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閨蜜有了我的孩子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我和我老婆處對像時,無意中認識了她的好朋友靈姐,靈姐長的很漂亮,小巧型的美女,我是一色狼,一見就想把她弄到手,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在我和我老婆結婚三年後,她和她老公離婚了,因為他老公總打她,她沒地方去,就先住我家了,我老婆本想我不會同意,但她哪知我的色心呢,我都高興死了,怎麼會不同意呢?她住我家時,我總是表現的很好,對老婆那是一個好啊,看的她直感動,我看來,她越來越喜歡我這個男人了,無意中我加了她的QQ,起先不對她說是我,她以為我是一個生人,就亂聊著,後來知道是我了,她就不好意思了,我就一點一點的陪她,每天陪她聊天,陪她玩遊戲,逗她開心,慢慢的,我覺得她有點離不開我了,我就開始和她聊一點黃色的話話,比如,我問她「你昨天晚上睡的好嗎?」「當然好了」「那……我和老婆那屋整的那麼大聲,那麼激烈,你還能睡著,你是不是正常的女人啊?」「小弟,你可真煩人,誰聽你們這個,我現在對做愛已經沒興趣了!」「靈姐,你就吹吧,我怎麼覺得你沒睡著呢,哈哈……」靈姐在不知聲了,我又對她說:「靈姐,要是你實在太難受,實在忍不住了的話,我就做回好人,幫你一回怎麼樣。」「這,不好吧……我才才不要呢,在這麼說,姐不理你了」看的出,靈姐的內心是矛盾的和渴望的。

後來,我讓她給我做情人,靈姐起先也是不同意,後來,就說只是網上的,現實絕對不行,我先同意著,一點一點的勾引她,我看的出,她是想和我在一起的,只是我們真的沒有在一起的機會,我在等這樣的機會,我想,靈姐也在等吧……

終於,老天突然給了那麼一次機會。從不出差的老婆,單位要提她的職,提職就要陪訓,要出門兩天一夜,但她有點不放心我和靈姐單住,和我說,「老公,我出門了,你和靈姐怎麼辦呢?你們兩個在家,說出去多不好啊。」我當然不能放過這麼難得的機會了,馬上表現出很驚詫的樣子:「是嗎?這也太巧了,那幾天我也出差,單位讓我出去開會」看到我先走了,老婆這才放心的走了,但老婆走的當天我就回來了,當我站在門口叫開靈姐的房門時,我一下子呆住了,靈姐剛洗過澡,穿著一身清涼裝,烏黑的頭髮也沒有梳理,帶著點點的水珠,很隨意地披在她圓圓的小肩膀上。靈姐也很突然,問你怎麼回來了,我說,單位把事取了,我不用出差了,我看出靈姐的眼裡閃過了一絲興奮,臉也微微地紅了。

靈姐讓我進屋,就坐在我的邊上,一句話也不說,我看出她有點不知幹什麼,我就說,快點給我做點好吃的吧,我坐了一天的車了,都餓死了。她轉身去了廚房,我在她邊上給她打下手。有時,我轉到她身後,細細地頎賞著美麗的靈姐,看著靈姐細細的如柳枝一樣柔軟腰枝,性感的兩片圓臀,我的雞吧就不爭氣地把褲襠支了起來。在那種極度膨脹的性慾的支配下,我總是找機會裝著不經意地碰碰靈姐的身體,一會碰碰她的手,一會碰下她的腰,一會擦下她那圓圓的小屁股,靈姐也覺查到了我的行動,她有時躲閃,有時,好像還是她在主動的來讓我碰撞她的身體。

可口的飯菜終於上桌了,開飯之前當然少不了我的一頓美言,「我親愛的靈姐,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誰的老婆能在這麼一會就弄出這麼多美味的飯菜來,要是我能有你這麼個老婆,做為一個男人,我就知足了。」「你老婆也不差啊,人多好啊,心靈美啊。」靈姐馬上回了我。但我說:「歎!誰讓咱上輩子沒積德呢,這輩子是娶不到靈姐這樣的美女做老婆了,下輩子一定讓我娶到靈姐吧!」靈姐聽到我這麼一說,一下子臉就紅了,好半天沒回個神來,看得出她真的很滿足,因為好久沒有男人這樣對她說過這樣的好話了,她可能真的把我當她戀人了,「行了,好小弟,娶不到姐這個美女,就嘗嘗姐給你做的好吃的吧,這也是你的福氣呀。」「是啊,靈姐,我等不及了,我們開吃吧。」但我心理想,我今天是不止要吃你做的好菜,還要把你一塊吃了。

我們一邊喝紅酒,一邊聊天,聊天的內容主要集中在感情上,後來,我慢慢的說到了男女之間的事上,她開始有點不好意思,說我壞,我一看,也就不說了,就一個勁在勸她喝酒,不是說,紅酒能激發女人的性慾嗎。之後我們就坐在一起看電視,我看得出她有點緊張,但還在期待著什麼,這時,電視正在放一個愛情片,情結正好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擁抱熱吻,我偷眼看她,她也正好轉頭看我,當四目相對時,靈姐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我當然不能無動於中了,在不行動,老天都不會原諒我的,我說了一聲,姐,我想吻你,沒等她回答,我就一把把她抱在懷裡,吻了上去,一開始就是舌吻,我把她的小嘴用舌頭頂開,把她的香舌吸入我的口中,真軟啊,真甜啊,真好受啊,姐的身子一下就硬在那了,我想她那時全然沒想到我會這麼直接地抱她在懷,就這麼讓我吻了個正著,她有那麼好幾分鐘沒有想出怎麼辦,但過後她就開始扭動身子,臉也向一邊使勁轉,想躲開我的進攻,但他的反抗是那麼的無力,她越是這樣,我越興奮,我的雞吧就越硬,我緊緊地把她擁在懷裡,她的反抗也越來越弱,我吻著她,手慢慢的伸進她的衣服裡,當我抓住那我夢思夜想的乳房時,靈姐就全然地停止了反有的反抗,開始慢慢地享受起身體帶給她的刺激.

沒一會,我們就開始激動起來,我和她的心跳都開始快起來了,靈姐也抱緊了我,她的櫻桃小嘴也開始不住地親吻上了我,手也在我的身上遊走,最後伸向了我的褲襠,輕輕地抓住了我那硬的已經不能在硬的雞吧,用她那柔軟的小手開始上下套弄起來,我這時已經爽的不能在爽了,大腦一陣陣地要短路。

我的手也不在滿足只是揉捏靈姐雙乳,我把她的腰帶解開,把手滑進了她的褲子,我一下子摸到了一層滑滑的陰毛,我輕輕的用手來回在她的陰毛上反覆地來回摩擦了幾下,就急不可耐地伸到了陰毛下面個小溝溝裡了,真的好軟好柔好曖啊,我感到了她的剛剛突出在溝外邊的小陰唇,感到了她慢慢突起的「小豆豆」,我的手每一次拂過那粒硬硬地小豆豆時,靈姐都會輕輕地哼一那麼一下,那聲輕呤,當真就是天籟之音,好聽極了!我徹底地淘醉了,迷失了!

我慢慢地把她抱起,一邊吻著靈姐的香舌,一邊走向我和我老婆的臥房,當把她放到床上之後,我開始一點一點的扒光她身上的衣服,我一邊脫她的衣服,一邊欣賞美麗的靈姐,當靈姐的身體完全暴露在燈光下之後,她的身體是那麼的白,那麼的美,那麼光滑,紅紅的乳頭,黑黑的幾縷陰毛,覆蓋在白裡透紅的小逼上,她的腰是那樣的細,屁股是那樣的大,眼是那樣的迷離,逼毛上還掛著幾點亮亮的「露珠」,迷死人了,我抱定主意,要慢慢的品嚐這個美女,我從她的額頭吻起,她的小鼻子,小嘴,兩個長在高峰上的小櫻桃,光滑的小肚子,最後是我那夢中的地方,那流著蜜的小洞洞,真甜啊,真香啊,我吸著,舔著,最後把整個舌頭都擠進了她的陰道,鹹鹹的,還很摺皺,她也從一開始的哼哼到呻吟最後是大聲的「啊。啊。啊……」

我的雙手也是一手一個地抓住了她那軟軟的乳房,一會大力地捏,一會輕輕地柔,一會在把嘴移上來,叼住那個紅紅的小櫻桃,一會用咬,一會吸,一會在吧機吧機地吃上那麼幾口,靈姐這時已經迷離了,一會輕聲的呻呤,一會大聲地叫我:「啊,操我吧,快點操姐吧,姐的下面讓你弄的好難受啊」

看到靈姐已經這樣了,我開始問她,:「姐,喜歡我不?」

「喜歡!」

「喜歡我啥?」

「喜歡弟弟操我!」

「那你叫我老公吧!」

「老公,我的親老公,快點操我吧,用你的大雞吧操我吧,快點給姐解解逼裡面癢吧!」

我終於把那硬的不行的雞吧放進在了她的小洞的口上,一點點的來回磨她的外陰,淫水開始把我的雞吧浸濕,我的雞吧實在等不及了,它乘我一個不注意,就鑽進了它夢中的家。靈姐感到了我的進入,眼中突然流出了淚水,這時,我身下的靈姐,也只能是用她的淚去告別她是一個良家的身份,從此以後,她就是一個蕩婦了!

我一邊吻幹了她的淚,一邊輕輕地抽動我的雞吧,等她不在流淚,臉開始范紅,嘴開始微張之後,我就把她的雙腿抬起,開始大力抽插,次次到底,次次都碰到她的花心,肉棒插入肉穴發出吱吱聲,肉棒抽出肉穴發出啵啵聲,肉體撞擊肉體發出啪啪聲,靈姐也爽到了極點,她這時已經神情迷亂,搖頭擺腦,淫語不斷,淫態百出,一會親弟弟,一會親哥哥,一會親老公的叫著,眼睛也是那麼迷離,臉上也紅紅的,雙腿無力的被我抬著。

「呵呵死···你這小騷逼,以後就讓我來操你吧,你是不是···小騷逼。」

「老公,···,操···我,狠···狠······地操,我···是······弟···的···小騷逼。」

這時我想,她完了,一個良家就這樣毀在我這只色狼之手了。

當我把我的精液一股股的噴到她身體的最裡面的同時,我只感到我的雞吧根部被一陣熱漿淋過,她的陰道裡面也是一陣陣激列的收縮,她也高潮了。然後她就直挺挺一個大字地躺在床上,身子開始一下下地抽搐,白白的精液混和著靈姐的淫液,也開始一股股地從她那張開的陰道口裡流了出來,我直坐在靈姐的身旁,目不轉睛地欣賞這轉瞬即逝的美景,這是我夢想多少回的了。

她好一陣才從那極度興奮中清醒過來,之後她抱著我,吻著我,久久不肯放鬆一點,說,「真舒服,好久沒這麼好受過了」。

過了一會,靈姐的小手又開始不老實起來,抓住我那已經小小的雞吧,把玩起來。我的小雞雞哪受的了這樣的挑逗,沒幾下就已漲大起來,她的小手都快握不住了,靈姐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它好大呀,比我老公的都大,它操的我真舒服!」

我一聽,慾望馬上就膨脹的不行,起身,抱起靈姐,讓她跪在床邊,我跳到地上,從後面用雙手扶住她圓圓白白的大屁股,立起我的雞吧,腰一用力,就從後面插進了靈姐的陰道。

我用後入式開始操我美麗的靈姐,靈姐也開始大聲的叫床:「啊。啊。啊……」

突然,我心裡一陣衝動,在我用雞吧以最快的速度大力地撞擊她的陰道和子宮的同時,我開始用我的雙手,大力在拍打她那白白圓圓的大屁股。

「姐,舒服嗎?」

「弟…啊…太舒服了…」

「姐,弟操你好還是你老公操你好啊」

「弟操的好…弟的雞吧大…弟的機吧長…啊…」

「姐,做我老婆吧,嫁給我做小老婆吧,讓我可以操兩個老婆吧。」

「好…啊……,弟…啊…我不行了…啊…啊…」

我的雞吧也越來越硬,我大力的抽插了十幾分鐘之後,靈姐在一次的高潮了,但我沒有理她的高潮,把她翻過來,平躺在我的面前,她的陰毛都已濕透,成了一縷一縷的。靈姐的嘴裡咕咕的感著:「好弟弟…親弟弟…放了姐吧…姐不行了…啊…啊…」

我沒有理會她的話,把我的雞吧正了一下,對準了她那一關一開的紅紅的陰道口,又一次把雞吧擠進了靈姐溫暖,滑膩,飽含水份的陰道裡,這一次,我開始慢慢地操她,讓她一點點的平整高潮的激情,我也在為下一次的衝鋒積攢力量。

「姐,我的機吧好嗎?」

「好啊,太好了」

「姐,你這輩子怎麼能讓兩個男人操過你呢?」

「都是你,你最壞了,姐的身子就讓你操了,姐不乾淨了!」

「姐,你得謝我,能讓兩個男人操過,有多少女人都做不到,能體會兩個男人多好!」

「是啊,每個男人都不一樣,我老公操我就和你的不一樣,他是慢慢的操,他每次只操我一次,但也能把呵呵的很爽,只是他操完就睡了,不像你,還要再操人家。」

「姐,我和你老公的雞吧,誰的大?」

「你個子高,當然是你的大了,你的也長,不過小雞吧操我時也很好受的,真的!」

「姐,你可真行,大雞吧,小雞吧都操過你了!」

「你壞。小弟,你真壞!」

「姐,你以後還會讓別的雞吧操你嗎?」

「不想了,就讓弟你的大雞吧操!」

「姐,不會的,你還要結婚的,還要找老公,還會有雞吧操你的,姐,你就等著在有大雞吧操你吧,我只是不能讓你的逼現在空著,我現在操你,將來你在讓你的新老公操你吧。」

「弟,姐謝謝你的雞吧,快點操姐,讓姐永遠想著弟的雞吧,就是還有別的雞吧操姐時,姐的逼也會讓弟的雞吧進入我的逼裡的!」

「姐,真的嗎?」

「真的,我喜歡你的雞吧操姐!」

「姐,我要開始衝刺了,你等著我使勁操你的逼吧!」

「快來吧,我的親弟弟…親老公…使勁操姐吧,把姐的騷逼操爛,它怎麼還這麼癢啊…快點操姐啊…」

我開始加速了的機吧抽動的頻率,在整個房間裡,充次著操逼的啪啪聲,和靈姐的叫床聲。

二十分鐘之後,我們又一次雙雙達到了高潮,把我的清液再一次噴灑進靈姐子宮的深處。

那一夜我們做了4次,有後入式的,站式的,第二天,靈姐的逼還是紅紅的,有點腫,靈姐一個勁的說我壞,把她操壞了,我就笑,除了笑也沒有什麼能滿足我征服靈姐後喜悅的心情。過後有那麼點遺憾,就是沒能讓她給我口交,也沒能留下艷照,當時想以後還有機會,也沒有想起來,真是有一點小小的遺憾,後來靈姐懷了孩子,當時我們都以為不會出事的,她說她是帶了環的,在中國,什麼都可能有假,我老婆也從我們的眼神裡發現了點什麼,加之靈姐住我家,我老婆一眼就看出她懷上了,但我老婆沒有說破,也沒有追究我們的出軌,在幫靈姐處理完孩子之後,也就和靈姐遠了,我也在也沒有機會接進靈姐了,她也有開始躲我了,兩年了,我一直回味著靈姐的身體,回味著她的香舌……我怎麼才能在一次得到她呢,如果還有下一次,我一定要把她那美麗的身子照下來,與你們大家一起分享,狼友們,為我祈禱還有下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