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奴小梅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愛,不是愛情,在人死後還會延續嗎?你相信「人鬼情未了」這個故事嗎?人類的感情真的可以隨肉體的消亡嗎?對於這個問題,我不想當唯物主義者,因為我寧願相信對一個人的愛是不會隨肉體消失的,因為愛就在你的心裡,在人和人之間傳承著。

我曾經懷疑過這個城市裡面是沒有真情的,也許我是錯的–愛,在這裡,就像沙漠裡的荊棘花。我們這些城市人,承載了太多的冷漠,忍受著太多的孤獨,我們都已經麻木了。當我遇到了小梅,我找到了真正可以讓我感動到掉眼淚的感覺。我遊蕩在這個城市裡,成為一個獵色者,是因為我的靈魂太空虛的緣故。我白天忙碌著,夜晚寂寞著,是這個城市裡面蠕動的蛆蟲。我曾經對著燈紅酒綠的世界吶喊:「來吧,讓我感動一次,看看你虛偽的面具下是不是還有一點憐憫!」雖然這個城市到處都是人,但是它還是空蕩的,因為缺少激情和溫馨。

上海的梅雨季節,就像女人興奮的下體,潮濕,陰暗,悶熱……我不知道這個比喻是否恰當,但是梅雨天的空氣中就像已經興奮的女人下體一樣瀰漫著躁動。我特別討厭陰雨連綿的日子,天空是灰色的,讓人看了就覺得壓抑。很久沒有體會什麼激情了,我這個獵色者又開始出動了。前段時間剛剛和QQ上聊了一年多的一個女孩子–小梅見了面。小梅是一個外表清純可愛,文文靜靜的女孩子。和她在一起,你不會感到拘束,她總是會讓你很放鬆,不會讓人產生戒心。她不是一個放蕩的女人,我認為她身體裡面的躁動需要男人的溫柔體貼才能釋放出來。我曾經想過讓小梅成為床上的蕩婦,但是她在這方面太拘謹,太傳統。

忙碌的一天又過去了。我撐著一把傘走出辦公樓。今天是我和小梅約好吃燒烤的日子–徐家匯美羅城8樓的達迦馬烤肉。地鐵裡的人很多,我磨磨蹭蹭花了半小時才從淮海路趕到徐家匯。這個倒霉的天氣,該死的交通。我對小梅還沒有到日思夜想的地步,但是我一直保持著進攻狀態,希望有一天徹底佔領她的身體。

小梅已經到了,坐在那裡喝著茶。

「你來得很早呀。」我說道。

「我下班就來這裡了,我的公司就在附近呀。」她微微一笑。

「今天吃完飯做什麼呢?」我迫不及待地問道。

「沒有想好。你決定吧。只要不喝酒就可以。」小梅回答道。

「那麼去看電影?」我問道。

「好呀。去看《2012》吧。聽說挺好看的。」小梅終於決定今天約會的內容了。

我特別喜歡吃烤牛舌,因為口感很好,說實在的吃一肚子肉並不是我喜歡的。偶爾這麼吃還能接受,天天吃我就受不了。我盼望著快點結束這頓肉宴,快點看完電影,讓我帶著眼前這個女孩子回家過夜,我要在今天晚上徹底搞定她,脫去她所有的衣服,進入她的領地探索,看到她在我的進攻下嬌喘……小梅,你這個平日裡文靜可愛的小姑娘,到了我的床上會是什麼樣子呢?小梅說她來自黎家大院。我覺得既然她來自那裡,應該也是一個願意屈服在我的腳下,甘心忍受性虐的女人。我不知道我和她能維持多久,但是我會努力,我渴望成為她身體和靈魂的主宰。第一,我討厭遇到見面就會去開房的女人,第二我討厭遇到長久不開化的女人,對我這個獵色者是一種心理上的折磨。

《2012》是個大場面小情節的電影,應該感謝特技效果,不然沒有人來看這部電影了。我一直納悶,地球都快毀滅了,那個印度科學家還能用手機通話。小梅看得倒是緊張得不得了,彷彿今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樣。當我們走出柯達電影院,已經是晚上11點了。

「晚上你還回去嗎?」我試探性地問道。

「嗯,你還想做什麼?」小梅是不是意識到了我是在發出一個曖昧的邀請。

「不如去我那裡吧?」我直接問道。

「嗯……」小梅低下頭,知道了今天晚上她要做什麼了,但是她沒有拒絕,我很開心。

小梅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頭髮被雨水打濕了一點。我到衛生間拿了一塊毛巾,走到客廳關掉了燈,坐到她身邊。她結果毛巾慢慢地擦著頭髮,我輕輕地把她摟在懷裡。

「跪下。」我低聲命令道。

小梅起身跪在我面前,低著頭,手背在身後,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以前的S沒有教你怎麼伺候主人嗎?」我問道。

「教過……我好久沒有了,有點生了。」她低聲回答道。

我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舔我的雞巴!」我呵斥道。小梅拉開我的拉鏈,伸進我的褲襠掏出我的雞巴,慢慢將龜頭含進嘴巴裡。我的龜頭傳來一陣陣酥麻的感覺,這是我最喜歡的感覺了。我打開電視,一邊看電視一邊體會著小梅帶給我的舒服感覺。她就跪在那裡,雙手扶著我的雞巴,嘴巴不斷將龜頭吸入吐出,像一個品嚐冰棒的小姑娘。

看完了午夜新聞,我讓小梅去洗澡,我去房間準備繩子。我知道著將是一個美妙的夜晚,我將和這個女人玩那些久違的遊戲,刺激我的感官,釋放她壓抑很久的激情。小梅從衛生間出來,渾身一絲不掛,進入臥室以後,直接跪在床下,看來以前的主人將她訓練的不錯。

「能不能不插我,其它的我都願意。」她乞求我。

「為什麼不能和我做愛?我要捆綁你,從你的後面姦淫你。」我不理解她這個要求。

「不,我真的不想。」

「為什麼?給我一個理由。」我有點生氣,這不是折磨我的小弟弟嗎?

「我答應過以前的主人,我那裡只容納他。求求你,不要。」小梅解釋道。她的話讓我不解,以前的主人都成為過去時了,為什麼還要遵守這個諾言呢?

「那麼肛交呢?」我問道。

「可以……我答應你,我一定好好聽話的……」小梅知道這樣對我是不合適的,她同意了我進入她的後庭。

那天我特意給她捆綁了一個龜甲縛,把繩結打在她的陰道口上,封閉了那個我嚮往的通道。我來開勒進屁股溝的繩子,露出肛門後姦淫了小梅的後庭。她沒有要求我賜予她性高潮,在我噴射出男性的精華以後,她只是希望我摟著她,安慰一下她。逢場作戲而已吧,我覺得我和她就到這裡為止了。

「你和以前的主人分手了?」我問道。

「是吧。」她回答道。

「那你為什麼還要遵守那個諾言呢?」我接著問道。

「我答應過一個我深愛的人,所以我要遵守諾言。」

我不理解她的話,「你們都分手了,為什麼還要遵守呢?將來你結婚了以後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奇怪的想法,為了以前的男人放棄和以後的男人體驗性交的快樂。

「我不打算結婚了。」小梅的聲音很小,近似於沙啞。

「那麼你為什麼還要接受我?你應該守身如玉才對。」我開始步步進逼,駁斥她的想法。

「是我加的你的QQ,記得嗎?我……聽了他的話,才加了你的QQ。」小梅挪了一下身體,把身體背對著我。

「他,是誰?」我問道。

「溫柔的霸主,我的S。」

「原來是他!我們聊了兩年多了。很久沒有見過他了。他是你以前的S?」我終於知道了她以前的男人是誰,就是這個男人的存在,讓她無法接受我這個男人的身體進入她的領地。

我緊緊靠近了小梅,她在默默地流淚。「是不是很傻?」她問道。

「為什麼他讓你找我?」我不解,難道溫柔的霸主將她送給我了?

「他說,你人不錯的,找你不會錯的。」她回答。

他們兩個人真是奇怪,一個是我的QQ好友,經常聊天談論女人,讓他自己的女人找我,和我交往然後和我上床;一個是為了一個男人死心塌地,遵守諾言的女人。「好久不見他上網了,他有什麼事情嗎?」我問道。

「他挺好的,不要提他了。我要睡覺了。」小梅說完就閉上眼睛,不再理會我了。

我下了床,到客廳抽煙。原來我床上的這個女人,是一個QQ好友的女人。這個世界真是奇怪,將自己的女人送到一個網友的懷抱中,自己卻消失了。我偷偷透過門縫望著小梅,我發現有點害怕她是一個鬼魂來索命了……

我回想起「溫柔的霸主」這個網友。他的文章總是充滿激情,有時候還會寫上一篇文言文。這個人說話有一股霸氣,不像我溫柔細膩的。我也是在黎家大院認識他的–一個男主,當時和一個女M打得火熱–兩個人在論壇裡面一唱一和,好不讓人羨慕。現在,他的女人在我的床上,他的人在哪裡呢?

我回到臥室,睡到了小梅旁邊。我摸著她的乳房,拿捏著她的乳頭,玩弄起來。她翻過身,將腿張開,好像在讓我隨意玩弄。我用手指扣進她的陰道,不斷刺激她,一會她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看了我,接著睡去。我趴倒小梅身上,將雞巴插進她的陰道,開始姦淫熟睡中的女人。我這樣做純粹是為了找點事情做,睡不著會很無聊。我不停地抽動著,在她身體裡面進進出出,兩個人的結合部傳來淫水肆虐的聲音。我把精液射在她體內,然後趴倒她兩腿中間觀看精液從陰道裡流出的樣子。我把精液塗滿了她的陰部,然後抱著她睡過去– 這樣做很變態,不過我喜歡–我喜歡我的女人的下體有我的精液的味道。今夜發生的事情怎麼這麼詭秘呢?

第二天早晨,小梅打電話請了假,我也不打算去上班了。兩個人到樓下吃了早餐後,決定去小梅在楊浦區的住處。我很少去女伴的家裡,因為我怕自己不適應。今天既然請了假,就當去逛街好了。

小梅的住處收拾的很整潔,一看就是一個愛乾淨的女孩子。她的臥室不大,但是很溫馨,粉紅色的裝修,粉紅色的床,粉紅色的窗簾。她回到家裡就去了衛生間洗澡。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等著她出來,繼續我們的遊戲。她從衛生間出來,走進臥室,拿出幾捆繩子,一些調教器具,還有一套皮質的情趣內衣。內褲上有一個拉鏈,拉開以後就可以露出陰部供男人玩弄。上衣是緊身的,穿上以後可以看到突出的兩個乳頭,黑色的衣服,極具誘惑力。我拿出繩子把她捆綁好,讓她屁股掘起來,我抽出自己的皮帶,一下一下開始鞭打這個女人。

以前我和溫柔的霸主聊天的時候就知道他的女M很喜歡被鞭打,現在他的女人在我的抽打下開始呻吟。我拉開她內褲的拉鏈,看到裡面已經濕潤了,隨手拿出一個硅膠陽具插了進去,然後拉上拉鏈。我解開了繩子,讓她在屋子裡面爬行,我拿著皮帶在她後面不停地抽打。小梅爬行了很久,臉上開始冒汗,突然身體癱在地上,嘴巴裡喊出女人高潮時的特有聲音。這個被溫柔的霸主調教過的女人,會在皮帶和硅膠陽具的刺激下體驗到性高潮,簡直就是一個完全開化的女人。

「你在床上很傳統嘛。可是現在為什麼這麼淫蕩?」我開始羞辱小梅。

「啊……很舒服……謝謝主人……」她的身體還在性高潮的餘熱中沒有緩過神來。

我拉開內褲的拉鏈,拿出硅膠陽具,掏出自己的雞巴,準備進入她的陰部。她沒有拒絕,分開腿,讓我很順利地進入了她的陰道。我在她身體裡肆虐著,爆發出自己的精華。

「元朗,」她沒有叫我主人,「我已經破戒了,你別再折磨我了,求求你。」她突然哭了起來。我沒有理會她,用手指扣挖她的陰道,將混合著精液和淫水的液體不停地塗抹在她的陰蒂上,然後開始按摩她的陰蒂。

她扭動著,高潮以後的陰蒂變得十分敏感,被手指觸碰後,讓她的感覺特別強烈。

「你不用遵守那個諾言了。以後你的身體就屬於我了。」我一邊玩弄著她,一邊說道。

「好了,我受不了了……停下來吧。」她哭著哀求我。

我停下來,去衛生間洗澡。我出來的是,小梅已經穿戴整齊,變成了那個清純可人的女孩子。她坐在床上,梳理著自己的頭髮。我赤裸著走到她面前,將軟下來的陰莖湊到她的嘴邊。小梅停下來,用嘴巴含住我的雞巴,開始吸允起來。過了一會,我覺得差不多了,拔出雞巴,然後坐到她身邊,抱住她。

「你的主人現在在哪裡?你們分手了嗎?」我問道。

「是的,分手了。」

「那做我的女人吧?」我問道。

「你答應我一件事情。」她回答道。

「什麼事情?」

「每個月21號,你能來陪我嗎?」她瞪著眼睛看著我。

「這個我當然可以做到。就這個嗎?」她看著我。我不理解她的說法,一個月一次,我覺得也無所謂。

「可以的。說說你以前的主人吧。我和他還沒有見過面呢。」我對溫柔的霸主現在很感興趣。

「以後吧。我會給你講的。」她眼睛盯著地下,彷彿有什麼心事。

我和小梅到附近的藥店買了一盒緊急避孕藥,然後去了五角場吃飯。我一直有一種感覺,她和以前的主人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她能接受我,一方面是因為溫柔的霸主跟她說起過我,另一方面肯定還有一個秘密的原因。我走在她後面的時候,總有一種很害怕的感覺,她的背影非常像一個人。也許是我閱讀過的女人太多了,把她們的形象搞混淆了吧。

我回到家裡,打開QQ,給溫柔的霸主留了言:「我現在和小梅在一起。好久沒有見你了。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我心裡沒有底,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收到對方的回答。小梅的背影,很像一個人,到底是誰呢?我開始在我閱讀過的女人中搜索起來。我沒有找到任何結果,難道她在我的夢裡出現過嗎?

上海,是被早晨的車水馬龍的喧鬧吵醒的。24小時的喧鬧是這個城市一成不變的韻律。在這個鋼筋混凝土鑄就的城市裡面,尋找一份溫暖,就像在沙漠裡面尋找甘泉一樣困難。自從認識了小梅,我的業餘生活也變得豐富起來。平時我們就是見面喝喝茶,看看電影,逛逛街,很少玩SM遊戲。罩在小梅身上的神秘面紗一直是我想揭開的秘密。我給溫柔的霸主發了QQ留言,一連一個月沒有回信。我想,他可能換了QQ號碼,這個我還是去問問小梅比較好。

「溫柔的霸主為什麼一直不在QQ上呢?」有一天我和小梅喝茶的時候問道。

「你想知道嗎?」小梅反問我。

「想,這哥們人不錯的。是不是換號了?」我問道。

「不是,他出事了。」她的回答讓我吃驚不小。

「出事了?」我不解地問道。

「是的。他出了車禍。你想見見他嗎?」小梅終於告訴我了這個事實。

「他?在家裡?」我問道。

「在家裡。他臥床一年多了。」小梅說的這些,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我覺得她一定十分瞭解溫柔的霸主,能夠進入他的生活。

「有空我們一起去看看吧。」我說道。我應該去看看這個好友,一個神秘的網友,小梅以前的所屬–那個讓小梅現在還不能忘記的男人。

小梅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呢?現在她已經屬於我了,還是和以前的主人藕斷絲連的,難道我只是一個替代品嗎?

一個下雨的天,我和小梅打車來到上海的平江小區,司機按照小梅的指點七扭八彎的把車停到一棟樓下,我們進了樓房。小梅帶我來到402門前,按了門鈴。一會,一個年紀很大的婦女開了門。

「小梅啊。好久沒有來了。」那個婦女說道。一邊說,一邊讓到一邊讓我們進屋。

「阿姨,我來看看亮亮。」小梅帶著我進了房間。

床上,躺著一個年輕人,估計年紀和我差不多。一進屋就聞到一股中藥的味道。

「這位是我的朋友,元朗。」小梅向老年婦女介紹道。「這是亮亮的媽媽。」

「阿姨好。」我急忙打招呼。這位就是溫柔的霸主–亮亮的媽媽。

阿姨倒了兩杯睡端進來,然後出了房間,關上了門。

「亮亮,這是威嚴的溫柔,那個賈作家。」小梅對著亮亮說道。

亮亮轉過頭,看著我們,眼睛裡面充滿了喜悅。

「他不能說話,身上只有左手可以動。我們說的他能聽到。你想說什麼,直接說,他可以寫下來給你看。」小梅對我說道。

「霸主,不,亮亮,現在我和小梅在一起,你不會介意吧?」我微笑著,想開個玩笑。

亮亮的左手動了起來,我聽到了筆在紙上寫字的聲音。小梅拿過他左手下的本子,遞給我,「哥們,我說過介紹一個女人給你,我做到了。」字體寫的很潦草,但是我能看得清。

「我和小梅在一起很開心的。」我說道。

[我知道,小梅和我說了。好好對她。] 亮亮寫道。

「小梅人很好。我會對她好的。」我說道。

[交給你了。玩得開心點。她很騷。]

「這個,不說也知道。」我看了一眼小梅,她臉紅撲撲的。我知道當著她的面,這是一種羞辱了。

[我本來不打算讓小梅來了]

「她是個重情義的人。不然我們不會那麼喜歡她。你說是吧?」

[她每個月都來看我,比我女朋友強。]

「現在很少有小梅這樣的了。」我說道。是的,小梅這樣重情義的女子,現在很少見。遇到亮亮這樣的情況,10個女人8個會逃跑,還有一個在彷徨,剩下一個就是小梅了。

[不要讓她跑了,好好幹 哈哈]

「放心吧。我會讓她爽死的。」我說道。亮亮的臉上抽促了一下,那是一種勉強的微笑。

小梅坐在一旁,擺弄著自己的手機,不知道該不該插嘴。

「小梅,伺候一下亮亮吧。我和亮亮想看著你淫蕩一下。」我沒有徵求亮亮的意見,我覺得沒有必要。如果他能正常,估計會接受的。

小梅走到亮亮身邊,從口袋裡面掏出濕紙巾,掏出亮亮的雞巴,擦拭乾淨後開始給亮亮口交。我把門反鎖上,然後站到小梅的身後,退下了她的內褲,撩起她的裙子,打算向亮亮展示著小梅被我剃光陰毛的下體。我和他QQ聊天的時候提到過,如果一起調教女人的時候,就應該這個樣子。

亮亮看著我,瞪著眼睛,像有話和我說。我遞給他本子,他寫道:[你真行,我老媽在呢]。我微微一笑,「不怕,我反鎖了房門。還有,待會讓小梅表演我最近調教的一個遊戲。」小梅的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然後開始很為難地嚥下起亮亮的精液。我從包裡拿出手機,開到震動模式,讓小梅夾在兩腿中間。我拿出小梅的電話,開始撥打電話,「嗡~~」,小梅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聲。我把電話交給亮亮,他不斷地按著重撥,重撥……小梅的身體開始扭動。我伸出一個手指插入小梅的肛門,那裡一張一合的,前面體驗著震動,後面體驗著羞辱。

[好了 看你幹她吧和以前說的一樣]

「小梅,跪著,讓亮亮看我幹你。」我命令小梅。

小梅跪在床上,我掏出雞巴插進她的陰道,開始在亮亮面前姦淫這個女人。一個是以前的主人,一個是現在的主人,小梅安排了一個絕妙的聚會。我和亮亮以前就說過,輪流來折磨我們的共同的女人。現在我和他都做到了。小梅含住了亮亮第二次勃起的陰莖,我在後面幹著已經因淫水氾濫的陰道。「小梅,我幹你的屁眼給亮亮看。」我拚命掰開小梅的屁股,將後庭暴露給亮亮。小梅停止了口交,撅著屁股,擺好位置,打算表演肛交給自己從前的主人。我的雞巴順利地進入了小梅的後庭,亮亮的眼睛裡透出興奮的眼光。

[我以前也喜歡]

「我最喜歡的就是姦淫小梅的後庭。」我說道。在小梅的後庭抽動了十幾分鐘,我終於爆發了。我拿出雞巴,將慢慢流淌出精液的屁眼給亮亮看。

[讓她繼續]亮亮寫道。

我命令小梅繼續給亮亮口交,我開始清理戰場。小梅在吃下亮亮的第二波精液以後,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我們三個人,好像很熟悉,沒有尷尬的感覺。雖然亮亮現在這個樣子不能自理,但是他還是加入到遊戲裡面來。小梅拿出尿壺,放到亮亮的屁股下面。「他每次完事,都要小便的。」小梅非常習慣了照顧亮亮。

「哥們,不知道說什麼好。我反正會好好珍惜小梅的。」我說道,像在發誓一樣。

[幫她忘記我],亮亮寫的這句話,讓我不理解。我看了他的眼睛,我明白了,他是希望小梅不要在糾纏於過去的情分,繼續自己的生活。

「我可以不做你的女人,但是我要做能照顧你的人。」小梅眼淚汪汪的,握著亮亮的手。

[你應該有更好的生活],亮亮給小梅寫道。[找個男朋友],小梅看完,轉身打開房門鎖,出了房間。

「哥們,我,現在覺得,你應該把小梅留下。」我突然做了一個決定。

[不能連累她], 亮亮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轉向一旁。「我覺得,她需要的是你。我,在她的心裡也許就算一個替代品吧。」我說出這句話後,看到亮亮的眼淚流了下來。

「亮亮,小梅其實比你痛苦。」我思前想後,還是說了這句話。「她心裡是愛你的。做那麼多事情,是為了讓你開心吧。」

[我的本子,在窗台上]

我拿到一個日記本,遞到亮亮面前,他的眼神示意我打開。我打開日記本,裡面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小梅,我不能拖累你。以前你要做我的女朋友,我沒有同意。我很後悔。但是現在看來是對的……]

[記得我們第一次在賓館,你那時候真的嚇死我了……]

[你去找威嚴的溫柔,我們聊過,我答應介紹一個女人給他……想想送你比較合適]

[和元朗見面感覺如何]

[那就好,你該找個男朋友,離開SM]

[我對你說過若生命只到這裡,從此沒有我,我會找個天使替我去愛你]

[帶他來吧,最後一次,然後你離開我和他,開始自己的生活]

我看到了一個男人最後的決斷:那就是今天–在完成了這個三人行的故事後,亮亮要放飛自己的女人,讓她自己去生活。

我是不可能給小梅幸福的–小梅要的幸福是在亮亮身邊。我剛才說的那些給小梅幸福的話,其實是一廂情願而已–我沒有想過小梅的感受。亮亮和我的約定,不是感情買賣,那只是一個遊戲而已。他不可能讓小梅完全屬於我,我也不能給小梅真正的幸福感受。我看到了這些文字,我就做了一個決定–一個很簡單,很容易做的決定。

「小梅不會離開你的。我覺得,你應該接受她。這是她自己的選擇。我叫她進來,讓她自己選擇。」我沒有徵求亮亮的意見,轉身出了房間。我走到廚房,看到小梅在幫阿姨摘菜。

「小元,晚上留下來吃飯。亮亮好久沒有這麼高興了。聽說你門來,他高興死了。」阿姨的臉上笑著,一個偉大的母親。

「小梅,亮亮叫你。」我編了一個借口。小梅和我進了亮亮的房間。

「小梅,我說幾個選擇,你給我和亮亮一個答案吧。」我說道。

「什麼問題,還這麼嚴肅。」小梅不淫蕩的時候,還是同樣招人喜歡的。

「小梅,你願意留下來照顧亮亮還是以後離開他再也不來往?」我直接問到點子上了。

小梅沉默了一會,坐到亮亮身邊,「亮亮,你決定吧。」她把問題踢給了亮亮。

「我要你回答。看著我,不要去管亮亮。」我說道。

小梅的眼淚慢慢流了下來,「我想照顧他一輩子,可是他不讓。我不配吧。」小梅有點生氣的說。

「哥們,看到了沒有。這是你的,你擺脫不掉的。」我覺得小梅已經給出了答案。「小梅以前和我發生的那些事情,你介意的話,我今天就領走她。」

亮亮拿著筆在紙上開始寫,[讓我好難]

「我祝福你們。哥們,這麼重情義的女孩子可是天下難找。她願意照顧你,就是跟著別人,也不會幸福。身體上快樂,心裡還是有個不快樂的地方。」我說道。

小梅緊緊地握住了亮亮的手,開始哭泣起來。「你們在一起多好。我去廚房幫忙。」我退出了房間。

「你是小梅的男朋友?」阿姨問道。

「不是。朋友而已。小梅挺喜歡你家亮亮的。」我連忙說道。

「我家亮亮這樣,哪個姑娘肯喲。」阿姨一臉無奈的樣子。

「你等著抱孫子吧。」我開玩笑地說道。

「那我死了也可以閉眼了。」阿姨開心的大笑–一個堅強的母親。

「他們倆,不錯的……」我覺得自己開始吃醋了。說句人渣的話–一個癱在床上的男人,怎麼這麼命好呢?

晚飯,我們三個是在亮亮的房間吃的。小梅一勺一勺的餵著亮亮,看著就像愛人間一樣的溫馨。阿姨自己在客廳,時不時過來看看我們。我問過亮亮最喜歡什麼歌,他說他喜歡《天使的翅膀》。是啊,愛就是小梅的翅膀吧。我們以前聊天的時候,他說過他和小梅的一些事情:第一次在淮海路新天地見面,第一次在建國賓館裡面,第一次在小梅的住處給小梅的後庭開苞……

「哥們,我們完成了以前約定的。這是不是有點淫蕩啊?」

[呵呵如果我不這樣 帶著她來你家玩了]

「那我可不敢啦,我可不敢在你面前性虐你的老婆啦。」我開玩笑說道。

[沒關係 她不從我打她屁股 只要你別陽委(痿,寫錯了)]

「這是第一次我們三個,也是最後一次吧?」我問道,我知道即使亮亮同意,我也不想繼續下去–他們今後要退出這個圈子,好好生活,體驗幸福。

[你想來,隨時可以 呵呵] , 亮亮寫著的時候,臉上還是那種不自然的微笑。

我記得那首歌的歌詞:

××××××××××××××××

落葉隨風將要去何方

只留給天空美麗一場

曾飛舞的聲音

像天使的翅膀

劃過我幸福的過往

愛曾經來到過的地方

依昔留著昨天的芬芳

那熟悉的溫暖

像天使的翅膀

劃過我無邊的心上

相信你還在這裡

從不曾離去

我的愛像天使守護你

若生命直到這裡

從此沒有我

我會找個天使替我去愛你

××××××××××××××××

我一個人離開了亮亮的家,抬頭看到了滿街閃爍的霓虹。小梅和亮亮親暱的畫面,讓我覺得雨傘是多餘的。那種溫暖,足可以蒸發掉我心頭的陰雨。外面,車水馬龍的街道不在冷冰冰的,開始有了一絲溫暖。我心裡的沙漠,盛開了一朵荊棘花。

回到家,我扔掉了所有的工具,刪除了所有以前拍攝的那些照片。我覺得,在城市裡面找到屬於我的荊棘花才是我今後的生活……

五年以後,我帶著老婆和兒子照例來到亮亮家。進入房門,亮亮的女兒嫚嫚就開始叫起來,「元叔叔來了」。兒子和嫚嫚一起戲耍的時候,老婆幫小梅摘菜、做飯,我就和亮亮在房間裡面偷偷上網看圖片。我們倆很色,不是嗎?每年我們兩家人都要聚會幾次,很平常的聚會。各位不要想歪了。我和亮亮都不再進入SM了,但是我和他都偷偷保留著一個秘密–那就是我們都收藏了很多SM的照片。亮亮經常笑侃我,讓我把老婆發展成自己的M。我說我已經試過了,我老婆是標準的S。亮亮大笑說:「你以後還是客串吧。」

外面,寒流來襲;屋裡,卻是溫暖如春。當我們的慾望歸於平淡,所有的事情就都會變成溫暖的。這個城市就是慾望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