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行列車

成人文學
2013/ 10/ 23
吳剛吳亮吳敏兄妹接道母親病重的消息,急忙連夜趕往老家。還是吳亮有手段,竟買了三張軟臥的票,兄妹三人急忙上了火車。

車開了一會,吳敏出去打了一壺水,問了一下列車員,知道這個軟臥廂只有他們兄妹三人。

吳敏把茶沏好,坐在吳剛的身邊,向對面的吳亮問道:「二哥,你真行,怎麼弄到的票?」

吳亮笑道:「小妹你想知道,就坐過來,二哥告訴你。」

吳敏笑道:「我坐過去,你的手就不老實了。」

說著,一擰屁股就坐到吳亮的身邊,把鞋一脫,兩腿支在臥鋪上。

吳亮到吳敏的臉上親了一個嘴,笑道:「妹妹,我告訴你啊。」

說著,用手把吳敏的裙子掀了上去。

吳敏笑道:「大哥,你看二哥。」

吳剛笑道:「你二哥就這樣,你還不知道?」

吳亮笑道:「來,妹妹,抬抬屁股,把褲襪讓二哥我給褪下去。」

吳敏笑著打了吳亮一下道:「二哥,這是火車,左右都是人,你注意點。」

吳亮笑道:「屁,都半夜了,誰還不睡覺?」

吳敏笑道:「都睡覺,我也睡覺。」

吳亮笑道:「我讓你睡覺。」

說著把手伸進吳敏的褲襪,在吳敏的陰戶上摸了起來。

只摸了幾下,吳敏的陰道裡就分泌出了一些淫液。

吳敏哼道:「你壞,你壞!」邊說邊把屁股抬了起來。

吳亮對吳剛笑道:「大哥,你看。」說著把吳敏的褲襪就褪了下來。

吳敏起身站在地上,兩手把裙子往上一兜,笑道:「來,二哥,給小妹捅捅穴。」

吳亮笑道:「瞧咱妹妹,都這樣了。」

吳敏笑道:「二哥,你不是先要摸我的穴嗎?」

扭頭又問吳剛:「大哥,能不能有人來?」

吳剛笑道:「什麼時候了,還有人來。」

吳敏笑道:「那咱們也得小點聲。」

吳亮起身把車門鎖好。吳敏卻一頭扎進吳剛的懷裡,笑道:「大哥,來,摸摸妹妹的穴。看妹妹的穴裡都出水了。」

吳剛笑道:「阿敏,你也太騷了,就聊幾句話,你就不行了?」說著,把手在吳敏的陰戶上摸了起來。

吳亮也笑著坐了過來,三人擠在一塊。

吳剛用手摸了一會吳敏的穴,只覺吳敏的穴裡淫水不斷地分泌出來,便把中指順勢插進吳敏的陰道裡抽插起來。

吳亮則把手伸進吳敏的上衣,揉搓起吳敏的兩個大乳房,吳敏被吳剛吳亮弄的低聲呻吟起來。

三人玩了一會,吳敏翻身起來,伸手就解吳剛的腰帶,把吳剛的褲子和褲襪一起褪了下去。吳敏跪趴在臥鋪上,低頭將吳剛的陰莖含在嘴裡,吮了起來。吳亮在吳敏的後面,見妹妹吳敏雪白滾圓的大屁股對著自己,便兩手把吳敏的小細腰一抱,低頭伸出舌頭在吳敏的穴上舔了起來。

吳亮舔了一會,抬頭笑道:「真鹹,真鹹,阿敏,你的淫水也出來的太多了。」

吳敏把吳剛的雞巴從嘴裡吐出來,扭頭對吳亮笑道:「二哥,你就好好舔妹妹的穴吧,等一會妹妹讓你使勁操妹妹的小騷穴。」

吳亮笑道:「大哥,敏敏的膽子也太大了,這可是火車上呀!」

吳敏笑道:「就是在火車上人多,咱們操穴才刺激呀!」

吳剛笑道:「敏敏說的對,操穴不刺激就不過癮。來,敏敏,去給你二哥吃吃雞巴。」

吳敏聽了,笑著轉過身去,將吳亮的雞巴含進嘴裡,上下吮動起來。吳剛則抱起吳敏的屁股,舔起妹妹吳敏的穴。

三人又弄了一會,吳剛笑著對吳亮道:「二弟,我的雞巴已經硬了,我先操一會妹妹。」

吳亮笑道:「大哥,你先操吧,我不著急。」

吳敏聽了笑道:「二哥,你不著急?等一會你就著急了。」

吳剛便從臥鋪上下來,把褲子和褲襪都脫了,光著下身,挺著大雞巴對吳敏道:「敏敏,來,轉過來。」

吳敏聽了,把屁股扭了過去,兩手支著臥鋪,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來。

吳剛把吳敏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吳敏的大屁股,一手摸著吳敏的屁股,一手扶著自己的陰莖,把陰莖在妹妹吳敏的陰道口磨了兩磨,將粗大的雞巴從吳敏的陰道口慢慢地插了進去。

吳剛邊往裡插邊笑道:「好滑呀,敏敏,今天挺好操哇。」

吳敏笑道:「哪天不是這麼滑,你們操起來都沒費勁。」

吳亮聽了笑道:「誰說的,你的屁眼可沒這麼滑,哪回都得抹點潤滑油。」

吳敏嗔道:「看你,二哥,我說的又不是屁眼,我不說穴嗎。」

吳剛把雞巴齊根捅進妹妹吳敏的陰道後笑道:「小妹,你今天的穴穴往常的緊呀。」

說著,兩手摟著妹妹吳敏的小細腰,將一根粗大的雞巴在吳敏的陰道裡抽插起來。

由於是火車上,吳剛也不敢太大幅度地操妹妹吳敏,只好每一下都將雞巴抽出只剩下龜頭,再猛地將大雞巴齊根操進妹妹吳敏的穴裡。

如此反覆,下下都幹到吳敏的子宮口,把吳敏操得哼哼唧唧地低聲道:「哎喲,大哥,使勁操妹妹,你的大雞巴好硬啊,把妹妹操得好舒服,操吧,大哥,妹妹把穴給你了。」

吳剛也邊抽插邊氣喘道:「妹妹,你今天的穴怎麼夾的大哥的雞巴這麼緊,大哥好爽啊。」

吳敏低聲哼唧道:「那是小妹覺得太刺激了,穴才這麼緊,你就使勁操吧,大哥。」

吳亮在旁邊聽了,道:「緊嗎,大哥?呵呵操試試。」說著也將褲子和褲襪脫了。

吳剛又把大雞巴在吳敏的穴裡抽插兩下,才拔了出來,對吳亮道:「二弟,你試試。」

吳亮便站在吳敏的身後,用手分開吳敏的兩片陰唇,把雞巴插進妹妹吳敏的穴裡,邊往裡插邊道:「大哥,今天妹妹的穴是有點緊。」

說著,也摟著妹妹吳敏的腰,晃動屁股,將陰莖在妹妹吳敏的陰道裡抽插起來。

吳亮操了吳敏一會,吳敏低聲對吳亮道:「二哥,再使點勁,操的再深一點。」

吳亮笑道:「妹妹,我怕我的雞巴捅到你的子宮裡去。」

吳敏邊被吳亮操得一聳一聳的邊笑道:「二哥,你的大雞巴那麼長,哪回操我不操到我的子宮裡去。」

吳亮又操了一會,對吳剛道:「大哥,你接接班,我先歇一會。」

說著抽出陰莖,只見吳亮的陰莖上濕漉漉的全是吳敏分泌的淫液。

吳剛這時坐在臥鋪上,對吳敏笑道:「來,阿敏,過來坐在大哥的腿上,別總是大哥操你,你自己也活動活動。」

吳敏笑著直起腰,挽起裙子,跨坐在吳剛的大腿上,吳剛扶著雞巴對準吳敏的陰道,吳敏慢慢地坐了下去,將吳剛的大雞巴吞進穴裡,放下裙子,兩手摟著吳剛的脖子,把屁股一上一下聳動起來。

吳剛則兩手伸進吳敏的上衣,摸著吳敏的兩個乳房,揉搓起來。吳敏微閉著雙眼,美麗的臉上泛著潮紅,把屁股上下使勁地頓挫著。

吳剛笑問吳敏:「妹妹,舒服嗎?」

吳敏輕聲哼道:「舒服,每次大哥操我的小嫩穴,妹妹我都舒服。」

說著話,吳敏正往下一坐,吳剛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陰莖撲哧一聲,死死地插進吳敏的陰道。

吳敏哎喲一聲,低聲笑道:「大哥,你壞死了。」說著,更加使勁地上下頓挫起來。

吳亮在旁邊見吳剛和吳敏正操得起勁,便起身將隨行的皮包打開,從皮包裡拿出一根火腿腸,又拿出一瓶潤滑油。吳亮先蹲下身去,把吳敏的裙子掀起來,在手上倒了些潤滑油,在吳敏的屁股上揉磨起來。

吳敏一邊上下頓挫著,一邊對吳剛笑道:「大哥,你看二哥又對妹妹的屁眼感興趣了。」

吳亮笑道:「你倆操的挺過癮,我在一邊閒著怎麼也得有點事呀。」

說著,將火腿腸上又抹了些潤滑油,對吳敏笑道:「你先別動,二哥給你吃火腿腸。」

吳敏低聲笑道:「大哥,你看,二哥壞死了,你的大雞巴操得我就夠戧了,二哥他還弄妹妹的屁眼。」

吳剛笑道:「阿敏,你就將就點吧,誰讓你有兩個哥呢。」

吳亮趁吳剛和吳敏說笑的工夫,將火腿腸捅在吳敏的屁眼上,對吳敏笑道:「妹妹,你使點勁,把屁眼張開點。」

吳敏聽了,便把吳剛的陰莖齊根吞進穴裡,吳剛也把兩腿分開些,使吳敏的兩腿叉得更開。

吳敏微哼一聲,屁眼微微張開,吳亮便將火腿腸左轉右轉,慢慢地插進吳敏的屁眼裡。

吳敏嘴裡哼唧道:「哎喲,二哥,輕點,妹妹的屁眼要漲開了。」

吳亮可不管吳敏哼唧,繼續將火腿腸往吳敏的屁眼裡捅,邊捅邊問吳剛:「大哥,怎麼樣,感覺到了嗎?」

吳剛笑道:「感覺到了,進來不少了。」

吳亮笑道:「我把這一根火腿腸全捅進阿敏的屁眼裡去。」

吳敏哼道:「別別,二哥,別捅那麼多,我現在前有大哥的大雞巴,後有二哥的火腿腸,穴和屁眼緊死了,別再捅了。」說著,又上下地頓挫,將吳剛的陰莖吞吞吐吐起來。

吳亮卻把火腿腸在吳敏的屁眼裡來回抽插起來。兩下一使勁,吳敏就興奮起來,嘴裡的呻吟聲也大了起來:「哎喲,啊,我的小嫩穴,我的小屁眼,舒服死了。」

吳亮這時把火腿腸一使勁,整根火腿腸全部插進吳敏的屁眼裡,吳敏嗷了一聲,哼道:「二哥,你想把妹妹捅死呀。」

吳亮笑道:「來,阿敏,帶著火腿腸和二哥操操穴。」

吳敏聽了道:「你壞,我才不和你操。」

嘴裡說著,卻把腿抬起來,從吳剛的身上抽出吳剛的大雞巴,笑道:「我讓你們看看。」說完,站在地上,自己將火腿腸握住,在自己的屁眼裡捅了起來,邊捅嘴裡邊呻吟著:「舒服,過癮。」

吳亮對吳剛笑道:「大哥,看看咱妹妹,騷成什麼樣?」

吳敏笑道:「那還不是讓你們給操的。」

這時吳亮笑著把吳敏推到臥鋪邊,讓吳敏又撅起屁股,把火腿腸往吳敏的屁眼裡捅了捅,從後面將粗大的雞巴插進吳敏的陰道裡,前後抽插起來。

吳敏被吳亮操得大聲哼唧起來:「二哥,我舒服死了,你的大雞巴真粗,火腿腸也粗,太好了。」

吳亮輕聲道:「阿敏,小點聲,別讓隔壁聽見。」

吳敏哼唧道:「我太舒服了。」說著,把手扶在吳剛的腿上,一低頭,把吳剛的雞巴含進嘴裡,吮起吳剛的陰莖。邊吮邊笑道:「我這三個眼全用上了。」

吳亮也不知聲,只是把陰莖在吳敏的陰道裡使勁地抽插著。

吳敏被吳亮操得穴裡流出大量的淫水,使吳亮快速的抽插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

吳敏吐出吳剛的陰莖,扭頭對吳亮道:「二哥,慢點操妹妹的穴,妹妹穴裡的淫水太多了,聲太大,別叫隔壁聽見。」

吳亮氣喘地問吳敏:「阿敏,你說二哥的雞巴怎麼樣?」

吳敏哼道:「二哥的雞巴真硬,把妹妹的穴操的火熱火熱的。二哥,你就使勁地幹吧,幹死你妹妹的騷穴。」

吳亮又抽送了一會,把插在吳敏屁眼裡的火腿腸突然拔了出來,吳敏哼道:「二哥,別把火腿腸拔出去,妹妹我要火腿腸插在我的屁眼裡。」

吳亮笑道:「別急,阿敏,咱不要火腿腸,二哥給你個大雞巴。」

說著把陰莖從吳敏的陰道裡拔出來,就勢一捅,插進吳敏的屁眼裡。

吳敏哎喲一聲道:「二哥,你的大雞巴穴火腿腸粗多了,把妹妹的屁眼撐裂了。」

吳亮往前頂了頂吳敏,對吳剛笑道:「來,大哥,咱兄妹三人再來個雙管齊下。」

吳敏嗔道:「你倆就知道欺負我。」

吳剛笑道:「阿敏,你還不是樂不得的。」

吳亮也笑道:「阿敏,你就別裝了。」

吳敏笑道:「來就來,我才不怕呢。」

吳亮笑道:「看,說真話了吧。」

說著,用陰莖頂著吳敏往吳剛的身上擁。

吳敏笑著哼唧道:「二哥,你就不能把雞巴先拔出去,讓我先把大哥的雞巴放進穴裡你再把雞巴捅進我的屁眼?」

吳亮笑道:「我好不容易才把大雞巴捅進你的屁眼裡,輕易地不能拔出去。」

吳敏嗔道:「大哥,你看二哥就知道欺負我。」

吳剛笑道:「你倆就別鬥嘴了,來,阿敏坐到大哥的腿上。」

吳敏哼唧著,一點一點地挪過去,慢慢地跨坐在吳剛的腿上。吳亮在後面道:「哎,不行,阿敏,你屁眼朝下,想把二哥的雞巴撾折呀!」

吳敏笑道:「誰讓你不把雞巴拔出去的。」

吳剛笑道:「來,這樣,我躺在臥鋪上,阿敏,你趴在我身上,這樣,你的屁股不就撅起來了嗎。」說著,吳剛仰躺在臥鋪上,吳敏上身趴在吳剛的身上,撅起了屁股。

吳亮在後面拍著吳敏的小屁股,笑道:「好妹妹,這還差不多。」

吳敏哼唧道:「你壞你壞。」

吳剛一手摟著吳敏的腰,一手把陰莖在吳敏的穴上捅著,找著吳敏的陰道口後,扶著雞巴,對準吳敏的陰道口,將粗大的雞巴慢慢地插進吳敏的陰道。

吳敏哼唧道:「哎喲,兩個哥哥的大雞巴一起操進妹妹的穴裡,撐的妹妹的穴裡好緊啊,哎喲,好舒服。」

吳亮在後面把雞巴在吳敏的屁眼裡捅了幾下,笑道:「妹妹,你說錯了,兩個哥哥的雞巴一個在你的穴裡,另一個可在你的屁眼裡。大哥,咱倆的雞巴只隔阿敏的一層皮,我能感覺到你的雞巴挺硬呀。」

吳剛笑道:「我也感覺到你的雞巴也不軟啊。」

吳亮笑道:「來,大哥,咱倆一起開始操妹妹吧,你看阿敏都著急了。」

吳敏趴在吳剛的身上,摟著吳剛的脖子笑道:「二哥,你才著急了呢。哎喲,兩個哥哥的大雞巴操得妹妹的穴和屁眼緊緊的,爽死了。幹吧,操吧,把妹妹操死。哎喲,我要升天了。」

吳剛和吳亮聽著吳敏的浪語,便開始將兩根大雞巴一起在吳敏的穴和屁眼裡抽送起來。

吳亮緊緊地抱著吳敏的小腰,使吳敏不能動,吳剛則在下面向上挺著雞巴,使勁地在吳敏的穴裡抽插著。

吳亮邊在吳敏的屁眼裡抽插邊道:「好妹妹,你的小屁眼怎麼這麼緊,把二哥的雞巴夾的真舒服,我要使勁地在好妹妹的屁眼裡操,行嗎?好妹妹。」

吳敏呻吟道:「二哥,你就使勁操吧,妹妹的屁眼讓你隨便幹,哎喲,舒服死了。」

吳剛在下面邊操邊道:「咱們兄妹三人現在合為一體了,二弟,你看妹妹就用一個穴和一個屁眼,就把咱們仨緊緊地連在一塊了,多好。」

吳敏邊呻吟邊氣喘道:「兩個哥哥使勁操你們的好妹妹吧,我把我的小嫩穴和小屁眼讓兩個哥哥操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哥哥,使勁操,使勁捅吧。哎喲,太過癮了。」

說著說著,吳亮突然道:「哎喲,阿敏的小屁眼夾死我的大雞巴了,我有點忍不住了,啊,我要射精了。」說著摟著吳敏的小腰將陰莖在吳敏的屁眼裡發瘋似的操了起來。把吳敏操得一聳一聳地低聲嗷嗷地叫著:「哎喲,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哎喲,我的屁眼裡好癢,好麻,啊,哦,我也要洩精了,我升天了。」

吳亮不顧一切地在吳敏的屁眼裡抽送著陰莖,氣喘地笑道:「好妹妹,你的屁眼要洩精嗎?哎喲,不好,射精了。」

說著,只見吳亮渾身一抖,死命地將陰莖在吳敏的屁眼裡抽送,邊抽送嘴裡邊哎呀哎呀地哼著。吳敏只覺屁眼裡二哥的雞巴一硬,一股一股的熱流射進自己的屁眼深處。

吳敏被吳亮的一陣發瘋似的抽送,操得也覺高潮來臨,嗷嗷地叫了起來:「我,我,我也不行了,兩個好哥哥,妹妹我就要洩精了,哦哦,來了,來了。啊,完了。」

說著,把屁股向後沒命地頂了起來,邊頂邊穴口一開,陰精狂洩而出。吳剛在下面正不緊不慢地用陰莖一下一下地向上頂著妹妹吳敏的穴,見吳敏向後頂了兩下,就覺得吳敏的穴裡一緊,接著又一鬆,一股熱流噴了出來,燙得龜頭好不舒服。

吳敏一下就趴在吳剛的身上,急速的氣喘起來。吳亮也氣喘著俯下身,把手從吳敏的胳肢窩下伸到前面,一手一個,握住吳敏的兩個乳房,捏著吳敏的兩個乳頭,已經射完精的陰莖還插在吳敏的屁眼裡,不時地還抽送兩下。

吳剛在下面用手拍著吳敏的兩個小屁股蛋子,笑道:「好妹妹,怎麼樣?舒服嗎?」

吳敏氣喘著哼道:「真舒服呀,哥哥,我好過癮吶。我能被兩個哥哥操,我死了也不冤了。」

吳亮這時將陰莖從吳敏的屁眼裡拔了出去,喘道:「唉,阿敏的屁眼真絕了,真過癮。」

吳亮一拔出雞巴,只見從吳敏的屁眼裡流出白白的精液,順著會陰流到吳剛和吳敏交合的陰部。

吳剛笑道:「阿敏,你二哥的潤滑劑來了。」

吳敏也笑道:「二哥每回操我都射這麼多的精液,不過大哥,咱這回不用二哥的精液來潤滑了,妹妹我的陰精也洩了不少呢。」

吳剛笑道:「來,阿敏,你二哥都射精了,大哥我也不能落後。咱倆換個姿勢,讓我好好地操操你的小嫩穴。」

吳敏笑著坐起來,叫道:「哎呀,二哥就是壞,你看精液流的,把我的裙子都弄髒了。」說著,從吳剛的身上站起來,把裙子往上捲起來。

吳亮在對面的臥鋪上笑道:「你說我,你看看你自己,穴裡的淫水都淌到大腿上了。」

吳敏瞟了吳亮一眼,嗔道:「那還不是讓你倆給操的。」

吳剛這時站起來,對吳敏笑道:「來,阿敏。」說著,抱起吳敏,把吳敏放在小桌上,一手挽起吳敏的一條大腿,夾在腰間,大雞巴正好頂在吳敏的小嫩穴上。

吳敏把頭倚在車窗上,看著吳剛的大雞巴,輕聲道:「大哥,快把大雞巴操進妹妹的小嫩穴裡。」

吳剛笑著往前一挺雞巴,大雞巴便緩緩插進吳敏那濕淋淋的陰道。由於吳剛的陰莖粗大,把吳敏的兩片大陰唇都帶著翻了進去。

吳敏見了笑道:「大哥的雞巴怎麼這麼粗?」

吳剛笑道:「還不是剛才被你的淫水燙的。」說著將陰莖又抽出只剩下龜頭在吳敏的陰道裡,對吳敏道:「好妹妹,舒服嗎?」

吳敏輕哼道:「舒服,每次大哥操我都很舒服。」說著話,吳剛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陰莖撲哧一聲就齊根死死地插進妹妹吳敏的陰道,吳敏輕哼一聲。吳剛就前後抽動起陰莖,操起妹妹吳敏的穴來。

由於吳敏陰道裡分泌的淫水太多,吳剛一抽動陰莖,便發出嘰咕嘰咕的聲音。

吳敏哼道:「大哥,這操穴聲這麼大,能不能讓隔壁聽見?」

吳剛笑道:「管它的,呵呵我妹妹的小嫩穴關他們什麼事。」

吳敏哼道:「大哥,你的雞巴真粗真硬,把妹妹的穴搗得火熱火熱的,舒服極了。」

倆人邊說著淫話邊操著穴,由於吳剛是站著操穴,加上吳敏的穴向外突出,陰莖和陰道摩擦的很厲害,吳剛的雞巴下下都齊根捅在吳敏的陰道深處。所以操了一會,吳剛就覺得雞巴越來越粗,快感也越來越強,知道快要射精了。再看妹妹吳敏也不再說話,只是呼呼喘氣,微微哼哼,自己插進去的雞巴被妹妹吳敏的小穴夾的更緊了。

吳敏被吳剛這一頓狠操,陰道裡火熱火熱的,淫水又流了一灘,再一次到了快感的邊緣。吳剛操著操著,只覺妹妹吳敏的陰道一緊一熱,吳敏也忽地直起了上身,用兩個胳膊支著小桌,把屁股很有節奏地向前亂聳,眼睛盯著吳剛和自己交合的陰戶,看著大哥吳剛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道裡使勁地抽插,嘴裡輕聲嗷嗷著,氣喘著道:「大哥,妹妹又要洩精了,哎喲,快活死了。」

說著,雪白滾圓的屁股又使勁向前聳了幾下,兩手使勁地抓著吳剛的胳膊。吳剛感覺妹妹吳敏的陰道猛地夾住了自己的陰莖,接著龜頭一熱,妹妹吳敏的陰精一股一股地從陰道深處湧了出來。

吳剛的雞巴被吳敏的陰精一激,又粗大不少,也覺得一陣快感來臨,兩手抱著吳敏的小屁股,用雞巴對著妹妹吳敏的穴沒命地使勁抽插起來。

吳敏在快感中又哼哼了兩聲。吳剛操著操著,再也堅持不住,一陣快感從全身向陰莖彙集,陰莖不停地在妹妹吳敏的陰道抽插中一股一股的精液也射向妹妹吳敏的陰道深處。

一時間車廂裡春光無限,吳剛吳敏緊緊地摟在一起,喘著粗氣。吳亮在臥鋪上看著他倆笑道:「看你倆,都射完精了,還抱著幹什麼?」

吳敏撇著嘴笑道:「我樂意大哥的雞巴插在我的小嫩穴裡。」

吳剛則把屁股往後一聳,軟綿綿的陰莖從吳敏的陰道裡退了出來。吳敏的陰道裡立時流出白湯湯的精液,吳敏起身拿手紙擦的時候,精液就流到了大腿上。

收拾停當之後,兄妹三人各自光著下身,坐在臥鋪上,邊喘著氣邊看著對方微笑著。

不約而同地笑道:「真過癮。」

說完,哈哈大笑起來。火車繼續飛馳著。