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居記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搬到西海岸的新屋時,正值初夏的五月,溫度開始上升,可因為海風的關係,並不炎熱,反而很乾爽,這是朱盈喜歡的氣候,也是朱盈選擇這個時間搬家的原因。

這裡離城市有一段距離,開車的話需要四十分鐘才能到達。朱盈的新居位於海邊,一小塊海灘被岩石分隔開來,成了朱盈的後院。但這裡不是主要的旅遊區,所以沒什麼人。離朱盈最近的人家也在一公里半以外。也就是說如果朱盈要到鎮上,起碼也得開車一個多小時,不過這正是朱盈所想要的。

搬家後的第二天早上,當朱盈晨跑回來時,發現一輛貨車正停在的家門口。兩個工人正從車裡走下來。朱盈迅速跑過去問話,原來是朱盈托運的東西,是她以前的畫和一些收藏品。

朱盈讓工人把東西搬到樓上的畫室,這兩個工人一個二十多歲,留著平頭,頭髮很硬。另一個應該在三十左右,身上的毛腺很發達,臉上長著很漂亮的鬍子,透過襯衣朱盈都可以看見他的胸毛。

可能從事體力勞動的關係,兩個人都很壯。看著他們結實的手臂和身體,朱盈開始心癢起來。說實話這幾天忙著搬家,已經很久沒有做愛了。於是朱盈開始計劃待會搬完了東西,該怎麼做。所以自己也跟著忙活起來。

其實東西不是很多,但搬運起來卻比較麻煩。三個人花了很長時間才弄完。朱盈提議大家休息一下,兩個工人當然答應了。朱盈把他們領到房子後面的小草坪,那裡有一個游泳池。朱盈為他們拿了啤酒,自己也喝了一點。朱盈們一邊喝一邊聊起來,他們很喜歡朱盈的房子。

朱盈告訴他們在他們來時自己剛剛結束晨跑,現在身上還有一些汗,所以想洗個澡,希望他們不要介意。朱盈走到游泳池邊,在兩個工人的目光注視下開始脫掉身上的衣服,朱盈先脫下運動短褲,當朱盈開始脫上衣時,她注意到那兩個工人的眼睛睜的更大了,因為朱盈並沒有穿胸罩,所以如果脫掉上衣,朱盈的乳房就會袒露無遺了,相信剛才在搬東西時,兩個工人早已注意到了這一點。

所以他們一見朱盈要脫去上衣,當然是一下子就心跳加速了啊。當朱盈兩顆挺立的乳房展現出來時,兩個工人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因為朱盈的胸部和她的身體比起來,的確是顯得大了一些。朱盈的個子並不高 ,只有162,可朱盈的胸圍卻有38E,如此驚人的比例,當然是人見人愛了。

這時朱盈感覺他們都快要撲上來了,朱盈向他們一笑,跳進水池。清澈的水中朱盈白晰的皮膚顯得格外美麗,朱盈向他們招招手,叫他們也下水來,其實不用朱盈招呼,他們早已在脫衣服了。噗通噗通的水聲,兩人一下水便向朱盈游過來,很快朱盈已經被抱進他們的懷裡。

那個年青一點的將朱盈的乳房含進嘴裡,乳房在他的手和嘴裡變形。而另一個來了朱盈的身後,不由分說,將肉棒插進了朱盈的肉穴。很快朱盈開始呻吟起來,壓抑已久的性感迸發出來,變成無以計數的高 潮,將朱盈的整個身體,整個心吞沒。

過了一會,朱盈被他們從水池裡抱到草坪上,這回輪到年青的一個幹朱盈,朱盈被放置在草坪的一個沙灘椅上,年青的工人將朱盈的雙腿握在手裡,並把它們分的很開,他的肉棒就從中直插朱盈的穴內。

另一個則站在朱盈的身邊,一手揉著朱盈的乳房,一手自己的肉棒送到朱盈的嘴邊。朱盈很配合的將它含進嘴裡吮吸起來。一前一後的夾擊很合朱盈的胃口,對於朱盈這個很長時間都沒有做愛的女人來講,再沒有比這更好的慰藉了。

兩個男人不停的更換位置,和幹朱盈的地方。朱盈們從室外幹到室內,從樓下的大廳做到樓上的陽台,新居的第一個早晨,朱盈幾乎都在呻吟聲中渡過。在朱盈印象中,和他們做愛的時間,比他們搬東西所用的時間還要長。不過這讓朱盈享受到了很多次的高 潮,當然也吃了不少的精液,兩個陌生人的精液盡成了朱盈在新居的第一份早餐。

送走了搬動工,朱盈開始對新居進行整理,看還需要什麼,這件工作一直持續到下午二點左右,朱盈的肚子已經開始咕咕叫了。於是朱盈帶上需要購買的物品清單,前往離家五公里左右的一個旅遊小鎮。

小鎮並不大,但卻有很多人,其中大部分是外來的遊客,還有一部分是從事旅遊相關服務的經商者,而真正的本土居民只有極少數。當然這些朱盈是從鎮口豎著的旅遊指南上看到的。沒用多少時間朱盈就買齊了所要的東西,看看時間還早,就將車找個地方停好,徒步在小鎮上閒逛,看還有什麼可以買的。

當朱盈來到一家水果商店後,朱盈決定再買幾樣水果。在朱盈挑選時一個夥計快步走到朱盈身邊,問朱盈想買點什麼。這個傢伙穿一條牛仔褲,上面全是大大小小的口子;上身光著膊子,只掛了一件圍裙。一看就知道是個很會逗女孩子的人,他個子不高 ,但比朱盈還是要高 一些,耳朵上穿了耳環,當他說話時朱盈還可以看見他的舌頭上也穿了環。

當時朱盈第一個反應就是:很想看看他的那個地方是不是也穿了。在他的陪同下朱盈在水果店裡四處亂看,很顯然這裡只有他一個人。朱盈來到一筐桔子的前面,做勢挑選卻一不小心將一個桔子掉到了地上,那個夥計急忙過來撿,朱盈也正好在這個時候背對著他彎下腰去,朱盈相信站在身後的他,無論從什麼角度都可以看見朱盈淡紫色的內褲,以及那小小的內褲根本無法包容的豐臀。

而實際上因為他也彎下腰了的緣故,他的臉差不多和朱盈的屁股是等高 的。當朱盈撿起桔子回過頭來時,朱盈發現他的臉幾乎就貼在朱盈的屁股上,而他的眼睛當然是一個勁的盯著朱盈的臀縫了。當他抬起頭來時朱盈衝他笑了笑,表示自己並不介意他的舉動。

朱盈買了一些水果,在挑選甜瓜的時候,小伙子告訴朱盈,如果喜歡這個,他後面的庫房裡有更好的。在他說話的時候,他的雙眼緊緊盯著朱盈的胸部,好像是在把甜瓜和朱盈的胸做比較。從他的表情裡朱盈看得出來,他這是在勾引朱盈,其實這正中朱盈的下懷,既然有他主動,也省得朱盈再費神。

朱盈跟著他來到後面的倉庫,其實這兒和商面只有一牆之隔。這裡到處堆著各式的水果,他從一個箱子裡拿出一個甜瓜,用刀切下一塊放進自己嘴裡,然後把咬過一口的甜瓜送到朱盈的面前。朱盈毫不客氣的把嘴伸了過去,那個夥計卻一下把嘴對了過來,朱盈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已經被他封住了嘴巴。

一個長吻過後,正當朱盈幾近無法呼吸時,他終於把嘴挪到了一邊。他從耳朵吻到脖子,從脖子吻到前胸,他將朱盈抵到一堆箱子上,一隻手從衣服下伸進去,迅速佔領了朱盈沒穿內衣的乳房……

天啊,這種狂風暴雨式的襲擊,既讓朱盈無法喘息,又讓朱盈感到無比的衝動。朱盈的每一顆細胞都被性激索所充斥。他開始脫掉朱盈的衣服,朱盈當然也不會放過他。這就體現出夏天的好處了,大家穿的都很少,所以兩個人很容易就做到「坦城相待」了。

這個傢伙似乎有一些自戀情節,他的陰毛就好像女人一樣被修剪過。不過這也使得朱盈很容易就能看見他的大寶貝啦。果然就像朱盈猜的那樣,他的JJ上真的也穿了環,天啊!不知道那東西插在裡面是什麼感覺。

他從旁邊一架角梯上拿來一條毛巾,鋪在一個木箱上,接著他把朱盈抱了起來放在箱子上。這時他的嘴又開始了新一輪地毯式的攻擊。朱盈比甜瓜還要圓挺的雙乳在他的嘴裡變成了可口的食品,他在上面加上大量口水作為佐料。經過一輪吮吸,他的嘴又開始向下移動,穿過平滑的小腹,抵達毫無遮掩的桃源。

他的舌頭在朱盈的穴口上來回舔弄,舌頭上的金屬環,在朱盈的陰蒂上輕輕佻撩,快感把淫水變成奔流的河。朱盈又一次忍不住首先發出呻吟,朱盈好像總是比較容易得到高 潮,真是天生的淫娃呀。他的兩隻手緊緊抓著朱盈的乳房用力擠壓,舌頭還在朱盈小穴上舔弄著,朱盈已經無法再忍受那種空虛的感覺了,朱盈需要一個什麼東西來把自己充滿。

朱盈向他大聲喊叫,讓他把他堅硬的矛用力刺向自己,刺向最深處的靈魂。他從地上站起來,分開朱盈的雙腿,身體向前一送,整只肉杵直搗黃龍。和開始一樣他好像喜歡熱烈的方式,一上來就是一陣狂抽猛插。朱盈感覺自己肚子裡的肉都要被他抽去一樣。

朱盈發出語無倫次的浪叫,從下體迫來的強大壓力,使得朱盈全身酥軟,呼吸也開始變得困難。好在這裡他終於停了,不過他好像只是換了個姿勢,朱盈再一次被他抱上了木箱,不過這次是趴著。他的身體相當強壯,朱盈在他手裡就像個玩偶一樣,被他翻來覆去。

朱盈真開始懷疑這次的行動是不是錯了,朱盈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倉庫,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強姦似的操弄。不過朱盈的身體給了朱盈最好的答案,朱盈的肉穴一個勁的分泌著愛液,她每一個細胞都沉浸在性的歡愉中,朱盈的嘴從未一刻停止過快樂的呻吟,是啊,現在除了呻吟她還能作什麼呢?

朱盈已經被這個傢伙的肉棒徹底征服了,她只有繼續不斷的呻吟,不顧一切。朱盈根本無暇去感受每一次高 潮之間的間隔,似乎它一直在朱盈的體內奔跑。

離開水果店時朱盈感到自己無比的輕爽,性愛的力量就是如此神奇,剛才被那個傢伙幹的時候,朱盈感覺自己連一隻針也拿不起來,可現在朱盈好像不開車也能走回家去。

當然,最終朱盈還是開車離開小鎮的,因為她還買了很多東西。臨走時水果店的小老闆給朱盈留下了電話,他還告訴朱盈說,如果以後需要水果或者「別的什麼」,可以直接打這個電話,他一定送「貨」上門。

朱盈一直有晨跑的習慣,到了新居之後仍然如此,而且這裡有更好的條件,門前的公路房後的沙灘都是晨跑的好地方。這一天早上,朱盈像平時一樣沿著門前的公路跑步,不久身後也傳來了同樣的跑步聲。

「嗨,你好,」那是一個穿著運動衫的中年男人,「你是那邊新搬來的嗎,我叫科爾,是你的鄰居,就住在前面。」

「我叫朱盈,你可以叫盈盈。」朱盈們繼續跑著。

「我看你很喜歡晨跑。」

「是的,我每天如此。」兩人一邊跑步一邊交談,和所有男人一樣,交談過程中,他的目光始終固定在朱盈的胸前。朱盈知道自己胸部看起來是如何的誘人,更何況朱盈現在還在跑步,在沒有穿胸罩的情況下,兩隻乳房不斷拋起落下一定是格外好看。

其實朱盈知道自己如果不穿內衣是多麼嚇人,不過她卻一直有不穿的習慣,特別是夏天,更不願意乳房上被胸衣勒出深深的痕跡,還有就是討厭那種粘粘的汗貼在胸罩和乳房之間的感覺。兩人很快跑到了朱盈家門前。朱盈向科爾示意朱盈家到了。他很不客氣的說道:「不請我進去坐坐嗎?」朱盈們一起進入朱盈的房子。

「你的房子很漂亮,」科爾環視四週一番後指著牆上的一幅畫道:「這些畫是你的收藏嗎?這好像是你自己,」他指著牆上一幅畫像問。

「是別人畫的?」

「不,是我自己的作品。」

「哦……真看不出來,你還是位畫家,」

「對不起,我能去換件衣服嗎?」朱盈向客人示意自己身上的汗味。

朱盈回到樓上的臥室,沖了一個澡,並換上一套居家服,再次回到客廳,這時朱盈的客人還站在朱盈的畫像前。

「請坐,喝點什麼嗎?」

「哦。謝謝,不用客氣。」說著話科爾回過頭,但他再次看到朱盈時,他的語言停頓了。

朱盈深信自己現在的樣子可以征服任何男人。濕頭髮很隨便的挽在頭上,有一些還在滴著水,剛洗過澡的皮膚格外光滑,富有彈性。而且因為用了冷水,朱盈全身的皮膚都泛著一層淡淡的紅色。這一切使得朱盈特別有一種嫵媚的感覺。

包裹這誘人身軀的只不過是一件寬大的針織衫。由於針織的很稀,使得這件衣服更像是一張漁網。它對朱盈的肉體起不了多大的遮蓋作用。科爾的目光在朱盈的身體上停留了很長時間,在他眼裡朱盈和沒穿衣服沒什麼分別。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說實在的你的畫很棒。其實我也一直喜歡畫,並且還收藏了一些。如果有時間,你可以到我那去看看。」

朱盈慢慢走到科爾身前,靠著他很近,「這算是一次約會的邀請嗎?」

朱盈說話的時候臉差不多就貼在他的臉上了,看得出科爾是一個老手,他當然知道朱盈是什麼意思,於是他的大手便自然的落在朱盈的屁股上。

「為什麼不是呢?」科爾說道,他的手開始探進針織衫的裡面。雖然看起來和沒穿差不多,但畢竟摸起來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他沒有洗澡,身上的汗味傳進朱盈的鼻子。朱盈不喜歡自己身上的汗味,但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別人,特別是男人身上的氣味卻格外有一種喜好。這些氣體能讓朱盈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感,每當聞到時朱盈總會有一種衝動,當然這些衝動都集中在朱盈的下半身。

針織衫已經被扔到了一邊,好像朱盈從樓上下來時本就不該穿它一樣。科爾的身體抵在朱盈的身上,他的嘴和手在朱盈的身體上移動,朱盈則深深呼吸著他散發出來的氣味。朱盈的下體開始流出透明的液體,科爾的嘴也在此時湊了上去,他貪婪的吸食著朱盈的淫水,朱盈想他一定是跑步時口渴了。

兩人擁到了沙發上,科爾也脫去了自己的運動衣。據說運動可以大大增加人的性慾,朱盈想這句話一定是對的,因為科爾此時的肉棒漲大的有些怕人,一隻閃著亮光的巨蛇高 昂著頭輕輕顫抖著。朱盈用手握住科爾的根部,一種充實溫暖的感覺從手上傳來。

朱盈把臉伸過去聞了聞,除了汗味以後還有一股濃烈的男人陰部的味道,那是一種騷味,但對於女人來講卻可以起到催情的作用。朱盈等不及將它吞進嘴裡,另一種味道傳進朱盈的嘴裡,那是女人的味道,朱盈想這傢伙出門前,一定在某個女人的洞裡插過。

不過朱盈並沒有時間來分析那個女人會是誰,朱盈所有的精力和意識現在只用來做一件事,那就是為這個男人--她的新鄰居口交,把他肉棒上所有的氣味和味道都變成朱盈嘴裡的味道。

朱盈上面的嘴已經差不多過癮了,但下面的嘴卻更加渴望起來。朱盈反過來趴在沙發上扭著朱盈的屁股,科爾立刻挺槍而上,沾滿口水的JJ慢慢插進朱盈的體內。科爾的節奏比較緩慢,像打著拍子一樣在朱盈的穴內抽送,每一下都是全進全出。

說實在的,朱盈現在的慾望已經十分高 漲了,朱盈的嫩穴流著愛液,並輕輕抽動著,朱盈等不及科爾的動作,主動前後搖擺屁股,重重把穴口撞向肉棒的根部。

高 潮很快到來,朱盈這才發現科爾所用的節奏是如何的好。雖然這樣高 潮來的比較慢,但也會比平時來的要持久,朱盈的第一個高 潮持續了近十分鐘,直到朱盈渾身無力的趴在沙發上。

科爾走後朱盈就在沙發睡了一覺,醒來時已經差不多到了九點。朱盈稍稍整理了一下身體,從地上撿起那件針織衫,本打算把它穿上,但看了看外面風和日麗的天氣,算了,乾脆就這樣光著吧,反正她向來就有這樣的習慣。

朱盈到廚房沖了杯咖啡拿到樓上,今天是畫畫的好天氣,朱盈將畫架搬到陽台上,支好畫布,這可是朱盈在新居的第一幅啊,面對這兒的美景,朱盈想一定會有一張好作品。

做畫和做愛都是朱盈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每當做這兩件事的時候,時間總好像過地很快。現在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一陣嘻鬧擾亂了朱盈的思維。

朱盈抬起頭,聲音是從下面的沙灘上傳來的,一群人在那兒游水嘻戲。雖說嚴格來講這片沙灘屬於朱盈的私人產業,但對於這種到訪客,朱盈並不會拒之門外。

他們離朱盈有一小段距離,但朱盈還是可以看清他們的人數,四男兩女六個人。看著他們熱鬧的氣氛,朱盈覺得自己也應該下去打個招呼,畢竟朱盈是這兒的主人嘛。

朱盈穿上那件針織衫,經過游泳池向沙灘走去,當朱盈剛一靠近那一群人,他們就發現了朱盈,那些男孩兒們都沖朱盈打起口哨,朱盈想一定是自己的裝束太性感了。

「嗨,歡迎你們來這兒玩,你們是我的第一批客人,你們要不要到我那兒喝點什麼?」在朱盈的帶領下大家來到朱盈家,他們一下子被朱盈的新居吸引了,尤其是那個游泳池。朱盈還沒有招呼,就已經有好幾個跳了進去。

其中一個叫鮑比的非常活躍,他的嘴不停的說話,不停的大笑,朱盈很快就通過他知道了每個人的名字。他們都是一所大學的同學,當中最大的一個叫雷,還有是鮑比、耐克、傑,兩個女生是麥姬和妮妮。

朱盈為他們裝備了飲料,並讓他們隨便一些不用拘束。鮑比不停和朱盈講著話,傑耐克和麥姬一起正在水中嘻鬧,但雷和妮妮卻不見了。朱盈想起來剛才進去拿了飲料出來就沒見他們。於是朱盈推故離開鮑比,一個人回到屋內。

樓下沒有人,朱盈來到樓上。樓上是朱盈臥室和畫室,另外還有一個浴室和衛生間。但這些房間都是用半透明的玻璃分隔成的,所以在外面也能隱約看見裡面的情況。

當朱盈來到臥室外面時,朱盈已經看到了雷和妮妮的影子在晃動,而且妮妮的呻吟聲也從房間中傳了出來。朱盈的腦海裡出現了雷高 大強壯的身體,和泳褲高 高 聳起的襠部。妮妮的呻吟聲更大了,朱盈的下體也開始泛起春潮。

「為什麼不進來?」一個聲音把朱盈叫醒,是雷。原來朱盈剛才不知不覺中已經開始自慰了,還發出了聲音,雷是聽到聲音才出來的。他把朱盈的手從兩腿間抽出,然後把朱盈拉進房間。

妮妮一絲不掛的躺在朱盈的大床上,朱盈甚至可以看見她穴口上沾滿了愛液。她的表情十足的淫蕩,不過朱盈知道自己也好不到哪兒去。不過朱盈這時候更注意的是雷,確切的說是雷的兩腿之間,朱盈想如果他這個時間再穿上剛才那條泳褲一定裝不下,朱盈真替他擔心,如果在公眾海灘上玩,那可能隨時會「露寶」的。

雷粗大的男根深深地吸引了朱盈,朱盈情不自禁地將嘴湊了過去,把這一根剛剛還插在別人體內的肉棒吞進了嘴裡。朱盈忘情地為雷口交著,一旁的妮妮也過來和朱盈一起分享這人間美味,不過她的目標很快就從雷的身上轉移到了朱盈的身上。

妮妮的舌頭靈活地在朱盈的陰道口上舔弄,雷的內棒在朱盈的嘴裡來回的穿插,雙重的快感將朱盈體內的高 潮逐漸放大,無法呻吟的朱盈,開始從鼻子裡發出含混的低音。

就在這時,身後的妮妮突然停止的動作,緊接著一個肉棒插進了朱盈的穴內,朱盈繼續含著雷的肉棒向後看了看,原來是鮑比。這個傢伙他什麼時候進房間朱盈都不知道,居然也不經得朱盈的同意就插了進來!好在朱盈正需要。

雷和鮑比相互打了個眼色,鮑比一巴掌拍在朱盈的屁股上,兩個人開始了對朱盈的前後夾擊。他們配合的很有節奏,一個進一個退,朱盈的身體在他們中間就像是一根連接桿。

妮妮一手抓住朱盈不停搖晃著的乳房,一手在朱盈的屁股上摸摸捏捏,還時不時地打上一下。雷拔出雞雞坐到床上,他讓朱盈騎到他身上去,朱盈看看鮑比徵詢他的意見,鮑比只好暫時從朱盈的穴裡拔出來。於是朱盈馬上坐到床上,將雷的肉棒套進朱盈的前洞,這時妮妮過來伸出她的舌頭,在兩人的結合點和朱盈的屁眼上來回添起來。她一邊舔一邊將大量的口水塗在朱盈的屁眼上。

終於,按挎不住的鮑比走了過來,將他的肉棒頂上朱盈的屁眼,用力一壓整根肉腸都進入了朱盈的肛門。一前一後兩根肉棒的同時插入,將朱盈帶到性愛的無上境地。

雷和鮑比將朱盈身上可以插的洞都插了個遍,這也讓朱盈爽了個夠。朱盈們都躺下來休息,可妮妮卻因為剛才無事可做,顯得活力充沛,她蹲在兩個男人中間,交替著為兩個人口交,所以很快雷和鮑比都在妮妮的挑逗下昂然聳立了。

畢竟他們在朱盈這兒都只射過一次。兩個人將妮妮放在沙發上,將剛才對付朱盈的手段統統施到妮妮身上。對於他們的真人表演朱盈不是沒有興趣欣賞,不過朱盈想自己也應該去招呼一下其他的客人啦。於是朱盈稍作休息,便向樓下走去。

此時,耐克和傑正在泳池旁向麥姬發起聯合攻擊。朱盈向他們走去,反正大家都一樣,所以朱盈也沒有打算穿上一件什麼東西。當朱盈來到他們跟前時,傑首先發現了朱盈,她沖朱盈吹起口哨,這當然引起了耐克和麥姬的注意。

朱盈問麥姬是否需要幫忙,這使得所有人笑了起來。

傑笑著走到朱盈面前大笑道:「我看你還是來幫我去去火吧。」說著話一下將朱盈拉進他的懷裡,朱盈立刻感到他胯下的東西頂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那傢伙很燙,朱盈感覺就要把自己的有肚子燒出一個洞來一樣。不過他並沒有真的在朱盈身上添一個洞,相反他倒是用那個傢伙把朱盈的一個洞給補了起來。

泳池旁有兩個沙灘椅,他們兩個一組各佔一把,然後朱盈和麥姬趴在椅子上,傑和耐克則分別站在女人後面。這兩個傢伙同時插進女人的體內,像比賽一樣發起了重重猛攻。好像兩個女人的身體只是體育比賽上所用的器具。

說實話這種野蠻的動作也使得朱盈和麥姬相當受用,兩人也像比賽呻吟聲似的,發出各式各樣的浪叫聲和語無倫次的囈語。

當所有人結束的時候,時間已經一點左右了。朱盈便請他們留下來吃飯。在吃飯的時候朱盈和他們交換了各自的地址電話,朱盈想在這個新地方,自己是需要幾個朋友的。

在那些大學生客人去後的第三天,家裡又來了一次客人,不過這次的客人卻是不請自來的。

那天朱盈到水果店老闆梅爾那去了,回家時已經是午夜了。可當朱盈來到房子外面時,卻看見裡面有一些光!難道是家裡來了賊?朱盈小心的將車停在遠一點的地方,自己步行繞到房子後面,後面對著游泳池的落地窗是開著的,而且裡面的確有一個人,手裡拿著電筒正四處找著什麼。

當朱盈準備打電話報警時,一隻手突然從後面摀住了朱盈的嘴。朱盈被身後的人推進屋內,而另一個人也打開了燈,現在朱盈可以看見他們的面貌了,是兩個黑人。

「你是這兒的主人嗎?很漂亮啊。」其中一個向朱盈問道。

「是的,你們是誰。為什麼在這兒?」朱盈有一些害怕,她知道這些傢伙可能會要自己的命。

「沒什麼,我們只是路過進來看看,對嗎?富蘭克林。」

「是的,喬治,你說的對,我們就是來看看,看看有什麼可以拿走的,哈哈。」兩人傢伙大笑起來。

「嗨!聽著。既然你們並沒什麼別的意思,不如我們來做個朋友怎麼樣?」朱盈開始向他們談條件,希望他們不要傷害自己。

「做朋友?你打算和我們?兩個黑鬼做朋友嗎?啊,哈哈。」

「哦這女主人真逗,她願意和兩個黑鬼做朋友,你想拿什麼和我們做朋友?你的車嗎?」

「哦不,不是我的車,而是別的東西。你瞧,你剛才不是說我很漂亮嗎?」朱盈說著拉開了上衣的拉鏈,兩隻被性感內衣包住的肉球呼之欲出。

兩個黑人開始大呼小叫。「嗨嗨嗨,你是說你想用自己來和我們做朋友嗎?這是真的嗎?」

「是的。一點也沒錯,你們覺得這樣可以嗎?」

「哦這個主意真他媽不錯。」

「是的,我們本來沒想到會遇上,會遇上這麼好的事,看來我們真的可以成為朋友。」現在朱盈已經放下心了,朱盈想至少他們不會對自己的生命造成什麼傷害,至於其他的嗎?有什麼所謂呢?和兩個黑人做愛一定是一件很刺激的事!

「那既然這樣,我們為什麼不坐下來喝一杯,然後……」朱盈脫下外衣來到酒櫃旁給他們倒上酒。「然後大家可以好好地彼此認識一下。」

「瞧你那騷樣兒,你是想認識我下面的雞巴吧。哈哈哈。」

「來吧,讓你見識一下黑鬼的厲害。」說著話,那個叫富蘭克林的拉開了褲子上的拉鏈,很快一隻粗壯的黑色陽具出現在朱盈的面前。那顏色真是黑的嚇人。

緊接著另一個叫喬治的也掏出了自己的傢伙,他的東西和喬治相比則有過之而無不及。看著眼前的兩門黑炮,朱盈的小穴已經禁不住開始收縮了。如果說剛才朱盈提出以身相許的條件只是保命的權益之計,那麼現在朱盈簡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他們幹一場了。

兩個黑人開始在朱盈面前搓弄起來,朱盈來到他們中間,一手一個握住兩根肉棒,朱盈才發現自己的手根本無法把他們全部握住。朱盈深吸一口氣,開始輪流為他們口交,充實的感覺讓朱盈樂此不疲。

很快朱盈的下身已經氾濫成災了,朱盈以最快的速度脫掉身上的衣服,然後問他們誰打算先來?富蘭克林搶先一步,將朱盈抱進了懷裡。他就像抱著玩具一樣,將朱盈抱在空中,而他的肉棒正好頂到了朱盈的穴口,朱盈慢慢下沉,一點點地把富蘭克林的大雞雞吞進體內。

因為體重都由別人承擔了,朱盈就可以把全部的力氣用在擺動身體上。當然這樣的姿勢也讓朱盈很容易就達到了高 潮,沒辦法,富蘭克的尺寸實在是太誇張了。儘管如此朱盈還不夠滿足,朱盈讓富蘭克林靠在沙發上,然後向一旁的喬治叫到:「你還在等什麼?我已經受不了了,快來幹我啊。對,幹我的屁眼,幹爆它。哦喔喔太太刺激了!好漲哦,天啊朱盈要瘋掉了」這兩個傢伙都很有本錢,就算是一個個來,朱盈也是很難應付的,可現在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後來回想起來,自己屁眼沒有破掉真算是幸運了。

兩個有小孩子手臂粗的陽具同時插在朱盈的前後洞中,即使不用任何動作也已經讓朱盈高 潮連連了,更何況他們現在正相互配合著不停抽插,加上被陌生人強姦的興奮感覺,朱盈真是想不高 潮到死都不行了。

兩個黑人將朱盈整整玩了一個多小時,他們當然沒有放過朱盈身上任何可以插的地方。他們射的朱盈全身無論是體內還是身上,到處都是精液了,而朱盈高 潮的次數也已經多的自己都不記得了。

三個人坐下來喝一些東西,並開始聊天。朱盈知道了他們是城裡一家修理廠的工人,今晚是到前面那個小鎮送貨,回來路過朱盈這裡,便偷偷摸了進來。

他們還告訴朱盈,他們並不是賊,只不過一時興起,卻沒想到朱盈讓他們享盡了艷福,現在他們真的願意和朱盈成為朋友,並希望朱盈不介意他們開始的行為。

朱盈告訴他們完全可以忘記開始的事,朱盈也很希望能有他們這樣的朋友,當然了,誰叫他們有那樣厲害的傢伙。朱盈還告訴他們如果願意,今晚可以住在朱盈家,明天早晨再去上班。這一提議使得兩人不約而同的樹起「黑旗」,朱盈知道今晚恐怕是不用再睡覺了。

後來幾個人又分別在樓梯和臥室裡各做了一次,第二天一早他們要走時,朱盈幾乎沒有力氣起來送客。不過朱盈並沒有忘記告訴他們,以後可隨時來家裡做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