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MeiMuTieBa原創小說區的一位女作者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本人平時上班比較無聊,於是聊天便成了我的第二職業愛好。期間認識了眾多花色繁多的女性,從含苞待放的到如狼似虎的,各個職業,各個年齡段的女性都認識一些,瞭解一些。慢慢的也有了自己的一套網絡交流心得,知道如何快速的與各類女性搭上關係,可以隨便的聊天。QQ裡培養了一大批各個風格的網絡情人,興致來了就隨找個來網絡做愛,一個個都是打字快,打的字夠淫蕩的主兒(打字慢,聊天放不開的我都T)。若是實在興致不減,我就找個近的,開個鐘點房,放她一炮!常此以往,對女人也沒特別的興致了,感覺翻來覆去也就是幹她們的嘴巴,插他們的穴,因為不是太熟悉,還不敢射在她們身體裡面,頂多也就是口爆!當然,每次看到這些尤人從嘴角留下我的濃濃精液時,我還是蠻興奮的!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哪個願意被我幹菊花的,都擺出一副良家婦女的架勢,說老公都沒幹到,我也別指望!

又是一個無聊的中午,我照例打開QQ,有幾個在線的,我挨個調戲了下,「想老公了沒有?」「想老公哪兒啦?」「要老公鑽你不?」「渴了,癢了,找老公哦!」這些女人也都是久經沙場的,加上平時也比較熟了,答的更是讓人心癢癢,「當然想啦!老公,你才來!」「想老公的下面了……」「老公你來嘛!人家想你了!」「你個死鬼,又想佔我便宜,今天讓你射在褲子裡,叫你出不了門!」「人家已經準備好啦,你幫人家舔一舔嘛!」這些娘們,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我心裡默念一句:「幹死你們,一群小浪B!」便隱身看起的帖子來,發現我寫的幾篇文章看的人很多,頂的人很少,心裡難免一陣淒涼,看來要多找女人實戰,積累經驗才行啊!好的作品都是經過無數次實踐堆積起來的。

話說隱身之後,QQ才算消停,幾個小浪蹄子都停止了叫喚。我就安心的查閱起的原創小說區的帖子來,無意間看到了一個以女性口吻寫的小說,我心想,應該是為了賺回帖故意偽裝的吧。可整篇文章看下來,發現雖然文章篇幅較小,難引起狼友的注意,但文字非常細膩,對女人心理描寫也極其貼切,以我多年的覓食經驗,這的確是個女性作者。我立即打開她的個人資料,開始查閱起來,她沒有留QQ,但留了一個郵箱,我如獲至寶,立即給她發了一篇文章,其中飽含了我對她的崇拜,並附上了自己的幾篇劣作,以供「切磋」。

過了兩天,她竟然回信了,並且附上了自己的QQ號碼。我懷著激動地心,用顫抖的手,將她加為好友。她的網名叫做嫵媚唇香,絕對夠騷,夠挑逗的名字。於是我們便開始交談起來。沒想到一切都來的那麼順利,我們很快就進入了節奏,這部分省略10000字,詳見本文的附件「聊天記錄」。結果就是,我們幾乎是第一次聊天,就開始了網做。她語言攻擊性極強,且慾望強烈,絲毫不與她的年齡相匹配(她才20)。聊的我的JJ硬了好幾個小時,這之後,我們時常聊性,並美其名曰「切磋文學創作」。我管她叫娜娜,她直接叫我老公。她交過幾個男朋友,但都吃不消她,據她自己說,她希望每天除了睡覺,其他時間都可以做愛,不然下面就癢,即使是睡覺,她也希望有個JJ硬在身體裡面才睡得踏實。於是她就成天看成人網,看色情圖片,看無碼片,然後自己解決,最誇張的就是,她自己買了幾個成人用品,有時睡覺,下面兩個洞,都插一個假陽具在裡面。我心想,這丫頭果然是年輕,精力旺盛,如果是一般成年人,這麼折騰,不得早早的腎衰嗎?

小姑娘隔三差五的就找我網做,我的文字功底還算差強人意,也能讓她解解燃眉之急。但常此以往,她就不幹了,因為我們離的比較近,大約300公里的路程。所以她強烈要求找我真槍實彈的來一回!我雖然也是閱女無數,但這個小姑娘實在是很另類,所以我遲遲不敢赴約。就算下面起火了,也是約其他良家婦女型的網友大戰三百回合了事。直到有一天,我和朋友在喝酒,正在興頭上,她來了個短消息:「老公,我在你的城市,你來見我嗎?」人家說酒後亂性,我看這話一點不假,我一聽這話馬上來了興致,酒能壯膽,我立馬回了個消息:「娜娜,找好房間告訴老公,一會好好抽你!」很快她就來了消息:「我在**賓館1205房間,你快來吧,不見不散哦!」這個賓館是個四星級的,有點靠路邊,但裡面的設施還是很好的,是我常年與各類網友私會的定點賓館之一。我猛的喝了一大杯白酒,對我的幾個朋友說:「哥們先喝著,我去找個野雞放一炮再來陪你們!」他們估計也沒當真。反正我是渾身騷動著酒精,直接打的奔向目的地。

按了門鈴,裡面一聲清脆的響聲:「來啦來啦!」門開了,我們都大吃一驚,她沒想到我竟然看上去還文質彬彬的,長的也人高馬大的(她事後告訴我的),而我吃驚的事,在網絡上聊天那麼風騷的小姑娘,原來竟然是個看上去很害羞的苗條美女,這種情況太少見了,因為根據我的經驗,通常條件越差的,才會在網絡上越放縱自己,從中找快樂。而眼前的娜娜分明是個皮膚白皙,身材修長,長髮飄肩的大美女!唯一的不足就是黑眼圈,一定是通宵上網留下的。網絡上我們風風火火,每次都巫山雲雨的,這真見了面,我們反而有些不適應起來,兩個人坐在屋子裡面,話少的可憐。倒是我時常聞到她的秀髮飄來的香味,可見她來之前是精心準備了的。我是男人,我也理當主動點。於是我便坐過去,很自然的摟住了她的小蠻腰。而她竟然是憋得滿臉通紅,一下子便倒在了我的懷裡,「老公,我想你。」這一聲真的很溫柔,也喚起了我身體內的酒精,我老練的說道:「寶貝,你準備一下,我去沖洗下。」我迅速的鑽到洗手間,清洗了下JJ,再胡亂的洗了下臉便跑了出來。此時,我看到床邊都是娜娜脫下的衣服,最上面一件是她的紫色小丁字褲。而娜娜則是縮在被窩裡,酥肩半露,一頭長髮像瀑布一樣灑落在白色的枕頭上。看到我一絲不掛的跑過來,身上的陽具早已雄起,並有節奏的抖動著,她害羞的把頭埋進被窩。我都懷疑,這個是不是替身來著,網絡上那麼忘我的放縱,現實中竟然這麼害羞。我先前的那份恐懼感早已蕩然無存,反而在責備自己,怎麼不早點赴約,怎麼可以讓這塊香肉空等這麼長時間!

我把燈光弄的稍微暗了些,這樣可以降低她的不安情緒。慢慢的褪去她的被子,纖長的大腿,緊繃的小蠻腰,頓時呈現在我眼前,她的乳房不算大,我手剛好握住,但很堅挺,是那種運動型的體型,身體上無法找到一點贅肉。我揉捏著她的乳房,很小心的撫摸著,而我們的嘴巴也合在了一起,吮吸起對方的舌頭來,隨著我們肉體的進一步貼近,她漸漸的也沒有開始時的那份羞澀,在暗暗的燈光下,微閉著眼睛,盡情的享受著我的愛撫。她的雙腿也由開始的緊閉變的微微張開,隱約可以看到她的下身有些液體出來,映襯著縷縷燈光。我有意識的把她的手牽引到我的JJ上,接觸的一剎那,她震了一下,但很快就握住了我的JJ,我拿著她的手,示意她來回搓動,她很聽話的套弄起來,並且伴隨著我的親吻,她的幅度也大了起來,時不時的發出低沉的呻吟聲。我的JJ在她的搓弄下,更是一柱擎天。我從地上撿起褲子,從後面的兜裡拿出一個杜蕾斯,正欲撕開,她一把擋住:「等下,老公……」,我疑惑的看著她,難道她不想帶套子,但我想啊,我哪兒知道她乾不乾淨呢。但接下來的事便打消了我的疑惑,她用手在我的龜頭上撫摸了幾下,便張開嘴巴,俯身親了上去,開始是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遊走,在敏感地帶用舌尖用力的挑逗,人身上最堅韌有力的肌肉就是舌頭,此時此刻我也深刻體會到,她的舌尖是多麼的有力,我的雞巴被她用溫暖的舌頭包裹著,很快,她便將我整個龜頭含了進去,她含的很深,我明顯感覺到龜頭牴觸到了她的喉嚨口,而她的舌頭仍然沒有閒著,在口中賣力的舔著。我不得不說,一般女性為我口交,我主要就是一種來自征服感的精神上的滿足,因為雞巴在她們嘴裡,能接觸到她們嘴巴內壁的部分很少,所以摩擦產生的興奮感事實上是肯定不如在陰道裡的,但娜娜就不一樣,我感覺她嘴巴裡的肉都緊緊的包裹著我的肉棒,她的舌頭也在有節奏的蠕動,我突然覺得,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口交!一種精神與肉體上的雙重享受!我滿足的不停地哼哼,時常去本能的用力往裡面頂,我不敢太用力,怕引起她反感,偶爾龜頭會頂進她的喉嚨,但她馬上就會呼吸困難,使勁的咳嗽,我便立即抽出來,讓她緩緩氣。

大約幫我做了七八分鐘口活的樣子,她吐出我的雞巴,順手便撕開了杜蕾斯,將尖端套在我的龜頭上,便又俯身用嘴巴把套子向下展開,我下意識的去撫弄了下她的陰部,果然很濕了,這才像網絡上的那個放浪小丫頭嘛,我暗想。我用手套弄了幾下雞巴,試安全套完全的帶好,便一把抓住她的腰,把她放倒下,她很順從的迎面躺下,自覺地張開兩天又白又長的細腿,並半收起腿,使她的私處完全的暴露,以便我更方便的插入。我看著這個年方二十的小丫頭片子,下身竟然森林格外茂密,只是有些林亂,估計是平時自己玩弄的太多的緣故。我並沒有像平時網做的那樣,去幫她口交,況且我看她的架勢,也不需要我的舌頭,她更需要的就是我的雞巴,以最快的速度,最猛的力氣,去插入!去使勁的搞,使勁的操!「老公,快點進來吧……」我正看著她的幼嫩的陰部發呆,她倒是等不及了,說完還順勢扭動了幾下屁股,身下的床單在她的扭動下也顯得有些褶子,更讓我驚奇的是,竟然有一大滴淫液從她的肉縫中溢出,直接滑落到床單上,並迅速的滲入展開,成了一個斑。我被眼前的一幕震呆了,人雖然小,B雖然嫩,但果然是很騷很帶勁,很讓人按耐不住哦!我一個餓虎撲羊便按了上去,開始胡亂的啃起她的脖子,我想,好歹弄點前戲,不能太單調。但事實上我又想錯了,她根本不顧我的親吻,直接一把抓住我的雞巴,便往她的私處拉,我的雞巴在她的玉手的指引下,迅速的找到了她的玉門口,龜頭頓時抵在了她的陰唇上,我的節奏完全被她打亂了,我彷彿變成了一個任由她玩弄的小男人,感覺耳根有點熱,事態的發展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老公,快進來啊!」她身體往上提,這樣木訥的我還沒動彈,龜頭已經擠進了她濕滑的陰道,裡面真是淫水蕩漾,像個水簾洞似的,我心裡暗自憋了把勁,今天豁出去了!我屁股一沉,以泰山壓頂之勢壓上了去,雞巴也順勢插了進去,她滿足的長歎了一口氣「啊……」,顯然她對我的尺寸還是很滿意的,這一點我對自己也有信心。她的長腿環繞著我的身體,盡量的讓自己的下身像呵呵攏。而我也沒閒著,我開足馬力,放開手腳,開始抽插起來,因為裡面淫水很多,而且她的肉洞也是經常接受異物進出的,我的抽插很順利,我重重的插進去,讓雞巴一直鑽到她身體最裡面,每逢這時候,她都會大叫一聲,然後雙腿夾緊我,企圖留住我,讓我的肉棒一直插在她的肉裡,而我隨即便迅速拔出,再狠命的操進去,如此反覆。這小妮子的淫聲蕩語立馬在房間裡遊盪開來,「老公,用力插我」「老公,老公,嗯,啊,老公,快!」「老公,操我,操啊,啊……」我平時也是情場老手,浪妹也幹的不少,但很少有叫床這麼入骨,這麼肆無忌憚的。這丫頭這麼幾聲一叫,我完全亂了節奏,渾身變的有些鬆散,但雞巴卻是無比的暢快,我腦袋裡面一陣混亂,而她的大聲的叫床仍然不絕於耳,我感到身體有些發酥,知道自己要敗下陣來,連忙放慢了節奏,打算緩一下,她明顯感覺到了我的怠工,一把把我推到床上,自己熟練的分開兩腿,一隻手分開自己的陰唇,對著我的雞巴就坐了下來,這個姿勢,讓我的雞巴更大限度的插入她的身體,我幾乎不敢動,因為身體的興奮讓我有些力不從心。而她卻以劇烈的搖動起來,上下快速的起坐,很有技巧,每次起來都是剛好留個龜頭在裡面,然後在大力的坐到我身上,發出一聲「啪」的聲音,然後再快速的坐起來,期間時不時陰道還緊縮一下,我的舒服讓我再也無法忍耐,我按住她的身體,將她留在半空中,然後自己腰部迅速的發力,從下面迅速的抽插她,我抬頭看到自己的雞巴快速的在她陰道裡進出,她的水順著我的肉棒留到我身上,而她則是微閉眼睛,喘著沉重的氣息,嘴裡在大聲的叫著,最讓我受不了的是她的嘴巴,是不是誇張的張開,帶著一些變形,我突然感覺到自己雄性的威嚴,一個小女人被呵呵的忘乎所以!我加快了速度,她的喘息也明顯加快,我看著她那對奶子,在空中上下抖動,紅嫩的乳頭高高的凸起,我再也按耐不住,我抓住她的屁股,手指深深的陷進她的肉中,一聲大叫,隨即我的岩漿便想千軍萬馬般的的湧了出來,伴隨著我的強有力的射精,她也配合的貼近我的身體,我全身有些軟綿綿,雞巴還在她的肉洞裡,一抖一抖著,並在慢慢的變軟,而她,則是嘗試著起坐了幾次,但軟掉的雞巴不爭氣的從她身體裡滑落了出來,於是她便翻身躺到了一邊,輕輕的喘著氣。

「老公,你還是蠻厲害的哦!」「沒有沒有,才二十分鐘的樣子,今天大失水準,你太迷人了,我沒把持得住。」我慚愧的連忙接口道。「你比我的前男友強多了,我這麼折騰,他們一般幾分鐘就繳械了。」她邊用紙擦著自己的陰部邊說,我看著她好好的一塊手帕紙,在她擦試玩肉縫後,還插到裡面擦了幾下,頓時紙濕掉了一半,她隨時扔掉,又抽出一張,繼續擦著。「你開始好像……」我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嘿嘿,我這是第一次和陌生人做。」她看著我笑答道,「一直想一夜情,但不怎麼敢,也找不到合適的對象。」「看你還可以,就壯著膽子來了,不過我只能給你打80分哦,我自己用東西解決,也蠻舒服的!」說完便調大了燈光,她已經完全的放開了。此時,在耀眼的燈光下,我才完全的欣賞到她的肉體,真的很美,不僅僅是身材上的完美,而且渾身找不到什麼疙瘩,陰部非常乾淨,陰毛比開始時還亂些,而且有些濕,跟個金毛獅王似的。

「你不是說很想試試後門的嗎?」她突然轉身,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問道。「啊……」我一時語塞,是啊,我一直想試試呢,可現在這個情況,她這個淫勁,我是又愛又怕啊!「不行就算了,早點睡吧,明天我要早起回家,不然爸媽會擔心的!」「行,當然行!」我哪兒能容忍她這麼侮辱男性的尊嚴,一個挺身站了起來,雞巴也頓時了有反應,還沒來得及完全軟掉,就又開始抖動,沒抖動一下,便又硬一分。她看著我的架勢,咯咯的笑了起來,直接爬了過來,一把抓住還沒硬起來的雞巴,嘴巴一張,一迎,我再往前一頂,整個雞巴呈U字型,整跟沒入了她的小嘴巴。她被我塞滿了,嘴裡好像還想說什麼,嘟嚕著,我也聽不清,只知道此時我的雞巴很幸福,很舒服!並且迅速開始膨脹,她也感覺到嘴裡頂的慌,便鬆開了嘴巴,我的雞巴立馬彈直,一根活生生,硬邦邦的肉棒,再次呈現在她的眼前,我扶著雞巴,學著A片裡面,用力的甩了幾下,重重的打在她的臉上,嘴唇上,她一點都不反感,倒是迎合的發出幾聲悶哼聲,隨即便一把抓緊,迅速塞進自己的嘴巴,用自己的舌頭,自己的香唇,賣力的親吻,大力的吃起我的雞巴來。還是那麼劇烈的摩擦,還是那麼的舒服,她的放開,她的慾望,都在她的舌尖綻放,我的雞巴被他舔的油光閃閃,沾滿了她的唾液。

「開始吧,親愛的!」她詭秘的說道,隨即便趴下身體,高高的撅起屁股,讓自己的菊花完全的暴露出來。我挺著自己的搶,興奮的用手指去撫弄了幾下,她呻吟了一聲。我這是第一次與女人的菊花打交道,興奮中夾雜著少許緊張,我把龜頭抵在她屁眼口,便把身體往下沉,企圖插進去,無奈洞口很窄,裡面也很乾澀,我擠得龜頭有些疼,也沒成功。「笨蛋,你抹點口水上去!」她抬起身,甩了一下長髮,對我怨道。我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老實點,我知道!」便狠狠的吐了兩口吐沫上去,吐沫順著她的股溝,流到了她的菊花上,我用中指輕輕的玩弄了幾下,口水頓時全沒了進去,我中指往裡面插,果然,有了潤滑,很順利的插了進去。我簡單的用中指插了幾下,她倒是很冷靜,沒發出呻吟,可能是她平時插的傢伙很大,我的手指肯定無法滿足她的。我又在自己的龜頭上塗了些吐沫,便再次開始對她的菊花開始進攻,這一次很順利,我的龜頭應著我的壓力,緩慢的擠了進去,她也滿足的長哼了一聲。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麼奇妙,想當年我還是一純男的時候,這種事想都不敢想,也不敢相信有這樣的事發生。但在「入行」後,找個女人做愛原來真的很容易,就看自己的修為和身體條件。但不管怎麼說,弄女人的菊花我這是第一次,此時此刻,我就是一個新手,而她那紅潤的菊花,便是我的實驗品。說實話,幹她的後門,真的不是很得勁,總感覺有力發不出的樣子,而且肛門裡面是個無底洞,洞口相對緊點,裡面要鬆垮一些,相比之下,她的陰道裡面層巒疊嶂的,而且夠潤濕,盡頭還有子宮堵著,從身體上的感覺講,肯定是陰道好些。但從心理上,從好奇心上,幹她的後門無疑更能讓我熱血沸騰,樂此不疲!

我看著自己的陰莖整跟插入她的菊花,再拔出來,儼然成了A片裡的鏡頭。我比較興奮,隨著唾液的潤濕,我猴急的猛插起來,就像去享用自己的獵物一樣。「慢點,慢點……」她嚷道,「開始時慢點,讓我適應下,過會你再加速,不然我不舒服。」她扭過低垂的頭,向我抱怨道,並且本能的用一隻手護住自己的菊花,讓我不能快速的抽插。「哦,還這麼講究啊?」我放慢了速度,並順手去操弄起她那對奶子來,感覺少女的乳房摸起來很特別,不大,但很挺,很有手感。「快點,老公,快點啊,該快的時候不快!」我的心思還沉浸在她的咪咪上呢,她倒是已經「適應」了,一隻手不停的在自己的陰戶上不停的摩擦,並且伴隨著急促的喘息聲。我知道她來感覺了,便調整了下自己的姿勢,開始發力,肆無忌憚的,像操她的騷屄一樣,去操她的P眼,我的速度很快,力道也大,劇烈的摩擦,讓她大聲的叫著,我也不知道她這是舒服,還是像日本AV裡那樣的一種折磨,反正她沒叫聽,我也不用顧慮很多,我端著她的白屁股,猛烈的抽插了六七十下,她還是在扣弄自己的陰戶,時不時插個手指進去。如此淫蕩的場面,如此新潮的做愛方式,還有她那忘情的呻吟,視覺,聽覺,甚至是味覺,都充斥著史上最強的快感,我突然覺得,這個小姑娘,才是我真正的女人,因為她的全身都已經被我佔有了,我可以肆意在她每個部位抽插,射精!伴隨著一絲憐香之心,我大腦開始混亂,憋了一股勁,猛的抽插了幾十下,再也忍耐不住,子孫的後備隊,潮水般再次湧入她的身體,我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她的肛門裡面一抖一抖的,而她也大聲的叫了幾聲……

兩個人都很累,很快就昏睡了過去,燈都沒關。直到第二天早上起來,我看著滿地揉捏的起皺的手紙,色心又起,又在她的後門幹了一炮。由於人過三十,已不復當年之勇,所以這次的瘋狂,讓我好一陣子都沒回過神,幸好老婆是經期,不然交不了公糧,也是麻煩事。

事後,我決定將事情的經過描述出來,她同意了,我的初稿給她看,她說太少了,於是我又在細節方面增加了一些內容。這個小姑娘估計將是我遇到的最厲害,最特別的一個,我們已經初步約定牛年初再約一次,這次是我去她的城市。所以現在,本人,養精蓄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