小浪妹插死。」她開始喪失理智地呻吟:「喔彭彭是你的…哥…幹我、幹我…插死浪妹。

.快快…快把裙子脫掉!」她一邊高挺著肥陰戶一邊嚷著。

我如奉聖旨般地拉下她背後的拉鏈,順著她高挺的屁股一把扯下她那件超短的迷你裙。一件濕透了的小三角褲,若隱若現地包著一片烏黑的陰毛高挺在我的面前。我忍不住緊抱住她的大腿,並將嘴湊上那件濕滑、腥臊的小三角褲底,同時猛吸著褲底的淫水。

我用舌頭猛舔著褲底的淫水,巴不得把整件小三角褲一口就吃掉。由於用力過猛,大半件的三角褲早被我的舌頭擠進陰道裡。

「喔…哦…死人…你幹什麼…哦…癢…癢我癢死了哦別…別別別弄人家!」她一邊扭擺肥臀一邊想夾住雙腿,不讓我舔。

我毫不理會地更用力將舌頭飛快地插入她的小浪穴內。她整片陰戶不住地抽動、扭擺,嘴裡不停地呻吟「嗚…嗚天啊我我癢死了…癢癢太癢了!」我每舔一下,她的陰戶便向上挺動一下,我於是順勢更緊摟著她的肥臀,將舌頭插入她的小淫穴裡,然後沿著陰道壁把一大沱、一大沱又濃又白的淫水刮出來。我大口大口地吞著,同時用上唇允著陰核。

她麻癢難耐地嚷著「喔太癢了天啊…我太癢了…哦…不要喔…會舔死我的」。

她的小穴愈挺愈高,一件小三角褲早已被我插破了。

「不要我會死的…喔我癢死了喔喔喔喔我飛了喔我…」一陣瘋狂地挺動後,她突然緊抓著我的頭髮、高挺著陰戶,一股滾燙的陰精濃烈地射入我的嘴裡。我大口大口地吞著、舔著,不一會兒她在一陣陣的抽慉後全身癱瘓,口裡吟著「我我我不行了…太爽太爽了喔…天啊…我射了。射精了。」我抬頭看著衣衫凌亂的她,真是慘不忍賭,頭髮飛散一片、口水流得滿臉都是,兩隻粉乳被她自己揉捏得硬挺高賬。小腹、陰毛被淫水浸得閃閃發光,一件小三角褲濕答答地貼在陰戶上,大腿、床單都被淫水浸濕了一大片。

我飛快地脫光自己身上的衣褲,然後邊脫她的衣服邊說道:「什麼不行了,我的雞巴可還沒吃飽!」我拉下她的三角褲後,她張大了腿、高挺著陰戶答道:「那就來吃啊!快躺上來,我要大雞巴全部放進來。」我挺了雞巴、對準穴口〝唧〞的一聲便盡根插入。

她的小穴被我剛剛這一舔,早已興奮得又紅又腫,所以我的雞巴一插入便被她那兩片肥嫩的陰唇緊緊地夾住,然後龜頭便傳來一股股酥麻酸癢的快感。

插不了幾下,我已經興奮得直打寒噤,雞巴貼著火熱濕滑的嫩穴肉,一下一下飛快地挺著、幹著。

「好緊喔…喔喔我要喔喔太好了,嗯嗯喔喔雞巴好大…歐好爽喔太爽了。」她一邊扭擺著纖腰、挺動著陰戶,一邊忍不住浪叫了起來,淫水更是泊泊地又流滿了整個小浪穴。

我愈插愈爽,忍不住一面揉弄起她的雙乳。她的乳房真是與眾不同,只要幹穴幹得夠爽,便會開始流出乳黃、香濃的乳汁,我插得愈深、愈緊,她便流的愈多。我下面不停地狂抽狠插,兩手不住地慢揉緊捏。一張嘴則是連舔帶允,用嘴唇擠壓她圓脹的乳房,用舌頭舔著乳頭上滲出的乳汁。

我的雞巴細心、體貼地在她的陰道內抽插她的嫩穴肉,舌頭同時努力地允咬、舔吸她高挺的乳頭。我的舌頭緊貼著乳頭翻捲、吸咬,雞巴沿著陰道壁慢磨、扭插。我愈舔愈興奮、愈吸愈用力,雞巴更是深插在陰道內,瘋狂地攪動。

她飛快地高挺著陰阜、陰道猛吸著我的雞巴,突然她兩腳緊夾住我的屁股、陰戶緊夾著我的雞巴,一股濃熱的陰精衝上了我的龜頭,同時兩條乳柱也隨著陰精一合射入我的口中。

天啊!她的嫩奶竟然和肉穴一樣浪,太爽了!我有這樣的老婆一定會爽死的。

這時突然從房門口傳來〝碰〞得一聲巨響,我嚇了一大跳,趕忙抽出濕滑的雞巴轉回頭,原來是她的妹妹「蓁蓁」暈倒在房門口。

我們慌忙地跳下床,跑過去把她抱起來。只見蓁蓁渾身發燙、杏眼微張,心跳地飛快。等把她放平在床上,仔細看過後,才放下了心。

蓁蓁的臉色潮紅、神智不清,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背心,沒有穿胸罩。兩隻乳房頂著兩粒淡紅的乳頭若隱若現地緊裹在背心裡,下身則只有一件亮紅色的絲質透明三角褲,而且整條內褲連同大腿、右手都被腥臊濃白的淫水浸透了。原來這個小妮子在房門外偷看我們做愛,看得慾火難耐便用手挖起自己的穴來,最後終於因為太過刺激而暈倒。

「怎麼辦?」我問她。「救醒她啊!」她回答。「我是指怎麼救?」「她是慾火幟熱,無處宣洩以至於體溫升高過快,散熱不及,而導致的昏竭,所以只好先退火降體溫了。」她不假思索地脫下蓁蓁的三角褲,同時催道:「幫忙脫衣服啊!便宜你了。」我聽話地脫掉蓁蓁的背心,於是一個嬌嫩、美麗的裸體美人便毫無保留地橫躺在我的面前。

她的身體比例勻稱、皮膚柔嫩光滑、自然地泛出一種蓁蓁才有的光芒。兩個大小適中的乳房硬挺圓潤,她的陰毛不像姊姊的多,卻更軟、更細。淫水的味道也和姊姊的不同,更酸、更鹹、更濃、更多,兩片大陰唇沒有姊姊的肥厚,卻更軟更嫩。一條粉紅色的細肉縫含著兩粒淡褐色的小陰唇,正一張一合地向外吐著陣陣的淫水。兩條渾圓光滑的大腿沿著陰阜底向下微張著,她的雙腿和姊姊一般地標準均勻,引人遐思。眼看著這樣的一個完美胴體一絲不掛地橫躺在我眼前,一股熱流不由得衝向早已硬挺的雞巴,如果這不是她的妹妹,我一定馬上要幹得她死去活來。「怎麼退火?」我又問。

「她還是這麼熱,看來只好先平息她的慾火了,所以說便宜你了」「便宜我了?」我不明白。

她也不回答,只是拿了一個枕頭上面鋪上一疊衛生紙然後墊在蓁蓁的屁股下,接著開始按摩蓁蓁的頭髮、肩膀、腰、背和大腿,同時不時地或用嘴輕啜著蓁蓁的香唇;或深情地用舌頭交纏著蓁蓁的香舌。

壓了一會兒後,她突然把嘴湊到蓁蓁的陰戶上用力地允了起來,只見她的一條香舌一下子飛快地在蓁蓁的陰核上舔弄一下子又瘋狂地在她的陰道內抽插,兩隻手更是使勁地揉捏著蓁蓁那兩團堅挺的香乳。

「嗯…嗯…」蓁蓁被她姊姊這一陣揉弄,竟然漸漸轉醒。她的雙目依然緊閉,但是雙手卻伸向下面緊抓著她姊姊的頭。

「姊…姊…人家好…人家好癢,喔…噢,姊…用力用力舔,用力舔嘛」。她姊姊便更加使勁地插她的陰道,好像要把整個頭都塞到蓁蓁的小陰戶內。

蓁蓁高挺的陰戶配合著她姊姊的撫弄,一下一下地扭擺挺動。「姊…嗯。好…好美,妹妹被姊姊舔上天了,…喔…飛了,喔…妹妹飛了,姊,妹妹太愛你了,你每天都弄得人家好爽,喔…姊…」她曾對我提過她喜歡裸睡,原來她們姊妹倆每天在房間裡脫光光便是在做這件事。

我看她們倆這樣的玩弄,哪裡還忍受得住,一根大雞巴早已脹成紫紅色地在下面抖動。正巧她雪白粉圓的屁股這時正好高挺在床尾興奮地不停扭動。

我趕忙跳上床爬到她的小屁股後挺動我的紫紅的雞巴正想加入戰局時,這才看到她的小嫩穴竟然早已汪洋一片,在一叢黝黑的陰毛下兩片肥嫩的陰唇向外高挺,一條粉紅色的陰道正張大了口一陣一陣地向外吐著濃白腥臊的淫水,整片陰毛以及粉白圓嫩的大腿已經濕成一大片,沿著大腿有更多的浪水流到床單,把床單也弄濕了一大片。我忍不住了,抓起雞巴便向她的小嫩穴死命地插進去。

「喔…喔…癢…癢,太癢了…天啊…嗚…幹到花心了。」她又開始沒命地浪叫。

「喔…死人,快插…把小浪穴插翻…」

我雙手緊捏著她的乳頭沒命地插她的浪穴,她陰道被她的淫水浸得又濕又滑,雞巴抽插起來順暢無比,每一抽都將大雞巴全根拉出小穴外,每一插又都將大雞巴盡根插入,圓脹的龜頭緊貼著小肉穴粉嫩的穴肉,一下下都飛快地插到她的子宮頸。

「喔…用力,用力插我…把我幹死…大雞巴哥哥…把雞巴幹到小浪妹的子宮裡…喔…喔…我射精了…太爽了。」她瘋狂地扭擺著肥嫩的小肉穴,雙手死命地抱住我的屁股。

「唧唧…唧唧,噗滋噗滋…」一陣陣舔穴、插穴的響聲不絕於耳。

「喔…不行…我又要射精了…太爽了」她的小浪穴一陣瘋狂地挺動後,一股滾燙的陰精強烈地衝向我的龜頭,我更加興奮,愈戰愈勇。

她射過精的陰道開始收縮,於是陰道壁把我的雞巴包得更緊,每下幹進去時,龜頭都被她的小浪穴緊緊地挾著,一陣陣強烈的刺激從龜頭上湧向大腦;每次抽出雞巴時,嫩穴粉紅的穴肉都被拉出了一大片。

我全身的神經都幾乎要麻裨,淫水飛濺得我們全身都是,陰戶、大腿更是濕滑一片。我又瘋狂地抽插幾百下後,她早已全身虛脫,頭伏在蓁蓁的陰毛上微張著嘴猛喘著氣。也不知道她又洩了多少次陰精,只覺的一陣陣的熱浪不停地衝向我的雞巴,浪水更是早流乾了,所以我的每一下抽插都將她的穴肉黏出一大片。

蓁蓁瞪大了雙眼注視著這淫蕩的一幕,興奮地不停地用手摳挖著自己的浪穴。她又射了一次精後蓁蓁突然吼著:「我要,我也要,大哥哥我也要幹穴,我的浪穴也要被你幹。」「喔…姊換人家嘛,人家癢死了。」「蓁蓁!把腿張開,大哥哥要幹你了」。我抽出了她浪穴裡,依舊火熱的雞巴把她推向床邊,一衝便伏向蓁蓁滑嫩的身體。

她立刻緊摟住我、湊上熱情的雙唇,我一面強烈地吸允著她的香舌一面抓起硬挺的雞巴頂向她火熱的浪穴。

「喔…大哥哥,大哥哥,大哥哥…好緊…好緊」我的雞巴才一插進蓁蓁的小穴裡她便沒命地大叫,這個小鬼原來比她姊姊還要淫還要浪。

「喔,天啊!幹到穴心了…喔…好硬…好硬的大肉棍…」我被她的浪叫聲刺激的幾近瘋狂,雙手抓住她的雙腿緊壓向她的身上,整個肥美的陰戶於是更加高挺了出來。緩慢插進去時,我感到裡面有火一樣的熱,越往裡面進,雞巴就越被緊緊包圍,產生快要熔化的感覺。

「嗯嗯…幹進來了,又幹進來了…啊!姊…大哥哥的雞巴。歐雞雞巴雞巴雞巴…喔插太深了…姊…穴被幹怎麼這麼爽…」肉棒插入到根部時,蓁蓁的呼吸開始急促。「歐又頂到了大哥哥把我幹飛了…太深太爽了哥哥哥哥把我幹。幹。幹翻幹。幹翻幹。幹飛。幹幹幹幹…喔姊!我在被幹被大雞巴幹穴…」。

當我的屁股開始畫起圓圈時,蓁蓁的下體刺激也更激烈!蓁蓁盡量分開自己的雙腿,就像要升天一樣的雙腿在空中猛蹬。我一面揉搓蓁蓁的乳房,一面吸吮蓁蓁的春舌,也把自己的舌頭插進她的嘴裡。

「唔…啊…哎唷…」在蓁蓁的啜泣聲中,還帶著有過高潮經驗的女人散發出來的性感。

「啊…還要,還要啊…」蓁蓁以甜美如夢的聲音要求。

我聽到之後,肉棒更兇猛抽插,蓁蓁的屁股一起一落陰唇一上一下,粉紅色的陰唇已充血,隨著肉棒的進出而帶出大量乳白色的愛液,順著蓁蓁的屁股溝流下,床上都有白色的泡沬,在日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就在進行猛烈抽插運動的時候我忍不住問道「蓁蓁,你高興嗎…?」這時候我的抽插運動更猛烈,粗大的陽具插進後又拔出去。對經驗不多的蓁蓁而言,陰唇的花瓣幾乎要翻過來,是無比強大的刺激。「啊…我高興當然啊…你的粗大的…這樣插進來,我太高興了,啊啊」「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我們瘋狂幹穴的聲音響遍全屋。我愈插愈狠下下都幹進她的子宮裡,蓁蓁雙手撐著腰一下一下狂挺著陰戶配合著我的抽插。我們全身火熱,血脈噴張恨不得全身都幹進她的小浪穴裡。突然我一個用力不當,雞巴竟然沒有插中浪穴,她慌忙地挺高陰戶,我也飛快地再插一次,結果一不小心,雞巴竟幹進她的屁眼裡。「喔…天天。天啊!屁屁股…喔…哥插我的屁眼…啊啊幹到肚腸裡了屁眼屁眼。屁。屁。屁。屁眼插翻了。」她的小屁眼浸滿了淫水,幹起來竟比浪穴還要緊還要滑把雞巴夾得更緊。我一插進去便不想出來了,反而一下一下飛快地抽插起來。我的雞巴沿著她的腸子,不停地插進她的肚子裡,龜頭隔著腸子一下一下頂著她的子宮。說也奇怪,我插的是她的屁股,但是小穴卻反而不停地向外流著淫水。我愈幹愈興奮,一隻手忍不住地挖起她的小淫穴,另一隻手緊捏著她圓脹的乳房。我插到屁眼有一些乾後,便又再插她的濕肉穴,把雞巴沾濕了後再幹她的屁眼。「喔…喔喔肚子插破了喔。

喔天啊我會死掉喔我要姊我要小便…嗚嗚我尿了喔太好了歐歐又要尿了。」我連續交換插了幾次屁眼後,她便開始射出陰精。我不停地插穴,她不停地射精,一股一股的陰精竟然流滿了她的一雙粉腿。

「喔…天天。天啊!大雞巴哥哥…我是你的、全身上下都是你的。

浪嘴是你的、嫩奶是你的、肥浪的嫩穴、屁眼都是大雞巴哥哥的。」又幹了幾百下後,蓁蓁已經洩不出精了,只是渾身癱軟,不住地抽慉、流水。我怕她受不了刺激,便狠狠地向她的屁眼飛快地挺動幾下,於是一陣麻癢的刺激從龜頭猛地衝上大腦。

「蓁蓁,我要把熱熱的牛奶射進你的那裡了。」「啊…好啊…射在最深、最深的子宮裡面吧!」插在濕淋淋的淫洞裡,我的雞巴膨脹的幾乎要爆炸,因而使他的肉棒在蓁蓁的陰道內瘋狂的進行抽插運動。

從蓁蓁微微張開的香唇露出斷斷續續的啜泣聲。

「蓁蓁,我要射出來了。」蓁蓁抱緊呼吸緊張的我。「啊…還要…用力啊…啊…洩了給你了啊好啊…洩給你了…我好喜歡。.你呀嗯嗯…嗯…」蓁蓁的雙腿緊緊夾住我的腰。在這剎那,我的陽具猛烈的抖動,一股濃濃的精液向蓁蓁的陰道深處射入。

我下半身全部的力氣和感覺也隨著這一射,通通洩得一乾二淨、動彈不得,蓁蓁的臉上露出能獲得愛人時的滿足的笑容。

我看著她倆被我幹得又紅又腫的小淫穴,滿意地躺在她們姊妹倆的中間,右邊貼著蓁蓁香嫩、赤裸的身體,左邊摟著氣若游絲的她,漸漸地進入夢鄉。

所謂一回生二回熟,蓁蓁經過了這一次意外之後,便和姊姊一起做了我的女朋友。我在她們房裡時,她們倆便當作我不存在似地,當著我的面脫衣服、換衣服。有時更是一回家便立刻脫得精光,一個去洗澡一個拉了我就要幹穴。甚至於興致好時更是三個人整天暱在一起洗澡、做愛。她們倆除了互相愛撫之外,也喜歡一起撫弄我,把我綁在床上,一個舔我的雞巴一個舔我的屁眼,一個用嫩穴套弄我的雞巴一個用舌頭抽插我的屁眼。

於是,我也愛上了雞姦,喜歡和她們姊妹用手,用嘴,用舌頭、小黃瓜、茄子互相插穴、插屁眼。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